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Organizations.pngEraicon-Templars.png



圣殿骑士组织路易斯安那分册Louisiana Rite of the Templar Order[1],或称新奥尔良圣殿骑士Templar Order of New Orleans[2]是总部位于新奥尔良圣殿骑士组织分册。

与典型的圣殿骑士分册不同,路易斯安那分册不是由一名最高大师,而是由一名圣殿骑士大师领导,尤其是在1764年到1777年,整个分册都听命于玛德琳·德·利斯尔,因为其当时是在巴黎分册的指挥下,由玛德琳建立的新支派。

该分册遵照巴黎分册的命令,与不列颠分册合作,主要目标是对奇琴伊察进行挖掘以找到预言碟,而这一重要工程需要充足的奴隶劳动力供应。最终,玛德琳的继女,路易斯安那兄弟会刺客艾弗琳·德·格朗普雷假意投诚,在圣路易圣殿主座教堂的会议上激活预言碟时,亲手将这名大师圣殿以及她的党羽一一铲除。

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搜索先行者造物[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47年,圣殿骑士组织巴黎分册高阶圣殿马格德莱娜·勒维克送信给玛德琳·德·利斯尔,承认她将她父亲的事业处理地很好,并且让自身融入了新奥尔良上流社会,以及发现了圣殿组织的存在。勒维克提供给她一个职位,并命她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古代玛雅遗迹中寻找具有巨大价值之物[3]

一年之后,玛德琳从在太子港的线人处得知一名叫做让娜的女人从当地兄弟会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处偷走了一个先行者遗物。在发现让娜已经被新奥尔良的商业竞争对手菲利普·德·格朗普雷买下,于是玛德琳想出一个计划来获得这个遗物。她联系了最高大师雷金纳德·伯奇,请他利用影响力对德·格朗普雷家的生意造成负面影响;[3]而她作为一名德·格朗普雷生意投资者的女儿的身份让她能经常去拜访他家。[4]

组织奇琴伊察的发掘[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50年,西班牙圣殿骑士拉斐尔·华金·德·费勒的家人欠了伯奇一笔账,于是他来到哈瓦那去寻找被称作先行者之盒的神器。在这座城市呆了一段时间后,他意识到在劳雷亚诺·德·托雷斯-阿亚拉死后,刺客在此处的力量已经过于庞大,以至于无法在此建立圣殿分册。[3]

虽然德·费勒无法找到先行者之盒,但他还是引诱了当地刺客大师罗娜·丁斯莫尔,使得自己在1751年偷走了她的一些尤卡坦半岛的地图。通过这些文献,他发现了奇琴伊察的玛雅城市,随后他写信给伯奇,请求建立一个工地来挖掘这座城市,并试图找到第一文明的预言碟。伯奇照着他的请求,发起了一项获取奴隶送往奇琴伊察,挖掘预言碟和其他古物的行动。[3]

玛德琳因为其冷酷和精干,在1751年左右被提拔为圣殿骑士大师。[3] 德·费勒后来成为玛德琳的副手,负责监督挖掘工作。当他分配到挖掘预言碟的任务时,他在奇琴伊察建立了一个工地,并组织了一场大规模的贩奴活动,从不同地区聚集劳力。[4]

玛德琳还花了一年时间说服菲利普娶她为妻,称这对菲利普的生意和她的家族都有好处。最后,他默许了玛德琳,并在1752年与她成婚,使得他与让娜的关系变得紧张。[4]

玛德琳之后住进了德·格朗普雷宅邸,不过让娜和她的女儿艾弗琳都被允许住在别墅中,有着自己的私人住所。[4]

当德·费勒开始转手奴隶的时候,玛德琳和让娜的关系开始变近,经常和她谈论她在圣多明克的生活。玛德琳知道让娜害怕刺客,便告诉她有人看到她的旧识弗朗索瓦·麦坎达登上了一艘开往路易斯安那的船,让这名同居新娘变得更加偏执。如此一来,玛德琳就力图让让娜离开新奥尔良,这样就能亲自抚养自己已经发现有着极大潜力的艾弗琳了。[4]

1756年,谢伊·科马克殖民地圣殿骑士乔治·门罗克里斯托弗·吉斯特结盟,并在圣殿掌控大部分路易斯安那之前派遣船只去为他的舰队恢复军力。谢伊在七年战争期间继续派遣船只去恢复军力。[3]

玛德琳的诡计最终得逞,让娜陷入了恐惧之中。在向玛德琳求援后,让娜于1757年离开了新奥尔良,被护送到奇琴伊察的劳动营地,成为首批到达那里的奴隶之一。最后,德·费勒提拔她为领班。在和平社区的伪装下,她和其他人被要求挖掘遗迹,以找到圣殿骑士期望的宝物。[4] 在此过程中,他们发现了许多小型文物,包括一些残片戒指[5]然而在发现文物的性质后,让娜也开始怀疑她的雇主,并试图阻止他们的努力,最终导致她被德·费勒驱逐。[4]

在让那名同居新娘认为这是暂时的安排之后,玛德琳逐渐忽视了与让娜的联系,转而致力培养艾弗琳,为他最终进入圣殿组织做准备。[4]1758年,玛德琳命令公开处决麦坎达以儆效尤。之后玛德琳和她的圣殿骑士们通过谢伊·科马克从殖民地圣殿骑士那里获得了大量财政和军事援助,谢伊·科马克用他的舰队向组织运输补给。[6]

新奥尔良的活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发现艾芙琳已于1759年加入刺客组织后,玛德琳利用其继女与本地刺客导师阿加特的关系来发现兄弟会活动的相关信息。这种联系让她得以在1764年确保自己在本地圣殿骑士团中的领导地位。[7]为了不让人们发现她的真实身份,玛德琳在以路易斯安那圣殿骑士首脑身份行事时,会化名“公司人”。 [4]

玛德琳虽然主要负责奴隶与流浪者的运输工作,但她也会自己辨识出有潜力的工人,“救出”他们并将其发配至奇琴伊察。正是因此,艾芙琳将他视为一位激进的废奴主义者,却没有意识到奴隶们真正被送到了哪里。由于在对奴隶制上持有“相似”的观点,玛德琳和她继女的关系跟紧密了。[4]

玛德琳向艾芙琳保证

1765年,艾芙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玛德琳的一个部屋中救出了一个名为泰蕾丝的奴隶,并请求玛德琳照顾她。玛德琳打发继女进城买一些旅行用的衣服,然后治疗了泰蕾丝并瞒着艾芙琳把她送往奇琴伊察。在这之后不久,玛德琳依然装作不知道自己女儿刺客的身份,还请求艾芙琳帮忙使一个奴隶家庭团聚。[4]

德·费勒与阿巴底总督

同年,德·费勒来到了新奥尔良,试图找到更多能发配往墨西哥的工人,同时控制这座城市。他随后与路易斯安那的法国总督让-雅克·布莱斯·阿巴底达成一笔交易。阿巴底想要继续执掌总督之位, 代价是将殖民地移交给圣殿骑士,并提供给德·费勒更多用于发掘奇琴伊察的工人。为了讨论协议的细节,他们在阿巴底的总督府见面,并开了一场宴会作为伪装。[4]

二人不知道的是,艾芙琳通过一位德·费勒雇佣来在新奥尔良进出口货物的船长,卡洛斯·多明格斯之口得知了德·费勒来到了新奥尔良的消息,并窃听了他们的会议。德·费勒离开后,艾芙琳刺杀了阿巴底,避免了殖民地被移交给圣殿骑士,破坏了德·费勒的计划。[4]

一年后,德·费勒与一名渴望投入圣殿骑士的刺客叛徒巴蒂斯特结盟。巴蒂斯特假冒他已死去的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之名,聚集了一批追随者,试图控制路易斯安那河口中的走私行动并向新奥尔良的贵族阶级投毒。他这样做的根本目的是迫使阿加特现身,并将其俘虏解送到德·费勒处,以在圣殿骑士团中谋得一席之地。艾芙琳阻挡了巴蒂斯特并刺杀了他,使该计划付诸东流。[4]

艾芙琳审问德·乌略亚

德·费勒随后决定返回奇琴伊察,从代他行事的监工那里收回权力,确保自己在阵营中的领导地位。接下来的两年,安东尼奥·德·乌略亚,德·费勒的圣殿骑士盟友,也是路易斯安那的第一任西班牙总督,继续着德·费勒在新奥尔良所做的工作,绑架奴隶与流浪者并发配他们到墨西哥的工作点。然而,乌略亚最终也被艾芙琳追查到,使他不得不放弃圣殿骑士的事务并逃出了路易斯安那。[4]

失去奇琴伊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艾芙琳杀死德·费勒

1769年,德·费勒仍然领导着工地,试图找到传说中的预言碟,同时处理工人们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德·费勒与营地的监工碰面,提出安抚奴隶们的可行办法,而已经来到奇琴伊察的艾弗琳在一旁暗中窃听。不久之后,两名圣殿骑士着手处理他们逮捕的一名逃跑奴隶,而德·费勒让监工去实施惩罚。[4]

后来德·费勒发现监工死于艾弗琳之手,并设法追踪她来到了第一文明遗址,而艾弗琳正在此处得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预言碟的半截。他用火药炸通了房间,与艾弗琳对峙,称他们的目标看上去并没什么不同。紧接着他和手下卫兵们攻击刺客,但他们终究不敌,最终德·费勒一个踉跄,胸部被艾弗琳刺了一剑,接着被推下悬崖,死无葬身之地。德·费勒死后,奇琴伊察社区从圣殿骑士的影响下被解放出来。[4]

贿赂西班牙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玛德琳将精力集中在维持对新奥尔良的控制上,在18世纪70年代,她让迭戈·巴斯克斯来到这座城市,命他控制极为重要的贸易路线路易斯安那河口。为此,巴斯克斯派人去贿赂西班牙士兵,让他们为圣殿骑士效力,这些做法最终引起了艾弗琳的注意,促使她进行调查。[4]

追踪并干掉一名巴斯克斯的招募人员后,艾弗琳得知圣殿骑士的计划,随后去警告驻在河口的阿加特。在阿加特的指示下,艾弗琳成功让一支巡逻队相信他们受到了巫毒诅咒,暂时阻碍了巴斯克斯的进展。[4]

与此同时,巴斯克斯计划夺回奇琴伊察工地。为此,他派一群人去转移一艘补给,并用它前往墨西哥。然而艾弗琳同样破坏了这一计划,她破坏了庞恰特雷恩湖的灯塔,让巴斯克斯的船只搁浅。艾弗琳还与走私者埃莉斯·拉弗勒鲁西永共事,一起抢劫了船上的货物,并在船上找到了文件,从而发现了圣殿骑士对奇琴伊察的计划。[4]

给菲利普·德·格朗普雷下毒[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玛德琳请求艾芙琳帮助救出乔治

1776年,菲利普发现圣殿骑士在干涉他的生意,玛德琳迅速作出反应,开始对他下毒。同年,玛德琳释放了一名叫作乔治·戴维森的奴隶,作为回报,她要求其成为圣殿骑士组织的奴仆。为了保护这份同盟关系,玛德琳帮助她的新部下逃离,但她的计划出现了偏差,因为乔治被士兵所发现。玛德琳随后请求艾弗琳的帮助,将护送乔治出城,前往北方。[4]

玛德琳继续对自己卧床不起的丈夫使用毛地黄制成的草药,最终致使菲利普丧命。在艾弗琳将巴斯克斯刺杀之后,玛德琳将菲利普的死讯告诉了她,随后玛德琳同艾弗琳,热拉尔德·布朗圣彼得墓园菲利普的墓前会面。在那里,继承了格朗普雷别墅的玛德琳让艾弗琳放心,她仍然欢迎继女住在家宅内。[4]

干扰走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艾弗琳前往奇琴伊察,确保此地安全,而巴斯克斯的军队也因此有了恢复的机会,很快人数再次增加。1776年,路易斯安那的西班牙总督决定为北方爱国者提供补给,巴斯克斯反对这安排。后来他命令手下在最近的时机从走私者那里偷走货物,但又一次被艾弗琳阻止。[4]

巴斯克斯与艾芙琳共舞

就当巴斯克斯在刺客眼皮底下躲过五年后,他参加了在新奥尔良种植园举行的一次盛大舞会。而他不知道的是,艾弗琳也出席了舞会,她是来追杀自己的。[4]

这名圣殿骑士被她高贵的外表迷住,和她跳了一支舞,然后跟着她来到了一处僻静的阳台,接着艾弗琳将袖剑刺进了他的身体。在他死前他对艾弗琳透露,公司人并非艾弗琳所相信的自己,而是一个女性,但他在透露更多信息之前就死掉了。[4]

艾弗琳的发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尽管遭到了挫败,艾弗琳还是坚定决心要找出“公司人”的身份。但是由于没有线索,她追踪圣殿骑士踪迹愈发困难。1777年,热拉尔德与殖民地刺客联络上,艾弗琳听说有个叫戴维森的军官为公司人效力,于是便赶往北方寻找他。[4]

同年,乔治·戴维森驻扎在纽约开拓地的一座要塞中,仍为英国而战。在莫霍克族刺客康纳的帮助下,艾弗琳成功找到并潜入了乔治的要塞,在瞭望塔与他对峙。[4]

艾弗琳非常惊讶,问他为何忠于圣殿以及英军,而乔治回答说他的主子许诺给他自由,于是他便为其效力。他随后与手下和艾弗琳交战,而这名刺客轻易干翻了乔治的下属。他们继续之前,康纳引爆炸药,分散乔治增援部队的注意力。于是乔治决定逃跑,将艾弗琳锁在了瞭望塔内,坐上一辆火药马车逃离堡垒。[4]

乔治临终之时

然而艾弗琳设法从顶端的缺口处逃离了瞭望塔,恰好此时乔治驱车从塔下经过,她便拔枪射中了乔治马车上的火药桶。火药爆炸的冲击波将马车震翻在地,同时也给乔治造成了致命伤。临终前,乔治再次强调,他选择了他的命运,并且坚信那才是真正的自由。听到这些,艾弗琳迟疑了一下,随后无视他的话,转而质问他谁才是真正的“公司人”。乔治一边痛苦地喘息,一边对她说,“答案其实一直就在她的自家后院”,暗示她“公司人”其实就是她的继母玛德琳。[4]

崩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艾弗琳返回新奥尔良,在家中与继母发生冲突,她终于发现自己一直寻找的“公司人”竟然就是玛德琳。玛德琳表现得很风趣,因为艾弗琳一直以来的秘密活动都在她的掌握之中,然后她掏出手枪,命令艾弗琳坐下。[4]

玛德琳诱使艾芙琳加入圣殿骑士团

愤怒的艾弗琳拒绝服从玛德琳留下的命令,跑到外面,但很快被继母的卫兵所包围。随即,玛德琳警告她的继女不要挣扎否则就会死,她的兄弟会也将陪葬;她接着质问艾弗琳的动机。剑拔弩张之中,玛德琳试图说服艾弗琳——自己结束了贩奴的营生,费勒并不代表圣殿骑士,但艾弗琳反驳说,玛德琳只是让奴隶为她服务,以完成她自私的目的。[4]

玛德琳强调自己是真正关心艾弗琳的人,但她的继女愤怒地指责她说谎。对此玛德琳辩解称自己只是想保护艾弗琳,并试图说服她加入圣殿骑士。随后,玛德琳还指出艾弗琳和导师阿加特分道扬镳恰好证明母女两人拥有同样的目标。adeleine [4]

玛德琳拿到预言碟

最终,艾弗琳同意前往河口与阿加特做最后的了断,而玛德琳在圣路易圣殿主座教堂召集路易斯安那分册的所有人手。艾弗琳带回了阿加特的项链作为其死亡证明,艾弗琳随后又将预言碟交给了玛德琳。圣殿骑士大师将艾弗琳招入了教团,当玛德琳试图使用预言碟时,却发现神器并不是她期望中那样起效,这令她很失望。[4]

艾芙琳刺杀玛德琳

艾弗琳趁机展开攻击,原来加入圣殿骑士是她的计划,目的就是从内部消灭骑士团。当杀掉了所有在场的圣殿骑士后,艾弗琳直面玛德琳,后者震惊之余开始质问继女为什么要这么做。艾弗琳用指责作为回应——玛德琳毒害了她的父亲菲利普、奴役她的母亲、试图强迫她加入圣殿骑士。[4]

玛德琳坚持认为,她这么做是为了人类的利益,但艾弗琳不为所动并最终用袖剑将玛德琳刺杀,消灭了路易斯安那的圣殿骑士组织。[4]

成员[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盟友

琐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出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