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Secret CrusadeEraicon-Realworld

這篇文章是關於現實世界小說的。也許你要找的是尼科洛·波羅的日誌


刺客信條:秘密聖戰(Assassin's Creed: The Secret Crusade)是根據刺客信條系列遊戲改編的第三部小說。本書由奧利佛·波登撰寫,由企鵝出版社出版發行。

本書講述了刺客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及其在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時期的活動,以聲名遠揚的探險家馬可·波羅的父親——尼科洛·波羅的口吻敘述。書中描寫阿泰爾經歷的部分以第三人稱視角寫成,尼科洛敘述的部分則採用第一人稱。刺客信條:秘密聖戰 - Waterstones.com

簡介編輯

馬可·波羅的父親,尼科洛·波羅終於道出了他守護終生的秘密——阿泰爾的過去,兄弟會中最為傳奇的一位刺客的人生歷程。

阿泰爾接下一項無比艱難的任務——這不僅需要他在聖地四處奔波,還讓他從中領悟到刺客之信條的真正含義。為了履行承諾,阿泰爾必須擊敗九名死敵,其中甚至包括聖殿騎士的領袖羅伯特·德·塞布爾

我們將在這裡首次探視阿泰爾的傳奇人生:一趟足以改變歷史進程的旅行、一場刺客與聖殿騎士陰謀的不懈較量、一段震撼而又悲慘的家庭生活、以及一份來自舊友的無盡背叛……[1]

情節概要編輯

序章編輯

序章僅有兩面,引出了尼科洛的故事,但並沒有寫明“他”的身份和所在。

第一部分編輯

第一章編輯

尼科洛和馬費奧·波羅停留在馬斯亞夫——年邁的黎凡特刺客導師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所駐守的地方。阿泰爾在人生最後的階段,選擇了尼科洛來做他的傾聽者。

接連幾周,尼科洛都坐在阿泰爾身旁,聽這位刺客導師講述他的一生。之後,尼科洛帶着他的兄弟馬費奧攀上了防禦塔的頂層——故事開始的地方,也是首先看到進犯的薩拉丁的軍隊的地方,“那是八十年前,八月里的一天。”

第二章編輯

畫面轉換到了薩拉丁進軍時——他意在佔領馬斯亞夫,並取下時任刺客導師的阿爾莫林的人頭。在軍隊逼近的同時,村民也在向安全區轉移。刺客也在要塞建立起了防線,為即將到來的戰鬥做着準備。然而,意想中的攻擊並沒有到來,蘇丹軍在村莊停止了行進,看似對刺客的要塞毫不在乎。

第二天早晨,戰鬥打響,蘇丹軍頂着刺客弓箭手不間斷的火雨試圖侵入要塞。一些村民也加入到刺客的防禦戰中。之後,在兩方均有不少死傷的情況下,蘇丹軍撤退休整,為下一場戰鬥做準備。在薩拉丁離開軍營不知所蹤後,他的叔叔希哈布丁前往山上的村莊去拜訪刺客的領袖。

第三章編輯

在要塞門口,希哈布丁提出要跟阿爾莫林進行談判。時間回到阿爾莫林與阿泰爾的父親,刺客大師烏瑪交談的時候。他們之間的對話揭示了烏瑪的任務——潛入薩拉丁的帳篷,留下刺客的印記以警示薩拉丁——刺客可以輕易取下他的人頭。然而這個任務差一點就失敗了,還連帶着取走了薩拉丁親信將軍的性命。

作為撤軍的交換條件,希哈布丁要求殺死將軍的罪魁禍首償命。最初阿爾莫林並不同意,但希哈布丁拎出了他在自己陣營抓到的刺客卧底——他已經傷痕纍纍,而且如果刺客不交出烏瑪的話,他就要代替烏瑪被處刑。

第四章編輯

時間回到現在,次日清晨,馬費奧叫醒了尼科洛,想聽聽後來那名卧底怎麼樣了,還有這件事對阿泰爾的影響。然而尼科洛並不急着告訴馬費奧,他只是按着阿泰爾講述的順序,將故事推到了十五年之後——阿泰爾在所羅門聖殿的失敗。

第五章編輯

時間依舊是過去,阿泰爾在任務失敗後回到了馬斯亞夫,獨自思索着發生的事情。起初,他碰到了勞夫。勞夫並沒有留意到阿泰爾身上發生了什麼,這讓阿泰爾鬆了一口氣。然而,之後他碰到了阿巴斯·索菲安。阿巴斯似乎已經猜測到了阿泰爾的失利,他冷言嘲諷阿泰爾,意圖在阿泰爾的傷口上撒鹽。阿泰爾最終還是回到了要塞中,到了阿爾莫林的房間,並接受了導師的詢問。

第六章編輯

就在阿泰爾告訴導師他的兩名隊友都死了的時候,馬利克·阿塞夫走了進來,他憤怒地向阿爾莫林痛訴阿泰爾造成的損失——他失去了他的弟弟,還傷了一臂。之後他炫耀般地將被阿泰爾遺忘的用古文物盒子存放的任務目標拿了出來,使阿泰爾更加無地自容。

就在此時,有信使報信羅貝爾·德·薩布萊正在圍攻馬斯亞夫。阿泰爾被阿爾莫林命令去協助擊退敵人。在村民進入要塞避難的同時,阿泰爾也在拖住那些襲擊村民的敵人。之後,勞夫讓他跟着他去塔的上面,給敵人一個“驚喜”。

之後,在塔的頂端,包括阿泰爾、勞夫在內的三名刺客進行了信仰之躍,以向薩布萊展示他們對導師的服從。由於第三名刺客摔斷了腿,為了向敵人隱藏他的傷勢,勞夫留下來照看他。阿泰爾則根據勞夫的指示到達了刺客們已經設置好陷阱,隨時可以終結十字軍的生命的,峭壁的上方。

第七章編輯

阿泰爾斬斷了固定圓木的繩子,滾下的木頭碾壓了位於下方的薩布萊的軍隊,使薩布萊潰不成軍。刺客聚集到庭院中慶祝勝利,阿泰爾走近他們,阿爾莫林示意眾人安靜,沉默瞬間取代了慶祝的氛圍——馬上每個人都將知道阿泰爾在所羅門聖殿的失利。

在聚集的眾人面前,阿爾莫林宣布了阿泰爾成功與失敗的原因。最終,他因為阿泰爾對信條的違背懲罰了阿泰爾,用一把金匕首刺進了這位刺客大師的腹部。

第八章編輯

阿泰爾並沒有死去,醒來後的他見到了阿爾莫林,阿爾莫林告訴了阿泰爾他還活着的原因,以及他現在的狀態;這位刺客大師被剝奪了頭銜,變回了新手,重新學習刺客的處事之道。

第九章編輯

首先,阿泰爾前往大馬士革,開啟了他的導師委派的獵殺九人的行程。通過城門潛入城中後,他開始意識到這次事件對自己造成的影響,例如缺少裝備。

根據任務要求,他先去拜訪了大馬士革的拉菲克,後者已經得知了阿泰爾的“遭遇”。由於不再有人為阿泰爾提前收集好情報,按照規定,拉菲克派遣阿泰爾前往城市中自行獲取需要的信息。在城市中穿行一段時間後,阿泰爾鎖定了一名傳令官,他隨後跟蹤着傳令官進入了一條安靜的小巷,開始了他的調查

第十章編輯

進一步探索大馬士革後,阿泰爾回到了刺客分部並且告訴了拉菲克他得知的情報,之後他被給予一根羽毛標識並被允許暗殺塔米爾——他的第一個刺殺目標

之後,阿泰爾迫不及待地離開了刺客據點,前往阿泰爾認為目標所在的集市。到達集市後,阿泰爾看到塔米爾正在審問一名痛苦的顧客。在塔米爾瘋狂地捅了那名顧客數刀後,阿泰爾殺掉了塔米爾。臨死前塔米爾告訴了阿泰爾他行動的動機。

第十一章編輯

除掉第一個目標後,阿爾莫林對阿泰爾成功的消息表示十分滿意。之後阿泰爾談到了阿卡——他下一個目標在的地方。

在到達阿卡據點前,阿泰爾已經在阿卡城中進行了數日的調查並安排好了刺殺計劃,並且從德·納普羅斯手下那裡偷到了捲軸。之後阿泰爾和據點負責人傑貝爾進行了短暫的交談,在得到允許後獲得了羽毛標識。

第十二章編輯

之後,阿泰爾混在學者的隊伍中潛入了醫院要塞。在建築內部,阿泰爾親眼見證了他的目標納布盧斯——對一名企圖逃跑的患者的暴行:納布盧斯意圖說服患者留在這裡,但患者表示他只想離開,於是納布盧斯命令守衛打斷了患者的雙腿。

隨後,納布盧斯開始檢查他的其他患者的狀態,雖然患者們大多狀態消沉,但他們中還是有人對納布盧斯表示了感激之情。趁着守衛忙於手頭事物的時候,阿泰爾刺殺了他的目標。納布盧斯臨死前對阿泰爾說了一些使阿泰爾感到迷惑的話,雖然心存疑惑,阿泰爾還是成功逃離了現場。

第十三章編輯

回到馬斯亞夫,阿泰爾向阿爾莫林彙報了他的任務,並對納布盧斯死前說的令人感到迷惑的話提出了疑問。阿爾莫林解答了阿泰爾的疑惑,之後帶着神秘微笑告訴阿泰爾他下一個目標在耶路撒冷

阿泰爾走進了耶路撒冷的據點,看到作為據點的拉菲克(負責人)的馬利克的瞬間,阿泰爾就明白了為什麼他的導師會露出微笑。經過一段簡短但並不愉快的交流後,闡述了自己在耶路撒冷收集的情報的阿泰爾從馬利克手中獲得了標識羽毛,前往刺殺他的下一個目標——塔拉爾

第十四章編輯

走進塔拉爾關押奴隸的地方的瞬間,阿泰爾意識到他掉進了陷阱,但他無視掉他的目標說的干擾的話繼續執行任務。阿泰爾和塔拉爾進行了短暫的交談,之後塔拉爾才現身,塔拉爾讓阿泰爾走到他指定的地方——有光的地方——這樣弓箭手可以輕易狙擊阿泰爾。

塔拉爾企圖讓他的衛兵殺掉阿泰爾,自己則逃掉了,但沒過多久,迅速解決了塔拉爾手下的阿泰爾就追上了塔拉爾。在一場激烈的追逐後,阿泰爾刺殺了塔拉爾,並聽完了他的遺言——和納布盧斯一樣,塔拉爾也提到了他的“兄弟們”,但此時的阿泰爾並不能理解他們說的兄弟意味着什麼。

第十五章編輯

解決了九個目標中的三個後,阿泰爾在一口井附近紮營夜宿,睡着的阿泰爾夢到了他童年的事。11歲的阿泰爾剛剛失去了父親,悲痛的他將一切都怪罪到艾哈邁德身上——那個原本應該死去的卧底。

幼年的阿泰爾在之後的幾天都睡在他父親的床上,殘留的父親的氣息使他獲得安慰。艾哈邁德的日子也並不好過,內心的愧疚使他夜夜無法安眠。直到一天夜晚,無法忍受負罪感的艾哈邁德帶着匕首進入了阿泰爾的房間,在阿泰爾的面前道歉並用匕首隔斷了自己的喉嚨。內心從麻木轉到驚嚇的阿泰爾跑到了阿爾莫林的屋子,告訴了導師這個消息。阿爾莫林讓阿泰爾保守艾哈邁德死亡的秘密,不讓他告訴任何人,包括艾哈邁德的兒子,阿巴斯。

第二天開始,阿泰爾和阿巴斯被安排同時開始刺客學徒的訓練,並且住進了同一間屋子。然而,就算搬出了原來的房子,噩夢依舊纏繞着阿泰爾。童年的記憶逐漸模糊,成年的阿泰爾一身冷汗地從夢中驚醒。之後,再次合眼的阿泰爾希望能在天亮前再睡上一覺。

第二部分編輯

第十六章編輯

阿爾莫林祝賀了阿泰爾的成功,然後告訴了阿泰爾他接下來的目標。之後阿泰爾前往阿卡去刺殺威廉·德·蒙特費拉特。阿泰爾再次在據點見到了傑貝爾,從他那裡獲取情報後,阿泰爾開始了他的調查。

第十七章編輯

阿泰爾穿過市場,從士兵身上偷到了一份送給士兵口中的“首領”的信件,他們似乎不屬於已知的任何一方勢力;他還看到試圖以言語鼓動民眾反抗德·蒙特費拉特的人,然而軟弱的民眾並不敢冒險。決心將城市從威廉手中解放出來的阿泰爾回到了據點,從傑貝爾手中取得了允許刺殺的標識羽毛。

第十八章編輯

回到城堡外,阿泰爾旁聽了獅心王理查德和威廉·德·蒙特費拉特的一場對話。理查德離開後,阿泰爾混在進城的商人中潛入了城中。之後阿泰爾爬上房頂,一邊解決弓箭手清出撤退路線,一邊跟蹤着威廉。之後威廉停下,訓斥他的士兵最近過於懶散,並在他們面前處決了兩名怠惰的士兵。在威廉遣走他的士兵,變得毫無防備時,阿泰爾一躍而下,刺殺了威廉。死前,威廉告訴了阿泰爾他所作所為均是為了人民的利益,而阿泰爾終有一天會為自己的行為後悔。

第十九章編輯

阿泰爾又一次拜見了阿爾莫林,他注意到導師讓他事無巨細地道出整個經過,但卻對他隱瞞甚多。他被派往大馬士革去刺殺他的下一個目標——阿布爾·努庫德。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是要去和那個無禮的拉菲克見面。兩人交換了目標的情報,隨後阿泰爾開始調查並了解到當地百姓對阿布爾的痛恨。在調查時,阿泰爾聽到了幾名學者在談論某些事——儘管他對此知之甚少,只知道刺客們稱之為“新秩序”。接着他聽說阿布爾即將舉辦一場宴會,於是立刻前往準備。

第二十章編輯

在宴會上,阿泰爾見到了奢華的酒池以及穿着華美的客人們,同時他也在搜尋着他的目標。片刻之後, 阿布爾·努庫德在陽台上現身並開始了一段笑裡藏刀的演講——同樣提及了“新世界”,而弓箭手們早已趁機悄悄就位。就在演講結束,現場喝了毒酒的客人紛紛垂死掙扎時,同時弓箭手們也得到命令,開始格殺那些還未毒發並企圖逃跑的人。而正在欣賞這場屠殺的阿布爾很快就被阿泰爾刺死,並在臨終前告訴了阿泰爾一些事。

第二十一章編輯

阿泰爾回訪阿爾莫林並質問他關於自己發現的事。阿泰爾不願繼續受到欺瞞,他想知道這些目標之間的聯繫。這次,阿泰爾要求他的導師給出明確的答案——關於為什麼每一個他所刺殺的人臨死前都說了一些類似的話。最終,阿爾莫林妥協了,並告訴他這些人都是聖殿騎士組織的一員,且都效命於羅伯特·德·塞布爾。在得知了這些之後,阿泰爾便出發前去刺殺他的下一個目標。

第二十二章編輯

阿泰爾進入耶路撒冷時又和衛兵起了些衝突,但最終還是抵達了聯絡點拜訪了馬利克,他得知自己下一個目標是馬吉德·阿丁。幾番交談過後,阿泰爾前往哭牆——在那裡,馬吉德將出席一場公開的處決。

第二十三章編輯

阿泰爾剛好在處刑開始前混入了處刑廣場,馬吉德開始了演講,他首先亮明了四個罪人的身份:妓女、小偷、賭徒以及異端——就是刺客。馬吉德首先處死了前三個人,就在即將處死刺客時,一場騷亂開始了,而這對行刑者來說是致命的——阿泰爾利用了這場騷亂接近並刺殺了馬吉德。在聆聽了他的遺言之後,阿泰爾逃離了現場,而馬利克的手下也在混亂之中釋放了被監禁的刺客。

第二十四章編輯

阿泰爾再次向阿爾莫林提出了他的疑問。這次,導師向他展示了伊甸蘋果,並解釋了這個裝置的歷史以及對人類社會的影響。在此之後,阿爾莫林囑咐阿泰爾儘快行動:接下來兩個目標是西布蘭特朱巴爾

第二十五章編輯

這章故事講述了年幼阿泰爾和阿巴斯成為了朋友,並且一起學習刺客之道。由於對阿巴斯不知道父親真相的同情,阿泰爾告訴了他。哭泣、憤怒、質疑,這些阿泰爾都已預想過。只是他沒想到,只有寂靜在空氣中瀰漫……

第二十六章編輯

阿泰爾站在屋頂,俯視着火堆,也注視着其中被他的目標——朱巴爾以及其他學者們燒成灰燼的書本。朱巴爾向學者們說明了書本如何毒害人類的心靈,而當有一個人站出來反對時,面色陰沉的朱巴爾將他推入火中與他所眷戀的書本為伴。當最後一名學者前去收集更多書來焚毀時,阿泰爾抓住他孤身一人的機會刺殺了他,聆聽了遺言並在守衛到來之前離開了。隨後,阿泰爾與阿爾莫林交談。此時,導師已經恢復了阿泰爾的最高身份。阿爾莫林詢問他刺客的真相,以此來確認阿泰爾已經改變。而在這之後,阿泰爾被派去刺殺西布蘭特——羅伯特·德·塞布爾前的最後一個目標。

第二十七章編輯

阿泰爾又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踏上了阿卡的土地。他拜訪了傑貝爾,傑貝爾向阿泰爾道歉——為懷疑阿泰爾為刺客事業做出的貢獻而道歉。隨後,阿泰爾走向碼頭。在那裡,他見到了驚恐的西布蘭特欺凌一名教士並殺了他——只因他看上去像是一名刺客。然後,西布蘭特登上了他藏身的艦船。但是很快,當守衛們聽從西布蘭特的命令四散搜索刺客時,阿泰爾刺死了他。阿泰爾越是聆聽那些臨終遺言,越是對那些話感到困惑不已。於是在和阿爾莫林的交流中,阿泰爾詢問他德·塞布爾所做的事。而在離開馬斯亞夫時,阿泰爾見到了阿巴斯——這使他記起了那道他從前的朋友留下的舊創。

第二十八章編輯

這裡倒敘了一段年幼的阿巴斯和阿泰爾的故事:就在阿泰爾將阿巴斯父親的真相告訴他之後,阿巴斯變得前所未有的安靜。有一天,在他們爭吵的時候,阿巴斯對阿泰爾釋放了他的怒火——在進行戰鬥訓練時,阿巴斯攻擊了阿泰爾,將他壓倒在地,用匕首抵住他的喉嚨。憤怒的阿巴斯要求阿泰爾必須承認他在對自己撒謊——有關自己父親艾哈邁德自殺而亡的事。阿泰爾遲疑着,但最終還是承認了,阿巴斯也平靜下來。

第二十九章編輯

刺客大師阿泰爾到達了耶路撒冷的聯絡點,略帶愉悅地拜訪了馬利克,而此時的馬利克態度也更加友善了。阿泰爾告訴馬利克,讓他試圖查明更多阿泰爾沒有發現的事,也為自己讓馬利克失去了一條手臂和兄弟這件事而道歉。之後,阿泰爾前往墓地,但直覺告訴他情況不對。然而,就在阿泰爾離開之前,圈套已然收緊,留給阿泰爾的是狂暴的箭雨和瘋狂劈下的長劍。他看到了羅伯特也在墓地,但是和記憶中的形象不太一樣——甚至“他”喊話發出的也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將守衛一網打盡的阿泰爾刺透了“羅伯特”的肩頭並拖着“他”躲進掩體,摘下她的頭盔確認了“他”的確是個女人假扮的。聽她說完話,阿泰爾逃回了聯絡點,告訴馬利克這是一個陷阱。結束談話後,阿泰爾前往阿爾蘇夫——在那裡他將找到真正的羅伯特·德·塞布爾。

第三十章編輯

阿泰爾看見了薩拉丁和獅心王理查德的軍隊在阿爾蘇夫遭遇,視野所及之處戰爭遍地。阿泰爾試圖抵達十字軍戰線後方——理查德應該就駐紮在那裡。阿泰爾試圖說服國王他不是來戰鬥的,而是來談判的:來告訴獅心王他的副官——羅伯特·德·賽布爾是一個叛徒。然而,難以抉擇的理查德決定讓刺客和聖殿騎士進行一場決鬥,勝者所言即是正義。

第三十一章編輯

阿泰爾在決鬥中殺死了羅伯特·德·賽布爾。在質問這垂死的聖殿騎士時,阿泰爾終於看清了他的導師——他確實背叛了自己。在羅伯特死後,阿泰爾踏上了返回馬西亞夫的旅程。

第三十二章編輯

在馬斯亞夫,阿泰爾發現這裡完全被遺棄了。當他穿過集市時,阿泰爾遭到了一群刺客的襲擊。之後,他看見了馬利克和另一群刺客。阿泰爾告訴馬利克要小心:阿爾莫林會像對待其他人那樣將他們變成傀儡,隨後兩人便分開了。當阿泰爾抵達城堡的主庭院時,他見到了馬斯亞夫的村民們都聚在那兒——全都被阿爾莫林支配了。阿泰爾知道 ,阿爾莫林確實是聖殿騎士,是自己的敵人。

第三十三章編輯

學徒向他的老師發起了進攻:導師先用伊甸蘋果製造了幻影——那是阿泰爾的九個目標,九名犧牲者;然後又幻化出自己的分身和阿泰爾作戰;最後他直接正面迎戰阿泰爾。事實證明,阿爾莫林仍是一個致命的刺客。當阿爾莫林臨死時,他鬆手放開了伊甸蘋果,隨後阿泰爾撿起並激活了它。阿泰爾在伊甸蘋果中見到了來自未來的景象,也讓蘋果放映出一幅世界地圖。馬利克很快衝進花園大聲呼喊:馬斯亞夫的詛咒已被破除。阿泰爾拿着伊甸蘋果,掙扎着想要摧毀它,但是身體上卻無法做到。在這之後,阿泰爾成為了刺客導師。

第三部分編輯

第三十四章編輯

尼科洛接着講述阿泰爾成為導師後的故事:許多人站在了阿泰爾的對立面,但是好在阿泰爾知道如何說服他們。同時,阿泰爾也在想着與瑪利亞的邂逅,思考着伊甸蘋果究竟是什麼。阿泰爾對聖殿騎士的計劃感到好奇,於是他安排馬利克暫時接管組織,自己則和一眾追隨者們前往阿卡。

第三十五章編輯

阿卡的各處都沒有聖殿騎士團士兵的蹤跡。不久,阿泰爾發現了一小支聖殿騎士的船隊。正當阿泰爾靠近船隊時,他聽到了一些人的談話聲:其中也有瑪利亞的聲音。阿泰爾發現騎士團現在已由阿爾芒·布沙爾統治。在他們的交談結束後,瑪利亞被一個人留在那裡,於是阿泰爾上前和她說話。不久之後,阿泰爾重新與其他人會合,並宣布即將前往利馬索爾——在他身側一起走着的是被捆押着的瑪利亞。

第三十六章編輯

阿泰爾和瑪利亞一起乘船去了塞浦路斯。他發現這裡已經被聖殿騎士佔領,而一些對鐵腕統治不滿的人加入了“不屈者”反抗集團。在這裡,阿泰爾見到了亞歷山大——“不屈者”的一員。他們決定最好將瑪利亞留在據點裡,與此同時阿泰爾前去尋找奧斯曼,他能幫助阿泰爾進入利馬索爾城堡。奧斯曼告訴阿泰爾“赤紅”弗雷德里克必須被刺殺,然後他才能進一步幫助阿泰爾;這樣當奧斯曼接替了職位以後,他就能減少看守城堡的士兵數目。阿泰爾回到了據點,向瑪利亞詢問有關檔案館的事,然後又與亞歷山大交談。過了一段時間,阿泰爾前往利馬索爾城堡暗殺弗雷德里克。

第三十七章編輯

奧斯曼已經完成了他的工作, 城堡守衛只剩寥寥數人。深入城堡之後,阿泰爾找到了他的目標——正在組織兩名騎士對決的弗雷德里克。阿泰爾落到他身後,在他轉過身來喊話時用袖劍劃開了他的脖子——他再也沒有機會把話說完了。接着,阿泰爾殺死了所有剩下的人。在他離開時,阿泰爾終於明白為什麼城堡中守衛這麼少:他發現據點着火了。

第三十八章編輯

在屋頂上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後,阿泰爾見到市民們走出家門朝一個地方走去,於是他決定去調查清楚。一路跟隨人群,阿泰爾聽到了阿爾芒·布沙爾剛到這裡不久,他還在人群中見到了瑪利亞。奧斯曼站在教堂的台階旁,片刻之後,布沙爾也出現了。布沙爾向人們闡明了弗雷德里克的死訊以及塞浦路斯最近的變動安排。奧斯曼對此提出反對意見,但是這惹惱了布沙爾——於是他將劍捅入奧斯曼腹部殺死了他。不一會兒,瑪利亞衝上台階,跪倒在布沙爾面前。但是布沙爾已經認定她是個叛徒,於是瑪利亞被綁住並拖走,隨後布沙爾就離開了。阿泰爾跟蹤瑪利亞,救下了她並把她重新帶回亞歷山大身邊。亞歷山大告訴阿泰爾,布沙爾已經前往凱里尼亞,而阿泰爾決意跟上。

第三十九章編輯

阿泰爾和瑪利亞登上了一艘海盜船,兩人在前往凱里尼亞的路上互相分享他們曾經的生活。而就在到達凱里尼亞時,海盜們發現了他們就是布沙爾要找的人,於是試圖殺掉兩人。阿泰爾輕易擺脫了這些惱人的傢伙,然而他發現瑪利亞又一次逃跑了。

第四十章編輯

沒費多少功夫,阿泰爾就找到了瑪利亞,同時他也見到了馬科斯。馬科斯答應在阿泰爾前去與巴納巴斯——那個亞歷山大提到的線人碰面時看管瑪利亞。在到達據點後,巴納巴斯和阿泰爾進行了一番交談。巴納巴斯提到了一個為聖殿騎士做事的叛徒:喬納斯。不久,阿泰爾找到了喬納斯並刺殺了他,然後思考着垂死的喬納斯提到的“公牛”究竟是誰。阿泰爾回到了瑪利亞和馬科斯那,向他們詢問“公牛”的消息。他們同意前往平民區的據點,也就是巴納巴斯所在的地方。雖然阿泰爾眼下對巴納巴斯並不十分信任,他還是去確認了巴納巴斯口中教堂的暴亂。

第四十一章編輯

阿泰爾站在屋頂上看着眼前的暴亂,他下定決心:“公牛”必須死。當阿泰爾回到據點時,巴納巴斯已經不見:正如阿泰爾的直覺所想,他才是那個叛徒。馬科斯和瑪利亞已經到了,他們告訴阿泰爾市民們都在抗議喬納斯的死。簡短的交談過後,阿泰爾查明“公牛”莫洛奇就住在坎塔拉城堡里。

第四十二章編輯

穿過銅牆鐵壁的城堡,解決掉擋路的守衛,阿泰爾最終在一扇活板門後的秘密房間內找到了“公牛”。阿泰爾試圖悄悄暗殺他,但是莫洛奇早已知道了他的到來並做好了準備。他像舉起獎盃那樣單臂掐住刺客的喉嚨,而這近乎讓阿泰爾窒息而亡。出於無趣,莫洛奇沒有立刻殺死阿泰爾,但是這對“公牛”來說卻是致命的。精疲力盡的阿泰爾最終用袖劍猛插入他體內,幹掉了這個重量級對手。阿泰爾思忖着誰會是下一個接替這個暴君統治的人。

第四十三章編輯

當阿泰爾回到據點,他發現瑪利亞被聖殿騎士們帶走了。及時逃脫的馬科斯告訴他聖殿騎士們是利用了黑暗魔女的力量找到了據點所在。馬科斯還說巴納巴斯在阿泰爾來的前一天就被處決了,阿泰爾這才知道是一個聖殿騎士代替了巴納巴斯。阿泰爾前往“不屈者”囚犯被關押的地方釋放了他們,也打探到瑪利亞被“公牛”的兒子——沙利姆帶走了。 很快,阿泰爾爬上了布法文托要塞的城牆,他在其中發現了沙利姆和布沙爾在交談,同時提到了亞歷山大。現在阿泰爾正在前往魔女處,當他走進她的牢房——或者說巢穴時,魔女表現得更加不安了,最終襲擊了阿泰爾。為了自身安全,阿泰爾不得不殺了她。不久,回到據點後,阿泰爾開始寫他的第五份手扎,全八份里的第五份。

第四十四章編輯

阿泰爾決定跟蹤沙利姆,希望找到瑪利亞的下落,但是沙利姆卻進了妓院,於是阿泰爾返回市集和馬科斯碰面。他告訴阿泰爾,沙利姆經常去教堂——為他墮落的生活方式做懺悔。他建議阿泰爾去和那裡的僧侶們聊聊來獲取更多信息。阿泰爾在教堂發現了正在做演講的沙利姆本人,他向聚集過來得到群眾們轉達了布沙爾的祝福。阿泰爾跟着沙利姆,直到他走進了聖·希拉里昂城堡並且消失不見。跟丟了目標的阿泰爾坐在附近的矮牆上,他見到了一些交際花穿過碼頭——瑪利亞竟然也在裡面。阿泰爾跟着他們不被注意地潛入了城堡。

第四十五章編輯

阿泰爾並不知道沙利姆還有個孿生兄弟沙哈爾——那天他看到的做演講的人就是他。瑪利亞和沙哈爾就聖殿騎士的做法進行着交談,而阿泰爾打斷了這一切。真正的沙利姆在警衛的的陪同下趕來,此時阿泰爾才注意到他們是雙胞胎。瑪利亞迅速解決了守衛後卻逃跑了,留下阿泰爾一人獨自迎戰兩名劍客,好在他成功殺死了他們。不久後,阿泰爾返回據點,告訴馬科斯他即將返回利馬索爾。路上他寫下了另一份手扎——那是第一頁。

第四十六章編輯

到達利馬索爾之後,阿泰爾很快來到了新據點的位置並找到了亞歷山大。在和他短暫對峙之後,阿泰爾知道他不是聖殿騎士,但是“不屈者”其他成員們已經在流言和詭計的作用下站在了阿泰爾的對立面——都認為彼此是在為背後的聖殿騎士做事。在一番搜索之後,阿泰爾並沒有找到關於布沙爾的消息,回到據點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只有一張留給他的便條。阿泰爾隨後按照便條上說的前往庭院與亞歷山大會面,不料只發現了他的屍體——這是一個陷阱。這時,那個假扮的巴納巴斯走了出來。正當阿泰爾拔劍時,間諜打開了庭院大門,將門外憤怒的人群放了進來,讓他們認為阿泰爾就是那個殺了亞歷山大的人。阿泰爾無法殺害任何百姓,於是他用隨身帶着的伊甸蘋果來說服他們聽從自己——這救下了他自己也讓市民們重新與聖殿騎士對立。“巴納巴斯”走下堡壘,準備戰鬥。然而,長劍穿胸而過,腳步戛然而止——是瑪利亞。

第四十七章編輯

瑪利亞帶領阿泰爾前往檔案館,但是阿泰爾被守衛攔住了去路。最終阿泰爾成功進入了幾乎空蕩的圖書館,他看見了布沙爾和瑪利亞。瑪利亞正在和布沙爾纏鬥——也只到剛剛為止,接着她就被劍擊中,摔倒在地,痛苦地叫着。布沙爾率先發起了進攻,但是很快就疲乏了,阿泰爾則給了他最後一擊。垂死的布沙爾眼中帶有敬意,也有對阿泰爾無知的嘲諷。為此,他在咽下最後一口氣之前告訴了阿泰爾伊甸碎片的力量。大炮在轟擊檔案館,試圖摧毀任何一點痕迹,阿泰爾帶上瑪利亞迅速離開。之後,聖殿騎士帶着所有檔案撤離時,阿泰爾和瑪利亞又一次並肩交談。瑪利亞告訴阿泰爾她要前往東方,而阿泰爾也是這個意思。

第四部分編輯

第四十八章編輯

尼科洛告訴馬費奧,達里姆——那位邀請他們到這裡來的先生——就是阿泰爾和瑪利亞的兒子。他解釋說瑪利亞和阿泰爾在利馬索爾結了婚,在生下達里姆之後又過了兩年,他們第二個兒子瑟夫出生了。尼科洛還說,手扎就是阿泰爾所有思考和發現的總結。他也在考慮為什麼他們兄弟倆首先被邀請到馬斯亞夫來——可能是因為他們來自君士坦丁堡?然後,尼科洛從阿泰爾結束了他的東方之旅,重新回到馬斯亞夫開始講起。“等他再回到馬斯亞夫,一切都變了,物是人非……

第四十九章編輯

阿泰爾一家三口騎着馬慢慢地走在回馬斯亞夫的路上,他們先遇見的是前來迎接的斯瓦米——在阿泰爾離開時他還是個學徒。馬斯亞夫變成了一個陰暗的地方,離阿泰爾預想中的樣子相差甚遠,阿泰爾憑着自己的直覺知道情況有些不對勁。他們被帶到西面圍牆處的一棟小矮房,在那裡他們才得知馬利克被囚禁了,瑟夫也前往了阿拉穆特,並且委員會預定在第二天開會——主席是阿巴斯。於是,阿泰爾讓達里姆前往阿拉穆特把瑟夫帶回來。

第五十章編輯

第二天,在斯瓦米的帶領下,阿泰爾和瑪利亞前往了駐地主塔,見到了委員會。阿泰爾被強硬要求彙報他的東方之旅。在陳述完畢後,阿巴斯告知兩人瑟夫已經被馬利克殺害了——這也是他被關入地牢的原因。而後,在阿泰爾情緒失控時,阿巴斯表示他不能取回組織的領導權。組織的控制權仍然屬於委員會。

第五十一章編輯

在回到了小房間里後,阿泰爾和瑪利亞討論着當下的處境:馬斯亞夫已經被棄置,瑟夫被馬利克謀殺,阿巴斯成為了委員會的主席,現在瑪利亞也想要阿泰爾毀掉蘋果。阿泰爾前往關押着馬利克的地牢——馬利克蜷縮在角落,無人照看,面容憔悴,阿泰爾確認他不是殺害瑟夫的兇手。

第五十二章編輯

阿泰爾將馬利克帶回了小屋,和瑪利亞兩人一同照顧這位奄奄一息的朋友。馬利克告訴他們,阿巴斯在兩年前發動政變時謀殺了瑟夫。於是,阿泰爾和瑪利亞進到隔壁房間計劃下一步:正面回擊阿巴斯。一段時間後,阿泰爾站在庭院中和阿巴斯對峙,而忠誠於阿巴斯的刺客們聚在周圍。這時斯瓦米來到阿巴斯面前,遞給他一個粗麻袋。阿巴斯從中探手拿出的竟是馬利克的首級——眼球幾乎蹦出,脖子上鮮血淋漓。阿巴斯指控阿泰爾謀殺了馬利克,並抓走了瑪利亞,用匕首抵着她的喉嚨,用那把他父親結束自己生命用的匕首。於是,阿泰爾從長袍中取出了伊甸蘋果,斯瓦米迫不及待地想得到它。霎時間,阿泰爾的怒火被傳給了斯瓦米:他在蘋果的控制下殘忍地撕扯着自己,然後拿出了匕首將自己刺穿。而試圖阻止阿泰爾的瑪利亞被斯瓦米的匕首劃中喉嚨,兩人一齊倒地。當阿巴斯命令自己追隨者們殺了阿泰爾時,他逃跑了。阿泰爾來到了塔頂——他年輕時從這裡跳下。他顫顫巍巍地走上平台,緩緩張開雙臂,然後縱身跳下……

第五十三章編輯

尼科洛終於理解了他們被邀請的原因:去傳播刺客的信仰。蒙古人正在向馬斯亞夫逼近,馬費奧想要留下來看看情況,而尼科洛想儘快撤離——和剛到這裡相比,兩人的態度完全顛倒了過來。 阿泰爾交給了尼科洛一些珍貴的東西,而尼科洛對此有所懷疑。

尼科洛將故事向後跳轉了一大截——從阿泰爾逃出馬斯亞夫後過了二十年。一位沙漠中的商人穆赫利斯,正走在返回馬斯亞夫和家人團聚的路上,這兒離馬斯亞夫只有兩天路程了。他聽說沙漠中有一夥強盜殺人越貨——將人頭朝下吊在樹上,剖開肚子讓內臟掛在外面,將人折磨而死。法哈德的兒子拜哈斯是其中最為殘暴的那個。連日勞累迫使穆赫利斯休息,而當他睜開眼,他發現有個陌生人正用刀抵着他的脖子威脅他。他和他的強盜同夥將他吊在樹上,就在他們要下手殺了商人時,阿泰爾現身了。

第五十四章編輯

年邁的刺客一上來便解決了三人中的一個,隨後一場戰鬥打響了。寡不敵眾、已過巔峰的阿泰爾很快就精疲力盡,幾道傷口嚴重滲血。而依舊被吊在樹上的穆赫利斯一下子抓住了強盜頭子拜哈斯,隨後阿泰爾用最後一絲力氣剖開了他——這嚇走了剩下的那個強盜。然後阿泰爾就不省人事,幾乎失血而亡。好在重獲自由的穆赫利斯將阿泰爾放在馬背上前往回馬斯亞夫的路。

第五十五章編輯

法哈德的一個手下來到村莊,放出消息要取那個殺死拜哈斯的兇手的命。同時,在阿泰爾昏迷不醒的時間裡,他回到馬斯亞夫的消息已經人人皆知。當阿泰爾醒來,他和穆赫利斯談論着現在的處境以及那時他跳下塔後發生的事,他也提到了解放馬斯亞夫的計劃。

第五十六章編輯

第二天,阿泰爾插手了一些糾紛,來告訴馬斯亞夫的人們刺客的行事之道。他也去了編織匠和鐵匠鋪那兒去打造他的武器——從伊甸蘋果中得到的靈感。接下來幾天,阿泰爾注意到有個男子一直在注視他,隱秘跟蹤他。最終他亮明了身份——他是友非敵,他是馬利克的兒子。他的教名也叫馬利克,而刺客組織中大部分人都知道的名字是塔齊姆。塔齊姆告訴阿泰爾有一些刺客會在奪回馬斯亞夫的時候加入他們。

第五十七章編輯

第二天,穆赫利斯就挨家挨戶地通知大家導師準備向山上進軍。被激勵的村民們聚集在集市,然後阿泰爾也來了。他想着自己所經歷的一切,想着瑪利亞如果還在他身邊,這時她會說些什麼。一行人等待着小馬利克帶着支持他們的刺客前來。過了一會兒,一群身着素色長袍,頭戴兜帽的人彷彿從天而降。這也立刻贏得了阿泰爾的信任——他曾懷疑過小馬利克的行動。於是所有人立刻向山上,向阿巴斯進發,而阿泰爾囑咐他們不準傷害他人性命。

在向著堡壘進軍的路上,阿巴斯的擁護者發動了襲擊,而不久就放棄了抵抗。上方,弓箭手們部署完畢,但是就像阿泰爾一樣,他們不願向自己人射擊——這引發了一場叛亂。進入到城堡內部,阿泰爾和阿巴斯終於面對彼此,而阿巴斯這時還在指控阿泰爾編造了他父親的謊言。當阿巴斯下令殺了阿泰爾時,卻被阿泰爾的新武器——袖槍所殺,同時嚇退了所有他的追隨者們。奄奄一息的阿巴斯還是有話對阿泰爾說,在他臨死時,阿泰爾彷彿又看到了那個孤兒的身影。兩天後,法哈德來到了馬斯亞夫,他解釋說是主要是因為他妻子的干涉讓他不得不為他們的兒子報仇。在阿泰爾的談判技巧下,法哈德笑着離開了。

第五十八章編輯

尼科洛描述了蒙古軍是如何進攻馬斯亞夫的,阿泰爾召集了兄弟兩人,交予他們了需要保管的最後一樣東西——五把馬斯亞夫鑰匙。每一把鑰匙都是一塊中間有孔的石頭,其中攜帶了一條信息。然後尼科洛和馬費奧就離開了馬斯亞夫——蒙古軍已經大肆入侵,而阿泰爾大叫着命令刺客們試圖幫他們抵擋住敵人。然而,兩兄弟弄丟了手扎,但是還好鑰匙還在。他們決定將鑰匙藏在君士坦丁堡,以待未來有一名刺客能夠找到它們。同時,在那裡,他們也將刺客們的信條傳播開來,發揚光大並建立了土耳其刺客組織

尾聲編輯

那個神秘的刺客讀者在房間中聽到了頭頂上的喧鬧聲,這預示着他們將要靠岸了。他合上尼科洛的日記,裝好袖劍裝置,戴上了兜帽。他打開了房間的艙口,看見人們正在迎接他們——埃齊奧此刻已置身於偉大的君士坦丁堡。

與原作的差異編輯

刺殺行動編輯

  • 阿泰爾在刺殺阿布爾·努庫德前先刺殺了蒙費拉的威廉,同樣在刺殺西布蘭特之前先刺殺了朱巴爾。但在遊戲中,這些順序都被顛倒了過來。
  • 前三個被馬吉德·阿丁指控的犯人都死在了他手下,而後這個聖殿騎士的演講才被刺客所終結。但在遊戲中,阿泰爾有機會救下所有被指控的人。
  • 所有發生在記憶迴廊中的對話在書中都寫到了,但其要麼被解釋成是通過對目標的隱秘刺殺,要麼是在守衛震驚時所發生,從而允許了這樣的對話出現。
  • 當阿泰爾企圖在馬吉德·阿丁的葬禮上刺殺羅伯特時,他意識到了有人在假扮羅伯特,並在一番戰鬥過後查明了“他”的身份。但在遊戲中,阿泰爾是在戰鬥開始後才震驚的發現有人冒名頂替了羅伯特。儘管如此,書中也提到了阿泰爾對頂替者是個女人的事實仍舊感到驚訝。

武器裝備編輯

  • 書中從未提到阿泰爾重新取得了他的飛刀或是他的劍,但是在刺殺蒙費拉的威廉時他卻兩者都用了。

其他事件編輯

  • 在被降級之後,阿泰爾立刻前往大馬士革去刺殺塔米爾以開始他的救贖之旅,完全跳過了遊戲中獵殺馬斯亞夫內鬼的過程。
  • 阿泰爾在對九名目標進行調查的時候沒有與情報員互動。
  • 阿泰爾在刺殺馬吉德·阿丁後目睹了被捕刺客的營救過程。
  • 有跡象表明在書中,阿泰爾仍舊保留着他的無名指,並且用它來觸發袖劍裝置。
  • 阿泰爾在伊斯蘭大學殺死了朱巴爾,但在遊戲中他需要用他的鷹眼視覺來在他的追隨者們中追查到他。
  • 書中在每次刺殺之後並沒有提到阿泰爾在組織內的等級上得到晉陞。
  • 阿泰爾在阿布爾·努庫德宮殿的陽台上刺殺了他,但在遊戲中阿泰爾將要追殺他——雖然如果你及時抓到他並扔向陽台,你仍有可能在陽台上殺死他。

冷知識編輯

  • 在封底阿泰爾的圖片上,他背上有一把十字弩,但無論在遊戲中還是書中都沒有出現過。

參考資料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