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TechnologyEraicon-TWCB-02


先行者之盒Precursor box), 也被称作伊述数据储匣Isu Data Cache[1]伊述创造的一种设备,能与其他伊甸碎片发生作用,实现多种功能。[2] 而它们主要是用来贮存任何给定主题的大量知识内容。[1]

先行者之盒通常由一件对应的伊甸碎片供能,但在没有这种装置的情况下可以使用电力代替。然而所需的电量与雷击的程度相当,并且可能会损坏盒子。[2] 其中一个盒子曾确实是通过这种方式供能的,当被激活之后,它能够破译伏尼契手稿中的伊述语言,给出地震神殿的位置。[3]圣殿骑士也曾使用光之山为它供能,来翻译阿姆利则神殿中的文字以确定其他神殿的位置。[4]

伊甸权杖相合后,箱子也被证实有能力将某人的记忆和思维传送到另一位身上,就像1918年俄罗斯的阿纳斯塔西娅·尼古拉耶芙娜·罗曼诺娃获得了邵君的记忆。[5]

历史[]

送到中国[]

ACE-V 10

埃齐奥将盒子交给邵君

到1524年11月,一只先行者之盒被意大利刺客退休导师埃齐奥·奥迪托雷保管在其位于托斯卡纳的庄园中。中国刺客邵君到此寻求埃齐奥的对拯救故乡方法的建议,导师将盒子交给她并称其可以给予帮助。埃齐奥还嘱咐道,她只能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打开先行者之盒。[6]

回到中国后,邵君用先行者之盒引诱了八虎之一的高凤。她刺杀了高凤,但盒子被谷大用带走了。最后邵君刺杀谷大用,收回了盒子。邵君将先行者之盒託付给她的师父王阳明进行研究。但在研究完成之前,张永找到并在伏击中对王阳明造成了致命伤,夺回先行者之盒,[7]最终将它运出中国,送到了其他圣殿骑士手中。[8]

以下内容是否属于正史尚不明确。

埃齐奥将盒子交给邵君之后,说“此物能在遇到难以抉择之时是指点迷津”,实际上指的便是盒子的翻译和解读功能。 邵君将盒子带回中国与导师王阳明一同研究,但发现盒子是空的,一直未能参透其真正含义。 张永在重新开始岱舆计划两年之后,遇到了瓶颈,圣殿骑士皮洛斯提出只有得到先行者之盒项目才能有所突破。并且皮洛斯之后还发现先行者之盒可以放入如岱舆岛这样的先行者遗迹的插孔中激活神殿并解读岱舆计划的密文。最终,张永在与王守仁一战后,夺取了盒子。[9]

张永和皮洛斯以及谷大用到达了岱舆岛后,将盒子插入了凹槽。他们将卷轴放入了盒中,之后谷大用发动了机括激活了盒子,随后先行者之盒翻译出了整本西番书残页的内容,并分别用阅读之人的母语呈现。张永害怕密文内容会很快消失,便命令两人分别去拦住闯入的少芸等人。他自己利用现学的知识,将人形兵器禺猇改造成了禺京。但此时岱舆岛失去了动力,先行者之盒也失去了作用。之后他在与邵君的战斗中失利,带着先行者之盒乘坐热气球逃离了岛屿。[9]

少芸追击到张永并最终将他逼得自尽后,发现先行者之盒并未在张永身上。[10]


西印度群岛[]

De Fayet's Last Stand 7

阿德瓦莱将先行者之盒交到巴斯蒂娜手中

1735年,法国圣殿骑士将先行者之盒用一艘加利恩帆船送往太子港巴斯蒂娜·约瑟夫处。然而运送神器的船队遭到了阿德瓦莱的攻击,他从圣殿骑士上将手中夺得了装有盒子的包裹。1737年7月,阿德瓦莱最终将先行者之盒交给了巴斯蒂娜。[11]

1751年11月,先行者之盒和伏尼契手稿被圣多明各刺客兄弟会导师弗朗索瓦·麦坎达所保管。利用神器,麦坎达发现了一处位于太子港附近的第一文明神殿,并派他的下属星期五前去调查。麦坎达并不知道,神殿是一个维持地球板块稳定性的系统。[3]

星期五激活了神殿内的机关,引发了一场大地震,摧毁太子港及周边地区。灾难发生后,圣殿骑士大师劳伦斯·华盛顿从麦坎达的大本营中偷走了盒子与手稿,将神器带到了弗吉尼亚,圣殿骑士们在那裡研究如何使使用它们。[3]

殖民地的斗争[]

One Little Victory 6

谢伊藏起先行者之盒

1752年,殖民地刺客谢伊·科马克为了寻找先行者之盒将劳伦斯·华盛顿刺杀。但是盒子已经被移交给圣殿骑士塞缪尔·史密斯,手稿被託付于詹姆斯·沃德罗普。1754年,谢伊在刺客同伴维纶德里骑士的帮助下将史密斯刺杀,得到了盒子,并将它交给本杰明·富兰克林,试图将电流引入盒子以将它激活。[3]

在谢伊和霍普·詹森的协助下,富兰克林成功给盒子充能,它投影出一幅地球的全息影像,并标出了很多先行者站点,其中一个位于葡萄牙里斯本。随后盒子被导师阿基里斯·达文波特保管于刺客在英属美洲殖民地的根据地——达文波特家园[3]

ACRG Shay Dorian

谢伊从多里安偷走盒子。

1759年,霍普着手重现了富兰克林的实验,并发现了隐藏于北极的另一座第一文明神殿。几经波折之后,维纶德里骑士责成手下将先行者之盒运出殖民地隐藏起来。[3]

几经转手[]

1776年12月,盒子到了法国刺客手中,二十年前叛变至圣殿骑士一方的谢伊了解到这一情况并前往巴黎。他从一伙歹徒手中救下了富兰克林,声称要去凡尔赛宫会见一位生意上的伙伴,为了报答谢伊,富兰克林协助他进入王宫。谢伊在宫殿内将先行者之盒的保管者夏尔·多里安刺杀,为圣殿骑士取回了盒子。[3]

后来,先行者之盒流落到不列颠圣殿骑士弗朗西斯·科顿之手。在科顿死后,他指定的继承人威廉·亨利·斯利曼掌管了先行者之盒,并在1841年利用它寻找印度的先行者神殿。为了激活先行者之盒的力量,威廉·斯利曼从刺客处偷取了光之山。然而,刺客阿尔巴兹·米尔对他展开反击,找回了被偷窃的伊甸碎片。尽管在赫拉特找到了新的神殿,威廉还是不得不放弃了先行者之盒。[4]

Alice steal the box

爱丽丝取走先行者之盒

尤利西斯·S·格兰特在1868年当选美国总统后,圣殿骑士渗透进了格兰特的核心圈子中,腐化了政府。他们用一张手稿密文以及先行者之盒帮助格兰特掌握之前在美国内战中刺客交予他的匕首的力量。前总统候选人霍勒斯·格里利发现了这些事情。派出线人偷走带给自己。他的助手在被杀害前还告诉他有几页密文手稿被放在大英博物馆中。1872年,圣殿骑士知晓了盒子在霍勒斯家中,之后圣殿骑士特工爱丽丝受命前去格里利处处理掉他并收回先行者之盒。虽然平克顿侦探汤米·格雷林阻止了她对格里利的暗杀,但是盒子仍被爱丽丝所拿走交给了上级。[12]

革命时的俄国[]

ACCR RF (9)

先行者之盒与伊甸权杖碎片发生共鸣

数十年后,先行者之盒被沙皇尼古拉斯二世据为己有。1918年,他全家被布尔什维克党人投入叶卡捷琳堡的监狱。刺客兄弟会派出尼古拉·奥列洛夫回收先行者之盒,他面对的是渗入苏俄红军的圣殿骑士,并且同样对先行者之盒志在必得。潜入罗曼诺夫家族被关押的房间后,尼古拉只来得及看到谋杀他们的凶手,但他找到了抱着先行者之盒的阿纳斯塔西娅女大公,及时回收了盒子。[5]

然而,当尼古拉从阿纳斯塔西娅手中拿取先行者之盒时,他脖子上的权杖碎片与盒子产生了共鸣,这个女孩不知为何被烙印上了中国刺客邵君的基因记忆。在出血效应的影响下,阿纳斯塔西娅一时间被邵君的记忆和技能淹没了。尼古拉·奥列洛夫不得不把她和先行者之盒一起带回了莫斯科的兄弟会总部。[5]

抵达莫斯科后,两人遇到了谢尔盖,这名刺客接手了先行者之盒,并向尼古拉承诺他们将会保护安雅(阿纳斯塔西娅的昵称),直到把先行者之盒在她身上的效应研究清楚。尼古拉·奥列洛夫窃听了几个刺客成员的对话,发觉他们根本不在乎安雅的死活,谢尔盖只是想查探先行者之盒的秘密而已,他们试图在安雅身上所做的事情无异于谋杀。尼古拉最终设法救出了女孩,但把先行者之盒留在了莫斯科。[5]

凤凰计划[]

到2014年2月,先行者之盒已经落入了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之手,位于其在鹿特丹的研究所中。尽管刺客哈兰·T·康宁汉姆阿伦德·舒特袭击了研究所试图夺走宝盒,但是在对上圣殿骑士大师尤哈尼·奥措·博格率领的西格玛小队时,被迫放弃了盒子。[3]

ACCR Alvaro box

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拿着盒子

2015年,利蒂希娅·英格兰指派博格将先行者之盒送去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秘密实验室,以便于凤凰计划的开展。[5]格拉玛提卡随即对先行者之盒以及维奥莱特·达科斯塔带来的伊甸裹尸布进行实验。[13]约摸在2017年,他的实验室被第一文明的仆从强行接管。[14]

仆从们想要制造一具新躯体供朱诺附身,而格拉玛提卡遵命而为,利用盒子里的知识,裹尸布的治疗特性以及从未成年圣者伊利亚身上提取的伊述DNA,为朱诺创造了新的身体。接着凤凰计划实验室被加林娜·沃罗宁娜领导的刺客小组以及尤哈尼·奥措·贝格袭击,他们正是为了阻止朱诺复活而来。在随后的战斗中,实验室被贝格扔出的高爆炸药炸毁,先行者之盒和裹尸布也随之毁灭。[14]

试图寻找其他先行者之盒[]

2019年,日本圣殿骑士加贺美香织试图找到邵君的先行者之盒。邵君后代黄里沙前来阿布斯泰戈横滨研究所参加“治疗”时,加贺美便将她安置在Animus中回溯其祖先的基因记忆。然而邵君的记忆最后走入了死胡同,而在黄里沙射爆了这台Animus后,加贺美的研究也无限期终止。不久后,黄里沙和好友真理被刺客导师望月纱子招募进入刺客兄弟会。[15]

2020年8月,刺客安东尼·亨利在给蕾拉·哈桑的笔记中写到,他曾试图翻译伏尼契手稿页面中的伊述文字,不过未能成功。他推测这些文字也许需要一个先行者之盒来解读。[16]

琐闻趣事[]

一个还是两个盒子?
  • 刺客信条》系列中的先行者之盒并不是一致的。在《刺客信条:叛变》的战时书信中,圣殿骑士约翰·哈里森写信给最高大师雷金纳德·伯奇,说中国刺客将盒子在邵君死后保存了100年,之后将盒子送到了西印度海的阿尔普卡科。而《叛变》的盒子似乎与海地刺客阿德瓦莱持有的盒子完全相同,可以表明邵君在《刺客信条:余烬》中的盒子到《自由呐喊》中阿德瓦莱的盒子以及《叛变》中谢伊的盒子是同一个盒子。[3]
  • 然而《叛变》的主编剧理查德·法雷西没有完全同意YouTuber Loomer的博客中,邵君和谢伊的盒子是同一个的说法。[17] 而随着《刺客信条编年史:印度》与《编年史:俄罗斯》的发行,邵君的盒子被暗示由中国圣殿传到了在印度活动的不列颠圣殿威廉·斯利曼手中,然后又传到了沙皇尼古拉斯二世。[4][5]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很奇怪,因为哈里森报告说中国刺客持有了盒子近一个世纪甚至更久,而根据《编年史中国》的末尾,盒子一直保管在圣殿手中;尽管在最后落入斯利曼手中之前,邵君不是不可能夺回盒子。
事实上,《编年史印度》和《编年史俄罗斯》不一定与《叛变》的战时书信矛盾,因为《自由呐喊》和《叛变》的剧情在《编年史中国》和《编年史印度》之间。这允许这种可能性的存在:中国刺客真的将盒子送到了西印度群岛,而在谢伊将盒子从夏尔·多里安手中夺取后,最终也可以落入威廉·斯利曼手中。事实上,在《编年史俄罗斯》的隐藏剧情中表明落入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手中的盒子上面加上了“谢伊·科马克的盒子”。高度暗示整个衍生系列中埃齐奥的盒子和谢伊的盒子就是同一个。因为如果不同的话,就会展开一条奇怪的故事线,格拉玛提卡拿到与游戏无关的物品,拿到的是谢伊的盒子,而不是埃齐奥的盒子。
2017年3月21日,《刺客信条》内容主管艾玛·阿扎伊齐亚在Reddit的AMA上回答说在这个问题上来说,埃齐奥和谢伊的盒子是同一个,[18] 因此这也显然与理查德·法雷西的描述以及《刺客信条:基本指南》中的资料相悖。《基本指南》在除了使用复数形式说明盒子以外,还指出“有两个已确认的先行者之盒,其中一个目前在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手中,另一个的位置不明”。这个有两个盒子的描述也几乎高度暗示交给格拉玛提卡的谢伊的盒子与埃齐奥的盒子并非同一个。然而它并没有具体描述第二个盒子的情况,意味着它在事实上并没有与艾玛的说法矛盾,因为这可能是埃齐奥和谢伊的盒子仍然被当做同一个盒子,而另一个盒子仅仅是没有出现在系列中的盒子。然而如果这本书提到两个盒子而其中一个盒子从未出现在系列中过,也显得十分奇怪。
更让人困惑的是,法雷西还澄清说《自由呐喊》中阿德瓦莱的盒子就是最终在《叛变》里落入谢伊手里的那个,[17] 它们的设计截然不同。叛变那个有一个长方形的盖子,能够一分为二滑动打开,甚至盒子的侧面也能被打开,显露出里面的机械装置,[3] 而埃齐奥那个有个一弧形盖子,用铰链打开更像是传统型的盒子。讽刺的是,这意味着《自由呐喊》中的盒子实际上与《余烬》中的盒子更相似。[6][11]
另一个不一致之处出现在2019年的漫画《刺客信条:少芸之刃》中。在漫画的现代线中,刺客和圣殿骑士都企图找到邵君的先行者之盒,而这一时间可能发生在2019年。而如果邵君的先行者之盒和谢伊的是同一个的话,那早在《刺客信条:起义》中的2017年就被摧毁了。

畫廊[]

出场[]

非正史出场[]

参考与注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