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Unity bookEraicon-Realworld

刺客信条:团结Assassin's Creed: Unity)是由奥利弗·鲍登所著的一本小说,于2014年11月20日在欧洲发行,2014年12月2日在美国发行。小说以埃莉斯·德·拉塞尔的视角描绘了同名游戏中的事件。

简介 编辑

1789年,恢宏的巴黎城迎来了法国大革命的曙光。人民起来反抗贵族压迫,他们的血液将鹅卵石铺就的道路染红。但是,为了正义的革命,付出的代价是高昂的……

此时,贫富差距已经走向极端,一个国家分崩离析,一对年轻男女为了复仇失去了所有。很快,阿尔诺和埃莉斯被卷入刺客圣殿骑士之间跨越了数世纪的千年战争 - 这个危险的世界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致命。

小说简摘 编辑

摘自阿尔诺·多里安的日记 编辑

1794年,9月12日

我的书桌上放着她的日记,摊开到第一页。我才读到这里,潮水般涌现的情绪便夺走了我的呼吸,眼前的文字也变得支离破碎。泪水自我的脸颊流下,关于她的记忆在眼前重现:那个在大凡尔赛宫里和我玩捉迷藏的淘气女孩,还有那位与我相知相爱的女子;她披散在肩头的红色卷发,以及乌黑睫毛下的热情的双眸。她既是优秀的舞者,也是杰出的剑客。对她来说,在宫廷里翩翩起舞——以及面对房间里每个男人的火辣视线——就和搏斗一样轻松惬意。

但在那双眸子后面,藏着许多我将会发现的秘密。我再次拿起她的日记,把我的手掌和指尖按在纸业上,抚摸着那些词句,感受着她埋藏在这一页里的那部分灵魂。

我开始阅读。

摘自埃莉斯·得·拉·塞尔的日记 编辑

1778年4月9日

我的名字是埃莉斯·得·拉·塞尔。我今年十岁。我父亲是弗朗索瓦,我母亲是朱莉,我们住在凡尔赛:闪闪发光、美丽绝伦的凡尔赛,整齐的房子和庄园笼罩在庞大的宫殿阴影里,还有种着椴树的林荫大道,熠熠生辉的湖泊和喷泉,一切都精致至极。

我们是贵族。幸运的那种贵族——也就是特权阶级。证据在于,我们只需要走上十五英里的路就能进巴黎城。挂在路边的油灯为那条路照明:在凡尔赛,我们用的是这种路灯,但巴黎那些穷人用的是牛油蜡烛灯,牛油燃烧所产生的烟雾漂浮在城市上空,就像一块裹尸布,不光弄脏皮肤,还让人难以呼吸。巴黎的穷人们穿着破衣烂衫,身体的负担或是精神上的痛苦压完了他们的腰,他们穿行于巴黎的街巷,终日不见阳光。街边是露天的阴沟,烂泥和污水自由的流淌着,泼洒在轿夫的腿上,而我们瞪大眼睛,按着窗外的景色。

之后,我们乘着镀金的马车回到凡尔赛,路过田野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包裹在雾气里,仿佛幽灵的人影那些赤着脚的农夫负责照料贵族的天地,一旦粮食歉收,他们就得挨饿,完全是地主们的奴隶。在家里的时候,我听父母们说过,为了让地主睡个好觉,那些农夫被迫整夜挥舞树枝驱赶青蛙,有时还得靠吃野草活下去。与此同时,贵族们过着富足的生活,不用缴税,不用服兵役,更不用去做有时尊严的免费劳役。

我的父母说,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徜徉于宫殿的走廊、宴会厅和前厅之间,想象着挥霍她的服饰津贴的新方法。与此同时,她的丈夫路易十六舒舒服服地坐在位于过会的御用席位里,通过一条有一条损害穷人利益,让他们忍饥挨饿好让贵族更加富足的法律。他们神情阴沉地说,这样的行为很可能会挑起革命。

我父亲有几位“同事”。那些事他的顾问,克雷蒂安·拉弗雷尼埃先生,夏尔·加布里埃尔·西维尔先生,以及莱维斯克夫人。我叫他们“乌鸦”,因为他们穿着黑色的长外套,头戴黑色毡帽,眼睛里也从来没有笑意。

“我们还没有吸取乡巴佬起义的教训吗?”母亲说。

当然了,母亲跟我讲过乡巴佬起义的事。那是两个世纪前的农民革命。

“看起来确实没有,朱莉”父亲答道。

有句话是形容你的时刻。突然明白某件事的那一刻的。那就是“恍然大悟”

作为小孩子,我一直不明白自己学的为什么是历史,而不是礼节、规矩和姿势;我从没问过母亲为何会在晚餐后去找父亲和乌鸦们,还用同样响亮的嗓门与他们争论;我从没想过她为什么不是侧身骑马,也从来都不用马夫帮她牵马;我也从没质疑过,她为什么对流行话题和宫廷八卦毫无兴趣。我从没想过问我母亲,她为什么和别人的母亲不一样。

直到恍然大悟的那一刻。

当然了,她很漂亮,而且总是衣着考究,尽管她从来都懒得研究宫廷贵妃的服饰。谈到那些女人的时候,她会抿起嘴唇,漏出

——未完待续

参考与注释 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