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Individuals.pngEraicon-OotA.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PL ConnoisseurHQ.png 图片在哪呢?

本条目缺少合适的影像资料,需要更多或更高质量的视频或图片进行建设和完善。诚意感谢您为刺客信条维基提供帮助,为本页面上传合适的图片

“军队是我在指挥,权贵是我在控制!臣服于凯撒,臣服于罗马吧。与胜利者站在同一阵线的感觉真好,我们才是写下历史的人!”
―公元前44年,塞普提米乌斯与艾雅交战时说道[来源]

卢修斯·塞普提米乌斯(Lucius Septimius,公元前90年 – 公元前44年),绰号胡狼,是托勒密十三世时期上古维序者的一员,表面身份则是驻扎在亚历山大,保护托勒密王朝法老和女王的罗马-加比尼亚佣兵。

公元前48年,他受托勒密十三世委派刺杀了庞培,并将他的头颅割下,送到亚历山大。托勒密十三世将庞培的头送给凯撒,却遭到了后者的忌恨。第二年,他在尼罗河三角洲与罗马军队作战,却被守护者巴耶克击败。在他将要被巴耶克杀死时,凯撒出面饶了他一命。随后他便加入了凯撒的阵营。

公元前44年,无形者艾雅前往罗马刺杀凯撒,在庞培剧场外的庭院里将塞普提米乌斯击杀。

生平[]

早年[]

塞普提米乌斯本是罗马军团中的一名标兵,既高大威猛又孔武有力。公元前67年,元老院颁布海盗猎捕令,命庞培为总指挥官,塞普提米乌斯便开始在他的战舰上服役。[1]

公元前55年,执政官奥卢斯·加比尼乌斯奉庞培之命,率领两千精骑护送托勒密十二世复位,塞普提米乌斯也在其中。事后,这些被称为“加比尼亚人”的兵卒就被留在了亚历山大,为托勒密王朝长期服务。当塞普提米乌斯第一次踏上亚历山大的土地时,他便爱上了这座城市。一同被他喜爱上的还有一个名叫内贝提亚的女人,两人钟情后不久便踏入了婚姻的殿堂。[2]

渐渐地,塞普提米乌斯成为了佣兵团中的领头人,并加入上古维序者组织,绰号“胡狼”。他跻身于权臣之列,与波提纽斯阿基拉斯伽倪墨得斯等人掌控着托勒密宫廷。公元前51年,托勒密十二世病逝,塞普提米乌斯遂进入领导核心,被任命为先王之子、继位者托勒密十三世的顾命大臣。与他享有同样殊荣的还有波提纽斯、伽倪墨得斯和太子的导师希俄斯的狄奥多图斯[2]

寻访宝库[]

“跟你儿子谈谈吧,如果我们回来时宝库还没有打开,你就再也见不着他了。”
―公元前49年,塞普提米乌斯对巴耶克说道[来源]

公元前49年,托勒密十三世驾临锡瓦,塞普提米乌斯和鲁德杰克梅杜阿蒙、波提纽斯等人随行。他们在锡瓦的阿蒙神庙里找到了先行者留下的宝库,但宝库大门需要用特殊方式才能打开。梅杜阿蒙是当地的阿蒙神谕者,原本托勒密派他来是为了让他监视这座地处偏远而又不服管教的小村庄,然而身为维序者秘密成员的他却借此机会拿到了先行者的宝珠。维序者们希望用这枚宝珠打开宝库大门,获得“诸神的力量”,通过建立新秩序达到掌控全埃及的目的。然而,神庙的祭司拒绝与他们合作。为了获知打开宝库的方法,他们决定抓来当地守护者巴耶克,好好向他“请教一番”。[3]

很快,维序者手下的卫兵们找到了巴耶克之子卡慕的好友肯泽拉,并说服了他和他的母亲瑞贝卡,让他们以为维序者只是想与巴耶克稍微谈一谈。肯泽拉带着士兵们去了哈尔马角,然而他们一见到巴耶克便拔刀相向。巴耶克寡不敌众,遗憾落败。傍晚时分,他被拖进了阿蒙神庙。在宝库大门前,他见到了被塞普提米乌斯扣为人质的卡慕。这时,波提纽斯让梅杜阿蒙拿来那枚宝珠,恳请巴耶克提供帮助。然而巴耶克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宝库,更不可能知道使用宝珠的方法。[3]

审讯过程被突然造访的托勒密法老打断。他即将驾临的消息被士兵通报给了维序者们,梅杜阿蒙和其他两人只好赶去应付法老。临走时,他们警告巴耶克,除非在他们回来前打开大门,否则他将再也无法见到活的卡慕。留下的两位维序者则负责看管巴耶克父子。就在这二人背对着他们的时候,卡慕偷下了其中一人的腰刀。巴耶克用这把刀割松了绑在手腕上的绳索,但在成功脱身之前,维序者们就赶了回来。见大门仍未开启,他们中的一员,弗拉维乌斯·梅特鲁斯拔出刀来指向卡慕,威胁要挖出他的心脏。这让巴耶克立刻惊慌了起来,他急忙挣脱绳索,用卡慕偷来的那把刀进行反击。然而,就在他即将刺穿弗拉维乌斯的脖子时,弗拉维乌斯却扭转了刀的方向,使它插进了卡慕的心脏。巴耶克悲愤交加,向维序者们奋起反击。但弗拉维乌斯仅仅一拳就击晕了他。[3]

逗留锡瓦期间,塞普提米乌斯和他的手下还抓来了努比亚部族的女人肯莎,但她最终还是逃了出去。[4]

亚历山大战役[]

塞普提米乌斯:“这就是你的怒火吗,守护者?难怪占领你的国家能这么容易。”
巴耶克:“接着说啊,畜生。你马上就能品尝到我的怒火了。”
―公元前47年,塞普提米乌斯与巴耶克交战中[来源]

宝库事件发生后,塞普提米乌斯和维序者们都认为巴耶克已经死了。他们并不知道,巴耶克和他的妻子艾雅正在暗中追杀他们,期冀为儿子复仇。同年,已经身为托勒密十三世近臣的塞普提米乌斯与其他维序者发动政变,将克利奥帕特拉七世逐出埃及,“帝位稳固”的托勒密十三世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任他摆布的傀儡。不久后,在艾雅和弗西达斯等人的交涉下,庞培与克利奥帕特拉结盟,并于公元前48年9月率领舰队在埃及北部登陆。[2][5]

为阻止克利奥帕特拉复位,塞普提米乌斯将下属维纳托等人派到赫拉克利翁的皇室行宫附近,并让维纳托训练死士,准备静候时机,向女王痛下杀手。然而巴耶克提前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与艾雅一道击杀了维纳托和那些死士。[5]

与此同时,塞普提米乌斯与波提纽斯向托勒密十三世进献谗言,谎称若是趁此时机行刺庞培,他们便可取得凯撒的欢心。托勒密十三世应允了。于是塞普提米乌斯率领着一伙加比尼亚人袭击了庞培的大营,而后他又将庞培的头颅砍去,进献给了凯撒。然而,一向尊敬对手的凯撒却并不喜欢这件礼物。谈判过程中,克利奥帕特拉在阿波罗多洛斯、艾雅和巴耶克的护送下平安抵达亚历山大王宫,甫一露面便俘获了凯撒,凯撒与托勒密十三世之间的合作也就没有了下文。而身为幕后推手的塞普提米乌斯,此时也不知了去向。[6]

在失踪的几个月里,塞普提米乌斯和波提纽斯暗中联络了大批托勒密兵团,计划在亚历山大港口登陆,用以围困凯撒。凯撒派出的斥候被他们截获,关押在城南的兵营中。塞普提米乌斯审问了其中的一位,希望用酷刑逼迫他背叛凯撒。波提纽斯出面制止了这场闹剧,提醒塞普提米乌斯勿要忘记弗拉维乌斯的计划:攻打港口,将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围困在王宫中。多亏了巴耶克和艾雅的努力,包围网最终被攻破,凯撒成功与罗马援军会合。[6]

塞普提米乌斯对战巴耶克

公元前47年1月,两军在尼罗河畔交战。当巴耶克杀死波提纽斯之时,凯撒的密探寻找到了塞普提米乌斯的行踪。于是凯撒命令巴耶克前往那里,将其击杀。经过一番苦战,巴耶克终于打倒了他。但就在他即将被巴耶克手刃的时候,凯撒与弗拉维乌斯却突然赶到,以他是罗马人,应当用罗马的法律处置为由,命令巴耶克停手。[7]

凯撒命士兵拉开巴耶克,但巴耶克不愿就此结束。他不断痛击着塞普提米乌斯的脸颊,宣泄着多年来的愤怒。情急之下,士兵们只好将巴耶克打晕。此举救了塞普提米乌斯一命。[7]

在这场战役中,托勒密十三世殒命于尼罗河。没有了后顾之忧的克利奥帕特拉便终止了与巴耶克夫妇的合作关系。与此同时,在凯撒帐下做事的弗拉维乌斯赦免了塞普提米乌斯,让他成为了凯撒的贴身护卫。两周后,凯撒在亚历山大参加了克利奥帕特拉的复位庆典,塞普提米乌斯就站在一旁。此后的罗马和埃及便掌握在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的手里,而弗拉维乌斯和塞普提米乌斯则暗中影响着这两位统治者。[8]

服侍于凯撒[]

不久后,塞普提米乌斯与弗拉维乌斯一同来到亚历山大陵,窃走了亚历山大的权杖,并袭击了在场的阿波罗多洛斯,拿走了藏在他身上的宝珠。

他们又一次来到了锡瓦的阿蒙神庙,用权杖和宝珠打开了宝库大门。神庙的守护者霍普扎法试图加以阻止,却被塞普提米乌斯当场击杀。霍普扎法的心脏还被挖了出来(在埃及人看来,那是灵魂的化身),作为对他的嘲弄。[8]而后,塞普提米乌斯与弗拉维乌斯进入宝库,窥探到了先行者留下的讯息。与此同时,弗拉维乌斯用权杖和宝珠控制了锡瓦村民们的心智,让他们臣服于他。事后,他带着宝珠来到昔兰尼,塞普提米乌斯则回到亚历山大,继续在凯撒身边充当护卫。[8]

遇刺[]

艾雅:“那柄权杖……”
塞普提米乌斯:“在维序者那。我为他们和你挚爱的埃及效力,而后在来世获得报酬。我将和我的弟兄们享用喝不完的美酒,玩不尽的女人。”
艾雅:“唯一等待你的只有湮灭。你的名字,你的维序者,还有你那些加比尼亚兄弟腐烂的尸体!阿佩普会吞掉你恶臭的心脏。”
—公元前44年,艾雅与塞普提米乌斯最后的对话[来源]

塞普提米乌斯在凯撒身旁

巴耶克设法杀死了弗拉维乌斯。在他外出期间,艾雅与罗马元老院的布鲁图斯朗基努斯取得联系,得知塞普提米乌斯已经随凯撒去了罗马。公元前44年,塞普提米乌斯已晋升为凯撒的核心幕僚。当年3月15日,他陪同凯撒莅临罗马的庞培剧场,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元老们精心筹划的刺杀行动。[9]

在剧院里,两人谈论着要如何应对接下来元老院的质询。塞普提米乌斯称赞凯撒是受众人爱戴的统治者和神明。虽然凯撒已预料到元老们会对他口诛笔伐,但塞普提米乌斯还是让他宽下心来,说自己就是凯撒豢养的“胡狼”,而对面的元老则是一群“咯咯叫的母鸡”。听闻此言,凯撒欣慰地点了点头。他离开后,无形者艾雅出现在了塞普提米乌斯眼前。在剧院外的角斗场里,两人开始了最终的对决。[9]

艾雅迅速杀死了塞普提米乌斯的两名手下,而后与他缠斗起来。交战期间,塞普提米乌斯声称凯撒就是他们的洞察之父,并拿卡慕的死取笑艾雅,建议她立刻逃跑或是向凯撒和维序者投降。艾雅则回击道,这次弗拉维乌斯不会来救他了,没有人能从她(和巴耶克)的复仇之火中将他营救出来。虽然塞普提米乌斯穿着厚厚的装甲,并挥舞着十分骇人的连枷,但艾雅的双刀却更为灵活轻便。她给了塞普提米乌斯以致命一击,用他的命抵偿了卡慕的离去。

在死亡空间里,塞普提米乌斯用污言秽语把艾雅嘲弄了一番,并拒绝交代权杖的下落,只说它仍在维序者手里掌握着。他至死都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无愧意,甚至相信能在死后世界尽享酒色富贵。而艾雅则不以为然,她割断了塞普提米乌斯的喉咙,宣告加比尼亚人和上古维序者终将会被世所遗忘。[9]

后续[]

塞普提米乌斯死后,灵魂来到了冥界的入口。在这里,他用某个无辜孩子的心脏欺瞒了审判天平,让自己充满罪恶的心脏逃过了鳄鱼神阿米特的啃噬。公元前38年,就在他死去六年之后,神谕者尼纳发现他堕落的灵魂企图偷渡往冥界。为了使冥界免于腐化,她随即委托巴耶克前去与塞普提米乌斯对峙。两人见面后不久,塞普提米乌斯的魂灵便崩塌得无影无踪。想来是因为他的心太过腐臭,被阿佩普吞掉了吧。[10]

性格特征[]

塞普提米乌斯:“你儿子看到刀时都吓尿了。”
艾雅:“我会把你的心脏喂给秃鹫。你毫无荣誉可言。你夺走了我的一切!”
―公元前44年,塞普提米乌斯与艾雅的对话[来源]

塞普提米乌斯是个粗野的人。虽然他能对亚历山大城和妻子内贝提亚报以爱恋,但他依然可以展现残忍的一面。他可以在折磨人的同时开怀大笑,也可以毫无廉耻地嘲讽艾雅儿子无辜惨死。他为自己是加比尼亚人和罗马军队的指挥官而自豪,宣称自己将会在来世与弟兄们大口喝酒,大把奸淫。他也经常嘲笑他的对手,表现出某种程度的傲慢。[1]

塞普提米乌斯也很少信任别人,总是觉得有人在跟踪他。这种偏执甚至让他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盟友,只有那些他所确信忠贞不二的人才能得到他的信任。[2] 他也可能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通过唤起对权力和成为强大统治者的渴望,将凯撒游说成了上古维序者的一员。[1]

装备技巧[]

卢修斯·塞普提米乌斯是一位身材高大,强壮而富有威严的罗马军团士兵。他挥舞着连枷,以极快的速度精准打击着每一个敌人。他还挥舞着一把短刀,并能够与守护者巴耶克一一对峙。[1]

在与艾雅的决战中,他除了使用一把短刀外,还挥舞着一把闪光的连枷。这把有异于寻常束棒的武器让他拥有了许多特殊能力。他能够向地面释放冲击波,抓住艾雅并给予致命一击,而连枷砸过的地面则都化作了齑粉。这些能力使他成为了比以往能难对付的敌人。[1]

琐闻趣事[]

  • 塞普提米乌斯戴着一顶科林斯式头盔,这种头盔在起源 的年代已过时很久。

画廊[]

登场作品[]

参考来源[]

  1. 1.0 1.1 1.2 1.3 1.4 刺客信条:起源
  2. 2.0 2.1 2.2 2.3 刺客信条起源:官方攻略
  3. 3.0 3.1 3.2 《刺客信条:起源》– 假神谕者
  4. 《刺客信条:起源》– 鳄鱼之颌
  5. 5.0 5.1 《刺客信条:起源》– 加比尼亚人作风
  6. 6.0 6.1 《刺客信条:起源》– 艾雅:女神之刃
  7. 7.0 7.1 《刺客信条:起源》– 尼罗河战役
  8. 8.0 8.1 8.2 《刺客信条:起源》– 余波
  9. 9.0 9.1 9.2 《刺客信条:起源》– 旧帝国陨落,新帝国崛起
  10. 《刺客信条:起源》–《法老的诅咒》– 盾或剑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