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Eraicon-Templars.png


“真理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的兄弟们。她四面受敌,雅各宾派让真理备受蹂躏,残忍地将她展示在民粹主义议程中。冒牌的先知混在人群当中,许诺着“自由、平等、博爱”。[...] 在我们自己的教团里,冒牌的兄弟将会被我们所抛弃,并投入到我们所对抗的势力那边!而刺客的人永远会躲在阴影之中,等着找出我们的弱点。[...] 我们的敌人认为,夺去了我们的武器,就等于夺去了我们的力量。而依我看,真理之友不会轻易退缩!团结!力量!美德!准备好,兄弟们!今晚,真理将会站在我们这边!”
―1791年,拉弗雷尼埃动员圣殿骑士同伴们。[来源]

克雷蒂安·拉弗雷尼埃Chrétien Lafrenière,1730年 – 1791年3月)时是活跃于旧制度末年和法国大革命初期的圣殿骑士组织法国分册成员, 是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一名顾问及其坚定的支持者。他曾试图阻止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谋杀德·拉塞尔、接管圣殿骑士组织的计划,但以失败告终。

1791年3月,拉弗雷尼埃准备攻击在博韦旅馆的日耳曼以及他在组织中的激进派别。然而日耳曼诱导操纵了刺客阿尔诺·多里安,让他相信拉弗雷尼埃就是阿尔诺养父德·拉塞尔之死的幕后黑手。之后他在巴黎圣婴公墓杀死了正在集结支持者的拉弗雷尼埃。

生平[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早年和服务圣殿骑士[编辑 | 编辑源代码]

1730年,拉弗雷尼埃生于一个香料进口商家庭,作为第三子的他注定要成为一名神父。他曾在索邦大学进修,并于1750进入神学院。然而,当他的父亲和兄弟们在毛里求斯沿岸死于沉船事故中后,拉弗雷尼埃被迫离开神学院,接管家族生意。[1]

拉弗雷尼埃将他的大部分收入花费在了加入或创建各种宗教组织和秘密社团中。[1]大约在这个时间段,他作为最高大师弗朗索瓦·德·拉塞尔的顾问,成为了圣殿骑士组织的一员。[2] 拉弗雷尼埃和其他的顾问,包括夏尔·加百列·西韦特玛丽·勒维克都因身穿黑色长外套,头戴黑色毡帽并且“眼睛里也从来没有笑意”被最高大师之女埃莉斯称作“乌鸦”。[3]

他们在德·拉塞尔家位于凡尔赛庄园与其会面,但很少就组织的行动方针与最高大师达成一致,特别是涉及刺客和法国政治局势时。而在举行会议时,常常只有最高大师本人的妻子朱莉会支持他。尽管如此,当其他顾问普遍不太尊重德·拉塞尔并暗中觊觎大团长的位置时,拉弗雷尼埃总是忠于大团长,虽然他们意见存在分歧。[3]

1776年春,朱莉和埃莉斯在一次造访巴黎期间被伯纳德·拉多克以及另一人袭击,而在回到凡尔赛后,圣殿骑士开会讨论对策。拉弗雷尼埃和其他顾问们确信刺客是凶手,并敦促德·拉塞尔反击,与刺客兄弟会展开公开冲突。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拉多克是英国圣殿彼得·卡罗尔妻子雇佣的前刺客,而袭击和刺客无关。尽管德·拉塞尔本人也相信是刺客所为,但他不想与刺客开战,便拒绝承认。[3]

圣殿骑士政变[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德·拉塞尔大团长,
我通过我的密探得知,骑士团内部有某个人正密谋对付您。我请求您在今晚的入门仪式上保持戒备。不要相信任何人,甚至是您视为朋友的人。
愿认知之父指引你,
-L.”
―1789年,拉弗雷尼埃给德·拉塞尔的信件中。[来源]

拉弗雷尼埃把信件交给佩罗

为了解决财政危机,法国在1789年召开了三级会议,德·拉塞尔和刺客导师米拉波伯爵达成了休战协议。虽然德·拉塞尔并不相信休战能一直持续下去,但他意识到他和米拉波在对法国未来愿望上是一致的,都希望避免一场暴力血腥的革命。[3] 拉弗雷尼埃极力反对这一行为,认为米拉波不值得信任而且私德有亏。尽管如此,大团长还是坚持立场,提醒拉弗雷尼埃最终决定权在他手上。[2]

不久之后,拉弗雷尼埃通过他的密探得知,在埃莉斯进入组织那晚,组织内部有人计划发动政变推翻德·拉塞尔。他写了一封警告信让他的信使佩罗亲自交给大团长。然而这封信被交给了德·拉塞尔的养子阿尔诺·多里安,而他并不知道信件的真正重要性,只是将它塞到了大团长的办公室中。在凡尔赛宫的入会仪式上,拉弗雷尼埃与圣殿骑士同伴勒维克以及路易-米歇尔·勒佩莱蒂耶交谈,表示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见面了。那晚稍晚的时候,德·拉塞尔在没得到警告的情况下,在庭园被西韦特和乞丐之王杀死。[2]

反抗日耳曼及死亡[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兄弟们!很快我们就将攻入我们所憎恨敌人的心脏了!他们追杀了我们多年,但不再会是了!我们将一举挽救我们的组织,重建我们的国家!今晚,认知之父与我们同行!做好准备!”
―1791年,拉弗雷尼埃集结圣殿骑士同伴。[来源]

不久后法国大革命爆发,拉弗雷尼埃被迫躲避圣殿骑士激进派。他得知该派系的首领是多年前被德·拉塞尔驱逐的银匠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而西韦特、勒维克以及勒佩莱蒂耶也是日耳曼的支持者,他们推动革命,希望将法国推向资本主义社会,使圣殿骑士能够以一种微妙的方式控制民众。[2]

拉弗雷尼埃着手摧毁这个派系,他向欧洲其他各地的圣殿骑士示好,发出建议,包括向奥地利分册提供资金。[2] 他还写信给埃莉斯,保证支持她对与大团长地位的宣称。[3] 拉弗雷尼埃召集了相当多的人,也收到了运来的武器,包括从巴伐利亚运来的来复枪,他将其储存在谷物交易所。1791年3月31日,他准备进攻雅各宾俱乐部和日耳曼派经常聚会的博韦旅馆。然而他的一个手下告诉了日耳曼他的计划,迫使拉弗雷尼埃不得不提前进攻。[2]

而在这期间,已成为刺客并要为德·拉塞尔之死报仇的阿尔诺·找到了日耳曼。日耳曼假装无辜,欺骗阿尔诺让他相信拉弗雷尼埃是谋杀德·拉塞尔的罪魁祸首,并指引他去谷物交易所。阿尔诺摧毁了运输至此的武器,并跟踪拉弗雷尼埃到圣婴公墓,他在那里计划召集支持者准备进攻博韦旅馆。[2]

拉弗雷尼埃对支持者讲话

在圣殿骑士的集会上,拉弗雷尼埃发表演讲,谴责革命和雅各宾派,声称他们“把(真理)置于危险之中,残忍地在他们民粹主义议程中进行揭示”。他还谴责支持革命的日耳曼圣殿派系,并警告他的圣殿同伴们提防刺客。他称自己和同伴为“真理之友”,宣称消灭激进圣殿将会拯救法国和圣殿骑士。然而当拉弗雷尼埃为进攻做最后准备时,阿尔诺从阴影中跳出,用袖剑杀死了他。[2]

个性特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拉弗雷尼埃:“你不相信那个人,是吧?”
德·拉塞尔:“米拉波是个好人。他是个正直的人。”
拉弗雷尼埃:“米拉波就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醉鬼而已!”
—1789年,拉弗雷尼埃对德·拉塞尔。[来源]

拉弗雷尼埃与德·拉塞尔争论米拉波

拉弗雷尼埃是一个坚定的保守派圣殿,对刺客和革命者,特别是雅各宾派非常不信任。他也对米拉波伯爵感到厌恶,认为这名刺客导师轻浮,自我中心,甚至公然蔑视德·拉塞尔大团长。[2]

尽管有这些分歧,拉弗雷尼埃还是对德·拉塞尔以及他家族十分忠诚,与他许多圣殿同僚形成鲜明对比[2],他们很乐意攫取大团长之位[3]并最终背叛了德·拉塞尔,转而支持日耳曼。拉弗雷尼埃对他们的背叛以及对革命者的支持感到愤怒,他认为这与圣殿骑士的理念背道而驰。[2]

琐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克雷蒂安("Chrétien")是拉丁名克里斯蒂安("Christian")的法文变体。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出场[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