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Realworld.png


刺客信条:遗弃Assassin's Creed: Forsaken)是奥利佛·波登所著,于2012年12月4号发布的小说。 小说内容集中于《刺客信条3》之前和期间所发生的事,并揭开了海瑟姆·肯维的往事,揭露了他成为圣殿骑士的历史。

简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是一个剑术高手。我熟于杀人的活计。我并不以此为乐。我只是精于此道。”
―海瑟姆·肯威

1735年,伦敦。从刚能握剑的年龄起,海瑟姆·肯维就被教导该如何使用它。当他的家族宅邸遭到攻击时——父亲被谋杀,姐姐被全副武装之人掳走,海瑟姆用他仅有的方式保护自己的家庭:执剑杀戮。失去了家人之后,海瑟姆被一个神秘的导师收入门下,并将他训练为一个致命的杀手。

内心充斥着强烈的复仇渴望的海瑟姆开始了寻仇之路。在这条路上,他不相信任何人,也质疑着自己曾“了解”的一切。在阴谋和背叛的包围中,海瑟姆被卷入了刺客兄弟会圣殿骑士团之间那已有数千年历史的斗争中。

情节概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序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康纳表示直到读了他父亲的日记才真正了解了他,也很懊悔自己不得不杀了他。

第一部分:摘取自海瑟姆·E· 肯威的日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35年12月6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海瑟姆十岁生日后的第二天,也是他父亲去世的那天晚上,海瑟姆暂住在他父亲在布卢姆斯伯里的一处房产里,开始重新写他的日记。他介绍自己是爱德华·肯威特莎·肯威的儿子,也是珍妮·肯威同父异母的兄弟。

海瑟姆回忆起迄今为止在安妮女王广场上孤独的生活:老菲林先生作为家庭教师,伊迪丝这样的女佣让他避开邻居们——道森一家和巴雷特一家。道森先生是一位国会议员,家里有四个女儿;而巴雷特一家有八个孩子。

在海瑟姆八岁生日前不久的一天,汤姆·巴雷特——巴雷特一家中最年轻的成员,通过两家之间一条被挂锁锁上的通道接近了海瑟姆。他询问海瑟姆关于他父亲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但海瑟姆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汤姆还没来得及解释,他的父亲就把他叫走了,但这件事使海瑟姆意识到了他的家庭并不寻常。

1735年12月7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后来,海瑟姆在日记中继续叙述了两年前发生的事:他问珍妮汤姆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们的父亲在他出生前做了什么,但珍妮只是回答说他以后会知道的。她补充说,他可能是伦敦唯一一个和父亲一起练剑的男孩。

海瑟姆告诉了伊迪丝的助手贝蒂关于她的死讯:也因为伊迪丝一直孤苦伶仃,所以是肯威家族与佣人们组织了她的葬礼。

在海瑟姆八岁生日那天,他被带去怀特巧克力屋。在那里,爱德华将他的儿子介绍给了雷金纳德·伯奇——他的一位高级财产经理,也了解到他正在追求珍妮。在众人回去的路上,一名盗贼试图偷走特莎的项链,但是伯奇拔出一把匕首抵住了他的咽喉。爱德华强迫伯奇放走了盗贼,两人最终微笑和解,将这件事放到一边不再提起,肯威一家也进了马车车厢。

到家之后,爱德华招呼着他的儿子跟着他去到了游戏室。爱德华询问海瑟姆他的想法——关于伯奇试图杀死盗贼或是放他走的做法是否是正确的。海瑟姆回答说他一开始想要报复,但是他会怜悯盗贼,并且很高兴地看到在父亲的的干预下他得到了宽恕。于是爱德华从藏在书架后的一个秘密隔间中拿出一把钢短剑,将它当做生日礼物奖励给了他。从那之后,海瑟姆就要用这把剑进行训练。然后爱德华将剑收了起来,但是他没能对儿子掩盖住触发这个机关的方法——通过拉动詹姆斯王钦定版《圣经》。

1735年12月8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提到还有两场葬礼,他父亲的男仆迪格维德先生参加了第一场,那是为一名上尉举办的,然后他接着讲述自己的故事。他回忆到伯奇在追求珍妮的过程中成了家里的常客,但是珍妮对这门婚事感到痛苦。

与此同时,爱德华教导海瑟姆要质疑他的老师以及书本上读到的内容,他鼓励海瑟姆去思考他自己的道德标准。九岁时,海瑟姆开始练习弓箭,但是他渴望有一个朋友并且希望能再次和汤姆说话。不幸的是,那永远不可能发生了,因为汤姆的葬礼就在明天。

1735年12月9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迪格维德带来了一份消息给海瑟姆:巴雷特家不欢迎任何肯威家族的人参加汤姆的葬礼。海瑟姆写到迪格维德感到内疚——因为他在袭击发生时到赫里福德郡去处理他的家庭事务去了,并不在肯威家。海瑟姆也提到爱德华只把钥匙委托给迪格维德一个人过——通往存放着贵重物品的陈列室的钥匙。

当海瑟姆在陈列室附近的走廊里摆弄锡制玩具兵时,伯奇走了过来并表示对海瑟姆的所学以及训练内容感兴趣。海瑟姆提到他在十岁时会开始真正的训练,也包括一个“信条”的学习,然后他就激动地透露了他的剑被安全地保管在游戏室里。伯奇推断出这把剑被藏在一个秘密隔间里,然后就离开去和迪格维德谈论去了。

后来,海瑟姆偶然听到了伯奇和父亲的争吵。伯奇冲出房间,转向海瑟姆并称自己已经尝试过警告他了。大概一天之后,两个士兵来到了肯威家,他们按要求驻守会客厅和陈列室。当海瑟姆问起时,爱德华只告诉他两人是因为收到了“消息”。

因十岁生日而兴奋的海瑟姆晚上还醒着,他看着窗外,然后留意到了一个灯光信号。这让他猜测是汤姆发出的,而汤姆也觉得这是海瑟姆发出的,于是两人穿好衣服前去调查。与此同时,爱德华的狗——萨奇开始吠叫起来,但当入侵者割开它的喉咙之后,一切重归寂静。

当海瑟姆到了灯光发出的地方,他却发现了开着的门和汤姆的尸体。在听见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和一声“快跑”的尖叫之后,海瑟姆迅速回到了厨房,然后发现其中一位士兵已经死去了。海瑟姆跑上楼梯,看见了他穿着长裤的父亲爱德华。他正在抵挡一名戴面具的刺客以保护他的妻子。刺客转向了海瑟姆,而当海瑟姆返身逃跑时,另一名有着尖耳朵的刺客挡住了他的去路。

爱德华追了上去,将最初交手的那名刺客撞下了楼梯扶手,然后追着第二名入侵者进了游戏室。这时另一名男子出现在了特莎身后,而海瑟姆毫不犹豫地抓起第一名入侵者的剑,然后刺进了那名袭击者的眼睛。

下楼之后,特莎和海瑟姆发现伊迪丝被杀害了。在听到父亲打斗的声音后,海瑟姆不得不赶去帮助他,而留下母亲一人独自悲伤。在游戏室里,海瑟姆发现他的父亲跪倒在地——第四名入侵者用剑穿透了爱德华的胸膛,而尖耳朵的那人在一旁看着。心急如焚的海瑟姆猛冲向前,但是尖耳朵的人用剑柄的前端击倒了他。然后第四个人从爱德华的尸体上取回他的剑,正要结束海瑟姆的性命时,伯奇出现了。他的剑从那人两腿之间自下而上划过,迫使他离开了海瑟姆。

之后,伯奇和海瑟姆转向了那个尖耳朵,但他抓住了珍妮当做人质。第五个人挥舞着火把出现了,并且在会客厅放火。珍妮被拖出了正门并被带进了马车车厢,而伯奇、海瑟姆和特莎被迫另寻出路逃离这座燃烧着的房子。

1735年12月10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爱德华的葬礼那天,海瑟姆感到了刺骨的寒冷。他下楼来到了贝蒂的房间,询问关于他房间里的壁炉为什么没有点燃。在通过钥匙孔偷窥之后,选择让贝蒂继续睡觉。

伯奇向海瑟姆打招呼,并将他父亲的剑交给了他——这是他从广场上房子的瓦砾中取回来的。伯奇向海瑟姆询问杀人的感觉,然后透露说他正在计划去欧洲找回珍妮。伯奇解释说他是圣殿骑士的一员,通过他的线人他了解到了即将发生在肯威宅邸的袭击事件,因此才有了和爱德华的争吵。但他太固执了以至于不肯重视这个威胁,于是伯奇不得不说服特莎去雇佣士兵。在目睹了已经发生的事之后,伯奇希望他当时安排的是他手下的圣殿骑士。

然后伯奇告诉海瑟姆他要和自己一起去找珍妮,并说他不能留下来安慰他的母亲了——因为她在看到自己的孩子杀了人之后精神受到了创伤。海瑟姆承认自从袭击发生后她只允许艾米丽戴维小姐见她,伯奇解释说这是因为她不能再忍受看到自己的孩子现在是一个杀手。

在葬礼之前,特莎终于唤海瑟姆去她的卧室,她解释说自己太虚弱了不能参加葬礼。她宣布现在伯奇是家族的审计员,也是他的监护人,并对带着海瑟姆一起去欧洲的计划表示赞成,还补充说艾米丽和戴维小姐会照顾她的。特莎冷漠的态度让海瑟姆意识到伯奇说的是正确的。

在和伯奇、老菲林以及爱德华的同事一起出席了父亲那很小的葬礼之后,伯奇将海瑟姆介绍给了辛普金先生——他将掌管我们家族的事务。之后,海瑟姆向贝蒂告别,但迪格维德已经帮她找到了新的工作。

1735年12月11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海瑟姆快要打瞌睡时,艾米丽来到了他的卧室并告诉他:维奥莱特——她的姐妹,同时也是巴雷特家的女佣,曾听见珍妮说了“叛徒”——就在她被绑架者拖进马车的时候。第二天就一个有着西部口音的男人挥舞着小刀质问她听到了什么,但是除了艾米丽,维奥莱特对谁都没有说。艾米丽认为伯奇可能就是那个叛徒,但是海瑟姆对这个想法嗤之以鼻,不过随后他就意识到迪格维德在袭击发生时并不在家。

第二天早上,海瑟姆将这件事告诉了伯奇,他也同样得出了迪格维德就是叛徒的结论。伯奇将海瑟姆介绍给了爱德华·布雷多克——他手下的一名圣殿骑士,将负责追查叛徒。当海瑟姆准备好踏上旅程时,他做下了在伦敦的最后记录。伯奇带来了迪格维德逃跑的消息,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找到他的。

第二部分:1747年,十二年后[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47年6月10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西班牙阿尔特亚追踪一位圣殿骑士叛徒——胡安·维多米尔的过程中,海瑟姆讲述了他和伯奇如何花了五年的时间寻找珍妮的经历。他们发现珍妮已经落入了土耳其奴隶贩子之手,在用完了辛普金提供给他们的资金之后,两人在法国特鲁瓦附近建了一座庄园。海瑟姆在伯奇关于圣殿骑士的教导下得到了慰藉,因为它们似乎就是爱德华那质疑式的哲学的答案。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的爆发迫使两人将注意力从珍妮和迪格维德身上移开。1744年,海瑟姆加入了圣殿骑士团,他的杀戮技巧也开始被投入使用:他先被派往暗杀利物浦的一个贪婪的商人,然后是位奥地利王子——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圣殿的利益。

海瑟姆也回到过伦敦,但广场上房子的重建工作还在进行,他的母亲也太过虚弱不能见他。海瑟姆也尝试找到迪格维德家人的下落,但是无济于事。

1747年6月11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冒充热那亚做奶酪的人进到了维多米尔的府邸。尽管维多米尔注意到了他有英国口音,但是海瑟姆谎称是因为正在进行交战才这么做的。正当维多米尔品尝过奶酪并且意识到这就是当地制作的奶酪时,海瑟姆用自己的围巾勒死了他并按照指示取走了他的日记、

1747年6月18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来到了位于布拉格契里特纳的圣殿骑士总部,将大部分都被加密的维多米尔的日记交给了伯奇。伯奇解释说他怀疑维多米尔已经通敌——与刺客们共事。在海瑟姆多次胁迫后,伯奇透露了日记中包含着关于一座第一文明神庙的所在地,但身为怀疑论者的海瑟姆却大笑起来。伯奇同时也告诉海瑟姆,他的母亲在一周前由于摔倒受伤而去世了。

1747年6月20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前往伦敦的途中,海瑟姆重看了1735年12月10日的那篇儿时日记——里面描述了他从贝蒂房间的钥匙孔偷窥之后看见的一双男式靴子。忽然间,海瑟姆意识到了他应该做些什么。

1747年7月23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特莎的葬礼之后,海瑟姆前去追踪同来参加葬礼的贝蒂。潜入她在新主人家的卧室之后,海瑟姆用剑威胁贝蒂,要求她给出迪格维德的信息——在重温日记之后,海瑟姆意识到了迪格维德就是贝蒂的恋人。

贝蒂解释说迪格维德在他妻子去世后,请赫里福德郡的姐姐照顾他的孩子,但是有个男人用孩子威胁迪格维德。海瑟姆猜中了那个男人有着西部口音,也讲述了维奥莱特通过艾米丽传达给他的信息。贝蒂透露了维奥莱特不久后就在一场街头劫案中丧了命。

1747年7月14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第二天早上,海瑟姆跟踪贝蒂来到了伦巴第街上的邮政总局,随后截下了邮差,拿走了她寄给迪格维德的信——地址在黑森林地区的圣彼得镇,离弗莱堡不远。

海瑟姆和伯奇在两周后抵达了那里,他们向杂货店店主打听消息,但是他并不愿意说些什么,于是海瑟姆用他的儿子来威胁他。最后,店主透露了有两个英国士兵也曾询问过迪格维德的下落,他回答说迪格维德住在离这里向北十五英里的一间小木屋里。两名士兵也命令他对任何人都否认知道任何消息,否则他就会没命。

海瑟姆和伯奇冲了出去并向北骑行了八英里。在让马匹休息的同时,海瑟姆用望远镜侦查了这片区域,然后发现了其中一名有着尖耳朵的士兵。于是两人继续骑马向着小屋而去。

在那里,他们发现那名士兵正要划开迪格维德的喉咙。海瑟姆扔出他的剑击中了士兵的胳膊,随后追着他进了森林,留下伯奇照看迪格维德。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海瑟姆干脆利落地击败了士兵——他就是那个有西部口音的男人。海瑟姆要求知道他父亲被害的原因,在士兵死去之前,他道出爱德华是个刺客,被杀害的原因是他拥有的一样东西。

海瑟姆回到小屋,却只发现迪格维德因为伤势过重死去了。尽管很失望,海瑟姆还是将他从持刀士兵身上找到的一张纸片交给了伯奇,上面说明了他是冷溪近卫团的一员——他们正在布雷多克指挥下在尼德兰共和国境内作战。在海瑟姆就对布雷多克的怀疑与伯奇产生分歧之后,他骑上马出发去寻找那个尖耳朵的男人。

1747年7月15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记述了他骑着马追寻尖耳朵的一天——他给马取了名叫刮刮,因为她讨要苹果时用鼻子又刮又蹭。

1747年7月16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和刮刮来到了一片布满尸体的战场,并且发现了尖耳朵正在骑马赶回部队。两人都撇下了他们疲惫的马狂奔起来,但是海瑟姆陷入了一片厚厚的淤泥中,同时尖耳朵也向他发动了攻击。海瑟姆成功击中了他的膝盖并把剑捅进了他的大腿,借力从泥里挣脱了出来。英国人的军队碰巧遇见了两人在争斗,尽管海瑟姆解释说他是布雷多克的同伴并且要求将这个男人由他监管,但指挥官无视了他,用剑柄打中了海瑟姆让他失去了意识。

海瑟姆被冷水拍醒了,发现自己和其他四个人一起被挂上了绞索——尖耳朵也因为做了逃兵而被处决。海瑟姆反抗了,他要求布雷多克现身,但是行刑者不以为然。于是海瑟姆踢到了自己脚下的凳子,将双腿绕上了行刑者的助手的喉咙。正在确认尖耳朵等人死透了的行刑者意识到了发生的事,于是跑回了绞刑台。海瑟姆巧妙地将助手撞向了行刑者,绞断了助手的脖子并弄塌了绞刑台。

1747年7月17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田纳特医生治疗伤势过后,海瑟姆得到了布雷多克的接见。布雷多克向海瑟姆解释说他被送上绞架是因为军官认为他就是尖耳朵的逃兵同伙。同时,布雷多克讥讽了杀死爱德华的凶手之死——那个被他认定是汤姆·史密斯的人,并且对他一直混迹在他的部队中表示漠不关心。布雷多克给予了海瑟姆继续寻找尖耳朵可能拥有的任何同伙的许可,也要求他在贝亨奥普佐姆堡垒的防守战中助一臂之力。

第三部分:1753年,六年后[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53年6月7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在怀特巧克力屋与伯奇见了面。伯奇解释说他控制了一名意大利刺客组织的成员。她能够解密维多米尔的日记,但是需要她失踪的儿子。于是伯奇命令海瑟姆将他从科西嘉岛找回他,同时也向他询问了关于布雷多克的行动。海瑟姆告诉伯奇,在他们从贝亨奥普佐姆撤退时,布雷多克的刽子手斯莱特和他的新助手杀害了一个想要一起撤离的家庭。因此,海瑟姆认定布雷多克正与圣殿骑士之道愈来愈远。

海瑟姆回到了由吉姆·霍顿驾驶的马车上,他是一个在尼德兰共和国与海瑟姆成为朋友的士兵。霍顿是唯一一个愿意提供关于汤姆·史密斯消息的人,因为他的兄弟因偷了炖菜而被布雷多克的佣兵们吊死了——通常这种违例只会被鞭笞。霍顿开始担任海瑟姆的车夫一职。

1753年6月25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科西嘉岛上,海瑟姆花了两天的时间观察一个叛军营地。在那里,刺客米科护卫着21岁的卢西奥·阿尔贝蒂纳——也就是伯奇派遣海瑟姆寻找的目标。在热那亚士兵发起攻击,米科去抵挡袭击者的时候,海瑟姆于混乱之中假装成被派来接走卢西奥的刺客,但卢西奥想要援助他的朋友们。于是海瑟姆声称自己是由他的母亲派来的,但这起到了反作用,从而促使了海瑟姆下定决心直接让他昏迷。

在背着卢西奥爬下山涧进到一个岩洞中后,米科碰上了海瑟姆并将他父亲的剑打到一旁。但是海瑟姆擒抱住了他并将他摔到了山涧边沿,随后解开了他的袖剑护腕。这让米科失去了左手的抓力并且用右手抓着绳子滑了下去。在海瑟姆威胁他如果再爬上来就要切断绳子之后,米科接受了他暂时撤退择日再战的提议。后来,海瑟姆通过伯奇的手下将卢西奥送到了法国,而自己租了一艘船去意大利以此分散刺客们的注意力。

1753年8月12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来到了伯奇的庄园来看看莫妮卡和卢西奥,但两人都被上了镣铐关在了地下室。这令海瑟姆感到不安。海瑟姆立刻威胁伯奇以确保两人在工作完成之后不会受到伤害。

1754年4月18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被伯奇邀请去皇家剧场观看表演《乞丐歌剧》的海瑟姆惊讶的发现米科就是他下一个暗杀目标:日记中表明了他脖子上戴着的护身符就是圣殿骑士们需要的那个。

在用米科自己的袖剑杀死他并拿到了护身符之后,海瑟姆被要求前往一片覆盖了纽约马萨诸塞州的区域寻找一个先行者宝库,并且他被告知已经为他订好了去波士顿的船票。

1754年7月8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提到了在天命号上的旅程一波三折,因为有个刺客想要杀了他夺回护身符。在航行的过程中,海瑟姆读了维多米尔的日记,并且无可否认地着迷于那些伯奇所说的“先行者”们

到达波士顿后,海瑟姆得到了查尔斯·李的迎接——一个布雷多克军队里的年轻人。随后两人前往绿龙酒馆威廉·约翰逊见面,但他的研究资料被殖民地刺客所雇佣的人手偷走了。于是海瑟姆、李和托马斯·希基袭击了强盗营地取回了资料,约翰逊也认出了这枚护身符是属于卡尼耶可哈卡族的。

1754年7月10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希基建议通过从一个奴隶贩子手中解救原住民来获得他们的信任,而李提到本杰明·丘奇可以帮助他们找到那个奴隶贩子。在发现丘奇的住所一片狼藉之后,海瑟姆和李和目击者们交谈,他们透露了西拉斯·撒切尔的人把丘奇带去了海滨的几栋房子。在那里,海瑟姆和李从西拉斯的拷问者卡特手下救出了丘奇,然后将他带回了绿龙酒馆。

1754年7月13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丘奇养好伤的时候,海瑟姆和李前去招募约翰·皮特凯恩,但是他的上司——布雷多克拒绝放他去执行圣殿骑士的任务。海瑟姆没有放弃:在布雷多克征召市民加入法国-印第安人战争时,他悄悄跟上了布雷多克的部队。在斯莱特离队解手时,海瑟姆杀了他并且换上了他的制服,这样他就能混入部队和皮特凯恩搭上话。

与此同时,李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心怀不满的市民,并向布雷多克扔了一坨马粪,而这激怒了他。海瑟姆抓住机会袭击了布雷多克,羞辱了他并且带着皮特凯恩走了。

1754年7月14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圣殿骑士们伏击了一支押送奴隶的车队,并假扮成英军士兵潜入了西拉斯的地盘——南门堡。驾驶着马车时,海瑟姆身边坐的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在袭击过程中,本杰明杀死了西拉斯。而女子帮助了她的原住民同胞们逃往安全之地,海瑟姆也发现自己被她迷住了。

1754年11月15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李追寻着这名女子来到了列克星敦,她在那儿给布雷多克的部队找了不少麻烦。她介绍自己是卡尼耶蒂依欧,或者简称为齐欧。海瑟姆向她展示了护身符,将她带去了布雷多克在康科德的驻军处,并提议结盟以杀死布雷多克。

在镇上的酒馆里,海瑟姆偷听了英军们的谈话,并且无意中听见乔治·华盛顿约翰·弗雷泽正在讨论布雷多克进军杜肯堡的计划。

1755年7月8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圣殿骑士们在俄亥俄地区遇齐欧碰面,她已经在那里聚集了来自阿布纳基族莱纳佩族肖尼族的人马以伏击布雷多克。

1755年7月9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将自己假扮成一个英军士兵,骑着马接近了布雷多克。他看见布雷多克正在命令他的雇佣兵们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并且声称这些美国原住民们野兽无异——他们会吃掉他们死去的同类。他的一个下属军官纠正提醒他说这些只是故事,但布雷多克朝他脸上开了一枪。海瑟姆拔出他的枪指向布雷多克,但不巧的是法国人这时发动了袭击。

在最后关头被回到布雷多克手下服役的李所救,海瑟姆开始追杀布雷多克,直到布雷多克的马扬起了前蹄让他摔落。但就在他就要丧命时,华盛顿射杀了海瑟姆座下的马。而齐欧赶来将华盛顿从马上击倒,这使得海瑟姆能继续追杀布雷多克。

精疲力竭的布雷多克转身面对着海瑟姆,而海瑟姆用袖剑捅进了他的心脏。还没能看着他完全死去,华盛顿率领部队出现了并试图救治将军。海瑟姆逃离了,但他选择告知齐欧他已经遵守了约定杀死了布雷多克。

1755年7月10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齐欧向海瑟姆展示了她们一族的圣地,但令海瑟姆失望的是,护身符并没有打开这个宝库。无论如何,海瑟姆感谢了齐欧,而齐欧抱住了海瑟姆并亲吻了他。

1755年7月13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回到了绿龙酒馆,告诉他的同伴们他并没有找到他要寻找的东西。相反地,他们要讲注意力转向在这殖民地上建立一个永久性的势力。海瑟姆也将李招募进了圣殿骑士团。

1755年8月1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和齐欧待在一起时,海瑟姆仔细思考着自己是否爱上了齐欧。

1755年8月4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李带着霍顿的信与海瑟姆见了面,并告诉他布雷多克已经伤重身亡。同时,李也表示其他圣殿骑士们正想要在原住民的土地上扎营,但是海瑟姆持反对意见。碰巧听到这番对话的齐欧认定海瑟姆正在操纵利用她,并要求她离开。

1757年9月17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霍顿寄来的的信上只有寥寥数语:“我找到她了。”海瑟姆回到伦敦,将日记还给伯奇,然后谎称他在美国的研究线索指向奥斯曼帝国。和待在那里的霍顿碰面之后,海瑟姆被告知珍妮是被卖给了奴隶贩子。两人追查她先是到了君士坦丁堡,然后是大马士革——她被关押在那里总督的宫殿中。

两人通过活板门进到了女眷宫室的浴池下方,在费了一番功夫后得到了两套宦官的服装。他们找到了在院子里服侍姬妾的珍妮,在认出了海瑟姆之后,珍妮提高了嗓门,想要知道伯奇是否已死。守卫被惊动赶来,霍顿说他会留下来断后顶住他们,让海瑟姆和珍妮逃走。

1757年9月21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得知霍顿被带去了在埃及伊特山上的阿布戈尔贝修道院,并且准备将他变成宦官。在发现他已经被下了手并埋在沙子中以后,海瑟姆将他挖了出来放在马背上,然后武装好进了修道院。他享受着屠杀祭司的每分每秒,然后将整栋建筑付之一炬。

1757年9月25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当霍顿在农舍里恢复时,海瑟姆和珍妮在谈话。让珍妮感到不安的是海瑟姆已经成为了伯奇手下的一名圣殿骑士,而海瑟姆确认了伯奇的那些佣兵就是布雷多克手下的那批。他们杀死了爱德华是为了他的日记——正是海瑟姆从维多米尔那里取回的那本。

1757年10月8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三人来到了伯奇的庄园然后杀死了他的第一个哨兵,然后决定在晚上发起进攻——就像伯奇曾经做的那样。同时,珍妮对海瑟姆讲明了是她告诉了父亲:伯奇是圣殿骑士,因此才有了父亲死前两人的争吵。海瑟姆意识到他间接告诉了伯奇日记就藏在台球室里,而威胁迪格维德只是了解到他不知道日记被转移去了哪里,然后伯奇在德国杀死了迪格维德——这阻止了他暴露真相。

1757年10月9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珍妮和霍顿开始了进攻,杀死了包括哈里森在内的伯奇的手下。当海瑟姆进到伯奇房间时,他将剑插进门板,同时刺穿了门后的卫兵。在海瑟姆批判了伯奇用谎言将他纳入了圣殿骑士团之后,珍妮持刀攻向伯奇,但伯奇却反过来用匕首抵住了她的咽喉。珍妮不停地挣扎着,声称如果她的死能让她那同父异母的弟弟杀了他,这将是件好事。

最终,珍妮将伯奇顶到了还插着剑的门板上,结束了他的生命。同时,霍顿确认了莫妮卡和卢西奥的安全,并将他们带上了楼。莫妮卡感谢海瑟姆解放了她们,然后表示她和她儿子会带上一些食物,从马厩中牵走马然后启程离开。海瑟姆捡起了卫兵的剑然后递给了卢西奥——万一碰上强盗的话他能保护他的母亲,但是卢西奥却将剑捅进海瑟姆的身体作为回应。

1758年1月27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值得庆幸的是,卢西奥那一剑避开了海瑟姆的主要器官,这使他在经过几个月的休养之后活了下来。霍顿照料着他,并解释说他按照海瑟姆的指示放过了卢西奥。海瑟姆偶然听见了珍妮计划回到安妮女王广场

1758年1月28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醒来听见了珍妮的尖叫:由于他已经康复了,霍顿选择吊死在晾衣架上——他不能在科普特祭司对他做过那件事之后继续活下去。

第四部分:1774年,十六年后[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74年1月12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讲述了霍顿的葬礼,珍妮的回归伦敦以及自己的回归美洲并在弗吉尼亚买下了一座大庄园。随着美国革命波士顿倾茶事件下到达了高潮,海瑟姆和他的圣殿兄弟们在波士顿会面,以探讨他们如何能利用这场冲突。

会面中,李称卡尼耶蒂依欧在1760年乔治·华盛顿下令进攻村庄时不幸去世,然后话题转向了一个大概五岁的男孩——他们在袭击发生前前往村庄的路上偶遇的。然后他们又解释说在1770年在玛莎葡萄园岛也遇到了一个原住民男孩,他戴着齐欧的项链。在之后就是在倾茶事件中又见到了他,这时他已经穿着刺客的袍子了。

1776年6月27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讲述了在战争爆发之后,在他们密谋杀死乔治·华盛顿并让李取而代之时,那个刺客杀死了约翰逊和皮特凯恩,然后将在纽约进行制造假币活动的希基定为了目标——这让两人都被逮捕并关进了布莱德维尔监狱。海瑟姆去探望了希基,而在瞥见了囚室里的刺客之后,海瑟姆确认了那就是他的儿子。尽管如此,海瑟姆批准了李的行动——陷害那刺客密谋杀死华盛顿然后处决他,然后使得希基有机会去刺杀华盛顿总司令。

1776年6月28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对自己让儿子被处死的决定感到了后悔,于是他偷偷来到了行刑地点——City Hall。他看见了刺客导师阿基里斯·达文波特也在围观的人群之中,并且其中另一名殖民地刺客正拉弓瞄准套在康纳脖子上的绞刑用绳索。当康纳坠落穿过活板门时,箭离弦射出,但是没能切断绳索,这迫使海瑟姆扔出一把飞刀切断绳索解救了康纳。之后,李解释说康纳及时地杀死了希基并挫败了刺杀计划,而海瑟姆对背叛了圣殿骑士团一事保持沉默。

1778年1月7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丘奇背叛了大陆军,而且盗窃了运往福吉谷的物资,因此海瑟姆认为他也是圣殿骑士团的叛徒因为他将获取个人利益置于革命之上。在追查丘奇到了一个废弃的教堂时,他遇见了来寻找那些物资的康纳。在同意结盟后,两人找到了丘奇手下的雇佣兵并了解到他人就在纽约。

1778年1月26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当两人来到了纽约那废弃的Smith and Company Brewery后,海瑟姆假装不知道齐欧的死讯,询问康纳他的母亲怎么样了,然后尝试说服他这不是圣殿骑士干的。在厂房内,他们遇到了一个丘奇的替身,他透露说丘奇本人已经带着物资逃去了马提尼克。当丘奇的雇佣兵们放火引燃了整栋建筑时,海瑟姆和康纳逃脱了出去。

1778年3月7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康纳的天鹰号上和罗伯特·福克纳“困在一起”,经过一个月对丘奇的追逐之后,海瑟姆抢过了船舵并撞向了丘奇的纵帆船然后跳上了甲板。在下方的船舱中,他碰上了丘奇,闪开了他手枪射出的一发子弹,接着痛殴了他。康纳赶来并从丘奇口中了解到那些物资的下落,随后了结了他的生命。

1778年6月16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纽约,海瑟姆和一名叫做特维奇的线人交谈,线人解释说英国士兵们也不知道他们的计划,只是等待军官们指挥的猎师们的命令。海瑟姆哈康纳杀了一队红衣卫引来猎师,干掉了一人拿到了一封信,信上写明在圣三一教堂的废墟开一场会议。

海瑟姆在这里抓获了军官后,他在乔治堡的据点审问他们,并得知英国人计划在两天内从费城出发在纽约集结兵力。之后海瑟姆不顾康纳的反感,杀死了这些军官们。

虽然海瑟姆对自己堕落成如此感到遗憾,但他反驳说军官们会警告那些亲英分子,并认为英国人在泽西号这样的监狱船上对待囚犯也不会比他们好到哪去。他进一步对康纳提出,华盛顿拒绝交换英国和爱国者的战俘,导致这些爱国者还在船上受苦,引起了康纳的疑虑。

1778年6月17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这名圣殿和刺客来到福吉谷,并且由于他们的努力,那儿的条件大为改善。康纳向华盛顿通报了他的发现,而海瑟姆在指挥官的桌上发现了一封信,上面是对康纳的村庄发动攻击的命令,因为他们村庄站到了英国一边。海瑟姆把信件读了出来,并职责了华盛顿,认为是他让儿子对自己抱有敌意,而康纳翻过来谴责海瑟姆,认为他一直都知晓此事,只是为了到“合适时机”才拿出来。康纳出发去阻止对他村庄的破坏,他警告海瑟姆或华盛顿,如果他们跟来或者妨碍的话, 他就宰了他们。

1781年9月16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海瑟姆等待康纳袭击乔治堡的时候,写下了李在蒙茅斯战役后被解职的原因,以及在福吉谷的遭遇后决定饶恕华盛顿的原因。尽管李指责海瑟姆“造出”了这个刺客,但海瑟姆并不甘于败给康纳,他留下来做最后一搏,阻止他的脚步。李为怀疑他而道歉,之后离开了。

海瑟姆写下最后一篇日记,意识到他应该把真相呈现给康纳,就像他从未对他撒谎的父亲做的一样,并希望假以时日康纳能够理解自己并原谅自己。

尾声:摘取自康纳·肯威的日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81年9月16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康纳描述了他在乔治堡与海瑟姆的战斗,并以杀死了父亲作为结束。

1782年10月2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康纳在酒馆找到了李并杀了他。

1783年11月15日[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康纳发现他的村庄人去屋空。他决定将父亲的护身符埋起来。当他埋的时候,对父母的在天之灵独白,为自己辜负了族人像母亲道歉,同时同意与父亲的信念妥协,希望人们在他为未来奋斗的过程中会变得更好。

琐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与游戏中不同之处
  • 海瑟姆没有谈及波士顿大屠杀
  • 约翰逊装着研究的箱子在描述为一间充满着娼妓的卧室中。
  • 书中写在布雷多克远征队发动攻击之前,法国狙击手和原住民一起躲在树林里。
  • 和游戏不同的是,在开拓地,海瑟姆没有让康纳去解决丘奇的手下。
  • 康纳和海瑟姆的对峙开始于乔治堡内的一条通道,而不是庭院。康纳结束战斗是将袖剑刺入了海瑟姆的心脏,而不是刺入了他的脖子侧面。
  • 康纳在康内斯托加酒馆刺杀了李,而在游戏中是在最后一杯酒馆。
  • 康纳将护身符埋在了林间空地,而不是康纳·达文波特的墓里。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登场列表[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登场列表
依照类型
角色 生物 事件 地点
组织和职称 物种 车辆与船只 武器与技术 杂集

角色

事件

地点

组织与职称

物种

车辆与船只

武器与技术


参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