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Organizations.pngEraicon-Templars.png


PL MasterHQ.png 埃齐奥,我的朋友!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

这篇文章作为应急更新之用,为了使其更规范,请在必要的方面进行补充,并遵循我们的格式要求

“几百年来,我们都把重心放在权力伴随而来的虚伪外表:贵族的头衔、教会和国家的巍峨建筑。让群众深陷我们所罗织的天大谎言里而不自知。革命过后,教团就会适应这些改变。他们将会退到幕后,而最后则变成我们注定要成为的祕密大师。”
―1794年,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向埃莉斯·德·拉塞尔阐述圣殿骑士的宗旨[来源]

圣殿骑士组织巴黎分册(Parisian Rite of the Templar Order)是圣殿骑士组织在法国行动的分支组织。

该分册在十字军东征时期公开行动,后来被迫转入地下。在文艺复兴时期,同罗马分册一道对抗他们共同的敌人——操纵法王路易十二巴黎刺客兄弟会意大利刺客兄弟会

分册在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导师米拉波的协商下和法国刺客兄弟会维持了好几年的停战,尽管这遭到了双方阵营部分成员的反对。

历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中世纪[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公开组织[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于格·德·帕扬,第一位为人所知的最高大师

12世纪以前,一个名为上古维序者的组织在暗地里操纵着整个世界。这个组织的主要目的便是利用第一文明所打造的神器——具有奇异力量的伊甸碎片创造新世界秩序。1119年,上古维序者成员于格·德·帕扬决定公开组织的存在,将其塑造为修道骑士团组织,为朝圣者以及位于耶路撒冷神殿提供保护。他就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为人所知的圣殿骑士组织最高大师——世人称之为“圣殿骑士团大团长”。[1]1129年,圣殿骑士团在特鲁瓦正式成立,该地随后成为了圣殿骑士的基地之一。[2]圣殿骑士团成员修士圣伯尔纳铎起草了《拉丁守则》,将其作为圣殿骑士团的行事准则。[1]

圣殿骑士团最初于十字军东征时期时在圣地充当保护者,是一支听从天主教国家调遣的军队。他们在欧洲各地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要塞,能够在其中训练自己的部队。其中一座要塞名为圣殿塔,位于巴黎,是圣殿骑士团的总部。[3]许多法国圣殿骑士奔赴圣地,参与十字军东征。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期,勒维克家族也加入了圣殿骑士团。[4][3]

1191年,时任大团长罗贝尔·德·萨布莱计划依靠可以控制思想的伊甸苹果征服整个圣地。他联合了圣殿骑士组织黎凡特分册的成员,以及圣殿骑士死敌的领袖——黎凡特刺客兄弟会的导师阿尔莫林。为将伊甸苹果占为己有,阿尔莫林背叛了圣殿骑士,又派自己手下的刺客前去所罗门圣殿抢夺苹果。随后,罗贝尔率领军队前去攻打刺客位于马斯亚夫的据点,却因刺客启动的陷阱死伤惨重,被迫撤退。[5]

罗贝尔·德·萨布莱在阿尔苏夫率领部下对抗阿泰尔

面对没有苹果的境地,罗贝尔等人只能强行推进他们的计划,从各地城市里边缘化的群众中征召士兵,抑或是使用药物强迫平民服从他们的意志,以此打造出了他们自己的军队。他们还掌控了大马士革阿卡和耶路撒冷等城市,企图谋害英格兰的理查一世,希望能够彻底摆脱欧洲各国国王对中东地区的干涉。但他们的所有计划都被刺客大师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挫败,黎凡特地区的八名主要的圣殿骑士成员全部被杀。在阿尔苏夫之战前,罗贝尔还打算联合十字军和撒拉森双方一同对抗刺客。阿泰尔此前刺杀双方成员,为这份联合奠定了基础。但阿泰尔及时赶到战场上,向理查一世揭露了罗贝尔的阴谋。理查一世于是决定,让阿泰尔和罗贝尔决斗,根据决斗的结果来决定他的选择。最后,阿泰尔重伤了罗贝尔,从临死前的罗贝尔口中得知了阿尔莫林曾与圣殿骑士合作以及背叛刺客的事实。[5]

罗贝尔死后,另一名法国圣殿骑士阿尔芒·布沙尔塞浦路斯接过了圣殿骑士组织的领导权。成为了黎凡特刺客导师的阿泰尔在那时展开了对抗他的战斗。阿泰尔与曾经忠于罗贝尔,后来却遭到布沙尔和其他圣殿骑士背叛的玛利亚·索普建立了合作关系。1193年,在利马索尔城堡地下的圣殿骑士档案馆里,经过一场战斗,阿泰尔最终杀死了布沙尔。[6]

雅克·德·莫莱的牺牲[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雅克·德·莫莱被处以火刑

1307年,法国国王腓力四世巴黎刺客兄弟会导师纪尧姆·德·诺加雷操纵下,将圣殿骑士团定为异端,迫使教皇克雷芒五世下令解散圣殿骑士团。被冠以异端罪名后,圣殿骑士位于各地的据点都遭到了腓力四世麾下军队的攻打,位于巴黎的总部也未能幸免。刺客伪装成弗拉芒雇佣兵,帮腓力四世的军队骗开了圣殿塔的大门。在这次袭击中,刺客大师托马·德·卡尔内隆企图偷走《认知之父圣典》和伊甸宝剑,却被雅克·德·莫莱的顾问阻止。这位顾问将这两件神器藏在了最高大师雅克·德·莫莱的密室中,随后被卡尔内隆杀死。[3]

雅克·德·莫莱被捕后,偷偷带着圣心被押送到位于希农城堡的囚室中。囚禁中,他在墙壁上挖了一个洞,将圣心藏匿于此。用石膏封上洞口后,雅克·德·莫莱又在墙壁上留下了指明圣心所在位置的画,和一句用拉丁语写的留言“心若强健,其必无恙”,以此表示该如何使用圣心。[7]随后,他接受了自己被处以火刑的命运,计划以此蒙骗刺客,让他们误以为圣殿骑士已经遭到毁灭。实际上,他暗地里将自己所拥有的关于古人的知识传授给了他的九名随从,并派他们前往世界各地延续圣殿骑士的事业。这样一来,圣殿骑士将会淡出公众的视线,从不为人知的地方操纵一切。[8][1]

1312年,教皇克雷芒颁布教皇诏书《Vox in excelso》,正式宣告了圣殿骑士团的解散,并宣布其全部资产将由医院骑士团接收。[3]

百年战争[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4世纪时,圣殿骑士组织的势力表面上在欧洲一度销声匿迹,但在幕后却始终活跃。在百年战争时期,圣殿骑士希望帮英格兰国王夺得法国的王位。他们主要依靠出身于统治阶级的成员发挥作用。法国摄政王约翰·贝德福德公爵勃艮第的菲利普三世乔治·德·拉·特雷穆瓦耶以及实际上刚刚成为法国刺客的让·阿朗松。圣殿骑士掌控了法国的大部分土地,瓦卢瓦王朝的继承人查理七世则只能在布尔日统治着法国南部地区。[7]

被处以火刑的“让娜·达尔克”

查理七世得到了刺客的支援。同时,一位年轻的农妇让娜·达尔克找回了雅克·德·莫莱的圣剑和圣心,毛遂自荐,为查理七世提供了帮助。让娜虽然率领法军赢得了数场战役,最后却被圣殿骑士俘获,伊甸宝剑也被送回雅克·德·莫莱的密室之中。圣殿骑士决定将让娜称作女巫,然后把她送往鲁昂。1431年,圣殿骑士皮埃尔·科雄让·迪斯蒂韦下达裁决,决定以火刑处死让娜。就在处刑前,一群刺客前来,救出了让娜,让外貌酷似她的追随者弗勒尔顶替了让娜。不过这招瞒天过海太过成功,不仅圣殿骑士上了当,就连同为刺客的阿朗松也受了骗。他误以为兄弟会抛弃了让娜,随后因此离开了兄弟会,加入了圣殿骑士。[7]

文艺复兴[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文艺复兴时期,圣殿骑士组织罗马分册最高大师罗德里戈·博吉亚当选为教皇后改称亚历山大六世,博吉亚家族则趁机与法国国王路易十二结盟,争取法军的支持以及法国圣殿骑士奥克塔维安·德·瓦卢瓦的效忠。[9]此外,路易十二还将国家交由他的廷臣管理,这些廷臣暗地里和圣殿骑士结了盟。圣殿骑士还在巴黎与由刺客导师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派来的意大利刺客进行了战斗。[10]

即使是在罗德里戈倒台之后,路易十二的顾问还是受圣殿骑士操纵,让国王以为是刺客制造了马赛的分裂危机;因此,路易十二下令,将所有刺客从马赛城中驱逐出去。刺客方面则阻止了军队的行动,反过来除掉了这些顾问。随着当地刺客清洗活动的失败,圣殿骑士在马赛的势力也被刺客摧毁了。[1]

“毒蛇”捕“雀”,“鹰隼”在后

1527年前后,“毒蛇”来到了巴塞尔,发现刺客正准备寻找被称为“书”的神秘著作的后半部分。他带着一封信回到了位于特鲁瓦的圣殿骑士总部,信中详细记述了乔瓦尼·博吉亚玛丽亚·埃米尔两人的事请。同年晚些时候,身为刺客的乔瓦尼和玛丽亚高度谨慎地进入了这座被圣殿骑士所控制的城市。第二天,“毒蛇”来到了特鲁瓦大教堂,出现在同样来到此地的玛丽亚面前,与她搭讪,对她耳语,结果被乔瓦尼从背后靠近刺杀。随后,数名怒不可遏的圣殿骑士对离开特鲁瓦的乔瓦尼和玛丽亚展开了追杀。在特鲁瓦附近的森林,“十字的仆从(Minions of the Cross)”伏击了乔瓦尼与玛丽亚,但被乔瓦尼击退;随后,乔瓦尼二人甩掉了进一步的麻烦。[2]

启蒙时代[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雷金纳德·伯奇在特鲁瓦附近的庄园

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最高大师雷金纳德·伯奇于1740年在法国特鲁瓦附近购置了杜-圣-巴尔庄园,将其作为临时的行动基地。他与自己的门生海瑟姆·肯维一同在此暂住。海瑟姆在庄园的地界上接受训练,学习圣殿骑士的各种手段,最后于1744年正式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海瑟姆最后成长为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于是伯奇派海瑟姆前去为圣殿骑士组织执行了几次任务。[11]

1747年,法兰西王国和奥斯曼帝国暗中受到了刺客的影响,迫使葡萄牙圣殿骑士曼努埃尔·平托·达丰塞卡与雷金纳德·伯奇协商,希望获得帮助。1747年,马格德莱娜·勒维克认为玛德琳·利斯尔将父亲的事业处理得很好,又融入了新奥尔良的上流社会,还发现了圣殿组织的存在。因此勒维克写信给玛德琳,表示将会把她纳入圣殿骑士的行列之中,并命她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古代玛雅遗迹中寻找具有巨大价值的某样东西[4]

1753年,伯奇安排海瑟姆去绑架科西嘉学者卢西奥·阿尔贝蒂纳,他能够破解爱德华日志的秘密。海瑟姆成功完成了任务,但却在庄园别墅中看到卢西奥和他的母亲莫妮卡被伯奇用锁链关在地窖里。于是他向伯奇表达了对这对母子处境的担忧。伯奇向他保证一旦解密工作完成,就会放他们平安离开。[11]

1757年,海瑟姆和他同父异母的姐姐珍妮弗·斯科特以及吉姆·霍顿在发现伯奇与他父亲的死有关后袭击了庄园,最后伯奇和他的亲信被杀。之后,海瑟姆、珍妮弗和霍顿在那小住了一段时间。[11]

1759年11月20日,七年战争时期,殖民地圣殿骑士谢伊·科马克克里斯托弗·吉斯特驾驶摩莉甘号在比斯开湾基伯龙湾海战中与英国皇家海军一起对抗法国舰队。这支由精彩号为首的法国舰队计划途径苏格兰直接进攻英国本土。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摩莉甘号顺利击沉了精彩号,其余的英国战舰则击退了残余的法国军舰,迫使法军放弃了入侵英国的计划。[4]

法国大革命[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新的领袖[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68年,弗朗索瓦·德·拉塞尔与圣殿骑士同僚朱莉·德·拉塞尔(婚后名)结婚,在凡尔赛购置了一处宅邸,在巴黎也有一处面积小些的住处。升任最高大师后,弗朗索瓦与朱莉育有一女埃莉斯。在这之后,弗朗索瓦成为了国王路易十六与刺客导师奥诺雷·加百列·米拉波的密友。[3]

一名巴黎圣殿骑士与执行任务的夏尔·多里安起了冲突,随后被赶来协助夏尔的皮耶尔·贝莱克击杀。[3]

1774年春季,英国圣殿骑士卡罗尔一家十分关注弗朗索瓦让法国保持秩序的方案,因此来到法国造访德·拉塞尔家族。卡罗尔夫人告诉朱莉,伦敦的圣殿骑士对弗朗索瓦的想法十分关切,随之而来的则是对变革与循旧的争论。朱莉承诺说,她会遵守圣殿骑士的准则,绝不会让丈夫的想法受顾问的动摇。[12]

遭到袭击的朱莉与埃莉斯

1776年,朱莉和埃莉斯在巴黎街头购物。之后,她们遭到了某人的尾随,于是拐进一条狭窄的小巷,逼尾随者现身。出现在她们面前的不光是那个尾随者,还有一个点灯人。朱莉发现那个尾随者其实是一个刺客。然后,朱莉与那名刺客展开了战斗,用自己藏在靴子里的短刀杀死了企图伤害埃莉斯的点灯人。不敌朱莉的刺客落荒而逃,朱莉和埃莉斯则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家。她们到家时,弗朗索瓦与圣殿骑士盟友都十分关心她们两人的情况,但朱莉隐瞒了之前的部分经历,只告诉他们袭击她们的人是一个身份不明的刺客。[12]

因为这次袭击,弗朗索瓦与朱莉向埃莉斯挑明了他们的计划——他们打算把埃莉斯培养成未来的巴黎分册最高大师,并将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的秘密战争告诉了她。埃莉斯认为,领导整个国家走向秩序与和平是十分正义的想法。自那时起,尚还年幼的埃莉斯就常与母亲和英国圣殿骑士弗雷德里克·韦瑟罗尔一同练习战斗与战术,与父亲还有总督学习圣殿骑士的准则与信仰。[12]

后来,弗朗索瓦·德·拉塞尔与国王路易十六会面时,[3]圣殿骑士大师谢伊·科马克潜入了凡尔赛宫。他追查先行者之盒的下落而一路来到法国,最后在凡尔赛宫里刺杀了夏尔·多里安,取走了他身上的先行者之盒。[4]这起刺杀之后,弗朗索瓦出于对夏尔的尊敬,收养了夏尔的儿子——阿尔诺·多里安[3][12]不久之后,埃莉斯的父母向她告知了阿尔诺身为刺客后裔的事实,但阿尔诺本人对此却毫不知情。不过弗朗索瓦同意了妻女提出的请求,不会主动将阿尔诺招募进圣殿骑士,只是请埃莉斯旁敲侧击,促使阿尔诺自己加入圣殿骑士。随着朱莉的身体情况因病恶化,弗朗索瓦开始与阿尔诺公出,并安排阿尔诺向总督学习各种课程以及出门狩猎。朱莉于1778年过世后,埃莉斯被送往位于圣西尔圣路易皇家学校,完成成为淑女与圣殿骑士的教育。她入学一段时间后,于1788年溜出学校,前往伦敦调查当初企图谋害她们的那个人。[12]

政变[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日耳曼被逐出圣殿后被人带走

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在巴黎圣殿塔地下的密室里找到了《认知之父圣典》,这本书的撰写者为当年的最高大师雅克·德·莫莱——他同时也是一名圣者。之后,日耳曼深受雅克·德·莫莱理念的影响,同样身为圣者的他开始考虑重塑圣殿骑士组织与人类自身一事。他向弗朗索瓦·德·拉塞尔提议展开激进的变革,却因过度狂热而遭到了驱逐。一段时间后,乞丐之王向德·拉塞尔请求在组织内谋取一席之地,也遭到德·拉塞尔拒绝,理由是他不需要“老鼠的阴谋(intrigues of rats)”。[3]

作为回应,日耳曼相信组织已经腐化,栖身于贵族阶层的岁月已经让圣殿骑士忘却了自己真正的目标。他在暗地里开始与组织中认同他理念的其他成员合谋,招募对法国君主制腐败现象感到幻灭的新成员。他所招募的第一名同伴便是玛丽·勒维克,她是组织内唯一一个在他遭到驱逐时为他发声的人。其他人还包括路易-米歇尔·勒佩莱蒂耶夏尔·加百列·西韦特等,前者为了法国“一心无私”,后者则是因为同样不得德·拉塞尔赏识。接下来西韦特又招募了乞丐之王与乞丐之王的副官阿洛伊斯·拉图什,充分利用了乞丐之王被德·拉塞尔拒绝而产生的悲愤。[3]同时,日耳曼还依靠自己的人脉联系了西班牙、罗马与美国等地的圣殿骑士分册,说服他们认可推翻德·拉塞尔家族的必要性。[12]

1789年5月5日,日耳曼决定刺杀最高大师德·拉塞尔,但德·拉塞尔的顾问克雷蒂安·拉弗雷尼埃听到了风声,匆忙之下给最高大师写了一封信,向他发出了警告。不过信使佩罗赶到凡尔赛的德·拉塞尔宅邸时,德·拉塞尔已经动身前去参加三级会议[3]他收到了埃莉斯此前读过海瑟姆·肯维信件后写来的信,于是准备和刺客导师米拉波进行会面。而埃莉斯当天早些时候回到凡尔赛时,也怀着同样的想法。[12]结果,拉弗雷尼埃的信被转交给了德·拉塞尔的养子阿尔诺·多里安。阿尔诺追丢了德·拉塞尔的马车,最后将信件塞进了书房的门缝里。在三级会议上,德·拉塞尔与米拉波会面后,达成了双方休战合作的约定。[3]

弗朗索瓦·德·拉塞尔因伤去世

当晚,圣殿骑士组织两大派系的成员齐聚凡尔赛宫,参加弗朗索瓦·德·拉塞尔之女埃莉斯·德·拉塞尔的入会仪式。日耳曼在凡尔赛宫正式开始了他推翻德·拉塞尔的政变。西韦特与乞丐之王将弗朗索瓦骗至凡尔赛宫的花园中,谋杀了他,还借机将罪名栽赃到了撞见这一幕的阿尔诺头上。随后,两人逃走,赶来的卫兵只抓住了关心弗朗索瓦状况的阿尔诺。[3]

日耳曼虽成为了新的最高大师,但仍旧面临着来自温和派的阻力。温和派为弗朗索瓦的拥护者,由渴求复仇的埃莉斯领导。在三级会议上,日耳曼又招募了弗雷德里克·鲁耶,这位年轻军人对革命思想充满热情,却遭到他偶像米拉波的拒绝。10月5日,圣殿骑士激进派企图让凡尔赛妇女大游行发展成暴力流血事件,并计划谋害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但遭到刺客的阻止。[3]同日,他们还伏击了在洛赞宅邸会面的埃莉斯与盟友。守旧派的成员几乎全部遇害,只有埃莉斯跳进塞纳河逃得一命。此次袭击后,埃莉斯剩余的盟友不是投靠日耳曼一派,就是遭到清洗被杀。[12]

1791年1月,西韦特开始敲诈贵族与神职人员,为日耳曼的行动筹集资金,随后在巴黎圣母院被阿尔诺·多里安刺杀。几天后,阿尔诺又刺杀了乞丐之王,得知谋杀弗朗索瓦的凶手与一个名叫日耳曼的银匠有关。[3]

拉弗雷尼埃下令对博韦酒店发动进攻

3月31日,阿尔诺调查了日耳曼的工作坊,找到了这名银匠,却并不知道他就是新的最高大师。在精妙的操纵下,日耳曼让阿尔诺以为埃莉斯最后的盟友拉弗雷尼埃才是谋害弗朗索瓦的幕后主使,而自己则是被拉弗雷尼埃的部下囚禁在住所长达数月的受害者。拉弗雷尼埃当晚在圣婴公墓召集自己反击日耳曼同伙的部队,但却被不明真相的阿尔诺在此刺杀。[3]

因此,圣殿骑士激进派当晚没有遭到袭击,得以在博韦酒店安然无恙进行会面,筹备计划的最后一步,准备推翻法国君主制,公开审判并处决国王。玛丽·勒维克负责囤积粮食制造饥荒,忍饥挨饿的人民陷入绝望后就会对皇室采取疯狂而暴力的行动。鲁耶负责促使国王与奥地利人联合,为革命制造威胁。而勒佩莱蒂耶要确保国民议会判处路易十六死刑。与此同时,拉图什要告知温和派拉弗雷尼埃的死讯,陷入混乱的温和派残部很快就会被消灭,埃莉斯将孤立无援。偷听到会议内容的阿尔诺得知日耳曼计划在第二天组织另一场埋伏谋杀埃莉斯。不久后,圣殿骑士察觉到了阿尔诺的存在,却没有抓住他。第二天,阿尔诺救下了埃莉斯,两人一同展开了反抗日耳曼的行动。[3]

掌控法国[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92年8月10日,经过一年的囤积,巴黎的人民因为挨饿终于发动了反抗皇室的暴乱,袭击了杜伊勒里宫。鲁耶被派去国王的房间搜寻证明路易十六与奥地利人结盟的文件,以及他与刺客导师米拉波之间的通讯信件。如果能够曝光米拉波与国王直接的商议内容,被视为革命英雄的米拉波很快就会被共和国当做革命事业的叛徒。但阿尔诺又一次阻挠了他们的行动,抢在鲁耶赶到之前烧毁了米拉波的信件。[3]

9月2日,鲁耶参与了大夏特雷监狱九月屠杀。未经刺客议会允许继续进行调查的阿尔诺杀死了鲁耶。同年夏季,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试图阻止弗拉维尼策划的囤积行为,却被人抓住。刺客将她救了出来,并在她的帮助下杀死了弗拉维尼。10月31日,玛丽·勒维克在卢森堡宫储存粮食,以此栽赃皇室,但埃莉斯破坏了她的计划,她随后被阿尔诺刺杀。[3]

路易十六的处刑现场

尽管已有圣殿骑士的重要成员被杀,日耳曼还是依靠勒佩莱蒂耶在立法议会上打破僵局的一票给国王判了死刑。1793年1月21日,日耳曼出席了路易十六的处刑。杀死了勒佩莱蒂耶的阿尔诺已经得知日耳曼会出现,于是准备和埃莉斯一同执行刺杀行动。日耳曼派自己的部下拖住了埃莉斯,阿尔诺又拒绝留下埃莉斯为他断后,认为埃莉斯的安危比日耳曼的死更重要,结果日耳曼顺利逃之夭夭。[3]

随着君主制的倒台,法兰西共和国应运而生。马克西米连·德·罗伯斯庇尔在这一新政权中担任领袖,使得圣殿骑士可以展开更加广泛的清洗活动。6月,圣殿骑士傀儡弗朗索瓦·安利奥领导了一场无套裤党人的暴乱,根据恐怖统治的政策对吉伦特派人士展开了行动。刺客替吉伦特派人士解了围,帮他们乘船离开巴黎。[3]

马考特和同谋者策划政变

一个月后,身为圣殿骑士的法军将领马考特和他的圣殿骑士同僚为了加速革命而谋划政变。但其中一名同谋者托马-亚历山大·仲马实际上是刺客的盟友,他向兄弟会告知了马考特的阴谋。马考特组织了一场招募政变人手的锦标赛。一支四人刺客小队混入了锦标赛,接近了马考特,最后在荣军院杀死了他和他的同谋。[3]

恐怖专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9月,日耳曼和马克西米连·德·罗伯斯庇尔拉开了革命最血腥时期的序幕。这一时期,大量反对者遭到清洗,被后世称作恐怖统治。而两人认为这一系列暴行是他们“大业”的必要准备。日耳曼认为,眼下的无政府状态带来的恐怖会让人们放弃自己的权力,再次委身于更高的权力之下。同时,他希望能够抹消一切在他看来无可救药的病症,像他对待圣殿骑士组织一样“净化”法国。[3]

11月,罗伯斯庇尔的密探之一迪迪埃·帕东发现了圣殿骑士组织,将其报告给了罗伯斯庇尔,但却不知道罗伯斯庇尔也是一名圣殿骑士。帕东随后以叛国的罪名被逮捕,并被判处了死刑。刺客们取回了帕东记录了许多重要圣殿骑士名字的笔记本,还救出了帕东。帕东在不久后加入了刺客兄弟会。[3]

之后,1794年2月,圣殿骑士计划依靠雅克·鲁和忿激派夺取巴黎,制造混乱。鲁被囚禁在沙普提厄医院内,第一支前去杀死他的刺客小队最后失败,反而遭到关押。第二支前去的刺客小队救出了第一支小队的成员,并成功杀死了鲁。[3]

4月5日,面临丹东和其他温和派人士的反对,罗伯斯庇尔把长期以来都是他朋友的丹东连同丹东的盟友一起送上了断头台。尽管刺客救下了许多丹东的追随者,他们却没能救下丹东。丹东请他们不要救他,他相信自己的牺牲会把罗伯斯庇尔的疯狂公之于众。[3]

5月,虽然阿尔诺之前已经有所行动,但米拉波与路易十六的部分信件还是被公开出来。得知米拉波与国王的关系之后,大为震惊的巴黎革命群众认为自己遭到了曾经尊为英雄之人的欺骗,于是发起暴动,要求将米拉波的骨灰移出先贤祠。圣殿骑士企图夺取骨灰和其它一些刺客的秘密,但刺客抢先赶到先贤祠,顺利地将这些物品转移到了安全地点。[3]

崩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93年7月,拉图什独自在凡尔赛执行恐怖统治的政策,监督当地的处刑。被逐出刺客兄弟会又和埃莉斯吵架的阿尔诺经过一段时间的消沉后,振作起来,装作犯人杀死了他。[13]1794年6月4日,罗伯斯庇尔表现得越来越接近独裁统治,还为他自己建立的新兴宗教——至高主宰教办起了庆祝节日,因而逐渐失去民心。在节庆现场,埃莉斯给他下了毒,让他在演讲时状若发疯,而阿尔诺则偷偷将罗伯斯庇尔亲手写下的议员名单散发到人群中去。许多幸存下来的议员看到名单后认为自己成为了罗伯斯庇尔下次清洗的目标。[14]

日耳曼之死

日耳曼抛弃了罗伯斯庇尔。7月27日,国民公会派人前往市政厅逮捕他。阿尔诺和埃莉斯抢先一步审问了他,得知日耳曼正藏身于圣殿塔中。日耳曼正在为最后的对决做准备。他找到了雅克·德·莫莱的顾问四个世纪前藏起的伊甸宝剑。在随后的战斗中,这把剑制造了一场威力强大的爆炸,杀死了埃莉斯,而日耳曼自己也因此身受重伤。阿尔诺最后缓缓地将袖剑刺进了他的喉咙,结果了他的性命。临终之时,日耳曼告诉阿尔诺,他的计划即使在他死后也将继续下去,总会诞生一个指导人类的牧羊人。[15]

7月28日,罗伯斯庇尔被斩首,剩余隶属于雅各宾派的圣殿骑士也在通过下水道逃出巴黎之前被刺客消灭。[16]随着两名最高大师先后死去,圣殿骑士不再对法国构成威胁。但在指挥下,圣殿骑士还企图混入波旁宫执掌权力,但被阿尔诺消灭。他们还打算杀害一个被他们当做路易十八的普通人。这个人本是路易十八本人的仆人,最后被阿尔诺所救。

近现代[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9世纪末,一名秘密主管与塞缪尔·利德尔·马瑟斯在巴黎见了面。同时在场的还有失去形体的威廉·罗伯特·伍德曼。这位主管手上戴着刻有圣殿骑士徽记的戒指,告知马瑟斯,他所属的组织与黄金黎明协会赫尔墨斯主义教团之间的合作到此结束。[17]

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之后为了对先行者神器基因记忆展开研究,在巴黎设立了秘密实验室。这座实验室后来于2014年10月被盖文·班克斯率领的刺客小队摧毁。[18]

11月,埃里克·库珀在巴黎设立了刺客行动据点,协助渗透阿布斯泰戈娱乐即将推出的云游戏服务Helix的数据中心。[19]

2016年,西蒙·海瑟威发现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所持有的伊甸宝剑缺少圣心,于是来到巴黎,顺利从他推测出来乔佛里·泰拉热当年丢弃弗勒尔骨灰的地方取回了圣心。他随后将圣心与宝剑一同交给了艾伦·里金[7]

成员[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圣殿骑士团形成时期

圣殿骑士迫害时期

百年战争时期

文艺复兴时期

法国大革命


盟友与傀儡[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百年战争时期

文艺复兴时期

七年战争

法国大革命

琐闻趣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刺客信条:叛变》中,阿基里斯·达文波特的情报墙上是巴黎分册的情报。其中一名巴黎圣殿骑士名叫查莱特·勒维克(Charlette Lévesque)。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