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ealworld

刺客信條III:解放
Assassins-creed-liberation-box-art
製作
育碧索菲亞
發行
育碧
美國發售日期
2012年10月30日
歐洲發售日期
類型:
歷史動作冒險
遊戲模式:
單人遊戲,多人遊戲
ESRB分級:
RP(尚未評級)
平台:
媒介:

[ 網站]

刺客信條III:解放》(Assassin's Creed III: Liberation,又譯作《自由使命》)是一款PSV遊戲。刺客信條:解放設定與和刺客信條III同時期的1765-1780年,主角是一名叫做阿弗琳的法國/黑人奴隸混血的女性。遊戲將和刺客信條III於2012年10月30日同步發售。

背景編輯

遊戲設定在1765年至1777年間,故事大約發生在法國-印第安人戰爭結束後,主角是阿弗琳·德·格朗普雷,一名女性-裔刺客。[1]

《解放》的故事發生新奧爾良市和路易斯安娜河口,那裡的沼澤地充滿着危險,是許多野生動物的棲息地,更有一些短吻鱷走私販在那裡。這使得從樹上穿過成為一個更為安全的穿越該地的方法。[2]

遊戲性編輯

《解放》和《刺客信條III》都是基於同一個引擎製作,所以《解放》的玩法和《刺客信條III》比較相似。很多出現在《刺客信條III》里的新功能都有賦予艾弗林,比如雙反、連續刺殺還有樹上跑酷。

《解放》包含一系列前作出現了的武器,另外還有甘蔗大砍刀、手槍、吹矢槍、剁肉刀和手榴彈。

Liberationtouchtokill

觸屏增益了連續刺殺,使得艾弗林可以擊殺多個對手。

《解放》還有專門針對PSV設計的多人遊戲,[1] 還利用了PSV和PS3互聯的特性,使得《解放》和《刺客信條III》能夠相連,從而解鎖康納的戰斧,玩家還可以在遊戲中以康納的角度遊玩紐約任務(需先以艾弗琳·德·格朗普雷 角度完成該任務)。此外,預購遊戲還可獲得一個“海灣之謎包”,包括獨家角色外裝、一個Animi頭像、一把匕首和彈藥升級。在一個獨家版本(不含預購內容)中,遊戲與水晶白PSV Wifi版捆綁銷售。[3]

《解放》還有一個“一觸即殺”的選項,艾弗林可以進行連續刺殺,此外還可以藉助觸屏來讓艾弗林在舟中時滑動船槳。艾弗林還可以去服裝商店喬裝自己,每件服裝都會帶來不一樣的好處和壞處。[4][5]

劇情編輯

《刺客信條:解放》發生在法國與印第安人交戰快結束時的路易斯安那,法國的戰敗使得新奧爾良市為西班牙政府所佔領。民眾對於從法國統治到西班牙統治的變換和西班牙對城市的佔領表示不滿。然而,在1765年,法國總督讓 - 雅克·布萊斯·阿巴底和聖殿騎士拉斐爾·華金·德·費勒談判,從而得以繼續留任新奧爾良市的總督。這件事被刺客艾弗林·德·格朗普雷發現,她就潛入了總督官邸,殺死了他。

Liberationfaithfulacolyte

艾弗林在海灣與巴普提斯特對峙。

在這之後,德·費勒與一個名為巴普提斯特的人做了一筆交易。這個巴普提斯特正希望從刺客組織叛逃到聖殿騎士中去。巴普提斯特假裝是最近死去的François Mackandal,以此來吸引追隨者參與到自己的事業中。他打算毒殺新奧爾良的貴族們,然後控制路易斯安那海灣的走私生意。不過他的真實目的是迫使刺客、艾弗林的導師阿加特從海灣里的藏身處現身。不過,艾弗林跟上了他,將他和他的追隨者們消滅掉了。

1766年,聖殿騎士安東尼奧·德·烏略亞來到新奧爾良市來為西班牙總督效命。然而,他將這塊地方的控制權交給了法國官員,並允許法國的旗幟繼續在城裡升起。兩年後,他制定了嚴格的貿易限制措施,並開始了秘密奴隸貿易,將這些奴隸轉運到墨西哥的一個聖殿騎士工場。這一行為引起了法國官員和新奧爾良民眾的反抗。

阿加特讓艾弗林去刺殺德·烏略亞,以此根除新奧爾良市的聖殿騎士勢力。艾弗林突襲了烏略亞的馬車,與總督對峙。總督告訴她奴隸們已經被送到了奇琴伊察。然而,艾弗林沒有殺死德·烏略亞,放他離開了城市,以此換得一個用來解碼聖殿騎士文檔的透鏡以及一幅位於奇琴伊察的聖殿騎士工場的地圖。艾弗林的行為由於違反了阿加特的命令,於是毀壞了他對他學生的信任。

艾弗林違背了她導師的意願,偽裝成一個即將被送去墨西哥的奴隸,藉此前往位於奇琴伊察的聖殿騎士工場。在那裡的時候,艾弗林遇到了一個目中無人的奴隸,他說道艾弗林的母親珍妮就駐紮在奇琴伊察。艾弗林在那裡徹底地調查了一番,發現了珍妮日記里的一頁,以及一張標明位於一個沼穴里的一個古迹的地圖。艾弗林於是就去探索這個沼穴,在那其中她發現了一個滿是第一文明遺迹的古老洞穴,以及一個她正在尋找的古迹——預言紀錄器的碎片。

Avelinefirstcivilizationruins

艾弗林在第一文明遺迹內。

就在艾弗林取得這個古迹之後,時任奇琴伊察聖殿騎士工場監管者的德·費勒帶兵殺入洞穴,不過艾弗林擊敗了他和他的士兵們,然後從德·費勒闖入洞穴的路途離開了洞穴。在地道的底端,她發現了她母親。 但是珍妮發現自己的女兒是個刺客後以為她是阿加特派來殺自己的,於是就轉身逃跑,邊走邊說那個預言紀錄器不能交給阿加特。


離開兩年後,艾弗林重回新奧爾良市,發現那裡的西班牙勢力日趨強盛。艾弗林和她的同門刺客也是她密友的傑拉爾德·布蘭科交談後得知,有人在賄賂西班牙士兵。艾弗林調查後發現是一個名為巴斯克斯正在意圖借西班牙士兵之力控制海灣。 巴斯克斯密謀接管海灣的走私貿易,以此獲知阿加特的所在。艾弗林認為他就是“那個同伴”,德·費勒在奇琴伊察提到的那個人,也是路易斯安那聖殿騎士首領,就趕去阿加特的小屋告知他巴斯克斯士兵帶來的威脅。阿加特讓她使用巫術恐嚇那些西班牙兵放棄這一任務。艾弗林使用吹矢槍使一些巴斯克斯的士兵中了毒,於是他們以為自己受了詛咒就逃出了海灣。艾弗林回到奇琴伊察,與她母親和好。她母親告知她在另一個沼穴里有個木舟,說可以去看看。艾弗林尋路穿過了沼穴,取得了最後一塊預言紀錄器碎片。艾弗林想帶她母親會新奧爾良,但珍妮決定繼續留在這裡照顧社區,此時社區里的聖殿騎士勢力已經被去除了。 艾弗林返回新奧爾良,繼續解放城裡的奴隸。她的繼母Madeleine de L'Isle得知她的行動後讓她幫助一個名為喬治的奴隸逃往北方。艾弗林發現了一條可以讓喬治安全經過海灣的通道,在護送他穿過沼澤地的時候,艾弗林遇上了她的走私同盟者埃莉斯·拉弗勒爾魯西永,並幫助他們向正在美國獨立戰爭中奮戰的美國愛國者輸送了物資。

AC3L-Aristocrat Dancing

艾弗林在總督晚宴上引誘巴斯克斯。

巴斯克斯派兵試圖阻止艾弗林及其同盟者,但是失敗了。艾弗林擊敗了巴斯克斯的兵,確保了喬治和物資到達目的地。

回到城裡之後,艾弗林穿扮成以為貴族女子,參加到了總督的晚宴中,希望巴斯克斯本人會出現在那裡。艾弗林用自己的魅力,將他引誘他到了一個靜僻的角落,刺殺了他。結果,令艾弗林驚訝的是,巴斯克斯表示自己不是“那個同伴”。隨後,她得知自己的父親已病重去世。

艾弗林感到很疲憊,感到有點失落,但是決定找出“那個同伴”,也是路易斯安那聖殿騎士的首領的身份。她與傑拉爾德交談,得知他們在紐約邊境發現了一個為“那個同伴”幹活兒的聖殿騎士。艾弗林前往北方,得知那名聖殿騎士叫做戴維森軍官,是一名英軍士兵。艾弗林與1777年來的紐約邊境,遇到了康納,他是一位美洲原住民和歐洲人混血的刺客,正在美國獨立戰爭中對抗聖殿騎士。

AC3L-Aveline & Connor

艾弗林和康納在紐約邊境。

艾弗林和康納穿過邊境,來到戴維森所在的堡壘。康納引開了守衛,艾弗林則趁機潛入堡壘。她與戴維森對峙,驚訝地發現他就是喬治,那個她幫助逃跑的奴隸。他試圖逃跑,但是艾弗林射中了他的馬車,阻止了他的離開。艾弗林最終從他口中得知,“那個同伴”就是她的繼母Madeleine de L'Isle。

回到路易斯安那,艾弗林趕去她們家的別墅,與她繼母對峙。Madeleine表示她認為她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於是在暗中操縱着她的生活,準備將她引入聖殿騎士組織。

隨後,艾弗林到海灣處與阿加特會面,告訴他Madeleine就是“那個同伴”。阿加特無法接受自己的失敗,認為艾弗林已經和聖殿騎士站在一起了,於是向她發動進攻。艾弗林略勝一籌,並試圖說服他離開路易斯安那保命。但是阿加特羞愧難當,於是選擇跳海結束了生命。艾弗林試圖抓住他,結果只抓得從他脖子上拉下來的項鏈。

E3 (7)

艾弗林在新奧爾良市聖路易斯大教堂附近。

她導師死後,艾弗林意識到自己目前的處境正是從內部根除聖殿騎士的好機會。回到新奧爾良市,她去了聖路易斯大教堂,將阿加特的項鏈交給Madeleine以示忠誠。隨後,艾弗林就被引入了聖殿騎士組織。艾弗林將兩個預言紀錄器碎片交給Madeleine,Madeleine將這些碎片放在了聖餐台上。

但是,Madeleine無法理解那其中包含的信息,感到頗為沮喪。艾弗林趁此機會消滅了教堂里的聖殿騎士,並刺殺了Madeleine。

現在教堂里就只剩下艾弗林了,她走上放着預言紀錄器的聖餐台,將她脖子上戴着的、曾是她母親之物的小盒子與記錄器相連,促使其顯示出一個全息錄像,詳細展示了來自第一文明時期的信息。該信息重現了夏娃人類-第一文明戰爭中被推舉為反抗軍首領的情景。

畫廊編輯

Aveline1
Aveline2

參考與注釋編輯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需改進,歡迎參與編輯。任何疑問請閱讀歡迎頁面或這裡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