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2Eraicon-AC3Eraicon-Forsaken

Smallwikipedialogo
PL ArtisanHQ 耐心點,兄弟們。不久我們就會揭開這幅圖的秘密。

這篇文章被確認過時了。請更新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義。完成之後,就移除這個模板吧。

“你的建議可能為我的國家埋下禍根。你找不到一個對你的詭計如此反對的人。我來向你解釋,如果你對你的國家尚有在意,對你或你的後代仍有關心,或者對我尚存尊重,而將那些念頭逐出你的意識,絕不再考慮它們,無論是來自自己還是別人,哪怕只是個自然產生的情緒。”
―面對成為國王的建議,喬治·華盛頓回答。[來源]

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1732 – 1799) 是1775年到1783年美國革命戰爭時期大陸軍的總指揮,他在1789年到1797年任美國第一任總統,任期1789年4月30日到1797年3月4日。

作為英國北美殖民地維吉尼亞出生的一個殖民地人,華盛頓在他年輕的時候加入過維吉尼亞民兵,並與英國軍隊共同參與了同法國人和印第安人的戰爭。在戰爭中,他下令燒了卡那泰聖頓中立村莊。

由於他在英軍中的職業發展受到了阻礙,華盛頓轉行為一名政客。當美國獨立戰爭爆發時,華盛頓為愛國者提供協助。1775年時,大陸軍建立,大陸議會指派華盛頓成為大陸軍的總指揮,雖然他並不覺得自己配得上。

刺客拉通哈給頓,或者說康納,隨後保護華盛頓免受聖殿騎士查爾斯·李的襲擊,後者認為華盛頓搶了他的地位而氣憤不已。儘管大陸軍在華盛頓的指揮下遭遇了許多的失敗,但在康納的幫助下,設法讓軍隊小勝了幾場。

然而,當刺客發現是華盛頓下令燒了卡那泰聖頓,並讓李說服村民們倒向保皇黨及同意第二次燒村後,二人發生了矛盾。儘管如此,刺客仍在必要時協助華盛頓,例如調查西點軍校的陰謀。

在1781年,大陸軍打贏一場對英軍的仗後,華盛頓拿到了一個伊甸蘋果。他藉此做了一個噩夢,是關於當他用蘋果的力量加冕為美利堅之王后可能發生的事。所以,他把蘋果給了拉通哈給頓,讓他處理掉。這次經歷堅定了他在美國實行共和國制度的信念。

簡介編輯

早期生活編輯

“自從我的父親在四年前去世起,我們的生活變得艱難,我必須幫助自己的家庭。”
―喬治·華盛頓日誌的引言——1748年3月20日。
By Invitation Only 5-0

華盛頓兄弟

喬治·華盛頓生於1732年2月22日,居住於其家族位於弗吉尼亞州的一處煙草農場里。他的父親於1743年去世,所以,雖然他喜歡上學,卻不得不輟學以代替他父親照顧家庭。[1]

喬治·華盛頓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名叫勞倫斯·華盛頓,他同時也是聖殿騎士的成員。1752年,勞倫斯在維農山莊與其他聖殿騎士討論有關先行者之盒伏尼契手稿的事項。期間,他請求其他聖殿騎士不要將自己的弟弟喬治牽扯進來,其他聖殿騎士尊重了勞倫斯的意願。但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這個承諾遭到違背。[2]

法國-印第安戰爭編輯

“我們離家遙遠,部隊也並不團結。更糟糕的是,我擔心布雷多克的殺戮之心會讓他變得莽撞,它會將人置於危險之中。我不想讓母親和寡婦收到什麼噩耗,僅僅是因為這個鬥牛犬想證明一點。”
―華盛頓與約翰·弗雷澤談論布雷多克[來源]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0

卡尼耶蒂依翁抵住華盛頓的脖子

不久後,喬治·華盛頓為了追求軍功而加入了維吉尼亞的民兵組織。他在隊伍里除了作為士兵,還肩負有偵測戰況的任務。這個民兵組織曾參加過法國人和印第安人的戰爭。1754年,遠征杜根堡的華盛頓合眾伏擊了正在越過俄亥俄湖的法國軍隊,並在原住民的幫助下殺死了法軍統帥約瑟夫·庫隆,在當地建起了堡壘耐西西提堡。[3]

當年7月3日,法軍和親法原住民部落率眾殺回耐西西提堡,堡壘很快就陷落了,華盛頓不得不向法軍投降。投降後,華盛頓被迫承認是“自己”殺死了約瑟夫·庫隆,隨後才被保釋。

經歷失敗後的華盛頓選擇投靠英軍,他被愛德華·布雷多克收入麾下。布雷多克命他做遠征杜根堡的嚮導。1754年冬,華盛頓隨布雷多克部駐紮在聖馬蒂爾堡,他在那裡制定了一批遠征計劃。與此同時,聖殿騎士海爾森·肯威潛入聖馬蒂爾堡,竊聽了他與英軍中尉約翰·弗雷澤的談話,得知了布雷多克的消息,並偷走了一份地圖。

1755年7月9日,華盛頓與布雷多克行軍至莫農加希拉,偽裝成英軍的海爾森也跟了上來。趁隊伍休整時,海爾森騎馬踱至布雷多克身邊,用槍指着布雷多克,打算就地結果了他。但令他沒想到的是,法軍在此時發動了攻擊,布雷多克趁亂逃跑。

海爾森旋即追了上去,在一處沼澤地趕上了布雷多克。眼看就能抓住布雷多克了,華盛頓卻策馬趕來,向海爾森的馬開了一槍,海爾森應聲倒地。華盛頓示意布雷多克趕緊逃跑,並持槍對着海爾森。就在這時,原住民卡尼耶蒂依翁沖了出來,撞倒了華盛頓,用匕首將其制服在地上。海爾森爬了起來,追上並刺傷了布雷多克。

海爾森和卡尼耶蒂依翁走後,華盛頓急忙趕回戰場。但法軍的攻勢實在太過猛烈,華盛頓不得不組織全軍撤退。在撤退途中,華盛頓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布雷多克,便將他一併帶走,但他在幾天後卻不治身亡。布雷多剋死後,華盛頓將他秘密埋在路邊,以防法軍或原住民的褻瀆。

在這次慘敗後,華盛頓回到了原來的弗吉尼亞民兵組織,並在那裡被提拔為上校。吸取教訓的華盛頓潛心練兵,希望能再次獲得英軍的賞識。1760年,華盛頓認為卡納泰盛頓卡尼耶可哈卡部是個威脅,便暗中命令部下放火燒村,包括卡尼耶蒂依翁在內的數十位原住民葬身火海。

成為大陸軍總司令編輯

“如議會所願,我會接手這一重責大任,並竭盡所能,為那光榮的理念付出。我祈求他們接受我做誠摯的謝意,感謝他們認可我的宣誓就職。但,為了避免不幸事件發生,影響我的聲譽,我懇求房間里每位先生記住,我,這一天,以志誠宣告,我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勝任指揮一職。”
―華盛頓在就任大陸軍指揮官時說道[來源]
隨着時間的推移,華盛頓的政治理念逐漸發生變化。1758年,他被選舉為弗吉尼亞下議院議員;而到了1765年,他正式加入了愛國者,為反對英國的印花稅法和茶稅法四處奔走。

1774年,已經頗有威望的華盛頓作為弗吉尼亞的代表參加了第一屆大陸會議,因為他有着豐富的作戰經驗,所以人們都認為他與查爾斯·李能帶領殖民地與英國抗爭。但相比於查爾斯·李,華盛頓則更受人青睞,因為他比查爾斯·李更謙虛謹慎,在財務方面也並不貪於索取。

ACIII-Conflictlooms 4

山繆·亞當斯向康納介紹華盛頓

1775年6月16日,華盛頓在費城被任命為大陸軍總司令,康納也參與了那天的會議。華盛頓在就職演講中謙虛地向支持者表達感謝,並發誓要竭盡所能,履行自己的職責。會後,與會者山繆·亞當斯將刺客康納介紹給華盛頓,兩人就此結識。同時,華盛頓也注意到了悶悶不樂的查爾斯·李,所以他在告別康納和亞當斯後走到查爾斯·李身邊,安撫起他失落的心情。

第二天,也就是1775年6月17日,大陸軍在以色列·普特南將軍的帶領下向波士頓發動攻擊,在碉堡山與英軍對峙。康納穿過戰場,刺殺了英軍將領約翰·皮特凱恩,從他口中得知了聖殿騎士對華盛頓的刺殺計劃。

紐約事件編輯

“他是我們的保護神,不僅會帶給我們自由,還會帶給我們榮耀。”
梅森·洛克·威姆斯
1776年,華盛頓帶兵進駐紐約,負責暗殺工作的聖殿騎士湯瑪斯·希基也在軍中。希基在紐約經營着製造假幣的生意,康納便想以此為由送希基入獄。但查爾斯·李等人從中作梗,誣陷康納企圖暗殺華盛頓,並判處康納繯首絞刑。

華盛頓在行刑當天前往觀刑,查爾斯·李負責執行,但康納卻在眾位刺客和海爾森的幫助下逃出了絞架。眼看計劃失敗,孤注一擲希基持槍向華盛頓跑去,想趕在康納之前刺死華盛頓。康納成功的追上了他,在華盛頓面前殺掉了希基,洗脫了自己的罪名。

事後,華盛頓前往殖民地首都費城。8月,英將威廉·豪向紐約發起進攻,華盛頓在長島戰役失敗後撤出了紐約。

福吉谷軍營編輯

“如果我連一點雪都承受不了,我軍就真的沒希望了。”
―華盛頓對康納說
ACIII-Pottsresidence 3

華盛頓和康納在福吉谷

1777年,華盛頓在日耳曼頓戰役中打了敗仗,大陸軍一萬一千餘人被迫屯駐福吉谷。在經過一番努力後,華盛頓終於得到了法軍的援助,使法軍派巴拉多納號軍艦送來輜重。他還委任拉法耶特侯爵為副手,並負責訓練騎兵。

當年冬天,聖殿騎士本傑明·丘奇打劫了大陸軍運載武器和藥品的運輸車,想通過這次行動來徹底投靠英軍。康納從華盛頓口中得知了這一信息,便前去調查丘奇的行蹤。臨走時,華盛頓向康納透露了自己的不安,他開始懷疑自己,懼怕失敗。康納讓華盛頓反思自己革命的初衷,好好想想那些為自由而戰的人,此時放棄又會帶來些什麼。這一番談話使華盛頓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和決心。

康納在追查丘奇時遇到了其父海爾森,兩人並肩合作,殺掉了丘奇。丘奇死後,康納找回了丟失的物資,還給了華盛頓。

蒙茅斯戰役編輯

“享受你的勝利吧,指揮官。這將是我最後一次幫助你。”
―康納對華盛頓說
從1778年開始,華盛頓越來越擔心易洛魁部族與英軍結盟。於是他在1779年命大陸軍圍剿親英原住民,以防止他們襲擊大陸軍,也牽連了不少無辜的部族。這一行動史稱沙利文遠征。

1778年夏,康納和海爾森前往福吉谷,請他多加提防英軍從費城到紐約的遠征。康納和華盛頓談話時,海爾森意外地發現了一封信件,信里提及的是大陸軍對卡納泰盛頓的襲擊計劃。海爾森在華盛頓和康納面前大聲朗讀了這封信,而卡納泰盛頓正是康納的家鄉。

之後,海爾森還向康納披露了十八年前華盛頓屠殺卡尼耶可哈卡的事。華盛頓急忙解釋,而海爾森則窮追不捨。盛怒的康納喝止住兩人,並警告道誰阻止他,他就會殺掉誰。話畢,康納跨上戰馬,向卡納泰盛頓奔去。他在路上刺殺了兩名信使,在大陸軍動手前趕回了村莊。這件事讓康納對華盛頓大為失望,兩人間的友情開始出現裂痕。

ACIII-BattleofMonmouth 4

華盛頓、康納、法拉耶特三人在蒙茅斯

至於華盛頓,他在獲悉英軍轉往紐約的情報後加急組織力量,計劃在蒙茅斯阻擊英軍。部隊由查爾斯·李率領,共一萬一千餘人,還有幾門大炮。但意外的是,查爾斯·李在戰役開始後不久就棄隊逃亡,大陸軍岌岌可危。無奈之下,拉法耶特侯爵承擔起了指揮的重任。兩軍酣戰之時,康納匆忙趕來協助拉法耶特,最終擊退了英軍。

戰後,康納和拉法耶特向華盛頓通報了查爾斯·李擅自撤離的事,並揭露了查爾斯·李借戰敗之名排擠華盛頓,以此篡權的陰謀。法拉耶特也在一旁做佐證。聽後此事的華盛頓承諾要法辦查爾斯·李,但要在調查之後再做出行動——很明顯,華盛頓並不完全信任康納。這個做法再一次惹怒了康納,於是他便頭也不回的走了。兩人的盟友關係宣告破裂。

後來,華盛頓命軍事法庭審判查爾斯·李。查爾斯·李被指控為違抗軍令和指揮不力,但僅僅是被停了職,他對康納的威脅依舊很大。

本尼迪克特·阿諾德的背叛編輯

“如果連愛國者英雄都背叛了我們,那我們還能信任誰?”
―華盛頓
ACIII-BA-Westpoint 4

華盛頓和康納,在阿諾德逃走後

1780年,華盛頓向闊別已久的康納請求幫助,稱西點堡壘有英軍間諜滲入,鎮守堡壘的本尼迪克特·阿諾將軍有生命危險。康納很是無奈,但為了革命大局,他不得不接受了華盛頓的請求。他同意介入調查,並盡全力阻止陰謀,但同時也警告道以後不論有什麼麻煩,都別再來找他。

康納很快就揪出了西點堡壘的間諜——竟然就是阿諾自己!他與英軍司令亨利·克林頓暗中勾結,向英軍輸送情報,而亨利的副官約翰·安德魯竟也在堡壘里!安德魯最終被捕,處以絞刑。而阿諾趁英軍偷襲堡壘時乘船逃跑,康納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它駛向遠方。華盛頓直到英軍被擊退才趕到碼頭。他向康納感嘆阿諾的背叛,而康納只甩下一句話:“你這是自食其果。”

伊甸金蘋果編輯

“把它拿走!把它從我身邊拿走,我不想要它!把它扔到海里。給它加重,然後讓它沉到海里最深的地方!”
―華盛頓讓康納拿走金蘋果[來源]
1781年,華盛頓率領法美聯軍包圍約克鎮,迫使英國守軍投降。在處理戰俘時,華盛頓從一個英國軍官的身上搜出了一枚金蘋果

1783年,美國獨立戰爭以愛國者的勝利結束,康納前往紐約向華盛頓表示祝賀。談話中,華盛頓表達了自己退隱的願望,但康納極力反對,他認為華盛頓必須堅持在一線,肩負起領導的重任。

不久後,華盛頓又一次找到了康納。他說他最近一直被噩夢所困擾,並向康納描述了噩夢中的情景。正當康納疑惑時,華盛頓拿出了金蘋果,說噩夢可能與它有關。康納一眼就認出了金蘋果的款識,並從金蘋果中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就和村裡的水晶球一樣。他請華盛頓將金蘋果遞給他,沒想到在剛一觸碰到金蘋果時就被吸進了它所製造的幻境——“暴君”華盛頓的世界。

Inevitable Confrontation 16

華盛頓拒絕稱王

從幻境中回來後,兩人都意識到了金蘋果的可怕。為了不讓幻境成真,華盛頓請求康納把金蘋果扔到海里。不久後,兩人乘船來到海上。這時,金蘋果創造的幻影出現在了華盛頓面前,試圖說服他,讓他收回成命。但華盛頓斬釘截鐵的拒絕了,說這會給國家引來最大的麻煩。與此同時,康納把金蘋果裝進了一個袋子里,扔下了水,幻影也隨之消失了。

晚年的生活編輯

“我的死亡還沒有到來,但它近了,而且不可避免,就像一天中的夜晚……誰會讀到這些詞語呢?我尤其想到了康納,一個影響了我和這個國家命運的神秘人……”
―華盛頓日記——1799年12月14日[來源]
1789年,華盛頓當選為美國第一任總統,後又連任至1797年。離任後,華盛頓回到維農山莊,直到1799年12月14日離世。他在離世的那天仍堅持寫了一篇日記,回想了革命與國家,並在日記的最後提到了康納。

另一個時間線(DLC:華盛頓的暴政)編輯

華盛頓在金蘋果的幻境中加冕為王,把金蘋果鑲嵌在權杖上,並用金蘋果的力量控制很多人為其賣命。他傾舉國之力,在紐約建起一座巨大的金字塔作為宮殿。一天,無法忍受暴君壓迫的卡尼耶蒂依翁潛入宮殿,偷出了金蘋果。但以色列·普特南發現了她,並在她逃出宮殿前開槍擊落了金蘋果,卡尼耶蒂依翁只得倉皇逃回開拓地。華盛頓在得知這一情況後下令襲擊康科德列星頓,以求能找出卡尼耶蒂依翁。

此時,被吸入幻境的康納遇到了卡尼耶蒂依翁。當晚,兩人一起來到列星頓。此時的列星頓已被大陸軍佔領,到處都是火光。人們雖然奮起抗爭,但始終敵不過強大的大陸軍。抗擊未果後,卡尼耶蒂依翁帶康納回到村莊。但華盛頓也緊接其後,在村莊里展開了屠殺。

ACIII-Warn 16

華盛頓用權杖柄刺傷康納

除了華盛頓,普特南和阿諾也率軍闖進村裡,村裡的男女老少都難逃魔爪。康納試圖與華盛頓對話,想讓他恢復心智,但這個世界的華盛頓顯然不認識他。在一陣打鬥後,華盛頓用金蘋果殺死了卡尼耶蒂依翁,並用槍擊倒康納,又用權杖的尖柄將他刺成重傷。

醒來後的康納用狼之力在杜根堡暗殺掉了阿諾,卻被普特南發現。他在隨後被押往波士頓監獄。

在監獄裡,華盛頓又一次見到了康納。他很驚訝康納能存活下來,於是就下令將其斬首,隨後便離開了監獄。然而康納卻從監獄裡逃了出來,並獲得了鷹之力,襲擊了被金蘋果洗腦的本傑明·富蘭克林。富蘭克林在臨死時恢復了心智,並應允康納,與其共同反抗華盛頓。此時,華盛頓已啟程返回紐約,普特南奉命鎮守波士頓。幾天後,召集好人馬的康納向波士頓港口發動進攻,暗殺了普特南,並解救出了天鷹號。

Dark Waters 11

華盛頓威脅富蘭克林

事後,康納乘天鷹號逃離波士頓,向華盛頓所在的紐約進發。得到消息的華盛頓率兵在紐約西海岸等候,果然等到了被衝上岸的富蘭克林,但富蘭克林發誓他絕不會再被洗腦。無奈的華盛頓只好下令殺掉他,但就在命令下達的同時,嘎納多貢從旁邊沖了出來,撲倒了華盛頓。眼看就要殺掉華盛頓了,嘎納多貢卻被槍手射中,當場身亡。隨後,華盛頓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權杖,離開了現場。

康納在看到好友的屍體後,懷着悲憤的心情覺醒了熊之力。為了徹底打垮華盛頓,他找到了紐約起義軍首領托馬斯·傑斐遜。兩人齊心協力,贏得了不少民眾的支持。動亂在城市中蔓延,民眾的不滿情緒日益高漲。華盛頓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於是他在金字塔上向人們演講,企圖挽回民心。他還宣布將糾集大軍攻打英國,讓英國人成為美國的奴隸。很明顯,他的演講沒能為阻止暴動做出貢獻。

Inevitable Confrontation 8

瀕死的華盛頓坐在王座上

不久後,富蘭克林和傑斐遜率起義軍攻打金字塔,分散了大批敵軍主力,給了康納獨戰華盛頓的機會。兩人最終在金字塔的天台相遇。康納請求華盛頓放下金蘋果,但華盛頓不願放棄這手中的權力。在一陣激戰後,康納用熊之力打碎了天台的玻璃架,又用鷹之力把華盛頓撞了下去。

身受重傷的華盛頓撿起金蘋果,然後爬到王座上,死在了那裡。康納從死去的華盛頓手裡拿走了金蘋果,回到了原來的世界。

對華盛頓的評價編輯

縱觀他的一生,他曾做過種植園主,做過士兵,做過政客,也做過軍旅英雄。儘管他在領導方面有一定的缺點,軍費的支出上也很緊張,但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軍官和領袖,華盛頓在美國獨立戰爭中的作用卻不容小覷。作為大陸軍總司令,他是愛國者心目中的英雄,使人們團結一心、士氣高漲、為革命而奉獻終生。

同時,華盛頓的革命也在無意中阻礙了聖殿騎士——尤其是查爾斯·李——控制殖民地的計劃。結果就是他在不知不覺中捲入了聖殿騎士與刺客的鬥爭,並與康納結成聯盟,極大地推動了革命的進程。然而,華盛頓對原住民的迫害最終使他與康納的聯盟破裂。

如今,華盛頓仍是美國歷史的標誌性人物,他是美國的開國元勛,也是它的第一任總統。

瑣聞趣事編輯

Abstergo-FH
George Washington
這個詞條有對應的畫廊頁面


  • 在解放了波士頓和紐約的所有地區後,康納便可以在紐約與華盛頓玩滾球。在Animus地圖上,華盛頓顯示為“W”標誌。
  • 雖然康納與華盛頓就原住民問題翻了臉,但在暴君華盛頓中,康納還是承認他是一個極富理性的人。
  • 在記憶“執行就是一切”中,海爾森可以殺死華盛頓,但這樣會導致同步失敗。
  • 華盛頓年輕時的發色為紅褐色,晚年則略顯些粉。但在刺客信條3中,1755年華盛頓的發色卻是淺褐色,這一疏漏在刺客信條:叛變中得以更正。
  • 在暴君華盛頓中,華盛頓的披風樣式參考了金蘋果
  • 為了完成一項拓荒者挑戰,康納要與華盛頓對三次話,福吉谷兩次,紐約一次。
  • 儘管華盛頓捲入了聖殿騎士與刺客的鬥爭,但巧合的是,他至始至終都不知道刺客和聖殿騎士的存在。

參考與注釋編輯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需改進,歡迎參與編輯。任何疑問請閱讀歡迎頁面或這裡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