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1Eraicon-AC2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AC3Eraicon-The FallEraicon-The Chain

“使用Animus过久会在第十六号实验体的基因结构上导致“出血效应”。結果就是基因记忆与现实记忆的混乱。”
―露西·斯蒂尔曼寄给沃伦·韦迪克的e-mail[来源]
AC2 Eagle Vision Code

戴斯蒙德的鹰眼视觉,出血效应的症状之一

 出血效应是指一种基因记忆的失控,使某人祖先的记忆与本身现实的记忆混在一起,並且使人难以区分两者,在某些极端情況下,会导致心灵崩溃。

此症状最常见的来源便是过度使用Animus虚拟现实机器,尽管后者试图在受控的情況下有目的地浏览祖先的记忆这种心智失常被露西·斯蒂尔曼暗示为一种多重人格及妄想症的特定形式。

病例编辑

丹尼尔·克洛斯编辑

“尽管(出血效应)在各个实验体身上的特殊症状千奇百怪,但结局是同一个:他们失去了理智。”
―露西·斯蒂尔曼的e-mail.[来源]
AC3 Daniel Cross Bleeding Effect

丹尼尔饱受出血效应的折磨

4号实验体,丹尼尔·克洛斯在遭遇出血效应时,表现为看到过去的人和物的幻觉,以及一些未知的符号。除此以外,他偶尔还会体验他祖先尼古拉·奥列洛夫因诺肯季·奥列洛夫的零星记忆。[1][2]

在1998年左右,出血效应被认为是丹尼尔的个体症状,与他之前使用Animus并无关系。然而在这之后,人们发现,他曾经在1985年使用过一台旧版本的Animus。[1]

通过服用最新药物和宋博士的每周约谈,丹尼尔开始能应付出血效应,[3] 然而一旦接近伊甸碎片,他还是会突然旧病复发。[2][4]

克莱·卡茨马雷克编辑

Abs Room

克莱用鲜血写下的讯息

露西·斯蒂尔曼对16号实验体克莱·卡茨马雷克进行了分析,并发送邮件给她的上司沃伦·韦迪克,详细描述了克莱在Animus中的反应。克莱每次都在Animus中逗留数天之久,逐渐无法控制出血效应,他甚至在Animus之外也能进入基因记忆,最终陷入了疯狂。[5]

克莱无法辨认自己是谁、当下是哪一年,甚至无法复述自己的名字。然而,他对于揭露真相却始终抱以坚定的信念,并且留下了必要的讯息和线索。他对于这个终点越来越执着,这份执着驱使他为未来的实验体写下了警告。他用鲜血所写的字迹留在实验室周围,他自杀的事实因而变得无可掩盖。[6]

戴斯蒙德·迈尔斯编辑

“戴斯蒙德,听清楚我们说的话……当你使用Animus进入你祖先的记忆时,务必谨慎一些。如果你能控制的话,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然而,迄今为止,没人能做到。”
肖恩·黑斯廷斯.[来源]
AC2 Bleeding Effect

戴斯蒙德初次体验出血效应

在Animus中,17号实验体戴斯蒙德·迈尔斯从他的祖先那里得到了格斗和自由奔跑的技巧,以及使用鹰眼视觉的天赋。与之相随而来的是,他在Animus外看到了许多与祖先记忆有关的幻觉。不过,戴斯蒙德被告知:只要这些幻觉短于30秒就没有危险。这些幻觉开始是幽灵般的、模糊的影像,之后变得越来越清晰,持续时间也更长,一度使戴斯蒙德昏厥过去。[6]

戴斯蒙德的状况日渐恶化,他绝望地告诉露西·斯蒂尔曼,如果他无法停止这些断断续续的幻觉,他距离克莱那样“把符号涂写在墙上”的状况恐怕也不远了。

除此之外,戴斯蒙德开始混淆他祖先与自身的记忆,尤其是当他们探索蒙特里久尼的地下隧道时,他开始告诉露西“此前我曾来过这里”,露西立刻纠正他:是埃齐奥·奥迪托雷来过这里。

虽然有所担心,但这种幻觉依然显示出有用的一面:戴斯蒙德跟随着埃齐奥的幻影,在奥迪托雷别墅地下的隧道、大竞技场圣玛利亚大教堂中穿行。他甚至在蒙特里久尼完成了第一次信仰之跃

Arrival 4

戴斯蒙德因出血效应,在圣堂中看见埃齐奥

然而,瑞贝卡·克瑞恩曾发送电子邮件给露西,声称戴斯蒙德自从到达圣堂之后,就开始出现在睡梦中大声喊叫的症状。这一状况被露西传达给沃伦·韦迪克(他在露西联系人名单中的姓名是威廉·迈尔斯)。韦迪克回复说,他很同情戴斯蒙德的状况,同时也提醒露西,他们需要他来找到伊甸苹果[7]

之后,戴斯蒙德的状况进一步恶化,他甚至陷入昏迷,意识在Animus中支离破碎。为了恢复他精神上的损伤,戴斯蒙德完成了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埃齐奥·奥迪托雷留下的记忆,创造了一个同步核心。最终,他寻回了自己的意识。[8]

圣殿骑士阵营编辑

“一旦进入这台机器并且转移完成,你们将能学会粉碎刺客余党的必要技能。终结这场战争,一劳永逸。”
―沃伦·韦迪克对数个Abstergo特工说。[来源]

类似于刺客试图靠出血效应快速训练戴斯蒙德,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也开始以此训练有潜力的圣殿骑士,并开发了一个大型项目虚拟战斗训练计划。利用多台Animus,受训者进入古代圣殿骑士或非刺客人士的记忆中,试图吸收他们的技能。[7]

然而,这场战争并非这么多项目的唯一目的。例如传承计划就开放给大量参与者,DDS中的信息密切监视着他们是否出现出血效应的症状。在一次相关调查中,参与者被要求报告他们在复述自身姓名、当下年份时有无困难。[9]

同样,2013年参与阿布斯泰戈娱乐17号样本项目的人,也被要求每天待在Animus中的时间不超过数小时。这是为了杜绝出现任何副作用的风险——尽管这条规矩很容易被无视,只要参与者愿意的话。[10]

琐事趣闻编辑

  • 刺客信条中,露西在一封电子邮件里猜测:一些特异现象(例如前世轮回)和精神疾患(例如多重人格障碍)可能起源于一种罕见的、自然发生的出血效应。
  • 当戴斯蒙德进入埃齐奥前往马西亚夫朝圣的记忆时,以及阿泰尔从流放返回马西亚夫时,都能看到年轻阿泰尔幽灵般的影子。至于这到底是使用鹰之感官探测目标的副作用,还是单纯的出血效应导致的记忆重叠,尚无定论。
  • 刺客信条:启示录中,瑞贝卡询问戴斯蒙德的出血效应是否因为他的血统中第一文明的基因浓度过高,威廉·迈尔斯回答:他觉得是这样的。
  • 启示录的扩展内容包失落的档案包含了一个名为“出血效应”的关卡。

参考与注释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