Eraicon-Location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埃及Egypt)是一个横亘非洲大陆的沙漠国度,位于非洲东北部,并可以经由西奈半岛这座天然路桥通往亚洲大陆。它被誉为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民族与国家,亦是现代主权国家中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其境内拥有一条北抵地中海,横贯南北的大河——尼罗河,埃及文明也正是诞生并发扬于尼罗河两岸的沃土之上。

历史记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伊述时代[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第一文明——也被称为伊述文明——在埃及至少建设了七座神殿其中一个锡瓦绿洲,两个位于吉萨。在公元前75000年的多峇巨灾之后,伊述族为了防止第二次灾难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将许多的经验真理留给了他们曾经的奴隶——人类。时光荏苒,伊述族悉数灭绝,他们留下的伊甸碎片却被人类逐渐发掘,并在整个历史长河中都曾使用过它们的力量。[1]

许许多多的伊述族被古埃及人遵奉为神明,并引领了埃及神话。据传,埃及众神之母伊西斯拥有伊甸十字架,用以保护埃及法老免受伤害。后来,伊西斯的爱人欧西里斯逝世,伊西斯利用伊甸十字架的威能将其复活了一夜,也正是这夜,荷鲁斯在伊西斯的腹中悄然孕育。此后,伊甸十字架一直被封存于金字塔中,直到罗马侵略者的到来,将其掠至罗马。[2]

古埃及时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古王国时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埃及这个国家根据尼罗河的上游和下游被分为上埃及和下埃及,由于尼罗河的从南至北的流向,上埃及地处南部,而下埃及位于北部。公元前3150年前后,上下埃及统一,时任法老定都孟斐斯。此后的法老们自傲于统领上下埃及的伟业,急需能够彰显自己千古一帝功勋的纪念物。自公元前27世纪左塞尔阶梯金字塔起,一个巨大的石质建筑成为了法老们争相建设的勋碑。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坐落于吉萨的胡夫大金字塔[3]

公元前十九世纪,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创始人之一的约瑟继承了其父的伊甸裹尸布,并因此遭到了兄弟的嫉妒,最终被贩卖到埃及为奴。但约瑟获得了法老的无上信任,受命治理并决策全埃及事务。在此期间,他将他的兄弟们悉数赦免,还邀请了他们的家人来到埃及定居。约瑟死后,法老开始怀疑并奴役希伯来人。[4]

公元前2040年前后,来自中埃及底比斯的地方官员开始挑战法老的权威,并建立第十一王朝。他们成功打败原中央政府,统一埃及,同时将帝王谷钦定为皇家陵墓。此后古埃及进入国家统一的中王国时期。这段时间内,法老的安保主要由守护者负责,他们是一支精锐的准军事化部队。后期也逐渐成为人民的保护者。[5]

新王国时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肯那顿与纳芙蒂蒂

公元前1348年,法老阿肯那顿与其妻纳芙蒂蒂拥有一个伊甸苹果。他们认为这颗金光灿灿的圆球代表了太阳的光轮——阿顿。他们摒弃了多神教,并以阿顿为中心重新建立了一个一神教,以伊甸苹果作为神器来代表阿顿神。公元前1335年阿肯那顿逝世,其子斯门卡瑞继任埃及法老。斯门卡瑞组建了上古维序者,即圣殿骑士的前身,其目的便是开发并剖析伊述科技。一年后,斯门卡瑞逝世,葬于Eeyoo Sekedoo Aat的密室之上。其弟图坦卡顿继位法老,并重新建立了多神教,自己改名为图坦卡蒙。在底比斯的卡纳克神庙,他将父亲的伊甸苹果交给了祭司和阿蒙神妻[5]

公元前13世纪,公认的埃及最伟大的统治者之一,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在大祭司和伊甸苹果帮助之下,在叙利亚领导了许多反对赫梯帝国的军事行动。[5]

公元前1250年左右,被奴役了数百年之久的希伯来人终于迎来了曙光。希伯来王子摩西伊甸权杖将他们解放出来,并将他们带回了黎凡特[4]

在此后与库施王国的一系列战争中,埃及屡战屡败,最终被努比亚人统治。在此期间,努比亚人皮耶建立了第二十五王朝,他统治了整个埃及,直至公元前721年逝世。此后,其弟沙巴卡继位统治,在其统治末期将权力逐步交还并最终传位给皮耶之子沙巴塔卡。在公元前707年—前690年间,沙巴塔卡借由伊甸权杖的力量坐镇埃及。[4]

后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公元前6世纪,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斥埃及为异教国度,并于公元前525年征服埃及。一年后,阿契美尼德王朝君主冈比西斯二世派遣了五万人的大军开往锡瓦,试图一举摧毁阿蒙神教,然而这支军队最终丧生于广袤大漠的沙尘暴中。[1]

公元前422年,波斯刺客大流士携刚出生的孙子艾匹底欧斯前往埃及,远离了与母亲卡珊德拉的危险生活。后来艾匹底欧斯长大成人,并至少育有一子。[6]

直到公元前5世纪末,波斯的统治才终于被推翻,埃及人重新统治了这片故土。然而好景不长,公元前343年,在巴戈阿斯和来自罗德岛的雇佣兵门托耳的帮助下,波斯国王阿尔塔薛西斯三世率军自培琉喜阿姆入侵并征服埃及。并建立了第三十一王朝[7]

托勒密王朝时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公元前333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入侵阿契美尼德王朝,并借由上古维序者赠予的伊甸权杖征服了埃及的土地。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来到锡瓦的阿蒙神庙参拜,获证为宙斯-阿蒙之子,后于孟斐斯的普塔神庙中加冕成为法老。公元前331年,他建立亚历山大城,这座城市也在后来的埃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3] 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大帝被伊尔塔尼投毒暗杀。[8]自此,庞大马其顿帝国土崩瓦解,被手下逐步瓜分蚕食。公元前305年,亚历山大大帝最为忠心耿耿的将军之一,托勒密成为了埃及这片土地上新的法老,而这也是统治埃及长达三个世纪的托勒密王朝的奠基。[3] 亚历山大大帝的遗体与他的伊甸权杖一同葬在了亚历山大的陵寝之中。此后亚历山大也成为了埃及的首都,并进一步成为了全埃及的文化中心,逐步增建了亚历山大图书馆法罗斯塔[1]

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托勒密王朝也不可避免的从强盛一步步走向虚弱。公元前58年,因长期苛捐杂税,并无视了塞浦路斯的沦陷,埃及法老吹笛者托勒密十二世流亡罗马。他请求罗马共和国元老庞皮乌斯·马格努斯助其夺回统治。公元前55年,在执政官庞培的授意与运作之下,罗马将军奥卢斯·加比尼乌斯率2500名士兵护送托勒密十二世回国。这支后来被称为加比尼亚人的部队轻而易举的夺回了亚历山大,并以法老卫队的身份留在了埃及。其中的一名统领便是上古维序者之一的卢修斯·塞普提米乌斯。在这之后,罗马便成为了事实上的埃及仲裁者。[1]

托勒密十二世执政期间的某日,一位上古维序者成员塞奥蒂莫斯发现了一份提及守护者密谋的卷轴,这份卷轴指出守护者们计划煽动起义对抗埃及的新秩序,他错误地把这个发现分享给了年轻而野心勃勃的拉亚。而拉亚认定守护者会成为上古维序者发展的障碍,于是私自决定铲除其血脉,并以此在上古维序者组织中获得更高的地位。拉亚聘请了自己当年参军时的部下、现在的雇佣兵比翁来铲除守护者的血脉。这造成了包括巴耶克的父亲萨布在内的许多守护者的死亡。[9]

公元前51年,托勒密十二世逝世。继任者是他的两个孩子,年轻的托勒密十三世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公元前49年,上古维序者操纵着年轻的托勒密十三世,正式打响了与其姐姐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的内战。也是在这一过程中,上古维序者的触手逐步蔓延了埃及社会的各处。“毒蝎”波提纽斯担任摄政王,“河马”欧多拉斯任皇家书记官。两位来自游牧民族的成员“苍鹭”鲁德杰克与“鳄鱼”贝勒尼基分别坐拥萨卡拉行省法尤姆绿洲。“蜥蜴”赫特比摇身一变成为了孟斐斯的祭司并一手策划了针对圣牛的诅咒。“圣甲虫”塔哈尔卡列托波利斯挖掘古城,实际上使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威吓尼罗河三角洲的居民。“鬣狗”卡丽塞特奉教团之命在吉萨收集硅石,却为了复活自己的女儿荼毒了无数生灵。还有他们的编外成员,一意追查艾雅线索的侍卫统领者杰纳迪欧斯[1]

公元前49年,托勒密十三世造访锡瓦。彼时担任上古维序者领袖的“狮子”弗拉维乌斯·梅特鲁斯正与手下的波提纽斯、塞普提米乌斯、鲁德杰克、梅杜阿蒙等人试图开启密室。他们绑架了守护者巴耶克和其子卡慕,并威逼巴耶克使用伊甸苹果打开密室。之后的混乱中,卡慕意外身亡,巴耶克苟且存活。一年后,巴耶克踏上了复仇的道路,自刺杀鲁德杰克和梅杜阿蒙始,向上古维序者发起反抗。此后的两年中,巴耶克在埃及各地追捕这些成员,并在妻子艾雅的要求下,与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结盟。[1]

尼罗河战役

托勒密十三世和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姐弟二人都试图在罗马军队中为自己找到靠山。托勒密十三世与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结盟,克利奥帕特拉便派遣艾雅找凯撒的对手庞培试图联盟。但塞普提米乌斯率领着自己的加比尼亚人军队刺杀了庞培,联盟破裂。不死心的克利奥帕特拉在一条地毯的掩护下成功的接近了凯撒的身边,联姻的诱惑使一个小小的傀儡法老显得不值一提,凯撒果断转为扶持克利奥帕特拉,克利奥帕特拉也因此赢得了埃及艳后的美誉。公元前47年,恼羞成怒的上古维序者在亚历山大对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发动攻击,凯撒在巴耶克的保护之下仓皇逃出亚历山大王宫。数日后的尼罗河战役中,巴耶克击杀了波提纽斯,小法老托勒密十三世也被鳄鱼吞食。无奈的上古维序者领袖梅特鲁斯转而与凯撒结盟,将埃及的控制权交还。[1]

眼看风浪止息,巴耶克却听闻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消息,他被控诉杀害埃及法老托勒密十三世。他已然成为了凯撒与克利奥帕特拉的弃子。另一边的噩耗则更加令人震惊,名义上归顺凯撒的梅特鲁斯和塞普提米乌斯再一次袭击了锡瓦。他们利用伊甸苹果和亚历山大大帝留下的伊甸权杖打开了锡瓦密室,巴耶克的好友霍普扎法也在抵抗中丧生。巴耶克再一次踏上了追凶之旅。最后,巴耶克击杀了梅特鲁斯,并将夺来的伊甸苹果藏于亚历山大图书馆下的隐秘洞穴中。心中充满了不甘的巴耶克和艾雅找来了旅途中结识的朋友,建立了一个暗杀组织,名为无形者。他们以保护人民的自由意志为己任,在孟斐斯建设了第一个据点。[1]

公元前38年,罗马人和上古维序者统治了西奈半岛。纳巴泰反抗军领袖盖米拉特领导了一场反对罗马暴政的叛乱,无形者则在暗中支持反抗军的战斗。巴耶克也来到了西奈,并刺杀了上古维序者盖乌斯·尤里乌斯·路菲欧。后来,巴耶克慢慢发现了盖米拉特行事的极端。盖米拉特会蓄意挑起事端,让罗马人屠杀当地民众,随后再在一片废墟之中充当救世主,诱使那些丧失家庭的人加入他的军队。巴耶克痛心疾首的击杀了盖米拉特,并为无形者订立了一条铁律——不可滥杀无辜。[10]

同年,阿蒙神妻伊西朵拉出于对那些抢掠帝王谷陵墓的士兵和盗墓者的愤恨,利用阿肯那顿的伊甸苹果将死去的法老召唤到现世。听到风声的巴耶克前来调查,成功阻止了伊西朵拉,并将伊甸苹果交给苏特佧,命其妥善藏好。[5]

公元前30年,已经改名为阿蒙内特的艾雅潜入亚历山大的宫殿与她曾经的好友,法老克利奥帕特拉对峙。在屋大维的围攻之中,阿蒙内特催促克利奥帕特拉放弃挣扎。克利奥帕特拉也认命了,她最后的请求是让阿蒙内特带走她和凯撒的儿子——凯撒里昂。并将凯撒里昂训练成为一名无形者。随后服下了阿蒙内特递来的毒药自尽,模糊的意识中还残留着凯撒里昂的身影。随后,阿蒙内特带着凯撒里昂前往法罗斯灯塔与弗西达斯会面,一同踏上了罗马之旅。[11]

罗马时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大约公元1世纪时,罗马盗墓者劫掠了一座金字塔,伊甸十字架因此得以重见天日。[2]

伊斯兰时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阿尔卡姆辛在卡纳克与圣殿骑士战斗

1250年,一名埃及刺客的被派去将阿赛特节杖带到马穆鲁克人处,作为一个用来反抗阿尤布统治的礼物。他在经过一番苦战后成功地完成了这项任务。这最终成为了巴赫里王朝的基础。[12]

1257年,达里姆·伊本-拉阿哈德和他弟弟赛夫·伊本-拉阿哈德的家人搬到了亚历山大。[13]这个家族一直在埃及存续,其中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后裔伊斯坎德尔成为了埃及刺客兄弟会导师。1511年,伊斯坎德尔在亚历山大被捕,即将被处决。意大利刺客兄弟会埃齐奥·奥迪托雷得知此事之后,从君士坦丁堡派出刺客将其救出。此外,埃及此刻兄弟会和奥斯曼刺客兄弟会也一直致力于从被摧毁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中找寻记忆封印[14]

1340年,一名刺客长者命令埃及刺客努马·阿尔卡姆辛从圣殿骑士手中夺回阿赛特节杖[12]努马和他的徒弟阿里·阿尔格雷布卡纳克收回了它,尽管努马因拒绝将其交给马穆鲁克人而入狱。[15]努马在和圣殿骑士特工莱拉一起逃跑后,他的徒弟在圣殿骑士的压力下把他带入陷阱,随后他被莱拉杀死。 尽管如此,阿尔格雷布还是把神器藏到了一口井里,但是在他得以联系刺客之前就死于食物中毒。[16]

奥斯曼统治时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57年,圣殿骑士海瑟姆·肯威前往埃及解救他的朋友吉姆·霍顿。吉姆·霍顿为解救海瑟姆同父异母的妹妹珍妮弗·斯科特在大马士革被俘。海瑟姆在阿布戈尔贝寺院(Abou Gerbe monastery)找到了被阉割的吉姆·霍顿。海瑟姆大怒之下烧毁了寺院,杀死了行刑牧师,将吉姆·霍顿解救了出来。[17]

现代埃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11年1月,埃及开罗等地爆发了针对时任总统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及其政党的抗议活动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雇员,同时也是埃及侨民的蕾拉·哈桑嗅到了革命契机,她请假返回了祖国并参加了塔希尔广场的示威活动。尽管她的阿拉伯语并不算流利,但也勉强融入了本地的革命青年文化。她帮助她的新朋友们在互联网上发声,并在重重监管之下骇入了政府网站。[18]

2012年12月9日,全世界刺客组织的事实领导人威廉·迈尔斯赶赴开罗,盗取正在开罗一家博物馆展览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大神殿动力源。尽管全程小心翼翼,但还是不幸被圣殿骑士发现。威廉和这个动力源被一并送往了位于意大利罗马的Abstergo公司Animus项目实验室[19][20]

2013年7月,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当选总统,政变也随之宣告结束。虽然蕾拉·哈桑表现出了极度的不情愿,但还是返回了美国,继续为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工作。[18]

2017年,蕾拉·哈桑奉命前往埃及卡塔拉洼地寻找一件重要的古物。蕾拉在这里找到了巴耶克和艾雅的木乃伊,并用便携式Animus HR-8探索了二人的记忆,以此来证明她对于Animus项目的价值。在探索期间,蕾拉没有按时向上级报告,这引起了Abstergo公司的警觉,并派遣西格玛小队进行追捕。蕾拉利用出血效应带给她的力量驱逐了袭击者后,得到了威廉·迈尔斯的青睐。威廉·迈尔斯给蕾拉留了个地址并希望她能一起共事,蕾拉答应了下来,但拒绝加入刺客组织。后来二人都离开了亚历山大。[1]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资料[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