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TemplarsEraicon-featured

Smallwikipedialogo
罗德里戈的身边环绕着狡猾者与杀人犯。他的女儿卢克雷齐娅甚至也被他塑造成为了他精巧的武器之一。”
尼科洛·马基雅维利[来源]

卢克雷齐娅·博吉亚 (1480 – 1519) 是罗德里戈·博吉亚的私生女、切萨雷·博吉亚的妹妹。她是圣殿骑士团的成员,后来成为费拉拉公爵夫人。

为了确保政治联盟,卢克雷齐娅在她十三岁之前就两次被父亲无情地许配与盟友联姻。据传言,她甚至曾受到过父兄的性侵害。

在罗德里戈和切萨雷不在罗马时,卢克雷齐娅负责他们监视罗马发生的一切,以此来协助父兄对罗马的统治。在弗利的女领主卡特琳娜·斯福尔扎被囚禁在圣天使城堡时,卢克雷齐娅也负责看守她。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卢克雷齐娅在1480年4月18日出生于罗马附近的小镇苏比亚克中。她的母亲是罗德里戈的情妇之一瓦诺莎·德·卡塔内[1]

卢克雷齐娅年仅十三便已订婚两次。但在她举行婚礼前,她的父亲亚历山大六世(更广为人知的名号是罗德里戈·博吉亚、圣殿组织最高大师),撤消了婚约并将她许配给乔瓦尼·斯福尔扎。此举是为了与强大的米兰公爵一族建立同盟。[1]

然而,这段婚姻十分短暂,因为斯福尔扎家族不久后便失去了利用价值。教皇指示切萨雷和卢克雷齐娅将乔瓦尼逐出罗马,并要求乔瓦尼的叔叔——枢机主教阿斯坎诺·斯福尔扎——劝说他同意结束这桩婚姻。[1]

不想,乔瓦尼却控诉卢克雷齐娅与父兄乱伦。因此,教皇只得趁二人尚未完婚,草草地宣称卢克雷齐娅与乔瓦尼的婚约无效,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针对他的举措。[1]

和佩罗托的绯闻编辑

“我们最终在一起了!尽管我们不相信能够这样下去天长地久,乃至不相信能够使之苟延残喘,但此时此刻,一切都无关紧要。”
―佩罗托谈到他和卢克雷齐娅的关系。[来源]

在1498年,当卢克雷齐娅住在密西修道院时,在他的女内侍朱莉娅的帮助和撮合下,她与她父亲的信使中名为佩罗托·卡尔代龙的人相爱了。 但不为她家人所知的是,佩罗托是刺客的一员,他被派去秘密监察博吉亚家族的行动。[2]

PL Memory TheLadysFavour

卢克雷齐娅和佩罗托

卢克雷齐娅和佩罗托花了很多精力来维持他们贵族妇人和信使的表面形象,并且卢克雷齐娅经常对外人扭曲事实,以使他们的秘密关系不被发现。但最终这份关系发展得过于亲密,卢克雷齐娅怀上了佩罗托的孩子。[2]

九个月之后,一位男孩诞生了。令卢克雷齐娅无比痛心的是,这是个畸形的胎儿,并且预计会在几天之内死亡。他的降生也同时将他们的关系披露于世人,佩罗托也因此入狱。[2]

佩罗托不久后带着孩子逃出了监狱,去寻找一件由兄弟会保管的古代遗物用来治疗他的孩子。治疗很成功,但是卢克雷齐娅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佩罗托——他已因违背信条而被处决。[2]

卢克雷齐娅的孩子随后被命名为乔瓦尼·博吉亚,他回到了罗马并被卢克雷齐娅的哥哥切萨雷所接纳,并将切萨雷视作是自己的父亲。 虽然卢克雷齐娅能够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但对于他来说,她只是比姑妈和侄子这种关系更亲一些的人而已。在一次和他独处的时候,卢克雷齐娅警告她不要相信家族中的任何人。[2]

二婚编辑

卢克雷齐娅与一名比谢列公爵开始了她的第二段婚姻,他就是阿拉贡的阿方索。在结婚之前,公爵的英俊相貌和善良的本性给了切萨雷很深的印象。然而这印象马上转变为嫉妒和憎恨,因为和阿方索在一起让卢克雷齐娅感到很高兴,并且自从这段婚姻开始后,她就对切萨雷不是那么关心了。[1]

在1500年,切萨雷决定将卢克雷齐娅据为己有。他命令米凯莱托·科雷拉处决阿方索,此举使卢克雷齐娅感到非常痛苦。为了报复他的嫉妒之火,她开始与其他男人建立关系(包括帕特里奇奥皮埃特罗·罗西)以示抗议。.[1]

对抗刺客组织编辑

“罗马的公民们(Salve cittadini di Roma)!看看这壮观的场面!卡特琳娜·斯福尔扎,那个来自弗利的妓女, 终于被制服了!”
―卢克雷齐娅押送卡特琳娜斯福尔扎穿过人群。[来源]
1500年1月,卢克雷齐娅与切萨雷一同参加了他发起的对蒙特利久尼围攻。在战斗中,他们俘获了卡特琳娜·斯福尔扎马里奥·奥迪托雷。之后,她与哥哥和他的将领们带着战利品伊甸苹果回到了罗马。[1]
CCrasher 1

卢克雷齐娅把卡特琳娜当作俘虏游街示众

1501年,她将被俘的卡特琳娜·斯福尔扎护送至位于圣天使堡的牢房。在那里,切萨雷短暂地会见了她并度过了一段亲密的时光。在他们亲吻对方后,切萨雷许诺说他会在掌控整个意大利之后让她成为自己的皇后。[1]

过了一会,卢克雷齐娅去牢房见卡特琳娜,她充满嫉妒地质问卡特琳娜与切萨雷在返回罗马途中发生的事情。卡特琳娜以辱骂回应了她,于是卢克雷齐娅开始用铁板殴打卡特琳娜,打伤了她的髋部。[1]

然而,在卢克雷齐娅从牢房守卫那里拿到钥匙并离开后,刺客埃齐奥·奥迪托雷潜入了这里,以图救出卡特琳娜。他在城堡的花园中找到卢克雷齐娅,意图拿到钥匙。在呼叫卫兵之前,卢克雷齐娅认出了埃齐奥,于是故作镇定地向他问好。[1]

尽管卢克雷齐娅一度从他身边逃脱,埃齐奥最终还是抓住了她并将她带回牢房。一路上她试图咬他并试图用洛伦佐·德·美第奇因帕齐家族的背叛而将他们从历史上抹去的事情来激怒他。当他将她带到牢门的时候,卡特琳娜搜出了钥匙,卢克雷齐娅试图呼叫守卫,但被卡特琳娜打晕,并被锁在了牢房中。[1]

博吉亚家族的衰落编辑

“我……我知道那混蛋去哪了。圣彼得大教堂(San Pietro)……院子中央的那个亭子。”
―卢克雷齐娅为埃齐奥提供帮助。[来源]

1503年8月18日,卢克雷齐娅发现她的父亲从圣天使堡拿走了她的毒药坎特雷拉的供应。随后她又听说切萨雷当日要与她的父亲会面,她便立即明白了罗德里戈的用意。[1]

卢克雷齐娅及时赶到了教皇的寓所,此时切萨雷正在吃罗德里戈留给他的一颗苹果。在他吃入过多毒药前,卢克雷齐娅警告并阻止了他。[1]

Apple a day 6

切萨雷掐着卢克雷齐娅的脖子

得知罗德里戈想要了他的命,愤怒的切萨雷将苹果的剩余部分凶狠地塞进了他的喉咙,同时逼问他伊甸苹果的下落。为了拯救父亲,卢克雷齐娅向切萨雷大喊她知道苹果被藏在哪里。[1]

切萨雷转而开始威胁卢克雷齐娅,掐住了她的喉咙,谴责她试图使他冷静的行为。卢克雷齐娅泪流满面地问切萨雷是否还爱她,但切萨雷却仅仅回复说他只把他当妹妹看待,仅此而已。听到这话,卢克雷齐娅朝切萨雷脸上啐了一口唾沫,随后不管切萨雷如何逼问,她都任由他打自己耳光或锁紧自己的喉咙,不再挣扎。[1]

埃齐奥在窗外看到了这一场景,急忙冲进来救她。但在他赶到前,她已经说出了切萨雷想要的。埃齐奥合上了罗德里戈的眼睛,向他作最后的致意。看到这些,卢克雷齐娅决定告诉埃齐奥苹果的位置。[1]

费拉拉公爵夫人编辑

“我的出生地,我的家庭,都已从我这里被夺去。你认为费拉拉真的爱我吗?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一个被抛弃的人——一个孤儿。”
―卢克雷齐娅·博吉亚[来源]

卢克雷齐娅与他的第三任丈夫费拉拉公爵阿方索·德·埃斯特与1502年完婚。在她父亲罗德里戈死后,卢克雷齐娅被驱逐出罗马,也和阿方索曾向多方寻求庇护。尽管她已与家族断绝了一切联系, 与阿方索一同居住在贝尔里瓜多官邸,她仍被当作异乡人,并不受当地居民的待见。然而在婚姻中,卢克雷齐娅还是与别人有染。[3]

EzioSeducingLucrezia

埃齐奥与卢克雷齐娅调情

1506年,她再度遇到了前来寻找她的埃齐奥·奥迪托雷,一开始她连忙逃回宅邸,并下令戒严,但最终还是被埃齐奥在宫殿中找到。她冷静地询问埃齐奥是否是来杀她的,但埃齐奥却回答说他是为了那些在蒙泰里久尼陷落时,被博吉亚家族夺走的达·芬奇的画作而来。[3]

卢克雷齐娅拒绝了他。想到这位刺客可以为所失去的一切展现惋惜之情,她提议让二人互相“安慰”对方。埃齐奥似乎同意了,开始与她调情。她便决定告诉埃齐奥他要的画的位置,还把自己手里的唯一的一幅画(《天使报喜》)送给了他。[3]

然而,就在他们接吻时,埃齐奥悄悄地把她绑在了房间的窗帘上,随后便快速离开了。卢克雷齐娅呼叫了守卫,但这位刺客已经带着达芬奇的画走远了。[3]

晚年生活编辑

在最后的几年里,卢克雷齐娅把大量时间投入到了她的孩子们身上,使得他们得以过上安逸的生活。这些年来,卢克雷齐娅一直后悔着她当初所犯下的罪行,因此很长的一段时间她都在祷告赎罪。她于1519年6月24日去世,仅在她最小的女儿伊莎贝拉·玛丽亚·德·埃斯特出生并夭折的十天之后。[1]

个性编辑

“闭上你的嘴(Chiudi la bocca)!没有人能说博吉亚的坏话! 那些胆敢违抗我们的人下场也是如此!”
―卢克雷齐娅在罗马羞辱卡特琳娜。[来源]
CCrasher 5

切萨雷和卢克雷齐娅接吻

卢克雷齐娅是个残忍无情的女人,这一点和他的哥哥切萨雷很像。她敢于当众羞辱敌人,或是运用暴力和毒药为自己谋利。[1]

她大胆又独立,敢于和不同男人保持着浪漫关系,尽管已为人妇。她也和她的哥哥切萨雷有着乱伦的关系,她似乎十分憎恨那些试图接近切萨雷的女人。[1]尽管如此,她的内心深处实际上十分脆弱,佩罗托·卡尔代龙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对她表示怜悯。[2]

卢克雷齐娅深深地爱着她的儿子乔瓦尼,但她不能向他透露自己是他的母亲,这使她一度非常苦恼。当乔瓦尼询问他是否可以相信她时,卢克雷齐娅甚至失声恸哭。[2]

琐闻趣事编辑

  • 卢克雷齐娅·博吉亚生了七八个孩子:乔瓦尼·博吉亚、罗德里戈·博吉亚·德·阿拉贡、埃尔科莱·德·埃斯特二世伊波利托·德·埃斯特二世、亚利桑德罗·德·埃斯特、利奥诺拉·德·埃斯特、弗朗切斯科·德·埃斯特和伊莎贝拉·玛丽亚·德·埃斯特。伊莎贝拉出生于1519年,但在当天稍晚就死了。这次生产导致的并发症也使得卢克雷齐娅在10天后死去。
  • 刺客信条:兄弟会》中,卢克雷齐娅在台伯岛藏身处的肖像把她的名字错拼成"Lucretia" ,是"Lucrezia"的拉丁文拼法;这个名字被认为是源自拉丁词“lucrum”,或与之相关,意为“财富、利润、利益”。Lucretia也是一名罗马妇女的名字,她被罗马国王的儿子强奸,这可能是暗指她遭受了家庭的性虐待。
  • Animus数据库中,卢克雷齐娅没有被列为目标,反而是伙伴。此外,在鹰眼视觉中, 卢克雷齐娅不以任何一种颜色显示——尽管在整个游戏中与埃齐奥敌对(不包括记忆"一天一个苹果")。
  • 刺客信条:启示录 中,当埃齐奥伪装成吟游诗人时,唱的是卢克雷齐娅和她的前夫以及和她哥哥切萨雷的往事。
    • 埃齐奥从导师的位置上退休时似乎已经原谅了卢克雷齐娅,说她已经过上了“平静的生活”。他没有把她看作是威胁,甚至还为费拉拉公爵物色了一个继承人。[4]
  • 在《刺客信条:兄弟会》的非正统手游剧情中,卢克雷齐娅囚禁卡特琳娜·斯福尔扎的地点不是罗马的圣天使城堡,而是在佛罗伦萨。虽然设定仍然是卡特琳娜在蒙特里久尼围城战后被俘获,但手游剧情设定在1486年。而且据说卡特琳娜并不是在战斗后被抓获,而抓住她是为了报复埃齐奥·奥迪托雷刺杀罗穆卢斯追随者领导罗慕路斯的行为。而卢克雷齐娅的剧情与原版最大的不同在于,她是在埃齐奥试图营救卡特琳娜的时候被杀死。埃齐奥首先走近她,在塔尖上砍下一个十字架,然后骑着它下去,刺穿她下面的一个守卫。在另外两名手持戟的警卫队长的保护下,她拒绝交出卡特琳娜牢房的钥匙。作为回应,埃齐奥为袖枪上好膛,向她冲去,用他的袖剑在眨眼之间杀死了她的两名警卫,然后抓住她的脖子把她抬了起来。当他勒死她的时候,他用袖枪射穿了她的喉咙,一个刺客学徒从远处跟了进来,用一个弩栓对准她,把她的尸体钉在墙上。

画廊编辑

参考和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