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维基
Advertisement
刺客信条维基
Eraicon-Technology.pngEraicon-TWCB-02.pngEraicon-featured.png


PL ArtisanHQ.png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这幅图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伊述成员正使用伊甸苹果控制人类

伊甸碎片(Piece of Eden) 是由伊述创造的高科技设备,通过植入人类脑中的神经递质网络发挥作用。除了裹尸布这个值得注意的特例以外,绝大多数伊甸碎片被设计出来的主要目的是在精神与物理两方面控制人类的思想、情感和行为。因此它们也成为伊述驱使人类作为奴隶劳动力的主要工具.

千百年来,伊甸碎片的力量一直使人们感到困惑,这足以让人们在漫长的历史当中把它与“魔法”混为一谈。多峇巨灾给伊述带来的灭亡更是加强了这种看法——人类对伊述的记忆逐渐隐没于神话传说当中。由于人类缺少仿制这些设备的专业技术,彼此敌对的人类团体为了各自的目的而寻找着伊甸碎片,为了争夺伊甸碎片进行了不计其数的冲突。其中,圣殿骑士组织对伊甸碎片颇为痴迷。几千年以来,他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搜寻并获取这些神器,以求建立“新世界秩序”。

描述[]

尽管例如伊甸苹果伊甸权杖等大多数伊甸碎片是用于控制人类的工具,但有些伊甸碎片却偏离了这一用途。比如伊甸宝剑就是彻头彻尾的武器,能够发射能量冲击波,再比如裹尸布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医疗而生,无论多么致命的创伤都可以由它治愈。这些设备的不同功能还可以进一步扩展:许多伊甸碎片能够迫使人的想法屈从于使用者、投射幻象或隐藏使用者的存在。以其它伊甸碎片为能源驱动的先行者之盒,可以将其使用者的记忆传输到他人身上,也可以用来破解伏尼契手稿伊述文字样本。其它的功能对于现代的人类科技来说较为相近,因此显得较为普通,例如全息投影或作为远距离通讯设备的水晶头骨。虽然如此,伊甸碎片对古人来说仍旧是超自然的。

自从伊述文明消亡后,伊甸碎片有时会落入人类手中,被视作来自神话传说事件的圣遗物。由于伊甸碎片大大超越了人类文明的技术水平,所以即使是在现代,伊甸碎片仍能赋予持有者足以影响整个社会的强大力量。对伊甸碎片的使用对人类历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亚历山大大帝成吉思汗拿破仑·波拿巴圣雄甘地等富有影响力的领袖都受益于他们对伊甸碎片的使用。

在认识到伊甸碎片的重要性后,圣殿骑士组织数世纪以来一直将伊甸碎片作为他们首要目标。他们希望通过利用这些神器来实现对于“新世界秩序”的愿景。作为圣殿骑士宿敌的刺客根据传统主张妥善保管这些神器。因此,圣殿骑士与刺客之间对于伊甸碎片的争夺成为了他们之间数千年战争的一大特征。

历史[]

主要词条: 伊甸碎片的历史


特征属性[]

“‘这……这银器驱逐了亚当夏娃。它曾将木棍变成蛇,分开并合上了红海,厄里斯用它点燃了特洛伊的战火,借由它,一名贫困的木匠将水变成了酒’。”
阿尔莫林就苹果对阿泰尔说。[来源]-[记忆]

博姆巴斯茨观察一个水晶头骨

作为人类已知最伟大的工具之一,通过交互影响位于人类大脑深处的一种神经递质,伊甸苹果能控制人类的意志。其他伊甸碎片则有扭曲现实、创造幻象、确保完全服从以及治疗物理伤害的能力。[1][2] 圣殿骑士和刺客都相信历史上那些传说和奇迹都是由伊甸碎片引起的,例如分离红海的壮举、特洛伊战争耶稣基督创造的奇迹以及圣经中席卷埃及的大瘟疫。[3]根据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博士的话来说,所有伊甸碎片都是由一种未知的类似金银的金属制成的,阿布斯泰戈将其称之为霸索瑞卡[4]

碎片能力[]

已知有一些伊甸碎片有互动和改变时间流逝的能力,有可能会引发时间悖论。其他碎片则可同使用它们的人“交谈”,例如埃齐奥·奥迪托雷佩罗托·卡尔代龙乔瓦尼·博吉亚,他们曾与6号伊甸苹果裹尸布交谈过。

伊甸碎片,或者至少伊甸苹果,能够在激活时放射出一种能量脉冲,可以使指定的目标精神失常及死亡。不过,如果使用者并不擅长使用苹果,这样做对其人身健康有害。92岁时的阿泰尔能短时间使用2号伊甸苹果而不对健康造成任何伤害。无论如何,以短脉冲的方式使用碎片的力量可以将遗物产生的负效应降到最小:尽管可以降低到什么程度尚不清楚。

碎片的毁坏[]

2号伊甸苹果毁于丹佛国际机场的实验性运用之后,圣殿骑士发现他们需要另一件具有类似性质的遗物。他们需要取用一份显示了全部伊甸碎片所在位置的地图,于是圣殿骑士的掩护公司: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绑架了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后代——戴斯蒙德·迈尔斯——为了查看他祖先的记忆。这将使他们能够查看阿泰尔在1191年发现的同一份地图.

每一件伊甸碎片都含有大量的潜在能量储存在其中,而摧毁一件伊甸碎片可能会引发一场核爆规模的爆炸。这样一次爆炸发生在1908年,在俄罗斯通古斯地区,伊甸权杖之一的沙皇权杖似乎是被尼古拉·特斯拉摧毁了,特斯拉发射了他的无线电力武器,以此作为他对圣殿骑士的反击。

然而,即便如此,爆炸也没能将权杖完全摧毁,至少有一块碎片留了下来。权杖的碎片依然拥有令人敬畏的意志控制力,格里高利·拉斯普京对它的应用便证明了这一点。拉斯普京持有碎片时,他借此洗脑了亚历山德拉·费奥多罗芙娜——沙皇尼古拉斯二世的皇后,与希奥尼娅·古谢娃等一众信徒。

抵抗力[]

“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我知道你们做了什么。我看见他了。他有一个金属球。它打开了。他们都疯了。他们互相射击。拿着利器互相捅刺。把对方撕成碎片。我知道那是你们的人。我看见了那个标志。听见了那个名字。我会说出真相。我会告诉任何愿意听的人。你们将会暴露。他们将会知道真相。而你们将付出代价。你们这些疯狂的杂种。你们会付出代价。”
―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给沃伦·韦迪克博士的电子邮件[来源]

阿泰尔解除苹果的作用

虽然第一文明在创造人类时附带了一种神经递质,使人类被迫接受伊甸碎片的意志,但最后神与他们的奴隶之间的通婚生育了一个混血种族。这些新人类拥有他们的神所拥有的某些本能,而最明显的一点是,他们还从约束人类服从伊甸碎片意志的神经递质压迫下获得了自由。[1]

已知最早的两位生来具有碎片效应免疫力的人类个体是亚当与夏娃,他们后来偷走了一个伊甸苹果,并促成了随后发生的战争。[1]其家系成员也遗传了先行者的特殊本能,并且对伊甸碎片的意志控制力免疫,虽然碎片的物理操纵能力对他们依然有效。[3]像阿泰尔、埃齐奥和戴斯蒙德这些个体都具有此类强化能力,并且对伊甸碎片的效用有抵抗力。[1]

在21世纪早期,圣殿骑士意识到,部分人类对伊甸苹果的意志控制力免疫,就此,他们开始主动寻找其他设备来弥补这个缺陷。至少有一次,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雇员沃伦·韦迪克博士,收到了一封由某个身份不明的人发送的电子邮件,此人并没有受到苹果的力量影响,并且威胁要曝光他所看到的一切。[3]

已知伊甸碎片位置[]

尼科洛·迪·皮蒂利亚诺使用裹尸布

在1191年看到伊甸苹果显示所有伊甸碎片位置的投影图后,阿泰尔复制了一份地图,藏在手札中,只有他的后继者才能发现地图。[3]

伊甸苹果都能控制人类的心灵,制造幻觉,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控制肉体。[3]苹果可以和一根权杖组合起来,可以增加两件伊甸碎片的力量。其他碎片包括裹尸布,能够在细胞水平上治愈接触者的伤口;安卡能够短暂复活死者;宝剑能够发出能量冲击波并增强其持有者的魅力。几个世纪以来,许多伟大统治者都拥有过宝剑,包括亚瑟王成吉思汗以及匈人王阿提拉[1]1307年那时圣殿骑士团也拥有一把宝剑,并之后封存在了巴黎圣殿塔的地下。几个世纪之后,最高大师兼圣者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发现了这把剑。[5]

拉通哈给顿使用水晶球,并带着大神殿钥匙

水晶头骨则分散在中美和南美洲(中国也有一个),允许持有者通过心灵感应进行交流。有一次,乔瓦尼·博吉亚得到了一个水晶头骨,并在1542年使用了它的力量。[2]被称为水晶球的类似遗物也允许使用者进入同步核心并与伊述成员交流。[2][6]刺客拉通哈给顿就曾使用过一枚水晶球与朱诺交流过。[6] 此外,刺客艾弗琳·德·格朗普雷奇琴伊察的伊述神殿中发现了两瓣预言碟,碟中播放了夏娃被选为人类反抗伊述运动的领袖。[7]

威廉·基德发现了一枚伊甸戒指,能够在佩戴者周围形成一圈磁性屏障,排斥所有金属物体,从而创造其“无敌”的神话,并最终将其埋在了北美的橡木岛。还有一个大神殿钥匙,当它和四块能量源共同使用时,可以让使用人进入大神殿的内厅。[6]

手札中的碎片地图

在海盗黄金时代,刺客塞缪尔·贝拉米在海盗同伴奥利弗·勒瓦瑟阿朗佐·巴提拉的帮助下将圣殿骑士拥有的一件未被确认的伊甸碎片盗走。之后,在与圣殿骑士克里斯托弗·康丹特的对峙中,巴提拉使用了这件遗物,增加了船只的攻击和防御能力,让其发出金色的光芒,并最终轻易击沉了康丹特更为强大的战舰。[8]

根据戴斯蒙德·迈尔斯在2012年阅读的电子邮件,至少有一枚伊甸碎片有着操纵时间的能力。然而出于对可能导致的时间悖论的担忧,阿布斯泰戈工业将其拒之门外。[3]沃伦·韦迪克有一个自己设计的伊甸碎片原型,他用其给丹尼尔·克罗斯洗脑,让他想成为一名高阶刺客,如此便能接近并杀死导师塞巴斯蒂安·门罗的小队也发现了强大的伊甸三叉戟的存在,其可以控制人类的情感——恐惧、忠诚以及信仰。[9]

琐闻趣事[]

一枚伊甸苹果

  • 阿尔莫林可能是第一个创造并使用这一名称的人。
  • 根据字形真相档案,人类历史上许多传说和神话都是准确的。每个传说中超自然以及超常的部分都可以用主人公获得了伊甸碎片来解释。(如希腊神话中的珀尔修斯,布立吞的亚瑟王)
  • 西斯廷礼拜堂罗德里戈·博吉亚的战斗中,埃齐奥制造了自己的幻影,就像当初阿尔莫林对阿泰尔做的那样。如果埃齐奥的长袍是个性定制的或是穿着阿泰尔铠甲,那么每个分身都会有着不同的护甲和服装颜色。如果他没有进行个性化定制,每个分身都会和埃齐奥本体相同,除了武器。
  • 手札地图和投影都显示那时只有五十件伊甸碎片,但16号实验体指出裹尸布是66号碎片。
    • 在法语和德语版的《刺客信条II》中,裹尸布被标为36号。然而这是个疏忽。
  • 圣杯最初被认为是伊甸碎片之一;然而除了裹尸布,其他与圣经有关的器物都被证明只是文学加工。[3]

参考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