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Templars Comic.pngEraicon-Realworld.png


《刺客信条:圣殿骑士》(Assassin's Creed: Templars),另外简称为《圣殿骑士》,是由《泰坦漫画》正在持续发行的系列漫画书。作者为Fred Van Lente、插图为Dennis Calero,该系列第一期在2016年3月出版。

该系列主要专注于圣殿骑士团一方,该现代故事设定在2013年11月,而历史故事是在1927年并由被称为黑色十字的圣殿骑士作为主角。[1]

在2016年十月,出版第九期后泰坦漫画宣布,《圣殿骑士》和姊妹作《刺客》将会以新的制作团队推出新系列作品《刺客信条:起义》。

新闻稿[]

“泰坦漫画很高兴地宣布,他们正在进行的第二刺客信条系列漫画,刺客信条:圣殿骑士。”

“刺客信条是游戏业界中最热门的系列作品之一,自 2007 年首次亮相以来赢得了无数的奖项和好评。”

“作者 Fred Van Lente (漫威活死人、钢铁侠)和绘者 Dennis Calero (牛仔&异形、漆黑 X战警) 在纽约漫画展(NYCC)创造了特殊的刺客信条漫画封面,并宣布泰坦将推出持续性漫画系列,刺客信条:圣殿骑士。”[2]

出版书[]

黑色十字[]

2016/03/23 - “来自刺客信条的全新冒险。在1927年,达利斯·吉福特抵达了上海,开始了圣殿教团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年轻人意识到自己的一个小小的错误害他被卷入公共租界的黑社会当中,以及遇见了一位神秘、如谜般的黑色十字...”

1927年:英格兰伦敦。在一场音乐表演中,撤迪厄斯‧吉福特正勒索一位欠他债的人。撤迪厄斯利用身为圣殿骑士的作用以窃取教团的金钱。

撤迪厄斯之后收到了一张有黑色圣殿十字象征的卡片。在恐慌之下,他逃离了剧院并试图使用私人马车离开现场。一条炼式飞镖穿透了车顶,撤迪厄斯慢慢的与一位蒙面男子拉近距离。该蒙面男子名为黑色十字,他大声地朗读撤迪厄斯违背教团的誓约,并对他的不明智的行为进行宰杀惩处。

在撤迪厄斯的葬礼,他的儿子达利斯意识到自己变的身无分文。另一位圣殿骑士费里斯请求达利斯接受任务以换取学士学位。达利斯接受了请求,并被告知要带着一个包裹前往中国,以试图帮助当地的圣殿骑士分册。

抵达中国之后,达利斯在一间酒吧与一位名为茹(Roo)的舞者谈话。在他短暂地转身离开后,那位小姐带着无人看管的包裹消失了。跑到街上后,他被一小群人拦住并相信他就是黑色十字。同时,真正的黑色十字现身了,达利斯似乎得救了。[3]

2016/04/27 - “在上海繁华的街道,达利斯·吉福特因为一位有着绝色笑容的漂亮女子而转过头,因为如此,他搞砸了。身为新任圣殿教团的成员,他的薄弱地位受到了威胁,直到他被神祕的黑色十字给救起...”

1927年:在解救达利斯后,黑色十字发现那些黑人其实是法国警察。在经过幽默轻松的话之后,黑色十字承诺会为达利斯收回被偷走的包裹,因为他收到了九人会的命令要帮助达利斯。

当地的圣殿骑士分册进行了一场聚会,他们讨论著黑帮和军阀在上海之间的斗争。当聚会谈到了抵达中国的黑色十字时,主持人指示在场人员要以任何形式来帮助黑色十字。其中一位圣殿骑士,若夫尔,在会议结束后呼叫了计程车,将他带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之后并得知这位“司机”就是黑色十字本人。他们谈论了从其中一位法国警察找到的名字,和合社。若夫尔指出他们是共产主义者,而地点在一个娱乐宫殿。黑色十字渗透至一间只剩一位法国人的建筑物,在法国人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而这似乎是埋伏陷阱的一部份。

在此同时,达利斯在一边畅饮一边娱乐自己。当他走过一间剧院时,他发现电影海报上有位与茹小姐相同长相的女人。而她竟然是一位演员![3]

2016/06/15 - “在统治上海夜生活的声名狼藉游乐塔,大世界,黑色十字与三合会在城市夜间展开了一场追逐战。随着时间的流逝,黑色十字必须找到缺失的信息,以了解中国将发生什么大事...”

1927年:在丢出烟雾弹后,黑色十字成功逃离了埋伏。跑进了游乐场,他内行的利用环境来解决追逐者。直到他遇上了有大手臂的男子,『火焰乌鸦』。黑色十字设法在他昏迷之前使用针剑刺上他。当他醒来时,他发现自己与三合会青帮的头目杜月笙面对面。杜月笙嘲笑着圣殿教团至今以来在中国的活动,而黑色十字尝试问出包裹的下落。当对话转到针剑上的毒药时,『火焰乌鸦』突然倒下并释放的黑色十字。他的计划是,被杜月笙抓住并试图套出杜月笙知道的事。他立刻夺回他所有的装备并从最近的窗户逃离现场。

同时,达利斯抵达当地的电影制作工作室并开始寻找着茹小姐。他设法偷偷溜进她在表演的地方。当茹进入更衣室休息时,达利斯便面对了茹。他恳求问出包裹的下落,但茹表示包裹已经被卖出去了。这时,一位张先生从背后袭击了达利斯。茹小姐与他争论那些从包裹卖出去的钱全赌输了。而这时他们认为,达利斯似乎有些价值。[3]

2016/07/27 - “上海街道因为黑色十字为了摆脱杜月笙的党羽而变的混乱,他前往了公共租界查看上海分册陷入了什么麻烦当中,他亦见识到他无法想像的腐败程度。...”

1927:国民军队接近了上海。达利斯被困在后车厢里,但茹小姐击昏了她的丈夫并救达利斯出来。她拿出了原本被她拿走了箱子,虽然现在里面并没有东西。同时,黑色十字正调查与宋女士见面的仆人。他们正讨论她在事件中精心策划取回的箱子,但最终向他表示是个空箱子。

费信敦与杜月笙见了面。经过一场激烈的讨论后,蒋司令现身并解释说,他不需要圣殿骑士并背叛了他们。然后他被递送了一张黑色的圣殿十字...[3]

2016/09/07 - “随着上海分册的腐败,木偶大师是个危险的政治人物。由于教团的荣誉处于危险当中,黑色十字被迫把事情交付在自己的手上。但是一时的疏忽可能会导致他一去不回。”

1927:宋庆龄向黑色十字揭露了真相,这是蒋司令的阴谋。他即刻结束搜索,并绑架一位护送队司机进行审问。他得知他们被派去杀一位演员及一位『英国小子』。

达利斯和茹小姐仍在躲藏。他们讨论盒子的内容,并发现了一封信,揭示了九人会下令杀死达利斯的父亲,并被切割手指表示提醒那些违抗他们命令的人会发生什么事。达利斯意识到他只不过是个礼物。一个匪徒与他们会面并伤害了他们。旦在黑色十字的干预下,消灭了匪徒。

达利斯向黑色十字背部开了一枪,为他的父亲报仇。黑色十字试图声明他这么做是因为教团的命令,但达利斯仍向他开了数枪。黑色十字失足并从窗台跌落,他脑袋闪出了他与妻子与他孩子的画面,场景便失去了同步。

2013:蒙特利尔阿布斯泰戈娱乐公司奥措·贝格看着失去同步的萤幕。维奥莱特·达科斯塔询问他有没有幸运的找到什么。奥措透露,黑色十字,又名为艾伯特·波登,是最后一位已知拥有光之山钻石的人。他们希望它是被装在达利斯携带的盒子里。要找到现代波登的后裔都需要时间,他表示他们应该同时考虑其他事情。或许还能复活黑色十字这个称号。[3]

十字战争[]

2016/10/19 - “全新纪元!全新的角色们!在这爆炸性开启全新的纪元中,上海发生的事件具有全新的意义,圣殿骑士联络上了尤哈尼·奥措·贝格,传说中的西格马小队领导,试图寻找关于神秘最后一位黑色十字的真相...”

2016:费城。安德烈·波登,一名72岁的前任老军人,坐在家里与两位阿布斯泰戈的员工喝茶。两人解释说,他们在阿布斯泰戈有能力使用新的疗法治疗他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他参观了当地的阿布斯泰戈医疗机构,在那里他被介绍给尤哈尼·奥措·贝格、维奥莱特·达科斯塔与凯特琳·吉福特。不久之后,他进入Animus开始治疗。

1805:地中海。在船上,奴隶商人所罗门·波登从意大利前往利比亚旅行。他认识了纺织商人扬·范·德·格拉夫。他们讨论他们的旅程,格拉夫暗示两人都有秘密,应该互相帮助。这艘船在夜间被寻找黑色十字的海盗袭击。波登换了服装揭露了他的真实身份,随后杀死了海盗。格拉夫指出,这些海盗一定是苏丹派来的,而他刚好知道一条进入苏丹宫殿的路。

2016:安德烈从Animus中苏醒,他反感这种所谓的“疗法”,随即放倒两名守卫逃出了机构。当天夜里,奥措·贝格前去安德烈的家中拜访,他向安德烈表示歉意,并交代了使用Animus的真正缘由。在贝格承诺这很有可能为他们两方各自探求的问题都寻得解答后,安德烈同意回到机构内,为他们的计划提供帮助。与此同时,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坐在Animus检修室中。她对系统实施了超控,成功地将一份从安德烈处取得的数据资料副本上传到了某地或... 某人处![3]

2016/11/16 - “在阿布斯泰戈的监视下,安德烈·波登不断体验着记忆,奥措·贝格希望能在其中找出攸关圣殿骑士团存亡的那块‘缺失的拼图’。当安德烈体验到他位于巴巴里海岸的先祖记忆时,他意识到他必须要了解这些手中掌握着他性命的人。”

2016:了解到所罗门·波登并不是安德烈的祖先后,奥措·贝格开始讨论如何转而进一步对格拉夫进行分析。安德烈再次进入Animus,同时,维奥莱特提出了她对于向这个局外人透露太多机密的担忧。

1805: 登陆之后,格拉夫和波登离开船只,转乘骆驼前往的黎波里。他们进入了一家小酒馆,在酩酊大醉前讨论着进入苏丹宫殿的方法。最终,他们进入了一条密道,却遭到了守卫的埋伏。所罗门被杀死,但他在临终之际嘱托格拉夫找到真正的黑色十字。格拉夫被捕。[3]

2016/12/07 - “事情绝不是他们在阿布斯泰戈机构中看到的那样——安德烈不是,奥措更不是。当安德烈意识到他还没有被告知全部的真相后,是时候遵从自己的生存本能了... 唯一的问题是:他能够信任谁?”

2016:安德烈在一家酒吧里买醉,奥措·贝格随后也与他共饮。奥措向他揭示了当下情况的真相,包括圣殿骑士、刺客和伊甸碎片。安德烈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他离开酒吧,却迎面遭遇了飞车枪击。奥措及时拉住安德烈掩护了他,并攻入汽车,消灭了车上的所有杀手。

与此同时,维奥莱特在一个昏暗的停车场内与一名联络人会面。这名联络人担心奥措很快就能确定光之山的位置,希望维奥莱特能在此之前杀死安德烈。维奥莱特反驳道,如果在她接到奥措本人关于枪击事件的电话之前这样做,很可能会让他起疑心。之后各方都回到了机构中,包括那名联络人和凯特琳·吉福特。

由于奥措担心内部出现漏洞,安德烈试图立刻再入Animus,但由于体验到了受刑的记忆,不久便开始痛苦地大叫。于是他们将记忆调整至几天后。

1805:格拉夫在严刑拷打后苏醒,他的身边围绕着刑讯官和即刻认定他是圣殿骑士特务的苏丹塞利姆。苏丹提到使用光之山的时机就要来了,为此他们应该将格拉夫投入深处的地牢,以免被刺客们发现。格拉夫随后被转入新的牢房,在那里,一个神秘人提到了洞察之父。不幸的是,格拉夫在辨认出这人的脸之前就昏倒了。

2016:会议结束数小时后,凯特琳·吉福特被维奥莱特的联络人勒住脖子,推测可能当场死亡。维奥莱特与安德烈见面,并证实了奥措告诉他的大部分话。她还将一枚前任黑色十字的别针交给了安德烈,告诉他这已经属于他了。奥措接到了一通电话,里面说实验室发生了事故...[3]

2017/01/25 - “安德烈目前的处境异常得清晰明朗,只有一种可能的行动方案...他必须逃出阿布斯泰戈。他不知道该怎么做,索性全凭直觉的驱使。他逐渐发觉自己的内里有着从未知晓的隐秘深处... 还有难以置信的技能!”

2016:奥措和维奥莱特来到了实验室,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只有倒在地上的凯特琳·吉福特的尸体。奥措觉得当前情况十分令人疑惑,维奥莱特则试图向他解释凯特琳是如何用她的电脑联系第三方的。奥措有着自己的担忧,他命令维奥莱特找出隐藏在实验室中的“间谍”。与此同时,他说服安德烈再次进入Animus。

1805:格拉夫发现与他同一间牢房的神秘人其实就是现任黑色十字。他将圣殿骑士团的行事方法告诉格拉夫,并要求他学会掌控它。格拉夫开始在他的指导下受训。

与此同时,苏丹手握着光之山,甚至创造了数个他本人的幻象以展示其力量。在守卫前往牢房送餐时,黑色十字与这三人对抗并牺牲了自己,为格拉夫从打开的牢门脱逃争取了时间。格拉夫立即前往苏丹的房间,途中悄无声息地杀死了守卫。一个名叫阿克巴的佣人说服苏丹在有关圣物的消息传到刺客们耳中之前从宫中撤出。苏丹不情愿地妥协了,与阿克巴只身离开了宫殿。随后,阿克巴表明身份——原来他是一名刺客,并且他早已在苏丹刚刚喝的茶里下了毒。苏丹死后,阿克巴夺走了光之山,几乎同时,格拉夫走进了房间。即便阿克巴创造了幻象,也不足以迷惑格拉夫。格拉夫通过脚步声分辨出阿克巴的真身,并将手中的剑掷向了他的心脏。几名刺客兄弟会成员在听到他们的对话后从阴影中现身。格拉夫说他并不需要这件圣物,便将拿到手的盒子交了出去。然而,他早已自己保留着圣物,乘上了前往美国的船。

2016: 安德烈从Animus中出来,奥措反思道他们对于光之山的寻找仍然收效甚微。安德烈说,这是一场他无法继续参加的战争,并把黑色十字别针转交给了奥措。奥措同意了,他重新思考与他与维奥莱特关于“不能信任任何人”的对话,正式决定成为新一任圣殿骑士团的黑色十字。[3]

收藏版[]

参见与来源[]

  1. BleedingCool.com — NYCC '15: Titan Announces Assassin's Creed 'Templars' Comic Written By Fred Van Lente
  2. Titan Comics Tumblr — Titan Comics Announces Assasin's Creed: Templars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期刊故事简介由 Sorrosys 在Ubisoft论坛上发表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Sorrosys”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Sorrosys”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Sorrosys”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Sorrosys”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Sorrosys”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Sorrosys”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Sorrosys”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Sorrosys”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4. Amazon.com
  5. Amazon.com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