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Individuals

Smallwikipedialogo
“那些活在他人阴影下的人最不值得信任。”
―公元前48年,克利奥帕特拉对巴耶克艾雅[来源]


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笃爱父亲者”Cleopatra VII Thea Philopator,公元前69年-公元前30年),历史上常简称为克利奥帕特拉Cleopatra),是埃及最后一任拥有实际影响力的法老,统治时间为公元前51年至前30年。她是托勒密十二世的女儿, 托勒密十三世的姐姐。

作为希腊-马其顿王朝托勒密王朝的王室成员,克利奥帕特拉起初为父亲协理朝政,后来又与弟弟托勒密十三世成为共治法老,并遵照埃及传统与他结为夫妻。身为女王的她又和尤利乌斯·凯撒结盟,在凯撒的帮助下将王位牢牢地握在手中。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与流亡生涯编辑

克利奥帕特拉出生在公元前69年的亚历山大,是托勒密十二世的次女。[1] 公元前51年父皇驾崩后,年仅十八岁的她继位成为下一任法老,与托勒密十三世共同治理埃及。[2]作为当时的习俗,这对姐弟结婚了。[1]

公元前49年,托勒密十三世听信上古维序者的谗言,下令将克利奥帕特拉驱逐出境。克利奥帕特拉在忠心耿耿的皇家侍从阿波罗多洛斯的帮助下逃出亚历山大。在被逐的几年里,她一直寓居在阿波罗多洛斯的私人庄园[3] 后来,她经阿波罗多洛斯介绍认识了前守护者艾雅。两人一见如故,默契非常。带着同样对维序者的仇恨,艾雅成为了女王帐下的一名密探。[2]

公元前48年,女王认识了艾雅的丈夫,来自西瓦的守护者巴耶克。此前,他击杀了多位需要为女王流亡一事负责的维序者,并认定皇家书记官欧多拉斯就是维序者的头目“圣蛇”。然而女王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原来“圣蛇”只是维序者共有的称谓,欧多拉斯真正的绰号其实是“河马”,而且除了被杀的几个人外,上埃及还有许多“圣蛇”正在为害一方。于是巴耶克被女王任命为全埃及的守护者,踏上了讨伐“圣甲虫”“鬣狗”“鳄鱼”“蜥蜴”的艰险旅途。[4] 巴耶克离开后不久,女王又命艾雅随弗西达斯出海,接应方才在内战中败于凯撒的罗马将军庞培,寻找与他结盟,共同对抗托勒密十三世的机会。[5] 

Origins Quest15TheLizard'sFace Part01

克利奥帕特拉在孟菲斯的行宫前进行演讲

这之后的某一天,女王在阿波罗多洛斯和私人卫队的护卫下来到孟菲斯,参加即将举办的阿庇斯圣牛节,期间下榻于阿普里斯宫,向心怀不满的民众发表演讲,以期重获他们的支持。艾雅和巴耶克随后带着有关“蜥蜴”真身的线索赶到,告诉女王“蜥蜴”就是帕塞拉普塔手下的一位阿努比斯祭司。当得知给圣牛下毒,差点害得庆典泡汤的人是女祭司塔维泰欧斯时,女王怒不可遏,下令将这对双胞胎扔进铜牛活烤至死。艾雅拦住了她,告诉她女祭司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蜥蜴”绑架了她们的哥哥潘卡拉特斯。但克利奥帕特拉并不关心这个,也不关心到底是谁——是巴耶克还是艾雅——来为她手刃“蜥蜴”。她只要求在前往赫拉克利翁前看到这件事的结局。[6]

稍后,成功刺杀了“蜥蜴”的巴耶克带着他的面具回来复命,维序者在孟菲斯的恐怖统治就此瓦解。同时,阿庇斯圣牛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庆典如期举行。在移驾赫拉克利翁前,克利奥帕特拉参加了圣牛祭典。 巴耶克则前往法尤姆,调查名单上的最后一位维序者“鳄鱼”的行踪。[6]

联盟凯撒编辑

“伟大的女士,你的胆识并不亚于你的美貌。”
―公元前47年,凯撒初见克利奥帕特拉[来源]-[记忆]
Origins Quest18WayOfTheGaviniani Part07

克利奥帕特拉正在与巴耶克交谈

还是公元前48年。在这一年的末尾,克利奥帕特拉住进了她在赫拉克利翁的行宫,等候庞培及其大军驾临。期间,她再次派艾雅和弗西达斯出海阻击加比尼亚人的舰队——这是一支效忠于托勒密十三世的罗马军团。[7] 艾雅走后不久,阿波罗多洛斯在行宫附近活捉了替维序者监视女王的间谍里维努斯,从他口中审问出了以维纳托塞普提米乌斯为首的加比尼亚人行刺女王的计划。此时巴耶克已将“鳄鱼” 斩杀,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赫拉克利翁。然而他的任务并没有结束——女王又命他去追击另外两个维序者,代号分别是“胡狼”和“毒蝎”。吩咐完毕,女王让人将遍体鳞伤的里维努斯拖到巴耶克面前,暗示道他可能知道是谁杀害了卡慕。愤怒的巴耶克用头锤击晕了他,而后奉女王之命往城里调查刺驾阴谋去了。[8]

他与艾雅几乎同时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行宫外与女王会合。然而众人期待已久的大团圆却被孤注一掷的维纳托及其爪牙打破。巴耶克夫妇消灭了这群亡命之徒,但女王深知,只要她和她弟弟的内战一日未结,加比尼亚人和维序者就绝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巴耶克和艾雅在她的命令下先行一步,去城往西,来到了刚刚登陆赫拉克利翁行省的庞培的营地。但两人所见却是遍地尸骸,原来塞普提米乌斯早已带兵血洗了这里,并砍下庞培的头颅,直往亚历山大去了。丢了庞培的援兵,克利奥帕特拉果断做出了投靠凯撒的决定。这时,凯撒已在追击庞培的过程中抵达埃及。[8] 为了抢在托勒密十三世之前与他结盟,克利奥帕特拉和她的追随者们搭上弗西达斯的战船,冲破托勒密舰队的重重围堵,最终在公元前47年初乘小舟抵达亚历山大港。[9]

Origins Quest19AyaBladeOfTheGoddess Part17

女王与凯撒

为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凯撒身边,女王不惜将自己裹进地毯,让伪装成赫尔摩波利斯行省长的阿波罗多洛斯抱她入宫。艾雅和巴耶克则伪装成阿波罗多洛斯的侍卫,扛着罐子和菜篮一并进入。由罗马官兵引路,众人来到了托勒密与凯撒议事的王宫会客厅。还没等托勒密反应过来,女王便从地毯间款步而出,即刻用美貌俘获了凯撒的欢心。凯撒希望私下与她商谈一番,惹得托勒密大为光火。这位小法老与姐姐不欢而散,阿波罗多洛斯、艾雅和巴耶克则留在宫外,等待女王的下一步指示。[9]

不久后,女王与凯撒萌生出了颇为私密的情愫。为了进一步争取他的支持,女王决定开启在父王统治期间因地震封闭起来的亚历山大陵,以拉近自己与凯撒的关系。隔天,接到命令的艾雅打穿了墓道的侧壁,经由地下排水渠,与巴耶克一道进入墓室, 从墓室内部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大门。阿波罗多洛斯、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沿阶而下。正当他们缅怀亚历山大大帝的功勋时,凯撒的侍卫队长弗拉维乌斯突然来报,说他们的特使被人劫持到了阿克拉兵营。考虑到罗马士兵并不受当地居民欢迎,克利奥帕特拉当即表示愿派希腊士兵协助调查。然而艾雅和巴耶克自告奋勇地接下了此事。[9]

从特使那里,艾雅得知包括塞普提米乌斯在内的托勒密军团正意图将凯撒和女王包围在王宫和亚历山大城内。当围城战爆发时,女王嘱咐艾雅只要有机会就干掉托勒密。在艾雅、巴耶克和罗马援兵的齐心协力下,托勒密的包围网被攻破,双方在尼罗河三角洲展开决战。几乎在波提纽斯和塞普提米乌斯败退的同时,逃亡途中的托勒密十三世葬身在了尼罗鳄的口中。[10]

Origins Quest20BattleForTheNile Part16

克利奥帕特拉举起亚历山大权杖作为得胜的标志

随着托勒密及其拥趸的败亡,克利奥帕特拉终于得以大权独揽,并与凯撒联盟到底。[10]她之后与她更为年轻的弟弟托勒密十四世结婚,并因此获得了埃及的王位。[1]塞普提米乌斯蒙获赦免,被凯撒提拔为私人护卫,艾雅和巴耶克因而将此视为凯撒对他们的背叛。克利奥帕特拉则干脆炒了艾雅和巴耶克的鱿鱼,让阿波罗多洛斯替她通知这一决定。在艾雅夫妇眼中,克利奥帕特拉已然是全埃及的叛徒。在她复位后的某个深夜,两人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成立了无形者组织,接续着反抗维序者的大业。与维序者沆瀣一气的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则是他们的头号目标。[10]

当年六月,凯撒和克利奥帕特拉的独子凯撒里昂出生,母子俩随后以凯撒贵宾的名义移居罗马。[3] 三年后,即公元前44年3月15日,凯撒在艾雅的精心谋划下遇刺于庞培剧院。参与刺杀行动的还有被艾雅接纳为无形者的元老院议员布鲁图斯朗基努斯[11]

三天后,艾雅在罗马城外围的别墅中见到了克利奥帕特拉。愤怒的克利奥帕特拉斥责道,如果凯撒还活着,他俩的儿子迟早会坐上罗马的王座。话毕,她伸出手来,试图击打自己曾经的追随者。艾雅随即抽出袖剑,拦住了她。在艾雅看来,克利奥帕特拉已不值得她和凯撒里昂的尊敬。临走时,她告诫克利奥帕特拉要做一个埃及人民应得的明君,否则那把袖剑就会贯穿她的喉咙。[11]

迎战屋大维与黯然落幕编辑

“还有,阿琪拉,谢谢你所做的一切。我们已无盟友,唯余赴死的决心,以及这仓促的结局。”
―克利奥帕特拉的遗言,公元前30年[来源]
Cleopatra's Death

克利奥帕特拉选择自杀

凯撒死后,继承他遗钵并不是凯撒里昂,而是他的养子屋大维。出于对其威势的恐惧,克利奥帕特拉决定与凯撒的挚友马克·安东尼结盟,[12]并与他发展了一段浪漫而又具有政治性的关系,这使克利奥帕特拉为安东尼生下了两人的孩子。[1]公元前38年,女王结识了凯撒曾经的属下,同时也是上古维序者秘密成员的盖乌斯·路菲欧。有一次,路菲欧对待女王似乎有些失礼,安东尼知道后马上训斥了他。待到与女王下一次见面,他的态度果然变得毕恭毕敬了起来。[12]

公元前33年,后三头联盟宣告破裂,第二轮罗马内战终于在安东尼和屋大维间爆发。公元前31年9月,安东尼在亚克兴角海战中战败。出于对自己和自己儿子安危的考虑,女王回到了亚历山大。公元前30年春,屋大维举兵侵入埃及。8月1日,安东尼的海军舰队与骑兵部队相继倒戈,绝望中的他只好引刀自戕。他的死也注定了女王的命运。女王最后一次登临亚历山大港,在她的注视下,凯撒里昂为最后一刻的到来接受着格斗训练。12日,屋大维兵临城下,先前已躲过多次刺杀的女王在王宫里遇到了更名为阿蒙内特的艾雅。艾雅请她放弃这场战斗。她同意了,条件是带走凯撒里昂,并将他训练成和艾雅一样的无形者。凯撒里昂走后,女王命侍女阿琪拉传达她即将退位的消息,并为阿琪拉多年来的付出表达了由衷的感谢。随后,她饮下了艾雅留给她的一小瓶毒药。克利奥帕特拉,这位埃及的末代法老,就这样迎来了自己的结局。[13]

后续编辑

虽然并没有直接动手,[13] 阿蒙内特还是被后人尊奉为用毒蛇刺杀埃及艳后的传奇刺客。她臂缠毒蛇的形象被人刻成石雕,竖立在蒙泰里吉欧尼奥迪托雷别墅的地下圣堂。另外还有一座一模一样的雕像,竖立在她位于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衣冠冢里。[14]

2012年,克利奥帕特拉的名号在艾博斯泰格传承计划的一个记忆序列里被提及。[15]

人物性格编辑

“直到长剑刺穿我的心脏之前,我都是女王。如此就算遭逢不幸,我的鲜血也会留在我的王座上。”
―克利奥帕特拉[来源]

克利奥帕特拉将玩世不恭和喜欢异想天开的性格毫不掩饰地表露于外,她挥霍无度,沉湎于一切贵族式的生活乐趣。但她的个人魅力却能让埃及民众纷纷聚拢在她周围,将她尊奉为领袖。这主要得益于她那迷人的嗓音,即使是心有所属的相思病人也会为她甜美的声音久久驻足。她依凭着这一标志性优势,呼应着凯撒对万世功业的渴望,从而使他对自己一见钟情,继而在政治和军事上倒向她这一方。同时,她也在民众中间树立自己女神的形象,以赢得他们的钦仰和忠心。

然而在她富有魅力,耽于享乐的外表下的,却是一个残酷无情,善于蛊惑人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政治操纵家。不管是谁,只要阻挡她走向权力巅峰,她都会一一予以清除,而她也愿意以一切手段捍卫这条权力之路。因此,她会在榨干西瓦守护者及其妻子的利用价值后一脚把他们踢开,转而投向上古维序者的怀抱,以巩固她通过与凯撒联姻获得的对埃及和罗马的统治。同样,她也会利用自己与凯撒的独生子凯撒里昂强化自己在罗马的权威。她的残酷无情也可一见,比如得知双胞胎女祭司是毒害阿庇斯公牛的凶手时,她立刻下令将她俩扔进铜牛接受火刑。再比如为了获得唯一至高无上的权力,她不惜与自己的弟弟开战,日日夜夜欲除之而后快。

琐闻趣事编辑

  • 克利奥帕特拉一名源自希腊语 Κλεοπάτρα ,意为"她来自荣耀的父亲"或"父亲的荣耀",是κλέος ("荣耀")和 πατήρ ("父亲")二词拼合而成的女性形式 (男性形式则是克利奥帕特罗斯(Κλεόπατρος)或帕特罗克洛斯(Πάτροκλος))。
    • 希腊-马其顿诸王朝的多位公主、王后和女王也叫这个名字。
  • 克利奥帕特拉被认为是她那个时代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女性之一——她20岁时就已掌握九种语言。[2]

画廊编辑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与来源编辑

  1. 1.0 1.1 1.2 1.3 Assassin's Creed: OriginsDiscovery Tour
  2. 2.0 2.1 2.2 Assassin's Creed Origins: Official Game Guide
  3. 3.0 3.1 Assassin's Creed: Origins
  4. Assassin's Creed: OriginsEgypt's Medjay
  5. Assassin's Creed: OriginsPompeius Magnus
  6. 6.0 6.1 Assassin's Creed: OriginsThe Lizard's Face
  7. Assassin's Creed: OriginsAmbush At Sea
  8. 8.0 8.1 Assassin's Creed: OriginsWay of the Gabiniani
  9. 9.0 9.1 9.2 Assassin's Creed: OriginsAya: Blade of the Goddess
  10. 10.0 10.1 10.2 Assassin's Creed: OriginsThe Battle of the Nile
  11. 11.0 11.1 Assassin's Creed: OriginsFall of an Empire, Rise of Another
  12. 12.0 12.1 Assassin's Creed: OriginsThe Hidden Ones
  13. 13.0 13.1 Assassin's Creed: Origins comic
  14. Assassin's Creed II
  15. Assassin's Creed: Project Legacy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