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Organizations.pngEraicon-Templars.png


PL Truth SeekerHQ.png 我想问你一些事, 你… 你叫什么名字?

此词条的题目是推测出来的,此词条的正式名称并没有出现过。

圣殿骑士组织加拿大分册(Canadian Rite of the Templar Order)是圣殿骑士位于加拿大的分支组织。

历史

美国独立战争

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圣殿骑士曾在魁北克蒙特利尔活动。然而,他们的行动遭到了加拿大刺客拉通哈给顿派来的美国刺客的调查。圣殿骑士特务占据蒙特利尔港口一事被发现后,筹备相关计划的圣殿骑士成员均被刺客消灭。[1]

美国独立战争之后

掌控下加拿大

19世纪初,圣殿骑士渗透了下加拿大的富裕家族团体——庄园派,意图抹除加拿大的法国文化留存。当时,他们是圣殿骑士组织内部居于领袖地位的分支。[2]

1832年,记者卢德格尔·迪韦奈得到刺客的资金赞助,发表了数篇指责加拿大当局甘当庄园派走狗的文章,希望以此暴露加拿大政府与圣殿骑士之间的关联。[2]

数周后,庄园派的人抓住了迪韦奈,以传播虚假信息的罪名将他囚禁起来,并号召民众一起谴责他。但刺客很快就帮迪韦奈逃出生天。重获自由后,迪韦奈成立了圣·让·巴蒂斯特社团,准备在思想上统一魁北克,争取加拿大的独立。[2]

1834年6月24日,圣殿骑士向迪韦奈举办的晚宴派出了特务。这名特务伪装成小提琴手潜入宴会,杀死了迪韦奈的一位盟友,随后被迪韦奈的伙伴拉罗斯击倒。[3]

现代

成立阿布斯泰戈娱乐

2010年,现代圣殿骑士组织对外机构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在蒙特利尔创办了一家子公司——阿布斯泰戈娱乐。阿布斯泰戈娱乐旨在制作多媒体消费品。通过最初打下的基础,阿布斯泰戈娱乐成功地通过预包装的基因记忆和广泛的社交游戏架构,对普罗大众施加了影响。[4]

惠斯勒突袭

2012年9月12日,丹尼尔·克洛斯率领一支圣殿骑士特工小队参与了对惠斯勒刺客小队的袭击。就在刺客珍妮丝盖文·班克斯呼叫增援时,圣殿骑士对刺客的藏身处发动了袭击,杀死了安全屋外的一名刺客。听到尖叫后,珍妮丝前去查看情况,同样遇害。尽管如此,最后还是有刺客在这次袭击中幸存了下来。[5]

寻找观测所

2013年,阿布斯泰戈娱乐的首席创意官奥利维耶·加尔诺是公司内唯一发现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背后是圣殿骑士的人。[6]同年,奥利维耶参与、主管了17号样本项目。阿布斯泰戈准备通过这个项目进一步探索原Animus项目17号实验体戴斯蒙德·迈尔斯祖先的基因记忆。[4]

10月14日,[7]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行政主管利蒂希娅·英格兰联系了奥利维耶,让他提交报告,说明研究分析员在探索爱德华·肯维记忆时寻找观测所的进度。虽然缺少资金投入与可靠线索,奥利维耶还是承诺会加快工作进度。一段时间后,他与领导项目的梅兰妮·勒梅进行了沟通,说明了达成利蒂希娅要求的重要性。[4]

不久后,奥利维耶前往芝加哥参与股东会议,但在途中失踪。与此同时,阿布斯泰戈娱乐内部的一名黑客破解了楼内的数台电脑及安全摄像头,引发了安保封锁措施。勒梅接替了奥利维耶的岗位,成功解决了此次入侵问题。她后来发现,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是技术部门主管——一个名叫约翰·斯坦迪什的员工。[4]

约翰·斯坦迪什死后,勒梅向利蒂希娅·英格兰进行了汇报,告知了斯坦迪什死去的过程,并询问利蒂希娅是否在奥利维耶失踪后获得过任何有关消息。[4]之后,勒梅接任了阿布斯泰戈娱乐蒙特利尔工作室的首席创意官一职,并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8]

调查光之山

2013年11月,尤哈尼·奥措·贝格在蒙特利尔的阿布斯泰戈娱乐总部使用Helix追溯了最后一位黑十字的记忆。通过印度行动获得的情报显示,艾伯特·波登是目前已知最后持有光之山的人。贝格与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希望当年达利斯·吉福特携带的盒子中就是这颗宝石。但盒中的物品并非光之山,这条线索断了。于是贝格暂时搁置了调查,在新的线索出现之前保存手头的资源。圣殿骑士承受得起这种等待。他认为,找到波登的后裔需要一定时间,他们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去完成其他工作。他提议,或许他们可以重新启用黑十字这一职位。[9]

寻找日耳曼的遗骸

2014年6月,阿布斯泰戈娱乐着眼于开发新游戏,游戏围绕历史上诸多的刺客与圣殿骑士展开。2014年6月19日,新入职的研究分析员罗伯特·弗雷泽被分配了探索阿尔诺·多里安基因记忆的任务,阿布斯泰戈娱乐希望从他的记忆中取材制作爆款游戏。在每次使用Animus追溯记忆后,弗雷泽都要在报告中详细阐述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随后会由弗雷泽的上级——项目经理艾当·圣·克莱尔进行评估。[10]

弗雷泽越来越沉浸于阿尔诺的记忆当中,逐渐与阿尔诺产生共鸣。对此,圣·克莱尔把弗雷泽调到阿布斯泰戈娱乐首席精神医师维多利亚·毕博的手下,确保他不再受出血效应影响。毕博认为,弗雷泽尚未受出血效应影响,于是建议监控弗雷泽的追溯过程并去除任何与项目有关的额外活动,这样才能保证弗雷泽的精神正常。[10]

尽管如此,弗雷泽身上的症状却没有好转,他甚至开始出现幻觉;发现这种情况后,弗雷泽被迫请了病假。他随后在康复中心里和毕博共度了一周,在她的建议下销毁了所有有关阿尔诺生平的档案记录,并将尚未序列化的记忆泄漏给了刺客。弗雷泽成功完成了这些事情,但是也被抓住,不久后被处死了。[10]

毕博因为在阿布斯泰戈的诸多朋友为自己求情,所以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还成功地让圣殿骑士认为她的所作所为是她审时度势后做出的正确决定。之后,她获准加入圣殿骑士组织,成为了组织的忠实成员。[11]维多利亚·毕博在加入圣殿骑士后,受命在鹰巢担任家系研究和获取部门的高级研究员。[12]

弗雷泽死后,勒梅命令圣·克莱尔收集剩余文件,将其交给后来获得代号“熟练工”的圣殿骑士新人,由他们完成对阿尔诺记忆的修复与追溯。因具备鹰眼视觉,这些人在执行任务期间被特别批准使用阿布斯泰戈娱乐档案馆中的部分物品。其中包括阿尔诺·多里安的怀表、刺客组织入会仪式使用的酒杯以及身为圣者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打造的圣殿骑士职务徽章[10]

鉴于他们根据阿尔诺·多里安的记忆与各种物品进行工作时表现卓越,这些员工还享受了一次搭乘阿布斯泰戈娱乐私有飞机前去探索法国刺客藏身处圣礼拜堂的旅行。梅兰妮·勒梅希望他们的鹰眼视觉能够在实地发现一些先前未被发现的秘密。[10]

追溯阿尔诺的记忆至他于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处刑现场与日耳曼相遇时,这些员工的圣殿骑士阶级得到了晋升,得到了“熟练工”的头衔,并取得了查看伊述、圣者、伊甸碎片凤凰计划等机密信息的权利。阅读完这些信息后,“熟练工”从勒梅口中得知项目的真正目的是要抢在刺客前面找到日耳曼的遗骸。[10]

一段时间后,“熟练工”成功序列化了大量阿尔诺的记忆,被派去使用鹰眼视觉调查弗雷泽的公寓。正因如此,圣殿骑士得到了刺客“主教”的数枚指纹,进一步确定了被泄露给刺客的数据有哪些。[10]

完成有关阿尔诺·多里安记忆的工作后,“熟练工”的努力得到了艾伦·里金的赏识,经过一致同意正式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在圣·克莱尔离职后,“熟练工”被指派在阿布斯泰戈娱乐担任项目经理。[10]

安保漏洞

因定期出现对Helix服务器的外部访问,勒梅在8月初部署了专门的监测系统,有维奥莱特·达科斯塔负责相关工作。在接下来几周里,达科斯塔与她的安保小队发现有多个未经授权的数据包进出服务器。他们随后破解了数据包的加密,并破译了数据,得到了大量来自某个不详源头的音频、视频及文本文件。8月21日,达科斯塔针对这个威胁警告了勒梅,承诺会在取得进展后第一时间告知她。[13][8]

一段时间后,达科斯塔观察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安保漏洞;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17台服务器无法使用,导致这一情况的是各服务器中完全独立的后门程序。尽管幕后黑手什么都没有取走,但从基因记忆存档到尚未处理的DDS数据,服务器中所有数据几乎都被扫描。对此,达科斯塔认为,对方是在寻找某样东西。[13]

2014年10月,已成为内殿团成员的尤哈尼·奥措·贝格获利蒂希娅·英格兰的批准,可以重组西格玛小队。然后,他却决定前往阿布斯泰戈娱乐,保护达科斯塔的安全——阿布斯泰戈娱乐的公司大楼也已成为诸多团体的目标。贝格随后以服务于阿布斯泰戈的独立承包商的身份接管了阿布斯泰戈娱乐蒙特利尔大楼的安保工作。[8]

科马克的记忆

2014年11月,一名研究分析员触发了嵌入在Helix谢伊·科马克记忆中的病毒,导致整座大楼无法正常运作。对此,勒梅命令所有人撤离大楼,只留下达科斯塔和贝格修复系统和安保措施。勒梅随后把研究分析员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告知了奥利维耶失踪一事,向分析员提供了必要的安保许可,让分析员继续探索谢伊的基因记忆。研究分析员完成对谢伊记忆的追溯后,得知勒梅、达科斯塔与贝格均为圣殿骑士组织成员。在三人面前,分析员被迫选择是否加入圣殿骑士,如果拒绝,则会死在贝格手中。根据研究分析员的日记,他/她当时获得了一段斟酌选择的时间。[8]

贝格还利用谢伊的记忆当做从蒙特利尔清除刺客的根据。按照记忆内容制作的视频传出去后,当地刺客清空了若干安全屋,关闭了数台服务器并设立了新的防火墙。贝格还第一时间找到了刺客的人手,监控着他与其他起始组织成员的通讯,然后目睹着他们离开,确定了他们逃跑的目的地。此次“事故”期间,圣殿骑士始终保持低调,但成功在蒙特利尔杀死了刺客的人。[14]

成员

盟友

英国殖民时代

21世纪

出场作品

References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