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LandmarksEraicon-AC1


病人:“你没法把我关在这儿!我还会逃的!”
加尼耶:“不,你不会了。打断他的腿,两条。”
―1191年7月,医院骑士团最高大师残酷对待出逃未遂的病患[来源]-[记忆]

医院骑士团堡垒(Hospitalier Fortress),是12世纪末、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十字军的派系之一医院骑士团设立在阿卡的核心阵地。这座高墙巍峨的厚重建筑同时具备要塞营地和收治医院两大功用,坐落在贫民区的北部。

1191年,黎凡特圣殿骑士医院骑士团首领加尼耶·德·纳布卢斯以救治病患之名,在此进行可怖的人体实验。7月,黎凡特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潜入这戒备森严的要塞,刺杀了加尼耶。

历史[]

医者邪心[]

传令官:“那些人进去的时候没病没伤的,可他伸出双手这么一摸,可就疼起来啦。”
阿泰尔:“那他就不是什么治疗师。不过是个病态的残忍之人。”
―1191年7月,阿泰尔从宣扬加尼耶悬壶济世的传令官口中撬出这位医生的真实行为[来源]-[记忆]
Hospitallerfortressinside

阿泰尔观察着堡垒的内部

这座堡垒作为医院骑士团大本营的更早历史尚不为人知。[1]1191年左右,时任骑士最高大师加尼耶·德·纳布卢斯在此处居住和工作:他藏身在这座要塞内,为他真正的效忠对象——圣殿骑士黎凡特分册进行人体实验,目的是利用某些本地草药达成模拟2号伊甸苹果的近似效果。[2][3][4][5]根据传说,只要这位医生向病人伸手触摸,马上就会引发剧痛等感受。[6]

驻守在堡垒附近的医院骑士团卫兵也不知道加尼耶在要塞内的所作所为,而当时的谣言已经囊括加尼耶下令以暴力行为强掳健康平民关入堡垒等内容。[3]不过,身居耶路撒冷的贩塔拉勒开始为他的实验输送奴隶作为受试者后,加尼耶便不再使用阿卡人了。[5]这些受害者在耶路撒冷被绑架、由塔拉勒送来,并被加尼耶可怕的实验操作伤害。[5][2][7]

Hospitallerfrotresscourtyard

阿泰尔观察着内部庭院

要塞的高墙让加尼耶感到安全,但他对于塔米尔刺杀深感忧虑,尝试劝谏圣殿骑士最高大师——罗贝尔·德·萨布莱,让他下令剿灭罪魁祸首,为此还写了一封信。[5]不过,这封信函被前来调查他的那位罪魁祸首——黎凡特精英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截获了。[5][3]

阿泰尔之刺[]

“我的孩子,我真是非常抱歉。”
―1191年7月,加尼耶下令废去病患双腿后,低声向被卫兵拖行、不住哀嚎的他道歉[来源]-[记忆]

1191年7月,受命前来刺杀加尼耶阿泰尔开始调查潜入医院骑士团堡垒的可乘之机。[1]他得到了多条线索,譬如一份标注着要塞内全部枝型吊烛台的工程用图——整座堡垒正要翻修、更换这些吊烛台,有数位加尼耶的病患受此影响。[8]此外,他还得知驻守堡垒顶部的数位弓箭手卫兵因各自的私人原因而悄然离岗,加尼耶对此一无所知。[9]

AC 14

阿泰尔看着加尼耶面对这位逃脱未遂的病人

彼时,整座要塞只有病患、学者和医院骑士团的卫兵可以出入。[10][4]这些病患获准在要塞内自由漫步,而只有学者能进入加尼耶的主诊区。[10]

阿泰尔在完成调查、取得刺杀许可后来到堡垒外,他融入了一队学者通过门口卫兵们的岗哨。[4]刺客正在堡垒庭院观察时,一名只穿裤子的疯癫病患尝试逃出要塞,最后被两名卫兵擒住。[2][4]庭院内被惊动的人们围观起这突发事件,而阿泰尔也混入其中静观事态。[2][4]

加尼耶亲自出来查看骚乱状况,起初他好言相劝,奈何不领情的病人满心恐惧、挣扎求生,激化了现场的矛盾。[2][4]最后,这位医生吩咐卫兵当众打断了病人的双腿,强硬地拖拽他进入主诊区。[2][4]

AC 17

加尼耶被阿泰尔刺杀

阿泰尔融入学者队列,在主诊区巡游起来。[2][4]他目睹加尼耶照顾着大厅各处的病患,[2]对他的动机和行为产生了疑虑。[4]不过,当时机到来时,阿泰尔还是果断弹出袖剑刺杀了加尼耶。[4]刺客聆听了医生最后的辩解和反问,随即取出羽毛沾染了他的血。[2][4]

发现这一凶杀案件的卫兵们拔要格杀刺客,病患、学者等民众惊得四散而逃。[2][4]阿泰尔毫发无伤地逃离了这座要塞,安然返回刺客分部[2][4]

布局[]

“想进那座要塞,就得……机灵点儿。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些了。”
―1191年7月,医院骑士团堡垒门前广场的情报员阿泰尔[来源]-[记忆]
Hospitallerfortressoutside

堡垒外墙远眺

这座砖石堡垒拥有许多同时代要塞的常见结构。[1]要塞外部有一具石质天主教十字架标示着入口,高悬在数级阶梯之上。[1]穿过要塞主门便是较宽敞的石地板庭院,其中心有一口井。[1]病患和骑士们日常就在这处庭院行走和休憩。[1]在门外,一些病患和他们的家属会向站岗的卫兵们哀求,尝试进入要塞看医生[4]

Hospitallerfortresstower

堡垒的塔楼

病患、死尸和的排泄物散发的混合臭气充斥着整座堡垒。[4]庭院其他三面墙体都开有通向建筑内部医疗区域的通道,这些厅堂四处架设了医者密切关照的病床。[1]主诊区有些四下徘徊、神智失常的病患,他们穿着朴素,疯言疯语,会主动靠近并猛推人。[1]另外,还有不少卫兵来回巡逻。[1]部分床榻和手术台陈放着尸体。[1]

宽敞的主诊区有着大量悬吊在横梁和拱廊上的枝型吊烛台来照明,病患们可以在充足的光亮下漫游活动,在堡垒各处交谈。[1]许多病人已经困在要塞内乃至病床上很长时间。[1]在1191年7月,建筑内部高处搭建了用于修缮工程的平台,而有一处平台正好在一扇破碎的窗户前。[1]

琐闻[]

画廊[]

参考来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