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Location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PL ArtisanHQ.png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中国》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南安

南安(现代汉语拼音:Nán Ān,英语:Nan'an),现为中国福建省泉州市下辖县级市市名,旧时又称东安、晋安、梁安等名。就和其他数个以县形式出现的城市一样,南安同样拥有面积较大的城镇、村庄以及环绕城区的农田。明朝时,南安为江西行省下辖的府,领四县,坐落于江西与岭南地区的边界上。当初赵佗割据南越所依靠的五岭之险,其中的大庾岭就位于南安府西南。

南安曾是周边地区繁华经济文化的中心。在明朝嘉靖年间,宦官团伙“八虎”成员之一——中国圣殿骑士魏彬的据点便坐落于此。1529年,魏彬死在了刺客邵君的剑下。

历史[]

16世纪时,身为圣殿骑士组织中国分册成员之一的魏彬居住在南安一座戒备森严的要塞里。他被刺客称为“阴蛇”,位列圣殿骑士宦官团伙“八虎”之中,担任八虎的间谍与主要研究人员,擅长根除隐藏起来的刺客。八虎于1524年借助大礼议基本消灭中国刺客兄弟会以后,便成了刺客最后的幸存者之一——邵君的复仇目标。[1]

1529年1月,邵君与中国刺客兄弟会的导师王守仁一起来到南安,准备刺杀魏彬,打探八虎头目张永的下落。王守仁独自去见线人,将刺杀的任务交给了邵君。邵君一边在城里寻找魏彬的下落,一边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保持着自己的伪装。她在几个祭坛处暂作停留,为当初死于魏彬之手的刺客点了蜡烛。她希望这样一来可以为她内心多加些许平和与阳光,平复过度的复仇之念。[1]

渡过晋江之后,邵君来到魏彬的据点门前,爬墙来到了一个露台上,潜入了这座要塞。尽管要塞里戒备森严,邵君还是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解决掉了魏彬手下三名使用手铳的保镖。最后,邵君在要塞最高建筑的露台上刺杀了魏彬。[1]

临死之前,魏彬吐露称,张永现在也在南安,趁邵君前来刺杀他时追杀王守仁。没过多久,卫兵就发现了魏彬的尸骸,邵君险些没能逃出警钟大作的要塞。魏彬的部下封锁了连接要塞与城市两岸的晋江桥,但邵君却借助爆炸物摧毁了一座塔楼,分散了他们的兵力。顺利溜过桥后,邵君立刻赶去找她的导师。[1]

与此同时,王守仁与张永在一个院子里展开了殊死搏斗。邵君来迟了。她所看见的,只是张永一剑刺穿王守仁的胸膛,随后取走了意大利传奇刺客埃齐奥·奥迪托雷当初转交给她的先行者之盒。看到邵君之后,张永下令让手下解决掉她。尽管卫兵如同潮水般涌入房屋,但邵君还是得以全身而退,在藏身点略作休整之后将卫兵一个一个地全部刺杀了。在肃清院子里的敌人之后,邵君冲到了导师的尸体旁边,为自己没能护导师与先行者之盒周全而深深懊悔。[1]

一个世纪之后,1662年,忠于明朝的郑成功去世之后被安葬在了自己的故乡南安。他因从荷兰殖民者手中收复台湾、对明朝忠心不移且坚持抗清等事迹被尊为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1]

《大明风云》[]

初唐,宋之问被贬至岭南,途中写下《度大庾岭》一诗。[2]

正德十一年(1516年)八月,王守仁受兵部尚书王琼推荐,升任右佥都御史巡抚江西,坐镇南安,平定了当时南安“南征王”谢志珊的叛乱。1517年,王守仁路过南安府黄龙镇的灵岩寺,参拜时得知寺中有曾有高僧圆身坐寂时留下遗言成自己的后身会再来,见到尸身后感慨万分,作诗一首,并出资为那位僧人修建了灵塔。后正德十四年(1519年),宁王朱宸濠又发动叛乱,也被王守仁平定。王守仁秉着“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的思想,在南安多设学校,希望能改变民风,从根本上消除叛乱根源。[2][3]

嘉靖七年(1528年,也有可能是嘉靖八年,即1529年),因赶去广州时途中遇袭,少芸担心王守仁遭到张永暗算,连忙赶往南安,经过几天日夜兼程的赶路,最后在打听到王守仁的动向后,抵达了南安府的黄龙镇,看到了驻军的营房与王守仁的书僮阿良。她与阿良交谈时,得知王守仁与老友外出,但却从阿良话中得知来者为太监,心知不妙,连忙赶去寻找王守仁。[2]

王守仁和前来见他的张永两人同乘小船航行在章水河心。两人一面饮茶,一面下棋,一面有一句没一句地寒暄着,心里却各有想法。王守仁心知,自己与张永这位老友虽是殊途同归,但彼此无法认同,驺虞组所代表的那个组织兄弟会之间的恩怨意味着两人间的友情多半难以维系。两人在对话中展开了对彼此的试探,而张永直接步步紧逼,回顾了少芸之前的行动,接连说出发现玉牌血印和罗祥共有兄弟三人的事实,将王守仁逼出了破绽。[2]

随后,两人运用内力在船上展开了交锋,王守仁一度在战斗中占据上风,令张永受了内伤。而与此同时,少芸一路赶往镇外,终于从路人口中得知王守仁的去向。这时,张永埋伏在河中的四个禺猇爬上了小船,对王守仁发动了围攻,而张永与王守仁也拔出来彼此交手。少芸连忙上前支援,却与其中一个被打飞的禺猇展开了缠斗。禺猇虽受重创,却不知躲闪,也不知痛苦,着实令王守仁与少芸大吃一惊。张永见到少芸前来,也吃了一惊,但也下决心要速战速决。确认王守仁先前被罗祥兄弟偷袭打伤后,张永抓住机会,下了杀手,夺走了王守仁带在身上的先行者之盒。[2]

得手后,张永因见少芸除掉一个禺猇,担心激战之后有心无力,无法敌过少芸,连忙在两个禺猇的掩护下逃跑。先前被重伤的禺猇则留在船上,也被少芸杀死。王守仁此时已是身负重伤,奄奄一息,给少芸留下最后的嘱托之后便送走了少芸。张永虽大获全胜,却为没能在计谋上胜过王守仁,也没能剿灭中原兄弟会而颇感懊恼,同时也对能从绝望中找到一线生机的王守仁佩服不已。而少芸忍痛告别了王守仁,下定决心继续前进,实践夫子布下的计划,完成重建心社的事业。命不久矣的王守仁回忆了过往,他与张永虽目标相同,但终究只能形同陌路。他料定张永最后只能以失败收场,随后坐在小船上去世了。[2]

琐闻趣事[]

登场作品[]

参考与来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