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Locations

Smallwikipedialogo
PL MasterHQ 埃齐奥,我的朋友!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

这篇文章作为应急更新之用,为了使其更规范,请在必要的方面进行补充,并遵循我们的格式要求

PL ArtisanHQ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刺客信条:辛迪加》与《刺客信条:阴谋》等作品中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伦敦古英语Lunden;现代英语:London),英格兰南部城市,现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首都。

历史编辑

罗马时代编辑

1世纪时,罗马人来到不列颠群岛定居,建立起的其中一个城镇名为“Londinium(中文译为伦底纽姆、伦丁尼姆或朗蒂尼亚姆)”。这座城镇四周建有围墙与六扇大门,其中一扇以66年前后统治着准罗马时期不列颠卢德王之名命名。附近的山丘也因此被叫做卢德门。[1]

这座城镇日后发展成为伦敦城区的主要部分——伦敦市

中世纪编辑

ACS Westminster Abbey

伦敦的威斯敏斯特教堂

604年,第一座圣保罗教堂落成。71年后,这座教堂因起火而被烧毁。[2]

10世纪时,国王“和平者”埃德加将一片土地与一座城堡赠予苏格兰国王肯尼思三世,作为这位苏格兰君主在造访伦敦时的住处。[3]

11世纪,“忏悔者”爱德华顺利将丹麦人从英格兰赶出去之后,按照罗马式建筑风格重建了威斯敏斯特的撒克逊教堂,以此展现他对上帝与教皇的感激之情。[4]他还为了给不断增长的人口提供住处而修建了圣玛格丽特教堂。[5]

1066年,诺曼人征服了英格兰,“征服者”威廉于圣诞节这一天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从此,威斯敏斯特教堂成为了英格兰君主的私人教堂以及英格兰君主加冕的地方。[4]1087年,威廉手下的神父用石料修建了圣保罗大教堂[2]

11世纪末,国王威廉二世在威斯敏斯特修建了一座宫殿,作为皇家住所。[6]

1123年,盎格鲁-罗马僧侣华西亚在前往罗马朝圣的途中患病,他发誓称若是能够幸存下来,必将创建医院。后来,他兑现了他的诺言,修建了伦敦第一家医院——圣巴多罗买医院。[7]

ACS DB Temple Church

圣殿教堂

1185年,圣殿教堂落成,由耶路撒冷的希拉克略元老祝圣。这座教堂起初只是一座更大的修道院式建筑,包括居住、军事训练等部分,同时也是娱乐消遣的地方。圣殿骑士团在这座教堂正厅地下的地下室里举行入会仪式。教堂同时还是贵族的银行,此外再加上大量来自皇室家族的赠礼,圣殿骑士团一度十分富有。[8]

1197年,圣玛丽斯皮塔医院在斯皮塔菲尔德落成。[9]

13世纪时,兰贝斯宫成为了英格兰教会领袖坎特伯雷大主教在伦敦的住处。第一个住进兰贝斯宫的大主教是斯蒂芬·兰顿,他在1215年《大宪章》的签署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10]

国王亨利三世继承王位后,为向“忏悔者”爱德华致敬而按照哥特式风格重建了威斯敏斯特教堂。为了给重建筹钱,亨利不得不挪用国家的资金,当时的人们对此举相当不满。[4]

1267年,圣詹姆斯医院是治疗女性麻风病人的医院。作为治疗的一部分,病人在医院周围的沼泽地上劳作,主要是为医院饲养用来售卖的猪。[11]

1286年,伦敦修建了一座白色的教堂,也给附近地区赋予了白教堂的名字。1329年,这座教堂进行了重建,被正式命名为圣玛丽玛特费隆(St. Mary Matfelon)。[12]

文艺复兴时期编辑

King Henry VII

国王亨利七世

文艺复兴中期,伦敦处在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的统治之下。15世纪后半时,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试图夺取英格兰王位。但是,亨利七世囚禁了兰伯特·西姆内尔绞死珀金·沃贝克,挫败了圣殿骑士的计划。1503年,意大利刺客导师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派遣由他招募的学徒组建的小队前往伦敦协助亨利七世。随后,他们在1503年11月杀死了沃贝克与西姆内尔两人的同谋——约克的玛格丽特[13][14]

之后,这些刺客学徒还消灭了在玛格丽特死后计划煽动暴乱的圣殿骑士。其中一个圣殿骑士交代称,他们的组织已经渗透了亨利的星室法庭。[15]因此,刺客学徒们立刻展开了对渗透者的搜查,最后发现了一些在博吉亚文档上签字的英格兰人,并消灭了他们。作为奖励,亨利七世允许刺客在星室法庭中拥有一个席位。[13][16]

16世纪时,卢德门得到了翻修,并且加上了卢德王与他儿子们的雕像。[1]都铎王朝在威斯敏斯特宫的比武场上举行了盛大的比武锦标赛,根据传闻,有成千上万的观众欣赏了这些比赛。比武场还会用于举行烟火表演或是斗熊比赛。[17]

1513年,坎特伯雷大主教名下的马舟渡船开始在兰贝斯宫到威斯敏斯特之间往返。[18]

亨利八世在担任国王的时候极大改变了英格兰国王的权力。1530年,他将皇家居所由威斯敏斯特宫改为白厅。威斯敏斯特宫于是成为了英格兰(以及后来的联合王国)议会上下两院的固定的会议召开地点。普通法院(Courts of Law)也设立于威斯敏斯特宫。[6]1532年,亨利八世获得了原是圣詹姆斯医院的土地,将它用作狩猎场,伦敦最古老的皇家公园由此诞生。[11]1534年,亨利八世与天主教断绝了关系,圣保罗大教堂因此成为了新教教堂。[2]1536年,亨利八世又夺走了属于本笃会僧侣的考文特花园,将这片土地赐给了贝德福德伯爵。[19]1542年,为了让死于瘟疫的人在举行葬礼时能离在白厅的家远一些,亨利八世下令修建了圣马田教堂。[20]

亨利的女儿玛丽一世恢复了天主教在英格兰的地位,圣保罗大教堂又改回崇拜天主教。[2]1554年,玛丽宣布自己将与西班牙的腓力二世结婚。为此,托马斯·怀亚特爵士起兵发动了反对女王的叛乱。双方的军队在查令村相遇,随后的战斗中,怀亚特因为兵败而不得不投降。[21]玛丽一世因得到圣殿骑士的支持,最后在1558年被不列颠刺客兄弟会的成员刺杀。[22]

玛丽一世同父异母的妹妹伊丽莎白拥有一枚伊甸苹果[23]她成为了英格兰的新女王,并且让英格兰重新改信新教,圣保罗大教堂也再次变回新教教堂。[2]伊丽莎白一世在担任女王时,曾在圣詹姆斯公园举办她的开销巨大的聚会。[11]

1570年,托马斯·格雷欣投资了皇家交易所的建设。促成日后贸易中心皇家交易所诞生的想法来自于托马斯曾在比利时安特卫普看到的交易所。安特卫普在十年之后遭到了西班牙人的袭击,失去了大量的财富,英格兰趁此机会作为新兴的金融势力夺去了安特卫普的地位。[24]

1581年,伊丽莎白女王将一处位于威斯敏斯特行政区的住所赐给托马斯·奈维特爵士。[25]

1594年,伊丽莎白女王的首席医师罗德里戈·洛佩兹因企图毒杀女王而被捕。他在当年六月被绞死后,又被拖走分尸。[7]

在英格兰与苏格兰统一之后,大苏格兰场宫殿被拆除,原址改建为政府建筑与住宅区。[3]

詹姆斯国王投资了圣詹姆斯公园,为这座公园增添了花园与一群异国动物。[11]

1605年,天主教极端分子盖伊·福克斯试图炸毁议会大厦。但托马斯·奈维特爵士抓住了他。[25]盖伊·福克斯在议会大厦接受审判之后被处决。[6]

1610年,兰贝斯宫的图书馆开始对公众开放。[10]

1614年起,下议院议员及其议长会在圣玛格丽特做弥撒,布道根据惯例由议长的神父进行。[5]

1622年,伊尼哥·琼斯(Inigo Jones)为白厅宫设计了宴会厅。国王詹姆斯一世就在宴会厅里接待来宾,提供结合了诗歌、音乐、舞蹈与戏剧等内容的表演。这些表演与诗剧是斯图亚特王朝的特色,往往彰显着君主制的神圣权力。[26]

1624年,维利尔斯家族第一位白金汉公爵乔治·维利尔斯(George Villiers)从约克的大主教那里得到了大名鼎鼎的约克大宅(York House),两年之后,他修建了水门,想要能够从河上回到自己的新家。[27]

1627年,贝德福德四世伯爵雇佣伊尼哥·琼斯来设计、修建考文特花园的广场。这个建筑项目的想法来自于意大利的那些广场,而英格兰第一片意大利式广场最后在1631年完工。[19]

17世纪30年代,国王詹姆斯一世下令修建林肯因河广场,以此改善城市环境。[28]莱斯特伯爵罗伯特·西德尼(Robert Sidney)向政府购买了一片土地,修建了莱斯特广场与毗邻的莱斯特宅邸。[29]

1633年,贝德福德伯爵委托伊尼哥·琼斯在考文特花园修建圣保罗礼拜堂,这是自新教改革以来第一座礼拜堂。[30]

英国内战编辑

OliverCromwell

奥利佛·克伦威尔,推翻了君主制的内战领袖

英国内战时期,伦敦成为了国王查理一世与议会双方冲突的舞台。1641年,威斯敏斯特宫的比武场关闭,新的建筑修建了起来。[17]

1643年,议员埃德蒙·沃勒(Edmund Waller)计划将国王迎回伦敦,他这一举动对于长期议会而言无疑是背叛行为。沃勒的计划在圣玛格丽特参加布道时被长期议会议长约翰·皮姆(John Pym)发现。皮姆立刻下令到教堂中逮捕沃勒及其同谋者,沃勒最后因为他的背叛而被放逐。[5]

议会还剥夺了坎特伯雷大主教的职位。兰贝斯宫遭到了破坏,[10]马舟渡船成为了议会在威斯敏斯特之外控制保王党人的交通方式。[18]

1648年,查理一世以叛国罪的罪名在威斯敏斯特宫接受审判。[6]查理一世人生中最后一次游街从圣詹姆斯公园出发,到白厅宫结束。他在白厅宫被理查德·布兰登处决。[11][12]

随着清教徒的活动在伦敦城里与日俱增,卢德王与他儿子们的雕像被蓄意破坏者斩首。[1]

1654年时,考文特花园里已经有了一座市场。[19]

复辟时期编辑

King's Return

查理二世在伦敦加冕

1660年,在被奥利佛·克伦威尔放逐多年之后,查理·斯图亚特在邀请之下返回伦敦,加冕为国王。在加冕仪式上,查理注意到一个正在和他手下将领乔治·蒙克说话的男子在厚实的衣服下握着一颗球体[31]

1660年,查理二世想要在不离开皇家土地的情况下从海德公园走到圣詹姆斯公园。他下令修建了被称作上圣詹姆斯公园的地方,以此填补公园之间的空缺。相传,凯瑟琳皇后发现查理二世从公园里摘花送给其他女子之后,下令铲平公园里的花圃,让公园彻底“绿意盎然”。[32]

同年,伦敦皇家自然知识促进学会成立。学会成员中的自然科学家们每周见面,讨论有关自然世界的实验与最新发现。[33]

查理二世统治时期,莱斯特广场再次对公众开放。这片广场成为了许多决斗的举行场地。[29]

1663年,皇家歌剧院(Theatre Royal)修建于特鲁里街(Drury Lane)旁,与考文特花园一同构成了伦敦的剧院街景。[30]同时,查理二世还将全伦敦话剧表演的独占权赐予了特鲁里街的皇家歌剧院。[34]

1665年,第一支亲卫骑兵部队建立,作为皇家骑兵团的正式总部,负责担任国王的贴身护卫。[17]

1665年,诗人、工程总测量师约翰·德纳姆(John Denham)爵士设计、花钱让人修建了他的宅邸。随着他妻子的过世与他自身健康状况的恶化,德纳姆在两年后将这座宅邸卖给了伯林顿伯爵。后来这座宅邸便以柏林顿宅邸之名闻名于世。[33]

ACI Suspicious Fire in London

伦敦大火

1666年9月2日,布丁巷的一家面包店起火。接下来的四天里,伦敦被大火夷为平地,大火吞噬了古罗马城墙之内的中世纪城市。这场大火史称“伦敦大火”。这场大火威胁到了威斯敏斯特的贵族区、查理二世在白厅的宫殿与绝大部分城郊贫民窟,但并未波及那些地方。大火吞噬了13200幢房屋,87座堂区教堂,圣保罗大教堂与伦敦市内绝大多数市政建筑。据估计,整个伦敦八万居民中有七万人在大火中失去了自己的家。具体死亡人数不明,但传统观点认为这个数字不会很大,而官方记录确认只有六人死亡。这一推断近来不断遭到挑战,有人认为,在大火中遇难的社会中下层人民没有被计入死亡人数,而且大火的高温还可能直接将遇难者烧成灰烬,不会留下可以辨别的痕迹。最后,伦敦大火让英国政府付出了合计约一千万英镑的损失。[35]

伦敦大火之后,建筑师克里斯托弗·雷恩(Christopher Wren)受任重新对伦敦进行规划。他重新设计了圣保罗大教堂。[2]他还在圣殿教堂里安装了一台管风琴与一面圣坛屏风。但他最著名的事迹还是用石灰水抹去了教堂里的绘画,向大理石柱上涂上了石膏,以此来让教堂符合当时的审美品味。[8]1669年,雷恩的皇家交易所在伦敦中心对公众开放。[24]1671年到1677年,克里斯托弗·雷恩在圣玛格丽特教堂的原址上修建了伦敦大火纪念碑,以此纪念这场惨剧。[35]

1670年,查理二世正式赐予贝德福德伯爵经营市场的权利,以官方身份允许他从已经在考文特花园里开展的商业中获利。[19]

1672年,白金汉公爵将约克水门出售给了开发商。接下来几年时间里,约克宅邸与附近的宅邸全部被拆除,原址铺上了新的道路。[27]

1675年,拉尔夫·蒙塔古(Ralph Montagu)派人修建了第一座蒙塔古居。[36]

17世纪后半叶,因斯皮塔菲尔德越来越不像田野,已然一副发达地区的样貌,一个名为约翰·鲍尔奇的丝绸制造商获许在每周的周四与周六在此举办集市。这个集市只卖水果和蔬菜,很快便获得了成功。许多因宗教信仰而 被法国放逐的胡格诺派成员在这一时期来到了伦敦。其中许多定居在斯皮塔菲尔德的人是丝绸纺织技艺精湛。于是他们在斯皮塔菲尔德的市场上出售他们织出的货物。没过多久,斯皮塔菲尔德市场就等同于市场上出售的奢华丝绸了,斯皮塔菲尔德整片地区都因此赢得了不错的名声。[9]

1685年,圣玛丽玛特费隆尽管是少数从伦敦大火中幸存下来的建筑,但还是进行了重建。[12]

查理二世去世之后,圣詹姆斯公园里犯罪、卖淫活动相当出名。[11]

女王玛丽二世继位之后,卢德门附近卢德王与他儿子们雕像上的头颅遭到了替换。[1]

17世纪末,欧洲各国展开了彼此对抗的九年战争(大同盟战争)。战争对于英格兰而言开销过大。比奇角战役中,英格兰海军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国王威廉三世无法承受重建海军的成本。苏格兰商人威廉·帕特森与他人数众多的伙伴一起,在11天内从富人与穷人那里一共筹集到了120万英镑,将这笔钱提供给政府。这便是默瑟教堂里英格兰银行的起源,这些捐献资金的人就是银行的第一批股东。[37]

1698年,白厅宫起火,宴会厅是唯一在火灾中幸存下来的建筑。随后宴会厅被用来取代原本的白厅皇家礼拜堂。[26]

1710年,圣玛丽玛特费隆出现了丑闻。教堂的牧师挂起了一副描绘“最后的晚餐”的祭坛画,其中犹大的外貌与他个人的一位死敌——彼得伯勒的牧师十分相似。[12]

1710年,安妮女王促使议会通过允许在伦敦新建五十座教堂的法案。法案通过了,但其中只有二十座教堂最后落成,它们被称为安妮女王的教堂。第一座安妮女王教堂是河岸街圣母教堂,修建于伦敦最大的五月花柱原址上。[38]

乔治王时代编辑

1721年,詹姆斯·吉布斯设计了新的圣马田教堂。国王乔治一世被教堂的修建所打动,于是给修建教堂的所有人一共发了100英镑。[20]

1723年,继告别私掠者生涯后在加勒比海海盗的日子结束,成为刺客的爱德华·肯维选择退休,回到了英国。他在布鲁姆斯伯里的安妮女王广场上购置了一套房屋,与妻子特莎、儿子海瑟姆还有前妻的女儿珍妮弗一同生活于此。[39]

在成为与刺客米科平起平坐的不列颠兄弟会领导人后,爱德华这位往日的海盗依靠他的个人魅力在伦敦城内建立起了联系网。在米科横扫欧洲的同时,上到上流社会,下到黑恶团伙,爱德华都有接触。他的行动大大增强了英国刺客的实力。[40]在某个时间点,爱德华发现了一块伊甸裹尸布,将它秘密藏在了伦敦塔中。[41]裹尸布藏匿处的钥匙则被藏在圣保罗大教堂的秘密房间里,[42]爱德华为此在日记中留下了一些线索。[43]

1726年,汤玛士·瑞普利(Thomas Ripley)设计了英国海军部的办公大楼,供管理皇家海军的有关部门使用。这座U型的大楼里设有一个会议室,数间议事厅以及供海军部各位专员居住的公寓。[44]

在18世纪30年代,英格兰银行搬到了伦敦市的针线街上。[37]

1731年,约翰·蒙塔古卖掉了蒙塔古居,这座宅邸在后来将会成为大英博物馆的所在地。他在白厅购入了三片相连的地块。他打算在这些地块上修建比他父亲4300平方英尺(和约400平方米)宅邸规模更大、更宏伟的宅邸。[36]

1732年,国王乔治二世将唐宁街10号作为礼物赠送给英国第一位首相罗伯特·沃波尔。沃波尔提出将唐宁街10号作为今后所有首相的官方住所后才接受了这份礼物。[25]

1732年,皇家歌剧院在考文特花园开张。[34]一年后,爱德华·肯维在海瑟姆生日当天带着女儿与儿子来到歌剧院里,观看了《乞丐歌剧》的表演。表演结束后,三人与爱德华的妻子还有爱德华的高级财产管家雷金纳德·伯奇见了面。伯奇实际上是当时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的最高大师。他们在去位于切斯特菲尔德街上的怀特巧克力店时遭到了抢劫犯的袭击,这个抢劫犯试图抢走特莎的项链。伯奇威胁称要取了抢劫犯的小命,但爱德华对伯奇这种睚眦必报的丑恶态度颇为光火,拦住了他。[39]

1735年12月3日,雷金纳德·伯奇雇佣的雇佣兵袭击了肯维宅邸,杀害了爱德华,绑架了珍妮弗。随后,伯奇取走了爱德华的日记,带走了海瑟姆,将海瑟姆训练成了一个圣殿骑士。[39]

1735年,林肯因河广场因招致乞丐与无业游民,在议会要求下对公众关闭。[28]

1739年,后来成为伦敦市政职员(Clerk of the City's Work)的建筑师老乔治·丹斯(George Dance the Elder)受雇设计、修建了如今根据用途被称作伦敦市长官邸的官邸大宅(Mansion House)。[45]

1746年,上圣詹姆斯公园正式改名为格林公园[32]

1748年,最初的亲卫骑兵建筑因损坏程度严重至让其中的士兵与马匹都处在被房屋坍塌所掩埋的威胁之中而拆除。1750年,新的亲卫骑兵建筑开始修建,女王的皇家骑兵团在五年之后搬进了新的建筑。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两片属于亲卫骑兵管辖的领地因没有出现暴力活动而出名。其中一片是被人发现在地下室里的斗鸡场;另一片则是吸引妓女前去的公共咖啡馆。[17]

1749年,约翰·蒙塔古去世,蒙塔古居由他女儿玛丽与女婿乔治·布卢德内尔继承。[36]

1750年,兰贝斯宫的马舟渡船因附近威斯敏斯特桥的修建工程而停业。[18]

1752年,伦敦市长克里斯宾·加斯乔格(Crispin Gascoigneto)爵士搬进了还未完成修建的官邸大宅。[45]

1754年,海瑟姆再次来到皇家歌剧院,歌剧院碰巧又在表演《乞丐歌剧》。海瑟姆在没有被人察觉的情况下找到并杀死了刺客米科,[46]这次刺杀代表着刺客势力在伦敦的崩溃。在随后的114年里,刺客在伦敦的势力一直处于聊胜于无的状态。[47]海瑟姆为伯奇取回了一件神器。伯奇认为,这件神器是进入北美某座先行者遗迹所需的钥匙:于是,海瑟姆在他的命令下乘坐天命号前往波士顿。同时,米科遇害的事情成了公众新闻,许多市民因此开始考虑是否要离开伦敦。[48]

1755年,议会成员马修·费瑟斯通豪爵士在威斯敏斯特区修建了自己的宅邸。[49]

1758年,海瑟姆在大马士革的一座宫殿中找到了自己的姐姐珍妮弗·斯科特,他救出了自己的姐姐,并把她送回了伦敦安妮女王广场的家中。珍妮弗随后决定重建肯维宅邸,不再离开。[39]

1758年,官邸大宅完工。[45]

到1759年,伦敦海军部前的道路在拓宽后铺进了海军部的院子里。海军部专员正式下令修建新的海军部沿街建筑。[44]

1760年,乔治三世将皇家马厩迁至白金汉屋[50],还修建了一座宅邸送给他的妻子作礼物。[51]

1760年,卢德门被拆除,并在多年之后被一个环形路口取而代之。[1]

1760年到1769年间,苏格兰工程师罗伯特·米尔恩(Robert Mylne)在伦敦市与萨瑟克之间修建了一座桥。这座桥起初为纪念前首相老威廉·皮特(William Pitt the Elder)而命名为皮特桥(Pitt Bridge),但这个名字并没有流行起来。这座桥后来被叫做黑衣修士桥[52]

18世纪末,莱斯特广场上修建了新的歌剧院,同时修建的还有一座名为“Holophusikon”的自然珍奇博物馆。博物馆中收藏了很多詹姆斯·库克船长收集的标本与怀尔德的地球仪(Wyld's Globe)。这台巨大的地球仪能够让博物馆的访客从球体内部看到世界地图。[29]

1783年,费瑟斯通豪的遗孀将宅邸出售给了身为约克与奥尔巴尼公爵的弗雷德里克王子(Prince Frederick, Duke of York and Albany)。弗雷德里克王子修缮了宅邸,宅邸中代表性的门廊与圆形大厅便是如此而来。之后,他在1792年将宅邸同墨尔本勋爵(Lord Melbourne)在皮卡迪利的家做了交易。[49]

18世纪时,圣殿骑士得以完全掌控整个伦敦,直到19世纪时这一状况也基本没有改变。[53]1805年,珍妮弗·斯科特过世,圣殿骑士立刻秘密购下了肯维宅邸,希望发现其中隐藏的秘密。[54]

1808年,皇家歌剧院被大火烧毁。[34]

1809年,皇家礼拜堂里修建了第二个楼层,以此容纳更大规模的服役军人。[26]

1811年,一个曾在英格兰银行就职的职员被控犯有制造假币的罪行,因此遭到处决。他的妹妹萨拉·怀特海德(Sarah Whitehead)因哥哥的死而产生了精神上的创伤,在接下来25年时间里每天都会到英格兰银行去要求见自己的哥哥。因此,英格兰银行得到了“针线街的老妇人(The Old Lady of Threadneedle Street)”。[37]

1812年,时任英国首相斯宾塞·珀西瓦尔在下议院的大堂遭人刺杀。[6]

1819年,皮卡迪利广场落成,位于皮卡迪利大堂的原址上。当时,这里正是17世纪著名裁缝罗伯特·贝克(Robert Baker)在摄政街的住处。[55]

1820年前后,建筑师爱德华·布罗尔重修了兰贝斯宫。在修复工程完成前,他对兰贝斯宫的评估为“破败不堪”。[10]

为纪念在1805年特拉法加海战中为国捐躯的海军上校霍雷肖·纳尔逊,建筑师约翰·纳什受任在国王马厩与马车屋的原址修建纪念碑。在他的指导下,纪念碑周围开辟了一片空地,这片空地后来被称作特拉法加广场。这片广场在19世纪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断得到修整与完善,喷泉与雕像为这片起初相当朴素的广场增添了不少风采。[56]

乔治四世在1820年继位之后,开始将白金汉屋翻修为宫殿。他委托约翰·纳什重新设计这座宫殿与皇家马厩。[50]纳什将原本白金汉屋的规模翻倍,加上一系列的新房间,拆除建筑的南北两侧,增加了重建时新房屋的规模。他还在庭院中新加了一座巨大的大理石拱门(Marble Arch)。[51]纳什还设计了白色画室(White Drawing Room),将其作为皇室成员接待客人的专用房间。[57]纳什无拘无束的宫殿修建计划导致他的预算膨胀到足足50万英镑。1829年,纳什遭到开除,乔治四世随后在1830年去世。到这时,白金汉宫的修建仍未完成。在乔治四世的弟弟威廉四世统治时期,白金汉宫落成,但他从未住进这座宫殿。[51]

1822年,建筑师乔治·哈里森修建了里士满露台的八幢房屋。这些房屋富丽堂皇,采用希腊风格,设计上专门吸引伦敦私房屋主中的精英。这八幢房屋在1825年被人购得、搬入;其中一个房主是前大臣威廉·哈钦森(William Huskisson)。[58]

1824年,银行家、艺术品收藏家约翰·朱利叶斯·安格斯坦(John Julius Angerstein)过世后,乔治四世鼓励议会购买他的房屋,并将它改为英国第一家国家美术馆。[59]

1825年,格罗夫纳家族(Grosvenor family)在伦敦市与骑士桥附近村庄间的城郊地带修建了贝尔格雷夫广场。广场周围整齐排列,风格上大多统一的房屋很快就迎来了英国达官贵人们的入住,其中包括了大使、政客与大名鼎鼎的根德女公爵(Duchess of Kent)。[60]

1829年,首相罗伯特·皮尔创造了伦敦警察厅。因为警察厅总部的后门入口位于大苏格兰场,因此伦敦警察也常被世人称为“苏格兰场”。[3]

1830年,墨尔本宅邸被乔治·詹姆斯·威尔伯·阿加尔-埃利斯(George James Welbore Agar-Ellis)购得。一年后,乔治称为多佛男爵,这座宅邸也就被命名为多佛宫。[49]

1831年,伦敦遭遇了霍乱疫情。圣巴多罗买医院拒绝接受霍乱病人。取而代之收容霍乱病人的是附近的一座房屋,这座房屋在疫情结束后就被拆掉了。数年之后,在圣巴多罗买医院原来的基础上,一座医学学校落成。这所学校是最高技术水平的集中体现,拥有图书馆、医学与化学手术室、解剖学博物馆与解剖室。[7]

1832年,国家美术馆搬迁至特拉法加广场。新的美术馆由建筑师威廉·威尔金斯(William Wilkins)设计,采用新古典主义这一时尚风格。美术馆正好位于伦敦富裕的西侧与属于底层的东侧的正中间。这一特点表示,一个人无论有着什么样的社会经济背景,都能够走进美术馆的大门。[59]

1834年,议会大厦被大火烧毁。[61]

1836年,因伦敦与格林威治之间的铁路线路,伦敦桥站开通。许多公司付钱给铁路公司,以求使用这条铁路线路进入伦敦。[62]

维多利亚时代编辑

城市工业化编辑

“今天,斯塔瑞克掌控着西方世界中目前已知最为精巧的圣殿骑士赖以生存的结构。所有阶级,所有行政区,所有帮派,所有产业——斯塔瑞克的势力在伦敦无所不至。(……)看看斯塔瑞克对这座城市的所作所为。白教堂充斥着罪行。管制之下仍旧存在的童工。名叫暴徒帮的帮派在街头横行霸道。而圣殿骑士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在所有的行政区中都是如此。我们要将这座城市归还给那些最初建造了她的人民。、”
―1868年,亨利·格林介绍伦敦现况时说道。[来源]
ACS London Overview - Concept Art

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

19世纪,在维多利亚女王的统治下,伦敦凭借着技术上的进步与优势成为了世界发明之都。当时的伦敦被划分为七大行政区:伦敦市、兰贝斯河岸街威斯敏斯特、萨瑟克、白教堂以及泰晤士河。每个行政区都有着不同的文化,却有着相同的特点。因为乡村居民大量涌入伦敦寻找工作,所以伦敦的人口出现了短时间内的暴涨。再加上绝大多数资本家对工人的虐待,工人的工资出现了下跌。这些行动成为了工业革命爆发的导火索。 [47]

1837年,维多利亚女王搬入白金汉宫时,皇家马厩的状况得到了改善。阿尔伯特亲王下令安装了新的锻炉,马厩中加盖了额外的马棚。[50]1847年,阿尔伯特亲王又下令在白金汉宫地下修建密室,在其中藏匿了他在伦敦塔中找到的伊甸裹尸布。[63]1855年,维多利亚女王用自己的钱开办了白金汉宫皇家马厩学校,专门招收马厩仆人的孩子,给他们上课。马厩当时有大约两百名雇员,因此1859年时他们和家人住进了为他们修建的宿舍。[50]

1838年,弗朗西斯·史密斯(Francis Smith)爵士与菲利普·哈德威克(Philip Hardwick)爵士修建了威灵顿军营,将此作为掷弹兵团的家。军营的一头位于安妮女王之门,另一头则在白金汉门。皇家军事礼拜堂同样坐落于此。[64]

1838年,皇家交易所被大火烧毁。1844年10月28日,维多利亚女王开办了新的皇家交易所。[24]

1840年6月,爱德华·奥克斯福德在维多利亚女王乘坐马车途径格林公园外时试图刺杀女王。他对着马车开了两枪,但全部没有打中,随后被卫兵制服。[32]

1841年,圣殿教堂在建筑师西德尼·斯默克(Sydney Smirke)与德斯姆斯·伯尔顿(Decimus Burton)主持下进行了重修。斯默克与伯尔顿的工作给圣殿教堂带来了一副维多利亚时代哥特建筑风格的外观。这种风格并不符合当时的时尚品味,但与教堂最初的设计十分贴切。[8]

1843年,特拉法加广场上立起了纳尔逊纪念柱。这根纪念柱花费了47000英镑,共计155英尺(合约47米)高。1858年,雕刻家爱德温·兰西尔(Edwin Landseer)爵士受任在纪念柱底座上雕刻狮子。纳尔逊的雕像则到1867年才面世。[65]

1844年,查尔斯·巴里(Charles Barry)受雇重建议会大厦。根据重建规划,新的议会大厦将拥有钟楼。巴里更是请来了著名钟表匠路易斯·乌里亚米(Lewis Vulliamy)打造钟楼的钟。因为钟楼中最大的钟被称作大本钟(Big Ben),所以久而久之连钟楼也被人们用这个绰号称呼了。钟楼钟表上的每一根指针在根部都刻有铭文。这些铭文使用的是拉丁文,内容翻译成英文是“O Lord, keep safe our Queen Victoria the First(上帝啊,请先保佑我们维多利亚女王的安全)”。[61]

1844年,伦敦桥站因伦敦-布莱顿及南岸铁路(London Brighton and South Coast Railway)取道此站而拆除,同年完成重建。[62]

1847年,年轻记者查尔斯·狄更斯与百万富翁安吉拉·伯德特-库茨(Angela Burdett-Coutts)为恶魔之地的妓女们找到了容身之处,这个地方后来被叫做“乌兰尼亚小屋(Urania Cottage)”。传教士长期在这一地区工作。慈善家艾德琳·库珀(Adeline Cooper)在沙夫茨伯里勋爵(Lord Shaftesbury)的帮助下购得了恶魔之地的一家酒吧,将酒吧改造成了接收当地孤儿的学校。[66]

1848年,滑铁卢车站因伦敦-西南铁路开通需要而落成,作为南安普顿与伦敦市之间的中转站。但没过多久,滑铁卢站的客流繁忙起来。根据需求,原本的车站建筑周围加盖了新的站台,旧的车站因此被称作“中央车站”。每个新的站台都有自己独立的出入口与售票处,彼此之间的区分上有时会出错,有时则根本不做区分。[67]

1849年,德国社会学家、新闻工作者卡尔·马克思因遭到流放而与家人一同从科隆来到伦敦。来到伦敦后,马克思继续撰写他的作品,研究、深化他有关社会、经济活动的理论,还常和与他志同道合的人们一起会面讨论。[68]

圣保罗大教堂再次失去了它往日的光彩。维多利亚女王表示这座大教堂“枯燥、邋遢而不适合祈祷(dreary, dingy, and undevotional)”。因此,玛丽亚·哈克特(Maria Hackett)与威廉·威尔顿·钱普尼斯(William Weldon Champneys)等慈善家筹资修葺了大教堂。[2]

1850年,亲卫骑兵的咖啡馆最终关门歇业。[17]

1850年,里士满露台的第八幢房子被伦敦卫生总局购得,从此成为他们主要的办公场所。[58]同年,建筑师亚瑟·哈耶斯(Arthur Hayes)设计了兰贝斯疗养院。一年后,哈耶斯的儿子认为父亲是一个反基督分子,于是将他杀害。小亚瑟·哈耶斯随后作为病人被关进父亲设计的疗养院。[69]

1852年,议会设立伦敦大墓地(London Necropolis)与陵墓公司(Mausoleum Company),以此在城外开辟新的填埋墓地,将城里的死者移出城外。根据前者的建设任务,萨里最后建成了面积高达500英亩(合约2平方公里)的墓地,这座墓地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墓地。而后者的任务最后以“大墓地铁路(Necropolis Railway)”的建立而告终。这条私人铁路线路能够让人们直接将尸体从滑铁卢站运到萨里。滑铁卢站之所以被选为尸体离开伦敦的专门车站,是因为它靠近泰晤士河,方便伦敦各处的尸体运到车站里去。[67]

1853年,还很年轻的锡克帝国大君杜利普·辛格被放逐到伦敦,以此确保英国对印度的控制。他是锡克帝国最后一位大君。后来,他与维多利亚女王建立起了不浅的交情,维多利亚女王还成为了他孩子的教母。[70]

1854年,英国政府征用柏林顿宅邸后将宅邸交给皇家学会使用。[33]

1854年,建筑师T·海特·路易斯(T. Hayter Lewis)受英属印度的印度-伊斯兰(Indo-Islamic)建筑风格启发,设计了皇家科学艺术展览馆(Royal Panopticon of Science and Art)。这座建筑两年之后就宣告破产,随后被著名马戏团老板E.T.史密斯(E.T. Smith)购得。史密斯在建筑内部加盖了一座马戏场,一时间,这座展览馆成为了阿尔罕布拉马戏团(Alhambra Circus)。史密斯在1860年时改变了策略,把马戏团又改造成了剧院,将它改名为阿尔罕布拉音乐厅。这是最早能够与伦敦那些所谓的“合法剧院”相媲美的音乐厅之一。[71]

1857年,皇家歌剧院再次被大火烧毁。[34]

1857年,伦敦为给年久失修的外交部办公楼寻找新的设计而举行了一场竞标。在首相德比(Derby)的坚持下,乔治·吉尔伯特·斯科特(George Gilbert Scott )与他的哥特风格建筑方案当选。但帕默斯顿勋爵(Lord Palmerston)当选为新任首相后,要求斯科特按照古典风格修建外交部办公楼。外交部办公楼最后在1868年正式落成,采用的是意大利古典风格。[72]

1859年,沃尔特·弗朗西斯·斯科特(Walter Francis Scott)拆掉了蒙塔古居。三年后,斯科特根据法国文艺复兴时期风格设计的宅邸在原址落成,这座宅邸在当时被称作“宫殿式住宅(palatial residence)”。这座宅邸由建筑师威廉·伯恩设计。此前,威廉·伯恩在故乡苏格兰设计修建的医院与城堡令他名声大噪。[36]

1860年,彼得·W·巴尔罗设计了兰贝斯桥,以此取代此处原本的马舟渡船。兰贝斯桥为收费桥梁,两头的起落却不经意间妨碍了马车从桥上经过。[18]

随着伦敦城市规模不断扩大,为容纳工人与旅客的交通需要,新建了许多的车站。1861年,议会通过法案批准建设东南铁路公司的坎农街站,车站后于1866年9月1日开放接待乘客。车站建成后的第二年,车站酒店落成。酒店的设计师为E.M.巴里,议会大厦建筑设计师J.W.巴里的儿子。坎农街凭借着火车站与靠近泰晤士河的位置,很快就成为了当时的贸易中心。[73]1862年,伦敦维多利亚站落成。这个车站由两部分组成,分别由两个不同的公司运营:西侧的所有者与经营者为伦敦-布莱顿及南岸铁路,而东侧的运营者为伦敦-查塔姆及多佛铁路(London, Chatham, and Dover Railway)。两侧拥有各自的入口,彼此不能互通。[74]1864年,约翰·哈克索爵士(Sir John Hacksaw)设计了查令十字站,这个车站同样属于东南铁路公司,是当时城市中心涌现的大量火车站之一。尽管车站距离伦敦桥站仅有两英里(合约3.2千米)远,铁路修建却花了四年时间。两个车站之间的铁路总计用了17座铁路桥和190座拱桥支撑。[21]

1864年,因政府认为与其修理黑衣修士桥,不如直接将桥重建一遍,所以黑衣修士桥被直接拆除。1869年,由托马斯·丘比特(Thomas Cubitt)设计的新黑衣修士桥完工。在十年后出版的《狄更斯的伦敦词典(Dickens's Dictionary of London)》一书中,小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Jr.)将黑衣修士桥纳入“伦敦最美的那些地方”当中。[52]

1865年,中部铁路公司(Midland Railway Company)在臭名昭著的贫民窟里修建了圣潘克拉斯站。土地的所有者很乐意将这些土地卖个不错的价钱,但这一带的居民们却在没有得到补偿的情况下被赶出了自己的家门。车站的修建需要搬迁教堂并清空教堂的墓地。中部铁路公司为此举行招标,寻找公司计划中车站配套酒店的最佳修建方案。建筑师乔治·吉尔伯特·斯科特爵士的提案与中部铁路公司所需要的规格相比更为宏大,成本也更高,但或许正是如此,他成为了最后的中标者。第一列从圣潘克拉斯站发出的列车于1868年出发,开往曼彻斯特。这辆列车直到抵达97英里(合约156千米)外的莱斯特前都不曾停歇。在当时,这是世界上火车连续运行的最远距离。但火车可能再也没有在那个车站停靠过。[75]

1868年2月,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说服议会拨款翻修唐宁街10号,但私人房间的装修还是由他自己掏钱。[25]

解放伦敦编辑

到1860年,伦敦已经彻底落入圣殿骑士最高大师克劳福德·斯塔瑞克的控制之中。他利用圣殿骑士特务网络控制着整座城市,镇压劳动阶级,维护圣殿骑士的权力。[47]圣殿骑士组织依靠斯塔瑞克产业,影响着整个伦敦的工业生产。斯塔瑞克电报公司基本垄断了全城的电报通信。圣殿骑士还安排约翰·埃利奥特森医生到兰贝斯疗养院当院长,安排卡迪根伯爵去干涉议会大厦内的事务。[47]

斯塔瑞克同时还雇佣犯罪分子马克斯韦尔·罗斯组建接受圣殿骑士指挥的黑帮——“暴徒帮”。[76]罗斯对七名圣殿骑士进行了训练,让他们具备在伦敦各行政区担任暴徒帮头目的资质。暴徒帮最初在恶魔之地崛起,随后向伦敦其他地区拓展势力,扳倒一切胆敢反对他们的帮派。[77]全城各处都有他们建立的帮派据点,圣殿骑士还在工厂里使用童工。[47]罗斯靠着自己拿到的酬劳,将阿尔罕布拉音乐厅变成了自己的地盘,把音乐厅作为自己犯罪活动的合法掩护。[76]

印度刺客贾亚德普·米尔在刺客大师伊森·弗莱的安排下以“幽灵”的代号来到伦敦,混入圣殿骑士的行动当中。伊森·弗莱的这个安排为了保密,并未获得刺客议会的批准。他取“巴拉特·辛格”这个化名,混入到住在泰晤士河隧道的贫民当中,成为了隧道居民的守护者。[78]

1862年,圣殿骑士卡瓦纳参加到世界上第一条地铁线路的修建工程当中;但这只是他的真正意图的掩护,他所想要的是位于建筑工地范围内的伊甸苹果。贾亚德普·米尔成为了工地上的工人,以此尽可能探查圣殿骑士的秘密。弗莱逼问圣殿骑士信使布特时,圣殿骑士罗伯特·沃开枪打死了布特。他开枪袭击弗莱时还杀害了一位无辜的小女孩。弗莱杀死了沃,命令米尔把尸体带去建筑工地,制造混入圣殿骑士行列的机会。[78]

之后,警员弗雷德里克·艾伯兰前来调查尸体,米尔借此机会,得到卡瓦纳的起用,跻身于两个哈迪和马钱特等圣殿骑士之中。艾伯兰与另一位警员奥布里·肖继续进行有关沃尸体的调查,但尸体却在艾伯兰运送途中被弗莱花钱请的贫民小孩偷走了。陪艾伯兰不断追查的肖却因参和到圣殿骑士的阴谋之中而被圣殿骑士的打手痛殴。[78]

审问印度刺客阿贾伊后,圣殿骑士发现了米尔的真实身份。卡瓦纳杀死了推动地铁项目进行的律师查尔斯·皮尔逊,意图将谋杀罪名栽赃到米尔头上。他还获得了他在寻找的伊甸苹果。弗莱和艾伯兰救下了米尔,卡瓦纳却被按照斯塔瑞克命令行事的马钱特所杀,他依靠伊甸苹果夺得圣殿骑士组织不列颠分册的企图就此破灭。之后,米尔发现圣殿骑士杀死了居住在泰晤士河隧道里的麦琪。深感内疚的米尔决定断绝与刺客兄弟会之间的往来,就这样生活下去。[78]

1864年,商人马尔科姆·米尔纳收购大伦敦公共汽车公司,将公司改名为米尔纳公司。为保证公司的垄断地位,米尔纳采用纵火与谋杀等手段蓄意破坏其他公交公司的运营。[79]

1865年,贾亚德普的双亲阿尔巴兹·米尔普娅拉公主来到伦敦,见了他们的儿子。普娅拉将贾亚德普的袖剑交还给他,说服他继续为刺客兄弟会效命。从此,贾亚德普·米尔改用“亨利·格林”这一化名,在白教堂的一间古玩店里构筑着以这件古玩店为核心的反抗网络,成为了伦敦刺客的领袖,也成为了留守在伦敦的最后一名刺客。[78]贾亚德普与官方之间的联系依靠的是成为警长的艾伯兰。克莱拉·奥戴率领的巴比伦街流浪儿们则作为贾亚德普的盟友,担任他在伦敦的耳目。[80]上流社会方面,贾亚德普和自己的叔外祖父杜利普·辛格见了面,甚至争取到了一位伦敦塔的卫兵与自己合作。[41]贾亚德普还结识了发明家亚历山大·格雷汉姆·贝尔,想要打破斯塔瑞克电报公司垄断的贝尔也因此得到了契机。[81]

1867年,克劳福德·斯塔瑞克收购了米尔纳公司,将马尔科姆·米尔纳招收进了圣殿骑士组织。[79]同年,圣殿骑士菲利普·图彭尼与托马斯·亨特·纽曼一同成为英格兰银行董事长。[82]图彭尼日复一日地代替亨特处理银行事务,以普路托斯的名义从银行的所有财政部门中窃取钱财。[83]

到1868年2月10日为止,圣殿骑士露西·索恩已经得到了爱德华·肯维的日记,开始在城中搜寻伊甸裹尸布。贾亚德普也在进行他的研究,但白教堂区暴徒帮头目雷克斯福德·凯洛克试图抢走贾亚德普的研究成果。就在这时,伊森·弗莱的两个孩子,伊薇·弗莱雅各布·弗莱姐弟来到了伦敦,准备摧毁圣殿骑士对伦敦的掌控。他们与贾亚德普并肩作战,但各自又有着不同的目标。伊薇想要取回裹尸布,而雅各布则想组建自己的帮派与暴徒帮对抗。[80]

三名刺客首先着手解放白教堂。他们杀死了圣殿骑士,替克莱拉救出了在工厂里做童工的孩子们,[84]还帮艾伯兰逮捕暴徒帮的成员。[85]作为最后一个还在抵抗暴徒帮的帮派,煤渣帮的据点得到了来自刺客的解放。随后,他们与刺客联手,帮派也就改组为黑鸦帮。随着黑鸦帮在白教堂势力逐渐扩大,弗莱姐弟与凯洛克之间的帮派战争终于爆发。凯洛克死后,白教堂的暴徒帮成员由刺客们接管,随后加入了黑鸦帮。[86]刺客们还杀死了伦敦其他地区的暴徒帮头目,瓦解当地帮派势力,解放了各个行政区。[47]

在白教堂的帮派战争结束之后,凯洛克的火车自然成为了弗莱姐弟的战利品。他们将这列火车作为他们的移动行动总部,火车的司机与列车车长阿格尼丝·麦克比恩自然也就成为了黑鸦帮的成员。[86]之后,一个名叫奈杰尔·邦博的小伙子加入了黑鸦帮,还从暴徒帮那里偷来了一挺加特林机枪。之后,火车遭到暴徒帮成员袭击时,雅各布用加特林机枪对着暴徒帮的火车肆意倾泻子弹,直到机枪爆炸才罢手。[87]再后来,火车失去了控制,伊薇抢在事态进一步恶化之前停下了火车。[88]

弗莱姐弟与格雷汉姆合作打破了斯塔瑞克电报公司的垄断。伊薇修好了威斯敏斯特独立电报线的保险丝。[81]之后,这对姐弟取回了被暴徒帮偷走的电线,还从暴徒帮手中取走了一份毒气样本。[89]刺客们最终摧毁了斯塔瑞克名下的发报机,彻底消灭了斯塔瑞克对通信产业的垄断。[90]

伊薇和雅各布还和伦敦的底层人物合作。身为商人的犯罪头目奈德·维耐特因为暴徒帮挫败了他的计划而联系了弗莱姐弟。随后,黑鸦帮对暴徒帮的马车、船只还有火车展开了袭击。[86]弗莱姐弟还遇见了赌注登记人罗伯特·托平,他在伦敦各处开办格斗俱乐部街头竞速比赛[47]

弗莱姐弟还在查尔斯·狄更斯的邀请下加入了幽魂社,调查了弹簧腿杰克的幽魂[91]、健忘症患者的抢劫[92]与闹鬼的伯克利广场50号住宅[93]等发生在伦敦的超自然事件。幽魂社凭借弗莱姐弟的行动,在伦敦城里名声大噪。[94]

索恩在寻找裹尸布的过程中,手头的爱德华·肯维日记被伊薇与雅各布合作偷走。[95]根据日记中的线索,伊薇和贾亚德普一起来到肯维宅邸,找到了宅邸中的密室。[43]在密室中,伊薇找到了一枚吊坠。她在吊坠的指引下来到纪念碑,随后又根据纪念碑上的指引找到了圣保罗大教堂的密室。但索恩尾随伊薇,也来到了圣保罗大教堂的密室。两人一番打斗之后,索恩在逃跑时抢走了伊薇持有的吊坠。[42]露西·索恩之后来到伦敦塔搜寻裹尸布,却无法找到裹尸布的位置。伊薇依靠一位与贾亚德普合作的卫兵,假装被他抓住,顺利混入了伦敦塔。靠近索恩之后,伊薇突然上前将她刺杀,夺回了钥匙。[41]之后,伊薇和贾亚德普想要取得白金汉宫的建筑蓝图,确定密室的位置,却被圣殿骑士抢先一步,贾亚德普也被圣殿骑士劫持。因此,伊薇不得不放任圣殿骑士抢走蓝图,自己赶去救了贾亚德普。[63]

1868年,斯塔瑞克酿造公司开始生产斯塔瑞克舒缓糖浆,这一药品由埃利奥特森调配,掺入了浓缩鸦片与曼陀罗成分,致幻谵妄效果极强,能够让饮用者的神志受到严重的伤害。[96]对糖浆展开调查的雅各布追查到了斯塔瑞克名下的蒸馏酿造厂,遇见了正巧也来调查糖浆的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两人一同炸毁了酿造厂,破坏了糖浆的生产。[97]他们发现,糖浆被送到了兰贝斯疗养院。在逼问理查德·欧文之后,他们得知糖浆的生产者就是埃利奥特森医生。[98]雅各布潜入了疗养院,把自己假装成圣殿骑士用来进行公共课程的尸体,趁机杀死了埃利奥特森,终结了糖浆的生产制造。[99]

在埃利奥特森医生死后,兰贝斯疗养院对公众关闭,只有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等少数医生仍在进行医院的运营。盗贼们从疗养院里偷走药物补给,还在附近地区兜售假冒伪劣糖浆,哄抬真糖浆的价格。克莱拉·奥戴等流浪街头的孩子们开始生病。伊薇带着她来到了疗养院,帮南丁格尔取回了被偷走的药品。随后,刺客们开始赞助疗养院,以此为附近地区提供的帮助。[100]

之后,马尔科姆·米尔纳被卷入到与圣殿骑士珀尔·阿塔韦之间的激烈竞争之中。珀尔·阿塔韦是斯塔瑞克的表妹,掌管用她名字命名的阿塔韦运输公司。因斯塔瑞克在战术上支持米尔纳破坏她的公司,阿塔韦选择与对她身份毫不知情的雅各布·弗莱合作。雅各布就这样炸掉了米尔纳的巴士,[101]还替阿塔韦从米尔纳处偷走了一台内燃机。[102]在雅各布杀死米尔纳后,阿塔韦与斯塔瑞克进行了协商,获许保留自己的公司。[103]雅各布发现阿塔韦的真实身份后,在滑铁卢车站潜入了阿塔韦的火车,刺杀了阿塔韦,再次偷走了内燃机。得知表妹死后,斯塔瑞克下令要求圣殿骑士加强城内防备,阻止刺客继续行动。[104]

随着伦敦公共汽车运输行业两大巨头的去世,暴徒帮接管了阿塔韦运输公司,还想强迫爱德华·贝利为他们制造巴士。伊薇救出了贝利一家人,取回了契约,将契约交给贝利与同事,让他们打造一个为大众服务的伦敦通用公共汽车公司(London General Omnibus Company)。[105]

因为英格兰银行失窃事件连续不断,所以艾伯兰化名“德瑞奇(Dredge,直译意为疏通)”展开了卧底调查。他的行动吸引了圣殿骑士和雅各布的注意,雅各布对于德瑞奇就是艾伯兰一事颇感惊讶。[83]两人一同对普鲁托斯的身份进行了调查,发现他就是菲利普·图彭尼。[106]艾伯兰准备逮捕所有嫌疑人,但雅各布却违背了艾伯兰的命令,杀死了图彭尼。图彭尼身为英格兰银行的董事长,去世的消息随即引起了通货膨胀。为了消除通货膨胀带来的不利影响,斯塔瑞克为手下的工作人员提供了数目可观的提薪。[107]

继图彭尼去世与货币印钞版失窃之后,英国的经济因为假钞大量涌入伦敦而几近崩溃。伊薇烧毁了假钞,替艾伯兰找回了印钞版,及时保护了英国经济的安全。[108]

时任首相迪斯雷利提出了一项法案,意在阻止下议院选举中的舞弊现象。因此,卡迪根伯爵计划刺杀迪斯雷利,让威廉·格莱斯顿取而代之,从而弹劾这项法案。[109]雅各布发现了他们的阴谋,冒充首相的保镖,阻止了圣殿骑士的袭击。[110]对于幕后主使身份毫无头绪的雅各布同意护送迪斯雷利的夫人玛丽·安前往恶魔之地,并截获了布鲁德内尔的消息。[111]之后,雅各布潜入了威斯敏斯特宫,刺杀了布鲁德内尔,使得反腐败法案得以顺利通过。[112]

黑鸦帮逐渐夺得了伦敦各行政区的控制权。雅各布在这时收到了马克斯韦尔·罗斯寄来的邀请函。暴徒帮头目罗斯已经厌倦了圣殿骑士企图掌控一切的阴谋。在他的邀请下,雅各布来到阿尔罕布拉音乐厅,得知罗斯打算与他联手对抗斯塔瑞克。雅各布接受了罗斯的邀请。于是黑鸦帮与暴徒帮合作展开了一系列行动,炸毁了圣殿骑士的爆炸物储藏处,还偷走了一列属于圣殿骑士的火车。[113]之后,雅各布帮罗斯抓住了斯塔瑞克在河岸街的合伙人。[114]但是后来,罗斯打算摧毁一座属于圣殿骑士的工厂,全然不顾没有从工厂里逃出去的孩子。雅各布无法忍受罗斯的行为,于是双方的合作关系就此破裂。雅各布救出被困火场的孩子之后,收到了一封罗斯寄来的信。[115]罗斯在阿尔罕布拉音乐厅里安排了一场表演,作为他与雅各布最终对决的舞台。雅各布来到音乐厅之后,罗斯却在音乐厅里放火,打算烧死房子里的所有人。雅各布最终刺杀了罗斯,成功逃离了起火的音乐厅。[116]

维多利亚女王在白金汉宫里组织了一场舞会,圣殿骑士与刺客都想借此机会夺回藏匿与白金汉宫密室中的裹尸布。弗莱姐弟因为彼此想法不合而起了冲突,但还是同意彼此间进行最后一次合作。雅各布偷到了格莱斯顿夫妇的邀请函与马车,[117]还给艾伯兰偷到一套皇家卫兵的制服,方便他混入舞会,帮弗莱姐弟偷偷传递武器装备。 [118]伊薇则驾车送杜利普·辛格穿过伦敦,前去会见那些能够帮助杜利普捍卫印度人民权利的政客。杜利普告诉伊薇,记录了密室位置的建造方案就放在白金汉宫的白色画室里。 [119]

舞会当中,圣殿骑士潜入了白金汉宫,抓住了皇家卫兵,把他们手下的狙击手伪装成卫兵的样子布置到宫殿屋顶上,准备一举暗杀女王以及其他伦敦顶层社会成员。取回装备后,雅各布杀死了那些狙击手,释放了被他们抓住的皇家卫兵。伊薇虽然拿到了建筑方案,却被斯塔瑞克在舞会上截住,藏匿处的钥匙也被斯塔瑞克夺走。斯塔瑞克进入密室之后,穿上了伊甸裹尸布,随后与赶来的弗莱姐弟进行了对决。借助裹尸布的治疗能力,斯塔瑞克在对决中占了上风。贾亚德普及时赶来,加入了这场对决,为弗莱姐弟争取了时间。他们两人趁机夺走了斯塔瑞克身上的裹尸布,随后用袖剑刺杀了他。刺客们最后决定把裹尸布留在密室里。而他们也因为阻止了圣殿骑士的阴谋而被授予嘉德骑士团的勋章。[120]

斯塔瑞克死后,圣殿骑士组织中产生了新的派系。这个派系的成员计划在伦敦城内实施炸弹袭击。于是,维多利亚女王委托弗莱姐弟前去协助阿尔弗雷德·弗莱明阻止圣殿骑士的阴谋。他们逮捕了带着炸药自波士顿而来的圣殿骑士领袖。[121]审问之下,刺客们得知,圣殿骑士计划在萨瑟克炸毁一列火车。弗莱姐弟断开了火车头与车厢之间的连接处。炸药虽然爆炸,却没有伤害到任何平民。[122]之后,这名圣殿骑士越狱。弗莱姐弟跟踪了他,劫持了满载着爆炸物的马车。圣殿骑士点燃炸药之后,他们驾着马车来到安全地方,赶在炸药爆炸之前顺利逃脱。[123]之后,圣殿骑士还潜入了威斯敏斯特宫,在建筑中安置了炸弹,还劫持了首相。弗莱姐弟及时出手阻止,救出了迪斯雷利,同时也安全解除了圣殿骑士布置下的炸弹。[124]

后来,圣殿骑士组织的另一个派系与东印度公司合作,企图阻挠杜利普·辛格提出有关归还印度王位权力的请求。杜利普在印度有一位老友,名叫布林利·埃尔斯沃斯。他来到伦敦,谋划了在白金汉花园里刺杀杜利普的计划。弗莱姐弟也来到了白金汉花园,保护了杜利普[125]。杜利普还发现圣殿骑士擅自拦截了他的私人信件,于是弗莱姐弟决定帮助他一同对抗东印度公司的阴谋。[126]圣殿骑士抢劫英格兰银行里旁遮普名下黄金的时候,伊薇阻止了他们,[127]刺客们赶在黄金被运往印度之前夺回了黄金。[128]

之后,圣殿骑士组织袭击了刺客们的火车藏身处,但被刺客们击退。[129]为了对抗圣殿骑士,杜利普与雅各布参加了在伦敦塔里举行的宴会,想要借此机会偷走本来属于锡克帝国的光之山钻石。但圣殿骑士抢先一步偷走了钻石,还在女王面前把盗窃的罪名嫁祸到杜利普头上。雅各布赶在事情演变成外交冲突前偷回了钻石,将钻石交给了在屋顶上等候的伊薇。[130]

回到古玩店后,贾亚德普告诉他们,他们偷来的钻石其实只是赝品,真正的光之山从未离开过印度。之后,弗莱姐弟潜入了一处圣殿骑士用来研发催眠气体的工厂。圣殿骑士计划在印度的武装冲突中使用这些气体。他们摧毁了工厂中储存起来的气体,还在工厂里找到了来自埃尔斯沃斯的指示。[131]杜利普得知自己遭到朋友背叛后,与埃尔斯沃斯在兰贝斯的公墓见了面,伊薇负责在见面时保护杜利普不被埃尔斯沃斯等人伤害。最后,杜利普授意伊薇放过埃尔斯沃斯,同时也决定此后不再需要刺客们的帮助,他将独自一人继续争取印度独立的斗争。[132]

圣殿骑士还盯上了查尔斯·达尔文,打算推翻他在伦敦所取得的科学研究上的成果。雅各布因为埃利奥特森而欠了达尔文的人情,于是刺客们为达尔文提供了帮助。他们夺回了被圣殿骑士偷走的柏林标本[133],摧毁了圣殿骑士在威斯敏斯特的各个公园里散布的致幻气体罐。[134]圣殿骑士还试图通过报刊和海报诋毁达尔文的研究,刺客们撕毁了那些海报,还直接端掉了支持这场诋毁宣传的印刷店。[135]后来,圣殿骑士还绑架了达尔文,南丁格尔及时联系了刺客,让他们救出了达尔文,圣殿骑士的威胁这才告一段落。[136]

因遭到国际工人协会成员西蒙的告发,卡尔·马克思受到警察限制,无法举行集会。于是,他联系了弗莱姐弟,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在弗莱姐弟的护送下,马克思得以联系自己的同志,讨论有关将来集会的事宜,而且还去见了西蒙。[137]之后,弗莱姐弟帮马克思证实,有一家工厂正在虐待工人。[138] 马克思的朋友弗兰克·莫里斯从圣殿骑士处偷来了爆炸物,打算炸毁威斯敏斯特宫,以此为他过劳死的儿子报仇。刺客们阻止了他的行动,但也让圣殿骑士夺回了他们的爆炸物。[139]刺客们最后摧毁了圣殿骑士的这些爆炸物储备,但莫里斯还是因为试图取走一部分爆炸物实施计划而遇害。[140]马克思举行集会时,不断有寻衅滋事者想要引发骚动,但弗莱姐弟悄无声息地制止了他们,确保了集会的和平进行。事后,他们以不愿参与政治事件为由拒绝了马克思的邀请,结束了他们与马克思之间的合作关系。[141]

二十年的和平编辑

1869年1月,兰贝斯疗养院因为唯一赞助人克劳福德·斯塔瑞克的死而彻底关门。但是,一年后,疗养院又重新开门,对其中部分进行了修缮,用来接纳越来越多的暴力犯罪分子。这些“危险犯罪分子”中绝大部分都来自于伦敦白教堂区最贫困的居民。[142]1870年,兰贝斯疗养院的一侧被改为针对暴力犯罪者的精神病房,设置了最大程度的安保设施,得名“监狱翼楼”。转椅检查、单独监禁甚至电椅等“治疗”方式在此屡见不鲜。[143]

1869年,滑铁卢车站旁的街道对面修建了新的火车站,名为滑铁卢枢纽(Waterloo Junction)。[67]

1869年11月。维多利亚女王为霍尔伯恩高架桥(Holborn viaduct)正式揭幕。这座高架桥用于拓展旧舰队河的长度,不单作为城市必要的基础设施,还成为了伦敦城市设计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144]

1870年,泰晤士河堤完工,河堤旁的花园1874年在约克水门周围落成。[27]

1870年。一个被叫做“杰克小子”的年轻男孩被圣殿骑士送去了兰贝斯疗养院。此前,圣殿骑士还当着他的面杀死了他的母亲。一年时间里,这个男孩在监狱翼楼医生手下接受了非人的“治疗”,他实际存在的问题又遭到了忽略。雅各布·弗莱救出了杰克,将他招募进了刺客兄弟会。[145]

1872年,当伊薇和贾亚德普还在伦敦的时候,艾伯兰联系了他们,请求他们挫败美国圣殿骑士爱丽丝从大英博物馆窃取伏尼契手稿的计划。尽管有平克顿侦探汤米·格雷林马克·吐温的帮助,他们还是没能阻止这个圣殿骑士和那些暴徒帮部下取走神器并逃离英国。但最后他们还是帮助格雷林在归国途中与爱丽丝展开了正面对决。[146]

1875年,圣玛丽玛特费隆为让建筑外观如1329年那样更像教堂而进行了重建。[12]

1875年,斯皮塔菲尔德市场的租约转移到了开发商罗伯特·霍纳(Robert Horner)手上。霍纳常常为了市场如何才能在不影响周边交通的前提下进行扩建的事宜与白教堂区的公共工程委员会发生争执。[9]

1877年,大都会公共工程委员会买下了兰贝斯桥,拆除了桥上的收费杆。[18]

19世纪80年代,皮卡迪利广场因从中穿过的沙夫茨伯里大街的铺设而改变了外形。[55]

1883年,斯皮塔菲尔德市场上方修建了钢结构支撑的玻璃天花板,周边商铺在接下来一个世纪里修建了起来。[9]到19世纪,斯皮塔菲尔德市场的纺织商人已经离去,人口数量的过度增长与贫困问题导致周边地区犯罪频发。不过市场仍旧保持着原本的重要地位,为买得起食物的人提供足以度日的食物。[9]

1885年,多佛宫成为了英国司法部管辖下苏格兰事务部的办公地点,意在满足苏格兰人的需求。[49]

1891年,皇家礼拜堂在维多利亚女王的许可下改造成了博物馆。[26]

1893年,伦敦郡议会征得约克水门,将其作为公共财产。[27]两年后,郡议会还征用了林肯因河广场,将广场向公众开放。[28]

20世纪编辑

1908年时,英国首相可以合法住在唐宁街10号里了。[25]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1916年时,来自德国间谍大师潜入了伦敦,以塔桥附近的总部为核心建立起了间谍网络。同时,他还是一位圣者,在伦敦当地建立起了崇拜朱诺的邪教。温斯顿·丘吉尔听到风声,得知了间谍大师的存在,于是请求刺客莉迪亚·弗莱协助他消灭间谍。莉迪亚在协助丘吉尔的时候成功使用防空炮击落了来犯的敌机,摧毁了德军的间谍网络,最后刺杀了间谍大师。[47]

1917年,英国政府征用蒙塔古居,将其改造为政府部门办公场所。[36]

1932年,兰贝斯桥因减振缆绳与桥梁大梁遭到腐蚀而重建。[18]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伦敦因遭到德军轰炸而损失惨重。圣玛丽玛特费隆在轰炸中受损十分严重,[12]皇家军事礼拜堂也在1944年被毁。[64]

1950年,蒙塔古居被拆除。[36]

1952年,圣玛丽玛特费隆被拆除。[12]

皇家军事礼拜堂在20世纪60年代进行了重建,成为了全伦敦最后一座还存在的军事礼拜堂。[64]

1964年,海军部大楼成为新成立的国际发展部的办公场所。[44]

1974年。考文特花园市场搬到了泰晤士河南侧。[19]

20世纪90年代,皇家剧院进行了彻底的翻修。[34]

21世纪编辑

2016年10月,西蒙·海瑟威受邀加入了圣殿骑士组织内殿团。[147]他用Animus重历了自己祖先加布里埃尔·拉克萨尔的记忆,希望在祖先的记忆里能找到有关艾伦·里金手中伊甸宝剑的线索。[148]十天后,海瑟威因未经组织允许擅自行动而遭到审判。但所有的指控随着海瑟威的发言而落空,海瑟威的擅自行动恰恰是为了圣殿骑士组织的利益。[149]12月,获得阿吉拉尔的伊甸苹果后,艾伦·里金在伦敦的最高大师大厅里举行了长老会集会。展示苹果能力的时候,艾伦被卡勒姆·林奇刺杀。随后,卡勒姆拿走了伊甸苹果,与同伴一起顺利逃脱。[150]

ACOD Layla Hassan's Hideout 01

蕾拉的藏身处

2018年年底,蕾拉·哈桑和小队其他成员驻扎在伦敦的一处阁楼公寓,为了抢在阿布斯泰戈之前找到更多伊述神器而探索斯巴达雇佣兵卡珊德拉的基因记忆。高仓清志作为小队成员之一负责在外面监视情况。最后,阿布斯泰戈发现了他们的藏身处,这支刺客小队因此被迫撤离。蕾拉在藏身处里留下了一个U盘,她可以借助这个U盘远程扫描并感染安保电脑系统,阿布斯泰戈的运营总监的电脑就是她的目标之一。[151]

地区划分编辑

工业革命时期,伦敦被分为七个地区。

伦敦市编辑

主要词条: 伦敦市

伦敦市高大典雅的建筑群就坐落在泰晤士河的右岸。作为伦敦的金融中心,伦敦市坐拥英格兰银行与皇家交易所。行政区里的著名地标还包括圣保罗大教堂和伦敦大火纪念碑。

兰贝斯编辑

主要词条: 兰贝斯

伦敦最具乡土气息的行政区非兰贝斯莫属了,这个伦敦南部的行政区满是低矮的房屋与集贸市场。行政区里的著名地标为兰贝斯宫与兰贝斯疗养院。

泰晤士河编辑

主要词条: 泰晤士河

不计其数的江轮在码头和市场之间来回穿梭,运输产品与货物,赋予了泰晤士河浓厚的商业气息与巨大的经济价值。泰晤士河左右两岸依靠大量的桥梁互相连通,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伦敦桥与威斯敏斯特桥。

萨瑟克编辑

主要词条: 萨瑟克

作为伦敦的工业中心,萨瑟克有着数量众多的工厂、码头与供工人居住的砖房。行政区著名地标为滑铁卢车站

河岸街编辑

主要词条: 河岸街

河岸街是伦敦的文化区,大英博物馆与阿尔罕布拉音乐厅都坐落于此。同时,这里也是伦敦人购物的重要去处。这一带有着优雅的建筑与数量众多的公园。伦敦警察厅总部苏格兰场也位于这个行政区。

威斯敏斯特编辑

主要词条: 威斯敏斯特

威斯敏斯特作为伦敦的政治中心,行政区居民的财富总和在伦敦也是名列前茅。英国皇宫白金汉宫、唐宁街十号的首相官邸、人称“议会大厦”的威斯敏斯特宫都坐落于此。同时,这里还拥有为数众多的宗教建筑,威斯敏斯特教堂与圣殿教堂就位列其中。而同样位于威斯敏斯特行政区内的恶魔之地贫民窟看起来与绿树成荫的公园还有行政区里其他地方的富裕生活格格不入。

白教堂编辑

主要词条: 白教堂

白教堂这个名字来自于圣玛丽玛特费隆教堂。这里是伦敦最贫困的行政区,满是贫民窟、卖淫行为与盗窃案件。1888年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的出现更是让白教堂臭名昭彰。行政区内的著名地标之一是作为基建设施运作的斯皮塔菲尔德市场。

琐闻趣事编辑

  • 刺客信条:辛迪加》中,部分建筑上张贴有灯泡的广告。但这些广告的存在不符合时代设定,直到1883年,霍尔伯恩才首次使用电灯照明,[152]第一个灯泡广告直到19世纪90年代才出现。[153]
  • 《刺客信条:辛迪加》中的许多屋顶采用了十八世纪传入英国的折线式构造。[154][155][156]其中一部分屋顶还覆以金属建材,这种建材可能是1829年在英国发明并申请了专利的铁制瓦楞板,也有可能是1837年法国人发明的镀锌金属。[157]后者因相比铅材而言成本更低,所以在维多利亚时代广为流行。[158]
  • 《刺客信条:辛迪加》的伦敦下水道套用了《刺客信条:团结》中巴黎下水道的模型。

画廊编辑

出现作品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

  1. 1.0 1.1 1.2 1.3 1.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卢德门圆环
  2. 2.0 2.1 2.2 2.3 2.4 2.5 2.6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圣保罗大教堂
  3. 3.0 3.1 3.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苏格兰场
  4. 4.0 4.1 4.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威斯敏斯特教堂
  5. 5.0 5.1 5.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威斯敏斯特的圣玛格丽特教堂
  6. 6.0 6.1 6.2 6.3 6.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议会大厦
  7. 7.0 7.1 7.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圣巴多罗买医院
  8. 8.0 8.1 8.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圣殿教堂
  9. 9.0 9.1 9.2 9.3 9.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斯皮塔菲尔德
  10. 10.0 10.1 10.2 10.3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兰贝斯宫
  11.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圣詹姆斯公园
  12.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圣玛丽玛特费隆
  13. 13.0 13.1 刺客信条:兄弟会》- 契约
  14.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契约:“觊觎高位者”
  15.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契约:“灭火”
  16.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契约:“星室法庭”
  17. 17.0 17.1 17.2 17.3 17.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亲卫骑兵
  18.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兰贝斯桥
  19. 19.0 19.1 19.2 19.3 19.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考文特花园
  20. 20.0 20.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圣马田教堂
  21. 21.0 21.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查令十字站
  22. 刺客信条II》- 字形15:“守护者”
  23. 《刺客信条II》- 字形2:“64个方格”
  24. 24.0 24.1 24.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皇家交易所
  25. 25.0 25.1 25.2 25.3 25.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唐宁街10号
  26. 26.0 26.1 26.2 26.3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皇家礼拜堂
  27. 27.0 27.1 27.2 27.3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约克水门
  28. 28.0 28.1 28.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林肯因河广场
  29. 29.0 29.1 29.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莱斯特广场
  30. 30.0 30.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考文特花园的圣保罗礼拜堂
  31. 刺客信条:传承计划》- 假日:第一章 - 昔日圣诞幽灵
  32. 32.0 32.1 32.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格林公园
  33. 33.0 33.1 33.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皇家学会大楼
  34. 34.0 34.1 34.2 34.3 34.4 刺客信条III》- 数据库:皇家剧院
  35. 35.0 35.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伦敦大火纪念碑
  36.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蒙塔古居
  37. 37.0 37.1 37.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英格兰银行
  38.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河岸街圣母教堂
  39. 39.0 39.1 39.2 39.3 刺客信条:遗弃
  40.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刺客兄弟会
  41. 41.0 41.1 41.2 《刺客信条:辛迪加》- 如鲠在喉
  42. 42.0 42.1 《刺客信条:辛迪加》-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43. 43.0 43.1 《刺客信条:辛迪加》- 见机行事
  44. 44.0 44.1 44.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海军部
  45. 45.0 45.1 45.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伦敦市长官邸
  46. 刺客信条III》- 致命表演
  47. 47.0 47.1 47.2 47.3 47.4 47.5 47.6 47.7 《刺客信条:辛迪加》
  48. 《刺客信条III》- 前往新大陆之行
  49. 49.0 49.1 49.2 49.3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多佛宫
  50. 50.0 50.1 50.2 50.3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皇家马厩
  51. 51.0 51.1 51.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白金汉宫
  52. 52.0 52.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黑衣修士桥
  53. 网络播客 - 第13期
  5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肯维宅邸
  55. 55.0 55.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皮卡迪利广场
  56.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特拉法加广场
  57.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白色画室
  58. 58.0 58.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里士满露台
  59.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贝尔格雷夫广场
  60. 61.0 61.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大本钟
  61. 62.0 62.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伦敦桥站
  62. 63.0 63.1 《刺客信条:辛迪加》- 计划有变
  63. 64.0 64.1 64.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威灵顿军营
  6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纳尔逊纪念柱
  65.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恶魔之地
  66. 67.0 67.1 67.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滑铁卢车站
  67.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卡尔·马克思
  68.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兰贝斯疗养院
  69.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杜利普·辛格
  70.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阿尔罕布拉音乐厅
  7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外交部办公楼
  7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坎农街站
  73.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维多利亚站
  7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圣潘克拉斯站
  75. 76.0 76.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马克斯韦尔·罗斯
  76.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暴徒帮
  77. 78.0 78.1 78.2 78.3 78.4 刺客信条:底层世界
  78. 79.0 79.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马尔科姆·米尔纳
  79. 80.0 80.1 《刺客信条:辛迪加》- 在那格林的地方
  80. 81.0 81.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新闻自由
  81.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菲利普·图彭尼
  82. 83.0 83.1 《刺客信条:辛迪加》- 身份案
  83. 《刺客信条:辛迪加》- 找一个顽童
  8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我们猜,您就是艾伯兰
  85. 86.0 86.1 86.2 《刺客信条:辛迪加》- 帮派战争(白教堂)
  86. 《刺客信条:辛迪加》- 你好呀,加特林先生
  87. 《刺客信条:辛迪加》- 失控的火车
  88. 《刺客信条:辛迪加》- 有线新闻
  89. 《刺客信条:辛迪加》- 突发新闻
  90. 《刺客信条:辛迪加》- 弹簧腿杰克
  91. 《刺客信条:辛迪加》- 回忆
  92. 《刺客信条:辛迪加》- 伯克利广场50号
  93. 《刺客信条:辛迪加》- 伦敦的恐惧
  9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木箱大逃亡
  95. 《刺客信条:辛迪加》- 糖浆一勺
  96. 《刺客信条:辛迪加》- 非自然选择
  97. 《刺客信条:辛迪加》- 糖浆起源
  98. 《刺客信条:辛迪加》- 用药过量
  99. 《刺客信条:辛迪加》- 提灯女神
  100. 《刺客信条:辛迪加》- 友谊赛
  101. 《刺客信条:辛迪加》- 研究与发展
  102. 《刺客信条:辛迪加》- 适者生存
  103. 《刺客信条:辛迪加》- 穷途末路
  10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日行一善
  105. 《刺客信条:辛迪加》- 一杯茶
  106. 《刺客信条:辛迪加》- 一笔烂账
  107. 《刺客信条:辛迪加》- 牢不可破的银行
  108. 《刺客信条:辛迪加》- 玩弄政治
  109. 《刺客信条:辛迪加》- 保镖
  110. 《刺客信条:辛迪加》- 为迪斯雷利夫人驾马车
  111. 《刺客信条:辛迪加》- 弹劾动议
  112. 《刺客信条:辛迪加》- 同床异梦
  113. 《刺客信条:辛迪加》- 三重劫案
  11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游手好闲
  115. 《刺客信条:辛迪加》- 最后一幕
  116. 《刺客信条:辛迪加》- 祸不单行
  117. 《刺客信条:辛迪加》- 盛装出席
  118. 《刺客信条:辛迪加》- 家族政治
  119. 《刺客信条:辛迪加》- 今宵难忘
  120. 《刺客信条:辛迪加》- 行动代号:炸药船
  121. 《刺客信条:辛迪加》- 行动代号:火车头
  122. 《刺客信条:辛迪加》- 行动代号:求生之行
  123. 《刺客信条:辛迪加》- 行动代号:威斯敏斯特
  124.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神枪手
  125.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情报被截
  126.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劫贫济富
  127.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像样的送行
  128.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脱离轨道
  129.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珠宝大劫案
  130.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睡魔
  131. 《刺客信条:辛迪加》-《最后的大君》- 最终对决
  132. 《刺客信条:辛迪加》- 柏林标本
  133. 《刺客信条:辛迪加》- 恼人之谜
  134. 《刺客信条:辛迪加》- 残忍的漫画
  135. 《刺客信条:辛迪加》- 生存斗争
  136. 《刺客信条:辛迪加》- 猫和老鼠
  137. 《刺客信条:辛迪加》- 无风不起浪
  138. 《刺客信条:辛迪加》- 无政府主义者干涉
  139. 《刺客信条:辛迪加》- 爆炸性结局
  140. 《刺客信条:辛迪加》- 人民之声
  141. 《刺客信条:辛迪加》-《开膛手杰克》- 数据库:遭到关押的罪犯
  142. 《刺客信条:辛迪加》-《开膛手杰克》- 数据库:遭到关押的罪犯
  143. 《刺客信条:辛迪加》- 数据库:霍尔伯恩高架桥
  144. 《刺客信条:辛迪加》-《开膛手杰克》
  145. 刺客信条:末裔 - 轨迹
  146. 刺客信条:异端》- 第一章
  147. 《刺客信条:异端》- 第三章
  148. 《刺客信条:异端》- 第三十五章
  149. 刺客信条》电影
  150. 刺客信条:奥德赛》- 现代剧情
  151. 英格兰伦敦简史. www.localhistories.org. 摘录于2017年10月1日.
  152. 看看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期的伦敦老照片. Londonist Ltd. 摘录于2017年10月1日.
  153. ROOFS A Guide to Alterations and Extensions on Domestic Buildings. City of Westminster Department of Planning and City Development, Development Planning Services, March 1995. Accessed 22 October 2017.
  154. London Terrace Houses 1660-1860. English Heritage, 23 Savile Row, London W1X 1AB 0171 973 3434 February 1996. Accessed 22 October 2017.
  155. London: An Architectural History by Anthony Sutcliffe. Yale University Press New Haven and London. Accessed 22 October 2017.
  156. Preservation Bried 4: Roofing for Historic Buildings by Sarah M. Sweetser. www.nps.gov. Accessed 22 October 2017.
  157. Understanding Housing Defects by Duncan Marshall, Derek Worthing, Roger Heath, Nigel Dann. Routledge 2 Park Square, Milton Park, Abingdon, Oxon OX14 4RN. Accessed 22 October 2017.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