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CultureEraicon-TWCB-02


PL Broken-heartedHQ此条目还是个小作品而且还需要扩充。 你可以帮助刺客信条 维基来扩充这个页面
ACOD FoA JoA Isu Codex

伊述铭记

伊述铭记(Isu codices)阿勒忒娅创造的仿真亚特兰蒂斯中的一些数据片段,分散在城市各处,可以从某些墙上读取出来。这些数据包括居民信息、个人日志等等。

铭记编辑

亚特兰蒂斯之父编辑

亚特兰蒂斯之父,二之一
地点:伊丽丝知识库
审判王波塞冬
周期44.91

审判的重担一直都很沉重,但我发现每过个周期就越来越难以承担。

我已经立法禁止在凡人身上进行实验,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件残酷的事。这是我第一道会延续到未来每一个周期的律法。我现在明白了,对力量的渴望会腐化人们对亚特兰蒂斯基因工程的追求,不是伊述族利用这种科技来控制凡人,就是凡人最后试图用这种科技来超越伊述族——无论如何都是愚蠢至极的事。

就这两个情况而言,其结果都会是场灾难。还好,我知道阿特拉斯已安全地将所有DNA控制器充公了。

亚特兰蒂斯之父,二之二
地点:伊丽丝知识库
审判波塞冬
周期10.92

我会在未来的周期中继续执行禁止凡人实验的律法,但我恐怕无法以一己之力做到,我需要找人来减轻我肩上的审判重担。

当然,我希望从我的儿子中找出一个够资格的人,但希望与实际情况之间还是有所差距。或许随着时间过去,阿特拉斯迟早能承担这个责任,但早在他做好准备之前,这个角色就得有人先扮演。

失败的实验编辑

失败的实验,四之一
地点:埃拉希波斯宫
艾塔的助手
周期16.11

我写下了事情发生的一切经过,以免这件事被人遗忘。我已经将完整的报告交给艾塔了。回顾当时,我或许得承担一些责难,但这一切之所以会发生,全都是因为他。

不久之前,艾塔向我展示了一个我从来不知道其存在的地下区域。当他打开秘密通道时第一个让我感到震惊的就是那股恶臭。那个味道从围墙里喷出来,就连呼吸新鲜空气时我还是只能闻到那个味道。当我们下到地底且我的眼睛适应黑暗后,我看到一个较大的房间,以及八个较小的房间——所有的房间都完全封闭而分散。艾塔向我展示在每个房间中都有一个凡人,四名男性,四名女性。

这些凡人一辈子都住在这里。他的解释是说要进行他的实验,唯一的方式就是拥有对外在世界一无所知的实验体,而最后他会突然向他们展示他们从来不知道其存在的所有事物。当时我很敬佩他对这种实验所具备的远见,但现在我了解那是多么有缺陷的想法了。

失败的实验,四之二
地点:赫菲斯托斯档案馆
艾塔的助手
周期16.11

艾塔将我介绍给一个他认为已经准备好见识外在世界的实验体认识。他的名字叫做欧图斯,虽然他站起来比我高,但他的心智就和小孩没两样。当我们开启他的房门时,他就像受惊吓的动物一样后退井离我们远远的。当时我不明白那样的举动究竟是出自恐佩或是未知的事物,但现在我知道那是出自于恐惧,而且是合理的。

艾塔请我去向一名商人购买刚金,还要我带着欧图斯一起去。因此当欧图斯在观察世界时,我们也在观察他。

当我们走到户外,艾塔先行离开,而我开始研究我面前这个人。如果他真的对外在一切不知所描的话,那么他的表情着实不露痕迹,或许他只是无法了解他看到的一切究是什么吧。我问了他几个问题,但他没有回答我。在当时,我一点都不满楚他是否能听懂语言。艾塔几乎没和我提过他的事,而我也开始猜想是否我也是艾塔的实验对象之一。

无论我当时对欧图斯有过什么样的疑问,过了很久之后我得到了所有的答案,其中包括一个我从来没要求过的答案,以及一个我希望从未得到过的答案。

失败的实验,四之三
地点:赫菲斯托斯档案馆
艾塔的助手
周期16.11

在去找刚金商人的路上,我初次听见欧图斯的声音。他的声音很小且很没有自信,我不禁猜想他发出声音的次数是否不多。当我们抵达市场时,他似乎就快完全放松了。

不幸的是,在他当面冒犯商人时,他缺乏与他人互动的缺陷就变得十分明显,由于他从来没有面对过事情的后果,因此那个商人很快地让他上了一课。在我察觉之前,欧图斯的鼻子已经流出了大量的鲜血,但还好那个商人在打了他一拳后就已住手。

欧图斯很好奇他为什么会挨打,在我解释之后,他告诉我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显然,艾塔会把他和其他七个实验体放到广阔的外部世界,而当这些自由的时光结束之时,欧图斯常常带着伤痕和血污归来。

他说他十分想理解何为暴力,以及如何使用它,所以我打算带他去竞技场逛逛。而这个错误的决定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失败的实验,四之四
地点:赫菲斯托斯档案馆
艾塔的助手
周期16.11

当欧图斯与我离开竞技场时,他已经不再是艾塔那个安静的实验体了。他变了,而且转变得太快。

他对他看到的事物相当兴奋,而且不断向我询问与暴力有关的问题。他想知道什么时候使用暴力才是适当的,为什么使用暴力是必要的,以及他到底做了什么会让其他人打他的事。我尽我所能地回答他,但他不断从个问题跳到另一个问题,几乎没有给我足够的时间来好好回答。

他一次又一次地说着他想感到自己变得十分强壮,这样就没人再敢欺负他了。现在,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了。

我把他带回地下室的入口,但他开始抵抗,大喊道“不要!”。他喊了起码有一百遍。

太阳下山后很久,我才带着伤痛和血渍在楼梯底部醒来。在正厅里,我见到了令我久久难以忘怀的景象。七具扭曲变形的尸体散落在地板上,他们的面部遭到痛击,很多都辨不出来模样。血流从每个牢笼汇聚到地板中央。杀死他们后,欧图斯一个个地将他们从各自的牢笼里拖出来,而后逃之夭夭。当然,我想他留我当活口,仅仅是因为他认为我和其他人一样已经死了。

当我将欧图斯的所作所为告知给艾塔时,艾塔勃然大怒,但也只能是咎由自取。他永远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事实上,他只会简单地将实验重新开始,从头再试一遍。

伊述天体物理观察计划编辑

伊述天体物理观察计划 周期 44.160
地点:祝福之洞察
来自亚特兰蒂斯大使馆的报告

- 周期 44.160: 在三大姐妹国度的高峰会上,当太阳动力学天文台公布对电浆释放的预测后,珀耳塞福涅的高端科学冢暨工程师赫尔墨斯愤而离席。两个姐妹国度之间的情势相当紧张,但在珀耳塞福涅的所有的扈从中,赫尔墨斯绝对是最通情达理的一位。我们的代表团留下来向哈迪斯求助,而这位疯狂的国王对大灭绝这个想法似乎觉得相当开心。

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个渴望大灭绝发生的国王,还有一个除了自己的想法之外完全不接受真相的王后;最后是三叉戟之王,他把自己锁在高塔之中。照目前情况看来,处于不稳定的太阳并不是我们现在最需要担心的事。

伊述天体物理观察计划 周期 52.031
地点:战争之洞察
来自基因剪接设施的报告

- 周期 52.031: 受试者无法通过营养剂代谢基因改造物。
- 周期 52.154: 受试者死亡,恢复并置换实验体以继续实验。
- 周期 53.115: 受试者对特定DNA组成反应良好。
- 周期 53.201: 受试者具有敌意,安全系统遭到破坏,一个实验体失踪。
- 周期 54.010: 审判王下令关闭基因剪接设施,所有记录都将销毁。

伊述天体物理观察计划 周期 40.238
地点:泰坦之洞察
来自亚特兰蒂斯太阳动力学天文台的报告

- 周期 40.238: 太阳光球层侦测到不寻常的电磁活动。
- 周期 41.267: 太阳表面突然出现小型的散落黑点。
- 周期 42.149: 太阳黑子的尺寸增加且互相吸引。
- 周期 43.331: 太阳黑子轨速预测指出黑子即将产生状结构。
- 周期 44.160: 在接下来的300至500个周期中,充满磁力的太阳黑子之间的距离远近将会导致冕环,磁力线重联及电浆释放的发生。

个人日志编辑

狄亚普利佩斯的沉思
地点:亚特兰蒂斯采石场
狄亚普利佩斯, 私人日志

哈迪斯珀耳塞福涅, 以及波塞冬的生物增幅并不稳定,但在搭配他们王冠上安装的控制设备后,他们获得的力量不止能控制思想,还能控制他人的行动。”

对米涅赛亚斯的沉思
地点:王宫戍卫营
伊述将军,私人日志

“我们的驻防还是不足,人类也愈发大胆了起来。于是,一个阴险的计划在米涅赛亚斯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武装人类,然后让他们自相攻伐。显然,他还没有狡猾到能想出这样一个计策的地步。”

米莉塔的沉思
地点:特里同花园
米莉塔,私人日志

“并非停滞不前,这些花圃终究要成为新世界的摇篮——一切事物都会落入它们的控制。

当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傲慢,为时已晚。”

阿萨埃斯的沉思
地点:阿萨埃斯宫
阿萨埃斯, 私人日志

“每个周期的情况都比上个周期还糟。这座城市正在改变,外表看起来闪耀而美丽,但其核心却开始崩坏。人们开始生病,植物开始死亡,我们到底忽略了什么?

而最糟的一点是:将来会发生什么事?”

梅斯特的沉思
地点:梅斯特要塞宫
梅斯特,私人日志

“从我们两个姐妹国度的商船之间搜集而来的报告已经送达。

情况很糟糕,珀耳塞福涅哈迪斯都停止与我们联系了。

要不了多久,我那排外的父亲所定下的律法就会迫使亚特兰蒂斯彻底变成一个无关紧要的地方,一定得有人来想想办法才行。”

奥托克托诺斯的沉思
地点:奥托克托诺斯要塞宫
奥托克托诺斯, 私人日志

“我们对奥林匹斯计划的了解是这样的:他们需要食物,而且是很多食物。我很乐意承担他们应做之事并为他们提供一切所需,因为我知道,他们的工作将为未来的周期迎来一道曙光。但食物越来越短缺了,究竟是谁,或者说是什么东西,能吃下这么多的食物啊?”

尼奥克利斯的沉思
地点:班忒希基墨花园
尼奥克利斯, 私人日志

“这里最初是狼群的避难所。但是,就和许多事物一样,它们在人类心中引起了恐慌。于是波塞冬将它们赶出了城。”

对竞技场的沉思
地点:判断之塔以南的竞技场
竞技场勇士,私人日志

“我的身体已经搞坏了,今晚应该是我最后一场战斗了。当竞技场里的斗士向我涌来,当他们将我分筋错骨时…他们不会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他们好。

加迪洛斯会满足地离开他的竞技场,而为了流血而欢呼的凡人群众也会如此。我将我的生命牵献给他们,用一条命换来许多人的安全。永别了,亚特兰蒂斯……”

波塞冬的日志编辑

埃拉希波斯: 事务执政官
地点:王宫戍卫营以南的波塞冬之林塔楼
审判波塞冬
周期18.249

我知道自从我把艾塔朱诺送回非延,并禁止他们再次进入亚特兰蒂斯后,埃拉希波斯就更加同情他们。就让时间来证明我对此事的容忍究竟是不是个错误吧。

安菲利斯:城防执政官
地点: 王宫戍卫营以北的波塞冬之林塔楼
审判波塞冬
周期 18.245

安菲利斯,我最勇猛无谓的儿子,他是亚特兰蒂斯高贵的卫士。仅凭他一人,我就能笃定亚特兰蒂斯的军队能够确保全体公民的和平与安全。在我们漫长的历史中,我们的姐妹国度遇到过许多危机,但每次危机中都会有安菲利斯的身影。虽然我必须承认,我听到了关于我儿子变得越来越冷酷无情的报告,也许他在方式方法上确实走了极端。

但我并没有听信这些话语。我看到了他的恻隐之心。作为一名高贵的士兵,他发誓绝不会让另一个灵魂遭受与他同样的损害。

埃瓦伊蒙:猎手执政官
地点:波塞冬宫殿北侧的波塞冬之林塔楼
审判波塞冬
周期 18.250

我听说有一头长得像狼的生物正闹得城里人心惶惶。希望我儿埃瓦伊蒙能找到并杀死这头野兽,最好把它的头割来献给我。

阿萨埃斯:惠民执政官
地点:波塞冬宫殿西北的波塞冬之林塔楼
审判波塞冬
周期 18.246

亚特兰蒂斯并不总是如今看到的这样宁静的天堂。我们的姐妹国度忍受着阴暗的周期——人类的叛乱,对自然的亵渎,来自伊甸的敌意——感谢阿萨埃斯,让我的子民生活在舒适与和平当中。我最年幼的儿子自第一次张嘴呼吸开始就充满着对人类的同情与爱。成为一名值得信赖的执政官后,阿萨埃斯提出了运用科技提高人类生活质量的政策——与我陈旧的头脑相比,这显然是激进了些。

这个周期的生产力与人类的幸福感得到了同步提高。我实在是太为他感到骄傲了。

阿特拉斯: 三叉戟王冠的继承人
地点:波塞冬宫殿西侧的波塞冬之林塔楼,两座塔楼中靠北的一座
审判波塞冬
周期 18.243

在我的十个儿子中,似乎只有阿特拉斯专精于协和万邦的艺术。他不仅精通政治,而且对战争与文化也有很深的造诣。

成为亚特兰蒂斯的下一位通灵需要掌握相当多的技能,阿特拉斯已从他的兄弟和他们的专长中学到了不少东西。他与他那热衷于战争的兄弟安菲利斯一同训练,与加迪洛斯一起学习艺术,甚至在孩提时代就肯花时间与臭名昭著的朱诺一起随康苏斯学习他的作品。

梅斯特: 港务执政官
地点:波塞冬宫殿西侧的波塞冬之林塔楼,两座塔楼中靠南的一座
审判波塞冬
周期 18.248

这座广袤的星球上没有哪座城市能和我们的比肩。她的诸多港口需要有眼睛来监视,以免遭到那些不相信我们的平等政策的城市的破坏。我儿梅斯特就是那只眼睛。

狄亚普利佩斯: 发明执政官
地点:波塞冬宫殿西南的波塞冬之林塔楼
审判波塞冬
周期 18.251

珀耳塞福涅哈迪斯和我都要感谢我那最具发明天赋的儿子狄亚普利佩斯,是他打造了我们头顶的王冠。他说在它们的帮助下,我们不仅能控制人类的思想和行为,还能控制伊述人自身。虽然我希望我们没有这么做的必要。

米涅赛亚斯: 失踪的执政官
地点:波塞冬宫殿南侧的波塞冬之林塔楼
审判波塞冬
周期 18.247

我的儿子米涅赛亚斯竟如此轻视于我,这着实伤了我年迈的心灵。我会为他敞开宫殿的大门,期盼他有朝一日的归来。

加迪洛斯: 文化执政官
地点:波塞冬宫殿东南的波塞冬之林塔楼
审判波塞冬
周期 18.244

加迪洛斯,大师级的艺术家,我最疼爱的儿子。他用从未间断的娱乐不知疲倦地充盈着灵感,他在文化上的学识与经验让他对亚特兰蒂斯洞若观火,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在我们最黯淡无光的日子里,是加迪洛斯让我们安心,分散我们的注意,让我们得以超越现实的残酷。

他的事业为伊述族和人类创造了可以一同享受他的作品的空间——尽管我很怀疑人类是否能领会到他的才华。失却加迪洛斯的影响,我们的城市便无法熠熠生辉。

奥托克托诺斯:农业执政官
地点:波塞冬宫殿东侧的波塞冬之林塔楼,两座塔楼中靠南的一座
审判波塞冬
周期 18.252

年轻的奥托克托诺斯和一个叫做尼奥克利斯的奇怪的小个子男人共事。他发誓不仅要用亚特兰蒂斯的沃土养活我的臣民,还要养活其他伊述城市的人。我儿是个爱做梦的人,他已经一头扎进了地里。时间将会说明一切。

艾塔: 旷世奇才
地点:荷鲁斯知识库
审判波塞冬
周期16.111

在我将艾塔逐出亚特兰蒂斯之前,他曾是光照种姓中最优秀的奇才之一,或许能超越他的只有他那聪慧的伴侣朱诺。在许多学派的科学发展上,艾塔都是一股正面的力量,包括生物学研究,行星探索与能量效率等等。从协助开发赫尔墨斯之翼发迹,艾塔确保了安全闸道能让所有人的生命更为安全。

当艾塔在康苏斯的学派下工作时,他是开发新型先进医疗科技的关键人物,且那些科技至今仍在使用。然而,由于艾塔拒绝停止人体试验,便被逐回非延

据我所知,从那之后他的天赋就再也没有带来新的启示。如果指导得当,他伟大的头脑将继续作为变革的摇篮——无论是好是坏。

法涅斯的加密信息编辑

来自“法涅斯”的加密信息,四之一
地点:赫柏档案馆
- 检测到混血者DNA -

如果正在阅读此消息,那就表示我们已经被发现了,而我已经死去多年。然而,如果你正在阅读此消息,那么你应该知道我们已经成功创造了奇迹,而那个我最珍惜的奇迹就是你。

你一定有许多疑问,真希望我能为你一一解答,但不幸的是在人类创造计划遭到放弃后,我就无法使用我们的科技了,尤其是由科学家康苏斯完成的那些失落杰作的蓝图。我故意放弃任何保存我意识的机会,而这是我做出的决定中最棒的一个。你的存在就是明证。

- 文件结束 -

来自“法涅斯”的加密信息,四之二
地点:赫柏档案馆
- 检测到混血者DNA -

我会尽力解释之所以存在的方式及理由,但我必须简单扼要。他们能追踪我的大脑信号,延长专注的时间会让他们发现我所在的位置。

我的名字无关紧要,但你可以叫我法涅斯。我是第一个成功创造出人类的科学家,其他伊述人早已将我的名字从记录中抹除。我们的目标是以我们的形象创造出一个物种,他们本来应该是具有韧性且有自我意识,而最终他们必须屈从我们。除了屈从以外,前述的特性我都成功达成了。

我来自伊甸这个城市,那里的伊述当局威胁要终止这项计划,并摧毁我们创造的生命。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有脚步声靠近了,我必须先躲起来。

- 文件结束 -

来自“法涅斯”的加密信息,四之三
地点:荷鲁斯知识库
- 检测到混血者DNA -

短时间内我应该安全了。

对,当时的人类并不服从伊述,而且这个计划面临遭到中止的威胁。还好当下正在发展数种新科技,能将名为刚金的金属所具备的不可思议的特性加以结合。于是我在我们的人类实验体的脑中植入了神经控制器,我们就能借由新的刚金动力设备来控制他们。

我以极快的速度成为全伊甸最受重视的科学家。

但当我爱上一位凡人女子时,这一切就结束了。她既聪明又美丽……所以我做了这件难以想象的事,我通过手术移除了她的神经控制器。我们逃走了。

- 文件结束 -

来自“法涅斯”的加密信息,四之四
地点:荷鲁斯知识库
- 检测到混血者DNA -

我们被迫离开伊甸,希望能在亚特兰蒂斯找到庇护。

尽管我们经常提心吊胆,但我与我的挚爱相处时才是我最能感受到自己活着的时刻。尤其在我们发现她怀孕时,即使在我最疯狂的演算中,也未曾想象到这种事有可能发生。在她体内有个小女孩逐渐成长,而我们打算将她取名为夏娃

我们都知道凡人与伊述结合所产下的后代会立刻遭到没收并进行实验,所以我们的处境也变得比过去更危险。我们应该要不计一切代价来保护你。在我协助创造的所有人类中,夏娃,你是最美丽的一个,也是最珍贵的一个。只要看着你的双眼就能找到……他们找到我的位置了,我得要——

- 文件结束 -

杂项编辑

狄亚普利佩斯写的信
地点:狄亚普利佩斯宫
已经把那些设备的外观塑造成王冠,这样一来,三个姐妹国度的每一位领袖都能利用它们来控制其他人。珀耳塞福涅哈迪斯父亲将会所向披靡了!

对安菲利斯的沉思
地点:安非利斯宫
贵族历史学家
周期9.333

安菲利斯确实像火焰一样,但后来他的女儿成为了他的壁炉。只要她站在他身旁,这座宫殿就是个温暖的地方,甚至是个充满爱的地方。”

康苏斯的圣裹布
地点:康苏斯档案馆
科技历史学家
周期9.338

虽然赫菲斯托斯是造战争工具的大师,他的学徒康苏斯却在创造救助生命的工具方面有着与他不多让的能力。在“统一战争”中,这名科学家便以革新的发明来处理各种伤势。

在面对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时,为了创造出一种能把战争毁坏的肉体恢复为原本健康模样的设备,他着魔似地不断工作。最后他成功创造出一台原型机,而当他的生命自然告终时,他将他的意识上传到这台新设备中。

然而,由于他无法与外界沟通联系,因此他与那台原型机下落不明达数个世纪之久。后继的许多伊述科学家都试图复制康苏斯的发明,但最后皆以失败告终。

最初的几个周期曾冒出过康苏斯的原型机被发现的传闻,但并没有证据加以证实。

兄弟的故事
地点:康苏斯档案馆
周期18.192

文件保管员的字条:这是我对审判王家庭关系的个人记述,若要查看官方声明,请参阅法规声明905107

那些经历过此周期的毁灭并幸存下来的人请将这些叙述视为警告。

我在官方文档中写到:波塞冬的哥哥哈迪斯在领导统御方面是优秀的人才。其实恰恰相反,他的幼稚不成熟应该要让他被禁止踏入其界上头的任何国度。他不关心对伊述而言独特的事物,因为在他的国度里,他属下的血统根本不要。“进步”这个词对他来说,就好像凉鞋上的灰尘一样无足轻重。除了对机运赌局的热爱以外,波塞冬与哈迪斯是完全相反的。

然而在一点上他们却能达成共识:那就是宙斯。他是他们的另一位兄弟,奥林匹斯山巅的金身之子。他作为禁忌话题的时间比有记录以来的所有周期之和还要久远。如果他们都处事得当,那这三兄弟的圈子顶多只会分裂成两个。有传闻说,宙斯有一次私访亚特兰蒂斯,对他弟弟破口大骂了一顿。他前脚刚走,波塞冬就立马摧毁了这个周期,仅仅是为了祛除空气中弥漫着的宙斯的臭气。这亲戚关系真是坏透了。

对加迪洛斯的沉思
地点:加迪洛斯宫
伊述将军

“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我们亲爱的执政官加迪洛斯学会了一种剥削凡人的新方式,换句话说:不需要靠恐惧来使弱者服从,单靠他们的敬畏即可。而有谁比加迪洛斯更能传达这种理念呢?”

判官的职责
地点:波塞冬的宫殿
三叉戟之王波塞冬颁布了以下规范,全亚特兰蒂斯的人都必须无条件遵守。

I. 必须遵照判官的判决。
II. 判官将担任公正的审判者,且除了审判王以外,其权限超越一切。
III. 伊述实验不得在任何人类身上进行,且判官将确保此项规范之遵守。
IV. 伊述及凡人事务必须公正裁量且避免编颇。
V. 无论判官宣布任何裁定都必须服从井恭敬地遵守。
VI. 判官所做的一切判决都会直换影响此周期的成功与否。

对埃瓦伊蒙的沉思
地点:埃瓦伊蒙宫
贵族历史学家
周期9.334

埃瓦伊蒙的墙上挂着一颗野兽张嘴嚎叫的头,他说那是一头,不过我觉得一点都不像,还是说那是一种新生物?”

亚特兰蒂斯内已树立屏障
地点:齐摩波勒亚花园

所有实验厅都已禁止凡人进入。安全闸道已树立,以确保只有伊述族能通过这些门。

珀耳塞福涅对伟大判官的看法
地点:提尼亚档案馆

又是一个待在乐园中的日子。每一根草都在适当的位置,每一朵花的花瓣都有着该有的色泽,视线中一片云也看不到,而且更重要的是完全没有我“丈夫”的踪迹。我几乎快要忘记自己是被困于此地了。我已经把我的牢笼装饰得漂漂亮亮,而且只让最有价值的灵魂进入这里。除了……那个人 之外。这算是入侵者吧?极乐世界可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这里可不是你的归宿。

哈迪斯对伟大判官的看法
地点:提尼亚档案馆

洛斯……不能死。那条狗是我的王后真心与我共享的最后一件事物。哦,洛斯,你最忠诚的主人是她,但我也爱你。那个看守者怎么敢把凡人的性命看得比你还重?

但我没时间哀悼了,现在我得面对杀死你的人。要是让他看到我哭,我宁可吊死自己。

米涅赛亚斯的沉思
地点:米涅赛亚斯要塞宫
米涅赛亚斯

波塞冬的傲慢诅咒着我们,就和这座城市的周期一样。有人会将真正的伟大带给伊述文明,他们就在大门一边。”

伊述工头的沉思
地点:刚金矿坑

“当我们和凡人一起更换矿坑的挖矿机器时,他们做了非常奇怪的事:他们开始唱歌,居然唱起歌来了!这让采矿几乎变成一种令人愉快的事了。”

奥林匹斯计划 需要暂停
地点:奥托克托诺斯要塞宫东南叛军农场
奥林匹斯计划 结论 54.304
I. 人类难以控制
II. 当前的基因重组体并不稳定
III. 进入限制。奥林匹斯计划身份认证需继续实行

对朱诺遭到驱逐的省思
地点:伊丽丝知识库
贵族历史学家
周期9.332

“只有当凡人的威胁真的令人畏惧时,朱诺才会大胆说出反对他们的话语,但在她的说法中,字里行间都隐藏着仇恨。

对凡人的不信任日渐滋长,而出于恐惧波塞冬禁止朱诺还有她的丈夫,以及他们为数不多的伊述信徒进入他那闪耀的城市。

不过放逐他们恐怕不够,因为当他们从姐妹国度回到非延时,便投入了萨图恩的怀抱。”

阿特拉斯孤枕独眠
地点:阿特拉斯宫
阿特拉斯的传令官
周期 10.146

阿特拉斯是一个几乎与享有同等尊荣的人物。我们伟大的城市正是在他的大殿里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接风洗尘。

他是一位大师级的外交官,协助着父亲、诸位兄弟,并将他们繁杂的日程整理得井井有条。如果他们之间爆发了争端,阿特拉斯就会打破僵局,让双方重归于好,皆大欢喜。

那么,他独自一人时是如何生活的呢?就没有一个合适的伴侣站在他身旁吗?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与来源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