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


“'有猎鹰贴身的雇佣兵。' 就是你了。”
―公元前431年,巴尔纳巴斯对卡珊德拉说道[来源]
卡珊德拉(Kassandra)(公元前458年 - 2018年,又译作卡珊卓)是一位活跃于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的斯巴达雇佣兵,绰号驯鹰人(Eagle-Bearer)西风(West Wind)。她是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斯的孙女,密里涅的女儿及阿利克西欧斯的姐姐。她的养父为斯巴达将领尼科拉欧斯,亲生父亲则是古希腊学者毕达哥拉斯。公元前422年左右,她又与大流士之子奈塔卡斯结为连理,将自己的血脉传给了儿子艾匹底欧斯

在并不算长的佣兵生涯中,卡珊德拉多次挫败了秘密组织秩序神教的阴谋,将希腊人民从他们的掌控中解放了出来。后来,她又因为自己污血者的身份和与大流士的关系而遭到了波斯教团上古维序者的忌恨。维序者们将三支小队派往希腊,但却她和大流士一一剿灭。

后来,在一次上古维序者的攻击中,卡珊德拉失去了丈夫,并且险些失去儿子,救回儿子之后,卡珊德拉将孩子交给大流士送去埃及,以避免他因为自己被追杀遇险,大流士带走了她的儿子,并把大流士的第一把袖剑代代相传,直到传到后代艾雅手中,由艾雅交给了她的丈夫巴耶克,完成了第一把袖剑的传承

因功勋卓著,她也被后人尊奉为刺客兄弟会的先驱之一。

她的姓名取自希腊、罗马神话中特洛伊(Troy)的公主,阿波罗(Apollo)的祭司。

生平编辑

坠落与流亡 编辑

“为她的侮辱付出代价!为她掐灭的生命付出代价!她不再是斯巴达人!尼科拉欧斯!”
―村民对卡珊德拉的指责
卡珊德拉出生在斯巴达的一个上流家庭,外公是曾经的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斯,母亲是列奥尼达斯的女儿密里涅。身为斯巴达王室后裔的卡珊德拉从小就被寄予厚望,人们希望她能成长为一个像她外公那样健壮而勇猛的战士。

儿时的卡珊德拉在父亲尼科拉欧斯的悉心教导下磨炼武艺,不出意外的话,她和她刚出生的弟弟都会在多年以后成为父亲的骄傲。然而,一条不期而至的神谕打破了整个家族的安宁。据神谕者所说,如果让阿利克西欧斯活下来,斯巴达就必然会走向灭亡。

于是在村民和士兵们的簇拥下,尼科拉欧斯一家登上了郊外的忒格特斯山。悲痛欲绝的密里涅不断向行刑者求饶,但却已是回天乏术。就在阿利克西欧斯被扔下悬崖的一瞬间,娇小的卡珊德拉挣脱束缚,向行刑者猛扑了过去。

看着漆黑一片的崖底,卡珊德拉耳边响起了“杀人者”的咒骂声。在人们的指责下,尼科拉欧斯缓缓走到女儿身边。他与女儿四目相对,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到最后都没有说出口。一阵沉默之后,尼科拉欧斯奋力提起卡珊德拉,在悬崖外松开了手。

The Big Break - Nikolaos and Kassandra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父女俩的最后一面

然而卡珊德拉并没有死,在骸骨堆中醒来的她发现身边正躺着一把断掉的——那是她外公曾在温泉关使用过的传家之宝。卡珊德拉急忙将它捡了起来,而后一路疾奔来到海边,躲到了一艘小帆船上。

帆船载着她随波逐流。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被海浪冲到了凯法隆尼亚的海滩上。一个名叫马可斯的当地村民捡到了她,并以“相互帮忙”为条件将她留了下来。

独眼人的债务 编辑

卡珊德拉:“我刚好听到了你从哪里弄到买葡萄园的德拉克马。你他妈的疯了吗?
马可斯:“我们之后拿得回来!不——不是吗?我相信这是可能的!
——卡珊德拉终于意识到马可斯惹上了大麻烦
凭借着儿时所学的战斗技能,长大后的卡珊德拉成为了岛上小有名气的雇佣兵。公元前431年,“富有商业头脑”的马可斯从绰号“独眼人”的地头蛇那里借了一大笔钱,买下了宙斯像脚边的一座葡萄园。然而根本不知道怎么种葡萄的他完全还不起这笔巨款。面对“独眼人”手下的重重威胁,马可斯灵机一动,让常与他玩耍的孤儿福柏给卡珊德拉捎去口信,把她请到了葡萄园。
So It Begins - At the stable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正在挑选马匹的卡珊德拉

滑稽的是,身为救兵的卡珊德拉此前也借过马可斯一笔钱,但马可斯始终没有还钱的意思。看着无意之中被自己叫来的债主,马可斯突然想起了欠他钱的萨弥商人杜里斯。按照“计划”,杜里斯的钱恰好能够缓和眼下窘迫的局面。于是卡珊德拉牵着马可斯的马——那是她应得的利息——踏上了讨债的道路。

不过在此之前,福柏被“独眼人”手下掳走的消息率先传到了两人的耳朵里。卡珊德拉也顾不得马可斯的那笔钱了。她转身上马,一路赶到了匪徒盘踞的克提曼尼海滩。在接连暗杀了四个守卫后,卡珊德拉救出了绑在茅屋里的福柏,并目送着她回到了城。

来到萨弥市场,卡珊德拉找到了正在营业的杜里斯。在随后的对话中,她意外地得知了马可斯购买葡萄园的资金来源。不管最后有没有要到钱,她都需要向马可斯讨一个说法。

面对卡珊德拉的质问,马可斯大方地承认了自己向“独眼人”借钱的事实,并满怀信心地抛出了自己的下一个计划——趁着夜色偷走“独眼人”的假眼。虽有万般无奈,但卡珊德拉还是出色地完成了任务。然而马可斯仍不放心,他又想让卡珊德拉除掉那些随“独眼人”乘船回来的陌生人。
Fancy Guests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厄尔皮诺粉墨登场

于是在一番杀戮之后,东海岸的废弃营地又归于了死寂。然而,一个蓝衣男子的突然出现拖住了卡珊德拉离开的脚步。这个男人亲手割开了一个幸存者的喉咙,而后一脸镇定地称赞了卡珊德拉的杀人技巧。他自称叫厄尔皮诺,来凯法隆尼亚是为了寻找佩涅罗珀编织的圣裹布。这条裹布被人藏到了海峡对岸的伊萨基,因此他需要卡珊德拉这样的雇佣兵来助他一臂之力。

没过多久,带着圣裹布的卡珊德拉来到了与厄尔皮诺约定好的会面地点。然而厄尔皮诺并没有收下裹布,而是抛出了一个更为艰巨的任务——杀死镇守在墨伽利斯,绰号“血狼”的斯巴达将军。当然,赏金也会翻上一番。

卡珊德拉暂且答应了。不过要去墨伽利斯,首先要有一艘属于自己的船。恰好,一个名叫巴尔纳巴斯的落魄船长此时正享受着被“独眼人”摁在水缸里的待遇。于是卡珊德拉出马,用一番精妙的嘲讽惹怒了“独眼人”,并成功地打败了他,救出了巴尔纳巴斯。为表谢意,巴尔纳巴斯将自己的船——阿德瑞斯提亚号——和所有船员的指挥权一并赠给了卡珊德拉。

出海前,卡珊德拉向巴尔纳巴斯提起了那位绰号“血狼”的将军,并意料之外地得到了他的本名:尼科拉欧斯。

斯巴达血狼 编辑

卡珊德拉:“你无法再躲在职责后面。
尼科拉欧斯:“够了!我无法改变过去,卡珊德拉……我至死都会是名斯巴达人。
——尼科拉欧斯面对卡珊德拉的质问
在找回被海盗抢走的货物并招募到新的副手后,卡珊德拉一行人突破雅典海军的封锁,平安驶进了墨伽利斯港。刚一靠岸,卡珊德拉就遇到了正在指挥作战的尼科拉欧斯和他的养子史坦托尔。她通过一番谈话取得了史坦托尔的初步信任,而史坦托尔此时也正需要一个佣兵来做摧毁雅典人补给、盗窃辎重、清缴精英部队的工作。
A Journey into War - Nikolaos and Stentor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在尼科拉欧斯和史坦托尔的指挥下,斯巴达人赢得了胜利

两人一拍即合。后者承诺,只要卡珊德拉帮助斯巴达征服墨伽利斯,她就能得到面见“血狼”的资格。不久后,带着史坦托尔信物的卡珊德拉找到了正在为战友收尸的前军斥候多利欧斯。据他所说,这些斯巴达士兵都死于不明势力的突袭,而他们押运的粮草也全都被偷了个精光。

虽不清楚此事是雅典所为还是盗匪所为,但卡珊德拉能够断定,贼人就藏在附近的一个废弃墓穴里。然而当她走进墓穴时,眼前所见的只有一群瘦弱的平民。这些人自称来自墨伽拉,是受一个名叫伊卡诺斯的佣兵的指使才犯下了这样的事。不过他们所做的只是拿回本就属于自己的口粮,杀死士兵的其实另有其人。

不管这些墨伽拉人是否遭到了应有的惩罚,至少斯巴达人的供给是有了着落。然而多利欧斯仍然忧心忡忡,他需要伊卡诺斯的项上人头来使自己安心。不久后,卡珊德拉在杰拉尼亚的深山里活捉了一个被伊卡诺斯收买,假扮成斯巴达人的雅典士兵,并拿回了被他偷走的情报刻写板。收拾完伊卡诺斯留下的烂摊子,卡珊德拉设法引出并杀死了他。

紧接着,卡珊德拉又用击杀守军,烧毁辎重的方式削弱了雅典在墨伽利斯的力量,并偷走了藏在杰拉尼亚要塞里的雅典国家宝藏。随着雅典指挥官的败亡,尼科拉欧斯下达了全面进攻的命令。

The Wolf of Sparta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父女相见

在接下来的征服战中,卡珊德拉因作战勇猛而得到了尼科拉欧斯的青睐。他为卡珊德拉安排了一次单独会面的机会。史坦托尔虽有几分不悦,但还是同意了养父的决定。随后,卡珊德拉独自登上悬崖,见到了她那失散已久的父亲。

看着当初差点被自己害死的女儿,尼科拉欧斯没有表现出丝毫悔过的意思。他坚称自己只是在做斯巴达人该做的事,并要求卡珊德拉将过去放下。这番话大大激怒了卡珊德拉。她将厄尔皮诺的悬赏令回敬给尼科拉欧斯,而尼科拉欧斯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最后他坦白道,自己并不是卡珊德拉和她弟弟的亲生父亲,而这一切的真相只有他们的母亲知道。

“小心草丛里的毒蛇”,这是尼科拉欧斯对女儿最后的忠告。无论结果如何,卡珊德拉都无法继续留在这里了。她打算去福基斯会见厄尔皮诺,向他索要佣金和一个解释。出海前,巴尔纳巴斯建议她顺便去一趟德尔菲,那里的神谕者“皮提亚”也许能给出她想要的答案。

毒蛇之巢 编辑

“神教在追捕一名从忒格特斯山上重重摔下却奇迹生还的斯巴达小孩;就那件神器显示的幻象来看,那个小孩就是你。”
―德尔菲的“皮提亚”对卡珊德拉说道
刚一上岸,卡珊德拉就来到了厄尔皮诺的宅邸。她通报了“血狼”的死讯,并拿到了厄尔皮诺承诺的所有赏金。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厄尔皮诺不仅知道“血狼”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还将接下来的暗杀目标定在了她生父和她母亲的身上。卡珊德拉终于忍不住了。就在她抽出武器的一瞬间,厄尔皮诺逃了出去。

随后,卡珊德拉从他的房间里搜出了一份船运货单,发现他竟同时为雅典和斯巴达两方提供着军火。他希望战争永远进行下去,而经过这一番遭遇,卡珊德拉更加坚定了铲除这条毒蛇的决心。

走近德尔菲的阿波罗神庙,卡珊德拉遇到了先她一步来到这里的巴尔纳巴斯。此时的巴尔纳巴斯正在与一位戴着兜帽的长者交谈,后者对卡珊德拉的断矛表现出了极为浓厚的兴趣——他自称叫希罗多德,是雅典某位富有权势的人的门客。

Consulting a Ghost - Asking the Oracle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皮提亚与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稍微对此人留了个心眼。随后,等不及排队的她径直走进神庙,见到了传说中的“皮提亚”。然而她刚一开口,“皮提亚”便惊恐地高呼她为“山顶上的孩子”,并警告道要小心“秩序神教”的眼线。还没来得及问其他事情,卡珊德拉就被神庙的守卫们拉了出去。

听闻此事后,希罗多德变得焦虑了起来。如果这个所谓的神教真的控制了“皮提亚”,那他们就难免会借此来兴风作浪。因此在他的建议下,卡珊德拉带着满腹的疑惑潜入了“皮提亚”的家。

一番好说歹说之后,“皮提亚”终于妥协了。据她交代,这个以秩序为第一要义的组织一直想要卡珊德拉的命,而它的信徒们经常在阿波罗神庙下方的密室里集会;若想混入其中,发掘这个组织的真相,卡珊德拉就必须换上他们的披风和面具。此外,“皮提亚”还提到了一个常年资助她的神教成员——他叫做厄尔皮诺。

这个名字让卡珊德拉又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看来这个骗子是非死不可了。顺着“皮提亚”的指引,卡珊德拉在宁芙山谷外的一个要塞里杀死了他。然而这里死的只是一个替身,真正的厄尔皮诺早就躲进了蛇之谷的一个山洞里。不过这也无妨,没过多久,真正的他也死在了卡珊德拉的手里。

随后,卡珊德拉从他身上搜出了神教的全套装束和一枚三角形的金色碎片。回到德尔斐后,假扮成神教教徒的她只身迈进了密室的大门。在接下来的调查中,卡珊德拉搜集到了不少关于这个组织的情报。而她尤为在意的,是那个名叫“德谟斯”的领导者对她和她母亲的执念——执念到了想要杀死她们的地步。

The Serpents Lair - Test of Deimos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德谟斯正在纠察内鬼

与此同时,提着厄尔皮诺头颅的德谟斯从内堂走了出来。他断言道凶手就在众人当中,并将所怀疑的目标一个个拉到密室中央,用远古方锥的力量查看了他们的记忆。然而轮到卡珊德拉时,他眼前浮现出的却是一幕幕童年时代的情景。

回忆结束,卡珊德拉认出了早已成人的阿利克西欧斯,而阿利克西欧斯似乎也察觉到了她身份的异样。不过他并没有追究下去,而是随手拉来一个替罪羊,让他担上了背叛组织的骂名。

记忆苏醒 编辑

卡珊德拉:“就算她当初真的抛弃了我们,我们还是活了下来。只要找得到她,我们就能回到以前的日子。
阿利克西欧斯:“神教成员可没有如此多愁善感,或是想着“团圆”,我们的目标只有掌控一切而已。
——卡珊德拉与弟弟产生了分歧
卡珊德拉全身而退,将刚刚得到的情报告知给了在神庙外等候她的希罗多德。据后者分析,这个组织很有可能就是战争的幕后推手。虽知其思母心切,但他仍然希望卡珊德拉能尽快前往雅典,与那位能够终结战争的大人物见面。
Memories Awoken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瞻仰遗迹的希罗多德和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勉强同意了。启程之前,她先随希罗多德去了一趟温泉关。两人凭吊了坐落在那里的古战场。随后,她又在希罗多德的请求下掏出断矛,好让他确认这是否就是列奥尼达斯当年使用过的那把。就在希罗多德触碰到它的一瞬间,两人的意识被拉回到了五十年前的战场上。恍惚中,他们看到了列奥尼达斯奋勇作战,最后兵败被杀的场面。

希罗多德终于相信了。清醒过来的他向卡珊德拉介绍了先行者,以及安德罗斯岛上某个奇怪建筑——他笃定断矛一定与它有关——的事。

不久后,两人来到了安德罗斯岛。在岛屿深处,卡珊德拉发现了一座与周围格格不入的远古遗址。她用断矛打开了遗址的大门,并在遗址内找到了一台刚好能嵌下断矛的铸造床。她试探性的将断矛和之前得到的金色碎片放了上去。一阵闪光之后,断矛的神性苏醒了。

Memories Awoken - Deimos shuns Kassandra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对峙中的姐弟

挥舞着经过加强的断矛,卡珊德拉心满意足的告别了遗迹。刚迈出大门,一支利箭就从她身旁飞了过去。她定睛一看,原来射箭的人是她弟弟。急于与家人团聚的她立即追了上去,但阿利克西欧斯死活不愿与她相认,更不愿随她去寻找母亲——比起“团圆”,他更希望率领神教掌控一切。他还告诉卡珊德拉,神教的行动已然开始,过不了多久,那位“大人物”伯利克里便会死在他们手上。

撂下一番狠话后,阿利克西欧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盛装晚宴 编辑

“卡珊德拉,这里是雅典。要是你有所求的话,有时就是得配合演个戏才行。”
―希罗多德的金玉良言
Welcome to Athens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伯利克里舌战克勒翁

几天后,阿德瑞斯提亚号驶进了阿提卡港口。在普尼克斯的宣讲台上,卡珊德拉和希罗多德遇到了正在与克勒翁就是否出兵一事展开辩论的伯利克里。

出于谨慎,希罗多德并没有直接将神教的事透露出去。他谎称卡珊德拉是来参加社交酒会的,并请求伯利克里予以邀请。然而酒会并非人人都能参加。伯利克里许诺道,只要卡珊德拉能完成他所布置的三个任务,她便可以以“仆人”的身份加入进来。

第一个任务是查看失约的梅提欧侯斯的情况。这位可怜的雅典小吏被一伙暴徒绑在了家里,所幸卡珊德拉及时赶到,杀死了暴徒们扔在他身边的毒蛇,并为他松了绑。随后她按图索骥,解决掉了被某位“改革者”所蛊惑的暴徒和躲在城外的蛇贩。

Escape from Athens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卡珊德拉与菲狄亚斯

第二个任务是帮艺术家菲狄亚斯逃离雅典。某人下达的谋杀令正把他吓得不轻,直到在卡珊德拉悉心护送下来到塞里福斯,他才好不容易地松了一口气。

第三个任务是去雅典议事厅,参加“陶片放逐”的投票。伯利克里事先让人准备了两份装有陶片的袋子,而卡珊德拉所要做的,就是演一出偷梁换柱的戏码。在两人的里应外合下,曾是伯利克里密友的阿那克萨哥拉斯成为了雅典式民主的牺牲品。

大功告成后,卡珊德拉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伯利克里的住所。刚一进门,她就和阔别已久的福柏打了个照面。这位厌倦了小岛生活的少女现在已是伯利克里的仆佣,她的新主人阿斯帕西娅则早已为卡珊德拉备好礼服,只待佳人一到,酒会便可开始。当晚,这位卸下武装的雇佣兵随希罗多德如约赴宴,一同前来的还有不少雅典的社会名流,比如剧作家赫尔米波斯、哲学家色拉叙马库斯、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当然,还有她白天在议事厅里遇到的怪人苏格拉底

Drink Up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卡珊德拉怂恿欧里庇得斯和阿里斯托芬拼酒

为了打听母亲的下落,卡珊德拉先是用酒灌倒了欧里庇得斯,从他口中套出了“某个斯巴达女人可能找过阿尔戈斯希波克拉底”的情报;而后又用橄榄油收买了渴求愉悦的阿尔西比亚狄斯。后者则建议她去科林斯,寻求交际花安舒莎的帮助。

就在卡珊德拉准备与苏格拉底展开辩论的时候,宅邸的主人阿斯帕西娅从后堂走了过来。在她的要求下,卡珊德拉劝来了不愿露面的伯利克里,并得到了第三个知情者的名字:凯阿岛赞妮亚

药到病除 编辑

“我后来带着他,把他送上这座祭坛,还向上苍呐喊,希望众神放过这个孩子,而众神也的确听见了我的请求……这个世界只有痛苦可言,我赋予了德谟斯应对的能力。”
―克莉西斯讲述德谟斯的由来
在公元前五世纪的希腊,疾病总会被当成众神的惩罚,任何妄图用人力治疗病症的做法都会被视作不敬。然而希波克拉底公然挑战了这一传统观念。他因此也遭到了包括赫拉神庙主祭克莉西斯在内的少数人的忌恨。
First Do No Harm - Kassandra and Hippokrates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卡珊德拉初遇希波克拉底

就在与卡珊德拉相遇前不久,克莉西斯派手下偷走了他的精神医疗手册。没了手册的希波克拉底在病床前忙得焦头烂额。万幸的是,卡珊德拉及时出现,接下了替他寻找手册的任务;而不幸的是,在一次军事突袭中,手册早已化成了灰烬。无奈之下,卡珊德拉只好设法带回了通读过手册的医师迪玛斯,请他与希波克拉底共渡难关。

不久后病人转危为安,希波克拉底送给卡珊德拉一颗苹果以示感谢。同时他坦白道,自己当年确实见过卡珊德拉的母亲,但却没有及时地向她施以援手。她那绝望又坚定的眼神一直让他耿耿于怀。正因如此,他才会在阿波罗面前起誓将一生献给医学,再也不拒绝其他病人。

Speak No Evil - Myrrine -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幼子夭折的密里涅悲痛欲绝

告别希波克拉底,卡珊德拉又来到了山上的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庙。在克莉西斯的施压下,大多数祭司都对“斯巴达母亲”和“驯鹰人”二词讳莫如深,只有一个名叫提摩克塞诺斯的老祭司肯私谈一二。兜兜转转半天后,他透露道多年以前确实有个衣衫褴褛的斯巴达女人来过神庙。那时的祭司们给了她力所能及的救助,但她抱来的孩子最后却没能成活。

当天晚些时候,提摩克塞诺斯将那个孩子的婴儿毯交给了卡珊德拉。随后,卡珊德拉又帮助了两个稍年轻一点的祭司,并在他们的指引下来到神庙招待所,见到了曾救治过母亲的老祭司长米顿。据米顿“交代”,当年那个孩子其实是被克莉西斯带到了森林祭坛。而为了守住这个秘密,他又在神教的胁迫下割去了自己的舌头。

调查接近尾声,卡珊德拉终于揪出了藏身祭坛的克莉西斯。对峙之时,后者自豪地说起了阿利克西欧斯因“神迹”而复活,并被她一步步引导,最终变成了德谟斯的事情。话一说完,她便扔出一枚燃烧弹,借着火光逃离了现场。

然而没过多久,卡珊德拉便又找上门来。这次克莉西斯就没那么幸运了。

法外之地 编辑

科林西亚有两个民间领袖。一个是交际花们的救世主安舒莎,另一个则是横行一方的黑市老大“贩夫”。“贩夫”希望掌控科林斯的一切,包括交际花们赚下的德拉克马。而在阴谋难以得逞的时候,他便会放任手下对老百姓们开刀。

科林斯卫城,卡珊德拉救下了两位因此被暴徒围攻的朝圣者,并根据他们的指示,在不远处的珀瑞涅之泉里找到了安舒莎和被阿斯帕西娅任命为“密使”的福柏。听明卡珊德拉的来意后,安舒莎提出要与她做一笔交易——用“贩夫”的命来换取有关密里涅的情报。

To Help a Girl

福柏正在窃取信件

交际花妲玛莉丝注意到她的一位常客最近有点不对劲,不仅反常地问起了她们赚下的钱的去向,还突然变得阔绰了起来。为了找出这些变化背后的原因,卡珊德拉派福柏潜入那个顾客的家,偷出了某人写给他的恐吓信。信中人受“贩夫”指使,要求他将妲玛莉丝送至某处。循着信里给出的地址,卡珊德拉干掉了为“贩夫”寻花问柳的手下,替妲玛莉丝和那位顾客解了围。

接下来的任务是救出被一伙暴徒掳走的柯蕾奥。卡珊德拉在交际花艾琳娜的指引下追上了暴徒们的海盗船,然而直到接舷战结束,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柯蕾奥自愿做出的决定。受尽“贩夫”折磨的柯蕾奥对安舒莎已不抱有希望,她打算一走了之,在米科诺斯开始全新的生活。不管是否留下来,只要她能安然无虞,艾琳娜便可以放心了。

解决完交际花们的私事,卡珊德拉来到“贩夫”的海滨仓库,烧毁了他名下的五捆货物。仓库的守卫们察觉到了库内的异样,向卡珊德拉发起围攻。正当这时,一个斯巴达壮汉闪了进来,与卡珊德拉联手击退了这些恶徒。

来者名叫布拉西达斯,与安舒莎一样是“贩夫”的劲敌。他从卡珊德拉的话语里识破了她的身份,并要求与她并肩作战,还科林斯以安宁。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布拉西达斯知道“贩夫”的死不能太过招摇,所以他打算把“贩夫”引到科林西亚的圣窟,在尽可能低调的情况下了结这个祸患。但安舒莎提出的意见与此恰恰相反。她认为“贩夫”的死应当成为科林西亚人毕生难忘的好戏,因此她想把“贩夫”带到剧场,在人前好好处置他。

无论如何,“贩夫”都已经在毫无自觉的情况下走进了一个死局。当然,安舒莎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向卡珊德拉道出了密里涅在科林斯的故事。故事最后,密里涅从一场幸运骰子赛中赢到了一艘船,名字叫塞壬之歌。

民主陨落 编辑

“这座城市即将要由克勒翁一手掌握,他得拯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才行……我想要亲眼见证。”
―公元前429年,伯利克里
赞妮娅开出的条件很简单,按海盗的规矩给钱就是了。由此,卡珊德拉知道了她母亲曾以“菲尼克斯”的名义当过一段时间的海员。但她很久以前就离开了凯阿岛,前往东南寻找“天命”。赞妮娅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线索牵连完毕,卡珊德拉回到了雅典。然而此时的雅典早已变成了瘟疫肆虐的地狱,就连伯利克里也没能幸免。他在克勒翁等人的攻讦下苟延残喘,而阿斯帕西娅只能一面劝他进药,一面委派福柏去找安纳斯塔西欧斯安排渡船,打算陪他离开雅典。

在卡珊德拉的开导下,伯利克里答应会好好休养。不过他也表示,自己也许会抽出时间去一趟帕特农神庙,向守护着这座城市的雅典娜女神求问上天的启示。与此同时,迟迟没有回来的福柏让阿斯帕西娅的心不由得悬了起来。她让卡珊德拉前往剧场以东的安纳斯塔西欧斯宅,寻找福柏的踪影。然而当卡珊德拉抵达那里时,屋里只剩下了三具被开膛破肚的尸体。

就在此时,福柏的尖叫声划过了无生息的街道,传入卡珊德拉耳中。卡珊德拉应声奔向剧院,奋力击杀了突袭福柏的四名神教侍卫,但却没能替她挡下那最致命的几次攻击。

一段简短的悼词成了两人最后的话语。卡珊德拉将福柏的木鹰合在她的掌间,作为祈求安息的信物。而后,悲愤交加的她登上雅典卫城,见到了徘徊在神庙外的阿斯帕西娅。

苏格拉底与希波克拉底紧随其后。两人刚一抵达,神庙里便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卡珊德拉带头闯了进去,然而却为时已晚——当着众人的面,阿利克西欧斯用圣剑割断了伯利克里的喉咙。伯利克里,这位将雅典文明推向时代巅峰的传奇领袖,就这样倒在了它的守护神的面前。

当晚,卡珊德拉一行人来到了停靠着阿德瑞斯提亚号的比雷埃夫斯港。在摆脱了克勒翁手下的追兵后,阿斯帕西娅随卡珊德拉登上了船。苏格拉底和希波克拉底则选择留在雅典,并承诺会给福柏办一场体面的葬礼。

天亮后,阿德瑞斯提亚号驶进了爱琴海。卡珊德拉将自己搜集到的情报告知给了阿斯帕西娅,后者果然对“菲尼克斯”和塞壬之歌有所印象。据她所说,人们最后一次看到“菲尼克斯”的地方是在纳克索斯岛

海上霸权 编辑

密里涅一眼就认出了那把承载着家族历史的短矛,只不过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列奥尼达斯的女儿”,而是纳克索斯全岛说一不二的领袖。她麾下的斯巴达盟军与海对岸的帕罗斯人互为仇敌,双方交战已久。即便是在母女相认之际,一条帕罗斯先锋队突然进犯的消息也还是会让她立即提起长矛,奋不顾身地奔向海岸。

ACOd-MothersPrayers-beachHektorTimo

众人伺机突袭帕罗斯侵略军

至于秩序神教,密里涅很清楚他们与自己家族的世代恩怨,也答应卡珊德拉会帮助阻止神教的阴谋。然而离开之前,她先得确定纳克索斯在帕罗斯人的刀口下还能存活下去——最好是将这把刀彻底斩断。为此,卡珊德拉像在墨伽利斯时那样摧毁了雅典支援的辎重和兵甲,并救出了在前往谈判的途中被生擒并关押在帕罗斯岛的舰长埃涅阿斯。后者在获救后立刻赶回了自己的阵地,准备与密里涅重整舰队,和帕罗斯人决一死战。

另外,在阿斯帕西娅的建议下,卡珊德拉还清缴了驻守在南部宙斯神窟里的神教爪牙,并从他们身上搜出了帕罗斯与其勾结的有力凭证:一些德拉克马和一封密信。卡珊德拉将这封信递呈给阿斯帕西娅,而阿斯帕西娅在破译密文后惊讶地发现,雇佣神教卫队的并不是帕罗斯领袖席拉诺斯,而是某位斯巴达的国王。密里涅不愿相信这一点,但在卡珊德拉看来,这对于早已腐败不堪的斯巴达政权而言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ACOd-UnifiedFront-AmberDawnAdrestia

阿德瑞斯提亚号撞向席拉诺斯的战船

没过多久,帕罗斯人的舰队就大摇大摆地驶进了纳克索斯港。卡珊德拉指挥着阿德瑞斯提亚号摧毁了他们的封锁线,然而援军随时都有可能到达,她和密里涅必须火速与帕罗斯岛做个了断。几天后,两座岛屿的领袖相遇在了海上。而接下来的鏖战使其中一人葬身鱼腹,另一人得胜而归。

密里涅是胜利的那一方,她终于为纳克索斯赢来了和平。但在回到斯巴达之前,她还需要留在岛上处理一些事务。她建议卡珊德拉先去锡拉岛寻找她的亲生父亲,而后再来拉科尼亚与她会合。

橄榄冠与征服者 编辑

密里涅一家离开斯巴达的方式并不光彩。作为惩罚,时任国王阿希达穆斯下令剥夺了她与卡珊德拉的公民权,她们所住的旧居也被一并夺走。所以在觐见国王之前,卡珊德拉必须先夺回自己应有的一席之地。

ACOd-HSH-KassMyrrinehome

母女俩重回旧居

为了博得统治者们的青睐,卡珊德拉在布拉西达斯的建议下潜入欧罗塔斯森林的古拉尼采石场,刺杀了为黑劳士起义提供援助的斯巴达叛徒,并捣毁了他们的武器。而后她返回城中,与母亲一起祭扫了列奥尼达斯的安息之所

在断矛催生的幻象中,两人回顾了列奥尼达斯不顾神教阻挠,毅然选择出兵的英勇事迹。就在回忆结束之时,阿吉德家族的现任首领,斯巴达双王之一的波萨尼亚斯来到两人面前,对她们的回归表达了由衷的赞誉。然而卡珊德拉并不完全领情。在她看来,只要斯巴达的律法仍视自己的人民如仇敌,和平就永远不可能到来。

ACOD Pythia Leonidas

幻像中的列奥尼达斯与皮提亚

波萨尼亚斯表示同意,但他并不认为阿希达穆斯也能持相同的意见。为进一步取得阿希达穆斯的信任,卡珊德拉除掉了压迫黑劳士的三名受炼内卫——根据波萨尼亚斯的说法,正是这些已然腐化的城邦精锐挑起了造反者们的不满。

就这样,黑劳士的运动被暂时压制了下来,卡珊德拉与密里涅也获得了接受召见的权利。在斯巴达人的朝堂之上,卡珊德拉见到了性格迥异的两位国王,并接受了两人指定的任务,以证明自己的忠诚。

波萨尼亚斯的任务是护送运动员忒斯提克勒斯抵达伊利斯,参加即将在那里举办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接到指示后,卡珊德拉用她从盖希翁村设法得来的神油把忒斯提克勒斯哄上了船,随后一路航行到了伊利斯边境的凯里尼口岸。亲爱的阿尔西比亚狄斯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他对众人表达了诚挚的欢迎,但忒斯提克勒斯显然并没有把这位雅典人放在眼里。口无遮拦的他吼出了斯巴达必胜的口号,并要求卡珊德拉在赛前为他涂油。卡珊德拉勉强默许了,而后稍一弯腰,把正想拥抱她的忒斯提克勒斯闪下了海。

ACOD The Contender Memory Screenshot 04

卡珊德拉与其中一位对手俄里翁

当众人围到船坞边时,鲨鱼已经将这位角斗士吞到了肚里。无奈之下,卡珊德拉只好临危受命,肩负起了为斯巴达夺取荣誉的重担。

抵达奥林匹亚后,卡珊德拉找到角斗赛的负责人,让自己可以以斯巴达的名义代替忒斯提克勒斯出场。初赛一切顺利,灵巧的卡珊德拉接连击败两位对手,从裁判卡历亚斯的手中获得了决赛的入场券。然而在就在决赛开始之前,同样身为裁判的阿尔西比亚狄斯却因不明原因中毒昏厥。为挽救好友的性命,卡珊德拉急忙赶到了曾为裁判们举办宴会的的列奥尼达翁会客厅,并找到了一份写有食材供应商普里耶姆名字的货品清单。

ACO Pankration Memory Screenshot 04

大获全胜

在卡珊德拉的逼问下,普里耶姆承认了自己被人收买的事实。但据他所说,阿尔西比亚狄斯吃下的饭菜并没有多少,服用解药即可转危为安。根据他的指引,卡珊德拉在山谷北部的柯罗伊伯斯要塞里拿到了解药。喝下解药后,阿尔西比亚狄斯立马又活蹦乱跳了起来。与此同时,卡珊德拉也与这一切的幕后主使——表面上是潘克拉辛裁判,实则却是秩序神教成员的卡历亚斯——做了个了断。随后她在决赛赛场上击败曾经的王牌斗士多瑞俄斯,拿下了这届比赛的冠军。

离开伊利斯后,卡珊德拉又来到了维奥蒂亚的前线兵营。阿希达穆斯交给她的任务便是帮斯巴达扭转当前的颓势,一举击溃这里的提洛联军。然而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负责统领斯巴达部队的人竟然是史坦托尔。两人刚一相见就撕破了脸面,所幸卡珊德拉及时拿出了阿希达穆斯的令状,这才避免了一场恶战。

史坦托尔放下了武器,但却并没有放下成见。他要求卡珊德拉击杀为雅典效忠的四位传奇勇士,以此来削弱敌方的实力。

在维奥蒂亚的山林里,卡珊德拉杀死了四勇之一的传奇猎手涅塞阿。在奥尔霍迈诺斯城,她又遇到了正在祭奠亲人的乐手提蒙——他的哥哥雅柏列雅斯不久前因反对与雅典结盟而被迪安涅拉和阿斯特拉所杀。卡珊德拉为他杀死了阿斯特拉,并夺回了原本属于他的项链。作为回报,卡珊德拉得到了迪安涅拉藏身处的位置信息。随即,迪安涅拉便悄无声息地死在了神谕洞窟的深处。

ACOd-AristaiosNikolaos

阿里斯泰奥斯的最后一战

格拉要塞,卡珊德拉颇为意外地遇见了久未露面的尼科拉欧斯。这位斯巴达孤狼刚刚带走了四勇之一的阿里斯泰奥斯的性命,希望能借此助史坦托尔一臂之力。卡珊德拉对他的态度稍稍缓和了一些,但两人的对话并没有持续太久。离开要塞后,她又立刻赶到了忒拜。最后的勇士德拉孔据说就居住在这里。

摔跤手梅蓝尼波斯想用一种神药把德拉孔永远留在身边,而使用这种神药的方法就是把它层层涂抹在德拉孔的盔甲上。卡珊德拉意识到这是个削减德拉孔防御的大好机会,于是颇为热心地帮他买来了药草。与此同时,她还找回了为德拉孔送油的驮马,把一坛坛易燃易爆的油脂送进了德拉孔的训练场。几天后,全副武装的卡珊德拉不期而至,丢掉了盔甲的德拉孔只得赤膊上阵,在冲天的火光中迎来了自己的末日。

四勇一死,征服维奥蒂亚便指日可待。得到卡珊德拉的捷报后,史坦托尔立即召来兵马,向雅典人发起了最后的反击。在卡珊德拉的英勇奋战下,斯巴达尤为轻松地取得了胜利。然而战役结束后,史坦托尔却洋洋得意地将所有功劳揽到自己身上,并一口咬定尼科拉欧斯的失踪是卡珊德拉从中作梗的结果。说着,他从背上抽出长矛,准备为养父伸张自己的“正义”。

就在局面即将失控之时,尼科拉欧斯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用一番充满善意的话语平息了继子的愤怒。他把史坦托尔劝回军营,而后转身对卡珊德拉悄声说道,“一股黑暗的势力即将席卷斯巴达”,提醒她务必要多加小心。

傀儡之王 编辑

在为两位国王处理差事的同时,卡珊德拉来到了斯巴达北部的阿卡迪亚。据布拉西达斯所说,这片广袤的平原正是某位神教教徒的藏身之地。密里涅与他提前来到此处打探消息,而当卡珊德拉追上两人时,神教已经与当地执政官相互勾结,收买了布拉西达斯雇佣的向导索恩帕特,把卡珊德拉打了个措手不及。幸好卡珊德拉技高一筹,三下五除二地便将索恩帕特击倒在地。后者叫苦不迭,把自己主子的身份和密里涅等人的去向一股脑地吐了出来。

顺着索恩帕特的指引,卡珊德拉爬上提吉亚山梁,见到了等候于此的母亲和布拉西达斯。如她所料,那位名叫“拉戈斯”的执政官正是本地最有权势的神教成员。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生死不仅关乎到当地的政局,更关乎到斯巴达的军饷能否得到足够的供应。因此,布拉西达斯决定从大局出发留拉戈斯一命,并希望用劝说的手段让他弃暗投明。

执政官的安全屋就在山下,布拉西达斯相信从中可以找到拉戈斯受人胁迫的证据。进行搜查时,两人偷听到了神教侍卫与线人的谈话,得知神教正在监视拉戈斯与他人的通讯往来,并将他的书信截获,打算送到位于北方烧焦之树的神教营地。卡珊德拉随即北上,救出了一名被缚的奴隶和关在洞窟里的拉各斯的家人。

神教挟制拉各斯的筹码已被除清,卡珊德拉来到梭隆森林以西的萨弥可要塞,希望能一举策反拉戈斯。对于家人的获释,拉戈斯表达了应有的感激之情,但他对神教仍保留着些许忌惮。不过他也坦言,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阿卡迪亚,因此也不会无视布拉西达斯的邀请。在卡珊德拉的进一步劝说下,拉戈斯才鼓起勇气与神教一刀两断。他立即取消了对卡珊德拉和密里涅的通缉,并交出了神教圣者——斯巴达王波萨尼亚斯——的玺戒。

一切线索都已齐备,密里涅召来督政官,当庭对波萨尼亚斯发出指控。在众人的质问下,波萨尼亚斯百口莫辩,只能任由守卫将自己拖出宫外,远放他乡。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阿希达穆斯一时语塞,惶惑中的他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依照约定,恢复了密里涅与卡珊德拉的公民身份,两人的旧居也如期璧还。

由此,斯巴达暂且摆脱了秩序神教的掌控。然而城邦的刑罚并不是波萨尼亚斯的最终归宿——在密里涅清扫老屋的同时,卡珊德拉击杀了这位正要逃往盖西翁港口的傀儡之王。

雅典的反抗 编辑

公元前425年,一支雅典舰队登陆麦西尼亚,在斯巴达统领的皮洛斯地区公然扎营练兵,挑衅之意不言而喻。作为回应,阿希达穆斯之子阿吉斯二世立即向那里派出大军。布拉西达斯和卡珊德拉也在应征之列。

出发之前,布拉西达斯得到前线战报,称德谟斯可能就在雅典军中。听闻儿子与女儿即将兵戎相见,密里涅恳请卡珊德拉宽免阿利克西欧斯,好让他回家团圆。

然而在烽烟弥漫的战场上,杀红眼的德谟斯却毫不顾及往日同族的情谊。他不仅将布拉西达斯击成重伤,还对卡珊德拉痛下狠手。凭借着达摩克利斯之剑的神力,德谟斯逐渐占据了上风。但就在他准备给予卡珊德拉最后一击的时候,一棵烧断的巨树却不偏不倚的砸到了他的身上。随后,前来救援的卡珊德拉也遭遇到了同样的厄运。

醒来的卡珊德拉发现自己正躺在雅典的大牢里,牢门外的阿利克西欧斯正一脸得意地等着她来搭话。卡珊德拉再次试图与弟弟和解,但却遭到了弟弟的严词拒绝。不仅如此,他还对前来探监的克勒翁大发雷霆。显然,他对自己在神教中的“傀儡”地位早已心怀不满。

阿利克西欧斯走后,克勒翁又嘲讽了卡珊德拉一番,并在临走时留下了两名打手。然而他又一次低估了卡珊德拉的实力。在巴尔纳巴斯和苏格拉底赶来劫狱之前,卡珊德拉就已赤手空拳地击倒了那两个壮汉。随后,三人一起来到伯利克里的故居,与希罗多德等人会合。一场推翻克勒翁残酷统治的暴动即将在这里掀起。

装备技巧编辑

自幼接受斯巴达式训练的卡珊德拉是一位技艺高超的战士,拥有同时与大批敌人鏖战的恐怖实力。她能够熟练使用各种武器,包括长矛和斧子。她也从来不用盾牌,而是通过灵巧的动作来闪避敌人的攻击。

作为一名潜行大师,卡珊德拉总能悄无声息的暗杀掉目标,并利用灌木丛的掩护避开敌人的视线。她熟练地挥舞着列奥尼达斯之矛,在暗影中杀死了一个又一个敌人。

自由奔跑也是卡珊德拉的强项。她既能爬上雅典雅典娜女神像,又能在山林河川间轻松地游走。她也是个游泳健将,在探索水下废墟时可以憋很长一段时间的气。

卡珊德拉与她的猎鹰伊卡洛斯有着一种极为特殊的共生关系。与后世刺客阿泰尔埃齐奥戴斯蒙不同,她的鹰眼可以名副其实地同步到鹰的视角,并附带了一定的透视和采集信息的能力。

在父亲毕达哥拉斯授予的赫尔墨斯权杖的庇佑下,卡珊德拉克服自然规律,容貌未改地活过了两千多年。她还可以凭意志改变权杖的形状。比如与蕾拉见面时,她首先拿出的权杖就被幻化成灯笼的样式。到了2018年,卡珊德拉已经对发生在她漫长生命中的每一项发明创造都了如指掌,这让她一眼就看出了蕾拉的Animus的异常。她甚至还掌握了所有的历史信息,并见证了某些秘密组织的兴亡。

琐闻趣事编辑

  • 卡珊德拉(Κασσανδρα)一名源于古希腊语κεκασμαι,意为'卓越,闪耀',以及ανηρ,意为'人类',所以“卡珊德拉”有“照耀人类”的意味。
  • 卡珊德拉的名字来源于神话中的一位特洛伊公主。相传她被阿波罗赋予了预知未来的能力,但因为忤逆神灵,她又被阿波罗诅咒,使得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预言。
  • 卡珊德拉是刺客信条:奥德赛 的两个可选主角之一,另一个是她的兄弟阿利克西欧斯,两人共享同一套游戏剧情。而在小说中,卡珊德拉被确定为正统世界线的主角。
    • 如果玩家选择阿利克西欧斯为主角,卡珊德拉就会变成他的妹妹,而包括改名为德谟斯在内的诸多情节也都会原封不动地转移到她身上。
  • 卡珊德拉和阿利克西欧斯有同样的恋爱养成选项,这意味着玩家可以自由选择主角的性取向。
  • 卡珊德拉的上嘴唇左部有一条伤疤。


图片编辑

登场编辑

参考编辑

  1. AccessTheAnimus Twitter: ".@mlssmahut has confirmed to be the voice actress of Kassandra in #AssassinsCreedOdyssey!"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