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TWCB-02Eraicon-featured

Trio 1

伊述的三位代表朱诺、密涅瓦和朱庇特

埃齐奥:“你们是神?
密涅瓦:“不,不是神。我们只是来得……早一些。
——埃齐奥·奥迪托雷与密涅瓦关于伊述实质的交谈。[来源]

伊述(Isu)是地球远古时代的一个高度发达的类人种族,是伊甸碎片,乃至人类整个种族的创造者。

伊述成员独特基因构造的一部分表现为拥有三螺旋DNA结构及六种基本感官知觉,与他们创造出的人类截然不同,后者拥有的是双螺旋DNA结构以及五种基本感官知觉。另一个将伊述成员同人类区分开来的特点是,伊述成员都拥有高度发达的智力;这也使得他们能够存活更长的时间。因此,创造了人类的伊述成员只是想将人类作为可驯服的工作力。在此之上,据信,伊述成员通过伊甸碎片修改了部分人属生物的基因,创造出了除了身高与头颅容量之外在解剖学结构上与自身及其相似的人类。[1]因此,早期人类无法理解伊述成员究竟是什么,误将他们视作神明,加以尊敬与崇拜。

随着人类-伊述混血儿亚当夏娃带领其他人类揭竿而起,伊述和他们的人类奴隶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战争持续了十余年之久,最终随着被称作“多峇巨灾”的灾难袭来而结束。随着这场灾难,伊述逐渐衰亡,最终从地球上灭绝。即便如此,伊述的遗产和影响藉由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在地球上流传了数千万年,成为了诸如亚伯拉罕诸教乃至多神教等许多人类宗教理念的根基。一部分伊甸碎片从巨灾中幸存了下来,成为了圣殿骑士组织刺客兄弟会双方共同的追求目标。这两个阵营也为此而发动了一场属于他们自身的战争

到了现代阿布斯泰戈工业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作为未来技术部门的研究主管,意图使用公司长期以来所收集的伊甸碎片克隆培养新的伊述成员个体。

名称编辑

由于他们悠久而丰富的历史以及他们遗留下的各种影响,伊述[2][1]这个种族,以许多不同的名字为人类文明所知。他们被阿布斯泰戈工业分类命名为智人种神亚种(Homo sapiens divinus),同时又被称作“更早到来之人(Those Who Came Before)”,[3]“第一文明(the First Civilization)”[4][5]或是“先行者(the Precursors)”[6]。此外,伊述成员中的特定群体,如卡皮托里尼三神,被大多数人类宗教认为是诸神的一部分成员。

历史编辑

创造人类编辑

我们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你们。我们是为了生存下去而创造你们的。

——1499年,密涅瓦[来源]

AC3 Juno Enthrallment Solution

朱庇特使用伊甸苹果控制人类的投影影像

尽管伊述是地球上经历了数千万年进化诞生的土著种族,其具体起源仍不甚明了。密涅瓦简单地将自己的种族描述为“更早到来”,并且表示伊述创造了智人种,按照自身的形象决定了这些有能力又容易驯服的劳动力的外形。[7]与此同时,伊述还创造了尼安德特人种——用作探险与军队中使用的人力。 [8]

尽管密涅瓦称伊述在创造人类时赋予了他们度过艰难环境的能力,[4]朱诺则揭露了他们并不想让人类变得“明智”的事实——这样就能保证人类继续做满足他们创造者需求的听话、卑贱的牲口了。[7]

克莱·卡茨马雷克根据他所进行的大量研究,表示伊述成员极为激进地替换了地球上某种已经存在的灵长类动物的基因组成创造了人类,并使得人类的外貌接近他们自身。因此,这一基因替换导致古人类和现代人类之间的过渡物种产生了很大的空当。1997年,圣殿骑士意识到这个信息可能会对人类起源学说产生危害,因而策划伪造了头骨,将伪造头骨放置在埃塞俄比亚的科考现场,勉强解决了进化空当导致的问题,避免世人发现伊述存在的可能性。[4]

为了确保对人类的控制,伊述创造了各种各样的技术以及后世被人类称作“伊甸碎片”的神器。据信,某些伊甸碎片能够即时影响人类大脑深处的神经递质网络,可以通过远程控制确保人类的完全服从。但是,有些人类生来就不具备这种神经递质。克莱·卡茨马雷克据此推断这些人是伊述成员与人类的混血儿,缺少这种神经递质也使得他们不受伊甸碎片精神控制能力的影响。[4]

战争与巨灾编辑

我们还活着而我们的家园仍完整之时,你们背叛了我们。我们创造了你们。我们,给予了你们生命!

——1499年,密涅瓦[来源]

Vault1

人类揭竿而起,反抗伊述

亚当夏娃偷走一枚伊甸苹果的鼓动之下,人类的反抗很快就扩大为与伊述之间的全面战争。[5]尽管伊述在技术上更加先进,实力也更加强大,人类却有着总数上的优势。[4]直到日冕物质抛射以及随后多峇巨灾爆发为止,这场战争持续了十年。[2]双方的伤亡情况远远超出伊述的预期。战争的纷扰遮蔽了他们对其他事务的注意力,对这场战争的全神贯注使得伊述没有及时看到来自“上天”的燃眉之急所产生的种种征兆。[4]

一部分没有投入到战争当中的伊述科学家意识到了即将降临的巨灾,想了各种方法来保护地球免受灾难侵袭。卡皮托里尼三神——密涅瓦朱诺朱庇特决定将自己封闭在大神殿内多年,只为了测试出最为可靠的多个方案。随后他们将最有希望成功的方案在全球各地的地下神殿进行了实验。尽管如此,所有有望成功的方案最后都失败了,这些方案无一能为地球提供周全的保护,无法避免地球与被抛射出来的日冕物质相撞。[6]

在这段时间里,朱诺对于这个时间产生了自己的想法。相比起拯救地球,朱诺更想在灾后统治幸存者。因此,她被密涅瓦和朱庇特囚禁了起来。随着时间越来越少,密涅瓦成功地制造出了称作“”的基座。“眼”可以允许使用者通过为将来的人类在时间长河中留下隐藏信息,更改存在的模式与等式,保护地球。密涅瓦希望将来的人类可以看到这些信息,并将整个世界从再次降临的巨灾之中拯救出来。[6]

然而,密涅瓦在使用这台机器之前,发现朱诺已经对“眼”动了手脚——只要“眼”被激活,朱诺就会被从囚禁中释放出来。因为拒绝释放朱诺,密涅瓦决定毁掉这台机器,[6]整个世界也因此被迫面临第二次太阳风暴。这场太阳风暴将会扭转地球脆弱的磁场,颠倒地球磁极,使得整个地球的地质状态变得不稳定。[4]

对待人类事务编辑

数个世纪以来,我与提尼亚走遍了世界各地,希望能重燃文明的火花。我们尽可能地将我们所知分享了出去。

——2012年,密涅瓦谈及重建文明。[来源]

Earth post catastrophe

多峇巨灾之后的地球

伊述与人类都从巨灾之中幸存了下来,都幸存者所剩无几。他们合作奋斗,重建自己的世界,但人类继续将实际上与他们相当的伊述成员视作神明。尽管幸存了下来,伊述无法完全恢复种族成员数量,不可避免地开始衰弱,最终灭绝。[4]

但他们知道,曾经烧毁了整个世界的巨灾将再次袭来,因此他们为了避免灾难侵袭而开始采取措施。密涅瓦用自己制造的第二台“眼”,录下了一些可以交互的全息影像信息作为警告。进入后来形成罗马城的地区地下的密室的人会看到这些信息。在这些信息里,密涅瓦对将再次到来的灾难发出了警告,提及“知道该从战争中抽手”的人所建造的“神殿”可以拯救地球免于一难。[4]同时,其他的数个伊述成员采取了独立的措施,影响了逐渐繁荣起来的人类,想将他们的知识用石头或者是羊皮纸记录下来。但这些载体都没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7]在神殿完全建成大约一百年后,伊述几乎完全灭绝了。[9]

第二次巨灾 编辑

你或许无法理解我们。但你会理解我们的警告。(……)随着生命重新回到这个世界……我们努力确保同样的悲剧不会再次上演。

——1499年,密涅瓦藉由埃齐奥·奥迪托雷的记忆对戴斯蒙德·迈尔斯说道。[来源]

IBAL 16

与埃齐奥·奥迪托雷对话的密涅瓦

密涅瓦将他们的讯息传递给了刺客戴斯蒙德·迈尔斯,后者正在重历他祖先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的记忆。密涅瓦警告戴斯蒙德,时间不够了,而那“十字(the Cross)”将会阻碍他们。随着信息传达给了戴斯蒙德,伊述最后残余的成员之一也消逝了。[4]戴斯蒙德相信他们需要埃齐奥的伊甸苹果来确定密涅瓦提及的神殿的位置,继续重历他祖先的记忆,最后确定这枚苹果的位置在罗马天坛圣母堂地下的密室当中。 [7]

当露西等人想办法进入教堂时,戴斯蒙德通过一系列的地道进入了教堂。他在路上遇到了朱诺的投影影像,然后顺利地启动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带着他和他的刺客小队来到了安放着埃齐奥的伊甸苹果的基座前。但是,在戴斯蒙德碰到苹果的那一瞬间,朱诺控制了他的身体,强迫他捅死了暗中身为圣殿骑士潜伏特工的露西。[7]

Miles-Jupiter

朱庇特在同步核心中与戴斯蒙德对话

随后戴斯蒙德突然昏了过去,然后其他人把他放回了Animus机器里面。Animus是一种在伊述技术影响而非直接研发衍生之下诞生的机器。[9]他们希望他能恢复过来。戴斯蒙德在和伊甸苹果一起被载往美国时,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继续重历埃齐奥的记忆,被告知要前往同步核心。而他最后顺利地抵达了同步核心,遇到了朱庇特。朱庇特向他展示了中央密室的位置,以及一瞬有关多峇巨灾中发生之事的画面。[10]

2012年10月,戴斯蒙德和他的刺客小队抵达了大神殿。他们发现,要取得打开大神殿内殿屏障的钥匙就要让戴斯蒙德重历他祖先——海瑟姆·肯威及其子拉通哈给顿的记忆。在大神殿内度过一段时间之后,肖恩·黑斯廷斯了解到这座伊述建筑的动力来源即将耗尽,他们需要找到更多的供能能源。这使得戴斯蒙德要冒险离开大神殿,取回这些能源方块。当他取回并替换这些能源方块之后,朱诺现身,向戴斯蒙德展示了伊述成员曾经想要采用的解决方案。[6]

ACIII-GTEnd 3

与朱诺和密涅瓦在大神殿里的戴斯蒙德

在戴斯蒙德完全重历拉通哈给顿的相关记忆之后,他和肖恩、瑞贝卡还有威廉·迈尔斯一起上前打开了大神殿的大门。“眼”出现在了门后,朱诺在囚禁期间已经修复了这台机器。朱诺随后现身,出现在了刺客小队面前,告诉戴斯蒙德说只要触碰“眼”就可以拯救人类。她随即被现身的密涅瓦打断,密涅瓦在死前不久使用了另外一台“眼”,看到了未来的景象。[6]

密涅瓦的投影警告戴斯蒙德,如果他触碰了“眼”,虽然基座会保护地球免受日冕物质抛射的袭击,但这么做也会让朱诺重返人间。密涅瓦呼吁戴斯蒙德让太阳风暴摧毁地球。这样的话,戴斯蒙德将会成为灾难幸存者的救世主。最终,他的智慧将被狂热者扭曲,成为正当杀人的借口,再次重复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6]

尽管如此,戴斯蒙德认定无动于衷远比放出朱诺更加糟糕,拒绝了密涅瓦的请求。他下定决心,最好地球能够得到拯救,而有另外的人挺身而出击败朱诺,而非只是单纯地让不计其数的生灵死于非命。戴斯蒙德随后触碰了基座,牺牲了自己,在地球周围放出了极光般的防护罩,阻挡了太阳风暴最猛烈的侵袭。之后,朱诺祝贺戴斯蒙德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宣称“是时候(到她登场)了”。[6]

第二次巨灾后 编辑

在戴斯蒙德死后,朱诺将自己的意识从大神殿内部上传到了由卡司·费舍尔带领前来勘察现场并回收戴斯蒙德尸体的阿布斯泰戈工业团队的设备上。她随后将自己传输到了阿布斯泰戈的主机当中,而阿布斯泰戈此时正着手使用戴斯蒙德的基因材料创造新的称作“17号样本项目”的新计划。这一计划由阿布斯泰戈娱乐进行,以此进一步探索戴斯蒙德的世系血统。[9]

在她以自然状态存活时,伊述其中一个保护自身幸存的计划失败了,朱诺在那之后准备了一个安全失败程序,让自己的丈夫艾塔得以借助人类的形体不断重生转世。朱诺通过向人类基因插入“垃圾代码(junk code)”实现了这一目的,这一基因会在胎儿发育过程中接管主导权,让艾塔得以重生。艾塔的多个重生个体,通俗来讲叫做“圣者”,能够同时存在。小托马斯·卡瓦纳巴塞洛缪·罗伯茨就是一个例子。[9]

AC4 John Bunker

碉堡里的约翰·斯坦迪什

时至2013年,艾塔重生为新的圣者约翰·斯坦迪什。他在阿布斯泰戈娱乐担任IT技术人员。在一个新的研究分析员到任工作,探索戴斯蒙德的祖先之一——一名十八世纪的海盗爱德华·肯威的记忆之后,约翰看到了向这名分析员提供高级安全许可,让这名分析员黑进阿布斯泰戈信息系统的机会。同时,他也让分析员将得到的阿布斯泰戈文件和情报转交给刺客瑞贝卡·克瑞恩和肖恩·黑斯廷斯。同时,经由爱德华的记忆,分析员了解到了圣者巴塞洛缪·罗伯茨以及他与名为“观测所”的伊述建筑群之间的联系。[9]

在这层表象之下,约翰·斯坦迪什暗中操纵分析员为朱诺提供一具可以寄宿的身体。而当机会终于出现的时候,朱诺表示她由于自身存在太过分散稀薄,无法夺走分析员的身体,还需要找到更多的神器,收集更多的样本。[9]

由于分析员没能被朱诺寄宿而勃然大怒的约翰向分析员注射了小剂量的毒药,企图让朱诺顺利寄宿在他(她)的身体上。但他失败了,阿布斯泰戈的安保人员打断了他的行动,杀死了他,而分析员最后也从袭击之中康复了过来。[9]

随着约翰去世,阿布斯泰戈检测了他的遗体,并发现他圣者的身份。在他的基因当中,他们找到了高质量的伊述三螺旋DNA,希望测定整个伊述成员基因组,以此使用Animus技术回溯伊述历史,以伊甸碎片为探索重心,发现伊述的科技奥秘。凤凰计划随之开始。[8]

在从伦敦取回伊甸裹尸布之后,阿布斯泰戈计划使用这件神器重构一具伊述身体,以此复活伊述的成员之一——却未得知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朱诺及其追随者维奥莱特·达科斯塔为朱诺取得新的身体而努力引导的。[2]

特点与能力编辑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戴斯蒙德。

——1499年,密涅瓦藉由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的记忆对戴斯蒙德说道。[来源]

ACU DB Precursor Memo

一张来自先行者记忆的扭曲错乱的静止画面

伊述是一个高度发达、实力强大的种族,拥有自然与技术上的预知能力。这一点在密涅瓦和埃齐奥·奥迪托雷之间在西斯廷礼拜堂地下的梵蒂冈密室中进行的对话里可以确认。密涅瓦告诉埃齐奥,他只是她与正在重历埃齐奥记忆的戴斯蒙德·迈尔斯对话的中介而已。此外,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手札中提到,他所拥有的伊甸碎片不仅拥有过去事件的目录,还包括了未来的事件,表明伊甸碎片中包含了伊述成员的预言。[4]

很明显伊述同许多人类宗教之间存在联系,并明显直接对宗教的发展产生了影响。密涅瓦在对戴斯蒙德的警告中,提及了她和她那些“神明”同僚们曾有过的名字:Merva、Uni和Tinia。他们后来被尊敬地称作密涅瓦、朱诺和朱庇特,他们的曾用名对应伊特鲁里亚三神的名字,后来的名字又是这三位神明在罗马神话中的名字,合称“卡皮托里尼三神”。这一名字上的变动或许解释了为什么各种宗教拥有大量的相似之处——因为它们都基于伊述的故事而来。[4]

Four-arms precursor

拥有四条手臂的难近母

作为一个生物物种,伊述成员的解剖学结构和他们所创造的人类十分相似。但不像生来就只有五感的人类,伊述成员有六感。[1] 所谓的第六感实际上简单来说就是“知识”。[7]

尽管据信伊述成员个体身高高于人类[11],他们的头骨结构是否可以证明这一点还不明了。一些伊述成员可能拥有额外的肢干,如通过光之山现身的先行者难近母就有一对额外的手臂;这些肢干究竟是生来就有、手术嫁接、基因修改还是单纯的示威表现仍旧不得而知。[12]除此之外,虽然伊述成员个体寿命很长,但他们并非不老不死。[5]

随着导致伊述走上灭绝道路的多峇巨灾,伊述成员协同努力将第六感传递给人类,或让人类觉醒第六感,以此作为他们“最后仅存的希望”。但最后,他们失败了;尽管人类能够“看到蓝色的光芒(并)听到那些声音”,人类并没有完全掌握他们创造者所拥有的“知识”。这一事实随后折服了朱诺等伊述成员,人类应当直接保持原样原封不动。[7]

后世影响编辑

它们是馈赠,迈尔斯先生。来自那些更早到来的人的馈赠。

——2012年,沃伦·韦迪克博士谈及伊甸碎片。[来源]

尽管在地球上留下了痕迹,伊述本身在消亡之后不久就在人类的认知当中消失得模糊不清。但是,人类无法理解创造者的行为使得伊述成员被当成了神明,他们的名字与特征也因此得以流传下去。

另外,尽管伊述存在的证据十分缺乏,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仍旧有一些人曾发现这些证据的真正本质。到了十二世纪,圣殿骑士团对先行者这一物种有了十分有限的理解。[3]实际上,用于探索个人祖先基因记忆的二十世纪技术——Animus,正是基于伊述用于记录基因记忆的技术诞生的。[4]

圣殿骑士也知道伊甸碎片的存在,意在收集并使用伊甸碎片来为自己的理念提供利益。沃伦·韦迪克就曾开玩笑地将伊甸碎片称作“留下来的礼物”。[3]然而,密涅瓦在大神殿里向刺客小队否决了这种想法,声称圣殿骑士和刺客是在浪费第二次日冕物质抛射之前的时间,“为了(伊述的)废品而斗争不休”。[6]这种情形和十五世纪时截然相反,那时的刺客明确知道先行者的存在,而意大利圣殿骑士最高大师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却误认为梵蒂冈密室是上帝的降临之处。但一切都改变了,五百年后刺客组织成了对伊述存在一事毫无所知的那一方。 [4]

尽管各种宗教信仰似乎基于对伊述的印象与误解,伊述本身的存在却几乎不为人知。早在十二世纪,圣殿骑士团猜测人类宗教的核心、诸多神明其实并不存在,所谓的神迹等超自然事件只是对伊述制造出来用于控制人类的伊甸碎片力量的误解罢了。但是尚不知在那时刺客和圣殿骑士对这些神器的起源理解如何。[3]

人类认知编辑

目前已知的第一个在伊述灭绝之后注意到伊述存在的人类例子是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他在自己的手札里提到了他们。但是早在1499年之前人类就早已再次遇到伊述。1499年,刺客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在梵蒂冈地下的密室里遇到了自称密涅瓦的存在的全息影像。[4]甚至埃齐奥将密涅瓦告诉他的刺客同伴,他们也还是不能理解她真正的本质是什么。到了2012年,阿布斯泰戈的圣殿骑士对于掩藏在各种推测名字之下的伊述的真正本质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那时的刺客也怀疑伊述的相关事情,在戴斯蒙德重历埃齐奥的记忆时就可看得出来。[7]

通过戴斯蒙德的经历,刺客们发现了三个独立的个体存在:密涅瓦、朱诺和朱庇特。[4]他们先前还注意到了第四个个体,康苏斯。但不能确定他们是否将这一知识摆在先于第二次日冕物质抛射之上。 [13]在大神殿里,他们还被告知朱诺丈夫艾塔的存在——在艾塔自愿参加的实验出错之后,朱诺不得不对他执行了安乐死。[6]

血缘编辑

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些天赋,这些能力呢?因为它们就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这些血脉的种子在两个世界交汇之时起就已播下。看呐,刺客们,两个世界的孩子!

——2012年,克莱·卡茨马雷克[来源]

The Isu's Triple-helix Genome alongside humanity's double-helix

不同于人类,伊述拥有三螺旋DNA

威廉·迈尔斯称,每一千万个人里就会有一个拥有高浓度的伊述DNA。[10]克莱·卡茨马雷克在某个时候提出假说,认为部分刺客能力的真正来由是基因层面上的,来自于包含了人类与伊述双方共同的血脉。克莱自身的基因记忆表明他是亚当和夏娃的直系后代,说明他的血系如果不出意外,都会拥有这些能力。[4]根据阿布斯泰戈,伊述DNA在普通人体内的平均含量大概在0.0002%到0.0005%之间,但在某些个体里含量数字会更高,比如戴斯蒙德·迈尔斯——他的基因当中就含有0.952%的伊述DNA——或是能拥有5%到6%伊述DNA的圣者。[8]

实际上,阿泰尔、埃齐奥、爱德华·肯威、海瑟姆·肯威、拉通哈给顿、克莱·卡茨马雷克和戴斯蒙德·迈尔斯都拥有鹰眼视觉,而阿泰尔和埃齐奥两人都表现出了对苹果能力的抵抗力。莱昂纳多·达芬奇也是如此,暗示他同样拥有一定量的伊述DNA。乔瓦尼·博吉亚是另一个拥有鹰眼视觉的刺客,说明他的父亲佩罗托·卡尔代龙也拥有一部分与伊述相关的基因。[13]艾弗琳·德·格朗普雷[14]阿德瓦勒邵君亚诺·多里安阿尔巴兹·米尔雅各布·弗莱伊薇·弗莱双胞胎、开膛手杰克盖文·班克斯是继承了其他完全不同血系的刺客,他们同样拥有鹰眼视觉。

在此之上,埃齐奥能够将一把权杖和一枚伊甸苹果组合起来,打开梵蒂冈密室,可罗德里格·博吉亚做不到,[4]而阿泰尔之前使用他持有的伊甸苹果让塞浦路斯的人民从阿尔芒·布沙尔的谎言之中清醒过来。[15]因此,当戴斯蒙德触碰苹果的时候,朱诺告诉他,他的DNA和她进行了“交流”,最后激活了这枚苹果。[7]这也使得朱诺可以在戴斯蒙德抗拒任何形式的精神控制的情况下从物质层面上控制戴斯蒙德的身体,戴斯蒙德仍旧能完全清楚地意识到他所处的状况。[6]

已知的伊述成员编辑

未确认的伊述成员

琐闻编辑

  • 尽管伊述在《刺客信条II》的情节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但他们其实在《刺客信条》里已经被沃伦·韦迪克简单地提到过。在和戴斯蒙德对话时,韦迪克宣称圣殿骑士为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的技术进步做出了贡献,尽管他否认是圣殿骑士发明了这些技术,称这些技术是“馈赠……来自更早到来之人的馈赠”。
  • 关于伊述创造了人类,将人类当作可驯服的工作力并随后被人类视作神明的故事,和古代太空人假说有着惊人的相似性。这一假说认为有外星人曾在远古时期到访地球,从基因层面上改造了某种既有的灵长类动物,按照自身形象创造了人类。由此推断,外星人影响了早期的人类文明、文化以及宗教,并被创造出来的人类尊为神明。
    • 这一假说和伊述的有关阐释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伊述并不是来自外太空,而是地球上土生土长,进化诞生的种族。
    • 但是,《刺客信条IV:黑旗》音频的一份隐藏文件可以支持这一假说。在这个文件里,约翰·斯坦迪什带着讽刺和挖苦,长篇大论地祝贺了收听者找到这个文件。在这个文件里,他评论了外太空所拥有的潜力,以及收听者有多么该成为一名宇航员。有可能其他伊述成员也带有这种对太空的观点。
  • 在伊述历史的抄本当中,可以看到被阿布斯泰戈工业用作标志的组合成三角形的图案。
  • 尽管密涅瓦表示她、朱庇特和朱诺负责阻止第一次日冕物质抛射的危害,但根据其他地方的内容,深陷战争泥潭之中的伊述并未注意到太阳活动,除了极少部分科学家之外,绝大多数伊述成员完全没有意识到太阳风暴即将袭来。这可能是一处编剧上出现的错误,也可能是这些伊述科学家没有让其他成员得知日冕物质抛射的消息。具体如何并不清楚。
  • “伊述(Isu)”这个词和埃及语里的“jsw”十分相似,后者意为“古代,古人”。[28]

另见编辑

登场作品编辑

参考与注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