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1Eraicon-AC2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French ComicEraicon-Assassins

“一个人除了记忆的总和之外还有什么?我们就是那些我们经历的故事!那些我们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
―克莱·卡茨马雷克[来源]

克莱·卡茨马雷克(Clay Kaczmarek)(1982 – 2012),也称为阿尼穆斯项目实验体16号,是21世纪早期的一名刺客组织成员。克莱生于一个工程师家庭,由于生活中不断发展的混乱和他父亲疏忽的态度,克莱曾面临一些精神问题。因此,他在寻求认同的过程中加入了刺客组织。

作为一名刺客组织成员,克莱最重要的任务是作为一名阿尼穆斯项目的实验者潜入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以便获取更多与阿尼穆斯相关的信息。他被标记为实验体16号,克莱被迫通过他的基因记忆重新体验了他祖先的记忆。当卡莱发现他的队友露西·斯蒂尔曼——她在多年前已经潜入了阿布斯泰戈,并受命帮助克莱安全脱离阿布斯泰戈——已经放弃了他们的目标,并且加入了他们的敌人圣殿骑士,克莱不得不在阿尼穆斯中成天、成小时的体验记忆会话。由于这使得他的意志无法将他自己的人格从他祖先的人格中分离出来,克莱的精神变得不稳定,直到他最终自杀。

在他所谓的自杀之后,克莱继续以阿尼穆斯中的一个人工智能的形式苟延残喘,这个人工智能正是以他的人格创造的。也正因此,他能够从内部操纵阿尼穆斯的许多程序,从而帮助他在阿尼穆斯项目中的继任者戴斯蒙德·迈尔斯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虽然实验体之间的具体症状不同,但结果都一样:他们精神失常了。这就是我相信在实验体16号身上发生的事。”
―露西在一封给沃伦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来源]

作为哈洛德·卡茨马雷克和他妻子的儿子,在他父亲眼中,克莱命中注定要跟随家族的脚步成为一名工程师。从小时候起,克莱就显露出为自己的理想要求更多的迹象:在某个时候,他还曾告诉他的父亲,他想成为一名宇航员。当他长大后,克莱的兴趣与他父亲的期望之间的差距开始日益增大,两人之间逐渐有了裂痕。[2]

2007年之前某时,克莱成功地进入了某所大学的工程系,但他的父亲却因为该大学并非顶尖机构而感到失望。沮丧的克莱随后开始在暗地里寻求一位心理医生的帮助,和心理医生探讨自己的感受。大约在这段时间,刺客组织成员威廉·迈尔斯接近了克莱,通过考验后让他加入了刺客组织,而哈洛德则不知道此事。加入刺客之后,心理医生发现克莱的态度、行为和对未来的展望都有极大的提升,但他并不知道原因。[2]

从此之后,克莱和他的父亲之间保持了有限的联系——哈洛德的生意由于受到新世纪10年代初经济危机的影响不如以往了——偶尔他还寄些支票回去支持家庭。哈洛德对克莱的过度依赖很快就使克莱和他的母亲双双离开了哈洛德。[2]

潜入阿布斯泰戈编辑

“下次我们需要更深入。要找出阿布斯泰戈究竟在我们的DNA里寻找什么。”
―威廉对克莱说。[来源]

2010年,威廉命令克莱潜入圣殿骑士的掩护组织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他的工作是进入公司CEO艾伦·里金的个人电脑,并发掘秘密的“阿尼穆斯项目”的细节。克莱的努力取得了成功,他带着一份电子邮件的拷贝返回了刺客之中,邮件中透露了这个项目投入的资金数量,还有项目领导人的身份:沃伦·维迪克博士,以及他在意大利的新研究所的位置。

在这次成功的激励下,刺客们决定让克莱更深入阿布斯泰戈内部,这次他将成为韦迪克博士的计划的测试实验者。克莱也被告知,他的队友中有一位已经深入阿布斯泰戈的卧底——一个在刺客组织外长大的人,而且已经切断了与刺客的所有联系:露西·斯蒂尔曼。克莱得到保证,当时机到来时,她会帮助他逃脱,克莱同意了这个计划。[2]

2011年2月1日,克莱被阿布斯泰戈家系研究及获取部的小组俘虏,并以实验体16号的身份入选阿尼穆斯项目。克莱被困在韦迪克博士的阿布斯泰戈实验室里,他被迫以危险的均次长时间方式重新体验了他祖先的记忆,特别是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记忆。在此过程中,韦迪克始终对他们基因探索的真正目的保持隐秘,但克莱很快意识到他们正在努力寻找传说中的伊甸苹果。当克莱向韦迪克询问此事时,韦迪克则报以威胁:如果克莱知道他们真正在寻找的是什么,他就别指望能被放出来了。不久后,威廉在与克莱联系时让他集中精力执行任务,等时机到来时,露西会救出克莱,毕竟他们是一个团队的。[2]

最终,克莱发现了阿尼穆斯项目的真正目的,并决定是时候逃走了。不幸的是,此时他已经过度暴露于阿尼穆斯中,导致他经受了一种“出血效应”,他很快发现自己会不自愿的在未使用阿尼穆斯时探索祖先的记忆。在这样一次经历中,克莱发现自己在与一个自称朱诺的人交谈,朱诺向他震撼的揭露了他假想的盟友露西真正忠诚于谁,以及克莱自己的命运。[2]

真相编辑

“我保证会保护你,但我不能让你离开。威廉和其他人不能知道这些事。我很抱歉。”
―露西在一封给克莱的邮件中写到。[来源]

当得知自己的死亡已经临近,而他此后的目的将是向他最后的继任者戴斯蒙德·迈尔斯传递一条信息时,克莱愤怒的表示反对。为了说服他必须如此,朱诺向他揭示到——刺客组织对露西多年的孤立和断绝联系的举动,本是为了让她能更轻易的潜入圣殿骑士,但实际上已经让她转而反对刺客:她的任务是帮助刺客发现苹果,而后将它带给圣殿骑士。露西的背叛震撼了克莱,也让他领悟到自己在未来事件中的位置。[2]

过了一段时间,露西发现克莱已经知道了她真正的意图,她试图解释她的行为,她说威廉和刺客组织的其他人对他们在追逐目标的路上会摧毁多少人的生活毫不关心,而圣殿骑士却在意于此。露西知道自己无法转变克莱,她表示她会信守保护克莱的诺言,将关于他新发现知识的证据隐藏起来,不让韦迪克知道,但她不会再给克莱机会逃走。面对绝境,克莱意识到只有一个办法能把他的信息传递给戴斯蒙德。[2]

死后编辑

“所有你希望成为的,所有你所珍惜的,都已经消逝了。”
―克莱的全息影像对戴斯蒙德说。[来源]

克莱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详细计划了自己的自杀,等待时机,并准备他的信息,同时他也忍受着韦迪克为了找到伊甸苹果位置进行的重复尝试。[2]最终,通过在夜间入侵虚拟机,克莱设法在阿尼穆斯内部创造了一个类似他自己人格构建的人工智能,将其切割成三十块碎片留给他的继任者去合并,又给他的父亲发了最后一封电子邮件。[3]

Abs Room

克莱给戴斯蒙德的信息。

第二天,克莱用一支圆珠笔割腕自杀,最终因失血过多而死,他割腕的目的是为了用自己的血在他被囚禁的几所房间里画出一些神秘的信息,希望能保证他的继任者能恢复他以死传递的信息。[2][4] 在他死后,阿布斯泰戈将他的尸体扔进了罗马台伯河[2]

不久后,戴斯蒙德·迈尔斯被阿布斯泰戈绑架,并被迫加入阿尼穆斯项目。他和露西及时逃出了阿布斯泰戈,设法逃到了附近的一处刺客藏身地,戴斯蒙德开始在这里自行探索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记忆。在这些研究中,刺客们了解到克莱是如何在死前设法入侵阿布斯泰戈的阿尼穆斯,在他入侵时,克莱在阿尼穆斯系统各处放置了二十个符号,这些资料随后在可视记忆中表现出来。这些加密的文件都存储在露西偷偷带走的一块阿布斯泰戈阿尼穆斯记忆核心中,这些文件后来不知不觉地转移到了瑞贝卡·克瑞恩的阿尼穆斯2.0系统中。[4]

在破解了全部二十个文件后,刺客们得到了一段标记为“日期类别公元前”的基因记忆。视频显示两名自由奔跑者在攀爬一座大型玻璃建筑,他们手中携带着一枚伊甸苹果,两人正是原始时代的亚当夏娃[4]

Subject 16 meets Desmond

戴斯蒙德在阿尼穆斯中遇见克莱。

在从藏身地撤出后,戴斯蒙德、露西、瑞贝卡和肖恩肖恩撤退到了意大利的最后一处刺客安全屋:蒙特里就尼奥迪托雷别墅。在这里,当戴刺客们探索埃齐奥后期的一些记忆时,他们发现克莱还留下了十个标记,分别与文艺复兴时期的罗马的一些地点对应。拜访了这些标记出的地标后,戴斯蒙德在阿尼穆斯的程序中发现了多处裂缝[5]

在每个裂缝里,戴斯蒙德都解开了一串谜题,随后解锁了某个文件的一块碎片。在汇编了这些碎片之后,他们显示一段扭曲的影像,以及一条信息“奇迹在执行中”,这段文字暗示:与符号中隐藏的视频不同,裂缝中隐藏的是一个可执行文件[5]

在进入文件后,戴斯蒙德发现他正在阿尼穆斯的一个未知区域中,并且他能穿过一段长长的虚拟迷宫,这里与阿尼穆斯虚拟训练程序中的场景类似。[5]

在迷宫的终点,他发现一个克莱的线条-框架模型,模型由计算中的代码构成,并且部分破损。克莱告诉戴斯蒙德已经没有希望了,他必须找去伊甸找到夏娃。在消失前,克莱告诉戴斯蒙德,让他在黑暗中找到自己。[5]

黑屋编辑

戴斯蒙德: "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
克莱: "玩耍。学习。等待。漫长的,等待。"
―戴斯蒙德和克莱在黑屋里。[来源]
ClayMiles (2)

克莱与戴斯蒙德在黑屋里。

最终,戴斯蒙德和他的盟友确定了埃齐奥苹果的位置,它就藏在大竞技场密室里。在这里,戴斯蒙德第一次遇见了朱诺,也正是在这里,他被迫杀死了露西,尽管在她的伙伴们眼中露西的背叛还没有显露出来。作为这一切的结果,戴斯蒙德陷入了昏迷之中,威廉将他送回阿尼穆斯中,以便稳定他的精神状态。[5]

当他醒来时,戴斯蒙德受到了克莱插入阿尼穆斯中的数据建构的欢迎。他告诉戴斯蒙德他们正在阿尼穆斯软件的安全模式中,他也给他的继任者提供了关于如何逃脱的建议:他告诉戴斯蒙德他需要创造一个同步核心,并且将他的记忆与埃齐奥和阿泰尔的记忆明确区分开来。[3]

由于戴斯蒙德的队友无法与他接触,克莱取代肖恩编写了数据库条目。他还给自己写了一个条目,向戴斯蒙德泄露了自己的真名,他还告诉戴斯蒙德,由于他们都是埃齐奥的后裔,所以克莱和戴斯蒙德是远房表亲。

阿尼穆斯岛上,克莱还提到阿尼穆斯会阻挡戴斯蒙德浏览更多基因记忆的尝试,并且不断把他拉回他们现在身处的这个模拟岛屿——系统中为戴斯蒙德的意识划分的指定区域。不过,克莱也说他会帮忙阻止阿尼穆斯注意到戴斯蒙德“漫游”到了他的记忆区块之外的地方,以免系统认定戴斯蒙德为病毒而进行删除。[3]

在某时,当戴斯蒙德努力回到他的身体时,克莱问戴斯蒙德他能不能跟他一起走,也许直到他能找到一个身体给他自己用。当戴斯蒙德迟疑地谢绝时,克莱承认他并不惊讶,也许他已经浪费了他唯一的一次机会。[3]

ClayMiles (3)

克莱解说黑屋。

在另一次重返岛屿时,克莱询问戴斯蒙德他是否曾后悔过他生活中的任何事。在戴斯蒙德承认他希望自己能对父母更有耐心(戴斯蒙德逃离了自己的父母)、以及他希望在露西身上发生的事能变的不同之后,克莱在消失前简短的感谢了戴斯蒙德,因为他说明白了。[3]

当戴斯蒙德快要完成同步核心时,阿尼穆斯开始尝试矫正他在其他记忆中引发的侵扰。当它开始删除黑屋和里面的所有内容时,克莱最后拥抱了戴斯蒙德,然后克莱抓住他,将他扔出了黑屋,拯救了戴斯蒙德的生命。[3]

遗产编辑

“我们找到了一个名叫戴斯蒙德·迈尔斯的完美候选人。他的祖先树与从实验体16号的埃齐奥·奥迪托雷记忆中收集的数据相符。”
―沃伦·韦迪克[来源]

克莱的身体死亡后,圣殿骑士并没有获得梵蒂冈密室的位置,但他们获得了新的信息,另一位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曾看过一幅由另一个伊甸苹果投射出的地图,这可能会帮助他们找到伊甸苹果。阿布斯泰戈开始搜寻阿泰尔和埃齐奥·奥迪托雷的共同后裔,他们碰巧发现了戴斯蒙德·迈尔斯,阿布斯泰戈很快绑架了他,强迫他加入阿尼穆斯项目,并标记为实验体17号。[6]

通过在阿尼穆斯会话之间进入个人电子邮件,戴斯蒙德发现露西曾写过一封电子邮件给韦迪克博士,邮件中详细描述了出血效应,而且她解释了出血效应与克莱的关联。她表示她担心他们对他的逼迫太重了,然而,这封邮件从来没有得到回复,而且很显然韦迪克收到以后很快就把它删除了。[6]

同样,通过解锁克莱在阿尼穆斯内部创建的符号中的文件,戴斯蒙德也了解到圣殿骑士组织的很多秘密,其中既有过去的秘密,也有些涉及到戴斯蒙德所处的时代。[5]

祖先编辑

“数世纪以来,我们一直在与圣殿骑士进行一场战争,圣殿骑士这个秘密团体一直在致力于控制人类。”
―威廉对克莱说。[来源]

克莱·卡茨马雷克的祖先丰富多样,这很快引起了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注意。虽然他的直系祖先都过着相对普通的生活,他父亲一方家族的许多祖先都从事工程师的工作,克莱却显然是亚当的嫡系子孙,而亚当则是最初的人类之一,他与夏娃一起奋起反抗第一文明。由于亚当是一名人类与第一文明成员生下的混血后代,克莱的血脉中第一文明基因的浓度很高。[4]

克莱在古非洲、罗马和远东都有祖先。阿布斯泰戈对他与意大利奥迪托雷家族的关系特别感兴趣,奥迪托雷家族由多梅尼科·奥迪托雷于14世纪早期建立。[4]他的奥迪托雷血统延续至埃齐奥·奥迪托雷结束,而克莱的下一位祖先则是一位私生子女。[3]

他的一位祖先还和某位不确定的伊莎贝拉女王有关,[4]某一位与让·德·拉封丹有关,[2]同时还有一位祖先参加了美国内战期间的盖茨堡战役[4]

人物个性编辑

克莱: "他们帮不了你,戴斯蒙德。你是个破碎的人。你的精神,已经……破碎了。"
戴斯蒙德: "破碎了?我感觉很好。"
克莱: "我也是!"
—克莱和戴斯蒙德在黑屋中。[来源]
ClayMiles

克莱向戴斯蒙德介绍自己。

通过他的人工智能,克莱显示出他是一个善于讽刺而机智的人,常常用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来描述自己的严峻形势。[3]尽管面临着出血效应的困扰,他依然在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即使他的精神已经开始崩溃;他先是传回阿布斯泰戈关于伊甸苹果的计划,随后又传递了朱诺的信息。[2]

随着他对现实和身份的认知开始衰退,并且记忆在过去的生活之间转换,他开始讲述谜语和各种晦涩的线索。然而,他坚持自己奋斗的动机坚持到了最后,即使需要牺牲他自己的生命来揭露真相。[3]

尽管他自己面临被困在阿尼穆斯中的状况,也偶尔会陷入失去最后机会的沮丧,克莱依然愿意帮助戴斯蒙德恢复他的身体,修复他的意识,虽然他已经无法对自己这么做了。[3]

琐闻趣事编辑

Iamalive
  • 刺客信条:兄弟会 中解开所有谜题后获得的成就名为“.. .- -- .- .-.. .. ...- .”(莫尔斯码意思是“I AM ALIVE”)。成就标志由莫尔斯码“.---- -....”组成,意思是“16”。
  • 刺客信条 法国版漫画中,克莱被称为“迈克尔(Michael)”。不过,这部图像小说不被看作正史,因为它的情节与游戏中的事件直接矛盾。
    • 在英国版本的漫画中,他的名字记述是正确的。但是要知道,之前的“迈克尔”的称呼很可能是因为漫画先于刺客信条:启示录发售。
  • 克莱的姓氏卡茨马雷克源自波兰,暗示他有祖先来自波兰。
  • 作者达比·麦克德维特提到,第一文明引导克莱见到多个位面的时间线,或者说是“计算结果 ”,这也同样是克莱发疯的原因之一,这暗示着克莱曾经说到“太阳,你的孩子”这句话的原因。

参考编辑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