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Desert Oath.pngEraicon-Origins.pngEraicon-Individuals.pngEraicon-featured.png


“你是埃及和希腊的孩子。你是他们不互相仇视的证明。”
―巴耶克对卡慕说道[来源]

卡慕Khemu,约公元前56年 - 公元前49年)生活在公元前一世纪的埃及,是锡瓦守护者巴耶克及其妻子艾雅的儿子。他的父系祖先是历代的守护者,母系祖先则可追溯到发明袖剑的波斯刺客大流士和希腊的传奇佣兵 卡珊德拉。在短暂的一生中,他与父母度过了一个田园般的童年。他的父亲教导他如何成为守护者,并教给他一些必要的生活技能,比如打猎

公元前49年,上古维序者绑架了卡慕,为的是要挟巴耶克打开阿蒙神庙地下密室。当两人奋起反抗时,维序者之一的弗拉维乌斯·梅特鲁斯扭转了巴耶克手里匕首的方向,让它捅进了卡慕的胸膛。

卡慕之死成为了刺客兄弟会起源的关键因素,从公元前49年到前47年,他悲痛欲绝的父母无情地追杀着他们所知道的每一个维序者成员。这是一场复仇之旅,裹挟着江河日下的托勒密王朝的政治阴霾,最终催生出了初代刺客组织无形者

生平[]

孕育[]

公元前56年,上古维序者拉亚命佣兵比翁前往锡瓦,斩除那里残存的守护者血脉。为了躲避攻击,锡瓦守护者巴耶克和他的伴侣艾雅逃进了沙漠中的旧训练场。在此期间,艾雅怀上了卡慕。[1] 在杀死巴耶克的父亲塞布后,比翁发现了艾雅怀孕的事情,于是他将下一个目标锁定在了巴耶克和艾雅身上。然而在他下手之前,这对恋人就已经送他上了西天。[2] 几个月后,卡慕出生了。[3]

出于他们的爱和对祖国的忠贞,巴耶克和艾雅用古埃及语中埃及的名字Kemet,为儿子起名为卡慕(Khemu)[4] 因为从母亲那里继承了一半的希腊血统,所以卡慕也被他父亲视为埃及和希腊的孩子,是两国人民可以在爱与和谐中共同生活的鲜活例证。[5]

童年[]

卡姆在偏远的绿洲小镇锡瓦长大,与疼爱他的父母过着十分平静的生活。他的父亲奉献出许多时间和精力抚养他长大,教授给他身为一名守护者应有的价值观,期望有一天他能和当年的自己一样继承父亲的衣钵。[4][6]

众神之星[]

无数个夜晚,巴耶克带着卡慕来到锡瓦郊外的石环,仰望满天繁星。他教给卡慕如何识别象征着埃及众神的星座,以及各个神祇的故事中所蕴含的道理。卡慕的祖父塞布曾经说过,这些星星不仅揭示了众神在世界上的位置,同时还揭示了每个人的位置。当巴耶克将这番话说给卡慕听的时候,这个小男孩立即兴奋起来,说他总有一天会走遍所有石环,还有狮身人面像吉萨金字塔群。这些话永远铭刻在巴耶克的脑海中,他在卡慕死后发誓要为儿子实现这个梦想。[4]

在繁星笼罩下的一个又一个夜晚,卡慕和他父亲分享了许多关于人生的想法、感受和疑惑。每次,巴耶克都会介绍一个与卡慕的问题或者他所面临的人生之课相关联的神祇。[4] 他介绍了荷鲁斯欧西里斯的故事:[7][8] 守护者佩戴的臂章是荷鲁斯之眼,而法老就是荷鲁斯在生者世界中的化身。法老死后到了冥界,就会变成欧西里斯。所以说,真正的法老不但统治着整个埃及,还统治着"整个世界"。[7]

通过阿蒙,他告诉卡慕,虽然埃及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风貌,许多人总是将财富看得比荣誉还重,但他们身为守护者,会永远将正义和荣誉带回给埃及。[9] 在仰望天狮时,他赞扬了卡慕在战斗训练中取得的进步,并强调了众神赋予守护者的战斗职责,包括只有在公正合理的情况下才可出战。[10] 在看到天秤座时,他再次回应了这个主题,因为天秤测量的是真理和正义,这正是守护者所注重的两件事情。[11]

有一次,卡慕听神庙私塾中的一位祭司说,希腊正在摧毁埃及。他对两个民族间的矛盾抱以担忧。有鉴于此,巴耶克向他介绍了伟大之双子座。他说道,任何人无论是何出身,都会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而卡慕身为希腊人和埃及人的后代,本身就是两族人民可以相亲相爱,而非互相仇视的证明。[5]

卡慕的朋友佧侬说,"生命中最好的事情"就是摧毁自己的敌人,并陶醉于他们妻女的悲叹与哀悼。卡慕将这番话转述给父亲,而他父亲则指向了天上的圣牛。他告诉卡慕,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应当是追求真理与正义,充满荣誉感地活着,保护贫弱的人,以及好好敬爱自己的母亲。[9]

初恋[]

卡慕很早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这份炽烈的感情让他感到了痛苦。[12] 也许是因为害羞,也许是因为不感兴趣,那个女孩突然有一天变得怪怪的,处处躲着卡慕。[13] 对爱情缺乏经验的卡慕[12] 一开始并不承认自己喜欢她,但他还是向巴耶克吐露了关于她的事。[12][13] 这时,凝视着摩羯座的巴耶克对儿子说道,那个女孩突然变得冷漠,可能正是因为她也喜欢着卡慕。正如众神会创造出羊首鱼身的摩羯一样,人也常常做出与言语不一的事情。[13] 但除此之外,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足够的资格向儿子解释恋爱的奥秘。他指着哈索尔说,女孩子的心思只有女神才会知道。[14] 没有哪个神祇能够抵挡住爱,哪怕是曾经保护荷鲁斯和伊西斯免受塞特侵扰的塞尔凯特,也无法将人类从爱情可能带来的痛苦中解脱出来。[12]

这些浪漫的悸动让卡慕不禁畅想,自己有朝一日会结婚,并生下一大堆孩子。巴耶克则说,他现在年纪还小,还不必为寻找妻子的事情烦恼。卡慕则回应道,他并不为这件事着急,更何况他也许"已经知道了"合适的人选。巴耶克于是想到了生育和分娩女神塔沃里特[15] 然而遗憾的是,卡慕的幻想并没有成为未来的现实。[6]

致命的午后[]

巴耶克教导卡慕射箭

公元前49年,就在锡瓦为巡行至此的法老托勒密十三世举办庆典前的那个下午,卡慕和他的父亲来到郊外的山坡上练习射箭。就在卡慕射出最后一箭的时候,巴耶克小小地吓唬了他一下,让箭射偏到了别处。这时,卡慕的玩伴肯泽拉从远处跑来,兴奋地说道自己刚刚发现了一座鬣狗巢。卡慕起初也很想随他去看看,但当得知山洞中大约有十六只鬣狗时,他还是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就在肯泽拉取笑卡慕害怕冒险的时候,巴耶克用一个不同的想法把话题引了出去——不如我们来一场真正的狩猎。恰好,阿蒙神谕者正在为当晚的仪式征收羱羊皮,于是一行人下了山,来到了羱羊栖息的绿洲。[6]

巴耶克和卡慕狩猎羱羊

抵达目的地后,巴耶克提醒肯泽拉,他的妈妈还在家里等他。于是肯泽拉辞别了两人,独自踏上了回家的道路。接下来,巴耶克向卡慕展示了他的狩猎技巧,一箭射穿了羱羊群首领的心脏。[6]

[]

父子俩拿着羱羊皮,匆忙往村里赶。路上,卡慕想起了肯泽拉先前的话。他害怕自己真的是一个懦弱的人,无法继承父亲的衣钵成为一名真正的守护者。听到儿子懊悔的话语,巴耶克决定带他去一趟哈尔马角,那里是几十年前,他自己的父亲塞布帮助他克服童年时的恐惧的地方。两人站在哈尔马角的悬崖上,俯瞰这远处广袤的锡瓦绿洲。这时,就像当年他父亲曾对他说的那样,巴耶克对卡慕说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跳。只要完成一次信仰之跃,卡慕就能永远克服他的恐惧。[6]

卡慕未能执行信仰之跃

然而,卡慕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跳下。巴耶克也只好拍拍儿子的肩,鼓励他改天再来试试。就在两人转身离去的时候,肯泽拉的尖叫声从不远处传来。原来是上古维序者劫持了正在回家路上的他,以此来逼迫巴耶克现身。意识到危险,巴耶克立即命卡慕绕道回家,自己则留了下来,独自面对维序者的卫兵。[6]

维序者们围着卡慕和巴耶克

死亡[]

卡慕并没有平安回家。傍晚时分,他被五个上古维序者成员抓住,带到了阿蒙神庙地下的伊述密室的门前。不久后,遗憾落败的巴耶克也被反绑着双手带了进来。维序者认为,巴耶克身为守护者,一定知道密室大门的开启方式,于是软硬兼施,希望逼迫他就范。然而巴耶克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密室,自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在维序者们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法老托勒密十三世突然驾到,打断了他们的审讯。[6]

其中三名维序者只好赶去应付法老,只留下两人在这里看管巴耶克父子。就在这两人背对着他们的时候,卡慕克服了以往的恐惧,下了其中一人的腰刀。巴耶克用这把刀割松了绑在手腕上的绳索,但在成功脱身之前,维序者们就赶了回来。为了在法老察觉到他们的所作所为前打开密室,维序者们必须速战速决。于是他们中的一员,弗拉维乌斯·梅特鲁斯拔出刀来指向卡慕,威胁要挖出他的心脏。这让巴耶克立刻惊慌了起来,他急忙挣脱绳索,用卡慕偷来的那把刀进行反击。然而,就在他即将刺穿弗拉维乌斯的脖子时,弗拉维乌斯却扭转了刀的方向,使它插进了卡慕的心脏。[6]

后续[]

卡慕在亡者山墓中的墓

卡慕的死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并最终导致了秘密组织无形者的建立。这个组织是刺客兄弟会的前身。[16]

卡慕死后,巴耶克和艾雅开始对上古维序者寻求复仇。公元前47年,埃及的大部分维序者成员都被他们成功铲除,只剩下了卢修斯·塞普提米乌斯和应当为卡慕之死负直接责任的弗拉维乌斯·梅特鲁斯。在艾雅追查塞普提米乌斯的下落的同时,巴耶克来到了罗马殖民地昔兰尼,在城中的卫城山上找到了刚刚晋升为昔兰尼加总督的弗拉维乌斯。虽然有众神留下的远古宝珠助力,弗拉维乌斯还是被巴耶克所杀。在随后的死亡空间里,巴耶克见到了卡慕的亡灵。他担心复仇结束后卡慕会永远离他而去,而卡慕则安慰他说,自己会在芦苇原里等待他的到来。话毕,卡慕捡起掉在地上的苍鹭毛,安息了弗拉维乌斯的魂灵。巴耶克的复仇之旅也就此告一段落。[16]

卡慕脖子上挂的鹰头骨项链被巴耶克留下。公元前47年,艾雅看到了这枚头骨在沙滩上留下的印记,刺客组织的标志由此诞生。[16]

性格特征[]

“但我害怕。我试着勇敢些,但有时就是很难。”
―公元前49年,卡慕对巴耶克说道[来源]

与家人不同,卡慕的性格是相对有些懦弱的。他常常无法鼓起勇气和他朋友肯泽拉一起去冒险,比如暗闯鬣狗巢。因此,他也经常被肯泽拉取笑。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弱点,并把懦弱的自我形象内化到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继承父亲衣钵成为守护者的程度。尽管如此,他的内心深处仍然抱着克服胆怯,学会勇敢的决心。当他在悬崖上畏缩,没能执行信仰之跃的时候,他仍然坚持说他能够做到。[6]

作为一个心地善良、有责任心的孩子,卡慕十分热衷于聆听父亲的教导,了解身为一名守护者所需要的价值观和要达成的目标。对他来说,巴耶克就是一个近在眼前的榜样。他十分钦佩父亲在维护正义、荣誉,为保护埃及和广大穷苦百姓而战等方面的信念。他是一个胸怀梦想、天真而富有理想主义的孩子,总是激动地期待着有一天能继承巴耶克,成为一名强大的英雄。这也是人们对他的期望。[6]

这个容易害羞的男孩也有浪漫的一面。他对一个女孩萌生的点点情愫让他对爱情的本质充满了好奇,尽管他的年纪还没有大到必须考虑这些事情的程度。[12][13][14] 这样的好奇心也延伸到了生活的其他方面。他向父亲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而这些问题的答案则成为了他接下来要学习的东西。虽然看上去胆子不大,[6] 但就年龄而言,卡慕的思想还是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他经常考虑一些很深邃的问题,比如埃及人和希腊人之间的种族矛盾、贫富差距以及死亡的含义。[5][9][17]

图片[]

登场作品[]

参考与来源[]

  1. Assassin's Creed: Desert Oath – Chapter 50
  2. Assassin's Creed: Desert Oath – Chapter 69
  3. Assassin's Creed: Desert Oath – Epilogue
  4. 4.0 4.1 4.2 4.3 Assassin's Creed: OriginsBayek's Promise
  5. 5.0 5.1 5.2 Assassin's Creed: OriginsThe Great Twins
  6.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Assassin's Creed: OriginsThe False Oracle
  7. 7.0 7.1 Assassin's Creed: OriginsHorus
  8. Assassin's Creed: OriginsOsiris
  9. 9.0 9.1 9.2 Assassin's Creed: OriginsAmun
  10. Assassin's Creed: OriginsDivine Lion
  11. Assassin's Creed: OriginsThe Scales
  12. 12.0 12.1 12.2 12.3 12.4 Assassin's Creed: OriginsSerqet
  13. 13.0 13.1 13.2 13.3 Assassin's Creed: OriginsGoat Fish
  14. 14.0 14.1 Assassin's Creed: OriginsHathor
  15. Assassin's Creed: OriginsTaweret
  16. 16.0 16.1 16.2 Assassin's Creed: Origins
  17. Assassin's Creed: OriginsPisces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