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UprisingEraicon-Realworld

这篇文章是关于泰坦漫画出版的现代剧情系列漫画的。也许你要找的是在台湾被翻译作同名的移动设备电子游戏

《刺客信条:起义》(Assassin's Creed: Uprising)是一部连载系列漫画,由泰坦漫画出版。

2016年,官方在美国纽约国际动漫博览会上宣布,将会重启《刺客信条》与《刺客信条:圣殿骑士》这两个系列,合二为一,推出新的漫画。漫画将由Dan Watters(丹·华特斯)和Alex Paknadel(亚历克斯·帕克内德尔)担任编剧,由José Holder(何塞·侯德尔)进行绘制。漫画的第一期预计于2017年2月发行。

该漫画将会为在《刺客信条:团结》中开始的凤凰计划故事划下句点。[1]

新闻稿编辑

本漫画将从二月开始,继续讲述凤凰计划的故事。在出自刺客信条漫画圣殿骑士漫画的夏洛特·德·拉·克鲁兹黑色十字之外,本漫画还将着眼于刺客信条系列中的多个角色,如尤哈尼·奥措·贝格加林娜·沃罗宁娜高仓清志以及阿伦德·舒特

在第一篇章中,刺客圣殿骑士都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一个邪恶的新世界秩序即将降临,而只有一个团结的刺客队伍才有使人类不被奴役的智慧和能力。[2]

期刊编辑

共同点编辑

01/02/2017 - 加入到我们的竞争之中来吧——在当下刺客信条的传奇故事之中创造新的篇章!随着凤凰计划渐入尾声,兄弟会和圣殿骑士都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一个邪恶的新世界秩序即将降临。而只有夏洛特和她的新盟友拥有拯救人类免于遭受奴役的智慧与能力。与此同时,在发现圣殿骑士教团内部的反叛势力之后,圣殿骑士大师奥措·贝格也开始质问自己的忠诚。

2017年2月[3]: 香港。夏洛特·德·拉·克鲁兹从摩天大楼的窗户冲出,摔在了一辆货车顶上。一个佩有超高温袖剑的疑似刺客的人紧追其后,袖剑没能刺中及时闪开的夏洛特,而是刺穿了货车的车顶——协助夏洛特任务的格尔尼卡·莫尼奥的藏身处。在格尔尼卡全速驱车逃离的时候,夏洛特在后车厢挡住了那个离群的刺客的再次袭击。这时,一枚星形飞镖打破了前挡风玻璃,割断了他两根手指,刺在了他的脸上。货车因此失去控制,侧翻在地。夏洛特和格尔尼卡都活了下来,但由于格尔尼卡的伤势过重,夏洛特不得不放弃审问神秘人的机会,逃往安全屋去救格尔尼卡的性命。

英国伦敦。当一群青年在城市屋顶上游走跑酷的时候,他们碰上了刺客大师加林娜·沃罗宁娜对刺客新手迈歇尔·勒迈尔进行的战斗训练,后者正在向前者学习。他们的刺客同伴高仓清志和阿伦德·舒特·康宁汉姆则在照看她们。夏洛特的电话打断了他们的训练,她就自己的任务进行了反馈报告。他们认为那栋大楼是已被废弃的凤凰计划实验站点,觉得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博士可能在那里遗落了一些关于他下落的线索。然而这个场所地点并非空无一人。里面有一个男孩,他似乎被一个公然亮出刺客标志的“刺客”保护着。夏洛特解释说男孩和他对话,好像他们彼此认识。她那个小队里的其他所有成员都被杀害了,只有夏洛特和格尔尼卡活了下来。伏击他们的人又是谁?

同时,在香港,奥措·贝格和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在调查那个昔日的凤凰计划实验站点。奥措为现场相当数量看似为保护站点而死的尸体感到疑惑,这并不像是刺客的行为。这个地方在几个月前就被清空,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档案馆。他随后派维奥莱特贿赂警察,让警察在保持现场原样的情况下离开,接着他回到了自己的酒店房间。他换上了高科技的黑十字装备,回到这栋大楼,开始了他自己的调查。而安德烈·波登也在协助他的行动。贝格在死者的身上同时发现了阿布斯泰戈的高科技装备和刺客的武器。不知怎的,这两股势力走到了一起,正在密谋着什么……[4]

08/03/2017 - 臭名昭彰的黑十字前来调查凤凰计划实验室近日的种种事态,引起圣殿骑士们的不安。与此同时,夏洛特也开始怀疑她的忠诚。

2017: 加拿大蒙特利尔,阿布斯泰戈娱乐。奥措·贝格和维奥莱特正深入讨论发生在香港的古怪事件。奥措仍旧困惑于刺客们在非战斗管理地点遭遇一股装备更精良的敌对势力一事。突然他们的手机上——包括周遭的所有人——都出现了黑色十字图标。

圣殿骑士内殿团正在附近的一个隐蔽会议室里进行一项会议,艾伦·里金极为意外地缺席了会议。全副武装的黑十字靠近了大楼,却被警卫挡下。他向警卫展示了手机上的黑色十字标志并进入了会议室。他直接向内殿团进行讲话,告诉他们自己的地位并且告知所有人教团内部有叛徒的存在。坐着的奥措·贝格站起来挑战黑十字,却被他丢到了房间的另一头。黑色十字接着警告称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嫌疑,并许诺自己不久之后还会回来——然后扔下烟雾弹离开了。

与此同时,在伦敦。当夏洛特回来,走进房间时,迈歇尔正在维修Animus。她们都决定到当地的公共场所去喝点东西。夏洛特问迈歇尔为什么想要当一名刺客,告诉她,现在自己只要看着旁边的普通人,立刻就能想出许多种杀死他们的方法。出血效应似乎将她变成了一个杀人机器,但代价是什么呢?她现在想知道她的祖先现在对她的影响究竟已有多深,她也为此开始怀疑自己的生活是否也只是模拟——她开始在每天的生活中寻找不合理之处。

奥措回到家,并迎接了黑色十字进入公寓。黑色十字摘下了面具,他就是安德烈·波登。这个完美的骗局骗过了内殿团其他所有的成员,让他们觉得贝格和黑色十字是两个人。奥措透露这款眼镜来自欧洲的一个分部,并决定前往柏林深入调查。

在阿布斯泰戈柏林分部外,海因里希·哈特刚刚下班。他立刻被加林娜、阿伦德和高仓清志拦截,三人正在为香港的失败寻找原因。身为兄弟会线人透露香港情报的他矢口否认,表示自己并不知道香港站点会有伏击势力存在。他们勒令他帮他们找出真相,把他留在了小巷中离开了。

没过多久,黑色十字出现了,他同样是来向哈特寻找答案的。而奇怪的是哈特说正是自己留下了让他追踪的线索,而黑色十字果然随着这条线索找到了自己。哈特拿出一条泰瑟鞭,发起了进攻,在战斗中两人一起撞破玻璃跌进屋里。接着,哈特透露自己实为第一文明的仆从成员,并引爆口袋里的高爆炸药。黑十字勉强赶在大楼被炸毁之前跑到了窗前,然后翻窗跳进了大楼旁边的河里。[4]

19/04/2017 - 当夏洛特身处被改装的Animus中经历一段非比寻常的经历之时,阿伦德和高仓清志前往阿布斯泰戈总部寻找答案…但等待他们前来的竟是埋伏!

2017: 伦敦。夏洛特和刺客们总结回顾了各方关于引起轰动的柏林爆炸袭击事件的媒体消息。高仓清志认为公然杀死170个人并不符合圣殿骑士一贯的行事作风,猜测可能有另一股势力在暗中行动。迈歇尔亮出了自己从香港阿布斯泰戈实验室中得到的伊甸碎片清单,展示出了一张光之山的图片。夏洛特意识到这就是康苏斯在先前传达给她的信息里所说的“山之微光”。因为迈歇尔确定光之山曾经在西班牙内战中出现过,所以夏洛特进入临时维修改装的Animus中寻找答案。而这台机器似乎失灵了,夏洛特似乎因此被困在模拟程序之中无法醒来。

奥措·贝格从柏林的爆炸中幸存了下来并回到了藏身处,发现安德烈在等着他。面对着表达对渗透进圣殿骑士的内奸的厌烦的奥措,安德烈建议他从这些事情的命脉——也就是钱上寻求答案。这将会把事情引向某个不为人知的方向……

同时,在伦敦,受伤的格尔尼卡回来看到刺客小队正围着出现故障的Animus。他惊讶地从迈歇尔处得知她用没有经过检测的阿布斯泰戈零件修复了Animus,担心这台机器已经因此损坏。迈歇尔为此道了歉,然后离开了。格尔尼卡告诉其他人他们可能需要一名身在蒙特利尔的阿布斯泰戈/博学者成员——菲利克斯·奥拉德勒的帮助。菲利克斯对于Animus的原理构造了如指掌。高仓清志和阿伦德立刻飞往加拿大,从货机上跳下,低空开伞降落在了阿布斯泰戈蒙特利尔大楼的屋顶上。在解决了在场的几名警卫后,他们找到了奥拉德勒的办公室——但奥拉德勒已经被先前出现在香港的那个拥有高科技装备的“刺客”所杀。这名“刺客”用飞刀重伤了两人,并把阿伦德丢出了窗户。阿伦德拼命抓住了窗沿,挂在了外墙上。在被高仓清志开枪击中之后,这名“刺客”破窗而出,逃之夭夭。阿伦德和清志拖着重伤的身躯缓慢返回。他们怀疑这名“刺客”能够知道他们动向的原因,就是他们的情报遭到了泄露——因为Animus的故障……或是兄弟会之中出现了叛徒。

夏洛特在Animus之中陷入了困境。她被困在了一个无限加载的环境中,感受不到时间流逝。她呼唤迈歇尔的名字,希望迈歇尔能听到自己的呼唤,但无济于事。然而,即使身在这种虚无之中,她逐渐发觉自己并非孤身一人。有人正在逐渐靠近她……[4]

24/05/2017 - 结合了圣殿骑士与刺客世界的系列作品!本漫画由刺客信条分镜剧本画师何塞·侯德尔作画,丹·华特斯(Limbo)与亚历克斯·帕克内德尔(Arcadia)一同编剧。

2017: 伦敦,刺客藏身处。格尔尼卡看着仍躺在Animus里的夏洛特。他谈起了这个世界,他眼中的世界正逐渐陷入混乱之中,世界的终结之时已经迫在眉睫。他说,只有“她”能够拯救人们,将刀抵在了夏洛特的脖子上。刚巧进来的加林娜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毫不犹豫地把他摔在了地上,折断了他的手指,逼问他是在为谁效命。

同时,在瑞士日内瓦。迈歇尔与一名银行家见了面,讨论山中老人公司银行账户的有关事宜。虽然威廉·迈尔斯具有这个账户的所有权,但账下有着来自阿布斯泰戈附属航运公司连续的资金入账。为了探索这一异常现象的背后真相,银行家建议她去和等在办公室门外的贝格先生谈一谈。不出意料,她被贝格抓住,贝格用刀挟持了她,将她带到了一间侧房里。贝格逼问她为什么钱会落到刺客手里,迈歇尔则发誓说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钱进账。贝格据此认为迈歇尔实际上还不是刺客兄弟会的一员。贝格突然发现有一架无人机正在监视他们,于是直接打坏了无人机,敲晕了迈歇尔,击退了突然出现的袭击者。他在受伤倒下之前放倒了几个人。他被扎斯迪普·达米控制住了。扎斯迪普表明了自己正是属于渗透势力的高科技“刺客”。他用贝格女儿的性命警告贝格,要他停止进一步的调查。扎斯迪普声称未来与见证未来的机会只能属于“她”,然后便将伯格丢下了护栏。

受伤的阿伦德和高仓清志回到了位于伦敦的藏身处,看到加林娜正在拷问格尔尼卡。加林娜解释了缘由后,警告说迈歇尔可能也属于那股势力。夏洛特仍在Animus中,但她所重历的记忆却与自己无关……

在一座金碧辉煌的伊述城市里,密涅瓦、朱诺和朱诺的父亲正在讨论关于他们创造的奴隶——人类的问题。朱诺警告说人类和伊述太过相似,已经成为了必须要消灭的一大威胁。密涅瓦反对说人类正在学习歌唱,学习创造自己的艺术,终有一日伊述将会和他们平起平坐。朱诺之父同意了她的说法,但随后却被身边的人类仆从刺穿了头颅。人类的起义爆发了。在失去父亲的盛怒之下,朱诺使用光之山放出的蓝色能量流杀死了在场所有人类。她愤怒地发誓称自己将会为了帮助人类自救而与人类往来。在这段记忆结束后,夏洛特缓慢地从Animus中醒来,意识到朱诺在扫描她的思维。她知道朱诺正在计划什么,建议她的同伴说他们必须要对圣殿骑士发出警告。

在另一个地方,维奥莱特和扎斯迪普在为是该如何对待贝格争论不已,维奥莱特认为贝格本不该被如此残忍地伤害,应当将他争取到他们的行列里来。而扎斯迪普争辩说只有朱诺的意志才能决定到底谁有资格见证伊甸园的重生。这时,朱诺在一台悬挂显示器上现身,说夏洛特有着他们需要的东西,她现在已经得知光之山最后出现在西班牙。戴斯蒙德的儿子伊利亚被带到一群等待着的仆从面前,维奥莱特警告朱诺说他是戴斯蒙德的儿子,有可能会背叛她。朱诺则表示无须担心,他只是自己伟大棋局里的一颗棋子,将群山刻作偶像、树立起信仰的一件工具。[4]

转折点编辑

05/07/2017 - 全新的故事篇章将从本期漫画启程!从全新的视角来认识尤哈尼·奥措·贝格、加林娜·沃罗宁娜、高仓清志和阿伦德·舒特等属于刺客信条宇宙的诸多角色。编剧亚历克斯·帕克内德尔(Arcadia,神秘博士)与丹·华特斯(Limbo,黑暗之魂)与刺客信条分镜剧本画师何塞·侯德尔一同归来!

2017年:伦敦,刺客藏身点。夏洛特看到了被捆住的格尔尼卡。尽管格尔尼卡片刻前还想把她杀掉,她还是提出让他喝点水。阿伦德在隔壁的房间里给阿布斯泰戈技术支持打了电话,试图直接了当地警告他们在他们的系统里存在着一个第一文明实体。阿布斯泰戈技术支持部门毫不意外地挂掉了他的电话。

在高仓清志和夏洛特责备阿伦德对于警告圣殿骑士一事过于直白的解释时,加林娜带着补给品和备用衣物回到了藏身处。不久之后,迈歇尔带着重伤的奥措·贝格跌跌撞撞地走进门里。加林娜立刻亮出了自己的袖剑,一脚踹在了贝格的脸上,把他放倒在地。在夏洛特制止加林娜之后,贝格建议说他们可以先一起共进早餐。

在一番长时间的讨论之后,贝格承认说他发现圣殿骑士和刺客之间存在着一些资金活动,而背后的第三方势力将他们双方都玩弄于股掌之中。鉴于阿布斯泰戈的妥协态度,他甚至连自己所属的圣殿骑士教团都无法信任。高仓清志表示他们认为格尔尼卡即是这个第三方势力中的一员,贝格则表示扎斯迪普也是一名第三方势力的成员——为扎斯迪普提供那些高科技装备的人也一样。加林娜说,自从扎斯迪普前往澳大利亚搜索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能与他取得联系。或许格拉玛提卡的秘密实验室就在澳大利亚。贝格笑着说这个想法或许值得一试,虽然他现在无法相信刺客——但这也是他要向他们求助的原因。夏洛特插话警告他们,朱诺的一切计划都指向了光之山,他们需要一起行动,并且一定要足够迅速,旧日恩怨暂且搁置一旁。伯格意识到,刺客们知道光之山的下落。

回到藏身处后,夏洛特再次躺进了animus。她告诉伯格,他们认为伊甸碎片在20世纪30年代的西班牙内战期间位于西班牙。当她进入模拟程序的时候,迈歇尔和格尔尼卡见了面。显然她从来都不知道格尔尼卡的真正目的,也从来不是他所属的秘密组织的一员。随后她带着对格尔尼卡的厌恶离开了房间。

1937年4月:西班牙。身为布埃纳文图拉·杜鲁提追随者的无政府主义者伊格纳西奥·卡多纳同样身为一名刺客,他同时也是夏洛特的一位祖先。他冒着大雨走在乡间的山上,和他的战友一起向巴塞罗那走去。随着夜幕降临,他们决定搭起帐篷休息,但突然遭到了炮火的伏击。伊格纳西奥跑出去对抗袭击者,结果却发现他们也是共和政府军的人。战斗的爆发完全是因为童子军们认错了目标。

2017年:伯格叹息于刺客们居然在离他只有咫尺距离的地方埋头搜索20世纪30年代西班牙的各项资料。他表示圣殿骑士也有关于那一时期的资料。在一番关于《进化的行进》的有点的简明讨论之后,他们找到了一张伊格纳西奥和他部队的照片。站在伊格纳西奥身边的是伯格认识的一个人——最后的黑十字阿尔伯特·波登![4]

02/08/2017 - 广受好评的《刺客信条:起义》系列全新故事篇章的第二期。

1937年5月:西班牙巴塞罗那。刺客伊格纳西奥·卡多纳和格劳西亚·阿科斯塔躲在战火制造的建筑废墟之中。他们一边分享着香烟,一边讨论着格劳西亚失眠的原因。他们最后发现格劳西亚失眠是因为在近期北部城镇格尔尼卡的一次轰炸之中受到了过度的惊吓。一阵噪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几乎同时格劳西亚把几把刀子丢向了一个身穿风衣的不明男子。格劳西亚追着那个受伤的男人来到了屋顶。最后,她终于赶上了伊格纳西奥和陌生男子两人。他们从一个破碎的屋顶上摔了下来。陌生男子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诺比·克拉克, 一名被伦敦兄弟会派来的刺客。

他们安全地回到了他们的藏身之处。西班牙的刺客们质问他为何在西班牙兄弟会眼下如此需要帮助的时候却只有他一个人作为支援前来。诺比表示,他前一年一个人毫不声张地消灭了整个圣殿骑士团在塔林的分支,这件事立即为他赢得了西班牙人的认可。

2017年:夏洛特在animus内失去了同步,感到了强烈的不适。她想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失去同步,高仓清志叹息于夏洛特在朱诺的袭击后马上又进入animus进行同步的行为。夏洛特说是有什么东西强迫她退出Animus系统,又说即使让贝格在这里看着她也没有用——她要贝格离开房间。高仓清志把他送到了楼上,发现加琳娜在隔壁房间对格尔尼卡开始了另一次残酷的审问。夏洛特则重新进入了animus。

1937年5月:伊格纳西奥要求队伍在屋顶上与诺比一起训练,以了解他的第一手技能。与此同时,因为他们所配备的武器现在都急需修理,他冒险外出,尝试寻找新的武器。他遇到了英国人埃里克·布莱尔——西班牙马克思主义政党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党的成员。他们讨论了阶级系统在城市中重新形成的方式,而且尽管战争仍旧在肆虐,买得到的东西却都不是武器。埃里克认识一些黑市里的人,答应说会把伊格纳西奥介绍给他们。伊格纳西奥走进一家商店后不久,枪声响起,他连忙逃上了屋顶。

与此同时,诺比和西班牙刺客继续在他们的藏身处的屋顶上争吵不休,讨论着社会上无政府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之间的分歧。这时伊格纳西奥穿过人群,坚持要他们都跟上。他们遇上了一场在无政府主义者和共产党人之间展开的激烈枪战,所有人分成了两派,跑去帮助自认为可以最终阻止法西斯分子的那一边。诺比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他告诉伊格纳西奥,他可以让所有人停下来——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光之山。伊格纳西奥说他感觉它在召唤他,并触摸了光之山。在那一瞬间,他的眼睛充满了蓝色的能量,蛇形的能量生物从光之山里涌了出来,包围并缠绕着周围的每一个人。血从他的眼睛和鼻子里流了出来,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放开了光之山,晕了过去。黑十字在附近的屋顶上观察着他眼下发生的一切。

2017年:夏洛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把血溅到了animus上。因为夏洛特还在Animus里,阿伦德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但是还是警告迈歇尔不要上前。迈歇尔反驳说他必须让她过去,不然夏洛特必死无疑。[4]

06/09/2017 - 以全新的视角带领粉丝们认识属于刺客信条宇宙的尤哈尼·奥措·贝格、加林娜·沃罗宁娜、高仓清志与阿伦德·舒特等诸多角色。

2017年:奥措·贝格和格尔尼卡在房间里分坐两侧,玩着叠叠乐。他们谈到了这个世界如今的状况,而格尔尼卡无意之间吐露了朱诺的名字。贝格于是起身,把格尔尼卡一个人留在房间里,去取一个安德烈·波登寄来的DNA样本包裹。

夏洛特被安顿在了沙发上,身边摆满了药品。迈歇尔把她从animus里抬出来的时候,她几乎已经出现脑出血的症状了。夏洛特还是想直接回到Animus里,但加林娜阻止了她。伯格说,他已经把helix组件安装到他们的这台Animus上了。他们现在不但可以回溯自己祖先的记忆,而且还可以回溯来自其他DNA样本的基因记忆。贝格刚刚拿到手的DNA样本即属于阿尔伯特·波登——最后的黑十字。因为夏洛特虚弱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再进行记忆同步,奥措·贝格坐到了Animus上,开始了记忆同步模拟。

1927年:上海。一名黑十字从一幢房子上跌了下来,仰面向上地跌进了一堆板条箱里。他受了伤,但还活着。

1937年:西班牙。在一个藏身处里,阿尔伯特·波登正处理着自己的伤势,伊格纳西奥则坐在附近的一张床上。伊格纳西奥似乎有些健忘,而且很明显阿尔伯特已经告诉他三次身为黑十字的自己是怎么躲过死亡的——每次对话到最后都是伊格纳西奥动手袭击阿尔伯特,却没能杀死后者。阿尔伯特表示,他已经追踪诺比·克拉克好几个月了,最后救下了差点成为光之山能量载体的伊格纳西奥。显然伊格纳西奥拥有先驱者的血脉。

阿尔伯特表示,诺比实际上是一位名为鲁弗斯·格罗夫纳的圣殿骑士。一开始在中国诺比为了这颗宝石靠近了阿尔伯特。由于害怕宝石受到威胁,阿尔伯特把它藏在了一家瑞士银行的保险箱里,并躲藏了九年。他最终带着宝石回到家中,发现他的家人被格罗夫纳所谋杀,他自己随后也被打倒在地,宝石也被夺走了。为了复仇,阿尔贝说格罗夫纳可能已经说服了其他刺客转头来对付伊格纳西奥,不过他更可能已经为他们两人设下了陷阱。格罗夫纳需要伊格纳西奥来作为光之山的能量载体。格罗夫纳知道黑十字和伊格纳西奥一定会来,于是他手里拿着光之山,等着两人前来。

18/10/2017 - 备受好评的起义系列本故事篇章的终幕! 编剧亚历克斯·帕克内德尔(Arcadia、神秘博士)与丹·华特斯(Limbo、黑暗之魂)与刺客信条剧本画师何塞·侯德尔联手创作!

1937年:阿尔伯特和伊格纳西奥接近了格罗夫纳的藏身之处。格罗夫纳从远处发出信号,表示只允许他们两人进入,而不允许与他们同行的同伴靠近。两人别无选择,只好从马上下来,向格罗夫纳藏身的建筑走去。立刻,他们遭到了伊格纳西奥昔日战友的攻击,他们现在都被格罗夫纳所说服,认为伊格纳西奥实际上已经被阿尔伯特拉入了圣殿骑士的队伍。他拼命想让他们明白“诺比”实际上是在骗他们,但他们却充耳不闻。他们都相信宝石拥有拯救世界的力量,这种力量需要将宝石同伊格纳西奥结合起来。伊格纳西奥则表示他可不认为他是为这颗宝石而生的。阿尔伯特面对无法避免的攻击,只能一味地防守。伊格纳西奥发现有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那是格劳西亚的刀。她说,他们永远不应当知道神的存在,但现在他们知道了,她就只能将他们视作神明的工具与仆从。阿尔伯特丢出了他的黑十字别针,刺中了格劳西亚的手,伊格纳西奥从挟持中挣脱出来的的手肘趁机把格劳西亚打昏了过去。两个人继续走向中心大楼——一座已经坍塌的教堂。

他们一进门,身在椽上的格罗夫纳就开始讲话。他说道,这个没有神明引导的世界已经陷入混乱之中,不计其数的死者构成了整个世界的基础。剩余的前队员也进入了教堂,导致伊格纳西奥和阿尔伯特不得不交出他们的枪。格罗夫纳说,他的主人跟随着伊格纳西奥的血脉,希望能等来一个合适的时机——但伊格纳西奥却无力控制这块宝石。尽管如此,他还抱着让伊格纳西奥再次尝试的侥幸,让伊格纳西奥触碰了光之山。在伊格纳西奥碰到宝石的瞬间,他再一次召唤出了能量生物——这次是公牛——人们四散而逃,而四周的墙壁倒了下来,把他们埋了起来。

片刻之后,阿尔伯特挖开了遍地的断壁残垣,成功地从废墟里把伊格纳西奥给救了出来。他表示,他看到格罗夫纳和格劳西亚逃离了这里,怀疑他们逃去了美国。阿尔伯特觉得,光之山已经被摧毁了。但伊格纳西奥透露是他制造了光之山遭到破坏的幻觉——真正的光之山仍旧被埋在遍地的废墟之下。阿尔伯特发誓要继续保护它,并将自己的一切投入到保护这个地方上来。但他首先会帮助西班牙拯救他们自己的国家。他还表达了对德国当下局势的关切与担忧……

2017年:奥措·伯格退出了模拟程序,说他已经知道了光之山在西班牙的确切掩埋位置,并让刺客们赶紧准备出动。他提到需要关注格劳西亚·阿科斯塔这个人物,她在那个瑞士银行账户建立的20世纪30年代里最终下落不明。他用自己的手机给安德烈打了个电话。因为安德烈此时是唯一一个他可以信任的人,而他接着将给安德烈发去一个秘密的地址。他要安德烈组织一支队伍前去监视这个地点。安德烈表示了同意。此时,扎斯迪普正在房间另一边监视着他。

位置:【数据删除】。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博士向后仰起身子,靠在了椅背上,为自己在凤凰计划中取得的突破非常满意。但这份自在被突然出现的达科斯塔打破了,在理应无人知晓的实验室里看见别人令他大吃一惊。她说,奥措·贝格相当友善地把这个实验室的位置告诉了他们,他们是为了凤凰计划而来的。阿尔瓦罗环顾四周,发现实验室已经被第一文明的仆从所占领,包括抓着安德烈的扎斯迪普和身为圣者的男孩。他微笑着,朝格拉玛提卡挥了挥手。[4]

终场编辑

07/03/2018 - 为了阻止伊述神明朱诺统治世界,夏洛特与她的伙伴们正径直赶往西班牙,为了争夺光之山而争分夺秒!凤凰计划的故事将在《刺客信条:起义》的最终章中迎来高潮!

日期:复活日 位置:未知

夏洛特凝视着光之山。她身边遍地都是躺在血泊之中的第一文明的仆从成员与刺客们的尸体,包括被杀害的阿连德和高仓清志。

形似人类的朱诺站在夏洛特面前,伊利亚则躲在夏洛特身后,像是正被保护着。夏洛特警告朱诺,不许她靠近伊利亚。朱诺答应夏洛特先不管伊利亚的事,她从夏洛特身上感知到了康苏斯的气息,并把光之山召唤到自己身边。朱诺抓着夏洛特的头发说道,她不配拥有光之山,到头来,她只会辜负同伴的付出与牺牲。

现代:复活日三天前,西班牙巴塞罗那南部。阿连德和高仓清志正在研究西班牙地貌,希望能找到什么协助寻找光之山的显眼地标。他们就他们自己可能一辈子都要为兄弟会奔波效命,没法寿终正寝的事情开着玩笑。这个时候,一对西班牙老年男女靠近了他们,这两个人掏出了近战武器,试图攻击两位刺客。

奥措·贝格、加林娜和夏洛特继续在山坡上搜寻有关钻石的迹象。夏洛特提到,她可以感觉到山附近有什么东西正在吸引着她,引导她向某个位置前进。

阿伦德和高仓清志继续跟那对老夫妇对抗,这对老年夫妇出乎意料的训练有素、擅长战斗。一架直升机飞到了他们头上,配备了突击步枪的扎斯迪普和几名第一文明的仆从的成员从直升机上跳下,介入了战斗。因此,刺客们和老夫妇被迫投降。扎斯迪普讯问了那个年老的西班牙男子,得知他们是这个地区的保护者,几十年前由阿尔伯特·波登与伊格纳西奥·卡多纳进行训练。

夏洛特倒在了地上,充斥她双眼的蓝色能量不停地闪烁着。他们已经很接近光之山了。挖开土壤之后,他们发现了那座倒塌教堂的遗迹。夏洛特和奥措与加林娜一起进入了地下的教堂遗址,发现了一道在黑暗中闪耀的光线。夏洛特伸出手去,取到了光之山。无人机在他们上方盘旋着,探测到了他们三人的踪迹。

在得到夏洛特的位置之后,扎斯迪普和第一文明的仆从的成员们带着他们的人质,动身前往教堂的遗迹。高仓清志用他的钢丝袖剑袭击了他周围的第一文明的仆从的看守。战斗开始了,奥措和扎斯迪普向着彼此冲去,发起了进攻。夏洛特握紧了光之山,光之山随之发出更为明亮的蓝色光芒。夏洛特眼中的蓝光而变得更加明亮。片刻之后,蓝色的能量猛地从她的身边迸发出来,把所有人都击倒在地。 [4]

04/04/2018 - 持有强力神器的第一文明的仆从在他们的计划上更进了一步——他们直接对刺客们发起了进攻!凤凰计划的故事将在《刺客信条:起义》的最终章迎来高潮!

现代:复活日两天前 伦敦 下午一点

迈歇尔在藏身处里用人体模型练习着自己的战斗技巧。然后她出门打包了一些吃的回来,给仍然处于监禁状态的格尔尼卡喂了点东西吃。格尔尼卡问她,她有没有意识到刺客们实际上已经放任她自生自灭了。面对并不相信自己、认为自己是在胡说八道的迈歇尔,格尔尼卡警告她说,安全屋的位置已经遭到了暴露,她最好还是尽早逃跑。

凌晨零点 西班牙 巴塞罗那南部

夏洛特随着光之山所释放出来的能量闪着蓝光,悬浮在空中。扎斯迪普面对那些光线调整了自己的面罩,然后向着身体被光线环绕的夏洛特跳去,撞在她身上,让光之山从她手里脱落掉下。附近的能量场立刻随着光之山的脱手消失了。他说,她一定拥有“圣血”,因为她可能对朱诺有用,所以暂且放过她。抓住她之后,扎斯迪普呼叫了迫击炮轰炸,迫使所有人都躲到了掩体后面。在吞没这片地方的炮火之中,一架直升机在扎斯迪普上方抛下了一条绳梯。在炮火之中,一位年老的保护者走出来说,保护光之山仍旧是他的责任,并试图攻击扎斯迪普。他随即被回击的扎斯迪普用袖剑杀死了。夏洛特试图激活掉在地上的光之山,但被扎斯迪普打中了后脑勺。扎斯迪普在黑十字的胸针击中他之前,先俯身进行了致命的攻击,胸针擦过了他的脸颊。奥措·贝格和加林娜冲向夏洛特,想要帮助她。但扎斯迪普已经捡起了光之山,成功地登上了直升机的绳梯。片刻之后,剩下的刺客们不得不承认他们已经无力对抗朱诺的事实。然而,奥措立刻告诉他们,朱诺现在还缺少一具身体,是时候赶往凤凰计划的实验室了。

伦敦。两名第一文明的仆从的成员进入了刺客的藏身处,找到了格尔尼卡。他们刚告诉他,他现在已经安全无事了。然后他们立刻意识到这里并不只有他们。迈歇尔成功地袭击了两人中的一个,但最终还和他们在楼梯上打成了一片。意识到自己现在同样命悬一线的格尔尼卡从背后袭击了第一文明的仆从,勒住了他们的脖子。

复活日的前一天 凌晨2点47分 凤凰计划实验室 位置未知

一个女性胎儿正在实验室里生长着。由于所使用的DNA样本实际上来自于伊利亚,达科斯塔正和格拉玛提卡确认胎儿是否真的是女性。胎儿在伊甸裹尸布构成的羊膜腔中以指数级增长的速度生长着,有望在24小时之内就发育完全。朱诺很高兴听到他们正使用康苏斯的杰作来对抗他。被绑在架子上的伊利亚因为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被取走了一些骨髓正痛苦不堪。

[4]

02/05/2018 - 随着朱诺的新身体即将成形,刺客们正在朝着凤凰计划实验室发起最后的全力突击。不过或许他们已经无力回天?凤凰计划的故事在《刺客信条:起义》的最终章里迎来了高潮!

现代:地点未知。因为使用了裹尸布,在逐渐发育成形的克隆身体内,朱诺得以用意识与康苏斯进行交谈。康苏斯警告朱诺说,她需要明白,夏洛特一定会阻止她。但朱诺反驳道,弱小的人类无法与她抗衡。

伦敦。刺客的藏身处已然被大火吞噬,赶到现场的紧急救援部门试图控制火势。在远处观望的米歇尔和格尔尼卡意识到,被留在藏身处里烧毁的尸体本可能是他们。米歇尔质疑格尔尼卡现在是否会再次回归第一文明的仆从,而格尔尼卡却因为之前的战斗中所受的伤倒下了。在他流血的时候,米歇尔表示他残忍的行为永远也不会被视作必然之恶。在告诉他要给按住伤口之后,她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喊着救护车。


未知地点,阿布斯泰戈喷气式飞机上。阿伦德和高仓清志在讨论走过去和奥措·贝格谈话的事,后者坐在过道后面远些的地方。最后阿伦德选择走过去,坐在那位黑十字对面。阿伦德提起了跟贝格在鹿特丹经历的那些事和他们为了争夺先行者之盒而展开的战斗,他试着告诉贝格,如果他们能活着搞定眼下的事情——那么他们从此全部扯平。贝格饶有兴致地向阿伦德讲述了芬兰在二战时期三次跳边的故事,承诺说等到朱诺这些事情都结束了,他会很高兴地切断阿伦德的喉咙,然后他一把把阿伦德推开了。

未知位置。达科斯塔接到奥措的电话,后者说他会在六个小时内抵达,要求她应该保持对第一文明的仆从的监视。她跟格拉玛提卡一起进行了检查,后者表示朱诺的身体生长的程度已经领先了先前的预计进度。

在另一间锁着的房间里,伊利亚正被一个名为里士满的助手照顾着。伊利亚一边抱怨着自己的背因为之前的手术还很疼,一边讲述了身为圣者让他获得伊述科学家艾塔的记忆与能力的经过。在让里士满被自己烦得离开房间之后,伊利亚偷偷打开了锁着的门,潜入了设施的深处。

喷气式飞机上,这支小队开始研究凤凰计划实验室的建筑蓝图,决定分头行动潜入。贝格和加林娜直接和达科斯塔会面,阿伦德和高仓清志到南边的装卸处去。最后,夏洛特将进入一个直接通往格拉玛提卡实验室的通风井。而在这支小队开始执行潜入计划的同时,伊利亚不怀好意地把里士满锁在了一个房间里。

实验室里,朱诺的克隆身体开始说话。她对数千年后自己的声带感到了一丝惊讶,并表示她终于准备好再次统治整个世界了。

[4]

13/06/2018 - 留给现代刺客们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夏洛特和她的战友们正面对着刺客兄弟会所面临的最大的威胁——即将降临的新世界秩序,而他们正争分夺秒地尽力阻止伊述神明朱诺与她的狂热教徒以及他们统治世界的计划!凤凰计划的故事将在本篇《刺客信条:起义》的终章中迎来最后的剧情高潮!

现代:复活日 澳大利亚沙漠

身穿黑十字制服的奥措·贝格,顶着猛烈的沙尘暴接近了凤凰计划实验室。他在实验室的入口处发现维奥莱特·达科斯塔与一众荷枪实弹的第一文明的仆从正等着他的到来。扎斯迪普·达米走上前来独自面对伯格。在一番简短的对话之后,加林娜从远处用狙击枪命中了扎斯迪普的头部,灵巧地刺杀了后者。

实验室里,里士满试图打开那扇把他和伊利亚锁在房间里的门。伊利亚提起了他从他母亲身边被带走的那一天,而她最终遭到了杀害。他还记得这一切。伊利亚发誓要对第一文明的仆从进行复仇,随即用螺丝刀刺向里士满的脖子杀死了他。

在实验室的后门,高仓清志和阿伦德与第一文明的仆从之间进行了一场交火。最终他们使用火箭筒消灭了成群的教徒。

在沙尘暴中,夏洛特顶着大风,找到了一个隐藏的舱门,爬进了一个通往实验室内部的通风口。一阵能量猛地爆发出来,打破了朱诺容器的密闭层,她走到了培养舱外,声称裹尸布的力量给她的身体注入了能量。当朱诺穿上长袍时,夏洛特从她上方的通风口里跳出,试图用袖剑对朱诺进行空中暗杀。朱诺及时做出了反应,用她的手释放出的能量对夏洛特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夏洛特被这股力量固定在了空中,而当朱诺穿上更多衣物的时候,拿着光之山的伊利亚接近了夏洛特。伊利亚提到,他在她身上认出了一些古老的事物,就像这些事物在他体内一样。他把光之山放在了夏洛特的手上,光之山的能量照亮了整个房间。夏洛特能够控制这种能量,并保护她身处实验室设施内部的刺客战友,用能量构筑的墙壁将他们与第一文明的仆从分隔开来。

当刺客们冲进实验室时,朱诺从夏洛特的手中打掉了光之山。阿伦德和高仓清志被朱诺放出的能量束击中,像死了一般,倒在了地上。当朱诺抓住夏洛特的头发时,她抬起头,看到康苏斯正盯着她。他嘲笑她的新身体,嘲笑她虽然拥有了一具新的身体,内心却早已如同月球一样死去,毫无生机。

突然间,夏洛特和所有的刺客又活了过来。而朱诺站在那里对着一个咖啡杯说话。原来在这段时间里,夏洛特一直在给朱诺的大脑传输一种幻觉。朱诺被激怒了,开始向她幻觉之中的康苏斯发起猛烈的攻击。这些攻击开始破坏天花板,屋顶开始坍塌——格拉玛提卡被一根倒下的大梁砸死了。朱诺最终意识到这是她的幻觉,于是向伊利亚伸出手去,让他交出光之山。这时,一把袖剑从她背后刺穿了她的喉咙,她倒在了地上——最终死于夏洛特之手。以利亚发誓说艾塔是风中的鬼魂,而这个血统要在此终结。他爬上一根绳子,从通风口里逃了出去,把夏洛特落在了身后。

剩下的刺客和贝格跑出了实验室,他们身边的建筑正一点点地崩塌。当他们从实验室里出来的时候,维奥莱特和第一文明的仆从们都在等待着。尽管明显寡不敌众,贝格还是对维奥莱特发出了嘲笑,圣殿骑士特种部队包围了这个地区。他拿起维奥莱特的枪,朝她的胸口开了一枪,说,在她死之前,她应该好好欣赏最后一场演出。他拿出一个遥控起爆器,按下了开关。实验室,连同实验室里的夏洛特以及朱诺的尸体,一起被剧烈的爆炸所吞没。随着爆炸,远处的伊利亚走进了沙漠,手里仍然紧握着光之山。[4]

收藏版编辑

琐事编辑

AC Apogee 1A

《刺客信条:颠峰》

  • 在最终发布名为《起义》之前,该系列曾被登记为《刺客信条:颠峰》(Assassin's Creed: Apogee)与《刺客信条:挑战》(Assassin's Creed: Defiance)。

参见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