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PL ConnoisseurHQ 图片在哪呢?

本条目缺少合适的影像资料,需要更多或更高质量的视频或图片进行建设和完善。诚意感谢您为刺客信条 维基提供帮助,为本页面上传合适的图片

“我和其他人一样进入了阿尼穆斯,并从我的祖先那里学到了战斗的技能,我只是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发疯罢了。”
―2014年,加林娜谈到她对阿尼穆斯的使用时说道。

加林娜·沃罗宁娜(Galina Voronina,1983年出生)是俄罗斯刺客兄弟会刺客大师。她的母亲梅杰娅·沃罗宁娜莫斯科普罗特维诺的刺客实验室中制造出了刺客自己的Animus。加林娜与她的双胞胎姐妹阿芙朵提亚也出生于此。

加林娜在2014年获得了盖文·班克斯及其盟友的帮助,刺杀了因出血效应而神志失常的母亲、姐妹以及其他曾经的刺客同袍。因此,她成为了俄罗斯刺客的最后一员,之后接受了盖文的提议,登上了阿泰尔II号,成为了船员一员。

到了2015年,加林娜先后加入了肖恩·黑斯廷斯瑞贝卡·克瑞恩的队伍以及由泽维尔·陈领导的刺客小队中。泽维尔死后,加林娜成为了小队领导。

2016年到2017期间,她也与其他刺客合作来完成任务,甚至与尤哈尼·奥措·贝格合作对抗第一文明的仆从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 编辑

“我们经历了什么?我们的未来又经历了什么?我要留给我女儿们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1991年,加林娜的母亲感叹俄罗斯刺客兄弟会的日益衰落。[来源]

梅杰娅·沃罗宁娜是加林娜姐妹的母亲,在隶属俄罗斯科学院管辖的研究设施——科学城里工作。这些科学城自20世纪初建设以来,便归刺客兄弟会所有,梅杰娅自然也是刺客科学家中的一员。加林娜姐妹就是在位于莫斯科普罗特维诺的科学城里长大的,这里既是她们的家,也是她们的藏身之处。到了1991年,俄罗斯仅剩下一个刺客科学城,其他的刺客科学城都被俄罗斯国内权力渐增的圣殿骑士打压消灭。[1]

加林娜姐妹自幼开始便被按照培养刺客的方式抚养,同时亲眼目睹了俄罗斯刺客兄弟会的日渐衰落。见此颓势,她们的母亲决定孤注一掷,准备依靠她自己根据先前从威廉·迈尔斯处得到的Animus早期版本设计图制造出来的Animus设备扭转局面。但使用这台Animus进行的实验全部以失败告终,还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所有实验体都陷入了精神失常的状态,随后被隔离在了科学城的另一部分。因为不想制造更多的受害者,梅杰娅决定亲自成为这台Animus的最后一个实验体,结果她自己的神志也因为出血效应而逐渐遭到了侵蚀。[1]

ACi-Unexpected Dissolution

加林娜安慰自己的姐妹

2012年12月,一股突然涌现的力量使梅杰娅重历了夏娃的记忆,她却以为这是自己加倍努力的结果。于是,她强迫刺客分部的其他成员也进入这台Animus。与此同时,加林娜知晓了一个昔日的刺客会议场所,那是一座连接莫斯科动物园新旧园区的步行桥。加林娜的双胞胎姐妹在她们祖母的日记中得知了这个位置。于是,加林娜在她的指引下,每逢满月便来到此地,希望能联系上其他刺客。[1]

2013年6月28日,俄罗斯政府宣布了将俄罗斯科学院剩余财产和设施都纳入政府管控的计划,这让剩下的刺客们都处于危险之中。加林娜姐妹作为科学城里最后两名神志清醒的人也都被强迫进入Animus。但加林娜与其他人不同,她的精神仍旧十分稳定,还通过出血效应学会了祖先的本领。[2]

清理科学城 编辑

“我们在莫斯科和一个刺客建立了联系,她叫加林娜·沃罗宁娜。(……)她希望我们帮助她杀死她母亲,一个疯了的刺客科学家。”
―2014年,埃米特的报告中如是写道。[来源]
ACi-TheLastScienceCity

加林娜和盖文、埃曼努埃尔讨论行动计划

逃出实验室后,加林娜仍旧会到那座步行桥上去,终于在2014年3月16日这天与阿泰尔II号上的刺客们取得了联系。来自阿泰尔II号的盖文·班克斯、埃米特·利里还有埃曼努埃尔·巴拉萨这时正好来到了莫斯科。她向他们告知了俄罗斯刺客兄弟会的现况,随后请求他们协助刺杀她的母亲。两天后,加林娜与他们再次见面,讨论刺杀计划。她在讨论中说服了盖文为自己提供协助。四人见面时,埃米特试着向加林娜解释说,她的母亲不可能与夏娃进行对话,因为人在Animus中的经历是被动的,但加林娜并没有被他说服。[2]

在新盟友的陪同下, 加林娜回到了普罗特维诺,这里已经只剩下精神失常的刺客,随后自己闯进了实验室。她虽然先前请求盖文小队的支援,却根本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用自己的双袖剑帮那些前来袭击他们的人从活着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她的双胞胎姐妹也在她的手下得以安息。[2]

ACi-Matricide

加林娜为母亲的死而悲痛不已

最终,他们找到了加林娜的母亲。她身在一个布满显示器的房间里,将自己绑在那台亲手制造出来的老旧的Animus机器上,口中念念有词。加林娜跪在了母亲身边,埃米特则一直盯着四周的屏幕,认为自己在屏幕上看到了一张脸。加林娜结束母亲生命的时候,那张脸发出了尖叫,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2]

在刺杀梅杰娅的行动之后,加林娜被盖文说服,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成为了阿泰尔II号的一员。而她原属的俄罗斯刺客兄弟会在实质上不复存在。她和盖文等人一同前往圣彼得堡,于3月26日在那里见到了船上的其他成员。[2]

重返兄弟会 编辑

4月24日,加林娜与阿泰尔II号的其他船员受任解开威廉·迈尔斯手札中的谜题,只有如此他们才能得知威廉的下落。最后,他们锁定了一处位于挪威隐秘海湾,阿泰尔II号之后在同年5月1日抵达了那里。[2]

瑞贝卡·克瑞恩在着手升级阿泰尔II号船上系统时发现,他们之间混进了间谍,这个间谍正持续将报告上传到属于“起始”这个组织的数据库里。加林娜与其他船员不同,才来到船上大约一个月的她没有受到任何怀疑:这段时间太短,不够植入这些被起始组织利用的漏洞。其他人都被关在各自在船上的舱室里,等待接受审问,以此洗清嫌疑。加林娜则暂时留在威廉的地堡中。[2]

ACi-YourHumbledSpy

埃里克保护史蒂芬妮

5月23日,威廉集合所有船员,公布了间谍的身份。间谍的真实身份是史蒂芬妮·赵。在他令下,加林娜走上前去,准备杀死史蒂芬妮,但埃里克·库珀站了出来,表示他才是那个间谍。两人最后承认,他们是在合作,埃里克撰写报告,史蒂芬妮负责将报告上传至起始的数据库。威廉也坦白说,既然起始组织看起来“相当讲道理”,他其实也不打算杀死他们。肖恩随后给起始组织发去了一段视频,邀请他们加入刺客。[2]

十月,加林娜加入盖文·班克斯率领的刺客小队,一同突袭了阿布斯泰戈巴黎实验室,这家实验室一直在研究圣者约翰·斯坦迪什的遗体。[3] 她与肖恩·黑斯廷斯一同与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博士当面对峙,加林娜试图用手榴弹杀死对方,炸毁了实验室。但因此身受重伤的格拉玛提卡却因此身上披着伊甸裹尸布而从爆炸中幸存了下来。[4]

在这次突袭之后,刺客们被圣殿骑士大师尤哈尼·奥措·贝格和他的得力助手索尔金跟踪。加林娜与索尔金进行了对决,击败了他,捅了他好几刀。随后,她与其他刺客坐上正在等候他们的船逃之夭夭。[3]

招募夏洛特编辑

“把他杀了就好。上一个叛徒差点毁掉整个兄弟会…然而你现在却要大开门户,让另一个叛徒来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2015年,加林娜向泽维尔表示自己对约瑟夫的怀疑。[来源]

到2015年9月,加林娜被分配到一个位于加利福尼亚泽维尔·陈领导的新刺客小组。9月,一名本被认定死亡的高级刺客约瑟夫·劳里尔再次露面,并似乎加入了圣殿骑士。然而他同时给泽维尔发了消息,自称这是用帮助定位塞勒姆审巫案时期的伊甸碎片作为诱饵,试图引诱一名圣殿骑士高级成员。[5]

小组成员对是否应该信任他有着分歧;泽维尔倾向于相信约瑟夫,而加林娜觉得最好杀掉他,以免重蹈丹尼尔·克洛斯的覆辙。为了确认约瑟夫的消息是否属实,他们决定去找一名具有必要的遗传记忆的人。小组的技术员科迪黑进了阿布斯泰戈的Helix数据库,找到了在圣地亚哥马耳他银行工作的夏洛特·德·拉·克鲁兹[5]

Galinaleaping

加林娜从夏洛特的公寓中跳下

加林娜和泽维尔随后在9月15日前往圣地亚哥招募夏洛特,后者对兄弟会成员的到来感到十分兴奋,对协助兄弟会一事的可能颇显热情。但他们的会面被圣殿骑士派来袭击的人打断。之后刺客们解决了这些人,并将夏洛特带到了索尔顿湖。刺客们让夏洛特进入一台Animus中,回溯她的祖先——活跃于女巫审判期间的刺客汤姆·斯托达德的记忆。[5]

然而斯托达德冷漠无情的个性和夏洛特的道德准则不断发生冲突,导致夏洛特在保持同步的时候面临了艰难的挑战。这让加林娜最后对这位刺客新人几乎丧失信心,而泽维尔反对她的看法,两人经常为此而起争论。[6]之后,科迪告知加林娜和泽维尔,他发现约瑟夫试图引出来的圣殿骑士是“记忆破解天才”迪迪尔·霍金[7]

ACComic Galina Punch

加林娜打倒泽维尔

加林娜觉得与其在过去寻找答案,不如先下手为强,决定在约瑟夫泄露兄弟会的秘密之前杀掉他,于是她命令科迪断开夏洛特的同步。在他犹豫的时候,加林娜上前强行中断了夏洛特的同步进程。泽维尔试图抓住加林娜的肩膀,却被加林娜一拳打飞,后者称他是一名失败的领导者。[7]

夏洛特打断了他们的争执,表示因为康苏斯宣称任务仍未完成,她需要回到记忆的同步中去。听到有关第一文明的话语后,加林娜略显犹豫,但之后仍重申要去处理约瑟夫。泽维尔掏出枪来,威胁道若加林娜不让夏洛特回去同步就毙了她。[7]

科迪在对峙恶化之前介入,告诉他们可以在前往圣地亚哥的路上回溯斯托达德的记忆。加林娜和泽维尔同意了他的提议。在刺客们离开之前,加林娜放火烧掉了整个在索尔顿湖的藏身处,这样他们曾在这的所有痕迹都会消失。.[7]

遭遇叛徒 编辑

几小时后,小组成员到达了圣地亚哥,而夏洛特最终发现,约瑟夫在塞勒姆的祖先珍妮弗·奎莉在得知伊甸碎片最后藏匿地点之前就已死去,这意味着约瑟夫还没有说出真相。科迪在将车停靠在圣殿骑士其中一个安全屋附近后,打算侵入安全屋的安保摄像头,却发现一份关于约瑟夫的文件,文件提及约瑟夫失踪时执行那次的任务监督人为泽维尔。加林娜听后,责备泽维尔企图冒着整个小队的安全危险来弥补他之前的过错。尽管两人之间氛围紧张,但他们还是在不久之后一起前去营救约瑟夫。[8]

加林娜和泽维尔在健身房找到了约瑟夫,而约瑟夫的回应是狠狠揍了他们一顿,证实了她的怀疑。加林娜反击的时候被约瑟夫勒伤了腿,并目睹了泽维尔将约瑟夫抱入水中搏斗,却被约瑟夫溺死在了泳池中。约瑟夫正准备干掉加林娜,夏洛特突然出现袭击了约瑟夫。约瑟夫将她甩开并引爆了楼上的炸弹,声称自己尽管已经背叛,却仍是一名刺客。他还说,刺客招募夏洛特是因为她有预知能力。这时,阿布斯泰戈特工闯入健身房,前来杀死约瑟夫,而夏洛特带着加林娜从通风口逃走了。她们来到一间维修室,而夏洛特震惊地发现她之前为了掩盖自己的闯入而捆住的雇员其实是一个哮喘患者,他已经因为呼吸问题而去世了。[9]

夏洛特将加林娜带进货车。加林娜命令科迪通知盖文并要求派人前往塞勒姆。但夏洛特觉得这没有必要,并解释说她能从约瑟夫的态度中看出他并没有投靠圣殿骑士,而约瑟夫所说的她拥有的预知能力也能解释她的想法。开车离开的时候,夏洛特为导致泽维尔和和布拉德的死亡陷入自责,而加林娜感谢她救了自己的命。[9]

寻找裹尸布 编辑

“主教告诉我奥措·贝格在这,我会为你们杀了他!”
―2015年,加林娜对肖恩·黑斯廷斯说道。
ACS Stay With Me 2

潜入白金汉宫地下密室的加琳娜、肖恩和瑞贝卡

2015年10月底,加林娜被主教派去支援正在伦敦寻找裹尸布的肖恩·黑斯廷斯瑞贝卡·克瑞恩。抵达伦敦当晚,加林娜偷偷来到了正在缅怀旧友的肖恩背后,吓了他一跳。见面后,肖恩开始回忆他们在巴黎的那次任务,加林娜嘲笑他当时“像个婴儿一样尖叫”。随后,她告诉肖恩,她很想尽快杀死尤哈尼·奥措·贝格[4]

10月25日确定裹尸布的位置后,加林娜、肖恩和瑞贝卡来到了位于白金汉宫地下的密室,很快就与抢先抵达的贝格,维奥莱特·达科斯塔伊莎贝尔·阿尔当发生了战斗。在加林娜和贝格的近身战斗中,贝格起初占了上风,并成功打断了加林娜的袖剑。但加林娜很快用娴熟的战斗技能扭转了局面,将贝格打晕了过去。[4]

正当加林娜要杀死贝格时,圣殿骑士的西格玛小队赶到,逼着她放过眼前的贝格,她只能前去消灭这些援兵,贝格因此躲过一劫。解决掉西格玛小队的成员后,加林娜回到肖恩和瑞贝卡身边,瑞贝卡在刚才的交战中中枪负伤。因此,加林娜认为走为上策,与他们一同逃离了白金汉宫。[4]

墨西哥追捕 编辑

2016年,夏洛特小组辗转来到墨西哥,加林娜在泽维尔死后便自命为小队领导并硬性要求将抓到尤瑟夫定位首要目标。当到了墨西哥城之后,她们在一个汽车旅馆中定下房间并雇佣了两名地下医生来医治加林娜的腿伤。然而当女医生去照料加林娜的时候,那名男性医生突然掏出手枪。加林娜预料到了潜在的危险,在他开枪之前便将这名圣殿特工射死。接着她命令夏洛特拿起枪瞄准女医生。女医生解释说她并不明白这名男性的动机,并说他是新来的。夏洛特告诉加林娜她知道女医生在说实话后,加林娜应夏洛特的要求没有杀死她,只将她打晕后便离开了。[10]

Galina shoot the agent

加林娜射击圣殿特工

接着他们搬到了对面的旅馆,这有利于对圣殿更好隐蔽自己的行踪。当他们在观察之前旅馆的动态时,夏洛特想起之前康苏斯让她去找到黑客集团博学者,于是她开始在暗网上寻找线索,但加林娜对此不以为然。当加林娜用吗啡麻醉自己睡下后,夏洛特让科迪将她放入Animus之中,回溯印加祖先奎拉的记忆,她相信这就是找到博学者的关键。[10]

到了早上,科迪不得不让夏洛特从Animus中出来并给它充电。而此时加林娜告诉他们她找到了圣殿骑士加西亚-洛佩兹,刺客们可以从她那里找出约瑟夫的线索。夏洛特拒绝参与加林娜绑架刑讯的行为,她相信找到博学者才是当务之急。夏洛特嘲讽加林娜嫉妒康苏斯选中了她自己而不是加林娜,加林娜斥回并告诉她使用animus会让他们有暴露的危险,于是她便以毁掉animus为威胁来迫使夏洛特安参与到任务当中。[11]

在夏洛特和科迪俘获洛佩兹失败后,加林娜立刻带着两人逃离并指责夏洛特故意暴露自己搞砸任务。夏洛特发誓说她是在试图偷偷尾随洛佩兹的时候靠的太近而不小心被发现的,并坚持要回到animus中寻找线索。加林娜反驳说这不是游戏,洛佩兹会告诉圣殿骑士们袭击者的情况并派人来抓他们。[11]

之后夏洛特忽视了加林娜看守货车的命令而进入了Animus之中。加林娜和科迪之后发现了她并将她拖了出来,加林娜对夏洛特无视命令的行为感到震怒,Animus也因超负荷运作而急需电力。夏洛特试图出去寻找电池,而加林娜告诉她她不能出去只能留在车上,这让夏洛特也受够了,直接选择离开。几小时之后,她发现加林娜在跟踪她,从加林娜处得知她在寻找夏洛特的时候,科迪被本地黑帮绑架并被割下耳朵作为一个威胁信号。[12]

就在那天晚上,两名刺客到达阿兹特克体育场试图进行营救行动,就出被俘虏的科迪。受伤的加林娜占据了一个有利位置来充当狙击手,而夏洛特也开始一个个清除帮派成员。当夏洛特接近科迪的时候,加林娜责怪夏洛特的仁慈放走了那名女医生,也因她的失误错失了逮到加西亚-洛佩兹的良机,这让她们无法离开此处。然而夏洛特之后撞上了试图为女儿,也就是那名被加林娜打晕的女医生报仇的帮派头目阿图罗·维埃拉。他射中夏洛特的右脚,威胁让加林娜现身。[13]

然而,圣殿骑士也在此时也乘坐直升机来到了此处,他们射杀了维埃拉和他的女儿,并几乎射中加林娜。夏洛特怀疑圣殿骑士们非常重视她自己的价值,于是将手枪抵在自己脑门威胁自杀来要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同伴。圣殿骑士奥尔特加·桑切斯告诉她她想错了,能把加林娜杀死带回去也已足够。于是夏洛特提供了一个更好的条件:在一天之内用博学者三天后的会议位置信息来换回加林娜和科迪的安全逃离。桑切斯同意了,并用手杖再一次打伤了夏洛特的伤口,声称如果她不履行承诺,他就会肆意伤害她所珍惜的人。[13]

在夏洛特同步至奎拉记忆最后阶段时,她发现进入会议的密码就是一名西班牙刺客的名字,唐·贡萨洛·帕尔多,也得知了会议的地点在阿根廷。接着夏洛特就准备履行约定,把信息交给桑切斯。然而加林娜私下和黑帮达成协议,允许他们在夏洛特会见桑切斯的时候袭击圣殿骑士来为老大报仇。这分散了圣殿的注意力,让刺客得以逃离城市。[14]

与博学者共事 编辑

刺客小组成员乘坐航班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夏洛特下机后看到一名男子举着唐·贡萨洛·帕尔多的牌子,跟着他见到了·博学者的联系人,夏洛特的外婆弗洛伦西亚[14]

ACA Assassin Erudito meeting

刺客会见博学者

一段时间之后,加琳娜的小组在夏洛特的劝说下,与博学者达成协议:夏洛特去从祖先的记忆当中寻找更多关于康苏斯的信息,加林娜可以帮助训练博学者特工,而博学者为他们提供情报。在从博学者处得知约瑟夫化名“阿兰·王尔德”藏身在索马里后,加林娜准备和博学者特工迈歇尔·勒迈尔希德前去追捕约瑟夫,来证明夏洛特的观点的可行性。夏洛特觉得约瑟夫还隐藏了些什么,就让加林娜不要杀死她。之后加林娜和博学者特工前往非洲。[15]

在索马里摩加迪沙一个港口建成仪式上,加林娜带领博学者特工小队试图定位约瑟夫的位置。在推测约瑟夫可能对商人兼圣殿骑士金融资助者泽赫拉·乌库什发动的攻击后,探测器指示约瑟夫出现在河边的挖土机处,但他在之后又设法回到了讲台处,引开了加林娜和希德。而加林娜在希德被打败之后在集装箱处被约瑟夫袭击,她试图反击却被打败。[16]

Galina kick Joseph

加林娜攻击约瑟夫

迈歇尔在希德能开枪之前从侧翼攻击了约瑟夫,这时基地警报响起,告知成员博学者藏身的小岛遭到了攻击,而当约瑟夫说他有一架飞机并能带他们过去之后,加林娜勉强同意了让约瑟夫载他们过去的条件。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加林娜向刺客发送了一条求救信息。[17]

加林娜发送完求救信息和坐标之后,飞机被圣殿骑士击落坠毁到小岛上。特工们包围了坠机,发现了副驾驶位上希德的尸体。然而他们立刻遭到了加林娜、约瑟夫和迈歇尔的伏击。他们意识到要完成营救行动,首先就应该找出击落飞机的那艘战舰,于是他们立刻向海岸行进。三人来到西海岸,对船只进行了突袭,在与船员的战斗中引发了甲板炸药的爆炸,让整艘战舰失去了战斗力。迈歇尔收到了夏洛特下落的信息,但约瑟夫受了重伤,自知命不久矣,在嘱托加林娜关照夏洛特之后,他将武器交给了迈歇尔,然后便留在此地,加林娜二人前往寻找幸存者。[18]

加林娜,迈歇尔遇到了幸存的博学者们,并得知了夏洛特正独自一人掩护博学者。之后盖文·班克斯派来的刺客的援军抵达,众人登上了高仓清志阿伦德·舒特等人所在的直升机。当刺客们发现夏洛特被圣殿骑士包围的时候,他们杀死了前来的奥尔特加·桑切斯,救下了夏洛特。[18]

寻找凤凰计划实验室 编辑

之后的2016年底,夏洛特在香港执行任务期间,加林娜正在伦敦的屋顶上训练她的新学徒迈歇尔有关搏击和自由奔跑技能,高仓清志阿伦德在一旁评价这位新成员的技巧。突然他们被一通来自夏洛特的电话打断了,夏洛特汇报了她和巴因德拉·米特拉的小组在香港寻找有关凤凰计划情报的任务状况。[19]

受伤的夏洛特·德·拉·克鲁兹请求让她和格尔尼卡·莫尼奥撤离,并且通知加林娜小组其他的刺客成员已经全部阵亡。她描述,在刺客小组闯入阿布斯泰戈公司的大厦时,被一伙使用刺客装备和技巧的神秘人埋伏。她同时告诉加林娜在那群神秘人中有一个小男孩,他对着夏洛特说话就好像他们以前见过面一样。[19]

之后,加林娜和阿伦德来到德国柏林,在阿布斯泰戈公司办公室外的小巷中拦截了兄弟会内线兼科学家海因里希·哈特。这对刺客正在寻找他们在香港受到损失的原因,他们威胁了这个德国人——因为正是他的情报将刺客们带入到了陷阱当中。哈特发誓他不知道刺客们在香港会遭遇什么,同时告诉他们圣殿骑士也不知道,但是有传言说令人恐惧的黑色十字在调查这件事。在命令哈特找到原因,否则他们会回来取他性命之后,加林娜和阿伦德离开了。刺客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离开后不久,哈特遇见了黑色十字尤哈尼·奥措·贝格,并且向他揭示自己隶属于第一文明的仆从,一个效忠于伊述成员朱诺的教会。哈特与伯格进行了一场短暂的战斗,然后他引爆炸弹摧毁了整个建筑。[20]

加林娜留在柏林调查爆炸,阿伦德则返回伦敦召集了高仓清志,夏洛特,迈歇尔和格尔尼卡。[21]后来加林娜秘密地回到了伦敦安全屋,发现高仓清志,阿伦德,迈歇尔不在,而格尔尼卡试图割开失去意识的夏洛特的喉咙。发现格尔尼卡是个叛徒后,她将他扔到地上并开始审问他。高仓清志和阿伦德完成任务后发现加林娜在审问格尔尼卡,加林娜告诉他们就是格尔尼卡出卖了他们,还试图杀死夏洛特。由于加林娜审问时使用酷刑,阿伦德愤怒的离开了,留下加林娜和高仓清志谈论迈歇尔的失踪和夏洛特的状态,加林娜怀疑这一切是先行者在作怪。在他们说话时,夏洛特从Animus中清醒过来,确认朱诺就是攻击的策划者,之后她告诉她的刺客同伴他们也需要提醒圣殿骑士。[22]

一段时间之后,高仓清志发现阿伦德在给阿布斯泰戈娱乐客户服务部门打电话,他要警告阿布斯泰戈小心已经渗透到他们内部的第一文明的仆从。两人为阿伦德的行为吵了起来,但被夏洛特直接打断。加林娜进到房间里,把一件衬衫丢给身上没穿衣服的高仓清志。随后,迈歇尔来到此地,还带着负伤的圣殿骑士特工尤哈尼·奥措·贝格。所有人大为吃惊,加林娜则第一时间冲上去袭击贝格,准备彻底结束他们在白金汉宫地下密室开始的对决。夏洛特拦住了加林娜,告诉她这里并不是大打出手的地方,现在也不是彼此敌对的时候。之后,贝格在餐馆里向高仓等人解释了自己在日内瓦的任务,他就是在执行任务时遇见了迈歇尔,却遭到第一文明仆从袭击的。高仓清志告诉其他人,格尔尼卡可能就是那些仆从中的一员。迈歇尔对此表示难以置信。贝格提议双方合作,夏洛特接受了他的提议。[23]

回到安全屋后,加林娜粗暴地审问了格尔尼卡,高仓清志与贝格两人则在一旁旁观。之后,夏洛特在Animus中产生了十分强烈的反应,再次失去了同步。[24]在那之后,贝格接替加林娜继续审问格尔尼卡。加林娜警告贝格不要打歪他的下巴,但贝格完全不把她的话放在心里。两人随后确认了夏洛特的状况——她还没有在失去同步后完全恢复过来。因此,贝格随后使用盟友提供的DNA重历了艾伯特·波登的记忆。 这样一来,光之山几乎可以说是触手可及。[25]得知光之山的位置后,贝格退出了记忆同步,给自己的盟友打了电话。然后,这个由刺客与圣殿骑士组成的联合小队来到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光之山就埋藏在巴塞罗那南面60英里(约96.56千米)外的集体坟墓下。[26]

距离复活日还有三天的时候,这支小队选择分头行动,贝格、夏洛特和加林娜三人同行,高仓清志与阿伦德则负责侦查。夏洛特突然倒下,加林娜连忙冲到她身边,批评了她,说她不该在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就出来行动。夏洛特完全没有理睬她,只是开始挖掘面前的地面,声称自己已经找到了光之山。随后,光之山钻石重见天日,三人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叛变刺客扎斯迪普·达米及他所率领的仆从人手所包围。他们已经抓住了高仓清志、阿伦德还有两位光之山的守护者。在看似孤立无援的局面下,加林娜不动声色地提醒高仓使用身上配备的钢丝拳套。高仓立刻用钢丝割断了看押着他的两个人的手臂,加林娜也加入到了对抗仆从军队的战斗当中。突然之间,夏洛特触碰了光之山,钻石立刻释放了炫目的蓝色光芒。[27]

扎斯迪普趁着闪光分散所有人注意力的时候,成功偷走了钻石,杀死了那两个守护者。这支小队随后埋葬了两位守护者,开始决定接下来的行动计划。他们之后登上了一架计划飞往澳大利亚的飞机,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秘密实验室就坐落在澳大利亚的某个地方。[28]登上飞机时,距离朱诺的复活日已经只剩一天。加林娜召集了其他人,共同讨论实验室的结构蓝图以及小队的行动策略。他们决定,准备就绪后,夏洛特第一个跳伞降落到澳大利亚沙漠中。复活日已经到来,时间所剩无几。[29]

ACUp 12 - Galina sniping Jasdip

加林娜狙杀扎斯迪普

小队其他成员在夏洛特之后着陆。这支搭配不佳的小队朝着格拉玛提卡实验室的正门发起了进攻。加林娜埋伏在远处,用狙击步枪瞄准了扎斯迪普,一枪射中他的脑袋,将他当场击毙。在失去夏洛特的信号后,其他人向第一文明的仆从的军队冲去,在他们当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突然间,一道发着蓝光的力场罩住了小队成员,保护他们免受子弹的伤害——这是夏洛特在使用光之山协助他们。光芒随后化作道路,带着其他人来到夏洛特面前。但是进入实验室内部之后,高仓清志与阿伦德被朱诺借助光之山释放的冲击波击倒,晕了过去。但夏洛特在朱诺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偷走了光之山,制造出幻象分散朱诺的注意力。高仓等人于是乎看到了朱诺朝着咖啡杯嘶吼这般令人震惊的场面。趁着朱诺被幻象分心的时候,夏洛特用袖剑刺杀了刚刚得到重生的朱诺。但是实验室也在这时开始坍塌,高仓等人只能逃出实验室。夏洛特不幸被困在实验室中。随后,贝格在实验室外远程引爆了实验室,高仓试图阻止他,却被击倒在地。刺客们无法救出夏洛特,她就这样消失在了爆炸之中。[30]夏洛特死后,加林娜选择自我“药疗”,终日烂醉,一步也不离开自己的房间。[31]

装备和技能 编辑

加林娜有两把袖剑,使用时的技巧十分高超,而她的袖剑使用本领完全是依靠出血效应习得的。她能够毫不费力地用袖剑杀死她小队里的其他人。[2]事实证明,加林娜能够使用狙击步枪,她曾从很远的地方射杀了扎斯迪普·达米[30]

从加林娜曾经打败并几乎杀死圣殿骑士大师尤哈尼·奥措·贝格中可以看出,加林娜的徒手格斗能力极强。 甚至在在他们搏斗时,他们的每一击都能击碎墙壁。 加林娜也是一个技艺精湛的神枪手。她曾用一把大威力步枪射杀了许多墨西哥贩毒团伙成员。她有非常高深的潜行技巧,可以不发出一点声响地进入房间,这种技巧甚至让阿伦德·舒特等许多刺客同伴们都感到不安。她也有着惊人的敏捷和耐力,能够跳过很长一段距离,从高楼上跳下后也能存活。举例来说,她曾从夏洛特的公寓中跳到了另一栋大楼上,期间下落了至少40英尺(合约12.19米)的距离却毫发无伤。[5]

琐闻趣事编辑

  • “Galina(加林娜)”这个名字源自古希腊语单词“γαληνη(galḗnē)”,意思是“沉着,冷静”。这个名字同时也是“海伦(Helen)”这个名字在俄语中的变体。海伦这个名字在希腊语中词源不明,但与希腊语单词“Σελήνη(Selḗnē)”很可能存在关联,意为“月亮”。因而海伦这个名字的词意可能为“(明亮地)闪耀着”。
  • “Voronina(沃罗宁娜)”这个姓氏可能来自于俄语单词“ворон(voron)”,意为“渡鸦”。这个姓氏也有可能派生自另一个俄语单词“ воро́на(voróna)”,意为“乌鸦”。
  • 她名字可以简称为“Galka(加尔卡)”,是俄语单词“галка”的音译写法,意为“寒鸦”。但是这个名字作为“Galina”一名的简称而言不太礼貌。 [来源请求]
  • 加林娜戴着一个俄罗斯刺客徽记外形的吊坠。
  • 值得一提的是,她是现代刺客中为数不多能使用双袖剑战斗的人。
  • 类似于刺客戴斯蒙德·迈尔斯,加林娜通过出血效应以获得其祖先的技能。和戴斯蒙德一样,她也多次通过以寡敌众并获得胜利的战斗表现出了她精湛的刺杀技能。
  • 瑞贝卡·克瑞恩发现加琳娜在挪威的旅途中经常自言自语。出于好奇,她向加林娜询问了这件事,加琳娜回答说她是在和自己死去的姐妹交谈。
  • 根据《刺客信条:辛迪加》和《刺客信条:烈火试炼》中出现的时间,烈火试炼的时间应该在《辛迪加》剧情之前。但加琳娜在烈火试炼当中受了腿伤,直到2016年才治好,在《辛迪加》中她完全没有腿伤的迹象。这应该是剧情设置的失误,当然也有可能是漫画情节设计加琳娜和泽维尔·陈去找夏洛特并不在出现的时间信息的同一天。
  • 加林娜显然在圣殿骑士当中有一定知名度,她被圣殿骑士桑切斯称之为“传奇般的(刺客)”。
  • 加林娜曾用一个烛台杀死了三个圣殿骑士。

画廊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

  1. 1.0 1.1 1.2 刺客信条:起始》– 沃罗宁娜日志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刺客信条:起始》– 监视
  3. 3.0 3.1 刺客信条:叛变
  4. 4.0 4.1 4.2 4.3 刺客信条:辛迪加
  5. 5.0 5.1 5.2 5.3 刺客信条》#001
  6. 《刺客信条》#002
  7. 7.0 7.1 7.2 7.3 《刺客信条》#003
  8. 《刺客信条》#004
  9. 9.0 9.1 《刺客信条》#005
  10. 10.0 10.1 《刺客信条》#006
  11. 11.0 11.1 《刺客信条》#007
  12. 《刺客信条》#008
  13. 13.0 13.1 《刺客信条》#009
  14. 14.0 14.1 《刺客信条》#010
  15. 《刺客信条》#011
  16. 《刺客信条》#012
  17. 《刺客信条》#013
  18. 18.0 18.1 《刺客信条》#014
  19. 19.0 19.1 刺客信条:起义》#001
  20. 《刺客信条:起义》#002
  21. 《刺客信条:起义》#003
  22. 《刺客信条:起义》#004
  23. 《刺客信条:起义》#005
  24. 《刺客信条:起义》#006
  25. 《刺客信条:起义》#007
  26. 《刺客信条:起义》#008
  27. 《刺客信条:起义》#009
  28. 《刺客信条:起义》#010
  29. 《刺客信条:起义》#011
  30. 30.0 30.1 《刺客信条:起义》#012
  31. 刺客信条:奥德赛》– 蕾拉·哈桑的电子邮件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