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CultureEraicon-HiddenOnesEraicon-Assassins

PL MasterHQ Ezio,我的朋友!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

这篇文章作为应急更新之用,为了使其更规范,请在必要的方面进行补充,并遵循我们的格式要求

AssassinLogo

刺客徽记

“当其他人都盲目追寻真理的时候,记住,万事皆虚。当其他人的思想都被法律与道德所束缚的时候,记住,万事皆允。我们躬耕于黑暗却服侍于光明。我们是刺客。万事皆虚,万事皆允。”
―信条的格言
刺客的信条(The Creed)刺客组织的法规和行事哲学,从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被创造起一直沿用至现代。它禁止对无辜者的无谓杀戮,维护个人和组织的声望,在个人的心中和整个世界上创造和平。

信条最初成形于公元前38年无形者——刺客兄弟会的诸多前身之一——的创始人之一西瓦的巴耶克为这一组织掩上神秘面纱之时。[1] 刺客们一代一代地通过口述将信条传递下去,并保证刺客组织的每一位成员都深刻地理解其内涵并严格遵守其内容。阿尔穆林,刺客组织曾经的领导者,就说过“如果不跟随信条,我们什么都不是。”

阿泰尔在古老的手札中提到,就算其跟随者灭绝了,信条也会继续传承下去。

三项原则

信条的主要内容是三条最基础的道德宗旨,其确保了任务的成功、感情的控制和兄弟会的安全。[2]

不得滥杀无辜

“我不会引来不必要的注意,我也不会杀害无辜的人。”
马利克·阿塞夫在所罗门圣殿[来源]

刺客组织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就是世界和平。刺客们认为刺杀腐败的官员可以为百姓带来真正的安宁。杀戮无辜的旁观者和平民会导致冲突,同时毁坏刺客组织的名声。[2]信条同时也确保了刺客能够实现更高层次的目标,让他们成为从不失手的杀手而不是不分是非的屠夫。西奈半岛纳巴泰反抗军领袖盖米拉特通过杀害一部分无辜之人作为牺牲,招募新人加入他们的事业。在杀死盖米拉特之后,巴耶克定下了这一信条。

大隐于市

“让人民来掩护你,成为人群中的一员。”
―阿尔莫林[来源]

隐蔽自己。刺客的目标是秘密的潜入目标身旁,并以同样的隐蔽离开。在古时,刺客们常常用使人惊奇的刺杀方式来获得敬畏。[2]

隐蔽的刺杀带来最大的好处就是对于一个普通人,刺客似乎是从空气中冒出来的,杀死目标,又突然消失。如果在之前就被发现,不仅这种超脱自然的感觉荡然无存,刺杀的难度也极大地增加。[2]

决不牵连兄弟会

“你的行动不能威胁到我们 , 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地。”
―阿尔莫林[来源]

个人的行动决不能为整体带来危险。如果一个刺客失败了,并被捕获或者追击,他决不能透露出兄弟会的任何信息,或者出卖其成员。[2]

三大讽刺

“我们是为了践行大义而服从这些规则的吗?是的话,这些规则对我们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呢?”
―阿泰尔手札第四页[来源]
三大讽刺是形容信条与遵守信条的刺客行为之间矛盾,经由观察得出的结论。三大讽刺如下所述:
  1. 刺客们想要促成和平,但犯下杀人之行。
  2. 刺客们想要启蒙人智,但要求遵守信条。
  3. 刺客们想要揭露盲目信仰的危险性,自身却进行着盲目的信仰。

尽管刺客们的行为和信条因这些矛盾而看起来十分虚伪,但三大讽刺并未削弱刺客的事业。恰恰相反,三大讽刺展示了刺客们接纳矛盾的途径,“一件事或许同时有两面——这两面处处相对”。[3]信条另一核心内容是知识的重要性。通过知识,一个人可以进行学习,得到进步。这一点可以从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打算杀死一个下令大量焚烧书籍的目标看出来。

格言

“我们的信条并未给予我们无限的自由。它指导我们变的更为明智。”
―阿尔莫林[来源]
Initiation Rome 1

在罗马的入会仪式

“万事皆虚,万事皆允。(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是信条的核心部分(格言)。[2]这句话是在11世纪由记录中的第一位的刺客导师哈桑-伊·萨巴赫所提出的。

阿尔莫林教导阿泰尔,这一准则并未给予刺客们无限的自由,而是让刺客们变得更加明智。随后,阿泰尔解释道,一个人若要遵守这一准则,就要超越世界这一幻象,“认清这些规则并非来自神性,而是理性”。[2]

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曾向认为这一准则太过玩世不恭身为索菲亚·萨尔托详细解释过这一准则。他告诉她,这一准则并非需要墨守的教条,而是来自对整个世界进行观察之后得出的总结。[4]

在埃齐奥的主持下,这一准则在每次新刺客加入兄弟会的入会仪式上,都会被在场的所有的刺客用原本的阿拉伯语的形式加以诵读。[5]

惩戒

中世纪

“你在耶路撒冷底下自私的行为使我们都陷入了危机之中!更糟的是,你把我们的敌人带到了家里!今天每一位死去的同胞都是为你而死的!”
―阿尔穆林对阿泰尔说道[来源]
AC 2

阿尔穆林强烈地让阿泰尔想起信条的事

在大多数时候,打破信条中的原则会让犯戒的刺客遭到处决,但也有一些例外。[2]已知在兄弟会重组之前,如果必要的话,黎凡特刺客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不愿暴露兄弟会。

在萨拉丁对马斯亚夫进行围攻的时候,艾哈迈德·索菲安被抓获,遭到了撒拉逊人的询问,后者想知道潜入他们营地的刺客到底是谁。屈打成招的艾哈迈德供出了奥马尔·伊本-拉阿哈德的名字。这导致艾哈迈德触犯了信条的第三条原则,而奥马尔为此最后遭到了撒拉逊人的处决。尽管奥马尔饶恕了艾哈迈德的过错,艾哈迈德最后还是无法承受自己行为所带来的耻辱与愧疚,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奥马尔本人在一定程度上也违背了信条的第一条与第三条原则——他杀死了一个并非目标的撒拉逊贵族,这也导致撒拉逊人决定直到奥马尔为此偿命之前继续围攻马斯亚夫。许多的刺客为此丧命。奥马尔决定牺牲自己的性命,接受处刑,救他诸多刺客同僚们免于一死。

1191年,阿泰尔在所罗门圣殿的一次重要任务中违背了全部的三条信条。他杀死了一个无辜的老人(他认为可能会让卫兵警戒),在罗贝尔·德·萨布莱面前展示出了自己的身份并最终将圣殿骑士带回了刺客的基地马斯亚夫,导致多名刺客死亡,给兄弟会带来了危险。[2]

在他回到马斯亚夫之后,阿泰尔遭到了公开的严惩,被导师刺伤,以此作为他打破信条的惩罚。但是,处决只是假象,阿尔莫林给了阿泰尔第二次机会。免于一死的阿泰尔被剥夺了绝大多数的武器与装备,被贬到了最低的级别新人,被迫通过猎杀九人重新提升自己的级别。[2]

在结束了放逐生涯归来之后,阿泰尔决定消灭阿巴斯·索菲安的追随者。后者伤害平民,暴露了兄弟会。他并没有杀死遵守信条的刺客兄弟会成员。[4]

文艺复兴

“我们的原则清楚明了。我们的兄弟当中,谁要是决定违背这些原则,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名耶路撒冷的刺客如此说道[来源]

1498年,佩罗托·卡尔代龙在疯狂地爱上了圣殿骑士卢克雷齐娅·博吉亚和他们的儿子之后,他毅然决然地背叛了兄弟会,违背了信条。他暴露了自己是刺客间谍的身份并杀死了他的刺客同伴以夺取圣器裹尸布。他以为裹尸布可以治愈他儿子的残疾。[6]

虽然他成功了,但有一队刺客追捕到了佩罗托,并将他杀死作为惩罚。[6]

而在十六世纪早期的奥斯曼帝国,埃齐奥的学徒之一误将一名牧师当成了圣殿骑士罗得岛的西里尔并加以刺杀,违背了第一条原则。埃齐奥并没有惩罚他,而是命令他反思自己的过错,给了他在刺客们再次面对西里尔时将功补过的机会。[4]

在这一时期,一名耶路撒冷的刺客违背了信条,奥斯曼刺客被要求介入此事。尽管他已经犯下了变节的罪行,他所在的分支的其他刺客仍旧要求使用将他秘密处决。[4]

海地革命

1791年,伊斯奥沙因刺客同僚让诺·比莱违背了信条的第一条原则而处死了后者。[7]

法国大革命

1793年,亚诺·多里安因屡次在未通报刺客议会取得同意的情况下刺杀目标而被法国刺客议会驱逐出了兄弟会。他被指为家族世仇而暴露了兄弟会。[8]但数年之后,短暂的驱逐最后告终,刺客议会决定让这位年轻的刺客回到兄弟会,[8]这时亚诺·多里安已经成熟,表现出了对于信条的忠诚。[9]

历史

古埃及

“从这一天起,再也不会有无形者的成员对着无辜之人兵刃相向。而这一原则将会被书写成文,流传下去。”
―巴耶克对盖米拉特说道。[来源]
无形者成员盖米拉特煽动罗马人动手谋害村民,以此激励西奈人民向罗马人展开反击之后,第一条原则得到了确立。在巴耶克将要将他杀死之前,盖米拉特终于对他的所作所为幡然悔悟,表示自己活该被杀。巴耶克向他保证道,从此之后所有的无形者成员都将不会伤害无辜的人。[1]

中世纪

“虽然我在请求我的兄弟们放弃他们的仪式,我并未让他们忘记我们的信条。信条使我们成为刺客,而不是断指,也不是一个虚假的‘天堂’,更不是对毒药使用的禁止。我们对人民负责,而不是无谓的传统。”
―阿泰尔手札第六页[来源]
在降级蒙耻之后,阿泰尔更加严格地遵守信条。除了守卫和受任刺杀的目标之外,他没有杀害任何人,在调查途中始终小心谨慎。他同时对隐藏兄弟会的存在也十分谨慎,在遭到追赶时会避开刺客分部[2]
BoA 8

阿泰尔面对着理查和罗贝尔

即使如此,阿泰尔还是在杀死八名圣殿骑士之后,无意之中违背了第三项信条。罗伯特·德·萨布尔推测出了阿泰尔的任务后,他试图让穆斯林和基督徒联合起来对抗刺客。

因为阿泰尔的目标中既有穆斯林,也有基督徒,而双方的首领萨拉丁理查一世极有可能为了刺客这个新敌人暂时联合起来。[2]

罗贝尔试图说服理查与萨拉丁合作,一起对抗马斯亚夫;他计划从马斯亚夫取回自己在所罗门神殿被阿尔莫林夺走的伊甸碎片。但是,阿泰尔在理查面前制服了罗贝尔,说服了理查不要进攻刺客,阿泰尔最后没有因这一次的过错而遭到惩罚。[2]

在成为刺客们的领袖之后,阿泰尔开始为了更进一步地践行第二条原则,而促使整个刺客兄弟会转入地下,认为他们的义务应该是隐藏起来,秘密改变世界。其他一些刺客不同意阿泰尔的想法,阿泰尔则反驳称令兄弟会成为公开组织只会让他们被冠以狂人的名号。[3]

文艺复兴

“你不是维耶里,不要变成他。”
―马里奥对埃齐奥如是说道。[来源]
当埃齐奥杀死维耶里·德·帕齐之后,他对着维耶里的尸体开始咒骂。

他的叔叔马里奥觉得这是对信条的违背,因为刺客们刺杀的目的是为了让死者和刺客都找到内心的平静,而不是复仇。[3]

在埃齐奥剩下的刺客生涯中,他都小心翼翼地遵守着信条,杀死目标之后都盖上了他们的眼睛,并说“Requiescat in Pace”(拉丁语:愿灵魂安息),表达对死者的尊重。[3]

埃齐奥在晚年不经意间违背了两次信条,一次是因为误会而错杀了塔里克·巴列蒂,另一次则是为了引出曼努埃尔·帕里奥洛格斯而在德林库尤放火,许多平民因这场火而死于非命。尽管如此,他还是向学徒们强调了信条的可贵之处,建议他们在计划刺杀的时候保持耐心,不要暴露兄弟会。[4]

海盗黄金时代

“要是万事皆虚,那为什么还要相信任何事物?要是万事皆允……那为什么不去追随一切欲望?”
―1722年,爱德华·肯威对导师阿·塔拜说道。[来源]
在十八世纪的西印度群岛海盗爱德华·肯威在第一次听说信条之后,将信条当作了自己追求黄金和荣耀的私欲的借口——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想所欲想,为所欲为”——即使他遇到的刺客告诉他他误解了信条的含义,他还是不知改正。当肯威在1720年非正式地加入刺客兄弟会之后,他向导师阿·塔拜阐释了自己对信条产生的新的信仰;这是他对信条理解的第一步,还远未到彻底理解信条的地步[10]

爱德华的盟友和同伴刺客玛丽·里德在告诉爱德华信条的时候,说信条并不要求刺客加以履行或是遵守,而是让刺客更为明智,明白何时该如何为自己的行动做出选择。[10]

刺客阿德瓦勒是另一位遵从信条话语的刺客,特别是在对待无辜之人的行为上,他从种植园和奴隶船上救出了饱受残忍折磨寿命短暂的众多奴隶。在一艘奴隶船为了避免船上被当作货物的奴隶得到释放而强行沉没之后,暴怒的阿德瓦勒对为此负责的太子港的法耶特侯爵施与了复仇,声称正是信条注定他要为此付出代价。在阿德瓦勒刺杀总督之后,他声称自己要让德·法耶特接受折磨,为此求饶,最后用弯刀撕裂了后者的腹部,让后者死在痛苦之中。这种行为一定程度上违背了信条本身的和平色彩。

美国革命

“刺客就应当安静、精准。我们可不会在屋顶上向路过的所有人告知自己的秘密计划!”
阿基里斯·达文波特对拉通哈给顿说道[来源]
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拉通哈给顿加入了大陆军这一边,成为了乔治·华盛顿的密友。但是,他的导师因为认为刺客应当是秘密组织,强烈反对他将刺客和圣殿骑士的事情告诉华盛顿。[11]

另一方面,将拉通哈给顿抚养长大的莫霍克人教会他对一切生物都要心怀同情与尊重,使得他进一步拓展了信条的第一原则,尝试饶恕威廉·约翰逊和父亲海瑟姆·肯威等圣殿骑士。阿基里斯只能一再告诉他,他所要保护的人里,也有作为刺客所不得不杀的人。[11]

阿基里斯对拉通哈给顿和父亲——圣殿骑士组织殖民地分册最高大师——和好的希望提出了警告。[11]在杀死父亲之后,拉通哈给顿选择承认海瑟姆对人类本性看法十分正确,做出了一些小小的让步,但仍旧拒绝陷入圣殿骑士的逻辑,对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心怀希望。[12]

现代

虽然他自己也是个刺客,戴斯蒙德·迈尔斯对信条的遵守主要还是在Animus中为了保持和他祖先的同步时展现出来的。[2]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被阿布斯泰戈抓住之前,他一直在遵守着第二条信条,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身分。多年来,他能够避免使用他的真名或信用卡来绕过圣殿骑士的侦察,只是在为了自己的摩托车申请驾照泄漏的指纹而被捕获。[2]

在对伊甸三叉戟的第二把戟尖的搜索当中,刺客燕玫启发了并不赞同刺客绝对服从信条的娜塔莉亚·阿利耶夫,让后者明白了信条的三大讽刺,以及信条实际上是在教导刺客变得明智的本质。[13]

阐释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

阿泰尔与阿尔莫林关于信条的问答:

-何为真实?

-我们对自己报以信心。我们看到世界的本来面目,并且希望全人类都能够看到。

-何为世界?

-一个幻象。我们可以像他人一样选择盲从,也可以选择超越。

-何为超越?

-铭记万事皆虚,万事皆允。我们的信条并非给予我们行事的自由,而是要求我们寻找智慧。

埃齐奥·奥迪托雷

……但这并非教条,而是洞察现实本质的结果。所谓万事皆虚,是要认识到社会之根基是何等脆弱,而我们必须成为人类文明的守护者。所谓万事皆允,是要懂得我们是自己行为的主宰者,因而无论结果是荣耀还是悲哀,我们都必须一并承受。

爱德华·肯维

阿·塔拜与爱德华关于信条的问答:

-你是如何看待我们的信条的?

-很难说。因为如果万事皆虚,那又为什么要去相信?如果万事皆允,那又为什么不去追求所有的欲望?

-是啊,为什么呢?

-也许这个概念只是智慧的雏形,而非其最终的模样。

阿尔诺·多里安

“刺客信条教导我们诸行皆被允许。曾经,我认为那是为所欲为的自由,是为了追寻理想可以不计代价。然而如今我明白,这信条并非一纸允诺,而是一条警示。理想大容易让步于教条,而教条终将湮灭于狂热。没有什么权威能丈量我们所作出的的判断,也没有什么至高无上的神灵能惩戒我们的罪行。最终,只有我们自己可以避免走进迷信的深渊,也只有我们自己可以决断,我们所选择的路是否要付出太高的代价。

“我们坚信自己是救赎者和复仇者。我们向反对我们的人宣战,他们也以战争回馈我们。我们渴望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足迹,尽管我们常为那些默默无名的斗争而献出生命。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所成为的一切,皆从我们自身开始,也于我们自身结束。”

经验真理

“醒来吧——成就混沌之存在。世间神明不过如你我一般。

Wake up. Be the chaos that comes to be. Gods are just like you and me.

“牢记,

REMEMBER.

“无物为真,诸行皆可。”

Nothing is REAL,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琐闻趣事

  • 在《刺客信条》中,阿泰尔可以随便杀死马斯亚夫的守卫,但不会失去同步。
    • 同样地,完成主线后阿泰尔可以随意杀死平民。
  • “万事皆虚,万事皆允(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一语来自弗拉基米尔·巴托(Vladimir Bartol)所著《鹰之巢(Alamut)》,刺客信条的主要灵感来源。在书中,这条格言是伊斯玛仪派信徒的至高信仰,而这派信徒后来变成了历史上的哈萨辛派。
  • 信条的准则在《刺客信条》与《刺客信条II》当中都得到了翻译和使用,根据各自最终的目标而更换用词及语言。阿泰尔对阿尔莫林说的是“Laa shay'a waqi'un moutlaq bale kouloun moumkine”,埃齐奥对罗德里格·博吉亚所说的则是“Nulla è reale, tutto è lecito”。
  • 阿拉伯语的格言仍然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新人入会仪式中使用;马里奥·奥迪托雷在埃齐奥·奥迪托雷的入会仪式上,以及在埃齐奥在罗马的学徒时期。
  • 2017年,蕾拉·哈桑在通过便携式Animus探索巴耶克的基因记忆时发现了传讯者传达给她的讯息。在传讯者最终留言的最后,一个男性传讯者这样对蕾拉说道:化身将成之为混沌,你我无异于诸神。无物为真,诸行皆可。Be the chaos that comes to be, Gods are just like you and me. Nothing is REAL, everything is permitted.)这与刺客信条的“Nothing is ture”有一字之差。虽然都有“真实”的含义,“true”偏向真理之真,“real”偏向现实之真。Nothing is real 更侧重的是虚拟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或许是在启发蕾拉重新认识其所在的现实世界。

参考与来源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