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破坏凤凰计划)
(翻译完成)
 
(未显示4个用户的5个中间版本)
第1行: 第1行:
{{Era|ACU|ACS|Assassins}}
+
{{Era|ACU|ACS|individuals|Assassins}}{{人物信息
{{人物信息|姓名 = 主教|图像标题 = Bishop|时期 = 现代|派系 = [[刺客]] <br> [[起始(黑客组织)|起始]]|出现 = [[刺客信条:大革命]]<br>[[刺客信条:辛迪加]]|配音 = 凯特·托德(Kate Todd)|图像 = Bishop.png}}
+
|姓名 = 主教
+
|图像标题 =
{{Quote|选得好,欢迎加入刺客组织,起始。|主教对起始说,2014|刺客信条:团结}}
+
|时期 = 现代
+
|派系 = [[刺客]] <br> [[起始(黑客组织)|起始]]
'''主教'''(''Bishop'')是一名[[刺客组织]]成员,负责指导刺客们在全球的活动,以破坏[[圣殿骑士组织]],当兄弟会需要获取全套[[Genetic memory|基因记忆]]数据时,她联络了世界各地诸多用户来完成目标。
+
|出现 = [[刺客信条:大革命]]<br>[[刺客信条:辛迪加]]
  +
|配音 = 凯特·托德(Kate Todd)
  +
|图像 = ACS Bishop.png}}
  +
{{Quote|有件事对我来说很困扰:我对主教一无所知。| 肖恩关于主教的看法, 2015年|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
  +
'''主教'''(''Bishop'')是一名[[刺客组织]]成员,负责指导刺客们在全球的活动,以破坏[[圣殿骑士组织]],当兄弟会需要获取全套[[Genetic memory|基因记忆]]数据时,她联络了世界各地诸多用户来完成目标。
   
 
==生平==
 
==生平==
 
===成为起始的管理人===
 
===成为起始的管理人===
{{Quote|If Arno was present for this Sage's death, it might lead Abstergo straight to his body. Naturally, we'd like to find it first.|Bishop on exploring Arno's memories, 2014.|Assassin's Creed: Unity}}
+
主教的过去是个谜,所有关于她是谁、她来自哪里的信息,似乎都被刻意地抹去。2014年,[[威廉·迈尔斯]]指定她成为了[[起始(黑客组织)|起始组织]]的正式管理人,该组织由[[Shaun Hastings|肖恩·黑斯廷斯]]和[[Rebecca Crane|瑞贝卡·克莱恩]]引荐并被吸纳进刺客组织。主教负责从[[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云服务器中同步基因记忆,以此来对抗圣殿骑士。<ref name="ACS">''[[刺客信条:辛迪加]]''</ref>
主教的过去是个谜,所有关于她是谁,她来自哪里的信息似乎都被刻意地抹去。2014年[[威廉·迈尔斯]]指定她成为了[[起始(黑客组织)|起始组织]]的正式管理人,该组织由[[Shaun Hastings|肖恩·黑斯廷斯]]和[[Rebecca Crane|瑞贝卡·克莱恩]]引荐被吸纳进刺客组织。主教负责从[[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云服务器中同步基因记忆,以此来对抗圣殿骑士。<ref name="ACS">''[[刺客信条:辛迪加]]''</ref>
 
   
== 破坏凤凰计划 ==
+
=== 破坏凤凰计划 ===
  +
{{Quote|如果阿尔诺目睹了圣者的死亡,Abstergo将能由此找到他的遗体。当然,我们希望能捷足先登。|主教在探索阿尔诺的记忆,2014年。|刺客信条:团结}}
 
2014年,主教联系了一名[[Helix]]用户,向他展示了[[圣殿骑士]][[最高大师]][[雅克·德·莫莱]]的一名追随者的记忆,之后,将重点转向了阿尔诺·多里安的记忆。当他完成了阿尔诺记忆的第一个序列之后,主教介绍了自己并给了他一个加入刺客的机会。<ref name="ACU">''[[刺客信条:团结]]''</ref>
 
2014年,主教联系了一名[[Helix]]用户,向他展示了[[圣殿骑士]][[最高大师]][[雅克·德·莫莱]]的一名追随者的记忆,之后,将重点转向了阿尔诺·多里安的记忆。当他完成了阿尔诺记忆的第一个序列之后,主教介绍了自己并给了他一个加入刺客的机会。<ref name="ACU">''[[刺客信条:团结]]''</ref>
   
当[[起始(Helix)|起始]]接受之后,主教就把[[Abstergo Industries|Abstergo工业公司]]的机密——[[凤凰计划]]的介绍传输给了他,并解释说圣殿骑士正在寻找过去和现在的[[圣者]]用于定序[[先行者]]基因组,阿尔诺曾经与一位圣者有过接触,她希望起始能够赶在圣殿骑士之前找到这段记忆。<ref name="ACU" />
+
当[[起始(Helix)|起始]]接受之后,主教就把[[Abstergo Industries|Abstergo工业公司]]的机密——[[凤凰计划]]的介绍传输给了他,并解释说圣殿骑士正在寻找过去和现在的[[圣者]]用于定序[[先行者]]基因组,阿尔诺曾经与一位圣者有过接触,她希望起始能够赶在圣殿骑士之前找到这段记忆。为了做到这一点,主教指导着起始在Helix中的行动,并保持对Abstergo的监视,以及收集起始在Helix裂隙中Abstergo所解密的数据。<ref name="ACU" />
   
做到这一点,主教指导着起始在Helix中的行动,并保持对Abstergo的监视,以及收集Helix裂隙中Abstergo所解密的数据。<ref name="ACU" />
+
当起始确定[[弗朗索瓦-托马斯·日耳曼]]的骸骨被葬在[[巴黎]]地下墓穴之后,主教很满意,因为骸骨很难定位而且有降解的可能性。她告诉起始他们将阻止Abstergo降解骨头提取DNA,并要求他研究阿尔诺记忆并收集信息,以帮助刺客。<ref name="ACU" />
   
当起始确定了[[弗朗索瓦-托马斯·日耳曼]]的骸骨被葬在[[巴黎地下墓穴]]之后,主教很满意。她告诉起始他们将阻止Abstergo降解骨头提取DNA,并要求他研究阿尔诺的记忆并收集信息以帮助刺客。<ref name="ACU" />
+
当起始后来研究附加的记忆序列时,主教检测到系统中的一处干扰,并将其锁定在Helix数据之外。她设法稳定了联结,让起始能够继续探索阿尔诺的记忆,最终发现阿尔诺在圣但尼地下发现一个[[1号伊甸苹果|苹果]]。<ref>刺客信条:团结 [[列王陵]]</ref>
   
 
===寻找裹尸布===
 
===寻找裹尸布===
{{Quote|Recently, Abstergo Historical Research began several new projects in London [...] We think they're hot on the trail of a new Piece of Eden.|Bishop bringing the Initiate up to speed on Abstergo's activities, 2015.|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
+
{{Quote|最近,Abstergo历史研究部门开启了数个在伦敦的新项目……我们认为,它们将在寻找一件新伊甸碎片的过程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主教与起始组织交谈,试图赶上Abstergo的行动进度,2015年。|刺客信条:辛迪加}}
In late 2015, having observed the rise of several new Templar projects in [[London]], Bishop dispatched Shaun and Rebecca to infiltrate [[Isabelle Ardant]]'s office to determine what new [[Pieces of Eden|Piece of Eden]] Abstergo was searching for. She also reestablished contact with the Initiate, whom she tasked with exploring the genetic memories of [[Jacob Frye|Jacob]] and [[Evie Frye]], twin Assassins who operated in London during the [[Victorian era]].<ref name="ACS" />
+
2015年末,由于观察到[[圣殿骑士]]在伦敦的数个新项目,主教派出[[肖恩]][[瑞贝卡]]前去渗透进[[伊莎贝尔·阿尔当]]的办公室以确定[[Abstergo]]在寻找的[[伊甸碎片]]是什么。同时,她也重新建立了与[[起始(黑客组织)|起始]]的联系,并拜托他们调查[[雅各布·弗莱|雅各布]][[伊薇·弗莱]]——一对活跃在[[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的双胞胎刺客——的基因记忆。<ref name="ACS" />
   
While the Initiate began reliving the Frye twins' memories, Shaun and Rebecca decided to wait for Ardant in her office and ambush her, to the consternation of Bishop, as that had not been the original plan. The scheme went awry when Ardant quickly summoned [[Master Templar]] [[Otso Berg]] and his associate [[Violet da Costa]] to apprehend the pair of Assassins. Luckily, Shaun and Rebecca managed to escape the office by detonating pre-planted explosives.<ref name="ACS" />
+
当起始开始重现弗莱兄妹的记忆时,肖恩和瑞贝卡决定在阿尔当的办公室埋伏她。这让主教感到惊慌不已,因为这并非是一开始的计划。当亚当特迅速地召来了[[圣殿骑士大师]][[尤哈尼·奥措·贝格]]和他的副手[[维奥莱特·达科斯塔]]来抓捕这对刺客时,计划出了差错。幸运的是,肖恩和瑞贝卡借助引爆预先埋下的炸药得以逃脱。<ref name="ACS" />
   
Sometime after, Bishop checked in on Shaun and Rebecca, expressing her relief that they had gotten away unharmed. She also informed them that the Initiate's research had identified the artifact as a [[Shrouds of Eden|Shroud of Eden]]. At Shaun's mention that they would need support to potentially deal with [[Sigma Team]], Bishop contacted [[Galina Voronina]] and had her sent to London.<ref name="ACS" />
+
之后某个时间,主教探访了肖恩和瑞贝卡,表达了她对他们安全逃脱的宽慰。并且她告知了他们,起始的调查确定那片伊甸碎片是[[裹尸布]]。由于肖恩提出他们将可能需要支援来应对可能遭遇的[[西格玛小队]],主教联系了[[加林娜·沃罗宁娜]],并将她送到了伦敦。<ref name="ACS" />
   
Later on, as night fell in London, Bishop talked to Shaun, asking him why he was pushing himself so hard. He explained that he was trying to live up to the example of an [[Desmond Miles|old friend]] who died saving the world, before he was surprised by the appearance of Galina. Reassured that her friends were safe, Bishop contacted the Initiate and stressed that they were relying on them to find the Shroud's location.<ref name="ACS" />
+
之后,夜晚降临伦敦时,主教询问了肖恩如此逼迫自己的原因。在因加林娜的样貌吃惊前,肖恩对主教解释道,他希望能够以他的一个为了拯救世界而牺牲自己的[[戴斯蒙德·迈尔斯|老朋友]]为榜样来行动。再次确定了朋友们的安全后,主教联系了[[起始(黑客组织)|起始]]并且强调了刺客组织正依赖着他们来寻找裹尸布的位置。<ref name="ACS" />
   
The Initiate's research later confirmed that the Shroud was hidden underneath [[Buckingham Palace]] - after the Assassins got information regarding the visual lay-out, they attempted to retrieve it, but Violet managed to escape with the artifact during the battle that ensued. Bishop nonetheless thanked the Initiate for their efforts, promising that the Shroud would be recovered in time, and then sent them footage the Assassins had procured of Violet's arrival at Abstergo.<ref name="ACS" />
+
起始调查后确定裹尸布被藏在[[白金汉宫]]之下。刺客组织得到了可视布局图后,他们试图取回它。然而维奥莱特还是成功地在之后发生的战斗中带着碎片逃跑了。尽管如此,主教仍然感谢了起始的努力,承诺一定会夺回裹尸布,并且向他们展示了一段刺客组织截获的维奥莱特回到Abstergo时的录像。<ref name="ACS" />
  +
  +
主教之后在取得伊薇·弗莱更多记忆保持与起始的Helix联结同时,也向刺客们传达了[[威廉·迈尔斯]]的指令,指示所有刺客去定位[[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在[[扎斯迪普·达米]]和[[埃里克·库珀]]发布他们关于对将起始等平民卷入风险的担忧后,主教传达了威廉的另一项指令《[[屋顶花园协议]]》,要求刺客停止使用起始组织的通信网络,并且若有刺客找到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应待命直至突袭队伍就位,而除此之外刺客可以依据[[信条]]自由选择目标行动。此外她还通知起始刺客会中止联系直到另行通知。<ref>刺客信条:辛迪加 – [[Jack the Ripper (DLC)|开膛手杰克]] – [[Database: Assassin Intel 6]]</ref>
   
 
==画廊==
 
==画廊==
第38行: 第38行:
   
 
== 琐闻趣事 ==
 
== 琐闻趣事 ==
  +
*主教自称是一个多人游戏迷。
 
* 在[[刺客信条:团结]]的演职员表中,她被称为“启动器”。
 
* 在[[刺客信条:团结]]的演职员表中,她被称为“启动器”。
 
* 主教表示自己曾经在过去替[[瑞贝卡·克瑞恩]]工作。
 
* 主教表示自己曾经在过去替[[瑞贝卡·克瑞恩]]工作。
  +
*阿布斯泰戈在2014年发现的指纹证实了主教曾在某一时刻到了[[罗伯特·弗雷泽]]的公寓中,但并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做。<ref>''[[刺客信条:团结:阿布斯泰戈娱乐 - 员工手册]]''</ref>
  +
*由于主教的身份过于神秘,刺客们多对她的身份有过猜测;[[盖文·班克斯]]觉得她是前CIA成员,[[哈兰·T·康宁汉姆]]认为她是一名前博学者。据知只有瑞贝卡知道真相,但主教要她保密。
  +
  +
== 出场 ==
  +
*[[刺客信条:团结]] {{1st}}
  +
*[[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刺客信条:辛迪加]]
   
 
== 参考与注释 ==
 
== 参考与注释 ==
 
{{参考列表}}
 
{{参考列表}}
 
{{ACU}}
 
{{ACU}}
  +
{{ACS}}
 
{{DEFAULTSORT:ZhuJiao}}
 
{{DEFAULTSORT:ZhuJiao}}
[[en:BiShop]]
+
[[en:Bishop]]
 
[[Category:黑客]]
 
[[Category:黑客]]
 
[[Category:刺客]]
 
[[Category:刺客]]

2018年8月25日 (星期六) 13:04的最后版本

Eraicon-UnityEraicon-SyndicateEraicon-IndividualsEraicon-Assassins

“有件事对我来说很困扰:我对主教一无所知。”
― 肖恩关于主教的看法, 2015年[来源]

主教Bishop)是一名刺客组织成员,负责指导刺客们在全球的活动,以破坏圣殿骑士组织,当兄弟会需要获取全套基因记忆数据时,她联络了世界各地诸多用户来完成目标。

生平编辑

成为起始的管理人编辑

主教的过去是个谜,所有关于她是谁、她来自哪里的信息,似乎都被刻意地抹去。2014年,威廉·迈尔斯指定她成为了起始组织的正式管理人,该组织由肖恩·黑斯廷斯瑞贝卡·克莱恩引荐并被吸纳进刺客组织。主教负责从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司的云服务器中同步基因记忆,以此来对抗圣殿骑士。[1]

破坏凤凰计划 编辑

“如果阿尔诺目睹了圣者的死亡,Abstergo将能由此找到他的遗体。当然,我们希望能捷足先登。”
―主教在探索阿尔诺的记忆,2014年。[来源]

2014年,主教联系了一名Helix用户,向他展示了圣殿骑士最高大师雅克·德·莫莱的一名追随者的记忆,之后,将重点转向了阿尔诺·多里安的记忆。当他完成了阿尔诺记忆的第一个序列之后,主教介绍了自己并给了他一个加入刺客的机会。[2]

起始接受之后,主教就把Abstergo工业公司的机密——凤凰计划的介绍传输给了他,并解释说圣殿骑士正在寻找过去和现在的圣者用于定序先行者基因组,阿尔诺曾经与一位圣者有过接触,她希望起始能够赶在圣殿骑士之前找到这段记忆。为了做到这一点,主教指导着起始在Helix中的行动,并保持对Abstergo的监视,以及收集起始在Helix裂隙中Abstergo所解密的数据。[2]

当起始确定了弗朗索瓦-托马斯·日耳曼的骸骨被葬在巴黎地下墓穴之后,主教很满意,因为骸骨很难定位而且有降解的可能性。她告诉起始他们将阻止Abstergo降解骨头提取DNA,并要求他研究阿尔诺的记忆并收集信息,以帮助刺客。[2]

当起始后来研究附加的记忆序列时,主教检测到系统中的一处干扰,并将其锁定在Helix数据之外。她设法稳定了联结,让起始能够继续探索阿尔诺的记忆,最终发现阿尔诺在圣但尼地下发现一个苹果[3]

寻找裹尸布编辑

“最近,Abstergo历史研究部门开启了数个在伦敦的新项目……我们认为,它们将在寻找一件新伊甸碎片的过程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主教与起始组织交谈,试图赶上Abstergo的行动进度,2015年。[来源]

在2015年末,由于观察到圣殿骑士在伦敦的数个新项目,主教派出肖恩瑞贝卡前去渗透进伊莎贝尔·阿尔当的办公室以确定Abstergo在寻找的伊甸碎片是什么。同时,她也重新建立了与起始的联系,并拜托他们调查雅各布伊薇·弗莱——一对活跃在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的双胞胎刺客——的基因记忆。[1]

当起始开始重现弗莱兄妹的记忆时,肖恩和瑞贝卡决定在阿尔当的办公室埋伏她。这让主教感到惊慌不已,因为这并非是一开始的计划。当亚当特迅速地召来了圣殿骑士大师尤哈尼·奥措·贝格和他的副手维奥莱特·达科斯塔来抓捕这对刺客时,计划出了差错。幸运的是,肖恩和瑞贝卡借助引爆预先埋下的炸药得以逃脱。[1]

之后某个时间,主教探访了肖恩和瑞贝卡,表达了她对他们安全逃脱的宽慰。并且她告知了他们,起始的调查确定那片伊甸碎片是裹尸布。由于肖恩提出他们将可能需要支援来应对可能遭遇的西格玛小队,主教联系了加林娜·沃罗宁娜,并将她送到了伦敦。[1]

之后,夜晚降临伦敦时,主教询问了肖恩如此逼迫自己的原因。在因加林娜的样貌吃惊前,肖恩对主教解释道,他希望能够以他的一个为了拯救世界而牺牲自己的老朋友为榜样来行动。再次确定了朋友们的安全后,主教联系了起始并且强调了刺客组织正依赖着他们来寻找裹尸布的位置。[1]

起始调查后确定裹尸布被藏在白金汉宫之下。刺客组织得到了可视布局图后,他们试图取回它。然而维奥莱特还是成功地在之后发生的战斗中带着碎片逃跑了。尽管如此,主教仍然感谢了起始的努力,承诺一定会夺回裹尸布,并且向他们展示了一段刺客组织截获的维奥莱特回到Abstergo时的录像。[1]

主教之后在取得伊薇·弗莱更多记忆保持与起始的Helix联结同时,也向刺客们传达了威廉·迈尔斯的指令,指示所有刺客去定位阿尔瓦罗·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在扎斯迪普·达米埃里克·库珀发布他们关于对将起始等平民卷入风险的担忧后,主教传达了威廉的另一项指令《屋顶花园协议》,要求刺客停止使用起始组织的通信网络,并且若有刺客找到格拉玛提卡的实验室,应待命直至突袭队伍就位,而除此之外刺客可以依据信条自由选择目标行动。此外她还通知起始刺客会中止联系直到另行通知。[4]

画廊编辑

琐闻趣事 编辑

  • 主教自称是一个多人游戏迷。
  • 刺客信条:团结的演职员表中,她被称为“启动器”。
  • 主教表示自己曾经在过去替瑞贝卡·克瑞恩工作。
  • 阿布斯泰戈在2014年发现的指纹证实了主教曾在某一时刻到了罗伯特·弗雷泽的公寓中,但并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做。[5]
  • 由于主教的身份过于神秘,刺客们多对她的身份有过猜测;盖文·班克斯觉得她是前CIA成员,哈兰·T·康宁汉姆认为她是一名前博学者。据知只有瑞贝卡知道真相,但主教要她保密。

出场 编辑

参考与注释 编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