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emplarsEraicon-featured

Smallwikipedialogo
羅德里戈的身邊環繞着狡猾者與殺人犯。他的女兒盧克雷齊婭甚至也被他塑造成為了他精巧的武器之一。”
尼科洛·馬基雅維利[來源]

盧克雷齊婭·博吉亞 (1480 – 1519) 是羅德里戈·博吉亞的私生女、切薩雷·博吉亞的妹妹。她是聖殿騎士團的成員,後來成為費拉拉公爵夫人。

為了確保政治聯盟,盧克雷齊婭在她十三歲之前就兩次被父親無情地許配與盟友聯姻。據傳言,她甚至曾受到過父兄的性侵害。

在羅德里戈和切薩雷不在羅馬時,盧克雷齊婭負責他們監視羅馬發生的一切,以此來協助父兄對羅馬的統治。在弗利的女領主卡特琳娜·斯福爾扎被囚禁在聖天使城堡時,盧克雷齊婭也負責看守她。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盧克雷齊婭在1480年4月18日出生於羅馬附近的小鎮蘇比亞克中。她的母親是羅德里戈的情婦之一瓦諾莎·德·卡塔內[1]

盧克雷齊婭年僅十三便已訂婚兩次。但在她舉行婚禮前,她的父親亞歷山大六世(更廣為人知的名號是羅德里戈·博吉亞、聖殿組織最高大師),撤消了婚約並將她許配給喬瓦尼·斯福爾扎。此舉是為了與強大的米蘭公爵一族建立同盟。[1]

然而,這段婚姻十分短暫,因為斯福爾扎家族不久後便失去了利用價值。教皇指示切薩雷和盧克雷齊婭將喬瓦尼逐出羅馬,並要求喬瓦尼的叔叔——樞機主教阿斯坎諾·斯福爾扎——勸說他同意結束這樁婚姻。[1]

不想,喬瓦尼卻控訴盧克雷齊婭與父兄亂倫。因此,教皇只得趁二人尚未完婚,草草地宣稱盧克雷齊婭與喬瓦尼的婚約無效,除此之外沒有更多的針對他的舉措。[1]

和佩羅托的緋聞編輯

“我們最終在一起了!儘管我們不相信能夠這樣下去天長地久,乃至不相信能夠使之苟延殘喘,但此時此刻,一切都無關緊要。”
―佩羅托談到他和盧克雷齊婭的關係。[來源]

在1498年,當盧克雷齊婭住在密西修道院時,在他的女內侍朱莉婭的幫助和撮合下,她與她父親的信使中名為佩羅托·卡爾代龍的人相愛了。 但不為她家人所知的是,佩羅托是刺客的一員,他被派去秘密監察博吉亞家族的行動。[2]

PL Memory TheLadysFavour

盧克雷齊婭和佩羅托

盧克雷齊婭和佩羅托花了很多精力來維持他們貴族婦人和信使的表面形象,並且盧克雷齊婭經常對外人扭曲事實,以使他們的秘密關係不被發現。但最終這份關係發展得過於親密,盧克雷齊婭懷上了佩羅托的孩子。[2]

九個月之後,一位男孩誕生了。令盧克雷齊婭無比痛心的是,這是個畸形的胎兒,並且預計會在幾天之內死亡。他的降生也同時將他們的關係披露於世人,佩羅托也因此入獄。[2]

佩羅托不久後帶着孩子逃出了監獄,去尋找一件由兄弟會保管的古代遺物用來治療他的孩子。治療很成功,但是盧克雷齊婭從此以後再也沒有見過佩羅托——他已因違背信條而被處決。[2]

盧克雷齊婭的孩子隨後被命名為喬瓦尼·博吉亞,他回到了羅馬並被盧克雷齊婭的哥哥切薩雷所接納,並將切薩雷視作是自己的父親。 雖然盧克雷齊婭能夠看着自己的孩子長大,但對於他來說,她只是比姑媽和侄子這種關係更親一些的人而已。在一次和他獨處的時候,盧克雷齊婭警告她不要相信家族中的任何人。[2]

二婚編輯

盧克雷齊婭與一名比謝列公爵開始了她的第二段婚姻,他就是阿拉貢的阿方索。在結婚之前,公爵的英俊相貌和善良的本性給了切薩雷很深的印象。然而這印象馬上轉變為嫉妒和憎恨,因為和阿方索在一起讓盧克雷齊婭感到很高興,並且自從這段婚姻開始後,她就對切薩雷不是那麼關心了。[1]

在1500年,切薩雷決定將盧克雷齊婭據為己有。他命令米凱萊托·科雷拉處決阿方索,此舉使盧克雷齊婭感到非常痛苦。為了報復他的嫉妒之火,她開始與其他男人建立關係(包括帕特里奇奧皮埃特羅·羅西)以示抗議。.[1]

對抗刺客組織編輯

“羅馬的公民們(Salve cittadini di Roma)!看看這壯觀的場面!卡特琳娜·斯福爾扎,那個來自弗利的妓女, 終於被制服了!”
―盧克雷齊婭押送卡特琳娜斯福爾扎穿過人群。[來源]
1500年1月,盧克雷齊婭與切薩雷一同參加了他發起的對蒙特利久尼圍攻。在戰鬥中,他們俘獲了卡特琳娜·斯福爾扎馬里奧·奧迪托雷。之後,她與哥哥和他的將領們帶着戰利品伊甸蘋果回到了羅馬。[1]
CCrasher 1

盧克雷齊婭把卡特琳娜當作俘虜遊街示眾

1501年,她將被俘的卡特琳娜·斯福爾扎護送至位於聖天使堡的牢房。在那裡,切薩雷短暫地會見了她並度過了一段親密的時光。在他們親吻對方後,切薩雷許諾說他會在掌控整個意大利之後讓她成為自己的皇后。[1]

過了一會,盧克雷齊婭去牢房見卡特琳娜,她充滿嫉妒地質問卡特琳娜與切薩雷在返回羅馬途中發生的事情。卡特琳娜以辱罵回應了她,於是盧克雷齊婭開始用鐵板毆打卡特琳娜,打傷了她的髖部。[1]

然而,在盧克雷齊婭從牢房守衛那裡拿到鑰匙並離開後,刺客埃齊奧·奧迪托雷潛入了這裡,以圖救出卡特琳娜。他在城堡的花園中找到盧克雷齊婭,意圖拿到鑰匙。在呼叫衛兵之前,盧克雷齊婭認出了埃齊奧,於是故作鎮定地向他問好。[1]

儘管盧克雷齊婭一度從他身邊逃脫,埃齊奧最終還是抓住了她並將她帶回牢房。一路上她試圖咬他並試圖用洛倫佐·德·美第奇因帕齊家族的背叛而將他們從歷史上抹去的事情來激怒他。當他將她帶到牢門的時候,卡特琳娜搜出了鑰匙,盧克雷齊婭試圖呼叫守衛,但被卡特琳娜打暈,並被鎖在了牢房中。[1]

博吉亞家族的衰落編輯

“我……我知道那混蛋去哪了。聖彼得大教堂(San Pietro)……院子中央的那個亭子。”
―盧克雷齊婭為埃齊奧提供幫助。[來源]

1503年8月18日,盧克雷齊婭發現她的父親從聖天使堡拿走了她的毒藥坎特雷拉的供應。隨後她又聽說切薩雷當日要與她的父親會面,她便立即明白了羅德里戈的用意。[1]

盧克雷齊婭及時趕到了教皇的寓所,此時切薩雷正在吃羅德里戈留給他的一顆蘋果。在他吃入過多毒藥前,盧克雷齊婭警告並阻止了他。[1]

Apple a day 6

切薩雷掐着盧克雷齊婭的脖子

得知羅德里戈想要了他的命,憤怒的切薩雷將蘋果的剩餘部分兇狠地塞進了他的喉嚨,同時逼問他伊甸蘋果的下落。為了拯救父親,盧克雷齊婭向切薩雷大喊她知道蘋果被藏在哪裡。[1]

切薩雷轉而開始威脅盧克雷齊婭,掐住了她的喉嚨,譴責她試圖使他冷靜的行為。盧克雷齊婭淚流滿面地問切薩雷是否還愛她,但切薩雷卻僅僅回復說他只把他當妹妹看待,僅此而已。聽到這話,盧克雷齊婭朝切薩雷臉上啐了一口唾沫,隨後不管切薩雷如何逼問,她都任由他打自己耳光或鎖緊自己的喉嚨,不再掙扎。[1]

埃齊奧在窗外看到了這一場景,急忙衝進來救她。但在他趕到前,她已經說出了切薩雷想要的。埃齊奧合上了羅德里戈的眼睛,向他作最後的致意。看到這些,盧克雷齊婭決定告訴埃齊奧蘋果的位置。[1]

費拉拉公爵夫人編輯

“我的出生地,我的家庭,都已從我這裡被奪去。你認為費拉拉真的愛我嗎?我只是一個陌生人、一個被拋棄的人——一個孤兒。”
―盧克雷齊婭·博吉亞[來源]

盧克雷齊婭與他的第三任丈夫費拉拉公爵阿方索·德·埃斯特與1502年完婚。在她父親羅德里戈死後,盧克雷齊婭被驅逐出羅馬,也和阿方索曾向多方尋求庇護。儘管她已與家族斷絕了一切聯繫, 與阿方索一同居住在貝爾里瓜多官邸,她仍被當作異鄉人,並不受當地居民的待見。然而在婚姻中,盧克雷齊婭還是與別人有染。[3]

EzioSeducingLucrezia

埃齊奧與盧克雷齊婭調情

1506年,她再度遇到了前來尋找她的埃齊奧·奧迪托雷,一開始她連忙逃回宅邸,並下令戒嚴,但最終還是被埃齊奧在宮殿中找到。她冷靜地詢問埃齊奧是否是來殺她的,但埃齊奧卻回答說他是為了那些在蒙泰里久尼陷落時,被博吉亞家族奪走的達·芬奇的畫作而來。[3]

盧克雷齊婭拒絕了他。想到這位刺客可以為所失去的一切展現惋惜之情,她提議讓二人互相“安慰”對方。埃齊奧似乎同意了,開始與她調情。她便決定告訴埃齊奧他要的畫的位置,還把自己手裡的唯一的一幅畫(《天使報喜》)送給了他。[3]

然而,就在他們接吻時,埃齊奧悄悄地把她綁在了房間的窗帘上,隨後便快速離開了。盧克雷齊婭呼叫了守衛,但這位刺客已經帶着達芬奇的畫走遠了。[3]

晚年生活編輯

在最後的幾年裡,盧克雷齊婭把大量時間投入到了她的孩子們身上,使得他們得以過上安逸的生活。這些年來,盧克雷齊婭一直後悔着她當初所犯下的罪行,因此很長的一段時間她都在禱告贖罪。她於1519年6月24日去世,僅在她最小的女兒伊莎貝拉·瑪麗亞·德·埃斯特出生並夭折的十天之後。[1]

個性編輯

“閉上你的嘴(Chiudi la bocca)!沒有人能說博吉亞的壞話! 那些膽敢違抗我們的人下場也是如此!”
―盧克雷齊婭在羅馬羞辱卡特琳娜。[來源]
CCrasher 5

切薩雷和盧克雷齊婭接吻

盧克雷齊婭是個殘忍無情的女人,這一點和他的哥哥切薩雷很像。她敢於當眾羞辱敵人,或是運用暴力和毒藥為自己謀利。[1]

她大膽又獨立,敢於和不同男人保持着浪漫關係,儘管已為人婦。她也和她的哥哥切薩雷有着亂倫的關係,她似乎十分憎恨那些試圖接近切薩雷的女人。[1]儘管如此,她的內心深處實際上十分脆弱,佩羅托·卡爾代龍注意到了這一點,並對她表示憐憫。[2]

盧克雷齊婭深深地愛着她的兒子喬瓦尼,但她不能向他透露自己是他的母親,這使她一度非常苦惱。當喬瓦尼詢問他是否可以相信她時,盧克雷齊婭甚至失聲慟哭。[2]

瑣聞趣事編輯

  • 盧克雷齊婭·博吉亞生了七八個孩子:喬瓦尼·博吉亞、羅德里戈·博吉亞·德·阿拉貢、埃爾科萊·德·埃斯特二世伊波利托·德·埃斯特二世、亞利桑德羅·德·埃斯特、利奧諾拉·德·埃斯特、弗朗切斯科·德·埃斯特和伊莎貝拉·瑪麗亞·德·埃斯特。伊莎貝拉出生於1519年,但在當天稍晚就死了。這次生產導致的併發症也使得盧克雷齊婭在10天後死去。
  • 刺客信條:兄弟會》中,盧克雷齊婭在台伯島藏身處的肖像把她的名字錯拼成"Lucretia" ,是"Lucrezia"的拉丁文拼法;這個名字被認為是源自拉丁詞“lucrum”,或與之相關,意為“財富、利潤、利益”。Lucretia也是一名羅馬婦女的名字,她被羅馬國王的兒子強姦,這可能是暗指她遭受了家庭的性虐待。
  • Animus數據庫中,盧克雷齊婭沒有被列為目標,反而是夥伴。此外,在鷹眼視覺中, 盧克雷齊婭不以任何一種顏色顯示——儘管在整個遊戲中與埃齊奧敵對(不包括記憶"一天一個蘋果")。
  • 刺客信條:啟示錄 中,當埃齊奧偽裝成吟遊詩人時,唱的是盧克雷齊婭和她的前夫以及和她哥哥切薩雷的往事。
    • 埃齊奧從導師的位置上退休時似乎已經原諒了盧克雷齊婭,說她已經過上了“平靜的生活”。他沒有把她看作是威脅,甚至還為費拉拉公爵物色了一個繼承人。[4]
  • 在《刺客信條:兄弟會》的非正統手游劇情中,盧克雷齊婭囚禁卡特琳娜·斯福爾扎的地點不是羅馬的聖天使城堡,而是在佛羅倫薩。雖然設定仍然是卡特琳娜在蒙特里久尼圍城戰後被俘獲,但手游劇情設定在1486年。而且據說卡特琳娜並不是在戰鬥後被抓獲,而抓住她是為了報復埃齊奧·奧迪托雷刺殺羅穆盧斯追隨者領導羅慕路斯的行為。而盧克雷齊婭的劇情與原版最大的不同在於,她是在埃齊奧試圖營救卡特琳娜的時候被殺死。埃齊奧首先走近她,在塔尖上砍下一個十字架,然後騎着它下去,刺穿她下面的一個守衛。在另外兩名手持戟的警衛隊長的保護下,她拒絕交出卡特琳娜牢房的鑰匙。作為回應,埃齊奧為袖槍上好膛,向她衝去,用他的袖劍在眨眼之間殺死了她的兩名警衛,然後抓住她的脖子把她抬了起來。當他勒死她的時候,他用袖槍射穿了她的喉嚨,一個刺客學徒從遠處跟了進來,用一個弩栓對準她,把她的屍體釘在牆上。

畫廊編輯

參考和注釋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