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
Eraicon-The FallEraicon-The ChainEraicon-Assassins

保罗·贝拉米刺客兄弟会美国的一位成员,同时也是费城附近刺客营地的主管。

贝拉米在1998年将圣殿骑士沉睡者特工丹尼尔·克洛斯引入了刺客组织。在丹尼尔杀死了导师之后,圣殿骑士发动了大清洗,贝拉米帮助疏散营地但最终仍被捕获并在阿布斯泰戈工业被强制放入Animus中回溯记忆。

生平编辑

调查克洛斯编辑

“你有看到幻视了?丹尼尔你必须像我们坦白你到底看到了什么。相信我们,向我们坦白—”
―保罗对丹尼尔·克洛斯[来源]

1998年,一名来自保罗主管营地的刺客汉娜·米勒带来一个在城市中找到的疑似刺客的名叫丹尼尔·克洛斯的男人。当烂醉如泥的丹尼尔睡下后,保罗和刺客们检查了他的证件和资料,但并未得知他是哪个营地的成员。

第二天早上,汉娜带着丹尼尔去见保罗,保罗问他在哪里接受训练以及他的职责。然而丹尼尔对此疑惑不解,并无法解答任何问题。

保罗接着让丹尼尔展示他的手臂,看到了丹尼尔手臂上的刺客徽记纹身——而丹尼尔并不知晓这个标志的含义。保罗向丹尼尔展示了刻有徽记的戒指,而这让丹尼尔触发了看到过去的幻视

在丹尼尔重温他祖先尼古拉·奥列诺夫的基因记忆时,保罗意识到他说的语言是俄语,并抓住了“通古斯”这一词语。接着保罗问他关于他的幻视的问题,得知他在某种意义上和刺客组织有着一定的联系,而丹尼尔甚至还不知刺客组织的存在。

ACTF-Bellamy Hidden Blade

保罗遏制克洛斯

丹尼尔被他持续的幻觉混扰,选择不合作并试图离开营地。两名刺客试图阻止他,却被触发出血效应的丹尼尔轻易放倒。而当保罗拉出他并将袖剑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丹尼尔被抑制并清醒了过来。

在丹尼尔被关在小木屋的时候,保罗和掌管南达科他州黑山营地农场的刺客威廉·迈尔斯取得联系。[1][2]他询问了关于通古斯的信息,而威廉找出在1908年有一队刺客被派往此地取回伊甸权杖,但只有一名成员幸存:丹尼尔的曾祖父尼古拉·奥列诺夫。

保罗意识到丹尼尔的基因记忆是唯一能联系伊甸权杖位置的信息,所以他赶忙去和他交谈。然而他发现汉娜和丹尼尔都离开了营地,保罗不得不追踪他们到丹尼尔的公寓。

虽然他斥责汉娜违背了他的命令,但他的注意力很快转到了丹尼尔身上。他温和地对丹尼尔讲他在公寓里不安全,他必须告诉他们尼古拉的故事。然而丹尼尔听到了尼古拉的名字后再一次失去了自我意识并失去控制,打了保罗一拳并从窗口逃到了防火梯上。保罗命令汉娜在他自杀之前阻止他。

保罗和汉娜在屋顶上追逐丹尼尔直到丹尼尔因被回忆淹没而跌到。当汉娜扶起他时,丹尼尔得知了他的使命——找到刺客组织的导师。[1]

大清洗编辑

“那混账到过我们位于世界各地的训练营地!他们知道我们在哪了!
―保罗听到丹尼尔叛变的消息后[来源]
Hannah fall

保罗命令撤离营地

在两年之后的2000年,丹尼尔和汉娜在旅程中获得世界各地的刺客同伴的支持,并寻找导师的踪影。终于丹尼尔如愿以偿,并被带往了导师在迪拜的住宅。

事与愿违,在导师赞许并将袖剑赐予丹尼尔之后,丹尼尔儿时在阿布斯泰戈中被植入脑中的一段冲动被触发,并做出了刺杀导师的行动,显示了他身为圣殿骑士沉睡者特工的身份。在导师死后,丹尼尔逃往费城的阿布斯泰戈,并在被药物催眠状态下被审问曾到过的所以刺客营地位置。随着圣殿骑士镇压的消息传来,保罗立刻疏散撤离所掌管的营地。[3]

然而,他在接下来的十四个月中被抓俘获。阿布斯泰戈使贝拉米和其他实验体陷入昏迷并将他们强制放在费城设施的Animus上读取其祖先的基因记忆[4]

个性特征编辑

汉娜:“保罗! 我...我们...正要回去...我们只是来这里拿他的药物...
保罗:“汉娜,那些说辞就免了。然而你胆敢蔑视我的权威?你让我们全都陷入了危险。
——汉娜和保罗在丹尼尔的公寓[来源]

保罗是一个沉默寡言、彬彬有礼的人,并清楚地知道他对他刺客同伴的责任。为遵守信条第三诫,他为汉娜为带走丹尼尔离开而愤怒,并认为这是对命令的威胁。

他精于袖剑,至少也拥有少量的自由奔跑技能。[1] 而他的工作主要是在营地管理和保护刺客们,这些职责被他严格遵行。在导师被刺杀后,保罗在恐慌中保持镇静并立刻下令撤离。[3]

琐闻趣事编辑

  • 博学者暗示保罗·贝拉米和艾芙琳·德·格朗普雷有关,因为都和图阿雷格族共有联系。[5]
  • 保罗的名字来源于Paulus, 拉丁语意为“小”或者“谦虚”。贝拉米是一个法语词bel ami的变种,意为“漂亮的朋友”。

画廊编辑

参考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