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Timeline

Smallwikipedialogo
这篇文章是关于历史事件的。也许你要找的是记忆内容


凡尔赛妇女大游行(The Women's March on Versailles),又称十月游行(The October March)或十月事件(The October Days),或简称凡尔赛游行(The March on Versailles),是法国大革命前期最为著名的事件之一。

在1789年10月5日,出于对面包短缺与面包售价不合理的不满,七百多名妇女在巴黎大堂聚集起来,表达抗议。随着劳动者和革命者的加入,游行参与者洗劫了市政厅,得到了武器火炮,随后游行队伍开始向凡尔赛宫进发。路易十六最后被迫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并因此回到了巴黎,法国的政治中枢也随之发生了变动。

食物短缺及征税不当编辑

国王与贵族不用缴税,可这些税额却要我们来替他们承担!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公民们!

——1789年,戴洛瓦涅在号召群众时如是说道。[来源]

推动法国大革命爆发的一大因素就是一般民众食物的短缺,其中又以面包短缺为甚。[1]在十八世纪末,法国人口数达到了两千六百万,其中的两千两百万都是勉强能够养家糊口的农民。不同于英国欧洲国家,法国拒绝将土豆作为他们的餐桌主食,这更加加剧了他们食物短缺的局面。 [2]

因此,在法国大革命即将爆发之时,他们受收成不好影响,变得极其容易煽动。许多绝望的农民涌入城市,寻找工作和食物,导致局势恶化。[2]

此外,劳动阶级由于被国王征税而感到不满。牧师和贵族都得以免征税费,法国的国家债务转而落到了乞丐、面包师、服装商人和不动产所有者肩上。对外军事行动的失利则导致法国在经济崩溃的泥潭中陷得更深,税额因此不断上涨。即便如此,国王和皇后在开销上仍旧大手大脚,引起了底层阶级的愤怒与不满。[2]

巴黎游行编辑

让我们告诉那些当权者,我们的家人也要吃饱肚子!

——1789年,戴洛瓦涅聚集市场上的妇女时说道。[来源]

攻占巴士底狱大恐慌之后,革命的热情在民众当中传播开来。牧师和贵族失去了他们的特权,封建制度遭到废除,但属于劳动阶级的真正变革仍未到来。[3]普通民众仍旧在为了填饱肚子挣扎着,而粮食的价格又因为1788年夏天的旱灾而一涨再涨。1789年,一条面包的价格甚至比一个普通工人工作半天的工资还高。 [1]

最后,群众的不满积攒到了爆发的时刻;在10月5日这一天,巴黎各处市集,尤其是巴黎大堂的妇女聚集在了一起,进行抗议,决定将她们的不满与牢骚直接摆到国王面前。迅速膨胀起来的游行人群聚集在了市政厅门口,并洗劫了市政厅,带走了1700把火枪和4门火炮。他们当中,不只有来自圣马赛尔区和圣安东尼区的工人,[1]还有大群对这些妇女心生同感的拉法耶特侯爵的国民卫队士兵。[3]

随着游行队伍不断向凡尔赛行进,圣殿骑士混入到队伍当中,希望煽动游行群众使用暴力手段对付皇室家庭。刺客也派出了自己的人手,其中就有他们近期招募的新人亚诺·多里安,保证游行能够尽可能和平地进行下去。此外,亚诺和他的同袍们还要保护游行中最有热情的演说者之一,戴洛瓦涅·德·梅丽古尔[1]

护送戴洛瓦涅和她的一位盟友来到城门之后,刺客们解决掉了制造障碍的守卫队长并破坏了守卫的火炮,确保游行继续顺利进行。[1]数小时之后,抗议者抵达了凡尔赛宫,成功地见到了国王。[3]

凡尔赛对质编辑

一个由六个妇女组成的小组向国王解释了他们的需求,后者同意打开粮仓救济他们。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一部分抗议者回到了巴黎,但大多数抗议者还留在凡尔赛。他们对国王盖章的行为无动于衷,认为皇后可能已经让国王改变主意了。[3]

在紧张的一夜过去后,群众的怒火更加高涨,想要闯入凡尔赛宫。在六点前后,他们发现了一堵没有守卫的大门,立刻突破这道门闯入宫内,想要找到皇后所在的房间。任何试图阻挡他们去路的皇家守卫都被遭到了殴打,甚至有一些遭到了杀害,头被穿在了长矛上。[3]

最后,混乱逐渐消退,皇家部队和国民卫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机会。拉法耶特顺利说服国王与皇后对群众讲话;两人尽管在讲话一事上有所迟疑,但他们的讲话出乎意料地被群众温和地接受了。国王虽有些不情愿,但随后还是同意接受新的宪法并回到了巴黎。[3]

影响编辑

同一天,皇室家庭被护送回到了巴黎,被安置在了杜伊勒里宫,由于政治权力被部分剥夺而等同于被软禁于此。国民制宪会议不久之后也回到了巴黎。在巴黎,随着革命者进一步推进改革,国王不久之后便不再位居政治巅峰。[1]最初受到欢迎的拉法耶特发现自己的行动和对君主立宪制的支持最后遭到了群众的拒绝,他不得不逃离了法国。[4]

画廊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