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PL ArtisanHQ.png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团结》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殖民地从外面看来肮脏且危险,无情而野蛮。但它的内在却是在“散发光芒”的。所以我来到了这里,来学习。我想回到家乡后,让法国的黑暗之心再次闪耀光芒。”
―拉法耶特对康纳说明他为何参加美国革命战争。[来源]

马里-约瑟夫·保罗·伊夫·罗克·吉尔贝尔·杜·莫提耶,拉法耶特侯爵Marie-Joseph Paul Yves Roch Gilbert du Motier, Marquis de La Fayette,1757年–1834年),常简称为拉法耶特,他是一名生于法国中南部的贵族和军官。在美国革命战争期间,拉法耶特担任乔治·华盛顿统帅的大陆军少将。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期人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上帝知道我的旅程充满意外,我们远行至此的考验多不胜数,而且十分怪异。”
―拉法耶特回忆起他来美国的旅途。[来源]

拉法耶特是一名法国贵族,并在年轻的时候就投身军事生涯当中。1777年,大陆议会请求法国援助美国革命战争。拉法耶特自愿加入爱国者的事业当中,渴望为殖民地从法国的老对手英国手中争取到自由与独立。然而路易十六拒绝让拉法耶特抛下他在法军的职位,甚至威胁要没收他新购买的“胜利号”(La Victoire船只

拉法耶特前往西班牙,寻找另一条到达殖民地的途径,在此期间,他遭到英国间谍的严密追踪,这些间谍想抓捕他。最终,拉法耶特为了避免被发现,女装登上了一艘开往美国的船只。

参与革命[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总有一天,当这一切都结束后,我会邀请你来巴黎和我的家人同住。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康纳,是艺术文化之都,美酒佳人之城。”
―拉法耶特对康纳。[来源]

康纳与拉法耶特在福吉谷

在他抵达后,议会担心拉法耶特只是为了名利而加入。为了证明真心诚意,拉法耶特提出免费接受委任,而资金短缺的议会同意了。拉法耶特被派往大陆军,被授予少将军衔,担任乔治·华盛顿的外勤秘书,在战争大多数时间都是华盛顿的副手。

布兰迪万河战役中,拉法耶特展现出了卓越的领导品质和才能。尽管爱国者在战斗中被击败而他也负了伤,他还是组织了一次有序的撤退,挽救了数百条性命,因此受到了赞扬。

拉法叶成为了华盛顿信赖的下属和伙伴。他也在福吉谷的营地与华盛顿最受信任的盟友刺客康纳见过面。两人讨论了战争的进展,拉法耶特回忆了自己的经历,并表示当某天战争结束了,他会邀请康纳前往法国。

蒙茅斯战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把最优秀的士兵给你当贴身护卫。他们会尽一切努力帮你取得胜利。祝好运,吾友。”
―1778年,拉法耶特对康纳。[来源]

1778年6月28日,拉法耶特在蒙茅斯战役率领应急部队,试图阻止英军从费城往纽约进军。查尔斯·李将军接管了拉法耶特的部队,但却莫名其妙的跑路了,让这一队伍未能准备和组织好应对敌军。行进的英军很快就到达了,此时康纳赶到援助。拉法耶特将他的私人卫兵交给他,让他们听从康纳的号令。当拉法耶特组织撤退的时候,这队人马继续守住防线抵抗英国人的红衣军。他们两人的努力挽救了大陆军许多人的性命。

拉法耶特与华盛顿还有康纳

挡住英军之后,康纳和拉法耶特剩下的士兵们撤离战场,并与华盛顿的部队重新集结。康纳透露说李是叛徒,解释他擅离职守是为了迫使华盛顿在战时中遭受重大损失,以显示他的无能,或是在战斗中被杀害从而失去指挥权。拉法耶特为康纳的指控作出担保,理由是查尔斯·李行为怪异。战斗结束后,李被控叛国罪,并被不光彩地解职,但没有被处死,这让康纳十分懊恼。

拉法耶特不久后代表大陆军回到法国洽谈,请求法国为爱国者提供更多军队与船只。他成功做到了这一点,带着法国的援军回到了美国,而这些军舰极大增强了美国海军的实力。

渗透乔治堡[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谁被选为领导者,一个虚怀若谷的人—一个脚踏实地的人……我认为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妄想自立为王。”
―1781年,拉法耶特对史蒂芬·夏菲尔谈到爱国者。

拉法耶特听康纳讲述计划

1781年,拉法耶特和安东尼·韦恩将军在弗吉尼亚被英军伏击。康纳派遣刺客新兵去帮助他,刺杀了英国军官,让爱国者能够从绿泉战役中撤退。

后来拉法耶特拜访达文波特家园,帮助康纳集结舰队来攻击纽约的乔治堡。康纳参与了切萨皮克湾海战,赢得了法国海军上将弗朗索瓦-约瑟夫·保罗·德·格拉斯的信任。康纳计划让法国海军帮助自己转移英军的注意力,然后自己潜入乔治堡刺杀查尔斯·李。抵达纽约后,拉法耶特和史蒂芬·夏菲尔与康纳碰头,并向他展示了已畅通的前往军区的地下隧道

斯蒂芬和拉法耶特在地下讨论了国王作为统治者将会如何导致暴政与伪善,因此他们同意人民有权选举自己的领袖,从而结束君主制的威胁。

后期人生[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战后拉法耶特回到法国,并参与了法国大革命,为法国带来了民主和激进的改革。然而他因主张君主立宪制而非洲混乱的法兰西建立帝国而流亡海外。

1825年,拉法耶特回到美国庆祝革命五十周年,期间他被誉为战争英雄。拉法耶特于1834年死于肺炎,并且在他死后,他在美国的英雄形象更加高大。当他的死讯传到美国时,美国所有的堡垒和船只都敬礼致意,并且美国还有多个城镇、县和公共工程都以他命名。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军登陆法国后,美军上校查尔斯·斯坦顿来到了拉法耶特的墓前,喊出了著名的那句口号:“拉法耶特,我们来了。”2002年,拉法耶特还被追认为美国的荣誉公民,是为数不多获此殊荣的外国人之一。

个性与特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拉法耶特是一个见多识广、有教养且高贵的人,还是一个具有魅力和能力的军官。他表现出了坚定的决心,为此不惜将自己伪装成一名女性躲避间谍、免费接受任命等。尽管作为一名法国贵族有着优渥的生活条件,但他仍然致力于革命事业。拉法耶特也是一名爱国主义者,他有着强烈的保存自己文化的意愿,也为十三殖民地和家乡法国带来了改革。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出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