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伊斯奥沙手札是海地刺客伊斯奥沙的日记,其中记录了他组建海地刺客组织以及参与海底革命的始末。

手札的格式是以写给他那已去世的祖父——刺客大师阿德瓦莱的形式,后被起始组织上传到了他们的网络上。

内容编辑

一个虚弱的时刻编辑

AMomentOfWeakness

西元1737年 圣多明克 太子港


爷爷,

我没有练习巫术,但是布克曼告诉我,兄弟会的一些信念与他对世界的一些观点相似。尽管他们相信一位全能的创造者,Bondje,他是一位居住在遥远之地的神灵。而人们必须向天使,圣人或是祖灵寻求帮助。

而我向你求助。布克曼还说每个人都有灵魂,每个人的灵魂都与一个被称为「他们自己之首」(own their head)的灵魂建立了特殊的联系。我是自己的人,从很多方面来讲,因为你,所以我选择了你作为我的灵魂,我们将共同发现你是热情还是冷静。

我们从未见过面,但是父亲告诉我他出生于你与奶奶那一个虚弱的时刻。一天,你上岸洗澡,并在回到图卢姆的兄弟会和在这里继续解放黑人的事业中帮忙这两个选项中难以抉择。在那时你被她所织出的网所捕,而你在数年中帮了很多人。

在某些意义上,你享受了一个激情的夜晚,至少是,性欲。你们同时觉得这是个错误而再也没有提起过。在你离开九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男孩,我爸爸。

过去有很多杰出的刺客写下关于他们英勇无畏事迹的日记,里面充满了知识和智慧。我可能从未被他们认为是兄弟会中的杰出同伴,但是,这是写给你的以示谦卑的密函,祖父,那日记比我还要老和长。

但是我将看到圣多明戈的解放,给爸爸,给你,以及我们全部。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奴隶的反抗编辑

RisingUpFromSlavery Toussaint

西元1743年5月20日 圣多明克 浩特杜角(Haut-du-cap)

爷爷,

请允许我告诉你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杜桑·布雷达,是一个西元1743年出生在伊斯帕尼奥拉岛的奴隶,至今仍生活在《黑人奴隶法》的阴影之下。

他的父母是从达荷美王国抓来的奴隶,他们和其他奴隶被命令种植甘蔗、咖啡、棉花、靛青等作物。他告诉我他接受了他的天父以及耶稣会的教育,他的法兰西语学的跟克里奥尔当地奴隶说的方言一样好。

我带领他加入了我的兄弟会,发现了他在军事策略方面的天赋,这我可以帮助他提高。更重要的是,他有着天生的政治手腕,这是我所缺乏的。如果我们要成功,还有一些东西也是我非常需要的。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带你的儿子去工作编辑

TakeYourSonToWork

西元1751年9月 圣多明克 太子港

爷爷,

奶奶从未告诉过你关于爸爸的事是吗?她说她从未想让你在兄弟会和其他东西中做出选择,再也不。但是,你知道,她告诉我她不认为兄弟会是一个适合孩子的地方。而我举例说明:

「如果孩子注定要因愚昧而反抗,那么圣多明戈也是这个道理。」

你遇见爸爸时他已经是个成人了,所以请允许我告诉你关于他儿时的一些事。刚开始他是一个快乐的男孩,但是他很快变得不耐烦,甚至有些粗野。

当他十五岁时,奶奶开始告诉他关于你的事,他的父亲,以及我们的信条。不是去强行灌输,是为了保护他和避开困难。

据说这些起效了,因为他成了一个男人,而你在西元1751年的大地震后遇见了他。你前往圣多明克去提供帮助,你同意停留并将父亲归于你的庇护之下,以及用我们的方式训练他。

我知道你改变了他的生活,致使向好的方向发展,我希望你能对我做同样的事。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一个家族的誓言编辑

AFamilyVow Eseosa

西元1776年 圣多明克 布雷达种植园

以我约鲁巴的父亲,伊多的母亲,亲爱的已离去的奶奶,以及你——爷爷之名起誓,我将在圣多明戈建立一个新的兄弟会,我将使它胜过麦坎达所建立的兄弟会一千倍。

现在我们仍处于法兰西殖民地中,能够伸手向法兰西刺客们求助。我联络了纪尧姆·贝里尔,但他告诉我,他们不能提供给我人力援助,因为他们自己也有很多麻烦。不过他承诺我们交流的通道会永远开放并保持着,以及支持我的祖国。

这不是很多,但却能让人感到欣慰,因为多了精神上的盟友,而不再是孤军奋战。

我并不孤单,我召集了盟友:乔治·比埃斯尤(Georges Biassou),一个在奴隶中享有声望的人;都提·布克曼,一个来自牙买加巫毒教的巫师以及杜桑·布雷达,我认为他可能是我们中最优秀的。

我计划保卫布雷达种植园的自由,尽管奴隶仍在我们的眼下各处生活着。杜桑依然在种植园——这个他的出生地工作,但是他已经成了有工资的雇员了。

如果成功,那么这个种植园将成为消除种族差异的最好证明,与圣多明戈相隔离。他买了一块地在先前保护他的那位主人的附近,我们将让它成为我们的据点,而他将成为这方面最有价值的人,甚至是自我的「奴隶」【?】,尽管是真的,他们仍将成为我的兄弟。

我们是有远大抱负之人,尽管我们现在没有方法看到它实现。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在布瓦凯门鳄的仪式编辑

CeremonyAtBoisCaiman

西元1791年8月14日 圣多明克 布瓦凯门鳄

爷爷,

我计划的第一部分已经启动,这灵感源自令人羞耻的麦坎达。都提·布克曼在此地主持了巫毒教的仪式,声称这是反抗所必要的程序。他是兄弟会中的预言师。成员还有让-弗朗索瓦·帕皮永,比埃斯尤,而珍·布利提则将成为解放圣多明克奴隶的起义军领袖。而在北方平原发生的暴动摧毁了甘蔗园和制糖厂。

在八月暴动发生时杜桑正呆在他的种植园内,不过很快他便加入了比埃斯尤那在大河地区的山中的部队,被任命为随军医生。而经我的训练之后,他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指挥团队。

他试图运用他的交际手腕担任义军领袖与法兰西殖民地总督之间的调停人。但谈判过程相当糟糕,虽然他们注意到他对义军关押的白人囚犯很是关心。

在另一方面,珍计划了针对白人及白黑混血儿的残酷攻击,想出了各种恐怖的办法置他们于死地。我与杜桑都十分厌恶他这种行为。

我们绝不能重蹈麦坎达的错误。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我们遭遇的第一个挫折编辑

OurFirstSetback

西元1791年11月圣多明克 阿库 爷爷,

我们受到了第一个挫折,布克曼在阿库附近与法军的战斗中被杀,他的头被刺入木桩并在法兰西角的广场上示众。

当消息传到我们所在的大河地区后,我们做了一个决定:让让-弗朗索瓦担任奴隶起义军总司令。当然,革命必须立刻发动。然而珍却开始了大屠杀,不仅针对白人,连黑人也惨遭毒手。比埃斯尤和让-弗朗索瓦得知消息后将其生擒并押到我面前。

我根据他违反了第一信条一事判决他死刑,珍嘲笑了我,说我们绝不会成功的。我相信,但是我想知道我当时是否在让-弗朗索瓦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疑虑。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图尔营地宣言编辑

TheDeclarationOfCampTurel

西元1793年8月29日 圣多明克 图尔营地 爷爷,

虽然杜桑在西元1791年秋天带领我们的军队起义,但他的作用却仅仅是在这场战争中成为知名人物。杜桑与西班牙人建立了联盟,他们控制着附近的圣多明各殖民地,想要通过我们的革命给他们提供一个再次吞并圣多明克的机会。虽然如此,我还是继续训练他的部队,教导游击战术与欧陆军队战术。

我开始秘密策划起义,但只有杜桑有能力去控制义军,尽管他已成为比埃斯尤的下属,但他开始要求和发展自己的自主权。现在他拥有了一个团队作为对比埃斯尤的回答。杜桑已经进行了一些战斗,因为他那迅猛的速度而赢得名声,不愧是我最好的学生。

我得到了圣多明克法兰西殖民地长官利时·腓力斯忒·松突奈克斯的声明,他计划宣布解放所有奴隶;这是个毫无意义的姿态,他没有能力和权力去干成这事。当然,我们必须第一个发布自由宣言。

杜桑在图尔营地发布了一个激动人心的宣言,这影响了时局。「我将让圣多明克成为自由与平等之地!」。杜桑改姓为卢维杜尔,这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名字将他与为奴隶的自由斗争相关联。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法兰西革命的影响编辑

FrenchRevolutionEchoes

西元1794年7月 圣多明克 法兰西角

爷爷,

西元1794年,法兰西政府在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的领导下废除了奴隶制,这使卢维杜尔放弃了与西班牙人的盟约,以此作为与法兰西的交换。这让前途更加光明,使他坚定了斗争到底的决心,要为圣多明克的奴隶们建立永永的自由。他成为一名法兰西军军官然后快速支援了被英格兰军袭击的部下,英格兰军试图宣战以来夺取圣多明克的控制权。

在从这个岛上驱逐了松突奈克斯后,卢维杜尔成了殖民地的最高领导人,尽管他没有表现出让圣多明克从法兰西独立出去的意图,但是以他为首的当权者所制定的宪法肯定会让法兰西的掌权者们惊恐。

法兰西革命的回响影响了圣多明克,这将加快将殖民地旧有的社会结构打破,这样才能重建新的。

我读了一名叫米拉波伯爵的作家对圣多明克白人的描述:「仿佛睡在威苏维火山脚下。」

如果我未能成功,我们当竭尽所能。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圣多明克的独裁者编辑

AbsoluteRuler

西元1801年7月8日 圣多明克 法兰西角

爷爷,

愈加混乱了:我们失去了让-弗朗索瓦·帕皮永和乔治·比埃斯尤,他们抛弃了西班牙人的机会,让我们与法兰西联盟,但是他们却离开了我们。我认为我们的联系能够克服政治联盟,但却没能实现,并且还有其他麻烦不断涌现。

杜桑和我一起打倒了圣殿骑士让-路易斯·维拉特,他企图宣称他是统治者。虽然我们使杜桑成为了圣多明克的独裁者,然而他并没有呼吁激烈反抗,而是用平静地方式向独立前进,这相当于向法兰西大声地宣布了他的忠诚。

拿破仑·波拿巴掌握了法兰西的大权,他继续维持废奴制,但他提醒卢维杜尔不要做的太过了。卢维杜尔忽视了他,要求我帮他占领西班牙在圣多明戈的殖民地,将整个伊斯帕尼奥拉岛纳入他的掌控之中。

为了我们的目标,他立即将新领土中的奴隶全部解放。

我觉得杜桑已经为了他自己而腐化了,但是他是个好人,我信任他。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勒克勒尔的远征编辑

LeclercsExpedition

西元1802年 圣多明克 法兰西角

爷爷,

在公布了卢维杜尔制定的宪法后,波拿巴丢掉了同情心,认为卢维杜尔是要反抗他的共和国。因为卢维杜尔没有给法兰西赞成与否的机会,他告诉公民们要在「自由」与「法兰西」中选择一个,这挑战了波拿巴想要让圣多明克,并让其重回法兰西控制下的殖民时代的欲望。

尽管卢维杜尔的文件并未宣告圣多明克的独立,但它已从政治上定义圣多明克完整地脱离了法兰西。 西元1801年10月,拿破仑做了一个让卢维杜尔离开办公室的决定,他派遣他的姐夫,上将夏尔·勒克勒尔去圣多明克摧毁卢维杜尔政权。

我截获了关于勒克勒尔秘密使命的情报,使命中命令他解除黑人士兵的武装并强迫曾是奴隶的人回种植园工作。为了获取黑人们的信任,他欺骗他们坚持宣称法兰西无意恢复旧的种族政策,我想我那充满智慧的盟友是不会听信他这邪恶的话语。

最后在西元1802年5月,勒克勒尔对出征一事很有信心,他认为大多数反抗军领导者将会投降,包括杜桑·卢维杜尔。

这将会是结局?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自由之树编辑

TheTreeOfLiberty

西元1803年 圣多明克 法兰西角

爷爷,

经过一年的战斗,卢维杜尔与法兰西达成协定,他被抓走并送往法兰西囚禁。

在他被驱逐之前,卢维杜尔对法兰西宣称道:「即使你们推翻了我,也无法砍倒在圣多明克的自由之树,它会从根源迅速长出,数量众多多且根深蒂固。」

我觉得他是希望我去救他,但我不能去。于是我选择委托法兰西兄弟会照顾好他,却没收到任何回复。

我们是如此之近,我必须看到他完成。给我的朋友们。

请引导我走向胜利。

伊斯奥沙。

何等代价的自由编辑

WhatPriceFreedom

西元1804年3月1日 美利坚 达文波特庄园

爷爷,

尽管他的上级发出了警告,但勒克莱尔没能以解除反抗军士兵武装的方式取得胜利。我们再次发动了起义,这有力的冲击了法兰西想要再次掌控圣多明克的计划。

尽管我行动太迟以至于没能救下杜桑,但我已经成功地对勒克莱尔实施了复仇。我忍受着疾病的干扰,用一种特殊的混合毒药毒杀了他,毒药来自麦坎达的独家配方。这一行动造成了勒克莱尔在西元1802年11月1日死于「黄热病」的现象。

此后一名隶属于杜桑的,名叫让-雅克·德萨林的军官继续发起了反抗斗争。西元1803年11月18日,德萨林进攻法兰西军的最后一个堡垒佛提里斯,此堡垒由法军将领罗尚博统领,这一攻势令罗尚博措手不及。在暴风雨的帮助下,罗尚博战败并从堡垒撤退。如此一来,法兰西最终失去了所有在此处的殖民地。

西元1804年1月1日,德萨林成为了新的领导人并宣告了圣多明克独立成立新的共和国(海地),但随之随之而来的却是对居住于此的数以千计的白人的大屠杀。

我的兄弟会中的叛乱分子和疯子都走了。而布克曼和杜桑都死了,我杀了那个疯子珍。比埃斯尤和让·弗朗索瓦出发了,很可能是前往佛罗里达。我收到了杜桑死在了监狱中的消息,但是他的尸身被如何处理的消息却再也没有传来。

爷爷,我做到了当初答应你的事,我解放了圣多明克,但是这代价........我使你自豪了吗?还是仅仅令你失望了?

我已经联络了我们的一位兄弟,他叫康纳。我得知了他在革命中的一些经历。我将会和他会面以及从他那里学到些东西。然后我将返回德萨林处。

请原谅我。

伊斯奥沙。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