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Eraicon-AC2Eraicon-AC3Eraicon-Forsaken

Smallwikipedialogo
PL ArtisanHQ 耐心点,兄弟们。不久我们就会揭开这幅图的秘密。

这篇文章被确认过时了。请更新这篇文章,以使它符合最新的涵义。完成之后,就移除这个模板吧。

“你的建议可能为我的国家埋下祸根。你找不到一个对你的诡计如此反对的人。我来向你解释,如果你对你的国家尚有在意,对你或你的后代仍有关心,或者对我尚存尊重,而将那些念头逐出你的意识,绝不再考虑它们,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别人,哪怕只是个自然产生的情绪。”
―面对成为国王的建议,乔治·华盛顿回答。[来源]

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32 – 1799) 是1775年到1783年美国革命战争时期大陆军的总指挥,他在1789年到1797年任美国第一任总统,任期1789年4月30日到1797年3月4日。

作为英国北美殖民地维吉尼亚出生的一个殖民地人,华盛顿在他年轻的时候加入过维吉尼亚民兵,并与英国军队共同参与了同法国人和印第安人的战争。在战争中,他下令烧了卡那泰圣顿中立村庄。

由于他在英军中的职业发展受到了阻碍,华盛顿转行为一名政客。当美国独立战争爆发时,华盛顿为爱国者提供协助。1775年时,大陆军建立,大陆议会指派华盛顿成为大陆军的总指挥,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配得上。

刺客拉通哈给顿,或者说康纳,随后保护华盛顿免受圣殿骑士查尔斯·李的袭击,后者认为华盛顿抢了他的地位而气愤不已。尽管大陆军在华盛顿的指挥下遭遇了许多的失败,但在康纳的帮助下,设法让军队小胜了几场。

然而,当刺客发现是华盛顿下令烧了卡那泰圣顿,并让李说服村民们倒向保皇党及同意第二次烧村后,二人发生了矛盾。尽管如此,刺客仍在必要时协助华盛顿,例如调查西点军校的阴谋。

在1781年,大陆军打赢一场对英军的仗后,华盛顿拿到了一个伊甸苹果。他藉此做了一个噩梦,是关于当他用苹果的力量加冕为美利坚之王后可能发生的事。所以,他把苹果给了拉通哈给顿,让他处理掉。这次经历坚定了他在美国实行共和国制度的信念。

简介编辑

早期生活编辑

“自从我的父亲在四年前去世起,我们的生活变得艰难,我必须帮助自己的家庭。”
―乔治·华盛顿日志的引言——1748年3月20日。
By Invitation Only 5-0

华盛顿兄弟

乔治·华盛顿生于1732年2月22日,居住于其家族位于弗吉尼亚州的一处烟草农场里。他的父亲于1743年去世,所以,虽然他喜欢上学,却不得不辍学以代替他父亲照顾家庭。[1]

乔治·华盛顿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名叫劳伦斯·华盛顿,他同时也是圣殿骑士的成员。1752年,劳伦斯在维农山庄与其他圣殿骑士讨论有关先行者之盒伏尼契手稿的事项。期间,他请求其他圣殿骑士不要将自己的弟弟乔治牵扯进来,其他圣殿骑士尊重了劳伦斯的意愿。但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这个承诺遭到违背。[2]

法国-印第安战争编辑

“我们离家遥远,部队也并不团结。更糟糕的是,我担心布雷多克的杀戮之心会让他变得莽撞,它会将人置于危险之中。我不想让母亲和寡妇收到什么噩耗,仅仅是因为这个斗牛犬想证明一点。”
―华盛顿与约翰·弗雷泽谈论布雷多克[来源]
ACIII-BraddockExpedition 10

卡尼耶蒂依翁抵住华盛顿的脖子

不久后,乔治·华盛顿为了追求军功而加入了维吉尼亚的民兵组织。他在队伍里除了作为士兵,还肩负有侦测战况的任务。这个民兵组织曾参加过法国人和印第安人的战争。1754年,远征杜根堡的华盛顿合众伏击了正在越过俄亥俄湖的法国军队,并在原住民的帮助下杀死了法军统帅约瑟夫·库隆,在当地建起了堡垒耐西西提堡。[3]

当年7月3日,法军和亲法原住民部落率众杀回耐西西提堡,堡垒很快就陷落了,华盛顿不得不向法军投降。投降后,华盛顿被迫承认是“自己”杀死了约瑟夫·库隆,随后才被保释。

经历失败后的华盛顿选择投靠英军,他被爱德华·布雷多克收入麾下。布雷多克命他做远征杜根堡的向导。1754年冬,华盛顿随布雷多克部驻扎在圣马蒂尔堡,他在那里制定了一批远征计划。与此同时,圣殿骑士海尔森·肯威潜入圣马蒂尔堡,窃听了他与英军中尉约翰·弗雷泽的谈话,得知了布雷多克的消息,并偷走了一份地图。

1755年7月9日,华盛顿与布雷多克行军至莫农加希拉,伪装成英军的海尔森也跟了上来。趁队伍休整时,海尔森骑马踱至布雷多克身边,用枪指着布雷多克,打算就地结果了他。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法军在此时发动了攻击,布雷多克趁乱逃跑。

海尔森旋即追了上去,在一处沼泽地赶上了布雷多克。眼看就能抓住布雷多克了,华盛顿却策马赶来,向海尔森的马开了一枪,海尔森应声倒地。华盛顿示意布雷多克赶紧逃跑,并持枪对着海尔森。就在这时,原住民卡尼耶蒂依翁冲了出来,撞倒了华盛顿,用匕首将其制服在地上。海尔森爬了起来,追上并刺伤了布雷多克。

海尔森和卡尼耶蒂依翁走后,华盛顿急忙赶回战场。但法军的攻势实在太过猛烈,华盛顿不得不组织全军撤退。在撤退途中,华盛顿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布雷多克,便将他一并带走,但他在几天后却不治身亡。布雷多克死后,华盛顿将他秘密埋在路边,以防法军或原住民的亵渎。

在这次惨败后,华盛顿回到了原来的弗吉尼亚民兵组织,并在那里被提拔为上校。吸取教训的华盛顿潜心练兵,希望能再次获得英军的赏识。1760年,华盛顿认为卡纳泰盛顿卡尼耶可哈卡部是个威胁,便暗中命令部下放火烧村,包括卡尼耶蒂依翁在内的数十位原住民葬身火海。

成为大陆军总司令编辑

“如议会所愿,我会接手这一重责大任,并竭尽所能,为那光荣的理念付出。我祈求他们接受我做诚挚的谢意,感谢他们认可我的宣誓就职。但,为了避免不幸事件发生,影响我的声誉,我恳求房间里每位先生记住,我,这一天,以志诚宣告,我不认为自己有能力胜任指挥一职。”
―华盛顿在就任大陆军指挥官时说道[来源]
随着时间的推移,华盛顿的政治理念逐渐发生变化。1758年,他被选举为弗吉尼亚下议院议员;而到了1765年,他正式加入了爱国者,为反对英国的印花税法和茶税法四处奔走。

1774年,已经颇有威望的华盛顿作为弗吉尼亚的代表参加了第一届大陆会议,因为他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所以人们都认为他与查尔斯·李能带领殖民地与英国抗争。但相比于查尔斯·李,华盛顿则更受人青睐,因为他比查尔斯·李更谦虚谨慎,在财务方面也并不贪于索取。

ACIII-Conflictlooms 4

山繆·亚当斯向康纳介绍华盛顿

1775年6月16日,华盛顿在费城被任命为大陆军总司令,康纳也参与了那天的会议。华盛顿在就职演讲中谦虚地向支持者表达感谢,并发誓要竭尽所能,履行自己的职责。会后,与会者山繆·亚当斯将刺客康纳介绍给华盛顿,两人就此结识。同时,华盛顿也注意到了闷闷不乐的查尔斯·李,所以他在告别康纳和亚当斯后走到查尔斯·李身边,安抚起他失落的心情。

第二天,也就是1775年6月17日,大陆军在以色列·普特南将军的带领下向波士顿发动攻击,在碉堡山与英军对峙。康纳穿过战场,刺杀了英军将领约翰·皮特凯恩,从他口中得知了圣殿骑士对华盛顿的刺杀计划。

纽约事件编辑

“他是我们的保护神,不仅会带给我们自由,还会带给我们荣耀。”
梅森·洛克·威姆斯
1776年,华盛顿带兵进驻纽约,负责暗杀工作的圣殿骑士汤玛斯·希基也在军中。希基在纽约经营着制造假币的生意,康纳便想以此为由送希基入狱。但查尔斯·李等人从中作梗,诬陷康纳企图暗杀华盛顿,并判处康纳缳首绞刑。

华盛顿在行刑当天前往观刑,查尔斯·李负责执行,但康纳却在众位刺客和海尔森的帮助下逃出了绞架。眼看计划失败,孤注一掷希基持枪向华盛顿跑去,想赶在康纳之前刺死华盛顿。康纳成功的追上了他,在华盛顿面前杀掉了希基,洗脱了自己的罪名。

事后,华盛顿前往殖民地首都费城。8月,英将威廉·豪向纽约发起进攻,华盛顿在长岛战役失败后撤出了纽约。

福吉谷军营编辑

“如果我连一点雪都承受不了,我军就真的没希望了。”
―华盛顿对康纳说
ACIII-Pottsresidence 3

华盛顿和康纳在福吉谷

1777年,华盛顿在日耳曼顿战役中打了败仗,大陆军一万一千余人被迫屯驻福吉谷。在经过一番努力后,华盛顿终于得到了法军的援助,使法军派巴拉多纳号军舰送来辎重。他还委任拉法耶特侯爵为副手,并负责训练骑兵。

当年冬天,圣殿骑士本杰明·丘奇打劫了大陆军运载武器和药品的运输车,想通过这次行动来彻底投靠英军。康纳从华盛顿口中得知了这一信息,便前去调查丘奇的行踪。临走时,华盛顿向康纳透露了自己的不安,他开始怀疑自己,惧怕失败。康纳让华盛顿反思自己革命的初衷,好好想想那些为自由而战的人,此时放弃又会带来些什么。这一番谈话使华盛顿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和决心。

康纳在追查丘奇时遇到了其父海尔森,两人并肩合作,杀掉了丘奇。丘奇死后,康纳找回了丢失的物资,还给了华盛顿。

蒙茅斯战役编辑

“享受你的胜利吧,指挥官。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帮助你。”
―康纳对华盛顿说
从1778年开始,华盛顿越来越担心易洛魁部族与英军结盟。于是他在1779年命大陆军围剿亲英原住民,以防止他们袭击大陆军,也牵连了不少无辜的部族。这一行动史称沙利文远征。

1778年夏,康纳和海尔森前往福吉谷,请他多加提防英军从费城到纽约的远征。康纳和华盛顿谈话时,海尔森意外地发现了一封信件,信里提及的是大陆军对卡纳泰盛顿的袭击计划。海尔森在华盛顿和康纳面前大声朗读了这封信,而卡纳泰盛顿正是康纳的家乡。

之后,海尔森还向康纳披露了十八年前华盛顿屠杀卡尼耶可哈卡的事。华盛顿急忙解释,而海尔森则穷追不舍。盛怒的康纳喝止住两人,并警告道谁阻止他,他就会杀掉谁。话毕,康纳跨上战马,向卡纳泰盛顿奔去。他在路上刺杀了两名信使,在大陆军动手前赶回了村庄。这件事让康纳对华盛顿大为失望,两人间的友情开始出现裂痕。

ACIII-BattleofMonmouth 4

华盛顿、康纳、法拉耶特三人在蒙茅斯

至于华盛顿,他在获悉英军转往纽约的情报后加急组织力量,计划在蒙茅斯阻击英军。部队由查尔斯·李率领,共一万一千余人,还有几门大炮。但意外的是,查尔斯·李在战役开始后不久就弃队逃亡,大陆军岌岌可危。无奈之下,拉法耶特侯爵承担起了指挥的重任。两军酣战之时,康纳匆忙赶来协助拉法耶特,最终击退了英军。

战后,康纳和拉法耶特向华盛顿通报了查尔斯·李擅自撤离的事,并揭露了查尔斯·李借战败之名排挤华盛顿,以此篡权的阴谋。法拉耶特也在一旁做佐证。听后此事的华盛顿承诺要法办查尔斯·李,但要在调查之后再做出行动——很明显,华盛顿并不完全信任康纳。这个做法再一次惹怒了康纳,于是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两人的盟友关系宣告破裂。

后来,华盛顿命军事法庭审判查尔斯·李。查尔斯·李被指控为违抗军令和指挥不力,但仅仅是被停了职,他对康纳的威胁依旧很大。

本尼迪克特·阿诺德的背叛编辑

“如果连爱国者英雄都背叛了我们,那我们还能信任谁?”
―华盛顿
ACIII-BA-Westpoint 4

华盛顿和康纳,在阿诺德逃走后

1780年,华盛顿向阔别已久的康纳请求帮助,称西点堡垒有英军间谍渗入,镇守堡垒的本尼迪克特·阿诺将军有生命危险。康纳很是无奈,但为了革命大局,他不得不接受了华盛顿的请求。他同意介入调查,并尽全力阻止阴谋,但同时也警告道以后不论有什么麻烦,都别再来找他。

康纳很快就揪出了西点堡垒的间谍——竟然就是阿诺自己!他与英军司令亨利·克林顿暗中勾结,向英军输送情报,而亨利的副官约翰·安德鲁竟也在堡垒里!安德鲁最终被捕,处以绞刑。而阿诺趁英军偷袭堡垒时乘船逃跑,康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驶向远方。华盛顿直到英军被击退才赶到码头。他向康纳感叹阿诺的背叛,而康纳只甩下一句话:“你这是自食其果。”

伊甸金苹果编辑

“把它拿走!把它从我身边拿走,我不想要它!把它扔到海里。给它加重,然后让它沉到海里最深的地方!”
―华盛顿让康纳拿走金苹果[来源]
1781年,华盛顿率领法美联军包围约克镇,迫使英国守军投降。在处理战俘时,华盛顿从一个英国军官的身上搜出了一枚金苹果

1783年,美国独立战争以爱国者的胜利结束,康纳前往纽约向华盛顿表示祝贺。谈话中,华盛顿表达了自己退隐的愿望,但康纳极力反对,他认为华盛顿必须坚持在一线,肩负起领导的重任。

不久后,华盛顿又一次找到了康纳。他说他最近一直被噩梦所困扰,并向康纳描述了噩梦中的情景。正当康纳疑惑时,华盛顿拿出了金苹果,说噩梦可能与它有关。康纳一眼就认出了金苹果的款识,并从金苹果中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就和村里的水晶球一样。他请华盛顿将金苹果递给他,没想到在刚一触碰到金苹果时就被吸进了它所制造的幻境——“暴君”华盛顿的世界。

Inevitable Confrontation 16

华盛顿拒绝称王

从幻境中回来后,两人都意识到了金苹果的可怕。为了不让幻境成真,华盛顿请求康纳把金苹果扔到海里。不久后,两人乘船来到海上。这时,金苹果创造的幻影出现在了华盛顿面前,试图说服他,让他收回成命。但华盛顿斩钉截铁的拒绝了,说这会给国家引来最大的麻烦。与此同时,康纳把金苹果装进了一个袋子里,扔下了水,幻影也随之消失了。

晚年的生活编辑

“我的死亡还没有到来,但它近了,而且不可避免,就像一天中的夜晚……谁会读到这些词语呢?我尤其想到了康纳,一个影响了我和这个国家命运的神秘人……”
―华盛顿日记——1799年12月14日[来源]
1789年,华盛顿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后又连任至1797年。离任后,华盛顿回到维农山庄,直到1799年12月14日离世。他在离世的那天仍坚持写了一篇日记,回想了革命与国家,并在日记的最后提到了康纳。

另一个时间线(DLC:华盛顿的暴政)编辑

华盛顿在金苹果的幻境中加冕为王,把金苹果镶嵌在权杖上,并用金苹果的力量控制很多人为其卖命。他倾举国之力,在纽约建起一座巨大的金字塔作为宫殿。一天,无法忍受暴君压迫的卡尼耶蒂依翁潜入宫殿,偷出了金苹果。但以色列·普特南发现了她,并在她逃出宫殿前开枪击落了金苹果,卡尼耶蒂依翁只得仓皇逃回开拓地。华盛顿在得知这一情况后下令袭击康科德列星顿,以求能找出卡尼耶蒂依翁。

此时,被吸入幻境的康纳遇到了卡尼耶蒂依翁。当晚,两人一起来到列星顿。此时的列星顿已被大陆军占领,到处都是火光。人们虽然奋起抗争,但始终敌不过强大的大陆军。抗击未果后,卡尼耶蒂依翁带康纳回到村庄。但华盛顿也紧接其后,在村庄里展开了屠杀。

ACIII-Warn 16

华盛顿用权杖柄刺伤康纳

除了华盛顿,普特南和阿诺也率军闯进村里,村里的男女老少都难逃魔爪。康纳试图与华盛顿对话,想让他恢复心智,但这个世界的华盛顿显然不认识他。在一阵打斗后,华盛顿用金苹果杀死了卡尼耶蒂依翁,并用枪击倒康纳,又用权杖的尖柄将他刺成重伤。

醒来后的康纳用狼之力在杜根堡暗杀掉了阿诺,却被普特南发现。他在随后被押往波士顿监狱。

在监狱里,华盛顿又一次见到了康纳。他很惊讶康纳能存活下来,于是就下令将其斩首,随后便离开了监狱。然而康纳却从监狱里逃了出来,并获得了鹰之力,袭击了被金苹果洗脑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富兰克林在临死时恢复了心智,并应允康纳,与其共同反抗华盛顿。此时,华盛顿已启程返回纽约,普特南奉命镇守波士顿。几天后,召集好人马的康纳向波士顿港口发动进攻,暗杀了普特南,并解救出了天鹰号。

Dark Waters 11

华盛顿威胁富兰克林

事后,康纳乘天鹰号逃离波士顿,向华盛顿所在的纽约进发。得到消息的华盛顿率兵在纽约西海岸等候,果然等到了被冲上岸的富兰克林,但富兰克林发誓他绝不会再被洗脑。无奈的华盛顿只好下令杀掉他,但就在命令下达的同时,嘎纳多贡从旁边冲了出来,扑倒了华盛顿。眼看就要杀掉华盛顿了,嘎纳多贡却被枪手射中,当场身亡。随后,华盛顿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权杖,离开了现场。

康纳在看到好友的尸体后,怀着悲愤的心情觉醒了熊之力。为了彻底打垮华盛顿,他找到了纽约起义军首领托马斯·杰斐逊。两人齐心协力,赢得了不少民众的支持。动乱在城市中蔓延,民众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华盛顿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他在金字塔上向人们演讲,企图挽回民心。他还宣布将纠集大军攻打英国,让英国人成为美国的奴隶。很明显,他的演讲没能为阻止暴动做出贡献。

Inevitable Confrontation 8

濒死的华盛顿坐在王座上

不久后,富兰克林和杰斐逊率起义军攻打金字塔,分散了大批敌军主力,给了康纳独战华盛顿的机会。两人最终在金字塔的天台相遇。康纳请求华盛顿放下金苹果,但华盛顿不愿放弃这手中的权力。在一阵激战后,康纳用熊之力打碎了天台的玻璃架,又用鹰之力把华盛顿撞了下去。

身受重伤的华盛顿捡起金苹果,然后爬到王座上,死在了那里。康纳从死去的华盛顿手里拿走了金苹果,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对华盛顿的评价编辑

纵观他的一生,他曾做过种植园主,做过士兵,做过政客,也做过军旅英雄。尽管他在领导方面有一定的缺点,军费的支出上也很紧张,但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军官和领袖,华盛顿在美国独立战争中的作用却不容小觑。作为大陆军总司令,他是爱国者心目中的英雄,使人们团结一心、士气高涨、为革命而奉献终生。

同时,华盛顿的革命也在无意中阻碍了圣殿骑士——尤其是查尔斯·李——控制殖民地的计划。结果就是他在不知不觉中卷入了圣殿骑士与刺客的斗争,并与康纳结成联盟,极大地推动了革命的进程。然而,华盛顿对原住民的迫害最终使他与康纳的联盟破裂。

如今,华盛顿仍是美国历史的标志性人物,他是美国的开国元勋,也是它的第一任总统。

琐闻趣事编辑

Abstergo-FH
George Washington
这个词条有对应的画廊页面
  • 在解放了波士顿和纽约的所有地区后,康纳便可以在纽约与华盛顿玩滚球。在Animus地图上,华盛顿显示为“W”标志。
  • 虽然康纳与华盛顿就原住民问题翻了脸,但在暴君华盛顿中,康纳还是承认他是一个极富理性的人。
  • 在记忆“执行就是一切”中,海尔森可以杀死华盛顿,但这样会导致同步失败。
  • 华盛顿年轻时的发色为红褐色,晚年则略显些粉。但在刺客信条3中,1755年华盛顿的发色却是浅褐色,这一疏漏在刺客信条:叛变中得以更正。
  • 在暴君华盛顿中,华盛顿的披风样式参考了金苹果
  • 为了完成一项拓荒者挑战,康纳要与华盛顿对三次话,福吉谷两次,纽约一次。
  • 尽管华盛顿卷入了圣殿骑士与刺客的斗争,但巧合的是,他至始至终都不知道刺客和圣殿骑士的存在。

参考与注释编辑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改进,欢迎参与编辑。任何疑问请阅读欢迎页面或这里留言。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Stream the best stories.

Fandom may earn an affiliate commission on sales made from links on this page.

Ge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