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Organizations.pngEraicon-Templars.png


PL ArtisanHQ.png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英灵殿》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当你遇到英国圣殿骑士之后,你才会真正知道什么是狡猾与危险。”
―米科,1751年。[来源]-[记忆]

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British Rite of the Templar Order)作为圣殿骑士组织分册之一,自公元6世纪起便已在不列颠群岛组建起来,大名鼎鼎的亚瑟王也是分册成员之一。

在圣殿骑士团时期,不列颠分册势力深深植根于英格兰的土地上,其总部设立于伦敦,势力强大甚至足以影响约翰国王。甚至就在圣殿骑士团遭到公开取缔后,不列颠分册仍旧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英国君主,在百年战争时期与兰开斯特家族合作,在亨利七世统治时期试图重建约克王朝,就连玛丽一世女王也受到他们的影响。

17世纪时,不列颠分册影响了约翰·洛克艾萨克·牛顿弗朗西斯·培根等知识分子的作品,以此推动他们的计划,也因此将人类带入了理性时代。

18世纪时,在最高大师雷金纳德·伯奇的领导下,不列颠分册将不列颠刺客兄弟会赶出了伦敦,势力在伦敦城内与日俱增,控制伦敦长多一个多世纪时间。不列颠分册还给世界各地带来了深远的影响,领导了欧洲非洲亚洲美洲多地的行动。其他地区的分册也常联系伯奇,以此争取来自不列颠分册的支援与指导,方便开展自己的行动。伯奇还将手下最得力的干部海瑟姆·肯维派至英属北美殖民地,授权他建立圣殿骑士组织殖民地分册

19世纪时,面对法国圣殿骑士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的改革,一部分不列颠分册成员难以接受。尽管如此,不列颠分册仍然转而通过资本主义控制了英国社会。同时,不列颠分册还将人手安插进东印度公司,在搜寻光之山钻石的同时也干涉着印度的政治事务。

到1862年,最高大师克劳福德·斯塔瑞克已经凭借自己的商业帝国控制了伦敦社会的方方面面——医药、政治、交通运输甚至科学研究,无一幸免。同时,圣殿骑士依靠手下的暴徒帮控制着伦敦的底层世界。不过,1868年时斯塔瑞克及其同僚被英国刺客伊薇·弗莱雅各布·弗莱姐弟消灭。势力崩溃的不列颠分册因而陷入内部分裂,衍生出的新派系甚至企图在伦敦城内制造炸弹袭击事件。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企图令伊述重新统治人类第一文明的仆从渗透了不列颠分册。

直到21世纪,圣殿骑士仍然活跃于英国,经营着作为公众台面的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

历史[]

盎格鲁-撒克逊英格兰时期[]

亚瑟拔出伊甸宝剑

6世纪初,后来以“亚瑟王”之名流芳百世的布立吞人领袖就是上古维序者的成员。他获得了一把伊甸宝剑,这就是传说中的“断钢剑”。亚瑟王在获得这把剑后,凭借其作为伊甸碎片所具备的力量,获得了更强的魅力。他用这把剑抵御了撒克逊入侵者的进攻,成为了不列颠之王。[1]但他后来遭到自己所爱之人的背叛,因此走上了毁灭的道路。[2]

维京时代[]

(待补充)

中世纪中期[]

十字军东征[]

圣殿骑士组织以圣殿骑士团之名公开活动时,在欧洲远近闻名。他们伪装成普通的宗教骑士团,参与十字军东征后来到圣地,同时在欧洲还向各国提供银行业服务。12世纪时,他们在伦敦修建了圣殿教堂,以此作为总部。同时,来自骑士桥吉福特家族已经有多人成为圣殿骑士组织的活跃成员。[3]

担任诱饵的玛利亚·索普

12世纪末,玛利亚·索普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期前往圣地,为大团长罗贝尔·德·萨布莱效命。1191年,玛利亚受命作为罗贝尔的替身,替罗贝尔来到耶路撒冷参与同僚马吉德·阿丁的葬礼。前来刺杀罗贝尔的黎凡特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因此没能成功完成他的刺杀任务。阿泰尔发现了罗贝尔设下的诡计,却饶过了被他击败的玛利亚。[4]在阿泰尔杀死罗贝尔后,玛利亚来到控制着塞浦路斯圣殿骑士大师阿尔芒·布沙尔手下工作。在黎凡特刺客兄弟会攻打阿卡时,布沙尔故意让玛利亚被成为黎凡特刺客导师的阿泰尔俘获。此后,玛利亚·索普在与阿泰尔一同游历时认识到了圣殿骑士在塞浦路斯犯下的错误,决定背叛圣殿骑士,投靠刺客。此外,她与阿泰尔之间萌生了感情,最后结婚生子。[5]

第一次诸侯战争[]

13世纪,圣殿骑士组织随着国王约翰的登基而扎根于英格兰,一些组织成员成为了国王的顾问,渐渐将英国的君主变成了他们的棋子。但在第一次诸侯战争期间,贵族对约翰的暴政心怀不满,在不列颠刺客的帮助下反抗国王,圣殿骑士们的计划也被刺客兄弟会挫败。[6]

百年战争[]

随着圣殿骑士团在1312年遭到公开取缔,不列颠圣殿骑士转而在暗中行动。圣殿骑士在欧洲的势力虽持续了一个世纪左右的低潮状态,却还是频繁参与各类政治事务。[7]

被处以火刑的“让娜·达尔克”

14世纪中叶,瓦卢瓦王朝与金雀花王朝为了争夺法国的王位而展开了战争,这就是所谓的“百年战争”。圣殿骑士选择支持英国国王,而刺客则选择协助法国的统治者。1420年,双方签订《特鲁瓦条约》。根据条约,现任法国国王查理六世去世后,王位将由英国国王亨利五世继承。但还没等到查理六世去世,亨利五世在条约签订两个月后突然去世。因此,查理六世的儿子在父亲去世后宣称自己将继承王位,史称法兰西的查理七世。另一方面,英国将亨利五世之子推立为亨利六世,担任法国的新国王。但因亨利六世继位时年纪太小,所以他的叔叔约翰·贝德福德成为了法国的摄政王。作为圣殿骑士的同时,贝德福德指挥军队多次击败法军。就在这时,拥有伊甸宝剑的刺客盟友让娜·达尔克挺身而出。她自称是上帝派来将法国从英国统治下解放出来的使者,宝剑更是为她的说辞与身份增添了光环。在她的奋斗下,查理七世得以在兰斯举行加冕仪式,而法军也一转战场上的颓势,取得了战斗的胜利。于是圣殿骑士将她视为威胁,最后在1430年围攻贡比涅的战役中将她俘获,并将伊甸宝剑收入囊中。贝德福德将让娜押送到鲁昂,打算通过异端审判摧毁她的威望。结果,法国圣殿骑士从中作梗,将她判处了死刑。刺客们在行刑前救出了让娜,由心甘情愿替让娜牺牲的追随者弗勒尔替让娜接受了火刑。[2]

文艺复兴[]

英格兰王位争夺战[]

15世纪末,圣殿骑士企图夺得英国王位,但亨利七世囚禁了兰伯特·西姆内尔绞死珀金·沃贝克,挫败了他们的计划。1503年11月,意大利刺客导师埃齐奥·奥迪托雷派来的刺客学徒为亨利七世提供了帮助,杀死了圣殿骑士约克的玛格丽特及其同谋者。[8][9]

之后,有多名圣殿骑士企图以玛格丽特被杀为借口发动暴乱,也都一一被刺客学徒除掉。其中一人交代称,他们的组织已经渗透了亨利七世的星室法庭。之后,确实有一部分法庭成员与博吉亚家族的使者碰头并交换了文件,刺客学徒们立刻出击,杀死了博吉亚的使者,并联系卫兵,除掉了法庭中的叛徒。[8][9]

1553年7月19日,在亨利七世死后,与圣殿骑士有合作关系的玛丽一世继承了英格兰及爱尔兰的王位。作为君主,她采用暴力手段,重新将天主教立为英格兰国教,众多清教徒因此被处以火刑。最后,刺客在1558年77月17日杀死了她,终结了她对英格兰和爱尔兰的暴虐统治。[1]

理性时代的开始[]

17世纪时,欧洲的圣殿骑士着手开始消除罗德里戈·博吉亚担任最高大师的“黑暗时代”所制造的负面影响。在此之前,圣殿骑士组织受罗德里戈影响,只会为了私利而谋求权力。他们反思了自身的行为,确定他们的身份应是统治者的顾问,而非统治者本身。为了达成纠正错误的目的,圣殿骑士利用约翰·洛克艾萨克·牛顿弗朗西斯·培根等知识分子的作品,促成哲学思考与理性主义在社会上的兴盛,以此继续影响社会。这一时期因而成为了科学革命的序幕、经验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开端。[10]

塞勒姆审巫案[]

身在布里姬特·毕歇普处刑现场的萨缪尔·帕里斯与威廉·斯托顿

1692年,在马萨诸塞塞勒姆,一个名叫多萝西·奥斯本的女孩遇到了一件没有资料记载的伊甸碎片。她因这件伊甸碎片还获得了与伊述成员康苏斯对话的机会。这件事情引起了身为圣殿骑士的清教牧师萨缪尔·帕里斯的注意。他因此在另一个女子“发病”之后,在塞勒姆展开了猎巫行动。他的圣殿骑士兄弟威廉·斯托顿则担任猎巫行动审判时的执法官,将可疑的女子关进牢房,希望制造更多像奥斯本一样的“神谕者”。在猎巫行动进行得轰轰烈烈的时候,负责寻找神器的刺客托马斯·斯托达德来到了塞勒姆,前来取回神器。在另一名刺客珍妮弗·奎莉的帮助下,托马斯救出了奥斯本,但在逃脱时被村民抓住。这些村民受到圣殿骑士的蒙骗,将托马斯当成了现身人间的恶魔。被抓的刺客遭到了斯托顿的审讯。在这时,奥斯本被康苏斯附体,向托马斯的后代传递了一条加密信息。之后,斯托顿杀死了奎莉,奥斯本也为了不让圣殿骑士有机会利用自己而选择了自杀。盛怒之下,斯托顿打算杀死托马斯,却被帕里斯开枪击中。帕里斯无法继续忍受斯托顿的暴行,于是选择阻止他,放托马斯等人一条生路。最后,托马斯在帕里斯的放行下带着大卫——奎莉的儿子离开了塞勒姆。[11]

统治伦敦[]

肯维家族[]

18世纪,圣殿骑士将许多英国商人招入组织之中,试图在大英帝国的经济增长中分得一杯羹。在布里斯托尔,圣殿骑士埃米特·斯科特奥布里·哈根成立了一个贸易组织,作为一个商人协会,它受到骑士团的保护,并使布里斯托尔的商人都处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斯科特的女儿卡罗琳不顾父亲反对嫁给了爱德华·肯维,当爱德华前往加勒比海闯荡后,埃米特命令贸易组织成员烧毁了肯维家族的农场,以阻止女儿回到年迈的公婆身边。[12]

1714年时,东印度公司的圣殿骑士得知了邓肯·沃波尔与刺客兄弟会之间的关系。根据导师菲利普·兰道尔的指示,邓肯在东印度大楼找到了身为圣殿骑士的公司董事会成员亨利·斯宾塞。之后,邓肯跟踪亨利来到一家酒馆,决定上前与他攀谈。结果两三句话后,邓肯发现了亨利的身份,还发现亨利对自己知根知底。尽管如此,双方的交谈和平地结束了;亨利离开酒馆之后,邓肯跟了上去,仍旧没有放弃刺杀对方的任务。[13]

邓肯在屋顶上一路追赶亨利,最后一跃而下,按住了他的刺杀目标。但亨利却没有躲闪。面对抵在他喉咙上的袖剑,亨利解释称,他只是想要将邓肯招募进圣殿骑士组织而已。一听圣殿骑士允许他保有他梦寐以求的名声和财富,邓肯便接受了亨利的邀请,第二天和兰道尔见了面,接受了新的任务。他打算借此机会瘫痪刺客的行动,然后再加入圣殿骑士组织。[13]

因为父亲的农场当初被圣殿骑士烧毁,卡罗琳也因他父亲的态度而去世,正式加入刺客兄弟会的爱德华·肯维在1722年回到了英国,准备和布里斯托尔的圣殿骑士做个了解。他先后杀死了斯科特与威尔逊,又展开了对马修·黑格的追杀。但立场中立的罗伯特·沃波尔出面阻止了爱德华的追杀,调停了他与马修·黑格之间的矛盾,还帮爱德华在伦敦定居了下来。[12]

不列颠分册最高大师雷金纳德·伯奇

18世纪中叶,在雷金纳德·伯奇的领导下,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的实力在诸多分册当中名列前茅。[14]1723年时,伯奇与爱德华·肯维结识。得知爱德华正在研究第一文明遗迹之后,伯奇开始企图窃取爱德华的日记。十年后,伯奇假装要讨好珍妮弗,频繁造访肯维宅邸,从爱德华儿子海瑟姆口中套出了日记的位置。在珍妮弗发现伯奇真实身份之后,爱德华断绝了与他的往来。[15]

1735年,伯奇精心策划了一场对肯维宅邸发动的袭击。他从同为圣殿骑士的英军中尉爱德华·布雷多克那里雇来了五个雇佣兵,委托他们前去杀死爱德华·肯维并夺得日记。在袭击中,爱德华·肯维杀死了一个雇佣兵,但被另一个尖耳朵雇佣兵杀害。其中有两名雇佣兵绑架了珍妮弗,还杀死了好几个宅邸中的佣人。海瑟姆也杀死了一个雇佣兵,却被杀死他父亲的那个雇佣兵打晕了过去。随着爱德华·肯维的离去,伯奇将海瑟姆招募进了圣殿骑士组织,却向海瑟姆隐瞒了自己策划谋害爱德华的事实。伯奇向海瑟姆保证,一定会帮他找到他同父异母的姐姐,于是两人一同在欧洲周游了五年时间。伯奇趁此机会,逐渐将圣殿骑士的理念灌输给了海瑟姆。两人的搜索因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的爆发而中断。伯奇决定先在法国特鲁瓦附近的德鲁普圣巴斯尔庄园落脚,将此地作为行动基地,并在此对海瑟姆展开了训练。[15]

寻找神殿[]

杰克·威克斯、詹姆斯·沃德罗普、塞缪尔·史密斯与劳伦斯·华盛顿

得到爱德华·肯维的日记之后,伯奇展开了全球范围的搜索,调查可能能帮助圣殿骑士找到先行者神器和遗迹的线索。1738年,他将劳伦斯·华盛顿招募进了圣殿骑士组织;后来,劳伦斯在圣殿骑士组织内部平步青云,成为了一名圣殿骑士大师。于是,雷金纳德派劳伦斯前往英属北美殖民地寻找所谓的“大神殿”。另一名英国圣殿骑士詹姆斯·沃德罗普在新大陆加入了劳伦斯的行列,开始为圣殿骑士组织准备所需的土地与财富。1744年,沃德罗普完成了殖民地到西印度群岛贸易网络的建设。不断有新人加入圣殿骑士组织。其中,塞缪尔·史密斯成为了圣殿骑士在美洲的司库,威廉·约翰逊成为了六族勇士的上校。1746年前后,拓荒者克里斯托弗·吉斯特成为了圣殿骑士的盟友。1750年,因认为劳伦斯寻找大神殿进展不顺,再加上圣殿骑士组织殖民地分册刚刚成立,雷金纳德向北美派去了另一名圣殿骑士干部——乔治·门罗上校,希望能加快寻找神殿的速度。[14]

海瑟姆与伯奇一同追赶雇佣兵

1744,海瑟姆·肯维正式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在利物浦进行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刺杀,为保护圣殿骑士利益而杀死了一名贪心商人。很快,他就成长为圣殿骑士组织中又一名熟练而能干的杀手,在1747年被派往西班牙除掉从雷金纳德处偷走爱德华日记的胡安·维多米尔。完成任务后,海瑟姆对父亲遇害当晚的真相展开了调查。他和雷金纳德来到德国,调查曾经作为他父亲仆人的杰克·迪戈维德。迪戈维德曾遭到勒索,不得不向雇佣兵交出碗碟储藏间的钥匙。来到迪戈维德的住处后,他们发现有两名英军士兵正在折磨迪戈维德。海瑟姆追上了其中一人,发现对方就是当初袭击宅邸的雇佣兵之一。这个雇佣兵坦白称,海瑟姆的父亲其实是一名刺客,遇害的原因是他拥有的一样东西。但他还没交代更多情报,就一命呜呼了。而就在海瑟姆追赶雇佣兵的时候,雷金纳德灭了迪戈维德的口,以此避免他和雇佣兵之间的关系被泄露出去。[15]

之后,海瑟姆在他杀死的雇佣兵身上找到了一份文件,文件记录称杀死海瑟姆父亲的人眼下身在荷兰共和国。他跟着这条线索找到了对方,但两人却都被英军士兵打晕了过去。英军士兵把海瑟姆也当成了逃兵,打算将海瑟姆连同杀害爱德华的凶手一同绞死。最后,海瑟姆顺利逃脱,而那个凶手死在了绞刑架上。海瑟姆从圣殿骑士爱德华·布雷多克那里得知,那个雇佣兵名叫汤姆·史密斯,本是布雷多克手下的一名士兵。实际上,正是布雷多克下令绞死了史密斯,这样一来,雷金纳德的罪行就能得到更好的掩盖。[15]

海瑟姆想要继续调查,寻找藏身在布雷多克麾下部队中的最后一名雇佣兵。布雷多克接受了海瑟姆的调查申请,但他提出了条件,那就是海瑟姆在战争期间也需要在他的部队中作战。海瑟姆接受了布雷多克的条件,协助英军完成了贝亨奥普佐姆战役的突围撤退行动。在行动中,海瑟姆目睹了布雷多克残忍杀害无辜民众的场面。布雷多克在战争中变得愈发残忍暴戾,最后认为圣殿骑士组织过于软弱,无法不受限制地频繁动用武力,于是选择离开圣殿骑士组织。在此之后,海瑟姆和自己的得力部下——一个名叫吉姆·霍顿的士兵一同离开了布雷多克的部队。[15]

雷金纳德同时还关注着西属殖民地的情况。1746年,雷金纳德释放了曾参与法国测地任务的西班牙科学家安东尼奥·德·乌略亚,将他招募进了伦敦皇家学会和圣殿骑士组织。1748年前后,雷金纳德应同僚玛德琳·德·利斯尔的要求,靠着自身的影响力破坏了菲利普·德·格朗普雷贸易公司的正常收入。在击溃格朗普雷家族的事业后,利斯尔得到了嫁给菲利普·德·格朗普雷的机会,能够接近、盘问菲利普那位与海地刺客以及兄弟会之心存在关联的前妻让娜[14]

1750年,拉斐尔·华金·德·费勒因家族欠雷金纳德一笔钱,来到哈瓦那寻找先行者之盒,以求偿债。他虽没有找到先行者之盒,却从加勒比刺客罗娜·丁斯莫尔那里偷到了一张地图。拉斐尔因此得知了奇琴伊察遗迹的位置,申请进行遗迹发掘,寻找可能存在的先行者遗迹。在全球各地找到过许多神器和神殿的英国圣殿骑士约翰·哈里森格雷岛组织起奴隶贸易,为奇琴伊察的发掘提供了所需的人力。因担心行动在非洲被人察觉,圣殿骑士们将奴隶贸易的地点先后转移至佛罗里达新奥尔良。随后,圣殿骑士组织路易斯安那分册成立,玛德琳·德·利斯尔担任分册最高大师。[14]

同样在1750年,乔治·门罗招募了克里斯托弗·吉斯特,派他探索北美西部殖民地,强化圣殿骑士与当地部落的关系,争取盟友,保护商业贸易道路的安全。吉斯特还帮沃德罗普获得了土地。在某个时候,吉斯特遇到了一个盗贼。这个盗贼名叫杰克·威克斯,当时正准备偷吉斯特的东西。威克斯虽说被吉斯特当场抓获,但他的本领和大胆冒险的精神还是得到了吉斯特的赏识,被收为随从;吉斯特在之后的时间里按照门罗的指示开始教导威克斯。一年之后,吉斯特与威克斯二人都正式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14]

同年,劳伦斯·华盛顿得知海地刺客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已经获得了先行者之盒与伏尼契手稿这两件威力强大的先行者神器。刺客兄弟会已借这两件神器找到了好几座先行者遗迹的位置,其中一座就在海地太子港。劳伦斯来到海地,跟踪了麦坎达的学徒星期五。后者在遗迹中无意间触发了一场大地震[14]

星期五想要逃出因地震而坍塌的神殿,却在一道裂缝附近被落石压住了双腿。劳伦斯许诺称,要是星期五把麦坎达的下落告诉他,他就帮星期五逃出来。别无选择的星期五只能同意,但劳伦斯却在得知麦坎达下落后割断了星期五的喉咙。随后,劳伦斯来到麦坎达的营地,成功偷走了先行者之盒与伏尼契手稿。走海路逃跑时,他遭到了阿德瓦莱的追击。但劳伦斯抵达纽约之后就轻松地甩掉了阿德瓦莱。来到纽约的劳伦斯把先行者之盒交给了塞缪尔·史密斯,将伏尼契手稿交给了詹姆斯·沃德罗普。[14]

1752年7月,劳伦斯·华盛顿在维农山庄组织了一场宴会,计划借着宴会的掩护和杰克·威克斯、塞缪尔·史密斯与詹姆斯·沃德罗普等圣殿骑士碰头。劳伦斯因结核病而命不久矣,特意吩咐这几位同僚不要将他的弟弟也招募进圣殿骑士组织。其他几位圣殿骑士同意了他的请求。在他们见面后,殖民地刺客谢伊·科马克刺杀了劳伦斯·华盛顿,而劳伦斯也乐于见到自己能提前从病魔的折磨中解脱。因领袖去世,沃德罗普成为了圣殿骑士在殖民地活动的新任领袖,着手翻译手稿的内容。史密斯则因为殖民地没有人能够启动先行者之盒而前往欧洲寻求帮助。[14]

海瑟姆准备刺杀米科

1753年,雷金纳德抓住了身为刺客盟友的莫妮卡·艾伯丁,她能够破译爱德华·肯维日记中的密文。但艾伯丁要是没有儿子卢西奥协助也无法破译日记,雷金纳德只能派海瑟姆去科西嘉把卢西奥带来。此时,卢西奥正在英国刺客领袖米科的保护之下,米科同时也负责协助科西嘉人进行反抗热那亚人的暴动。海瑟姆抓住了卢西奥,还击败了米科,偷走了他的袖剑。[15]一年后,海瑟姆来到皇家剧场,刺杀了正在观看《乞丐歌剧》表演的米科,取走了藏在他身上的大神殿钥匙[16]随着米科去世,圣殿骑士得以完全掌控伦敦。这种彻头彻尾的控制一直持续到19世纪中叶刺客重新在伦敦壮大起来才结束。[17]

因约翰·哈里森在北美殖民地找到了大神殿的大概位置,雷金纳德命令海瑟姆前往北美,用钥匙开启大神殿的门。于是海瑟姆搭乘天命号前往波士顿。登船之后,他从船长萨缪尔·斯迈思处得知,船上有水手哗变的可能。海瑟姆同意协助船长进行调查。随后,他发现水手路易斯·米尔斯其实是一名刺客,在他杀死米科后就在跟踪他。深夜,路易斯将木桶从船上丢下,给殖民地刺客海军旗舰天鹰号留下了追踪的痕迹。一番战斗后,海瑟姆杀死了米尔斯,而天命号也借着风暴的掩护摆脱了天鹰号的追击。[16]

在海瑟姆奔赴北美的时候,刺客谢伊·科马克杀死了回到欧洲的塞缪尔·史密斯,又在奥尔巴尼会议期间杀死了詹姆斯·沃德罗普。因此,圣殿骑士再次失去了先行者之盒与伏尼契手稿,殖民地分册的领导层也再度处于真空状态。[14]

抵达波士顿后,海瑟姆遇到了圣殿骑士组织的盟友查尔斯·李。当时的查尔斯·李还是法国-印第安人战争时期英军总司令爱德华·布雷多克麾下的一名士兵,他负责担任海瑟姆与其他殖民地圣殿骑士之间的联系人。之后,殖民地圣殿骑士们将总部定为绿龙酒馆。海瑟姆与威廉·约翰逊初次见面后,从后者那里得知,后者有关神殿位置的研究成果被一群效命于刺客的雇佣兵偷走了。海瑟姆于是和查尔斯·李找到了约翰逊的助手——另一名圣殿骑士托马斯·希基,一同夺回了研究成果。拿回研究成果之后,约翰逊确认大神殿钥匙上的符号来自莫霍克人的部落。[16]

约翰逊随后着手确认大神殿的准确位置,海瑟姆和查尔斯则决定招募军官约翰·皮特凯恩加入圣殿骑士组织。不过皮特凯恩这时被布雷多克当成了逃兵,遭到了扣押。而且布雷多克看到海瑟姆需要布雷多克,更是得寸进尺,拒绝释放皮特凯恩。于是,海瑟姆与查尔斯袭击了押送皮特凯恩的卫兵,救出了他。之后,海瑟姆和查尔斯还救出了与腐败英军军官西拉斯·撒切尔有矛盾的外科医生本杰明·丘奇[16]

因为西拉斯将原住民当做奴隶买卖,圣殿骑士们决定袭击南门堡,救出那些被当做奴隶的原住民,以此和原住民部落建立合作关系,方便寻找大神殿。海瑟姆等人袭击了一支运奴车队,换上了英军制服,假装成护送车队的士兵混进了人南门堡。运奴车上有一个来自卡那泰圣顿村落的莫霍克人,名叫卡涅齐欧。海瑟姆将他们的计划告诉了卡涅齐欧,但是一进要塞,重获自由的卡涅齐欧就独自奔去解救其他族人了。海瑟姆等人袭击了要塞里的士兵,帮所有要塞里的原住民夺回了自由。在战斗中,丘奇一枪射中了西拉斯的脑袋。卡涅齐欧见海瑟姆兑现了诺言,于是答应成莫霍克人会帮助圣殿骑士寻找大神殿。[16]

1754年冬天,海瑟姆和卡涅齐欧在开拓地见了面。他请卡涅齐欧帮忙寻找大神殿,但卡涅齐欧反过来要求海瑟姆先帮助她对抗不断掠夺原住民土地的布雷多克。海瑟姆同意了卡涅齐欧的要求,发现布雷多克正计划进行一场夺取杜根堡远征。1755年7月,圣殿骑士们与德拉瓦人肖尼人阿贝纳基人还有法军部队组织了一场埋伏。海瑟姆则穿上英军制服,混入布雷多克的部队。伏击打响之后,海瑟姆一路追赶布雷多克,最后重伤了他。海瑟姆取走了布雷多克的圣殿骑士戒指,向卡涅齐欧谎称布雷多克已死。[16]

殖民地分册正式成立

之后,卡涅齐欧带海瑟姆来到卡那泰圣顿附近的一座洞穴,大神殿的入口就在此处。海瑟姆使用了大神殿钥匙,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虽颇为失望,还是感谢了卡涅齐欧提供的帮助,两人之后成为了恋人。后来,海瑟姆回到波士顿的绿龙酒馆,告诉其他圣殿骑士同僚他没能找到大神殿的事情,但他确定,他们再过不久一定能找到大神殿。于是,他们一同正式成立了圣殿骑士组织殖民地分册,海瑟姆担任分册最高大师,查尔斯·李则成为了第一个正式加入分册的圣殿骑士新人。[16]

之后,卡涅齐欧得知布雷多克当时还没死去的事实,于是和海瑟姆不欢而散。她还发现,海瑟姆其实是一名圣殿骑士。海瑟姆回到了英国,却对卡涅齐欧已经怀孕一事浑然不知。海瑟姆在伦敦向雷金纳德汇报了自己没有找到大神殿的事情,但他掌握了中东地区一处先行者遗迹的线索。实际上,海瑟姆是收到了霍顿的情报,得知珍妮弗出现在了君士坦丁堡托普卡匹宫里,于是想要找个借口去救自己的姐姐。1757年,海瑟姆和霍顿发现珍妮弗成为了一名嫔妃,但被转移到了大马士革。于是,海瑟姆与霍顿伪装成宦官救出了珍妮弗,但霍顿却被抓住,送到了埃及蒙特·各和贝尔·伊特(Mount Ghebel Eter)的阿布戈尔贝寺院(Abou Gerbe monastery),惨遭阉割,真的成为了宦官。海瑟姆赶去救他时已经太迟,但还是杀死了寺院里的僧侣,烧毁了寺院,为霍顿报了仇。[15]

珍妮弗将他们父亲遇害那天晚上的事实向海瑟姆如实相告。发现雷金纳德一直以来都在欺骗他的事实后,海瑟姆决定为父亲报仇。他与珍妮弗、霍顿三人一起袭击了雷金纳德在特鲁瓦的庄园,杀死了约翰·哈里森与雷金纳德。海瑟姆放走了艾伯丁,却被卢西奥捅了一刀。即使如此,海瑟姆还是选择让艾伯丁母子活着离开。接下来几个月里,海瑟姆背上的伤势得到了细心的照料。1758年1月,就在海瑟姆完全恢复健康之后,霍顿因无法继续面对自己身体的残缺而最终选择了自杀。海瑟姆决定回到北美殖民地领导分册继续行动,而珍妮弗则返回伦敦,在肯维宅邸重新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两人之间一直有书信往来,海瑟姆还一直保护着珍妮弗与肯维宅邸,以免她受到不列颠分册骚扰。[15][18]

1773年,就在美国革命爆发之前,载着圣殿骑士关心的神秘物品的英军战舰温德米尔号航至巴哈马海域。身为刺客的海瑟姆之子拉通哈给顿以及大副罗伯特·福克纳指挥天鹰号击沉了温德米尔号及其护卫舰队。同年晚些时候,另一艘英军战舰利维坦号载着一名重要的圣殿骑士特使从巴哈马前往英国,同样被天鹰号击沉。[16]

法国大革命[]

法国大革命爆发前的那几年里,英国圣殿骑士转而关注法国愈演愈烈的政治、社会动荡,法国分册内部改革派权力的与日俱增也令他们颇为担忧。而在英国分册中身居高位的卡罗尔家庭自作主张,打算谋害法国分册保守派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赛尔的妻子——朱莉·德·拉塞尔。作为一个较为温和的改革派成员,朱莉的意见常常被弗朗索瓦用作参考,简直成了弗朗索瓦的私人顾问。而有一个名叫弗雷德里克·韦瑟罗尔的英国圣殿骑士在朱莉结婚前曾与她有过一段恋情,后成为了朱莉女儿埃莉斯·德·拉塞尔的知己兼剑术老师。[19]

遭到袭击的朱莉·德·拉塞尔

1776年,卡罗尔家族找人袭击朱莉,但没能成功;其中一名打手曾是一个刺客,名叫伯纳德·拉多克,他暴露了卡罗尔家族参与其中的事实。朱莉后来在1778年因患肺结核而去世,埃莉斯为了查明母亲遇袭的真相而在十年后去了伦敦。在旅途中,卡罗尔家族发现埃莉斯作为未来的法国最高大师,本身并不是君主的忠实拥护者,也不喜欢遵从传统的圣殿骑士做派,于是决定利用她入手保管在肯维宅邸中的海瑟姆·肯维的信件。因为海瑟姆有着联合刺客兄弟会与圣殿骑士组织的想法,卡罗尔家族将他视作英国圣殿骑士的异端,打算销毁那些信件。卡罗尔家族的人杀死了莫妮卡与卢西奥母子,然后让埃莉斯假装成他们的后代伊芳·艾伯丁前去与珍妮弗·斯科特见面。埃莉斯从珍妮弗手中拿到了那些信,卡罗尔家族却劫持了韦瑟罗尔,还试图杀掉拉多克灭口。但埃莉斯救下了自己的老师,还提前警告拉多克赶紧逃走,之后又把恋人阿尔诺·多里安的信假装成海瑟姆的信交给了卡罗尔家族。烧掉信件之后,卡罗尔家族还打算除掉埃莉斯。但他们的女儿反而死在了埃莉斯手下,而埃莉斯也在韦瑟罗尔的帮助下顺利逃脱,只是韦瑟罗尔本人因中枪而落下了腿部残疾。[19]

在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夕,英国圣殿骑士所恐惧的事情成为了现实——弗朗索瓦被忠于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的改革派圣殿骑士杀害,而日耳曼因此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法国圣殿骑士的新任最高大师。随后,埃莉斯打算夺回这原本属于她的地位,为父亲复仇,但她与卡罗尔家族之间的不和使得她不但没有办法从英国圣殿骑士处获得援助,甚至遭到了反对。只有弗雷德里克·韦瑟罗尔愿意为埃莉斯的复仇大业提供帮助。[19]

恐怖统治时期,大批保守派系的圣殿骑士在巴黎遭到日耳曼激进派系的斩首处决。有一名英国圣殿骑士打算解救他们,化名“深红玫瑰”,组建起了“深红同盟”。深红同盟之后的行动得到了成为刺客的阿尔诺·多里安的协助,但阿尔诺却对深红玫瑰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两人后来发现了彼此的真实身份,深红玫瑰连同深红同盟的所有成员都被阿尔诺一人消灭。[7]

1794年,埃莉斯在巴黎圣殿塔内与日耳曼对决时牺牲。在她死前,她将海瑟姆的信交给了韦瑟罗尔。韦瑟罗尔、埃莉斯的女佣海伦与海伦的丈夫雅各这时在圣路易王家学校暂住。埃莉斯还给拉多克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承诺他会拿到海瑟姆的信,只要联系阿尔诺就可以重回兄弟会。阿尔诺这时虽不是刺客,但还是帮助埃莉斯完成复仇,杀死了日耳曼。但卡罗尔家族再次雇佣了拉多克,让他去杀掉与他们女儿被杀有关的韦瑟罗尔和海伦。拉多克尽管企图向阿尔诺开枪,却被韦瑟罗尔用埃莉斯的剑杀死。最后,韦瑟罗尔将海瑟姆的信交给了阿尔诺。[19]

1805年,珍妮弗·斯科特去世,英国圣殿骑士立刻买下肯维宅邸,希望能发现其中的秘密。[18]

征服印度[]

19世纪初,英国圣殿骑士通过东印度公司控制着南亚次大陆上的广袤土地。19世纪30年代时,英军将领弗朗西斯·科顿负责领导圣殿骑士在印度的行动,同时负责协助印度总督乔治·艾登的副手威廉·麦克诺滕。麦克诺滕不久便成为了圣殿骑士的盟友。[20]数十年前,背叛刺客后成为圣殿骑士的谢伊·科马克在凡尔赛宫里从夏尔·多里安手中取走了先行者之盒,这个先行者之盒现在就在科顿手里。[14][21]

另一名英国圣殿骑士威廉·斯利曼作为东印度公司的军官,指挥了1835年到1839年间对印度图基教刺客的镇压。他认为,图基教徒与印度刺客兄弟会之间存在某种关联,却从未找到证明此事的证据。他还与苏格兰探险家亚历山大·伯恩斯见了面,将他招募进了圣殿骑士组织。伯恩斯随后开始寻找伊甸碎片,其中又以据称位于阿富汗亚历山大大帝节杖为重点。[21]

科顿与麦克诺滕同阿尔巴兹·米尔见面

1839年,印度地区只剩锡克帝国仍然独立。科顿计划刺杀兰吉特·辛格大君,攫取对锡克帝国的统治并夺得状若钻石的伊甸碎片——光之山。在阿姆利则夏宫举行的宴会上,科顿遇到了伪装成外国特使的刺客阿尔巴兹·米尔。双方一见面就对彼此的真实身份心知肚明,阿尔巴兹虽有阻止兰吉特遇害的任务在身,还是谎称自己为大君的命运扼腕叹息。实际上,阿尔巴兹也在寻找光之山,并发现它就在夏宫地下的密室中。科顿向宫殿卫兵告发了阿尔巴兹的盗窃行为,阿尔巴兹因而被关进了牢房,给科顿制造了单独与大君见面的机会。[20]

在麦克诺滕与兰吉特议事的时候,科顿向大君的茶中下了毒。阿尔巴兹在兰吉特孙女普娅拉公主的帮助下顺利越狱,闯入他们会面的地方时却为时已晚——大君已经喝下了毒茶,不久便毒发身亡。卫兵赶来,阿尔巴兹只能应战,而科顿就趁着这场混乱连忙逃跑。逃跑途中,他看到普娅拉拿着光之山,误以为她也是刺客,准备用刀袭击她时被阿尔巴兹的随从拉扎·索勒抓住。他又转头准备杀死索勒。就在这时,普娅拉发动了手中光之山的力量,被伊述成员难近母凭依。惊恐之下,科顿开枪打碎了光之山,却因此制造了剧烈的爆炸,自己被爆炸卷入身亡。[20]

拿着先行者之盒与光之山的斯利曼与伯恩斯

科顿死后,斯利曼成为圣殿骑士在印度的新任领袖,并获得了先行者之盒以及阿姆利则密室与光之山的情报。1841年,圣殿骑士劫持了印度刺客兄弟会导师哈米德,抢走了光之山。斯利曼随后带着两件神器进入了密室。走进预言之室后,他将光之山作为先行者之盒的能源,先行者之盒随即投影出了全息地图,标记出了位于阿富汗赫拉特的另一座伊述神殿。随后,他遇到了为了解救导师而跟踪他来到密室的阿尔巴兹。斯利曼朝着阿尔巴兹开枪,这一枪因阿尔巴兹的躲闪而没有打中,反而导致了密室的坍塌。斯利曼侥幸躲过了坍塌,带着伯恩斯及一支部队前往阿富汗。[21]

赫拉特因英国与阿富汗两国之间的战事遭到包围。英军防御要塞的同时,斯利曼等圣殿骑士来到了要塞地下的神殿。他们搭乘升降机来到神殿内部,发现了一个基座,也发现了为了协助阿富汗人攻入要塞而潜入此地的阿尔巴兹。在众多枪口面前,阿尔巴兹只能投降,然后被打晕过去。之后,斯利曼留在阿富汗与当地人作战,伯恩斯则带阿尔巴兹前往卡塔斯拉杰寺院进行审问。但阿尔巴兹顺利逃脱,还偷走了光之山和先行者之盒。阿尔巴兹在逃跑时遇到了伯恩斯,伯恩斯要求两人进行一场赌上性命的决斗。最后,伯恩斯虽动了些手段,但还是不敌阿尔巴兹。他本以为自己将要死在阿尔巴兹手下,却得到了后者的饶恕。阿尔巴兹要让伯恩斯活下去,让他在余生中牢记自己作为刺客手下败将的事实。[21]

之后,斯利曼回到了阿姆利则,圣殿骑士闯入了夏宫。他们将普娅拉公主劫持为人质,要求阿尔巴兹交出伊甸碎片。但阿尔巴兹只是杀死了宫殿里的圣殿骑士,来到斯利曼面前,面对这个打算以普娅拉性命为筹码讨价还价的小人。就在阿尔巴兹交出伊甸碎片的时候,普娅拉用刀捅了斯利曼,与再次收回光之山的阿尔巴兹一同逃出了宫殿。斯利曼则拿到了先行者之盒,这件神器接下来几十年里都归圣殿骑士所有。[21][22]

在1842年的喀布尔大撤退中,身为圣殿骑士的英军上校沃尔特·拉韦尔与下士卡瓦纳与大部队走散。卡瓦纳发现了沃尔特的秘密身份,想借此换取自己谋求生命的机会。两人带着一名印度兵一路逃亡,途中遇到了阿富汗山地战士。卡瓦纳在战斗中脸上受了伤。他们随后伪装成山地战士的模样,却再次遇到阿富汗人。卡瓦纳将印度兵当做俘虏交给了他们,自己却和沃尔特安全抵达了贾拉拉巴德。多年后,沃尔特与卡瓦纳回到伦敦,将后者招募进了组织。而卡瓦纳最后在组织批准下杀死了沃尔特。[23]

斯塔瑞克工业[]

最高大师克劳福德·斯塔瑞克

19世纪50年代,斯塔瑞克工业的所有者,克劳福德·斯塔瑞克成为了不列颠分册的最高大师。凭借着斯塔瑞克工业与斯塔瑞克本人的领导,圣殿骑士将伦敦整座城市的方方面面都纳入了自己的控制之下。他们通过斯塔瑞克电报公司控制城市的信息传播,依靠斯塔瑞克的表妹珀尔·阿塔韦掌控伦敦的交通运输业务,凭借卡迪根伯爵约翰·埃利奥特森医生与大卫·布鲁斯特博士分别把持了政治、医疗与科研领域。1862年,斯塔瑞克购买了费里斯钢铁厂,将原来的老板鲁伯特·费里斯招募为新的圣殿骑士,同时让他继续负责工厂的生产与运营。[18]

除此之外,圣殿骑士还给犯罪分子发钱,让这些罪犯组建起了听从圣殿骑士指挥的帮派——暴徒帮。作为暴徒帮领袖的马克斯韦尔·罗斯也是一名圣殿骑士,以便让整个帮派的行动始终处于圣殿骑士的监管之下。不到十年,伦敦的街头巷尾也彻底落入圣殿骑士的魔爪之中,圣殿骑士成为了垄断一切有组织犯罪的寡头。[18]

圣殿骑士在伦敦城内展开了对伊甸碎片的搜索工作。在一场手稿的拍卖会上,斯塔瑞克的出价竟被一个年轻神秘学家露西·索恩超过,手稿也被她拍走。但因为露西不愿交出手稿,斯塔瑞克只能选择将她招募进圣殿骑士组织担任他的副手,由她协助自己寻找伊甸碎片。[18]1862年前后,圣殿骑士在大都会铁路修建工地里找到了一颗伊甸苹果,这件伊述科技的产物能够控制人的思维。他们派卡瓦纳前去取回苹果,但卡瓦纳却想用这颗苹果从斯塔瑞克手中夺得最高大师的职位。[23]

担任修建工程主管的期间,卡瓦纳和修建工地经理马钱特、情色摄影师罗伯特·沃建立了合作关系。沃的助手布特在一次运送物品的途中被刺客伊森·弗莱抓住审问,后者想得知的则是圣殿骑士的近期动向。为使自己的身份不遭到暴露,沃开枪射杀了布特,还想要杀死伊森,却失手杀死了一个路过的小女孩。伊森最后杀死了沃,命令他的学徒“幽灵”贾亚德普·米尔将沃的尸体送到地铁修建工地上去。[23]

尸体很快就被工程师约翰·福勒和律师查尔斯·皮尔逊夫妇发现。他们叫来了巡警弗雷德里克·艾伯兰调查这起谋杀案件。就在卡瓦纳被艾伯兰询问情况的时候,贾亚德普装作名叫巴拉特·辛格的工人前来帮卡瓦纳解围,把艾伯兰引到了错误的思路上去,还用一匹马驹的尸体掉包了沃的尸体。他借此顺利打入了圣殿骑士内部。[23]

艾伯兰的调查不断深入,他的同事奥布里因此被圣殿骑士雇人殴打,作为警示。卡瓦纳也对贾亚德普的真实身份起了疑心,于是命令印度圣殿骑士抓捕刺客库普丽特阿贾伊。库普丽特最后以自杀的方式壮烈牺牲,阿贾伊则同意与圣殿骑士合作,来到伦敦揭露了贾亚德普的真实身份。随后,卡瓦纳命令贾亚德普杀死皮尔逊以表忠心。他想把谋害皮尔逊的罪名栽赃给贾亚德普,自己则顺利入手皮尔逊在修建工地找到之后当做装饰品的伊甸苹果。[23]

布鲁斯特博士对伊甸苹果进行实验

1862年9月,大都会地铁正式完工。在庆祝仪式上,贾亚德普拒绝伤害无辜,皮尔逊则当场杀害了皮尔逊并夺走了伊甸苹果。他想用苹果杀死贾亚德普和伊森,却引发了隧道的坍塌。两名刺客逃走时,卡瓦纳被听命于斯塔瑞克的马钱特杀死——斯塔瑞克早已得知卡瓦纳企图夺取最高大师职位的阴谋。同时,圣殿骑士还对贾亚德普进行了打击报复,杀害了他住在泰晤士隧道的朋友麦琪[23]之后,苹果被转交到布鲁斯特博士手上,在其位于克罗伊登的秘密实验室进行实验。 [18]

1867年,圣殿骑士菲利普·图彭尼成为了英格兰银行实质上的管理者。同年,斯塔瑞克并购了马尔科姆·米尔纳的运输公司。马尔科姆作为运输公司老板,为了妨碍竞争对手无所不用其极。加入圣殿骑士组织后,他为了夺得垄断交通运输的权力,又与阿塔韦起了冲突。[18]

1868年2月,鲁伯特·费里斯与大卫·布鲁斯特在克罗伊登被刺客伊森的孩子——伊薇·弗莱雅各布·弗莱姐弟刺杀。在刺杀布鲁斯特时,被连接到机器上的伊甸苹果失去控制,引发爆炸,夷平了实验室,自身也在爆炸中灰飞烟灭。虽说失去了这件伊甸碎片,露西·索恩发现了又一件伊甸碎片——能够治疗伤势的伊甸裹尸布。斯塔瑞克想要得到裹尸布,以便自己在消灭教会及国家所有领袖之后能成为伦敦独一无二的统治者。但他们只知道爱德华·肯维在一个世纪前将裹尸布藏在伦敦这一条线索。[18]

暴徒帮与黑鸦帮之间争夺白教堂区的帮派冲突

在克罗伊登的两起刺杀后,圣殿骑士因弗莱姐弟来到伦敦而逐渐失势。这两名刺客与此时化名亨利·格林的贾亚德普合作,组建了自己的帮派——黑鸦帮,以此对抗暴徒帮。双方的第一次交锋发生在白教堂。当地暴徒帮头目,圣殿骑士雷克斯福德·凯洛克要求双方为白教堂的控制权进行帮派对决。而他随后死在了弗莱姐弟手中,当地的暴徒帮残部也加入了黑鸦帮。凯洛克的火车也被弗莱姐弟赢走,作为移动藏身处。[18]

弗莱姐弟在伦敦各地消灭圣殿骑士、替艾伯兰警官逮捕暴徒帮成员、释放圣殿骑士工厂里非法雇佣的童工、袭击暴徒帮的窝点,逐步将伦敦各个行政区从圣殿骑士的控制下解放出来。他们还与罪犯奈德·维耐特合作,根据她提供的情报袭击暴徒帮的走私船队或马车,沉重打击了暴徒帮的行动。黑鸦帮每每挑战暴徒帮主导地位的时候,当地的头目都会提议进行帮派对决,但却无一获胜,全部在弗莱姐弟手下命丧黄泉。[18]

因斯塔瑞克电报公司垄断伦敦全城的通信,发明家亚历山大·格雷汉姆·贝尔与弗莱姐弟合作,破坏了电报公司的运作。根据情报,刺客们摧毁了一辆运输毒药的货车。圣殿骑士还打算恐吓贝尔,但也被弗莱姐弟阻止。[18]

之后,兰贝斯疗养院主管埃利奥特森医生研发出了含有浓缩鸦片与曼陀罗成分的斯塔瑞克止咳糖浆,促使伦敦市民在饮用糖浆后更加顺从他们的控制。但糖浆损害人们心智的事实很快败露,雅各布·弗莱与查尔斯·达尔文合作摧毁了糖浆提纯工厂,终止了这种糖浆的生产。再之后,埃利奥特森也在兰贝斯疗养院做公开手术展示时被雅各布刺杀。埃利奥特森死后,圣殿骑士再也没有办法重启糖浆生产。有些罪犯企图出售他们自制的糖浆,但这些糖浆非但不能治疗疾病,反而还让饮用者患上疾病。兰贝斯疗养院新任主管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在伊薇·弗莱的帮助下,着手收治这些新的病人。[18]

鉴于达尔文协助雅各布摧毁了糖浆生产,圣殿骑士盯上了达尔文,诋毁他的理论,甚至企图谋杀他。但他们的计划再次被弗莱姐弟破坏。[18]

阿塔韦和雅各布·弗莱达成合作

斯塔瑞克打算收购阿塔韦运输公司,与米尔纳一同统一管理伦敦的交通运输业,因而与阿塔韦之间的矛盾发生了激化。因米尔纳破坏了名下的马车,阿塔韦与雅各布·弗莱达成了合作,后者却全然没有察觉阿塔韦作为圣殿骑士的身份。他摧毁了米尔纳的公共马车,还偷来了内燃机引擎。在雅各布刺杀米尔纳后,阿塔韦与斯塔瑞克见面,靠着内燃机求得与斯塔瑞克的和解。之后,阿塔韦打算用她的火车运走内燃机,但火车还未从滑铁卢车站驶出,她就死在了发现真相的雅各布手下。刺客随后从圣殿骑士手里偷走了内燃机。阿塔韦的死对斯塔瑞克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本想向她求婚,但一切打算都化作了泡影。作为对阿塔韦遇刺的回应,斯塔瑞克加强了伦敦街头的圣殿骑士人员安排,以期追查到弗莱姐弟的下落。同时,因米尔纳与阿塔韦先后去世,伦敦的交通运输业出现了权力真空。暴徒帮想要成立自己的公司,并强迫公共马车制造者爱德华·贝利为他们工作。伊薇·弗莱成功救出了贝利,还从暴徒帮手中偷走了阿塔韦运输公司的证书,交给贝利成立伦敦公共巴士公司[18]

露西·索恩袭击伊薇·弗莱

露西·索恩在寻找裹尸布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装有许多物品的箱子,其中还有爱德华·肯维的日志。弗莱姐弟偷走了箱子,却因遭到圣殿骑士追击,匆忙中只拿到了这本日志。随后,索恩调查了肯维宅邸,寻找有关伊甸碎片下落的线索,但伊薇·弗莱与亨利·格林捷足先登,找到了密室,取走了其中的物品。之后索恩跟踪伊薇来到了圣保罗大教堂的密室,爱德华将安放裹尸布的箱子钥匙就藏在这里。两人进行了一番搏斗,而露西·索恩虽不敌伊薇,最后还是夺走了钥匙,顺利逃走。她得知裹尸布被藏在伦敦塔里,与其他圣殿骑士一同混入伦敦塔中,搜寻裹尸布。但他们没能找到裹尸布,倒是有一个卫兵押着伊薇·弗莱来到索恩面前。但索恩有所不知,这个卫兵是刺客的盟友,这是伊薇接近索恩的计策。索恩随后被伊薇刺杀,钥匙也再次被夺走。[18]

菲利普·图彭尼凭借着自己主管的职务便利,用普鲁托斯的假名盗取资金,供给圣殿骑士使用。他的罪行引起了艾伯兰与雅各布的注意,监守自盗的事实也很快被查明。在又一次盗取资金的时候,图彭尼被杀死在了个人金库中,他的随从依数被艾伯兰逮捕。图彭尼去世的消息传开,导致英国经济几近完全崩溃。克劳福德·斯塔瑞克提高了手下所有工人的工资,以此平息通货膨胀的冲击并维持他对劳动力的控制。但还是有一部分图彭尼的随从逍遥法外,还带走了印钞版用来制造假钞。伊薇·弗莱找到了这些印钞版,将它们送回了银行,假钞也全部被销毁,为英国的货币挣回了信用。[18]

因新任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准备通过反腐败法案遏制选举腐败,卡迪根伯爵雇了杀手,准备杀死迪斯雷利,阻止法案提案参与投票。但是,雅各布阻止了杀手,救了首相一名。威斯敏斯特宫进行反腐败法案投票时,卡迪根伯爵被雅各布刺杀,斯塔瑞克的政治阴谋只能悻悻收场。[18]

罗斯与雅各布合作对抗斯塔瑞克

由于伦敦各行政区转而被黑鸦帮控制,马克斯韦尔·罗斯决定背叛斯塔瑞克,与雅各布合作,完成一统伦敦街头的事业。但是,雅各布发现罗斯的想法太过极端,他为了破坏斯塔瑞克的生产线,竟准备炸毁一间满是童工的工厂,两人的合作旋即破灭。[18]

作为不列颠分册最后一名成员,斯塔瑞克加快了他寻找裹尸布并消灭英国现有统治阶层的步伐。圣殿骑士们取得了白金汉宫的建筑蓝图,确认了密室的位置,裹尸布就在这里。在白金汉宫举行的宴会上,圣殿骑士们混入了宫殿,一部分假扮成皇家卫兵。到了晚上,斯塔瑞克与伊薇·弗莱见了面,与她共舞,趁机偷走了裹尸布盒子的钥匙。他本想听到假卫兵们的枪声响起,伦敦的统治阶层全部当场遇害,但雅各布·弗莱杀死了这些假卫兵,放出了遭到囚禁的真卫兵。斯塔瑞克见状不妙,被伊薇一脚踹中,只能带着钥匙仓皇逃跑。[18]

斯塔瑞克被弗莱姐弟合力杀死

抵达密室入口后,圣殿骑士炸毁了密室的入口,进入了密室。斯塔瑞克在密室里披上了裹尸布,与随后赶来的弗莱姐弟展开的战斗。斯塔瑞克每次被他们击中,伤势都很快会被裹尸布治疗好,他在战斗中也逐渐占据上风。但亨利·格林突然现身,打乱了斯塔瑞克的节奏。亨利·格林的突袭虽然没有奏效,还被斯塔瑞克直接放倒在地,但斯塔瑞克却被再次进攻的弗莱姐弟抓住破绽,被抽掉了裹尸布。失去了裹尸布的斯塔瑞克面对弗莱姐弟的攻击毫无还手之力,在两人的合击之下一命呜呼。斯塔瑞克死后,不列颠分册也分崩离析,大势不再。[18]

失去对伦敦的控制[]

尽管斯塔瑞克死去后,圣殿骑士势力大不如前,还是有一些不列颠分册低阶圣殿骑士在互相为了领导权斗争。其中有一个派系打算在伦敦制造恐怖袭击,重夺权力。他们策划了一场针对威斯敏斯特宫以及首相迪斯雷利的袭击,但头目被弗莱姐弟杀死,炸弹也被拆除,最后只以失败告终。[18]

布林利·埃尔斯沃思领导的圣殿骑士随后与不列颠印度公司合作,企图阻止杜利普·辛格取回他作为大君的权力。他们先是制定了在白金汉花园谋杀杜利普的计划,但遭到了弗莱姐弟的阻碍。他们随后又偷走了杜利普的信件和印度的黄金,但这些东西都被刺客们取回。杜利普打算往印度运送黄金时,他们企图阻止运输船离开伦敦,但又一次被刺客们阻止。为了复仇,圣殿骑士直接在萨瑟克车站袭击了杜利普,还偷走了刺客们作为藏身处的火车。弗莱姐弟杀死参与其中的圣殿骑士后,夺回了火车。在伦敦塔,圣殿骑士们打算将偷窃光之山的罪名栽赃给杜利普,但弗莱姐弟抢先一步取走了光之山钻石,再次挫败了他们的计划。随着生产催眠瓦斯的工厂被刺客摧毁,埃尔斯沃思的真实身份暴露在了杜利普面前。之后,杜利普与埃尔斯沃思进行了当面对峙,但他没有让伊薇杀死对方,而是选择放过对方。[18]

即便圣殿骑士势力在伦敦一落千丈,不列颠分册的行动始终没有停止。1887年,圣殿骑士假借“秘密主宰(Secret Chief)”的身份,赞助神秘学家塞缪尔·利德尔·马瑟斯成立了黄金黎明协会赫尔墨斯主义者教团[24]

恐怖之秋时期,曾经是刺客的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抓住圣殿骑士后,将他们送到他在德特福德的私人监狱关押。其中一部分人遭到了杰克的处决,另一些则因伊薇·弗莱到来而得救。其中一名圣殿骑士事后被警方询问详细情况,却被赶来消除自己行踪的杰克杀死。[18]

近现代[]

秘密主宰之一

1900年,马瑟斯谋杀黄金黎明另一名创始人威廉·罗伯特·伍德曼的行为败露,“秘密主宰”们决定结束与黄金黎明协会以及赫尔墨斯主义者之间的一切往来。[24]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圣殿骑士代表德意志帝国在伦敦建立了间谍网。这些圣殿骑士由称号为“间谍大师”的男子领导。间谍大师实际上是伊述成员艾塔的“转世”,也就是所谓的圣者。这些间谍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第一文明的仆从的一部分,一样崇拜艾塔的妻子朱诺,将她尊为人类的统治者。温斯顿·丘吉尔注意到了这群间谍的活动,于是请雅各布的孙女——刺客莉迪娅·弗莱前去除掉整个间谍网。间谍大师最后在1916年死于莉迪娅之手,他的追随者随后逃出了伦敦。[18]

1927年,不列颠分册的最高大师撒迪厄斯·吉福特大行贪腐,窃取来自同僚的资金,利用圣殿骑士的关系贪污钱款,极大破坏了整个分册的名誉。他的腐败行为引起了九人会的注意,他们命令手下令人恐惧的审判官——黑色十字去处决不知悔改的撒迪厄斯。2月,黑色十字艾伯特·波登一路追赶撒迪厄斯,最后在一座电话亭里割断了他的喉咙,切下了他戴着圣殿骑士戒指的无名指,随后将尸体留在电话亭里,独自离开。[3]

雅尔塔会议上,丘吉尔与圣殿骑士傀儡罗斯福、斯大林会面

在圣殿骑士的策划下,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们要借战争制造的混乱打造新世界秩序。他们利用温斯顿·丘吉尔、富兰克林·罗斯福约瑟夫·斯大林等大国领袖,与阿道夫·希特勒合作,意在尽可能地扩大战争的规模,更好地实现他们预期的结果。为此,他们还把一件伊甸碎片交给了希特勒。[1]

1979年到1990年间,玛格丽特·撒切尔根据圣殿骑士名下的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指示,成为了英国首相,在任期内一手扶植了另一个圣殿骑士傀儡鲍里斯·叶利钦苏联解体后成为俄罗斯的总统。[25]


成员[]

百年战争

文艺复兴

海盗黄金时代

乔治王及殖民时代


维多利亚时代


近现代

盟友与傀儡[]

中世纪

文艺复兴

殖民时代

工业革命

20世纪

画廊[]

出现作品[]

参考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