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ealworld

这篇文章是关于发现之旅:古埃及的。也许你要找的是发现之旅:古希腊

刺客徽章 兄弟会需要你的帮助!

本条目包含未翻译内容。您可以帮助刺客信条 维基来 翻译这个条目

ACO Discovery Tour Banner

宣传横幅

发现之旅:古埃及Discovery Tour: Ancient Egypt)是一款可下载的教育工具,它允许玩家在不受战斗和游戏限制的情况下探索不同的世界。

该模式于2018年2月20日在《刺客信条:起源》中发布。它免费提供给拥有游戏的玩家,同时也作为个人电脑上的独立版本发售。它引入了一种允许玩家在游戏的地图上自由漫游,并通过一批导游来了解古埃及的历史的模式。[1]

旅途编辑

埃及编辑

埃及的主要地区The Major Regions of Egypt编辑

了解埃及的主要区域

古埃及的生活集中在尼罗河的沿岸,并且分为两个区域。

下埃及位于接近地中海的尼罗河三角洲,而上埃及在深入非洲的南方。

因为距离地中海较近,下埃及的温差没有上埃及如此极端。

直到公元前3100年埃及统一之前,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法老与王冠的象征。

下埃及的王冠是红色的,由莎草纸与蜜蜂的符号所标记。

上埃及的王冠则是白色的,由莲花与莎草的符号标记。

两个区域各有相竞争的主要城市,特别是下埃及的孟斐斯,以及上埃及的底比斯。

两个区域之内都有不同的信仰教派,各自崇拜着他们的主神。

许多神殿都被设计来代表两个区域,而仪式经常会让上下埃及同时进行。

尼罗河,生命之母Bringer of Life, The Nile River编辑

了解尼罗河及其在古埃及文明发展中的重要性

古埃及人将尼罗河的暗色沃土称为“黑地”,而周围的沙漠被称为“红地”。

肥沃土地对比贫瘠沙漠的鲜明差异对于文化仪式形态,神话与宗教有着深远的影响。

尼罗河对埃及文明有着相当大的决定因素。举例来说,尼罗河的季节变化非常有一致性,古埃及人根据它来指定历法。

泛滥期或称阿克赫特是当洪水从适合耕种谷物的土壤褪去之时,接下来将伴随着种植期与采收期,被称为佩瑞特与施姆。

这些规律的季节加上大量的野生生物和肥沃的土壤代表埃及居民有办法养育自己,并确保他们的国家在贸易上的实力。

尼罗河从南流向北,恰好横越通过上下埃及。

所有埃及的重要城市都沿着这条生命的窄带建造。

由被敌人当作是天然屏障的山脉与沙漠保护着,并由尼罗河的植物与野生生物供养,埃及文明享有超过4000年的经济与文化的蓬勃发展。

古埃及人与古希腊人在各自的语言中都将尼罗河称为“大河”。

绵延超过6700公里的距离,尼罗河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之一。它由南向北流动,横跨今天的11个国家。

尼罗河发源自呀赤道带的大湖区域,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湖泊之一,今坦桑尼亚附近的维多利亚湖。

大河流经非洲大陆赤道附近的森林,沼泽,火山地带,干草原与沙漠,分岔开一小段,带着各地区不同的沉积物并将它们一路带至埃及。

它的主要河道被称为白尼罗河,在喀木土与青尼罗河会合。它在此地与会通过富含泥沙与滋养物的沉积层,并将这些物质纳入自己的波澜之中。

尼罗河由南到北流经六座瀑布,在不同的河流区块间创造天然屏障。

瀑布是大约100公里的长型地区,充满气泡和激流漩涡的河水在无数的石堆与陡坎的硬石间湍急地向前流动。

在通过努比亚和第1座瀑布后,大河正式地在亚斯文回归埃及。

在它抵达开罗和三角洲之间仍然还有一千公里的距离,将生命带给那些居住在它河岸边的生物,直到它最终流入地中海。

古埃及的灌溉与一般用水都集中于尼罗河。然而,他们也有办法取得溪流,河川和几座大湖的水。

三角洲坐落在尼罗河的北端尽头,也被称作下埃及,是一处大型的灌溉区域,大河在该处分岔成数条支流。

三角洲有几座大型的近海咸水湖,水体被细长的条状陆地与海洋切割开来。

参杂着深浅不同的水域,咸水沼泽和沙洲平原,这些湖泊是大量物种的栖身之所,也富含水和陆地植物。

偶尔可以在此处发现抢匪掩蔽在浓密的芦苇之中,等候着粗心的旅行者。

埃及的沙漠Deserts of Egypt编辑

了解涵盖94%埃及的沙漠

自苍翠繁茂的尼罗河向两侧延伸的是严酷干燥的西部沙漠与多山的东部沙漠,它们涵盖将近94%的埃及。

这两座沙漠都拥有各自的微气候,并包含数座拥有特殊动植物的小型沙漠。

鲸鱼化石在撒哈拉沙漠深处被发现,被称为鲸鱼谷,此地点是海洋曾经覆盖过该区域的证据。

在撒哈拉沙漠东北方的白色沙漠的名称是来自于它的白色石灰岩,与黄沙形成鲜明对比。

风将白色沙漠中的岩石侵蚀成蕈状岩,其中最著名的被称为上帝之指。

大沙海是一座大型且不间断的沙漠,从西边的埃及延伸至东边的利比亚。

这是一种被称为利比亚硅玻璃的独特地质学构成物之产地,这个暗淡的黄绿色物质从小卵石大小的碎片到粗糙大圆石大小的玻璃石块都有。

卡塔拉洼地The Qattara Depression编辑

了解埃及西北方的卡塔拉洼地

卡塔拉洼地位于埃及的西北部。

面积达到18,000平方公里,洼地位于海平面下133米并被盐所覆盖着。

它是非洲第二低点,仅次于阿法尔洼地。

该地气候十分干燥,平均温度达到摄氏36度。

著名的锡瓦绿洲就位于受到保护的西南地区。

现今,卡塔拉洼地被利用来进行原油钻探。

锡瓦Siwa编辑

了解锡瓦绿洲的地理位置与其重要性

锡瓦绿洲在埃及的西方沙漠之中。

地理上来说,锡瓦绿洲位于低于海平面20米的漥地。它的天然泉水和温暖气候促成丰富的椰枣树产量。

尽管明显受到某种程度的埃及与非洲文化的影响,该地区的孤立环境造就了独特的社会与语言。

虽然他们敬仰相同的神祇,锡瓦神殿的建筑与传统埃及神殿有所不同。

由于它独特的地理结构,古王国的埃及人将绿洲称之为大锅。

绿洲对于游牧部落与商队至关重要。没有它们,在如此恶劣的里环境中根本没有机会存活下来。

因此,绿洲迅速成为交易中心和政治管控的地区。

因为干燥的气候,绿洲能获得的降雨量非常少,反而地下河流在天然的盆地中涌动。

由于许多绿洲与尼罗河平行呈现南北向,有些地理学家提出它们可能曾经是这条巨大河流的直流。

有证据指出古埃及人尝试要创造出一些绿洲。

利比亚绿洲是最有名的,因为它们在地理上与文化上与尼罗河河谷和三角洲有所联系。

这些西方的绿洲有着与其他埃及地区截然不同的地理外形。

最知名和最重要的几座绿洲是哈里杰,达克拉,法拉夫拉,拜哈里耶和锡瓦。

太阳之泉是锡瓦的诸多热源之一,并拥有连克里奥帕特拉都会在其中沐浴的特质,因此获得了这个名字。

地下热源的存在早在公元前5世纪时就被希罗多德证明,当时绿洲被昔兰尼的希腊人称作“阿蒙奈恩”。

神谕者预测未来,传递或多或少难以理解的预兆并提供神性的指引。

锡瓦神谕者被认为是古代世界的三大权威之一,与德尔菲和多多尼的神谕者并列。

由于希腊在昔兰尼加的几处殖民地,神殿将宙斯与对阿蒙的崇拜结合。

这也难怪亚历山大大帝会踏上冒险的旅程到锡瓦来征询神谕者的意见,效法传说中英雄的行为,就像是海克力斯与珀尔修斯。

这项举动获得了神谕者的认同,并认可了他成为埃及法老的要求。

他被证实是阿蒙之子,授予了他迄今在所有埃及的外来入侵者中最正统的权力。

有权势和有钱的人们会送礼或是旅行很长一段距离,借此确保自己能通过锡瓦神谕者的祝福而获得好运。每次成功的祝福都会提高预言者的名望。

奔跑者尤巴斯塔是著名的昔兰尼公民,他咨询了神谕者来知晓自己会不会赢得公元前408年的第93届奥运会赛跑。他拿下了胜利,并在过程中增加了锡瓦神谕者的名望。

阿蒙神谕殿由法老雅赫摩斯于公元前6世纪建造。

在游戏中,它的入口被公羊头狮身像们看守着,着是代表阿蒙的动物。它们的灵感来自位于大英博物馆的一座十分类似的圣殿。

另一个选项会是受到希腊化的宙斯-阿蒙表现:有角的狮身人面像,这样的宙斯-阿蒙表现十分流行于锡瓦。

法尤姆The Faiyum编辑

了解法尤姆的地理位置与其重要性

法尤姆绿洲是西部沙漠中的庞大盆地,借由尼罗河的泛滥而形成。因此,它不被认为是真正的绿洲,尽管它是该地区名称的来源,并涵盖了摩里斯湖。

绿洲藏有某些该地区最古老的考古学遗物,这代表从新石器时代开始就有猎人与采集者居住在该地区。

法尤姆绿洲的水会流入摩里斯湖。摩里斯湖是一座辽阔的淡水湖,但在某些时候会变成咸水湖。

在第12王朝,古埃及人使用一座水坝将水流转向,将湖泊当成他们的水库并挖掘出一条供给水道。

灌溉系统让他们能够在整年都持续种植无花果,葡萄和橄榄作物。

芦苇船,风帆船,三列桨座战船与驳船是埃及内陆水域最常被看到的船只。

它们被使用作不同的目的,范围包含日常捕鱼,贸易,战争和旅行,到摆渡用来修建伟大埃及建筑的巨大石块。

最令人赞叹的金字塔可以追溯至古王国时代,并可以在吉萨的旧址中找到,萨卡拉和代赫舒尔。

然而,有一座在当代尤其出名的金字塔坐落于别的地方。在中王国时期间,有些法老选择法尤姆当作自己最终的安息地,其中的一名统治者是阿蒙涅姆赫特三世。

他的金字塔对古老编年史家留下深刻的影响。他们将它称作“迷宫”,主要是因为在金字塔底端的庞大丧葬神殿结构。希罗多德提到他观察了12座庭院和超过3000座金字塔房间,但他也以喜欢使用夸饰法闻名。

阿蒙涅姆赫特的金字塔在建设时使用了一块石砖核心并覆盖着石板,设计让人无法侵入。墓室是使用单一块沙岩所制成,它的设计十分特别。

理乍得·莱普修斯和弗林德斯·皮特里都探索过该金字塔遗迹,占地385米乘158米,并辨认出此处就是迷宫的所在地。

他们的研究条件十分艰困,因为大部分的遗迹都被附近的水道给淹没了。此外,建筑体的石头与金字塔的外罩都早已被开采走了。

Ubisoft决定要为据说是献给神圣的鳄神索贝克的许多地下土窖,以及这座失落的历史遗迹重新赋予生命。

创建于第5王朝,此地在第12王朝中十分热闹,被称为“谢德埃”。

在托勒密时代,这座大都会被希腊人称为“鳄城”,以表示对鳄神索贝克的敬意。

在希罗时代中,属地公民也就是退伍后居住于该地的托勒密士兵将灌溉系统进行扩张。灌溉和供水分布让可耕种的土地成长为三倍,并让这座城市成为富饶和富有的地区。最高峰时期有27000名居民住在辖区中。

城市地点在战略上控制着许多与主要运河相连结的小型水道,进而掌控至尼罗河。

这个地区主要的教派是谢德埃的索贝克,一名跟水与沃土相关的神祇,这两者对于依赖灌溉的地区至关重要。

许多当地的村子将“索贝克之镇”这项称号加入他们的官方名称之中。

在节庆期间,古埃及人吟诵赞美索贝克的诗歌,请求他显现神威。

希腊移民和之后的罗马人若是采用了当地的防腐丧葬仪式就会协助促进索贝克神殿的经济繁荣,他们的石棺有着美丽的彩绘并有极为真实的画像当作装饰。

和孟斐斯的圣牛教派十分相似,一只活生生的鳄鱼被奉养在鳄城主要神殿的范围内。

埃及人称之为索贝克,希腊人称之为苏库斯。根据斯特拉波的记述,祭司用肉,酒与蜂蜜牛乳来喂食它。

他们将它的身体盖满珠宝与黄金。在它死后,它被进行防腐处理并和其他数千只木乃伊化的鳄鱼一起放置在鳄鱼洞穴中。

孟斐斯城The City of Memphis编辑

在古埃及所有是其中的城市都有一项相同的特点,它们都坐落于尼罗河畔。

城市的功能往往是用作治理或敬神,主要城市拥有数座神殿以供奉为数众多的男神或女神。

埃及人将他们的城市组织称作赛帕特,或是之后的波斯语词汇,诺姆。下埃及有20个赛帕特,而上埃及有22个。

古埃及的首都对着世纪经历过多次变更。

其中一座最大的城市是位于下埃及的孟斐斯。它是宗教神殿的重要中心之一,包含着他们最终要的神祇,创造之神卜塔。

底比斯位于上埃及,它媲美着孟斐斯并将且被当作政治与宗教的中心。两座重要的神殿卢克索和卡纳克建造于该地。

塞易斯王朝较小型的首都为塞易斯城,这是埃及最后的原生埃及人之首都。

在第三王朝期间,在法老左塞尔的统治下,孟斐斯变为埃及的第一座宗教与行政首都。

甚至当埃及的政治首都自身份权的时候,法老都会在这座神圣的城市中进行加冕来宣布他们登基称为君王,直至并包括亚历山大大帝。

尽管今日于开罗南方之保留了少部分的遗迹,我们依然能够推测出城市的结构,它延伸之多5公里长与2公里宽。

孟斐斯也被称作“百门之城”或“白墙”,这些名称与围绕城市的城墙有所关联。

在工匠之神卜塔的保护之下,这座城市是繁荣的宗教与经济枢纽。

重新发现埃及Rediscovering Egypt编辑

了解现代考古学的起源

19世纪随着观光于挖掘情形大幅增加以及来自其他国家的非法倒卖,都威胁着埃及的考古遗产。

埃及人本身也参与了这场破坏行动,洗劫遗址中的古物来转卖,从遗迹中搬走巨石与肥沃的古老泥块来自行利用。

为了保存埃及的遗产,一项主要政策于1858年成立,埃及总督创建了文物理事会。

在外国学者团队的支持下,奥古斯特·马利特在理事会上实施了严格的管制。他带着着使命前往埃及各处,甚至去了努比亚,在几乎所有大型考古站都介入过。

意识到要将尚未出土的文物留在埃及的必要性,马利特在1858年要求创建一个博物馆以达到这般要求。这博物馆正是埃及博物馆的前身。

加斯东·马伯乐是马利特的继任者,同样扩展并重整了文物理事会,发起律法限制文物的输出。

法国学者们持续主导者理事会,直到1950年代才转移给了埃及。

在19世纪中,埃及学快速称为私立学府以及知识协会所认可的学科。

一名法国建筑师,考古学家以及前研究者,尚-克洛德·高尔文现在专注于以美术重现古代城市与遗迹。

直至今日,他已经创作了超过800幅画作,当中包括三册专注在重现古埃及原貌的画册。

他的作品表现出非常精致的细节,同时可以在全世界的图书馆以及书本中当中看到。

制作团队也很兴奋能与尚-克洛德·高尔文合作来重新构筑游戏中的埃及。

在这他特地为制作团队绘制的19张水彩画中,高尔文使用科学数据作为基本来推测,借此为古埃及的许多地点与以及提供了完整的诠释。

早期草图以及完整演算的图片被制作团队用来作为打造《刺客信条:起源》世界的参考。

尽管古埃及丰富的信仰文化以及丧葬遗迹仍被深入研究中,埃及学的主要学派则转移了目标。

与其单纯取得惊人的文物,埃及学家们今日倾向于提升对于埃及的知识。

在过去,考古挖掘会直接在实地执行,虽然现在仍然也是这么做,但是许多有关埃及学的研究都转移到了图书馆或数据库当中。

时至今日,埃及的考古学仰赖着跨学科的接触,现在不同领域各种学科的科学家们互相协助埃及学家,找出全新,非入侵式的技术。

GPS数据,卫星影像遗迹透地雷达让考古学家能够在开挖之前先知道地下埋藏着什么。

泡碱Natron编辑

了解泡碱的使用以及在古埃及是如何开采这项原料

泡碱是无色的盐类,被古埃及人用作食物保存,清洁产品和玻璃制作,它也会在木乃伊化制作过程中被使用。

在正式的防腐仪式中,祭司会将遗体泡入泡碱当中来除去所有的水分。

当遗体被彻底脱水后,他们可以开始进行包裹。

泡碱是在泡碱溪谷中进行开采。主要的开采方式包含在湖床干涸时将它一片片切下,或是在涨潮时耙过矿物饱和的水域来收集矿物盐。

两种技术至今都仍被采用,并赋予制作团队灵感来在位于孟斐斯西北方的山脉中重现这些矿脉。

古埃及的动物Fauna of Ancient Egypt编辑

了解古埃及的动物

早在第一王朝时,家禽与野生动物就出现在埃及的浮雕中。

除了多元的生态能够作为可靠的食物来源以外,这也同时影响了文化以及神话。

埃及的地形让他们有非常多元的动物,包含了豹,犀牛,大象以及不同种类的羚羊。

尼罗河也是许多鱼种的栖身之所,同时还有河马跟鳄鱼。

各种不同的鸟类栖息在河岸,从猛禽与水鸟到鸣禽都有,并全都被记录在埃及的圣书文符号中。

与众多爬行类和昆虫接触,像是眼镜蛇,蝎子与圣甲虫,都对圣书文与艺术产生影响。

虽然所有的动物都有各自神圣的意义,而狮子在古埃及特别象征着力量与忠诚。他们对法老来说意义非凡,在埃及内被猎杀到几乎快要灭绝。

古埃及的植物Flora of Ancient Egypt编辑

了解古埃及的植物

尼罗河三角洲的气候与独特地理特性,造就了多元的植被。

许多植物都被古埃及人作为生计来源,同时也作为交易用的作物。

尼罗河三角洲规律的季节变化,让埃及可以维生数世纪之久。

植物之中最有用的大概是莎草,这个高立的莎草科植物沿着尼罗河的水边丰富的滋长着。

虽然最常被用来造纸,古埃及人还找到了许多不同的用途,包含了编制绳索,拖鞋以及地毯。

有莎草花装饰的船只是用植物座的,这种植物也在画作与浮雕中会看到,同时也被用在进行仪式。

沿着尼罗河岸有着许多不同的树种,像是椰枣,角豆树以及柽柳。

最早被用来种植的水果树是无花果树,接着则发展到苹果,石榴而最终在新王国时期发展到了橄榄树。

芒果的种植则是源自于中世纪来自亚洲的进口。

有些树木也与诸神有所联系,例如刺槐就与荷鲁斯相连结。

托特与塞沙特两位神祇则被描述会将国王的治理刻入酪梨树中。

赖特氏鼠尾粟则与女神伊赛特相连结,她也是生命仪式的守护神。

古埃及圣书文Ancient Egyptian Hieroglyphs编辑

了解圣书文,它们如何随着时间演化,以及它们可以如何教导我们了解古埃及文化。

圣书文被视为神圣的文字,出现在遗迹,雕像和神圣莎草纸上,形似圣书文的符号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的陶器上。

这类风格的标志和图画是从古代起源一直流传到法老统治结束的唯一书写方式。

古埃及人则把圣书文称为诸神的书写。

圣书文是个困难的语言,它原本为法老,贵族以及祭司所用,而且只会用在仪式,古墓以及政府记录中。

因为只有少数埃及人才能阅读古老的圣书文,为这语言在他们自己的文化中添增了一层神秘面纱。

圣书文的结构为我们提供理解埃及文化的管道,不单只是翻译出来的内容,还包括这些符号的形成过程。

古墓墙上,石棺上,雕像以及陶罐上都看得到它们的身影,也一丝不苟地记载在无数个古老莎草纸中。

在许多神殿当中,祭司会举行仪式以及每日祭品。

在陵墓壁画当中,圣书文以惯有的方式来吟诵。这些口语代表着符咒,为了让死者在永恒之终能从供品中受益。

符咒与祭品同时也会用在活着的人身上,借此强化药效并治疗疾病。

最著名的古埃及文档莫过于“死者之书”了。

以圣书文与僧侣文书写的这份文档,描写出了重要的符咒与仪式。

这些符咒是为了确保生命到死亡之间能有平稳的转变,并让逝者能够安全地穿过死后世界的危险。

尽管成功解读之后,因为可以从许多方向读起的关系,使得圣书文的阅读依旧困难。

根据符号的方向,圣书文可以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或者水平和垂直阅读,但绝不会是从底部往上阅读。

要从哪个方向阅读起的线索就在于象征符号所面对的方向。如果一个象形文字往右看着,这就代表读者必须从右边开始读起。

莎草纸上的文字则从右侧开始,然后从每列的上方读往下方。

古墓中书写的文字则类似于漫画中的结构。

文字可以放在角色的前方,后方或上方,而它的符号则与角色面对的方向一致。

另一个线索则是神的名字,或者象征诸神或国王的圣书文,它们总是写在描述文字之前。

与字母语言相比,埃及圣书文拥有更多符号。

为了解决缺乏元音的情况,埃及人发明了一种符号类型,当这些符号放在单后缀端时,它们能定义该单字的意思。

举个例子,一只狮子的画像可以代表狮子,同时也有因为狮子常与危险或强大联想在一起的抽象概念。

中埃及圣书文的符号略超过七百个,到了希腊罗马年代尾声,符号数量更是达到了一万个。

埃及学家,艾伦·加德纳爵士创建了一个用来分辨常见圣书文符号与变体版本的列表。

古代埃及语言与亚洲和非洲语言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它们皆与埃及文书写法有着类似的演变。

这些语言属于闪含语系。埃及语言有着五种明显的演化,每种都有自己独特的结构。这些语言被称为古埃及文,中埃及文,晚埃及文,世俗文与科普特文。

科普特文时唯一存活的语言,让语言学家们能够找出元音结构并区分不同的方言。

虽然圣书文和僧侣文让我们大略得知古埃及语言的构造和写作方式,但是它的发音方式至今仍有争议。

制作团队选择了英文作为口语交谈,人物们则使用古埃及和希腊单字与口音。

背景人群所使用的语言主要是基于艾伦·加纳德爵士的埃及文法。

为了重现着个已经失传的语言,我们向埃及学家和对话教练咨询并设置了目标发音,接着找来拥有阿拉伯,希伯来和非洲背景的配音员们赋予游戏生命。

在亚历山大大帝来到埃及并创建起他的政权后,希腊文成为了政府机构使用的语言。

无法阅读圣书文使得希腊人感到愤愤不平,而为了缓和这紧张的情势,才有了罗塞塔石碑。

基督教的扩散为法老文化画上了句号,也导致了非基督教建筑的破坏。

这点同时也让圣书文的写作与理解彻底失传。

尚-法兰索瓦·商博良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编辑

了解如何辨识以及解译圣书文

从公元5世纪到文艺复兴时期,关于圣书文的知识完全失传了。

许多热衷于此的人们接受了解译此语言的挑战,然而几乎没有进展。在不同研究人员确定名字与部分文法结构下,一些基础知识由此而生,并确认了王名圈代表着王家名称的标记。

他们仍然缺少信息的重要片段,而这关键部分的解谜都要感谢罗塞塔石碑的出土。

罗塞塔石碑在1799年被拿破仑军队中的一名是并,布夏德发现了。

这块石板可追溯自公元前196年,上头以三种文字书写着而古埃及文与希腊文:包括圣书文,世俗文以及希腊字母。

随着拿破仑·波拿巴在1801年战败之后,英国人取得了这块石碑的所有权。从1802年开始,它就在大英博物馆展示至今,也是该博物馆有史以来最多人探访的古物。

1803年,第一段被解译出来的时希腊文的部分。里面详细记载了托勒密五世的法老诏书,提醒着国民,他们的法老领导者埃及迎向繁盛的世代。

二十年后,以摹本研究的尚-法兰索瓦·商博良完全翻译了整块石碑。

在他对石碑的研究中,商博良成功观察到一个能够解开谜团的关键要点。那就是圣书文不仅是表意文字,更是音标符号。

圣书文由音标符号,单字符和语标所组成。本质上来说,它们是语音,字母以及完整单字的组合,整体上则形成了一种语言。

商博良在研究石碑的时候,意识到同一个单字,圣书文的字符数量与希腊字母的数量有所不同。这使他相信圣书文必定具有语音特质。

这也就是解开罗塞塔石碑秘密的第一步。

为了证明这个理论,商博良开始辨识历代埃及统治者的名讳,接着将它们的语音发音与希腊版本进行比较。

例如,基奥普斯就是古代编年史作家们给大金字塔主人,胡夫的希腊名。

商博良接下来就是确认他的方法能被验证,因此他使用了菲莱方尖碑作为额外参考。

方尖碑上刻有以埃及圣书文和希腊文书写的两则碑文。他在这些碑文中确认了托勒密和克里奥帕特拉的名字后,并在罗塞塔石碑上找出了相同的语音规则后,商博良知道他的方向没有错。

商博良开始解译罗塞塔石碑时早已精通数种古代语言。他用他的科普特文知识来辨识方尖碑上的日盘圣书文实际上是“拉”的拼音写法。

进一步的翻译让他的结论更加屹立不摇。埃及圣书文的字符环绕在语音和限定词的使用上,这意味着符号其实就代表了单字本身。

创建昔兰尼The Founding of Cyrene编辑

了解昔兰尼城

昔兰尼加横跨了非洲西北方的海岸。在古代这里被称为“五城”,与希腊殖民期间有五座大城市成立有所关联。

在绿山的茂密平原上也就是现今的利比亚的位置,希腊殖民者在公元前630创建起了昔兰尼这座城市。

昔兰尼的人口成长地很快,扩散到整个高原的梯田上面,让它称为了第一个也是最大一个的殖民地。

昔兰尼这座城市是由巴图斯·亚里斯多德在德尔菲的神谕者领导下建成的。

过度拥挤又遭遇干旱,巴图斯的家乡,锡拉之岛无法供养所有人的生活。巴图斯向神谕者咨询,并得知它们必须前往北非海岸寻找可耕作地。

在前面两个世纪当中,许多国王统治过这座城市。然而,一场叛乱彻底终结了君主制度,从此以后,这座城市由贵族治理。

昔兰尼的主要特点就是奉献给诸神的神殿:例如阿波罗,狄蜜特和宙斯,以及托勒密王朝的伊赛特和塞拉皮斯神。

广场则定义了市中心所在,在西部外围则创建起了著名的卫城。

公元2世纪末期时港口周围新建了一道防御城墙。随着城市逐渐发展,越来越多的建筑物开始修建在城墙外围。

在罗马的影响下,昔兰尼成为一个经济强势的城邦,在整个地中海中占有一席之地。

除了希腊城市科斯岛之外,昔兰尼的医学院与各地不相上下。

古代数学,天文学和地理学的一些伟大思想家出生于此或在城里的各个学派中受到启发,其中包括由苏格拉底学生阿瑞斯提普斯所创立的哲学学院。

从公元115年到公元117年,犹太区发生了一场反叛,给昔兰尼带来严重的损伤。

长久下来,一连串的战争,差劲的罗盘草耕种管理和地震,对城市造成不可复原的伤害。

它在公元365年时被完全废弃了。

附近的阿波罗尼亚港有着理想的地理位置,天然海湾,由两座岛屿和岩石庇护的出入口。

搭建起灯塔之后,这港口后来还扩建码头和仓库,以乘载不断增加的航运流量。

凭借着成功作为一个商业贸易港口,阿波罗尼亚超过了昔兰尼,最终称为了五城的首都。

数次地震使得城市逐渐偏移,造成原有的大部分结构下沉,至今仍能在水中看到它的部分遗址。

广场与温泉浴场The Agora & Thermal Baths编辑

了解亚历山大的共有公共空间与其在其他城市中的功能

昔兰尼的广场是城市的公共集市与政治中心。

它有着露天的中央庭院,摊贩群集而商店立于周围,有些甚至恰好塞得进有长屋顶的柱廊之下。

和其他希腊城市中相同,广场有一座中央炉灶,被称作公共会堂。此处时昔兰尼的官方使馆,用来款待造访城市的宾客。

一尊代表着海战胜利的无名雕像是广场上的中心摆饰。

雕像的女性形象可能代表着尼姬,胜利女神。

它可能与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非常相似,该女神像目前存放于卢浮宫博物馆,并被制作团队用作参考。

昔兰尼广场上也陈列着许多神殿与纪念碑来庆祝它的创建人巴图斯国王和城市的诸神。

有两座圣坛与阿波罗神殿有所关联,并有座大理石雕像基地供奉着利比亚女神。

城市的建筑群包含一座法院,并附带着一座文件馆。文件馆收藏了法律文献和其他城市治理上不可或缺的文档。

残存建筑物被火损坏的痕迹显示它可能在公元115年的一场犹太人团体的叛乱中被摧毁。

公共澡堂在罗马与希腊城市中十分常见,而昔兰尼也遵照这项传统。

两座来自不同时代的热水澡堂在遗迹中被发现。

在其中一座澡堂门口的刻字被推测可能归咎于其拥有者,它证明了此建筑物是存在希腊化时代。

马赛克原先是基于很实际的原因所创造:对于防水地板的需求。

由希腊人从埃及和昔兰尼加引进,设计上象征着日常生活,海洋动物与神话生物。

出了传统希腊图样,他们同时结合了特定的埃及文化概念,像是莲花。

不过,至今马赛克复原的最佳范品却是来自亚历山大。

昔兰尼澡堂被安置在一座地下陵墓之中,陵墓的年代约在公元前8至6世纪之间。

澡堂座椅是直接刻入石头中而成,进而提供更舒适的洗澡环境。

如同许多的公共建筑物,热水澡堂也会被精心装饰。像是阿芙萝黛蒂或是弓箭手厄洛斯的雕像,就在其中被发现。

凉室,也就是冷水池,是来宾第一间进入的房间。随后会进入温室或是温水区,并接着是热水房,称之为热室。

热水澡堂的水源来自于天然的泉水,发热的石块被放置在水中来制造所需要的蒸汽。

流动的泉水最终会来到一座水槽与喷泉,被称为奥古斯塔水池。

较晚的罗马澡堂是在图拉真皇帝时期建造的,并接着在哈德良时期整修。

在公元365年的一起地震后,它们被采用拜占庭设计的澡堂给取代,并在重建中使用到旧热水澡堂的石头。

制作团队通过描写图拉真时期所建造之澡堂的历史文档来创造出游戏中可进入的场所。

昔兰尼的宙斯神殿The Temple of Zeus in Cyrene编辑

了解位于昔兰尼的宙斯神殿

面朝东方日出伫立着一座供奉宙斯教派的神殿,它是在公元前5世纪中的某些时候被建造的。

长70米并有着46根多立克式的圆柱,这座雄伟的建筑物是在非洲被建造的最庞大的希腊神殿。比帕德嫩神殿以及奥林匹亚的宙斯神殿略大一些。

外部使用多立克建筑常见的装饰元素进行设计。

柱子们有着不同的尺寸,让造访者观看建筑物的各面向时都可以给予独一无二的感受。

在神殿于犹太人叛乱期间被摧毁后,哈德良皇帝将它进行重建。他选择不重新建造外柱廊,但用大理石修复了新的科林斯柱。

神殿后来在马克·奥里略统治下完工。

在奥古斯都时期,一座十分相似但是较小的奥林匹亚宙斯神殿之模仿建筑被使用来敬神。

哈德良接着比照奥林匹亚的宙斯神殿建置了新的12米高雕像,它是使用凿刻的大理石制成,并在头,手臂与脚部分使用圆雕技巧。

考古学家确定这座神殿中有一座纪念性的宙斯雕像,然而专家们对于它到底是属于宙斯还是更特定的宙斯-阿蒙教派之神祇仍抱持着不同意见。

基于认识到昔兰尼在希腊地中海地区是宙斯-阿蒙的扩张核心,制作团队决定将此教派的雕像放置在这个地点。

昔兰尼的重要名胜Important Monuments of Cyrene编辑

了解阿波罗神殿以及昔兰尼的圆形竞技场

阿波罗神殿坐落于昔兰尼高原的一处突出边缘,眺望着地中海。

它可以借由阿波罗尼亚的路通过冥都而入,或是采用神圣的方式,自城市的广场进入。

城市内遍布的大量神殿与雕像反映出受到希腊与埃及教派数世纪影响的现象。

供奉阿波罗的神殿,昔兰尼和宙斯立于那些托勒密诸神诸如塞拉皮斯与伊赛特的旁边。

许多喷泉被装饰来代表其他的神祇们,包括城市的命名典故,昔兰尼。

一座被称为普罗皮莱们的门廊标记着它的入口,并有着显眼的阿波罗的喷泉。

太阳与守护之神阿波罗对希腊与罗马都是一名重要的神祇。

为了向他敬奉所建的神殿被认为是十分神圣的。

壮观的神殿建筑有着自然的壁带,伸展超过200米的长度并大约有50米的宽度,而且被大量的多立克列柱给环绕。

由考古学家发现的片段指出针对柱子的修复工程大约发生在公元115-116年之间。

祭坛位于神殿的前方,它们被估计出自相同的时期,但是在不同的时间被进行修复。

每年都由许多公牛在祭坛以敬奉阿波罗的名义被献祭,为了绑住动物在环形物上的石头留下的痕迹在今日依然可见。

在罗马化时代所雕刻出的“阿波罗与七弦琴”于神殿附近被找到,它被认为是一项重要的考古学发现。

阿波罗的雕像在被发现时是破碎的状态。令人惊讶的是,大部分的碎块都被寻找到,而修复后的雕像现今位于大英博物馆。

制作团队根据目前的部分重建推断出雕像的最后样貌,并将它放入神殿中来表现出该时代的守护神。

昔兰尼的圆形竞技场位于被称为莫陶沙台地的地方,就在阿波罗神殿旁边。

它在2世纪时建于一座老旧的剧场之上。

原本作为舞台使用,这座剧场在罗马的角斗士娱乐活动来到这座城市最后变成的圆形竞技场。

入口被设置在圆形竞技场的两侧尽头,一座墙取代了前两排的看台作为当成对厂商大批野生动物的保护措施。

用来让野兽与角斗士游走行进的通道环绕着竞技场,和罗马竞技场的通道不一样,它是位在圆形竞技场下方。

地下室和回廊用来容纳角斗士与动物,还包括将陷阱提升至竞技场中心的升降机。

由于原本的剧场十分靠近悬崖侧壁,扩建工程无法提供一个完美的圆形,反而是接合了半圆形的结构来让竞技场成为椭圆形形状。椭圆形的结构依然能确保在每个角度都能得到很好的视野。

制作团队因为技术原因决定创造一个完美圆形的剧场,并采用罗马剧场的结构来当作他们的参考来源。

昔兰尼的卫城The Acropolis of Cyrene编辑

了解昔兰尼城的卫城区

位于城市的西方边缘,昔兰尼的卫城比希腊的还要小,但它的制高点为城市提供保护。

在它的入口只有单一扇门,并在侧面有两座塔。一段至今清晰可见的铭文表示城墙与要塞在奥古斯都时期被修复。

遗址中有挖掘出数座小雕像,其中包括贝勒尼基,昔兰尼国王马格斯之女。马格斯是托勒密二世同母异父的兄弟。

在东北塔处,有一座由两座小神殿和门廊构成的圣殿,并有着一座被认为是塞拉皮斯与伊赛特的圣坛。

当神殿被发掘时,考古学家发现火焰损害的痕迹,然而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场火灾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在20世纪中,一座防御工事建造在整个地区之上来对抗来袭的军队。

它完全涵盖了附近罗马房屋的古代遗迹,而考古学家尚未将它们完全挖掘出。

角斗士竞技场The Gladiator Arena编辑

了解罗马共和国内的角斗士竞技场

尽管角斗士一直到之后的罗马时代才会在昔兰尼进行打斗,但制作团队决定要加入角斗士竞技场的原因有二。

第一,他们觉得去描写这方面的罗马人生活是很重要的;和第二点,他们感觉这会为游戏体验增加有趣的可能性。

第一批进入竞技场的角斗士是战争中的俘虏。

这是展现人与野兽之间暴力交锋的壮观场面,持续了将建一千年。

到后来自愿者开始上场。为了地位与财富,大量更有技巧的战士也提升了娱乐质量。因此,角斗士这项职业出现了。

受到角斗士雇主合约的约束,斗士们在营房内用餐,训练并被看守。

角斗士被分成重装与轻装的斗士,各自拥有特定的护甲和武器配置。

举办者通常会让受到观众支持的两组派别在战斗中对上彼此。

比赛筹备相当完整,决斗时将会有背景音乐以及裁判监督。

死亡,不论是经由战斗或是被判决的结果,并不一定是落败方的唯一出路。

有些人因为他们的表现而被释放,并成为恶名昭彰的名人。

昔兰尼的主要出口物品Major Exports of Cyrene编辑

了解昔兰尼主要经济财富的来源

昔兰尼的经济财富之主要来源为种植并出口罂粟花和罗盘草。

尽管罂粟花产出的鸦片油也是出口项目之一,跟这项作物有关的信息并不多。

关于种植罗盘草的信息反倒对我们来说更容易取得。

罗盘草和它黄色的花朵,被当作是太阳神的赏赐。

只在地中海周遭的区域生长,罗盘草的提取物被高价出口并对于昔兰尼加的财富至关重要,因此它被雕刻在他们的钱币上。

罗盘草的根部会产生一种树脂,而希腊人与罗马人都会在药材中使用它来治疗咳嗽,发烧,消化不良和许多其他病痛,它也被当作避孕药使用。

在来自公元前4世纪的食谱汇集中,该草药在各种各样的食谱中被提及,包括一道红鹤菜肴。

高需求量,过度滥采和也许某次气候的变迁造成罗盘草的最终灭绝。

最后一次关于它的提及是在公元4世纪,而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现过这种植物的记录。

金字塔编辑

金字塔的起源The Origin of the Pyramid编辑

了解古埃及的早期墓葬以及以及如何进化到现今广为人知的金字塔建筑

“金字塔(pyramid)”这个词的来源具有争议性,大部分人相信它来源自希腊文的“puramis”意思是圆锥形的面包。

古埃及生与死的概念源自太阳的周期变换,金字塔光滑面的完美形状被联想成法老在死后转化成为一道太阳光芒的象征。

金字塔代表着奔奔石,赫利奥波利斯创世神话中的原始之丘,这些故事或多或少掺杂在埃及人生活中的每个面向。

在前王朝时期中,丧葬习俗的发展会因为居住者位于上埃及或下埃及而有所不同。

早在金字塔出现之前,就存在有墓葬冢。

在下埃及的迈里姆德贝尼萨拉迈有一处地点,我们在哪里找到最古老的墓葬地点,可追溯到公元前5000年。

对于陵墓的研究显示死者的尸体会被存放在不深的坟墓当中,呈现胎儿的姿势。尽管在这些坟墓中发现了一些物件,但它们无法让我们判断那些存放于其中之人的社会阶级。

在上埃及,前王朝的习俗较容易探究,但是显示出较复杂的丧葬仪式。它们被分成两种文化时期:拜达里与那加答。

拜达里时期是从公元前4400年到公元前3800年,在村落外围发现的小型冥都都证明某种丧葬教派的出现。

死者的尸体被向下放入椭圆形的坟墓,并使用山羊或瞪羚皮覆盖,日常用品会被附加在尸体旁。

在三个那加答时期中,从公元前4000年到公元前3510年,丧葬习俗发展得更加复杂。

陵墓的形状从椭圆形转变为矩形,以模仿生者房屋的羊毛。墓地的增大,而丧葬物品变得更多且具装饰性。

陵墓变得更加复杂,会使用砌体结构,木制饰皮肤或砖块来强化结构。

随着时间经过,具有社会阶层区分的冥都开始出现。举例来说,在希拉孔波利斯,社会精英与平民有着各自的冥都。

石室坟墓这个词在阿拉伯方言中代表着“庞大的长凳”是指一种在埃及远古时期到中王国时期所出现的丧葬建筑。

作为一种墓葬冢的演变,石室坟墓通常由两个部分所组成。一座在地面上建筑的结构,形状是庞大的矩形并有阶梯状的墙壁,还在其下方的地下墓室。

小型的石质坟墓时常会围绕在大上许多的国王陵墓附近,这些坟墓通常存放着国王亲戚与朝臣的遗体。

石室坟墓底部构造的配置在古王国时期发生演变。

从第五王朝之后,石室坟墓通常会有复数房间作为底部构造,有时会多达30间房间。此外,装饰的数量与质量显著地提高,就和在其中发现的雕像数量一样。

第六王朝能够见到艺术被展现至极限,整个石室坟墓的表面会被日常生活的景象覆盖,说明这些有幸在法老金字塔附近舒适地度过永生的人们是多么地富裕成功。

这类石室坟墓中最好的里斯是围在萨卡拉的梅里鲁卡坟墓。

左塞尔的阶梯金字塔建筑群The Step Pyramid Complex of Djoser编辑

左塞尔阶梯金字塔内部Inside Djoser's Step Pyramid编辑

斯尼夫鲁的第一座金字塔Sneferu's First Pyramid编辑

代赫舒尔的曲折金字塔The Bent Pyramid of Dahshur编辑

代赫舒尔的红色金字塔The Red Pyramid of Dahshur编辑

中王国的金字塔群Pyramids of the Middle Kingdom编辑

吉萨冥都概观An Overview of The Giza Necropolis编辑

  • Narrator: The Giza plateau is located on the West Bank of the Nile, and was considered by ancient Egyptians as the domain of the dead.
    The pyramidal complexes found there were built over the span of three generations, during the reign of Khufu, Khafre and Menkaure.

  • Narrator: The Giza area, now famous for its three pyramidsm is part of a wider grouping of funerary complexes. Rulers from this period generally elected to be buried in the area.
    The focal point of the entire region was the city of Memphis, chosen as the capital of Egyp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Old Kingdom.

  • Narrator: The placement of the Giza monuments and particularly that of the pyramids, followed a practical, yet strict alignment. First they focused on cardinal points, and then they accounted for the natural geology of the plateau.

人面狮身像的谜题The Riddles of the Sphinx编辑

胡夫的墓葬群Khufu's Funerary Complex编辑

大金字塔的秘密The Secrets of the Great Pyramid编辑

大金字塔,地下墓室The Great Pyramid: Subterranean Chamber编辑

大金字塔,上层墓室The Great Pyramid of Giza: Upper Chambers编辑

尚皮耶-胡丹的推论Jean-Pierre Houdin's Theories编辑

哈夫拉的墓葬群Khafre's Funerary Complex编辑

孟卡拉的墓葬群Menkaure's Funerary Complex编辑

亚历山大编辑

希腊法老The Greek Pharaohs编辑

克里奥帕特拉,埃及女王Cleopatra, Queen of Egypt编辑

亚历山大围城The Siege of Alexandria编辑

亚历山大介绍Introduction to Alexandria编辑

亚历山大,一座城市的规划Alexandria: Planning of the City编辑

了解亚历山大城的设计与规划

亚历山大建造他伟大城市的计划,源自于荷马著作奥德赛中的一个诗章。

“就在那埃及的前方,那汹涌的海中有座名为法罗斯的岛屿。”

收到这些线索的指引之下,亚历山大大帝将他的未来城市创建在尼罗河三角洲的西侧。

虽然亚历山大认为这是建造他为大城市的理想地点,这里却有着许多挑战。

像是沙尘暴期间难以接近,附近的沼泽有疾病的威胁,石灰岩土壤让农作物难以健康成长。

然而因为受到他的导师亚里士多德的影响,亚历山大大帝认同这里真正的价值是在于它的战略地位。

亚历山大知道如果控制东方的帕路修斯,南方的孟斐斯与他西方的王城亚历山大,他将能创造出一个让他掌控整个三角洲,又能够通往地中海的三角要塞。

亚历山大的高墙也有个卑微的开端。

当初因为缺乏描绘未来城市根基的粉笔,建筑师被迫使用面粉来绘制。成群的候鸟飞下而吃掉了面粉,毁掉了蓝图。

这促使亚历山大去寻求神谕者们的指引,而他们很肯定地告诉大帝他这座未来城市注定会供养着巨大的人口。

十九世纪时由“天文学家”马哈茂德·贝伊引领的挖掘队,揭露了城墙大约时5.2公里长,2.2公里宽。高度则大概是9米。

这些令人仰慕的古老城墙未来会抵御多起攻击,其中包括了在公元前169年挡下了叙利亚国王。

直到公元295年这里才落入罗马皇帝戴克里先手中,而这也是在八个月无间断的攻击之后才达成。

作为亚历山大主要建筑师的狄诺克拉底,他选择了一个希波达莫斯的格状规划。

格状规划最大化了功能性,设有宽广的直路和流于其下的运河。亚历山大认可了城市设计中的军事价值。

宽广的平行道路是他监视城市的最佳选择,同时也让士兵能毫无阻碍的行军。

一条中央的道路从地中海那的北方港口,向下延伸到南方的马留提斯湖

这条道路被当作是两个港口之间商业贸易与旅行的畅行连结。

许多道路都被巨大的建筑与公园所包围,其中也包含了卡诺卜大道遗迹它在东侧尽头的壮观大门。

亚历山大很有可能是立基于一个本来就存在的埃及村庄。

随着它的完工,埃及人排斥这座城市,拒绝用它的建设者之名称呼。相对地,他们称之为“Raqed”,也就是“建筑”,以表示轻蔑,而这称呼后来被希腊化为“罗哈克提斯”。

即便如此,亚历山大这名字仍然留存下来。

亚历山大:商业中心Alexandria: A Commercial Hub编辑

亚历山大,欢庆之城Alexandria, City of Celebration编辑

亚历山大的教育Education in Alexandria编辑

  • Narrator: The education of young Alexandrians did not differ from the one generally dispensed elsewhere in Ancient Greece.
    At the age of seven, the child was taken in charge by a tutor, who then became responsible for instilling an elementary education, as well as good moral principles.

  • Narrator: Teaching was generally done outside, in the open air. In the gymnasium, students were taught not only sports, but also topics such as rhetoric, philosophy, music and poetry - all things deemed essential to ones' education at the time.

  • Narrator: Here, both boys and girls are shown attending a class given by one of the rhetoricians of the era.
    The team made the choice to show both genders attending class within the context of the game world. Even though it is historically innacurate, the team felt it was not necessary to prioritize historical sexism over inclusive gameplay.

亚历山大大图书馆The Great Library of Alexandria编辑

亚历山大的缪斯神殿The Mouseion of Alexandria编辑

亚历山大的塞拉皮斯神殿The Serapeion of Alexandria编辑

法罗斯岛The Islands of Pharos编辑

潘神殿The Paneion编辑

亚历山大赛马场The Hippodrome of Alexandria编辑

每日生活编辑

欧西里斯,第一具木乃伊Osiris, The First Mummy编辑

古埃及的木乃伊Mummies of Ancient Egypt编辑

木乃伊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Mummies编辑

护身符与仪式Amulets & Rituals编辑

古埃及的神殿与仪式Temples & Rituals of Ancient Egypt编辑

神殿与祭司Temples And Priests编辑

打造古埃及Building Ancient Egypt编辑

工人与运输Workers & Transport编辑

农业与季节Agriculture & Seasons编辑

古埃及耕种方式Ancient Egyptian Cultivation编辑

古埃及的家畜Domesticated Animals of Ancient Egypt编辑

Agriculture and domesticated livestock were introduced 6000 years ago. Archaeologists have found traces of cattle, donkeys, pigs and dogs.

Dromedary are thought to have been introduced during the Persian invasion.

Pets were deeply cherished in ancient Egypt. Many illustrations of children often include a pet in the depiction.

One of ancient Egypt's most iconic animals, the cat, wasn't adopted into their daily Life until the Middle Kingdom.

Since they were so highly capable of killing snakes and rodents, cats were present throughout every period. However, they only became pets sometime during the Middle Kingdom.

Prince Thutmose, son of Amenhotep III, had his cat Ta-miu laid to rest in its own sarcophagi.

The earliest reference to dogs dates back to 5000 BCE. They were popular pets, as they helped hunters and protected herds.

They were closely linked to Anubis, the jackal- headed god.

Baboons, monkeys and even falcons were tamed as pets. Each was mummified and buried with as much ceremony as any family member.

古埃及药物Ancient Egyptian Medicine编辑

Evidence of advanced medical procedures have been found on mummies, and ancient Egyptians left detailed medical writings, from diagnosis to follow-up treatment.

One of the oldest known surgical studies is the Edwin Smith Papyrus. It's one of the first documents in history that notes an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integrity of the brain and cognitive functions, including cases of ocular complications and paralysis following head trauma.

Vinegar-treated marble stone from Memphis was used as an anaesthetic.

Another similar document, the Ebers Medical Papyrus is over 20 meters long and 30 centimeters wide. It details treatments of forty- eight surgical cases and contains 877 paragraphs describing various diseases.

Alongside accurate and factual scientific approaches, the papyrus has more than 700 magic formulas and incantations to ward off demons and disease. This demonstrates how ancient Egyptians believed in a harmonious balance between religion and science.

Remedies were considered as medicine, and carried by doctors and priests. Village doctors often had another job, alongside their medical duties and the preparation of medicines.

A cure for blindness was made of fermented honey, ochre and kohl. The science behind it was that honey functioned as an antiseptic and antibacterial, while ochre would reduce the swelling.

All of their knowledge did not always suffice. Ramses II died of an infection caused by an abscessed tooth.

古埃及的皮革与麻布Leather & Linen in Ancient Egypt编辑

古埃及潮流Ancient Egyptian Fashions编辑

古埃及的工匠Artisans of Ancient Egypt编辑

古埃及的陶艺演化Evolution of Pottery in Ancient Egypt编辑

埃及家庭The Egyptian Household编辑

面包与啤酒Beer & Bread编辑

古埃及的红酒Wine in Ancient Egypt编辑

古埃及的油Oil in Ancient Egypt编辑

罗马人编辑

罗马军事装备Roman Military Equipment编辑

罗马要塞Roman Forts编辑

The size of a Roman military camp, known as a castrum, varied significantly depending on how many soldiers it needed to accommodate. However, they all shared common characteristics in design and construction, such as this fort before you, located in Cape Chersonesos.

Rectangular in shape, the forts were heavily fortified by ramparts and a ditch system.

The walls were reinforced with parapets, essentially an extension at the roofline which allowed a protective barrier for patrolling soldiers.

Depending on the availability of materials, some forts were built with stone, timbers, stacked turf and, particularly in the eastern part of the Empire, baked brick.

Access doors on all four sides were each flanked by guard towers.

The commanding officer was positioned in the middle of the camp, giving him a clear view of the troops and the main gate.

Along with sleeping barracks for the soldiers, the fort also had a granary that was expected to hold rations for a year or longer.

To ensure the health of the soldiers, every camp was equipped with medical staff and a hospital. A clean water supply with conduits for a bathhouse and latrines was included in the construction of every fort.

昔兰尼加的要塞The Forts of Cyrenaica编辑

罗马水道桥Roman Aqueducts编辑

十字架刑Crucifixion编辑

In terms of the severity of Roman justice, crucifixion was at the top of the list of corporal punishment, followed by death by fire and decapitation.

The upper class considered crucifixion unworthy of their position. Those lucky enough to have Roman citizenship were also exempt from such treatment.

Easily accessible, crucifixions were popular entertainment among the citizenry.

Unlike throwing victims to wild animals, which required an arena, crucifixions did not require any particular setting.

Those subjected to crucifixion were almost always slaves, traitors and lower class citizens.

Roman deserters were crucified because the betrayal of the soldiers was perceived as endangering the lives of Roman citizens.

In 71 BCE, a major slave uprising in Italia was repressed by the Roman army.

This resulted in the crucifixion of 6000 men including their leader, a slave and former gladiator known as Spartacus.

可用人物编辑

Image Name Description
Bayek of Siwa Medjay. Husband to Aya of Alexandria.
ACO DT Aya
Aya of Alexandria Trained as a medjay. Wife to Bayek of Siwa.
ACO DT Julius Caesar
Julius Caesar Roman politician and general.
ACO DT Cleopatra
Cleopatra VII Philopator Descendant of Alexander the Great's general, Ptolemy I Soter. Queen of Egypt.
ACO DT - William Miles render
William Miles Modern day mentor. Father of Desmond Miles.
ACO-DT Layla
Layla Hassan Technical engineer. Former employee of Abstergo Industries.
ACO DT Ptolemy XIII
Ptolemy XIII Theos Philopator Brother-husband of Cleopatra VII Philopator. Pharaoh of Egypt.
ACO DM Khemu
Khemu of Siwa Son of Aya and Bayek.
ACO DM Shadya
Shadya of Euhemeria Egyptian. Daughter to Hotephres and Khenut.
ACO DM Reda
Reda the Merchant Egyptian. Nomadic merchant.
ACO Hasina
Hasina of Yamu Daughter of Menehet, an old friend of Bayek.
Actor One of the famed actors of ancient Egypt, in costume.
Egyptian Woman Wearing clothing typical of the common Egyptian folk of the era.
Egyptian Nobleman Wearing clothing typical of the nobility of Ancient Egypt.
Egyptian Noblewoman Wearing clothing typical of the nobility of Ancient Egypt.
ACO Roman Soldier
Roman Soldier Wearing clothing typical of Roman soldiers of the era.
Greek Nobleman Wearing clothing typical of the Greek nobility of the era.
Greek Noblewoman Wearing clothing typical of the Greek nobility of the era.
Greek Man Wearing clothing typical of the common Greek folk of the era.
Greek Woman Wearing clothing typical of the common Greek folk of the era.
ACO Ptolemaic Soldier
Ptolemaic Soldier Wearing clothing typical of Egyptian soldiers of the era.
Bayek with Egyptian Hedj Wearing hedj clothing, a more distinguished though still practical outfit. Hedj means "white".
Bayek with Egyptian Irtyu Wearing irtyu clothing, favored by the nobles. Irtyu means "blue".
Bayek with Egyptian Narok Wearing the robe of an elder Maasai warrior.
Bayek as a Persian Commander Purple is the color of leaders, feared by their enemies.

时间轴编辑

画廊编辑

参考与来源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