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Realworld

刺客徽章 兄弟會需要你的幫助!

本條目包含未翻譯內容。您可以幫助刺客信條 維基來 翻譯這個條目


刺客信條:遺棄Assassin's Creed: Forsaken)是奧利佛·波登所著,於2012年12月4號發布的小說。 小說內容集中於《刺客信條3》之前和期間所發生的事,並揭開了海瑟姆·肯維的往事,揭露了他成為聖殿騎士的歷史。

簡介編輯

“我是一個劍術高手。我熟於殺人的活計。我並不以此為樂。我只是精於此道。”
―海瑟姆·肯威
1735年,倫敦。從剛能握劍的年齡起,海瑟姆·肯維就被教導該如何使用它。當他的家族宅邸遭到攻擊時——父親被謀殺,姐姐被全副武裝之人擄走,海瑟姆用他僅有的方式保護自己的家庭:執劍殺戮。失去了家人之後,海瑟姆被一個神秘的導師收入門下,並將他訓練為一個致命的殺手。

內心充斥着強烈的復仇渴望的海瑟姆開始了尋仇之路。在這條路上,他不相信任何人,也質疑着自己曾“了解”的一切。在陰謀和背叛的包圍中,海瑟姆被捲入了刺客兄弟會聖殿騎士團之間那已有數千年歷史的鬥爭中。

情節概要 編輯

序言 編輯

康納表示直到讀了他父親的日記才真正了解了他,也很懊悔自己不得不殺了他。

第一部分:摘取自海瑟姆·E· 肯威的日記 編輯

1735年12月6日 編輯

在海瑟姆十歲生日後的第二天,也是他父親去世的那天晚上,海瑟姆暫住在他父親在布盧姆斯伯里的一處房產里,開始重新寫他的日記。他介紹自己是愛德華·肯威特莎·肯威的兒子,也是珍妮·肯威同父異母的兄弟。

海瑟姆回憶起迄今為止在安妮女王廣場上孤獨的生活:老菲林先生作為家庭教師,伊迪絲這樣的女傭讓他避開鄰居們——道森一家和巴雷特一家。道森先生是一位國會議員,家裡有四個女兒;而巴雷特一家有八個孩子。

在海瑟姆八歲生日前不久的一天,湯姆·巴雷特——巴雷特一家中最年輕的成員,通過兩家之間一條被掛鎖鎖上的通道接近了海瑟姆。他詢問海瑟姆關於他父親的傳言是不是真的,但海瑟姆並不知道那是什麼。湯姆還沒來得及解釋,他的父親就把他叫走了,但這件事使海瑟姆意識到了他的家庭並不尋常。

1735年12月7日 編輯

後來,海瑟姆在日記中繼續敘述了兩年前發生的事:他問珍妮湯姆的話是什麼意思,他們的父親在他出生前做了什麼,但珍妮只是回答說他以後會知道的。她補充說,他可能是倫敦唯一一個和父親一起練劍的男孩。

海瑟姆告訴了伊迪絲的助手貝蒂關於她的死訊:也因為伊迪絲一直孤苦伶仃,所以是肯威家族與傭人們組織了她的葬禮。

在海瑟姆八歲生日那天,他被帶去懷特巧克力屋。在那裡,愛德華將他的兒子介紹給了雷金納德·伯奇——他的一位高級財產經理,也了解到他正在追求珍妮。在眾人回去的路上,一名盜賊試圖偷走特莎的項鏈,但是伯奇拔出一把匕首抵住了他的咽喉。愛德華強迫伯奇放走了盜賊,兩人最終微笑和解,將這件事放到一邊不再提起,肯威一家也進了馬車車廂。

到家之後,愛德華招呼着他的兒子跟着他去到了遊戲室。愛德華詢問海瑟姆他的想法——關於伯奇試圖殺死盜賊或是放他走的做法是否是正確的。海瑟姆回答說他一開始想要報復,但是他會憐憫盜賊,並且很高興地看到在父親的的干預下他得到了寬恕。於是愛德華從藏在書架後的一個秘密隔間中拿出一把鋼短劍,將它當做生日禮物獎勵給了他。從那之後,海瑟姆就要用這把劍進行訓練。然後愛德華將劍收了起來,但是他沒能對兒子掩蓋住觸發這個機關的方法——通過拉動詹姆斯王欽定版《聖經》。

1735年12月8日 編輯

海瑟姆提到還有兩場葬禮,他父親的男僕迪格維德先生參加了第一場,那是為一名上尉舉辦的,然後他接着講述自己的故事。他回憶到伯奇在追求珍妮的過程中成了家裡的常客,但是珍妮對這門婚事感到痛苦。

與此同時,愛德華教導海瑟姆要質疑他的老師以及書本上讀到的內容,他鼓勵海瑟姆去思考他自己的道德標準。九歲時,海瑟姆開始練習弓箭,但是他渴望有一個朋友並且希望能再次和湯姆說話。不幸的是,那永遠不可能發生了,因為湯姆的葬禮就在明天。

1735年12月9日 編輯

迪格維德帶來了一份消息給海瑟姆:巴雷特家不歡迎任何肯威家族的人參加湯姆的葬禮。海瑟姆寫到迪格維德感到內疚——因為他在襲擊發生時到赫里福德郡去處理他的家庭事務去了,並不在肯威家。海瑟姆也提到愛德華只把鑰匙委託給迪格維德一個人過——通往存放着貴重物品的陳列室的鑰匙。

當海瑟姆在陳列室附近的走廊里擺弄錫制玩具兵時,伯奇走了過來並表示對海瑟姆的所學以及訓練內容感興趣。海瑟姆提到他在十歲時會開始真正的訓練,也包括一個“信條”的學習,然後他就激動地透露了他的劍被安全地保管在遊戲室里。伯奇推斷出這把劍被藏在一個秘密隔間里,然後就離開去和迪格維德談論去了。

後來,海瑟姆偶然聽到了伯奇和父親的爭吵。伯奇衝出房間,轉向海瑟姆並稱自己已經嘗試過警告他了。大概一天之後,兩個士兵來到了肯威家,他們按要求駐守會客廳和陳列室。當海瑟姆問起時,愛德華只告訴他兩人是因為收到了“消息”。

因十歲生日而興奮的海瑟姆晚上還醒着,他看着窗外,然後留意到了一個燈光信號。這讓他猜測是湯姆發出的,而湯姆也覺得這是海瑟姆發出的,於是兩人穿好衣服前去調查。與此同時,愛德華的狗——薩奇開始吠叫起來,但當入侵者割開它的喉嚨之後,一切重歸寂靜。

當海瑟姆到了燈光發出的地方,他卻發現了開着的門和湯姆的屍體。在聽見了玻璃破碎的聲音和一聲“快跑”的尖叫之後,海瑟姆迅速回到了廚房,然後發現其中一位士兵已經死去了。海瑟姆跑上樓梯,看見了他穿着長褲的父親愛德華。他正在抵擋一名戴面具的刺客以保護他的妻子。刺客轉向了海瑟姆,而當海瑟姆返身逃跑時,另一名有着尖耳朵的刺客擋住了他的去路。

愛德華追了上去,將最初交手的那名刺客撞下了樓梯扶手,然後追着第二名入侵者進了遊戲室。這時另一名男子出現在了特莎身後,而海瑟姆毫不猶豫地抓起第一名入侵者的劍,然後刺進了那名襲擊者的眼睛。

下樓之後,特莎和海瑟姆發現伊迪絲被殺害了。在聽到父親打鬥的聲音後,海瑟姆不得不趕去幫助他,而留下母親一人獨自悲傷。在遊戲室里,海瑟姆發現他的父親跪倒在地——第四名入侵者用劍穿透了愛德華的胸膛,而尖耳朵的那人在一旁看着。心急如焚的海瑟姆猛衝向前,但是尖耳朵的人用劍柄的前端擊倒了他。然後第四個人從愛德華的屍體上取回他的劍,正要結束海瑟姆的性命時,伯奇出現了。他的劍從那人兩腿之間自下而上划過,迫使他離開了海瑟姆。

之後,伯奇和海瑟姆轉向了那個尖耳朵,但他抓住了珍妮當做人質。第五個人揮舞着火把出現了,並且在會客廳放火。珍妮被拖出了正門並被帶進了馬車車廂,而伯奇、海瑟姆和特莎被迫另尋出路逃離這座燃燒着的房子。

1735年12月10日 編輯

在愛德華的葬禮那天,海瑟姆感到了刺骨的寒冷。他下樓來到了貝蒂的房間,詢問關於他房間里的壁爐為什麼沒有點燃。在通過鑰匙孔偷窺之後,選擇讓貝蒂繼續睡覺。

伯奇向海瑟姆打招呼,並將他父親的劍交給了他——這是他從廣場上房子的瓦礫中取回來的。伯奇向海瑟姆詢問殺人的感覺,然後透露說他正在計劃去歐洲找回珍妮。伯奇解釋說他是聖殿騎士的一員,通過他的線人他了解到了即將發生在肯威宅邸的襲擊事件,因此才有了和愛德華的爭吵。但他太固執了以至於不肯重視這個威脅,於是伯奇不得不說服特莎去僱傭士兵。在目睹了已經發生的事之後,伯奇希望他當時安排的是他手下的聖殿騎士。

然後伯奇告訴海瑟姆他要和自己一起去找珍妮,並說他不能留下來安慰他的母親了——因為她在看到自己的孩子殺了人之後精神受到了創傷。海瑟姆承認自從襲擊發生後她只允許艾米麗戴維小姐見她,伯奇解釋說這是因為她不能再忍受看到自己的孩子現在是一個殺手。

在葬禮之前,特莎終於喚海瑟姆去她的卧室,她解釋說自己太虛弱了不能參加葬禮。她宣布現在伯奇是家族的審計員,也是他的監護人,並對帶着海瑟姆一起去歐洲的計劃表示贊成,還補充說艾米麗和戴維小姐會照顧她的。特莎冷漠的態度讓海瑟姆意識到伯奇說的是正確的。

在和伯奇、老菲林以及愛德華的同事一起出席了父親那很小的葬禮之後,伯奇將海瑟姆介紹給了辛普金先生——他將掌管我們家族的事務。之後,海瑟姆向貝蒂告別,但迪格維德已經幫她找到了新的工作。

1735年12月11日 編輯

在海瑟姆快要打瞌睡時,艾米麗來到了他的卧室並告訴他:維奧萊特——她的姐妹,同時也是巴雷特家的女傭,曾聽見珍妮說了“叛徒”——就在她被綁架者拖進馬車的時候。第二天就一個有着西部口音的男人揮舞着小刀質問她聽到了什麼,但是除了艾米麗,維奧萊特對誰都沒有說。艾米麗認為伯奇可能就是那個叛徒,但是海瑟姆對這個想法嗤之以鼻,不過隨後他就意識到迪格維德在襲擊發生時並不在家。

第二天早上,海瑟姆將這件事告訴了伯奇,他也同樣得出了迪格維德就是叛徒的結論。伯奇將海瑟姆介紹給了愛德華·布雷多克——他手下的一名聖殿騎士,將負責追查叛徒。當海瑟姆準備好踏上旅程時,他做下了在倫敦的最後記錄。伯奇帶來了迪格維德逃跑的消息,但是無論如何他們都會找到他的。

第二部分:1747年,十二年後 編輯

1747年6月10日 編輯

西班牙阿爾特亞追蹤一位聖殿騎士叛徒——胡安·維多米爾的過程中,海瑟姆講述了他和伯奇如何花了五年的時間尋找珍妮的經歷。他們發現珍妮已經落入了土耳其奴隸販子之手,在用完了辛普金提供給他們的資金之後,兩人在法國特魯瓦附近建了一座莊園。海瑟姆在伯奇關於聖殿騎士的教導下得到了慰藉,因為它們似乎就是愛德華那質疑式的哲學的答案。

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的爆發迫使兩人將注意力從珍妮和迪格維德身上移開。1744年,海瑟姆加入了聖殿騎士團,他的殺戮技巧也開始被投入使用:他先被派往暗殺利物浦的一個貪婪的商人,然後是位奧地利王子——這一切都是為了維護聖殿的利益。

海瑟姆也回到過倫敦,但廣場上房子的重建工作還在進行,他的母親也太過虛弱不能見他。海瑟姆也嘗試找到迪格維德家人的下落,但是無濟於事。

1747年6月11日 編輯

海瑟姆冒充熱那亞做奶酪的人進到了維多米爾的府邸。儘管維多米爾注意到了他有英國口音,但是海瑟姆謊稱是因為正在進行交戰才這麼做的。正當維多米爾品嘗過奶酪並且意識到這就是當地製作的奶酪時,海瑟姆用自己的圍巾勒死了他並按照指示取走了他的日記、

1747年6月18日 編輯

海瑟姆來到了位於布拉格契里特納的聖殿騎士總部,將大部分都被加密的維多米爾的日記交給了伯奇。伯奇解釋說他懷疑維多米爾已經通敵——與刺客們共事。在海瑟姆多次脅迫後,伯奇透露了日記中包含着關於一座第一文明神廟的所在地,但身為懷疑論者的海瑟姆卻大笑起來。伯奇同時也告訴海瑟姆,他的母親在一周前由於摔倒受傷而去世了。

1747年6月20日 編輯

在前往倫敦的途中,海瑟姆重看了1735年12月10日的那篇兒時日記——裡面描述了他從貝蒂房間的鑰匙孔偷窺之後看見的一雙男式靴子。忽然間,海瑟姆意識到了他應該做些什麼。

1747年7月23日 編輯

在特莎的葬禮之後,海瑟姆前去追蹤同來參加葬禮的貝蒂。潛入她在新主人家的卧室之後,海瑟姆用劍威脅貝蒂,要求她給出迪格維德的信息——在重溫日記之後,海瑟姆意識到了迪格維德就是貝蒂的戀人。

貝蒂解釋說迪格維德在他妻子去世後,請赫里福德郡的姐姐照顧他的孩子,但是有個男人用孩子威脅迪格維德。海瑟姆猜中了那個男人有着西部口音,也講述了維奧萊特通過艾米麗傳達給他的信息。貝蒂透露了維奧萊特不久後就在一場街頭劫案中喪了命。

1747年7月14日 編輯

第二天早上,海瑟姆跟蹤貝蒂來到了倫巴第街上的郵政總局,隨後截下了郵差,拿走了她寄給迪格維德的信——地址在黑森林地區的聖彼得鎮,離弗萊堡不遠。

海瑟姆和伯奇在兩周後抵達了那裡,他們向雜貨店店主打聽消息,但是他並不願意說些什麼,於是海瑟姆用他的兒子來威脅他。最後,店主透露了有兩個英國士兵也曾詢問過迪格維德的下落,他回答說迪格維德住在離這裡向北十五英里的一間小木屋裡。兩名士兵也命令他對任何人都否認知道任何消息,否則他就會沒命。

海瑟姆和伯奇沖了出去並向北騎行了八英里。在讓馬匹休息的同時,海瑟姆用望遠鏡偵查了這片區域,然後發現了其中一名有着尖耳朵的士兵。於是兩人繼續騎馬向著小屋而去。

在那裡,他們發現那名士兵正要劃開迪格維德的喉嚨。海瑟姆扔出他的劍擊中了士兵的胳膊,隨後追着他進了森林,留下伯奇照看迪格維德。在接下來的戰鬥中,海瑟姆乾脆利落地擊敗了士兵——他就是那個有西部口音的男人。海瑟姆要求知道他父親被害的原因,在士兵死去之前,他道出愛德華是個刺客,被殺害的原因是他擁有的一樣東西。

海瑟姆回到小屋,卻只發現迪格維德因為傷勢過重死去了。儘管很失望,海瑟姆還是將他從持刀士兵身上找到的一張紙片交給了伯奇,上面說明了他是冷溪近衛團的一員——他們正在布雷多克指揮下在尼德蘭共和國境內作戰。在海瑟姆就對布雷多克的懷疑與伯奇產生分歧之後,他騎上馬出發去尋找那個尖耳朵的男人。

1747年7月15日 編輯

海瑟姆記述了他騎着馬追尋尖耳朵的一天——他給馬取了名叫刮刮,因為她討要蘋果時用鼻子又刮又蹭。

1747年7月16日 編輯

海瑟姆和刮刮來到了一片布滿屍體的戰場,並且發現了尖耳朵正在騎馬趕回部隊。兩人都撇下了他們疲憊的馬狂奔起來,但是海瑟姆陷入了一片厚厚的淤泥中,同時尖耳朵也向他發動了攻擊。海瑟姆成功擊中了他的膝蓋並把劍捅進了他的大腿,借力從泥里掙脫了出來。英國人的軍隊碰巧遇見了兩人在爭鬥,儘管海瑟姆解釋說他是布雷多克的同伴並且要求將這個男人由他監管,但指揮官無視了他,用劍柄打中了海瑟姆讓他失去了意識。

海瑟姆被冷水拍醒了,發現自己和其他四個人一起被掛上了絞索——尖耳朵也因為做了逃兵而被處決。海瑟姆反抗了,他要求布雷多克現身,但是行刑者不以為然。於是海瑟姆踢到了自己腳下的凳子,將雙腿繞上了行刑者的助手的喉嚨。正在確認尖耳朵等人死透了的行刑者意識到了發生的事,於是跑回了絞刑台。海瑟姆巧妙地將助手撞向了行刑者,絞斷了助手的脖子並弄塌了絞刑台。

1747年7月17日 編輯

田納特醫生治療傷勢過後,海瑟姆得到了布雷多克的接見。布雷多克向海瑟姆解釋說他被送上絞架是因為軍官認為他就是尖耳朵的逃兵同夥。同時,布雷多克譏諷了殺死愛德華的兇手之死——那個被他認定是湯姆·史密斯的人,並且對他一直混跡在他的部隊中表示漠不關心。布雷多克給予了海瑟姆繼續尋找尖耳朵可能擁有的任何同夥的許可,也要求他在貝亨奧普佐姆堡壘的防守戰中助一臂之力。

第三部分:1753年,六年後 編輯

1753年6月7日 編輯

海瑟姆在懷特巧克力屋與伯奇見了面。伯奇解釋說他控制了一名意大利刺客組織的成員。她能夠解密維多米爾的日記,但是需要她失蹤的兒子。於是伯奇命令海瑟姆將他從科西嘉島找回他,同時也向他詢問了關於布雷多克的行動。海瑟姆告訴伯奇,在他們從貝亨奧普佐姆撤退時,布雷多克的劊子手斯萊特和他的新助手殺害了一個想要一起撤離的家庭。因此,海瑟姆認定布雷多克正與聖殿騎士之道愈來愈遠。

海瑟姆回到了由吉姆·霍頓駕駛的馬車上,他是一個在尼德蘭共和國與海瑟姆成為朋友的士兵。霍頓是唯一一個願意提供關於湯姆·史密斯消息的人,因為他的兄弟因偷了燉菜而被布雷多克的傭兵們弔死了——通常這種違例只會被鞭笞。霍頓開始擔任海瑟姆的車夫一職。

1753年6月25日 編輯

在科西嘉島上,海瑟姆花了兩天的時間觀察一個叛軍營地。在那裡,刺客米科護衛着21歲的盧西奧·阿爾貝蒂納——也就是伯奇派遣海瑟姆尋找的目標。在熱那亞士兵發起攻擊,米科去抵擋襲擊者的時候,海瑟姆於混亂之中假裝成被派來接走盧西奧的刺客,但盧西奧想要援助他的朋友們。於是海瑟姆聲稱自己是由他的母親派來的,但這起到了反作用,從而促使了海瑟姆下定決心直接讓他昏迷。

在背着盧西奧爬下山澗進到一個岩洞中後,米科碰上了海瑟姆並將他父親的劍打到一旁。但是海瑟姆擒抱住了他並將他摔到了山澗邊沿,隨後解開了他的袖劍護腕。這讓米科失去了左手的抓力並且用右手抓着繩子滑了下去。在海瑟姆威脅他如果再爬上來就要切斷繩子之後,米科接受了他暫時撤退擇日再戰的提議。後來,海瑟姆通過伯奇的手下將盧西奧送到了法國,而自己租了一艘船去意大利以此分散刺客們的注意力。

1753年8月12日 編輯

海瑟姆來到了伯奇的莊園來看看莫妮卡和盧西奧,但兩人都被上了鐐銬關在了地下室。這令海瑟姆感到不安。海瑟姆立刻威脅伯奇以確保兩人在工作完成之後不會受到傷害。

1754年4月18日 編輯

被伯奇邀請去皇家劇場觀看錶演《乞丐歌劇》的海瑟姆驚訝的發現米科就是他下一個暗殺目標:日記中表明了他脖子上戴着的護身符就是聖殿騎士們需要的那個。

在用米科自己的袖劍殺死他並拿到了護身符之後,海瑟姆被要求前往一片覆蓋了紐約馬薩諸塞州的區域尋找一個先行者寶庫,並且他被告知已經為他訂好了去波士頓的船票。

1754年7月8日 編輯

海瑟姆提到了在天命號上的旅程一波三折,因為有個刺客想要殺了他奪回護身符。在航行的過程中,海瑟姆讀了維多米爾的日記,並且無可否認地着迷於那些伯奇所說的“先行者”們

到達波士頓後,海瑟姆得到了查爾斯·李的迎接——一個布雷多克軍隊里的年輕人。隨後兩人前往綠龍酒館威廉·約翰遜見面,但他的研究資料被殖民地刺客所僱傭的人手偷走了。於是海瑟姆、李和托馬斯·希基襲擊了強盜營地取回了資料,約翰遜也認出了這枚護身符是屬於卡尼耶可哈卡族的。

1754年7月10日 編輯

希基建議通過從一個奴隸販子手中解救原住民來獲得他們的信任,而李提到本傑明·丘奇可以幫助他們找到那個奴隸販子。在發現丘奇的住所一片狼藉之後,海瑟姆和李和目擊者們交談,他們透露了西拉斯·撒切爾的人把丘奇帶去了海濱的幾棟房子。在那裡,海瑟姆和李從西拉斯的拷問者卡特手下救出了丘奇,然後將他帶回了綠龍酒館。

1754年7月13日 編輯

在丘奇養好傷的時候,海瑟姆和李前去招募約翰·皮特凱恩,但是他的上司——布雷多克拒絕放他去執行聖殿騎士的任務。海瑟姆沒有放棄:在布雷多克徵召市民加入法國-印第安人戰爭時,他悄悄跟上了布雷多克的部隊。在斯萊特離隊解手時,海瑟姆殺了他並且換上了他的制服,這樣他就能混入部隊和皮特凱恩搭上話。

與此同時,李把自己裝扮成一個心懷不滿的市民,並向布雷多克扔了一坨馬糞,而這激怒了他。海瑟姆抓住機會襲擊了布雷多克,羞辱了他並且帶着皮特凱恩走了。

1754年7月14日 編輯

聖殿騎士們伏擊了一支押送奴隸的車隊,並假扮成英軍士兵潛入了西拉斯的地盤——南門堡。駕駛着馬車時,海瑟姆身邊坐的是一個漂亮的女子。在襲擊過程中,本傑明殺死了西拉斯。而女子幫助了她的原住民同胞們逃往安全之地,海瑟姆也發現自己被她迷住了。

1754年11月15日 編輯

李追尋着這名女子來到了列剋星敦,她在那兒給布雷多克的部隊找了不少麻煩。她介紹自己是卡尼耶蒂依歐,或者簡稱為齊歐。海瑟姆向她展示了護身符,將她帶去了布雷多克在康科德的駐軍處,並提議結盟以殺死布雷多克。

在鎮上的酒館裡,海瑟姆偷聽了英軍們的談話,並且無意中聽見喬治·華盛頓約翰·弗雷澤正在討論布雷多克進軍杜肯堡的計劃。

1755年7月8日 編輯

聖殿騎士們在俄亥俄地區遇齊歐碰面,她已經在那裡聚集了來自阿布納基族萊納佩族肖尼族的人馬以伏擊布雷多克。

1755年7月9日 編輯

海瑟姆將自己假扮成一個英軍士兵,騎着馬接近了布雷多克。他看見布雷多克正在命令他的僱傭兵們不要放過任何一個人,並且聲稱這些美國原住民們野獸無異——他們會吃掉他們死去的同類。他的一個下屬軍官糾正提醒他說這些只是故事,但布雷多克朝他臉上開了一槍。海瑟姆拔出他的槍指向布雷多克,但不巧的是法國人這時發動了襲擊。

在最後關頭被回到布雷多克手下服役的李所救,海瑟姆開始追殺布雷多克,直到布雷多克的馬揚起了前蹄讓他摔落。但就在他就要喪命時,華盛頓射殺了海瑟姆座下的馬。而齊歐趕來將華盛頓從馬上擊倒,這使得海瑟姆能繼續追殺布雷多克。

精疲力竭的布雷多克轉身面對着海瑟姆,而海瑟姆用袖劍捅進了他的心臟。還沒能看着他完全死去,華盛頓率領部隊出現了並試圖救治將軍。海瑟姆逃離了,但他選擇告知齊歐他已經遵守了約定殺死了布雷多克。

1755年7月10日 編輯

齊歐向海瑟姆展示了她們一族的聖地,但令海瑟姆失望的是,護身符並沒有打開這個寶庫。無論如何,海瑟姆感謝了齊歐,而齊歐抱住了海瑟姆並親吻了他。

1755年7月13日 編輯

海瑟姆回到了綠龍酒館,告訴他的同伴們他並沒有找到他要尋找的東西。相反地,他們要講注意力轉向在這殖民地上建立一個永久性的勢力。海瑟姆也將李招募進了聖殿騎士團。

1755年8月1日 編輯

在花了幾個星期的時間和齊歐待在一起時,海瑟姆仔細思考着自己是否愛上了齊歐。

1755年8月4日 編輯

李帶着霍頓的信與海瑟姆見了面,並告訴他布雷多克已經傷重身亡。同時,李也表示其他聖殿騎士們正想要在原住民的土地上紮營,但是海瑟姆持反對意見。碰巧聽到這番對話的齊歐認定海瑟姆正在操縱利用她,並要求她離開。

1757年9月17日 編輯

霍頓寄來的的信上只有寥寥數語:“我找到她了。”海瑟姆回到倫敦,將日記還給伯奇,然後謊稱他在美國的研究線索指向奧斯曼帝國。和待在那裡的霍頓碰面之後,海瑟姆被告知珍妮是被賣給了奴隸販子。兩人追查她先是到了君士坦丁堡,然後是大馬士革——她被關押在那裡總督的宮殿中。

兩人通過活板門進到了女眷宮室的浴池下方,在費了一番功夫後得到了兩套宦官的服裝。他們找到了在院子里服侍姬妾的珍妮,在認出了海瑟姆之後,珍妮提高了嗓門,想要知道伯奇是否已死。守衛被驚動趕來,霍頓說他會留下來斷後頂住他們,讓海瑟姆和珍妮逃走。

1757年9月21日 編輯

海瑟姆得知霍頓被帶去了在埃及伊特山上的阿布戈爾貝修道院,並且準備將他變成宦官。在發現他已經被下了手並埋在沙子中以後,海瑟姆將他挖了出來放在馬背上,然後武裝好進了修道院。他享受着屠殺祭司的每分每秒,然後將整棟建築付之一炬。

1757年9月25日 編輯

當霍頓在農舍里恢復時,海瑟姆和珍妮在談話。讓珍妮感到不安的是海瑟姆已經成為了伯奇手下的一名聖殿騎士,而海瑟姆確認了伯奇的那些傭兵就是布雷多克手下的那批。他們殺死了愛德華是為了他的日記——正是海瑟姆從維多米爾那裡取回的那本。

1757年10月8日 編輯

三人來到了伯奇的莊園然後殺死了他的第一個哨兵,然後決定在晚上發起進攻——就像伯奇曾經做的那樣。同時,珍妮對海瑟姆講明了是她告訴了父親:伯奇是聖殿騎士,因此才有了父親死前兩人的爭吵。海瑟姆意識到他間接告訴了伯奇日記就藏在檯球室里,而威脅迪格維德只是了解到他不知道日記被轉移去了哪裡,然後伯奇在德國殺死了迪格維德——這阻止了他暴露真相。

1757年10月9日 編輯

海瑟姆,珍妮和霍頓開始了進攻,殺死了包括哈里森在內的伯奇的手下。當海瑟姆進到伯奇房間時,他將劍插進門板,同時刺穿了門後的衛兵。在海瑟姆批判了伯奇用謊言將他納入了聖殿騎士團之後,珍妮持刀攻向伯奇,但伯奇卻反過來用匕首抵住了她的咽喉。珍妮不停地掙扎着,聲稱如果她的死能讓她那同父異母的弟弟殺了他,這將是件好事。

最終,珍妮將伯奇頂到了還插着劍的門板上,結束了他的生命。同時,霍頓確認了莫妮卡和盧西奧的安全,並將他們帶上了樓。莫妮卡感謝海瑟姆解放了她們,然後表示她和她兒子會帶上一些食物,從馬廄中牽走馬然後啟程離開。海瑟姆撿起了衛兵的劍然後遞給了盧西奧——萬一碰上強盜的話他能保護他的母親,但是盧西奧卻將劍捅進海瑟姆的身體作為回應。

1758年1月27日 編輯

值得慶幸的是,盧西奧那一劍避開了海瑟姆的主要器官,這使他在經過幾個月的休養之後活了下來。霍頓照料着他,並解釋說他按照海瑟姆的指示放過了盧西奧。海瑟姆偶然聽見了珍妮計劃回到安妮女王廣場

1758年1月28日 編輯

海瑟姆醒來聽見了珍妮的尖叫:由於他已經康復了,霍頓選擇弔死在晾衣架上——他不能在科普特祭司對他做過那件事之後繼續活下去。

第四部分:1774年,十六年後 編輯

1774年1月12日 編輯

海瑟姆講述了霍頓的葬禮,珍妮的回歸倫敦以及自己的回歸美洲並在弗吉尼亞買下了一座大莊園。隨着美國革命波士頓傾茶事件下到達了高潮,海瑟姆和他的聖殿兄弟們在波士頓會面,以探討他們如何能利用這場衝突。

會面中,李稱卡尼耶蒂依歐在1760年喬治·華盛頓下令進攻村莊時不幸去世,然後話題轉向了一個大概五歲的男孩——他們在襲擊發生前前往村莊的路上偶遇的。然後他們又解釋說在1770年在瑪莎葡萄園島也遇到了一個原住民男孩,他戴着齊歐的項鏈。在之後就是在傾茶事件中又見到了他,這時他已經穿着刺客的袍子了。

1776年6月27日 編輯

海瑟姆講述了在戰爭爆發之後,在他們密謀殺死喬治·華盛頓並讓李取而代之時,那個刺客殺死了約翰遜和皮特凱恩,然後將在紐約進行製造假幣活動的希基定為了目標——這讓兩人都被逮捕並關進了布萊德維爾監獄。海瑟姆去探望了希基,而在瞥見了囚室里的刺客之後,海瑟姆確認了那就是他的兒子。儘管如此,海瑟姆批准了李的行動——陷害那刺客密謀殺死華盛頓然後處決他,然後使得希基有機會去刺殺華盛頓總司令。

1776年6月28日 編輯

海瑟姆對自己讓兒子被處死的決定感到了後悔,於是他偷偷來到了行刑地點——City Hall。他看見了刺客導師阿基里斯·達文波特也在圍觀的人群之中,並且其中另一名殖民地刺客正拉弓瞄準套在康納脖子上的絞刑用繩索。當康納墜落穿過活板門時,箭離弦射出,但是沒能切斷繩索,這迫使海瑟姆扔出一把飛刀切斷繩索解救了康納。之後,李解釋說康納及時地殺死了希基並挫敗了刺殺計劃,而海瑟姆對背叛了聖殿騎士團一事保持沉默。

1778年1月7日 編輯

丘奇背叛了大陸軍,而且盜竊了運往福吉谷的物資,因此海瑟姆認為他也是聖殿騎士團的叛徒因為他將獲取個人利益置於革命之上。在追查丘奇到了一個廢棄的教堂時,他遇見了來尋找那些物資的康納。在同意結盟後,兩人找到了丘奇手下的僱傭兵並了解到他人就在紐約。

1778年1月26日 編輯

當兩人來到了紐約那廢棄的Smith and Company Brewery後,海瑟姆假裝不知道齊歐的死訊,詢問康納他的母親怎麼樣了,然後嘗試說服他這不是聖殿騎士乾的。在廠房內,他們遇到了一個丘奇的替身,他透露說丘奇本人已經帶着物資逃去了馬提尼克。當丘奇的僱傭兵們放火引燃了整棟建築時,海瑟姆和康納逃脫了出去。

1778年3月7日 編輯

在康納的天鷹號上和羅伯特·福克納“困在一起”,經過一個月對丘奇的追逐之後,海瑟姆搶過了船舵並撞向了丘奇的縱帆船然後跳上了甲板。在下方的船艙中,他碰上了丘奇,閃開了他手槍射出的一發子彈,接着痛毆了他。康納趕來並從丘奇口中了解到那些物資的下落,隨後了結了他的生命。

1778年6月16日 編輯

In New York, Haytham spoke to an informant nicknamed Twitch, who explained the soldiers of the British Armywere not informed of any plans anymore, only to await orders from Jaegers commanded by the officers. Haytham and Connor killed a group of Redcoats to draw the Jaegers, and took out one of them, retrieving a letter indicating a meeting at the ruins of Trinity Church.

After capturing the officers there, Haytham interrogated them at his hideout in Fort George, and learned the British planned to march from Philadelphia and regroup in New York within two days. Haytham then killed the officers, which Connor objected to.

Although Haytham regretted how corrupt he had become, he countered that the officers would have warned the Loyalists, and argued the British treated their prisoners no better on prison ships like the HMS Jersey. He placed further doubt in Connor by explaining the Patriots aboard suffered because Washington refused to exchange his prisoners for them.

1778年6月17日 編輯

The Templar and Assassin came to Valley Forge, where conditions had greatly improved due to their efforts. Connor informed Washington of what they learned, while Haytham found a letter on the commander's desk ordering an attack on Connor's village, as they had sided with the British. Reading it out and denouncing Washington, Haytham believed he had turned his son against him, only for Connor to denounce him in turn, believing he had known all along and only informed him when it was opportune. As he set off to stop the destruction of his village, Connor warned Haytham or Washington he would kill them should they choose to follow or oppose him.

1781年9月16日 編輯

While waiting for Connor to launch an attack on Fort George, Haytham wrote about why Lee had been dismissed after the Battle of Monmouth, and his decision to spare Washington after their encounter at Valley Forge. Although Lee blamed Haytham for creating the Assassin, Haytham had no intention of letting Connor kill them, and opted to stay at the fort to stop him. Lee apologized for doubting him, and left.

Haytham wrote his final entry, recognizing he ought to present the truth to Connor, just as his own father was the one man in his life to never lie to him, hoping in time, he would understand and forgive him.

尾聲:摘取自康納·肯威的日記 編輯

1781年9月16日 編輯

Connor described his battle with Haytham during the attack on Fort George, which ended with him killing his father.

1782年10月2日 編輯

Connor caught up with Lee at a tavern and killed him.

1783年11月15日 編輯

Connor discovered his village was deserted. He resolved to bury his father's amulet. As he did this, he spoke to the spirits of his parents, apologizing for failing his people to his mother, while agreeing to compromise with his father's beliefs by hoping people would become better as he strived for the future.

瑣事編輯

與遊戲中不同之處
  • Haytham does not discuss the Boston Massacre.
  • The chest containing Johnson's research was located inside is a room described as a boudoir filled with prostitutes.
  • French snipers are described as hiding in the trees alongside the Natives before the attack on the Braddock Expedition.
  • Unlike the game, Haytham does not leave Connor to deal with Church's men in the Frontier.
  • Connor and Haytham begin their confrontation in a passageway inside Fort George, rather than the courtyard. Connor ends the fight by stabbing his Hidden Blade into Haytham's heart instead of the side of his neck.
  • Connor assassinates Lee at the Conestoga Inn, whereas the tavern he dies at in the game is called the Last Drink tavern.
  • Connor buries the amulet in a clearing in the forest, not in the grave of Connor Davenport.

畫廊編輯

登場列表編輯

登場列表
依照類型
角色 生物 事件 地點
組織和職稱 物種 車輛與船隻 武器與技術 雜集

角色

事件

地點

組織與職稱

物種

車輛與船隻

武器與技術


參考編輯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需改進,歡迎參與編輯。任何疑問請閱讀歡迎頁面或這裡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