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icon-Individuals.png


Smallwikipedialogo.png
“我们要冒进,比现在更加冒进,并且一直冒进下去,只有这样法国才能得救!”
―1792年,乔治·丹东在演讲中说道。[来源]

乔治·雅克·丹东(Georges Jacques Danton,1759 - 1794),法国律师,法国大革命前期领袖人物之一。他属于温和雅各宾派成员,最后开始反对雅各宾派领袖马克西米连·德·罗伯斯庇尔。他在1794年以受贿与对革命敌人过于宽大的罪名遭到斩首处决。

生平经历[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革命开端[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初,丹东的影响力微不足道。作为科德利埃俱乐部的成员、卡米尔·德穆兰的盟友,丹东也是普罗可布咖啡馆的常客之一。在立法议会选举中落选之后,丹东在巴黎公社中得到了一个下级职位。随后,他加入了雅各宾俱乐部,成为了山岳派的一员。丹东还从某个时候其成为了刺客组织的盟友。路易十六出逃被捕后,丹东曾主张直接处决国王。但是他之后收回了这一看法,只要求路易十六退位。[1]

得权上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间谍:“路易国王一周之内就会回到凡尔赛去了。”
丹东:“哈!那得先跨过我的尸体。”
―1792年,丹东在一个奥地利间谍面前说道。[来源]

到1792年8月10日这一天,丹东在推翻国王的行动当中发挥了什么作用仍不明晰,但他在这一天成为了法国的司法大臣。他启用曾经与他有过不正当交易的法布雷·德·埃格朗蒂纳担任自己的秘书。[1]

吉伦特派政府于1792年春对奥地利普鲁士宣战。随着法军战事失利,不伦瑞克公爵率领的军队逼近巴黎,而冈拜伯爵冈拜子爵所领导的奥地利间谍组织又泄露了有关巴黎城防的情报。9月2日,丹东在国民公会发表演说,呼吁法国人民在被奥地利人步步紧逼的境地中“更加冒进”。[1]

那天晚些时候,丹东遇到了一个奥地利间谍,假装自己也是间谍网成员之一。随后,丹东叫来卫兵,打算逮捕那名间谍。结果卫兵反而被间谍悉数消灭,丹东不得不与他展开决斗。这时,以阿尔诺·多里安为首的刺客小队及时赶到,杀死了那个间谍。击退其他间谍之后,刺客们在丹东的指引下偷走了原定要交给信使的文件。随后,他们刺杀了冈拜伯爵冈拜子爵,消灭了他们的同伙。[2]

丹东的演讲为招募士兵、振奋士气发挥了巨大的推动作用。9月20日,法军在瓦尔密战役中击败了奥地利军队。[1]

丹东对司法部的管理遭到了吉伦特派人士的批评,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被指责为九月屠杀的始作俑者之一。随着革命的不断发展,丹东据称曾为充实个人财产而购置国有资产,而且在革命双方间摇摆不定。在卸任司法大臣后,他也没有递交财产账目,足足有二十万人在他担任司法大臣时死去。[1]

倒台[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我的老朋友,你肯定是疯了!你怎么可以命令这个屠夫去逮捕议会的代表呢!”
―1793年。丹东当着罗伯斯庇尔的面抗议后者有关逮捕吉伦特派人士的命令。[来源]

随着君主制的覆灭,雅各宾派夺得了政权,丹东和马克西米连·德·罗伯斯庇尔还有让-保尔·马拉一同成为了核心政治人物,协助建立了公共安全委员会。这一时期,他们遭到了让-巴蒂斯特·卢韦的批评。不过丹东与罗伯斯庇尔反过来驳斥了这些批评。[2]

1793年夏天,罗伯斯庇尔颁布命令,要求抓捕所有吉伦特派人士。得知此事后,丹东表示了反对,希望能与吉伦特派达成和解。他来到罗伯斯庇尔的办公室里,当着罗伯斯庇尔与国民卫队指挥官弗朗索瓦·安利奥的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丹东批评了罗伯斯庇尔,将安利奥直接叫做“屠夫”,随后被卫兵带走了。[2]

随着革命不断发展,丹东面对恐怖统治之下的社会状况,呼吁人们减少暴力行为,以宽容之心避免更多流血事件的发生。因此,罗伯斯庇尔与路易·安托万·德·圣-茹斯特批评他过于温和,认为他已经成为了革命的叛徒。丹东的几位朋友则刊登了一篇文章,将罗伯斯庇尔称作残暴不仁的独裁者。[1]

据说,丹东相当腐败,在革命当中积极地变换阵营,投靠有利于自己的一方。他坚定地反对罗伯斯庇尔及处于领导地位的山岳派,同时又拒不认为山岳派会转而反对他,认定“他们不敢”。尽管如此,1794年3月30日,丹东、德穆兰以及另外30个被视作雅各宾政权“过度”批评者的人遭到逮捕。丹东被单独关在位于卢森堡宫的牢房里,罗伯斯庇尔私下会去见丹东,沾沾自喜地向丹东出示安利奥搜到的丹东的个人信件。[2]

丹东、德穆兰、玛丽-让·埃罗皮耶尔·菲利普以及埃格朗蒂纳都被判处斩首刑,罗伯斯庇尔还打算用丹东的信件为证据逮捕丹东的那些朋友。[2]

丹东之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罗伯斯庇尔,很快你会和我们一样!你的宅邸将被彻底拆毁,你的土地将被撒盐破坏!”
―1794年,丹东临刑前痛骂罗伯斯庇尔道。[来源]

4月5日,丹东等人被装在囚车里运往革命广场。他们经过罗伯斯庇尔宅邸时,罗伯斯庇尔洋洋自得地看着他们经过。丹东对他痛骂道,“你的宅邸将被彻底拆毁,你的土地将被撒盐破坏。”在即将被处刑时,丹东向德穆兰保证道,他们不会白白死去,革命也将继续下去。丹东被送往断头台的时候,周围的群众都在为他声援,想助他一臂之力。但卫兵却将这些抗议者视作革命的叛徒,直接对他们开枪射击。[2]

随后,以阿尔诺为首的刺客小队前来救援他们,但丹东谢绝了他们的救援,表示自己的死将会摧毁罗伯斯庇尔的名声,促使罗伯斯庇尔倒台。但是,他请求这些刺客保护好他的朋友们,取走那些被当做证据的信件。[2]

刺客们前去保护丹东的朋友,丹东却跟着德穆兰被送到了断头台上。他扭头对着刽子手夏尔-亨利·桑松说道“把我的头展示给人们看吧。这是值得他们目睹的一幕。”片刻之后,丹东的头就被断头台砍掉了。[1]

影响传承[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罗伯斯庇尔念叨着自由、仁慈之类的事情,却让成千上万的人被送上了断头台。如果丹东活着看到这些事情,他可能会因为过度悲痛而窒息的。”
―1794年,一份有关罗伯斯庇尔的批评如是写道。[来源]

随着丹东等温和派的离去,罗伯斯庇尔得以在畅通无阻的环境中统治整个法国。在针对罗伯斯庇尔的批评中,丹东被视作理性的人,甚至被视作革命的烈士。罗伯斯庇尔没过几个月便失去了权力,雅各宾专政也随之终结。[2]

丹东虽然过于宽容,存在腐败问题,但他的形象在历史学家看来还是比罗伯斯庇尔这样的革命家要积极一些。[2]

琐闻趣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在现实历史中,丹东根据文献记载,声音低沉而有力。而《刺客信条:团结》里的丹东声音听起来音调高了许多。

画廊[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登场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参考与来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