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ltair's ChroniclesEraicon-AC1Eraicon-BloodlinesEraicon-AC2Eraicon-DiscoveryEraicon-BrotherhoodEraicon-RevelationsEraicon-AC3Eraicon-LiberationEraicon-AC4Eraicon-UnityEraicon-RogueEraicon-ChinaEraicon-IndiaEraicon-RussiaEraicon-SyndicateEraicon-RenaissanceEraicon-Brotherhood book-02Eraicon-Revelations bookEraicon-ForsakenEraicon-Blackflag bookEraicon-Unity bookEraicon-UnderworldEraicon-The FallEraicon-The ChainEraicon-BrahmanEraicon-LineageEraicon-AscendanceEraicon-ComicEraicon-EmbersEraicon-ACmovie

Smallwikipedialogo

我们用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你们,我们创造你们去生存。

——密涅瓦的投影,1499[来源]

Adam and Eve

夏娃亚当,在第一文明统治下的一对男性和女性。

人类是当前在地球上生命处于主导地位的一种两足哺乳动物。由于伊述需要创造一种大量的、强壮且驯服的劳动力,人类得以进化,而事实上人类正是一种强制进化的产物。正是根据先行者的需要,使用一种之前存在的灵长类物种制造,将种属分为亚种如用尼安德塔人来制造战争军队或使用智人作为工人。

人类与他们的“神”之间经过长时间的和平之后,人类起义然后战争爆发。紧接着是一场全球性的灾难,将两个物种带到了灭绝的边缘,他们被迫以比以前更平等的方式合作。在这场灾难后的一百年里,人类的创造者们灭绝了,除了一些基因进入人类的基因库,他们只留下了些许散落的遗迹和文物。而现在,智人这些先行者所留下的孤儿逐渐同化吸收其他的人种继续蓬勃发展,并最终散布在全球范围内。

历史编辑

AC2 Human-First Civ War

人类和第一文明战争的投影。

包括许多人种在内如智人或尼安德塔人的人种,都是由第一文明在伊述纪元1923年到2296年时期(c.75,383 - 75,010 BCE)[1]人工创造以作为顺从的仆人、或工人和士兵,并且他们将伊述视为神。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很快开始憎恨“神”的统治,而主人奴仆之间的和平时代也被战争所代替。

由人类和伊述杂交所生的亚当夏娃偷走一个伊甸苹果作为导火索所引发的战争蒙蔽了人类与伊述双方的双眼,使他们没有看到在地球外正在发生的事情,因此他们并没有预见到即将来临的巨大灾难,即几乎可以毁灭两个物种的太阳耀斑,直到一切为时太晚。[2]

人类和他们的“神”濒临灭绝,他们聚到一起进行灾后重建。他们在之后将成为罗马的地方至少建立了三个神殿来警示人类的后代。人类并没像伊述因为人口过少而接近完全灭绝,以他们庞大的的数量成功地幸存了下来。

尽管人类仍将第一文明视为各种异端宗教中的神灵,然则时光荏苒,他们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湮灭于历史的长河之中。 直到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这三种一神论宗教的兴起并迅速传遍了全球,人类渐渐的遗忘了他们的“神灵”。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如此,仍然有些人继续崇拜他们,继续瞻仰并研读着浩瀚的第一文明。而这些团体中最重要的便是圣殿骑士刺客

到了12世纪,两大组织的领袖都坚信旧神未曾真正存在,并且意识到许多所谓的“奇迹”归因于它们实际上是伊甸碎片的运作。 然而,在1191年被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获得这样一个叫做伊甸苹果的碎片之后,人类终于意识到了人类异教神灵的真实本质。

In Bocca Al Lupo 20

埃齐奥·奥迪托雷观看人类历史。

几个世纪后,在1499年,另一位刺客埃齐奥找到并进入了罗马之下的一个神殿,与“女神”密涅瓦的全息图像相遇。

在那里,密涅瓦将其物种遭受的灾难娓娓道来,并警告埃齐奥,这样的灾难将再次发生在人类身上。 然而,即使这样也无法使人类拥有对古代神灵真实本质的认识,直到21世纪初,刺客仍旧对第一文明的真正本质知之甚少。

然而,2012年,当刺客戴斯蒙德·迈尔斯使用Animus来重温他的祖先埃齐奥的基因序列,并见证了未来灾难性事件的警告时,情况发生了变化。[2]

特点编辑

我们没有使他们变得明智。但现在他们是我们最后、有缺陷的希望。你代表他们。你有可能去理解 [...]几百年间我可说而你们仍然不知道我们。 你们只有五感,而我们有第六感。这便是我们与你们的区别。

——朱诺对人类。[来源]

Des Hideout 1

戴斯蒙德迈尔斯和露西斯提尔曼,两个二十一世纪早期的人类。

人类脱胎于其创造者而生,为技术先进的伊述人填补劳动力的不足而存在。在伊述人创造人类的过程中,他们彻底改变并人工重组了原生物种的基因表现形式,这也使得古代原始人和现代人类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文明断层。

在圣殿骑士们终于真正充分认识到第一文明之后,他们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于1997年开始在埃塞俄比亚等地埋葬一些人造骷髅用以掩饰文明断层,以便于限制普通人类接触第一文明。

早期的人类并不知道这些创造者究竟是谁,他们的本质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将这拥有无尽威能的种族视为神明。而伊述人为了确保人类的服从,培育了一种神经递质进入人类的大脑深处。这种神经递质迫使着人类遵循伊甸碎片的命令,而伊甸碎片也被第一文明赋予了无数的权柄,包括但不限于诱导携递质者的头脑产生幻觉,通过心灵感应控制人类等。

然而有些人生来便没有这些神经递质,因此也不易被伊甸碎片控制精神。三百多年来,他们的人数不断增加,直到足以抗衡第一文明。他们悍然发动战争,这场战争尸横遍野,几乎使两个族群的同归于尽。[2]

血统编辑

ACR Clay Reveal

克莱卡茨马雷克,人类和第一文明的杂交后代。

克莱·卡茨马雷克对于人类个体出生时没有神经递质的现象进行了细致的研究,他在推论中表示,这一现象的出现是由于人与“神”之间的交叉繁殖,这或许并没有消除神经递质,但至少抑制了神经递质对于伊甸碎片的敏感性。

与此同时这种人与“神”之间的交叉繁殖也授予了这些杂交后代自主基因编码的能力。其中最为典型的便是在刺客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血脉中存在的鹰眼视觉。这种能力也普遍存在于奥迪托雷家族乔瓦尼·博吉亚的血脉之中。

此外,拥有这种杂交血统的人能够对与第一文明的部分技术设备进行控制。例如埃齐奥·奥迪托雷能够使用伊甸权杖伊甸苹果打开梵蒂冈金库,而作为纯血人类的罗德里戈·博吉亚则不能。[2]

画廊编辑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