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WCB-02Eraicon-SageEraicon-featured

这篇文章是关于艾塔的转世的。也许你要找的是秩序神教教徒的等级
“他的眼睛就是这样!”
爱德华·肯维,描述圣者巴塞洛缪·罗伯茨,1716年。[来源]
The Sage's Buried Secret 5

位于图卢姆地下的描绘一位圣者的头像的玛雅雕像

圣者Sages),被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分类为神意智人Hyper-Hominids),[1]艾塔人类转世,而艾塔是一位伊述人,也是朱诺的丈夫。[2]

著名的圣者包括圣殿骑士最高大师雅克·德·莫莱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木匠和探险家小托马斯·卡瓦纳海盗巴塞洛缪·罗伯茨阿布斯泰戈娱乐的雇员约翰·斯坦迪什,以及一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伦敦德国工作的身份不明的圣殿骑士间谍大师,和戴斯蒙德·迈尔斯的儿子伊利亚。截至2015年,伊利亚和他的母亲住在纽约市

特征编辑

“你知道什么是圣者吗,里士满?这就是我。这意味着今天不是众神回归的日子。他们已经在这里了。它们只是寄生的,并不辉煌。里士满,你看,作为一位圣者意味着艾塔伊述的科学家——朱诺的丈夫——把他的记忆藏在了你的DNA里,然后它就浮上了水面。艾塔并不在乎你,他记忆的浮现会让大多数圣者发疯。维奥莱特很高兴地告诉我这件事。”
―圣者伊利亚,解释圣者的本性,2017年。[来源]

圣者通常天生具有自己的个性和记忆,但他们也拥有艾塔的记忆,这些记忆通常在这位圣者成年的某个时候显现为异象,然后贯穿这位圣者的一生,尽管这些异象在一位圣者的童年时期出现的情况并不罕见。这个过程被描述为一种非常痛苦的经历,这个圣者个体会认为他疯了,因为他们自己的记忆和个性逐渐与艾塔的相融合。像雅克·德·莫莱这样的一些圣者最终找到了一些精神上的稳定,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变得不稳定而且有点疯狂。[3]其他人,例如卡瓦纳,试图抵制这种变化,尽管收效有限,却能通过不断保持新的记忆来坚持原来的自我。[2]

在某些情况下——例如巴塞洛缪·罗伯茨或约翰·斯坦迪什——这些圣者的个性发生了更为黑暗的转变,使他们变得高度愤世嫉俗、厌恶人类甚至充满了虚无主义。巴塞洛缪·罗伯茨对自己生活的看法,以及他对人类生活的完全漠视,甚至连像爱德华·肯维这样的坚忍的人在他身边时也会感到不安。这些圣者也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愿望,即他们要把朱诺从灰白之境中复活。

但是,尽管大多数情况并非如此,但圣者有可能控制自己并保持精神稳定,例如伊利亚。这很可能归因于他近乎独特的血统以及他身为圣者的身份,使他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伊述能力,而不会屈服于任何形式的妄想或精神错乱。

ACS DB Sages

圣者的不同化身

圣者们在生理上与艾塔有很强的相似性,他们通常都是同时患有瞳孔不等症虹膜异色症的独特组合。尽管他们在外表上非常接近,但这些圣者们来自不同的遗传和种族背景,并不总是表达艾塔的DNA中的相同部分,因此他们不是克隆的产物。例如,雅克·德·莫莱不像其他那些已知的圣者那样患有虹膜异色症。[3]虽然截至2015年只有男性圣者被鉴定出来,但刺客们认为,创造圣人的隐性基因也有微弱的可能在女性身上表现出来,尽管这从未被真正证明。[4]

圣者们还以拥有非常高的智力而闻名,这使他们能够很容易地理解与他们的成长环境和文化背景相异的概念。圣者们也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显示出非凡的才能,并以擅长任何领域的专长而闻名。鉴于艾塔是一位杰出的伊述科学家,尚不能证明圣者们是否真的拥有对艾塔拥有的先进科学知识的记忆。

根据阿布斯泰戈的研究,虽然在普通人类的基因组中平均含有0.0002%至0.0005%的第一文明的DNA,但在圣者的基因组中,第一文明的DNA的浓度达到5%至6%。相比之下,有记录的最有天赋的人类戴斯蒙德·迈尔斯的第一文明的DNA的浓度要比圣者的低五倍,这可能使圣者们获得了无与伦比的鹰眼视觉能力以及与伊甸碎片之间产生一种特殊的亲和力。[3]

历史编辑

艾塔的牺牲编辑

AC3 Juno Aita

艾塔和他的妻子朱诺

大约在公元前75000年,为了从太阳耀斑中拯救地球艾塔自愿成为了防止其文明遭到破坏的一种解决方案的试验对象。他的妻子,伊述的科学家朱诺试图将通过艾塔的意识转移到一个更具抵抗力的合成体内来复制康苏斯的一些工作,但艾塔在这次尝试中死去了。[2]

然而,在朱诺被关进大神殿之前,她设法操纵了人类的遗传密码,并植入了一个随机激活和改变个体基因结构的隐性触发器,从而改变了他们的外表,并向他们灌输了艾塔的记忆,这件事使她的丈夫在数千年中一次又一次以人类的形式部分地复活。[2]

纵观历史编辑

在世界各地的已知的人类历史中,都记录了与圣者有关的事迹。据刺客导师阿·塔拜之父巴蓝所说,到17世纪末,至少出现过八位有记录的圣者,尽管一些阿布斯泰戈娱乐的研究人员后来得出结论说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玛雅文明和泰诺人崇拜圣者,在位于墨西哥图卢姆的一处玛雅遗址中有一尊类似圣者头部的雕像。[2]

搜寻观测所编辑

在艾塔的一生中,他建造了观测所,这是一个包含了水晶头骨和伊述的血瓶的综合体,它允许一位拥有足够高的伊述DNA含量的个体对其他个体进行监视。作为艾塔的一个创造物,观测需要插入一个装有圣者的血液的血瓶才能够打开。[2]

在大约1500年,一位圣者到达了观测所附近,并雇用了当地的泰诺族部落来保护这个遗址免受入侵者的侵袭。在他死后,观测所的守卫者们把他的坟墓藏了起来,禁止任何人使用他的血液。在1652年,一位新圣者出现在英国的殖民地中,汤姆·卡瓦纳,一位木匠,在1673年移居牙买加彼得·贝克福德工作。在那里,他被西印度群岛刺客兄弟会绑架,他们想保护他不受贝克福德的朋友,圣殿骑士组织西印度群岛分册的最高大师劳雷亚诺·德·托雷斯-阿亚拉的伤害。卡瓦纳进一步了解了他的圣者本性,并遵循了他的愿景来到了观测所,在那里,守卫者们接受了他,并解释了他的前任做了什么。卡瓦纳于1706年去世,并被守卫者们埋葬起来。[2]

在1715年,威尔士圣者巴塞洛缪·罗伯茨古巴被圣殿骑士们抓获,并准备接受关于观测所的所在地的审问。他逃了出来,并为牙买加的奴隶贩子劳伦斯·普林斯工作。在1717年,在普林斯被同样想要发现观测所的所在地的海盗船长爱德华·肯维杀害后,他又逃跑了一次。罗伯茨曾在奴隶船“公主号”上工作,后来在非洲海岸附近在豪威尔·戴维斯船长手下当过海盗。在1719年,当船员们在普林西比时,一群由约翰·科克拉姆乔赛亚·伯吉斯领导的圣殿骑士小队杀死了戴维斯,并劫持了船上的船员。当爱德华·肯维到达这座岛上时,他救了那个海盗并杀死了那两个圣殿骑士。在那之后,罗伯茨成为了船长,并承诺带领肯维前往观测所。[2]

The Observatory 11

巴塞洛缪·罗伯茨拿着一个水晶头骨

这两名船长共同努力,从圣殿骑士手中夺取了“皇家幸运号”,在这艘船中装着来自加勒比海地区的重要人物的血液的血瓶。罗伯茨和肯维到达了观测所,这位圣者向海盗展示了这个综合体的力量。罗伯茨随后背叛了肯维,并把他作为一位囚犯送到了牙买加。这位圣者找回了水晶头骨和血瓶,并用它们来了解那些重要的舰队的位置,这帮助他成为了历史上最富有和最著名的海盗之一。在1722年2月,在普林西比附近,已经成为了一名刺客的肯维袭击了“皇家幸运号”,当时“皇家幸运号”正在与英国西班牙的海军作战。这位刺客最终还是登上了那艘风帆战舰,并用绳镖吊死了那位圣者。肯维找到了水晶头骨,并把罗伯茨的尸体扔进了海里。[2]

圣殿骑士团的改革编辑

Tragedy of Jacques de Molay 13

雅克·德·莫雷被烧死在火刑柱上

在13世纪末,圣者雅克·德·莫莱成为了圣殿骑士团的最高大师。但是德·莫莱认为教团由于成为了一个公共组织而失去了它的使命,并希望回归到阴影之中。在1307年10月13日,法国国王腓力四世法国刺客的影响下,下令逮捕圣殿骑士。在被捕之前,德·莫莱让他的顾问伊甸宝剑和《认知之父圣典》藏在巴黎圣殿塔的地下密室中,在《认知之父圣典》中德·莫莱写下了关于伊述文明和改革圣殿骑士团的所有知识。[3]在德·莫莱并关押在奇农监狱期间,他把用来增强伊甸宝剑力量的伊述神器圣心藏在了牢房的墙壁里。[5]德·莫莱还与圣殿骑士团的九名成员分享了他关于第一文明的秘密,这些人在圣殿骑士团公开解散后在暗中重新组建了这个教团。[6]在1314年,德·莫莱在西堤岛上的一根火刑柱上被烧死,他在临终前的遗言中诅咒了教皇克雷芒五世和法国王室。[3]

四个世纪后,另一位圣者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成为了由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领导的圣殿骑士组织巴黎分册的成员。由于德·莫莱的记忆挥之不去,日尔曼找到了《认知之父圣典》,并要求对圣殿骑士团进行改革,他批评圣殿骑士团的成员们试图获得贵族头衔以及教会和国家的职位的做法。日尔曼被德·拉塞尔打上了异教徒的烙印并被驱逐出教团。由于其他圣殿骑士对最高大师的领导不满,日尔曼组织了一次政变,在1789年法国三级会议开始后,他在圣殿骑士最高大师的女儿埃莉斯·德·拉塞尔的入团典礼上杀死了弗朗索瓦·德·拉塞尔。这使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成为了新的一任最高大师,日耳曼暗杀或贿赂德·拉塞尔的追随者,并试图杀死埃莉斯,另一位觊觎最高大师头衔的人。日耳曼还策划了一个阴谋,他利用了法国大革命期间的群众运动,逮捕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导致他于1793年被处决,以为德·莫莱的死亡复仇。[3]

ACU The Temple 3

日耳曼使用伊甸宝剑

由于法国不再拥有国王,因此在1792年一个共和政体被建立了起来。作为日耳曼的追随者之一的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成为了共和国的一位领袖。为了完成这项伟大的工作,罗伯斯庇尔和日耳曼进行了恐怖统治,逮捕和处决了被怀疑是反革命分子的人。有了这一点,日耳曼预计人们会害怕无法控制的自由而并变得顺从。日耳曼还致力于在资本主义制度中建立圣殿骑士团的秩序,利用中产阶级来控制社会。然而,埃莉斯·德·拉塞尔和她的情人,前刺客阿尔诺·多里安,破坏了日耳曼的计划,杀死了他的副手们,导致了罗伯斯庇尔在1794年的倒台。在热月政变的第二天,埃莉斯和阿尔诺在巴黎圣殿塔的地下密室中与日耳曼对峙。在那里,日耳曼使用了伊甸宝剑,并在一次威力强大的爆炸中杀死了埃莉斯,但在此过程中他自己也受伤了。阿尔诺怀着对他所爱的人的哀悼,用他的那把袖剑刺杀了日耳曼。在日耳曼的遗言里,他解释说,即使他死了,他所做的事也被不能阻止,而且其他人将会取代他成为群众的统治者。亚诺把日耳曼的尸体留在这个地下密室里,只带走了伊甸宝剑和埃莉斯的尸体。在1808年,阿尔诺重新进入了兄弟会,他和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一起进了这个地下密室,并把日耳曼的遗体藏在巴黎的地下墓穴里。[3]

朱诺的归来编辑

几个世纪以来,一些圣者一直忠诚于艾塔对朱诺的记忆和热爱。巴塞洛缪·罗伯茨试图找到大神殿并将朱诺从中解放出来,但在他能够做到这件事之前就被肯维杀死了。[2]

圣者们还成立了一个崇拜伊述并祈祷他们的情人回归的邪教。最近的一次迭代,即第一文明的仆从,最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伦敦就已经有活动,当时,一群同时隶属于第一文明的仆从的圣殿骑士由一位只知道被称为间谍大师的圣者所领导,而间谍大师则是一位负责为德意志帝国在伦敦运作间谍网络的圣殿骑士。在1916年,这个邪教试图收集士兵的血液,但英国刺客莉迪娅·弗莱阻止了他们的计划。在温斯顿·丘吉尔的命令下,弗莱暗杀了间谍大师,把伦敦从他的阴谋中解放了出来。[4]

AC4 John Bunker

约翰·斯坦迪什向一位被他绑架的研究分析员讲话

2012年,在戴斯蒙德·迈尔斯在大神殿里牺牲了自己,阻止了第二次太阳耀斑毁灭地球之后,朱诺从囚禁中被解放出来,并融入了地球的数字网络。在2013年,另一位圣者约翰·斯坦迪什开始为她寻找合适的身体。他在蒙特利尔阿布斯泰戈娱乐的IT部门工作,他同时也是已经潜入了阿布斯泰戈娱乐的刺客瑞贝卡·克瑞恩肖恩·黑斯廷斯的合作伙伴。斯坦迪什与一位新的研究分析员取得了联系,并且通过进行黑客活动来入侵阿布斯泰戈娱乐的服务器,并在他拒绝的情况下敲诈他,让他为刺客工作。最终,斯坦迪什决定利用这位研究分析员作为朱诺的新的完美身体。因此在阿布斯泰戈娱乐的蒙特利尔工厂的地下碉堡中,他试图将这位研究分析员送给朱诺,但没有成功,之后他又试图毒害这位研究分析员,随后,斯坦迪什被保安击毙,而他的尸体也被阿布斯泰戈带走。[2]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阿布斯泰戈的科学家们研究了约翰的身体,并致力于在整个人类历史中寻找其他圣者,他们启动了凤凰计划,以建立一个完整的伊述DNA基因组图谱,并通过探索圣者的基因记忆来揭开伊甸碎片的秘密。然而,刺客招募了几个Helix用户来阻挠圣殿骑士的努力,并试图在他们之前抢先找到历史上的的那些圣者的遗骸。[3]

在2015年10月,戴斯蒙德·迈尔斯的私生子伊利亚被带到一家由阿布斯泰戈开设的诊所,在那里,他的血统和他是一位圣者的事实被发现了。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想要绑架并解剖他以进行研究,但伊莎贝尔·阿尔当立即拒绝了,她认为最好还是把这个男孩置于Animus中50年,以研究他的血统。然而,在这个计划得以实施之前,阿尔当就已经被刺客肖恩·黑斯廷斯杀害了。[7]

Sin título

伊利亚被介绍给第一文明的仆从

伊利亚将会继续为第一文明的仆从工作,这个团体试图通过使用阿布斯泰戈凤凰计划来将朱诺送回肉体之中。因为他的血统,伊利亚的基因组中的伊述DNA的浓度明显高于其他圣者,这使得他能够在利用艾塔的记忆和知识的同时,抵抗艾塔的人格接管。伊利亚利用艾塔的知识,不断破坏朱诺为复活所做的努力,并最终协助导致了她的彻底死亡。[8]

已知圣者名单编辑

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推测为圣者的个体都标有星号(*)。

登场作品编辑

来源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