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Timeline.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这篇文章是关于历史事件的。也许你要找的是同名记忆
“正是因为接受管理命令的是捉摸不透的疯子,接受军事命令的是杀红了眼的暴徒,才发生了这样的惨剧。”
―1792年,拿破仑就九月屠杀如是说道。[来源]

九月屠杀September Massacres)是法国大革命时期法国各地(集中于巴黎)爆发的严重流血事件。

面对步步逼近的外国军队,革命党人认为,巴黎的囚犯若是遭到释放,势必会成为十分危险的反革命势力。在这一情况造成的恐惧之下,让-保尔·马拉等激进分子召集人手,准备先发制人,消灭所有有任何反革命迹象的囚犯;最后,一千余人在这场屠杀中丧生。

背景[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们要有胆识,要比现在更为大胆,要一直大胆前进。只要这样,法国就能得到拯救!”
―面对不伦瑞克公爵发动的入侵,乔治·丹东如是说道。[来源]

1792年4月,法国国民立法议会以“传播革命”为由向奥地利宣战。但实际上此次宣战更主要的目的是让法国人民忽视国家眼下的经济问题。不过法国在开战之初并未占据优势,反而遭到了不伦瑞克公爵所指挥的奥地利-普鲁士联军的入侵。[1]

与此同时,法国国内的革命随着8月10日攻打杜伊勒里宫的行动而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及家人都因此遭到逮捕与囚禁。马拉这样的激进分子随后开始煽动针对拒绝接受新宪法条款的保皇党与贵族的仇恨。保皇党与贵族阶级中的许多人因此就像普通的罪犯与疯子一样被送进了巴黎的监狱。[1][2]

当不伦瑞克公爵于9月2日在凡尔登取得胜利之后,革命党人陷入了恐慌。他们害怕巴黎很快就会被攻陷,决定展开过激的清洗行动,消灭所有“反对革命”的人。他们陷入了认为监狱中的囚犯会为了重建君主制而加入普鲁士军队的被害妄想之中,决定先发制人,消灭这些囚犯。[1]

监狱屠杀[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看看这些上流社会的混蛋。我敢肯定他们过的可不是我们普通百姓的生活。”
―1792年,鲁耶的一名卫兵在袭击大夏特雷时说道。[来源]

这场屠杀在圣日耳曼德佩修道院拉开了序幕。24名因不愿宣誓忠诚而被押往修道院监狱的神父在半路上被人从马车上拽下,遭到了虐杀。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其他监狱也发生了类似的暴力行为,还开设临时法庭裁决囚犯是否是反革命分子。[2]

那些被判为犯有反革命罪行的人很快就会被野蛮地杀害;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知己,萨伏伊的玛丽·路易公主就是受害者之一——她被愤怒的群众砍成了碎片。她的头被人插在了长矛的顶端。“革命群众”举着这把长矛,在她旧友位于圣殿塔的牢房窗外来回游行。但无人知晓玛丽·安托瓦内特当时是否看到了这一幕。[2]

尽管暴力行为愈演愈烈,有一部分囚犯还是侥幸活过了这场灾难,但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的精神已经崩溃了。据说,前荣军院区区长的女儿玛丽-莫里耶·德·索伯依为了救父亲的性命,在证明自己痛恨贵族时被迫喝下了留有余温的贵族的血。[2]

身为圣殿骑士的军官弗雷德里克·鲁耶也参加了这场屠杀,带人血洗了大夏特雷监狱。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杀害卫兵与囚犯,占据了监狱。鲁耶把监狱长兄弟已经被砍下的头放到监狱长面前,狠狠地奚落监狱长。但是,刺客亚诺·多里安潜入了大夏特雷,释放遭到关押的监狱看守后刺杀了鲁耶,终结了他的暴行。[1]

到9月7日,一千余人遭到了杀害。其中很多人为贵族、保皇党人和瑞士卫兵,但也有流浪儿童、犯罪分子和交际花在这场屠杀中遇害。九月屠杀被害者的遗体最后被埋葬在巴黎地下墓穴中。[1]

影响[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尽管有议员为这场屠杀辩护,宣称这场屠杀是必要措施,但很多巴黎人民还是深受他们所做暴力行为的影响。在很多省份,人民对巴黎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恐惧与反对,而革命潜在的反对者也因看到他们可能落得的下场而十分害怕。[1]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注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