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Eraicon-featured

埃齊奧: "我妹妹知道怎麼用刀。"
克勞迪婭: "而我也準備好了再來一次。"
埃齊奧: "說得就像一個真正的奧迪托雷家的人。"
—1503年,埃齊奧和克勞迪婭在一次博吉亞士兵襲擊後。[來源]

克勞迪婭·奧迪托雷·達·佛羅倫薩(Claudia Auditore da Firenze,生於1461年)是一名文藝復興時期的佛羅倫薩貴族,也是刺客組織意大利兄弟會的一員。她是意大利兄弟會導師埃齊奧·奧迪托雷的妹妹。

1476年,克勞迪婭成為了他叔叔馬里奧·奧迪托雷治下的蒙特里久尼的財務會計。這做小鎮在克勞迪婭的組織以及重新開張的蒙特里久尼的商店以及公會帶來的經濟效益中繁榮起來。

1500年1月,蒙特里久尼被切薩雷·博吉亞指揮的博吉亞軍隊圍攻並劫掠,而奧迪托雷家族也再次失去了棲身之所。克勞迪婭和母親瑪麗亞並沒有按着哥哥的要求回到佛羅倫薩的家中,而是跟着他來到了羅馬。而她在此處接管了盛開薔薇,成為了這家最負盛名妓院的鴇母。

最終,在她向哥哥證明了自己作為一個戰士的能力之後,埃齊奧也將克勞迪婭引入了刺客組織。而1504年,克勞迪婭被博吉亞死忠復活,後來被埃齊奧以及尼可羅·馬基雅維利救出。這段時間她辭去了盛開薔薇老闆娘的職務,和他的朋友保拉在佛羅倫薩休養直到1507年。

三年後的1510年,埃齊奧前往中東踏上尋找馬斯亞夫傳說中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圖書館的旅程之後,她被賦予了臨時掌管意大利兄弟會的職務。她待在這個位置直到1512年末年埃齊奧歸來。之後埃齊奧辭去導師職務並指定了一個繼任者。

生平編輯

早年生活編輯

“埃齊奧!你去哪兒了!她們不會讓我們離開的。而且母親在我們離開家後一個字也沒說過。父親還需要把東西整理...”
―當他從刑場回來後,克勞迪婭問埃齊奧。[來源]
克勞迪婭在1461年1月2日出生於佛羅倫薩 ,是佛羅倫薩銀行家喬瓦尼·奧迪托雷和他妻子瑪麗亞的女兒。她有兩個哥哥,費代里科埃齊奧,還有一個弟弟叫彼得魯喬[1]

在1476年,克勞迪婭和另一個貴族家庭的成員杜喬·德·盧卡訂婚。但克勞迪婭聽到關於杜喬對她不忠的謠言,她為此傷心欲絕。哥哥埃齊奧注意到後去見杜喬與他當面對質,證實了謠言並痛打了他。在這之後,克勞迪婭和杜喬斷絕了關係。[1]

幾天後,他們在奧迪托雷宅邸帕齊家族的守衛攻擊。守衛將宅邸洗劫一空,並逮捕了喬瓦尼,費代里科和彼得魯喬,留下瑪麗亞與克勞迪婭。奧迪托雷家女僕安內塔把她們藏在自己的宅邸里,直到埃齊奧回來。之後,在埃齊奧的請求下,安內塔帶着克勞迪婭和瑪麗亞去了她姐姐保拉的家裡,同時埃齊奧前往領主宮去找他父親和兄弟。[1]

儘管埃齊奧儘力了,喬瓦尼、費代里科和彼得魯喬還是被佛羅倫薩執法官,為聖殿騎士團首領羅德里戈·博吉亞工作的烏貝托·阿爾貝蒂的謀反指控下處死了。克勞迪婭和瑪麗亞平安無事地住在保拉的家裡,這裡也是一個妓院,在埃齊奧向烏貝托·阿爾貝蒂復仇時作為他的據點。此舉也會成為他日後進入刺客組織(他們的父親是組織的秘密成員)的鋪路石。[1]

蒙特里久尼的生活編輯

“由於某某覺得我們要呆在這兒,所以馬里奧叔叔建議我們嘗試去找錢維修別墅。”
―克勞迪婭,關於馬里奧讓她管理蒙特利久尼的財政。[來源]
1000px-CDC 2 v

克勞迪婭告訴埃齊奧她不喜歡蒙特里久尼

在埃齊奧達到他的目的之後,他帶着克勞迪婭和母親瑪麗亞去了蒙特里久尼,他的叔叔在那裡有一棟別墅。[1]

成功從城市裡逃出來之後,他們旅行穿過托斯卡納的郊區,直到在蒙特里久尼附近遭遇埃齊奧的對手維耶里·德·帕齊的伏擊。埃齊奧儘力擋開維耶里的人,後來他們的叔叔馬里奧和傭兵半路殺出,救了他們把他們帶進了蒙特里久尼鎮中。埃齊奧明確地對克勞迪婭說他們只是暫時呆在這裡,因為他打算帶她們去西班牙[1]

埃齊奧最終被他叔叔馬里奧說服去完成他父親在刺客組織的工作,並且決定呆在奧迪托雷別墅,而克勞迪婭對此不悅。一段時間後,馬里奧告訴克勞迪婭讓她做好蒙特利久尼的財政記錄,這件事激怒了習慣奢侈生活的克勞迪婭。不過久而久之,克勞迪婭逐漸習慣了她的新工作。[1]但是在埃齊奧奔波於意大利各地去拿下聖殿騎士時也會想念埃齊奧。[2]

埃齊奧在執行刺殺任務過程中,他有時會帶着一些資金回到蒙特里久尼來建設城鎮。在克勞迪婭的幫助下,蒙特里久尼變得越發的繁榮起來。[1] 克勞迪婭後來與馬里奧的衛隊長結婚並在1488年懷孕。[3]

大約1491年埃齊奧前往西班牙幫助那裡的兄弟會時,克勞迪婭也應邀前去幫助鞏固了當地刺客的財政。[4]

1000px-Homecoming 2 v

克勞迪婭要去歡迎結束旅行回來的哥哥。

1500年1月1日,埃齊奧和馬里奧從羅馬返回。他們此行的目的是刺殺成為了教皇亞歷山大六世的羅德里戈·博吉亞。與埃齊奧重逢時,克勞迪婭問他這名西班牙人是否真的死了,埃齊奧並沒有直接答覆她。[2]

當日,全鎮都在為克勞迪婭次日的生日宴會做準備。克勞迪婭想要給哥哥一個驚喜,所以沒有告訴他宴會的事情。當日晚些時候埃齊奧在馬里奧的書房召集了克勞迪婭,瑪麗亞,馬里奧,馬基雅維利以及卡特琳娜·斯福爾扎。埃齊奧告知了他們他已饒過羅德里戈的性命,以及他在梵蒂岡密室中發現了第一文明一員的密涅瓦的投影。[2]

第二天克勞迪婭生日那天早上,蒙特利久尼被羅德里戈的兒子切薩雷指揮下的教皇軍軍圍攻。克勞迪婭把母親和其他一些村民安置在別墅下的聖堂中,但是在離開別墅的時候被博吉亞士兵發現並受到攻擊。克勞迪婭被受了重傷的哥哥救下,而埃齊奧接着帶領倖存者穿過了蒙特里久尼的地下秘道安全地逃到外面。之後,埃齊奧告知克勞迪婭和母親瑪麗亞馬里奧被切薩雷殺了,並讓她們回到佛羅倫薩。然而,她們都希望援助埃齊奧,因此她們秘密地跟着埃齊奧到了羅馬,而那是博吉亞家族和聖殿騎士權力的中心。[2]

領導羅馬交際花編輯

埃齊奧: "你做這個的話,就得自食其力了。"
克勞迪婭: "我都自食其力20年了。"
―埃齊奧和克勞迪婭,關於她要求要領導羅馬的娼妓一事。[來源]
1000px-Negotiations 11

克勞迪婭,瑪麗亞和埃齊奧在妓院里。

克勞迪婭和瑪麗亞成功到達了台伯島刺客據點,在那裡見到了馬基雅維利。馬基雅維利推測埃齊奧在拜訪盛開薔薇交際花,之後兩人前去妓院。[2]

在和娼妓們交談時,沒能成功從奴隸販手中救出妓院老闆索拉里夫人的埃齊奧撞見了克勞迪婭和母親瑪麗亞。因為沒有人領導娼妓們了,克勞迪婭主動提出要接手妓院。對此埃齊奧很不滿。[2]

在母親瑪麗亞的請求下,埃齊奧最終同意了。克勞迪婭和她的娼妓們開始為刺客組織獲取博吉亞家族的情報,開始獲取卡特琳娜·斯福爾扎的位置。之後在1501年,埃齊奧和其他刺客公會的領導在刺客藏身處召開了會議,傳達必要的信息,刺客組織於是決定下一步刺殺羅德里戈·博吉亞和切薩雷·博吉亞。[2]

接下來的幾年裡,克勞迪婭一直領導着交際花。1503年她再次參與了在藏身處的會議,並透露一個叫埃吉迪奧·特洛基的議員和切薩雷的“銀行家”關係密切。克勞迪婭給埃齊奧指出了參議員的位置,在埃齊奧前去刺殺銀行家時,派她的交際花們跟着埃齊奧,並讓人將他帶去的錢帶回盛開薔薇。[2]

然而,博吉亞守衛跟蹤了這群交際花,他們潛入了妓院里。克勞迪婭決心要保護她的姑娘們,並給自己武裝好了一把刀,正好是在埃齊奧進入妓院準備去救她之前,她單槍匹馬就拿下了所有守衛。埃齊奧對此非常吃驚,並在1503年8月,他再次叫克勞迪婭去了藏身處。[2]

進入典禮大廳後,埃齊奧在眾刺客的面前接引克勞迪婭加入了刺客組織,埃齊奧自己則晉陞為刺客組織導師和領導者。隨後,克勞迪婭執行了信仰之躍,從藏身處的屋頂躍入台伯河[2]

1000px-Ascension 9

克勞迪婭加入刺客組織。

後來,埃齊奧為了刺殺羅德里格和切薩雷而潛入聖天使城堡,卻在那裡看到切薩雷用毒蘋果殺死了羅德里格。由於失去教皇力量的支持,切薩雷在羅馬的影響力大大削弱。[2] 不久,克勞迪婭告訴埃齊奧,一位法國的紅衣主教若爾日·德·安博瓦茲即將與切薩雷會面,埃齊奧隨即動身終止了會面。[5] 緊接着,克勞迪婭和埃齊奧、尼可羅、拉·沃爾佩以及巴爾托洛梅奧·德·阿爾維阿諾一道擊敗了切薩雷僅存的支持者,並且目睹了切薩雷被法比奧·奧爾西尼和教皇護衛逮捕。[2]

第二年,瑪利亞身體逐漸虛弱,開始談起喬瓦尼,費代里科和彼特魯喬的事情,克勞迪婭因此接管了妓院的全部事務。然而同年,克勞迪婭被受到暗中投靠了博吉亞的前線人布魯諾下套,被一夥博吉亞殘黨俘獲。[5]

布魯諾繼續偽裝為尼可羅的探子,並將他和埃齊奧帶到克勞迪婭的所在地點,稱這裡是聖殿騎士的秘密藏身處。克勞迪婭被綁在這裡,她的衣服被一名聖殿騎士撕得破破爛爛。尼可羅和埃齊奧趕到後,成功制服了博吉亞的追隨者並救下了她。克勞迪婭最終辭去盛開薔薇老闆一職,由瑪麗亞照顧進行休養,而在這件事之後一段時間,瑪麗亞也去世了。克勞迪婭隨後前往佛羅倫薩在保拉處休養,並以盛開薔薇為基準興建妓院,同時,拉·沃爾佩安排威尼斯盜賊羅莎擔任盛開薔薇老闆娘的位置。[5]

為刺客組織服務編輯

“是的,這份工作真是讓我累壞了。上天知道,我僅僅代任了兩年時間,但這足以讓我明白你一直以來所肩負的一切。”
―克勞迪婭談起領導刺客組織的艱辛。[來源]
埃齊奧繼續追蹤聖殿騎士的最高大師切薩雷·博吉亞,最終於1507年的比亞納圍城戰中成功殺死了他。從西班牙回到羅馬後,埃齊奧要馬基雅維利在動身前往佛羅倫薩後將克勞迪婭召回羅馬。克勞迪婭不久回到羅馬,此時她對羅馬城的感情已經超過了她的家鄉佛羅倫薩。[5]

克勞迪婭成為了埃齊奧的顧問,並繼續為刺客組織服務。1510年,埃齊奧發現一封父親的信,信中描述了一座圖書館的地理位置。這座圖書館由黎凡特刺客的導師,同時也是歷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刺客之一的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建造。埃齊奧向克勞迪婭表明了前往馬斯亞夫尋找圖書館的想法,不過他沒有詳細說明信的內容,而是把信留給她讓她之後查閱。克勞迪婭祝他平安,並且希望他能保持與自己通信。隨後,克勞迪婭暫時接管了意大利刺客兄弟會的領導工作。[6]

克勞迪婭時不時收到兄長的來信,信中談及他旅途的進展,在君士坦丁堡的見聞,以及他對一名威尼斯女性索菲亞·薩爾托逐漸萌生的感情。[7]

埃齊奧旅行期間,克勞迪婭為刺客組織的盟友教皇儒略二世不斷惡化的健康狀況感到憂慮,他數年來一直為刺客們提供保護。此外,克勞迪婭還收到一封來自荷蘭學者兼北歐刺客領導人德西德里烏斯·伊拉斯謨的信。而她也曾寫信告訴過埃齊奧安內塔的死訊,不過他並沒看。[6]

1512年末,埃齊奧攜妻子索菲亞返回羅馬,此前他們已在威尼斯成婚。克勞迪婭告訴他洛倫佐·德·美第奇之子即將接任教皇之位,並把伊拉斯謨的信交給了他。[6]

克勞迪婭還對埃齊奧的婚事表示祝賀,並且對他的妻子很滿意,“儘管她以前是威尼斯人。”埃齊奧決意從刺客組織導師位置上退休,指定盧多維科·阿廖斯托繼任刺客導師的位置,克勞迪婭卻認為阿廖斯托與阿方索·德埃斯特及妻盧克雷齊婭·博吉亞關係密切而對此強烈反對。然而當她聽到埃齊奧想要經營自己的葡萄園並開始寫作的願望時,她更加憤怒了。[6]

晚年生活編輯

克勞迪婭後來再婚,和他的丈夫呆在羅馬。儘管一開始對埃齊奧很生氣,但後來克勞迪婭很享受去拜訪埃齊奧和索菲亞在托斯卡納郊外的別墅,喜歡上了她的新侄子馬爾切洛和侄女弗拉維婭[6]

儘管比索菲亞大了15歲,克勞迪婭與她這個弟妹的關係卻非常親近。索菲亞也經常帶着她的孩子們去羅馬拜訪克勞迪婭。[6]

性格特徵編輯

“他是在強制我工作!如果父親在的話,我永遠也不會坐像這樣的辦公桌後面。”
―克勞迪婭對埃齊奧,在被馬里奧指派工作時[來源]
ACBSP 2011-04-12 22-29-06-54

克勞迪婭和埃齊奧在妓院後面

克勞迪婭在小時候明顯被喬瓦尼寵壞了,僅僅因另一個女孩子“看了看她的男朋友” 便毫不吝惜暴力。她的倔脾氣嚇跑了所有來求婚的人,喬瓦尼因此不得不將她的嫁妝提高了1000弗羅林。克勞迪婭常常顯得不夠成熟,在蒙特里久尼時曾經任性地抱怨馬里奧交給她的財務工作。[1]

雖然如此,克勞迪婭對管理資金卻十分在行,還非常清楚哥哥的收入支出情況。[1] 而搬到羅馬後,克勞迪婭變成了一個近人可親、謙遜勤奮的女性,與之前驕奢的女孩形成了鮮明對比,這可能是她多年來在奧迪托雷莊園管理財務的影響。克勞迪婭的理財能力在她接管羅馬妓院時也派上了用場,儘管埃齊奧一開始對此非常反對。在她的帶領下,盛開薔薇成為羅馬最受歡迎的妓院,對刺客們而言則成為了高效的情報集散地。 [2]

克勞迪婭很愛她的家人,對於父親和兄弟的死刑,母親的感情創傷,以及離開家鄉佛羅倫薩,都表現得很動感情。克勞迪婭是埃齊奧唯一的姐妹,也許因為她是女性,她並沒有像另兩個兄弟一樣被羅德里格·博吉亞作為對刺客組織的警示而命令處死。她也與埃齊奧非常親近,特別是在晚年的時光。[1]

當她管理盛開薔薇的時候,她表現出對手下姑娘們的關愛並且願意保護她們。當博吉亞衛兵襲擊妓院的時候,克勞迪婭用一把匕首單槍匹馬殺死了所有入侵者,給埃齊奧留下了深刻印象。 她一直期待有有冒險有挑戰的生活,而不是過上平淡無奇的一生。這從她跟着埃齊奧來到羅馬以及接下盛開薔薇老闆娘重任可以看出。[2]

瑣聞趣事編輯

刺客信條:II

  • 克勞迪婭和遊戲中的大多數人一樣,在23年的時間內沒有任何外貌上的變化,並且她始終呆在奧迪托雷別墅的那張桌子後。自從她向艾齊奧抱怨不想工作後,她與艾齊奧的唯一對話就是問他是否要看莊園的財政薄。
  • 自從艾齊奧給蒙特利久尼賺取收入後,克勞迪婭說她會將超出限額的存款留給自己“保管”。但她從未像埃齊奧透露過自己如何去使用它。
  • 克勞迪婭在大部分時間中她都呆在奧迪托雷別墅,在虛榮之火事件中埃齊奧可以用鷹眼在奧迪托雷宅邸看到她的影像。
  • 遊戲中有一個BUG,艾齊奧在跑動中可以撞到並擊倒克勞迪婭,此時她會呼叫城市守衛,儘管這一切看起來不可思議。
  • 馬里奧在刺客信條:文藝復興中提到過克勞迪婭和瑪利亞在來到蒙特里久尼之後就住在附近一家女修道院,直到15世紀8年代才搬到蒙特里久尼。
    • 而在這段時期,克勞迪婭嫁給了馬里奧的傭兵隊長,並有了一個孩子,但未提及她丈夫和孩子的姓名。

刺客信條:兄弟會

  • 克勞迪婭看起來還很年輕,其實在遊戲剛開始的時候她已經38歲了。她的皮膚看起來比以前更白暫。
  • 當克勞迪婭加入刺客組織時,她的服裝和瑪利亞·索普刺客信條:血統以及刺客信條II中的服裝很相似。
  • 像她哥哥一樣,克勞迪婭也會反握匕首,在記憶"書面記錄"有展現。
  • 當埃齊奧在1506年遇到杜喬·德·盧卡時,杜喬挑釁埃齊奧,侮辱克勞迪婭“在佛羅倫薩不願張開雙腿,而現在卻成了全羅馬男人常光顧的妓院老闆娘。”然而在那個時候,克勞迪婭已經辭去了在盛開薔薇的職位。

畫廊編輯

出場編輯

參考與注釋編輯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